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军中公开信之二---郭伯雄徐才厚后台是王瑞林

1930年出生的王瑞林1994年晋升上将
1942年出生的郭伯雄2008年由习近平宣布为军委副主席

1943年出生的徐才厚在2008年由习近平宣布为军委副主席
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
(2014-04-07)

郭伯雄一日不除 全军依然不得安宁 赵一平报道 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一家被抓后,全军指战员奔走相告,一片欢腾,对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充满信心,相信并期待着对徐及其庞大党羽的系统清算和彻底查 处。与此同时,人们也有很多的担忧和顾虑,因为,不仅徐才厚反党集团势力依然在位,掌握政治组织宣传各个要害部门,短时间内很难彻底清除,靠这些人来查处 谷俊山、徐才厚之流的问题无异于痴人说梦,更重要的是,与徐才厚集团的综合实力不相上下的郭伯雄集团,至今依然没有受到任何触动,随时有可能反攻倒算,卷 土重来。徐才厚和郭伯雄的政治势力遍布全军,如果除恶不净,早晚必受其害。 全军指战员弟兄们,我们应主动积极响应习主席的号召,跟上习主席的行动部署,发挥你们各自的作用,突破徐、郭党羽的层层阻挠和封锁,直接向党中央习主席提 供有关徐才厚、郭伯雄及其党羽的犯罪事实、证据和线索,为党中央铲除毒瘤、重振军风助一臂之力。下面刊载的总政机关几位知情干部的这封公开信,就是他们的 实际行动。

 

尊敬的习主席,各位中央首长:

徐才厚受审查后,全军振奋。反贪只会聚集人心,增强部队战斗力。但是,从讲政治的高度看,要特别当心利益集团失衡,谁都知道部队有两大利益集团,东北虎集 团的徐才厚垮了,西北狼集团的郭伯雄仍逍遥法外,正在做大。他在军中的党羽骨干不亚于徐才厚的人马,不处理他的问题,军心难稳。 最近几天驻陕部队高度紧张,郭伯雄已悄悄潜回陕西,47集团军政委张福基私下派出大批人员,沿途陪同的便衣暗哨到处都是,大家紧盯他们的行动,惟恐他闹出 什么乱子,影响稳定,各种信息已不断传到总政机关。我们呼吁,中央对郭的问题要尽早处理。

第一、谷俊山的后台除了众所周知的徐才厚,还有郭伯雄。越到后期谷俊山巴结郭伯雄更卖力,他在总后营房部招待所专门给郭家设了个特供点,郭的亲戚朋友来京 都在那里接待,山珍海味随时供应。郭的女儿下海时,郭同谷俊山说,你要帮她起好步,谷很快给她送去300万现金,并给她账上打了两千万元。后来,他看到总 装的人帮郭伯雄女儿做买卖,一次就赚了几个亿,不好意思的向郭保证,每年让她包赚三千万元。郭的警卫员陈风泗对谷说手头紧,没钱花,谷俊山让其开个公司, 每年包他赚一千万。谷俊山当总后勤部副长是郭伯雄提的名。事后谷俊山曾对人说,这次提名费给郭伯雄送了八千万。 几天前,徐才厚家被抄,查出现金一个多亿,郭不屑地对老乡说:这点钱算什么呀!陈风泗原是个士官,违法乱纪的事干了不少。几年功夫已提为正师职军官,命令 就是上个月宣布的。去年北京公安局查获一人拉了一车钱,是个无业游民,但却有从21军调总政311基地的全套手续和全套军官档案。当时21军领导很紧张, 因为此人是陈风泗交办的,生怕受牵连,后来,总政杜金才副主任一个电话把问题全摆平了。

