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星期二

西藏流亡政府经济运行模式



一个月前,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到访加拿大成为本地新闻热点,在多数记者把关注焦点放在藏人与北京关系上时,有人另辟蹊径对这位来自印度、出身哈佛的政治人物做出了内容独特的报道,蒙特利尔公报经济专栏作者皮特-哈德克( Peter Hadekel)就是一例,他关注西藏流亡政府的经济运行模式,发现其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性。 

洛桑森格在蒙特利尔告诉加拿大主流媒体,西藏流亡政府每年运作预算只有三千万美元左右,这比一些国家驻印度大使馆的预算还低。对世界上大多数领导者来说,如何搞好经济是其首要工作。但对于那些痛失了家园的人民,他们的政治领导人又会面临怎样的经济问题呢? 

首先要明确的是,洛桑森格领导着与众不同的人民。在中国控制的西藏,六百万藏人在经济上被边缘化,在语言、文化和宗教上饱受压迫,连喊一句口号或珍藏一张达赖喇嘛的照片都可能面临牢狱之灾,遭受酷刑,这些是导致藏人离乡背井的根本原因。流亡藏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越喜马拉雅山去印度寻找更好的生活,但要得到这种生活并非易事。  

目前居住在印度各安置点里的流亡藏人已达15万之众,如何保障这些人的未来,是46岁的司政面临的挑战。代表西藏自治政府去各国游说是洛桑森格工作中的重点,但这并不妨碍他花大部分时间来处理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区内部的经济问题。洛桑森格说:“我们要照顾所有的学校、医院、安置点和佛庙,其中教育被摆在首要位置。从小学到高中,我们共有70所学校,在40个安置点里我们有260座佛庙。”

洛桑森格于20114月正式当选藏人行政中央司政,20127月成功游说印度政府交还了63所藏人学校的管理权,藏人学生的成绩有望提高,因为长期以来在管理藏人学校方面,藏人比印度人做得更好。

总部位于喜马拉雅山麓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主要收入来源是世界各地慈善组织及个人的捐款,以及境外藏人缴纳的“自愿自由税”,一些国家政府也在对外援助计划外为藏人提供人道主义经费,藏人行政中央严格管理这些收入,以至于有了年度预算“比一些国家驻印度大使馆的预算还低”的笑谈。

这三千万美元年度预算要保障所有定居点和十多个国外办公室的运作,在大多数流亡藏人生活的定居点里,由于那里失业率超过20%,不少人跑到城里寻找工作和做生意的机会。洛桑森格说:“我们努力辅导创业技能和传授大学商业科目,由政府为大学生提供奖学金,还提供职业培训、计算机辅导、领导力培训以及进行面试指导。”

洛桑森格认识到“藏人的语言及文化能否幸存与藏人的经济前景密切相关”,因为经济不景人口迁移,在印度的一些规模较小的定居点已经关闭,如果年轻人继续离开的话,流亡藏人社区会面临真正的威胁。

令洛桑森格担忧的不仅是印度的定居点,在喜马拉雅山的另一边,中国控制下的西藏情况更糟,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经济地位越来越被边缘化。海牙社会学研究院经济学家安德鲁·费希尔(Andrew Fischer)的最新研究显示,尽管中国政府为西藏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大量补贴,但藏人并没有从中受益,他们没有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藏人也鲜有机会进入公共部门工作。在首府拉萨,七至八成的商店、餐馆和企业是由汉人开办或经营,其招聘也往往带有附加条件,被聘用的藏人工资低于汉人,高中和大学毕业的藏人有40%处于失业状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