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墨西哥宽容博物馆的选择性失忆

除了吴宏达08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创办的劳改纪念馆,目前世界上或许没有哪个国家以屠杀和侵犯人权为主题的博物馆为发生在中国的暴行开辟了专馆,墨西哥宽容博物馆(Museo Memoria y Tolerancia)也未能免俗,这一选择性失忆使它未能从各国同类型博物馆中脱颖而出,成为博物馆中的不朽者。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占据了墨西哥宽容博物馆最多的展厅,此外它还为柬埔寨、亚美尼亚、南斯拉夫、卢旺达和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设置了常设专区,但没有特别关注中国在近70年来的数以千万人被残杀和现在还在进行的人权迫害。它有一些关于中国的内容,一是大门口招牌图片以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照片为招揽,下面还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写着“有些博物馆令你大开眼界,有些博物馆触动你的心灵”,但很多墨西哥人并不知道王维林是谁,甚至不知道这幅照片讲的是当代中国的故事,整个展览中对中国问题没有任何聚焦,招牌与内容显得文不对题。在展览的“宽容”部分,有一幅毛泽东慈眉善目光芒万道照耀人民的图画,这与7、80年前墨西哥壁画派流行的左派作品如出一辙,这一部分的展品里还有一幅注解为“合作”的照片,内容是四名中国武警站在水中架起木板桥让老百姓通过。《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照片还存放在《激励人的行为》(actos que inspiran)专区,没有文字注解,它与1968年美国孟菲斯环卫罢工的照片(Memphis Sanitation Strike of 1968)挂在一起,显然混淆了两个事件的不同性质,淡化了中国问题的严重性。

各国该类型博物馆集体性失忆,不敢正视中国过去和现在仍然发生的惨剧和人权问题,可能会造成“西班牙流感”效应,也即曝光多的地方成为人们记忆焦点,而淡忘了问题更加严重的国家和地区。

总体来说,开馆三年多的墨西哥宽容博物馆无论在展品的丰富性、思想性、教育性和整个展馆的艺术性上来说,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国际舆论称它与美国及以色列的同类型博物馆水准相当甚至略高一筹,有人甚至认为这样的博物馆存在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是一件奇迹。

但墨西哥人并不这么看,因为宽容关乎这块土地的自由属性,关乎到人性的温暖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只有宽容才能帮助人们应对时刻存在的不同挑战,这种人文关怀应该超越经济发展的局限,发展中的墨西哥人有义务了解非暴力和人权的重要性,警醒人们对他人冷漠、暴力和歧视的危险,代之以责任、尊重和理解。为此,墨西哥宽容博物馆开设了拉丁美洲专区,陈列包括本国在内的人权个案。

每逢周末,大批的市民和学生排长队来参观,就在我离开博物馆走上华雷斯大街时,一名墨西哥妇女正在外交部大楼前举着话筒演讲,抗议墨西哥政府的政策,大批路人停下来或听她演讲,或看标语牌和文宣材料,此时阳光普照,这个画面正是墨西哥政治民主与社会进步的真实写照,而在中国,因在北京外交部门口抗议的中国公民曹顺利,几天前在关押中死亡。

墨西哥宽容博物馆资料:楼高七层,展厅面积7000平方米,是享誉国际的墨西哥建筑大师瑞卡多-雷可瑞塔(Ricardo Legorreta)临终前一年的作品,2010年他为自己出生的这座城市中心区设计了华雷斯广场(Juárez Square),其中包括了墨西哥外交部大楼、家庭法庭和宽容博物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