第二、郭伯雄的鬼点子多。这一点在他年轻时就很突出,他原是408工厂的工人,因为偷了辆自行车要追究责任,他吓得把家里的猪杀了,给厂长送礼,厂长给他 支招说:征兵开始了,你还是到部队躲躲吧!他进了部队,又靠着这套手法同领导拉关系,上得很快。例如1981年至1983年,他在国防大学上学,人坐在国 防大学院里没动窝,命令却从55师参谋长,军区作战部副部长,19军参谋长,军区副参谋长转了一大圈,从正团升为副军。仅从简历上看,郭成了既懂机关又懂 基层的复合型干部。他从中尝到了甜头,所以后来他的秘书、儿子,都用这种方式晋升,命令一会下到机关,一会下到部队,一会下到边疆。人不是在外面做买卖, 就是在国防大学呆几天。靠着这样的办法,他们也都成了任职经历最好的干部。现在有的是大区副,有的是正军,有的是副军。外边的人一般都以为,郭伯雄、徐才 厚是三代目发现提升的,其实大谬不然。郭和徐的后台老板和伯乐,恰恰是邓办的主任王瑞林。近二十年里,郭徐的势力之所以能够做大,并经常玩弄三代目和什锦 饭于股掌之中,就是因为背后有王瑞林的撑腰。谷俊山行贿的另一个重要对象、原总装备部部长现国防部长常万全也是王瑞林一锤定音的。 郭伯雄因为年轻时偷自行车被告发事,对陕西老乡恨得要死。一般人不让进门,只有送重礼的才让进来,声称收了他们的礼就是给了老乡面子,送礼重的不管表现如 何全提拔。陕西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史仲才就是送了重礼才提拔起来的,可惜上任不久,违法乱纪的事就被查出,判了重刑,郭伯雄亲自多次跑到陕西去“抢救”,终 于提前释放,史仲才对人说:当初我给郭伯雄送的六百多万真起了大作用,否则肯定死在牢里了!47军政委范长秘来北京请谷俊山吃饭,谷说你喝一杯给你拨一百 万。范一鼓劲连喝38杯,谷果然一次性给47军下拨四五千万。有了钱的范政委一次给郭伯雄的儿子送去一千万。不久,范长秘果然被提为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 郭的弟弟郭伯权原是一伙夫,后开歌厅,也在他的活动下,当上了陕西民政厅长。郭老婆的弟弟也当上陕西省军区副司令。他的秘书张福基坐在八一大楼,几年从一 个团级干部提为正军职。他儿子郭正刚是个混混,在总后工作从不上班,结婚有了孩子还在外面胡搞女人。将浙江一女孩子肚子搞大了。对方要求必须结婚,否则要 把他们郭家的丑事发到网络上。郭家急了,要求儿子和老婆马上离婚,但南京军区政治部领导认为应该先做合的工作,确系感情破裂,再开离婚介绍信。郭夫人拿起 电话将南京军区领导大骂一顿,军区只好马上批准。于是郭太子终于顺利和妻子离婚,与这个渐江女子结了婚。这样一个败类干部,1974出生的,竟然提到了副 军职,还是全军最年轻的军职干部。这是我军有史以来的大笑话!因为郭伯雄只认金钱不认老乡,不送重礼不准见面,他的老家陕西礼泉县很穷,县领导没钱送,所 以,他每次回家,礼泉领导全体下乡躲避。家乡人都骂他官虽大但没良心,不像个厚道的陕西人。

第三、郭伯雄在这次反贪风暴中,下了三步自保棋。

一是黑道白道一起上。郭的身边有一批地痦式干部,江湖术士,帮他打打杀杀,他经常到庙里烧香拜佛,乞求神灵保佑。这次回老家,他带了一位风水大师,深更半 夜到祖坟上,烧香舞剑,画符念咒,乞求平安,行动搞得非常诡秘。去年,国防大学一位副校长还曾花六百万给他买了一块上好的翡翠,请雕刻大师蔚长海雕了一方 大印,然后送白云观放了一天一夜。不知做了什么法术,拿回来全家称呼为“镇龙印”。说有了这个,保证能将上边“镇住”,确保自己平安。这么贵重的物品,听 说光手工费就花了近百万,肯定地方上有登记,中纪委可去调查。

