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8日星期六

当愤怒的中国富人远去时



34日,十名原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计划申请人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将起诉加拿大政府“商业失信”,并寻求赔偿。211日,加拿大宣布终止实施了28年的这一计划,46千名中国富人受波及。时隔三个星期之后,他们当中有人召集记者会发泄心中怒火。时值强调反腐要“老虎苍蝇一齐打”的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后的首次两会,中国媒体几乎没有报道这一新闻,北京《环球时报》假借加拿大媒体之口称“威胁起诉加拿大政府的都是中国普通人眼中的富人,其诉求在中国几乎不会引起很多同情”。

加拿大《环球邮报》驻京记者纳森-范德克里普(Nathan Vanderklippe)这样描述在北京五星级柏悦酒店61楼召开的媒体见面会:光看与媒体见面的地点,就很难博得人们对他们困境的同情,因为这家酒店是中国最有钱的人才住得起的酒店之一。这十名愤怒的中国人丝毫不掩饰他们的富裕,其中一人说在等待移民期间,就已经花200万加币在温哥华购置了豪宅,当有人问这是否造成其生活困难,他不屑一顾地加以否认。

在范德克里普的记录中,中国富人有不同的愤怒理由。54岁的杜军4年前把儿子转学到一家按加拿大课程设计的学校,现在儿子毕业在即却无法移民,所学课程又不符合中国高考标准。三个孩子的母亲段吾红为办移民搬家到上海,自称是在比较了美国、法国、英国和新西兰后,才为孩子们选择了加拿大,当时感觉是最佳选择,现在,她呸了一声后说,才发现是最糟糕的选择。47岁的投资者荣冰09年就辞了工作,每月都盼望有好消息,他的愤怒情绪特别强烈,这位89年的学生指导致当年学运的西方民主和人权理念在几十年后还扎根在他心里,他说在座的都是成功商人,在中国过着富裕的生活,可以买最好的医疗保险和进口食物,犯不着为这些移民,加拿大的自由、正义和友善精神才是吸引他的真正原因。

协办记者会的北京某中介公司称申请人在缴纳费用后,移民程序就被合理推断为一桩商业交易,这些富人是受害者,他们和家人耗费了生命去等待,加拿大政府仅以退还2000元申请费就想了事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咨询了律师,准备在渥太华正式取消计划后采取法律行动,这些富人在给加拿大国会议员的信中称加拿大政府的行动“既不合法又不道德”。

范德克里普在题为《加拿大终止移民计划令中国富人愤怒》的文章中说,这桩在中国人看来是有商业条款性质的交易,令很多加拿大人不舒服。这些富人大多数打算定居在温哥华地区,那里既有他们熟悉的中国文化社区,又有加拿大的健康食物和医疗保险。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在决定取消投资移民计划时指这一计划问题重重,统计数据表明在过去20年里,身价百万的投资移民平均缴税比住家保姆还要少10万。2011年,《环球邮报》调查了22起投资移民案例,发现中介公司与投资移民合谋欺诈情况严重,其中超过80%提供假的医生证明,甚至帮助销毁申请人的犯罪记录。

2月份以来,加拿大移民部一直强调对于中国的富裕人群来说,还是有多种方式移民加拿大。《环球邮报》以购买加拿大公司为例,雇请申请人自己为工作人员,只是这类移民程序更复杂,且结果更不确定,最简单的方式是去别的国家试试运气,在加拿大逐渐收紧移民政策的同时,美国出台了适合投资移民的EB-5签证计划,这一计划目前正处逐年扩张之中,2010年华盛顿发出了2000张签证,2013年发出了8567张,其中超过8成的申请者是中国人。

当愤怒的中国富人远去转敲别国大门时,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环球邮报》强调,取消投资移民计划激发了其他国家申请人移民加拿大的信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