二是巧设陷阱为己所用。郭认为抓了徐才厚就不会再抓他,千方百计组织人造徐的舆论,掌握徐班人马的情况,不仅有许耀元、于大清等大人物,也了解其他亲信的 情况。例如:他的警卫参谋在酒店吃饭,把包丢到座位上,被人捡到,里边不仅有十几张银行卡,还有一个小电脑也正开着,页面显示的内容是:他们认定军办主任 秦生祥是徐的铁杆,又是杨白冰亲信曹和庆的秘书,曹和庆患癌症死前曾叮嘱秦说:“我们与三代目有深仇大恨,你要想办法替我们报仇!”因此,郭伯雄就打起这 个人的主意,他先后派出多路“人马”,私下同秦生祥套近乎,从中抓把柄,然后往徐才厚身上引火。去年上半年,他派出的人先后探知,有人多次给秦生祥司机滕 士成(手机13911378876)卡上打钱,一次是由13370191799手机持有人打的,卡号是工行6222080200004460120。一次 是由13810373507持卡人分两次打到此卡上的。时间分别是去年五月六日下午四点左右。还有一次是他们给13370191789打电话说:报告局长 大人,你给的东西已交给秦主任,首长说这个东西很少见,应该不错。类似的电话他们收集了三四十个。还有两次是18211073619给秦的司机打电话说: 我带的两箱西瓜放在老韩的花房,你去拿。郭伯雄和他的亲信分析认为,这个少见的东西肯定是珍宝,那两箱所谓的西瓜也肯定是钱。抓住秦的把柄后,郭伯雄的亲 信采取各种办法,给秦做工作,灌迷魂汤,从他嘴里套徐才厚的情况,误导他出错。秦生祥把八一大楼东门前三代目主席题写的五句话给铲除后,郭马上派人四处宣 扬,把赃栽到徐才厚的头上。后来不久,上边要求挂五代领导人的题词,不少人说,由此可见,郭伯雄的鬼点子有多么厉害!总装备部有人现在很害怕,有人说,这 几年,郭的女儿女婿从装备口捞的好处不下一百多亿!

三是靠溜须拍马寻求领导支持。郭伯雄最喜欢瞎吹乱棒的人,部队的阿谀奉承之风就是在他任内兴起的。两年前有段时间,郭伯雄也很紧张,谷俊山被免职后携重金 去看他,他给谷打气说:原以为把你免了职群众议论就少了,想不到碰上春节,相互走动,议论更多了。但是你放心,有我们在你没事!下届军委班子都是我和徐才 厚定的,我们商量好了,并给胡主席报告了,到时我们给他们打声招呼保你能过关。谷俊山说,徐副主席也是这样说的。后来情势急转直下,看到火要烧到自己身 上,郭伯雄急了,不停地给现职领导打电话,但工作难做,他又托人去找王瑞林副主任,请他出面做范长龙和许其亮的工作,不知是怎么谈的话,没过几天,受了刺 激的王瑞林主任就住进医院了。大家都知道,王瑞林对他有大恩,他这样害老恩人,真的是一点良心也没有。大家呼吁尽快查处郭伯雄的问题,杜金才必须回避,因 为他是郭一手提起来的,郭的许多查处线索都被他挡下了,让他回避,把郭伯雄问题解决了,部队才能真正安定下来。顺便说一下,军纪委的位置非常重要,徐才厚 和郭伯雄一直在这里派重兵把守为己所用,三任军纪委书记,从孙忠同、童世平到杜金才都是他们的忠诚走卒,没有一个好东西。长期以来,在郭徐掌控下的军纪委 存在着极其严重的问题,只有交给中纪委王岐山书记才能真正地揭开盖子。

总政机关几位干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