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谁是加拿大亚洲市场战略的宠儿?



5月中旬加拿大派出负责国际贸易的国会秘书参加了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为加拿大企业参与区域基础设施投资寻找商机。杜鲁多执政一年半来,加大了开拓中国市场的力度,并于今年2月开始与中国展开自贸协定的探索性谈判。加拿大东盟商业理事会主席约书亚·布朗(Joshua Brown)指“雄心勃勃地开拓高速增长的中国新兴市场,会加强加拿大的谈判地位,这是加拿大亚洲战略的一部分”。

中国在2012年超越英国成为加拿大第二大出口目的地,2016年双边贸易额已达850亿加元,然而中国并非是加拿大在亚洲的宠儿。2014年9月加拿大与韩国签署了自贸协定,这是加拿大在亚太地区的首例,2010年加拿大与印度就自贸协定正式展开谈判,2002年与新加坡正式谈判自贸协定,和日本的谈判也于2012年开始,在探索性接触方面,除中国外,还有菲律宾和泰国。2016年8月,加拿大还宣布了与东盟加强商业关系的若干举措。对出口贸易3/4面向美国的加拿大来说,其亚洲市场战略是为了摆脱这种严重依赖的尝试。到目前为止,加拿大与全球12个国家的自贸协定已经生效,其中8个在美洲,亚洲只有韩国,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亚洲国家。

那么,谁是加拿大在亚洲市场的宠儿呢?约书亚·布朗认为是东盟,东盟是加拿大的第六大贸易伙伴,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民调显示近半数受访者认为与东盟合作应是加强与亚洲经济关系的支柱。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加拿大商业理事会和加拿大东盟商业理事会的研究报告指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可为加拿大带来与中国同等的商业利益,但政治风险更低,因加拿大人对东盟的负面看法远比对中国少。《环球邮报》民调显示,近九成受访者不希望中国加入加拿大经济,而54%的加拿大人乐意看到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此外东盟还是知识产权出口增长的沃土,联合国数据显示东盟从加拿大进口的机电设备、航空航天设备和零配件、光学及医疗设备和药品等高附加值产品占其2015年从加拿大进口总额的29%。

为此,布朗4月份在《环球邮报》撰文指“在美国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时,积极寻求与中国签订贸易协议将是一个错误”。他希望在加拿大与东盟建立关系40周年之际,杜鲁多总理公开支持与东盟展开自贸协定的探索性谈判。

布朗的说法,也得到了加拿大著名商界领袖曼利(John Manley)的间接支持,他5月中旬在IPOLITICS网站撰文《是加拿大贸易东进的时候了》,指“印度、中国、东盟和日本都会为加拿大出口提供重要机会,更好的消息是加拿大不需要在它们之间做出选择”,尽管这样在谈到进入亚洲市场的方式时,他还是把东盟放在了首位,希望加拿大与之谈判一个雄心勃勃的贸易和投资协定,因为与东盟签订自贸协定会带来48亿至109亿美元的双边贸易增长,惠及大洋两岸的众多公司和数百万工人。

曼利曾在自由党执政期间担任过副总理、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和工业部长,2003年还曾角逐党魁,作为自由党元老和现任加拿大商业理事会主席,他的言论对加拿大政商两界都具影响力。在东盟之后,曼利谈到了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两国消费者在商品和服务方面每年购买6万亿美元,预计十年后还会增长50%,这为加拿大出口带来了最快的增长机会。如果加中签署自贸协定,到2030年加拿大出口额将会增加77亿美元,为加拿大创造2.5万个就业机会。在日本方面,加拿大谋求两大目标,一是重启2014年暂停的自贸谈判,二是加入美国退出后由日本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

曼利还视印度为加拿大在亚洲的另一个充满希望的市场,印度已经是加拿大扁豆和其他豆类的最大消费国,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印度的中产阶级正经历跨越式发展,并将很快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马克龙胜选的赢家和输家









57日马克龙赢得大选,14日就任法兰西共和国第25任总统。尽管这位自拿破仑以来法国最年轻的领导人面临着如何缓解失业和应对恐怖主义等诸多问题的严峻挑战,但他的胜出不仅大致勾勒出法国在未来五年的基本走向,也为国际社会带来几位赢家和输家。

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在59日对此进行了梳理,称马克龙击退了法国民粹主义浪潮,头号输家当然是名声响亮的勒庞,勒庞是保护主义者、本土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敬佩普京蔑视北约,和特朗普一样对移民充满敌意。第二号输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曾对勒庞充满期待,称她是最强有力的候选人,法国大选的结果让他的期待落空了。特朗普对执掌法国的新人不会满意,马克龙提倡开放边界、自由贸易和国际主义,与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另一个失意者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如果勒庞入主爱丽舍宫,会成为梅在脱欧谈判时的同情者。而马克龙不会让英国轻而易举地脱欧,他已经承诺在设定条款时会相当严厉,以确保英国退出后欧盟的生存及成功,不能让成员感到可以无所顾忌地离开,马克龙还想重新谈判《勒图凯条约》(Le Touquet treaty),讨论是否允许英国海关人员继续在法国加来港等地筛选进入英国的移民,这些对梅来讲都不是好消息。

在与英国的谈判中,另一位重要角色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是马克龙胜选的大赢家,她将不再孤军奋战,一个被巩固的德法联盟将是欧盟强有力的支柱。如果默克尔在九月份当选连任,她将继续成为德国的女主人和欧洲之母,因为没有人像她那样勇敢地向难民开放国界,在英国脱欧和俄罗斯威胁匈牙利波兰时那么坚定地对欧洲做出承诺。

马克龙胜选令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既像赢家又像输家。如果胜选者是勒庞,杜鲁多会孤独地面对勒庞、特朗普和梅的保护主义,尽管加拿大不是超级大国,但杜鲁多却是自由主义的一面旗帜。现在杜鲁多有了个比他更年轻的盟友,但马克龙的聪明、英俊、独立和政治前景的不可预期,都与杜鲁多相似,现在他携老妻登上国际舞台,将减少国际社会对杜鲁多的聚焦,这又令他像个输家。

作为一家有着172年历史的老牌政论大报,《渥太华公民报》没有在杜鲁多和马克龙的个人魅力上更多着墨,但在网络世界里,人们的言论则明显八卦,比较39岁的马克龙与45岁的杜鲁多谁更具魅力谁更火辣,人们发推文希望这两位魅力型的年轻帅哥领导人缔结友谊,开启杜鲁多-马克龙篇章。实际上,杜鲁多在7日下午就发了推文邀请马克龙见面,随后又正式祝贺马克龙当选,期望未来在国际安全、科技合作、创造就业等方面与马克龙共同努力。

在《渥太华公民报》列举的输家之外,《蒙特利尔公报》在59日发表《法国大选及魁北克民族主义前景》一文,认为马克龙胜出勒庞败选也令魁北克民族主义和独立运动受挫。

文章认为法国人选择马克龙,其他地方的民族主义者也开始反省自己的非理性,一些主张脱欧的英国人已经表示出悔意,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慢慢走向现实,缓和其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其他贸易协议的强硬立场。尽管在法国总统选举期间,大部分魁北克民族主义者与极右翼候选人勒庞保持了距离,但勒庞代表的民族主义在法国失势,还是会给魁北克政治带来某些压力。魁北克人与法国人有很大不同,但不少魁北克民族主义者不承认这一点,他们常从大西洋对岸寻找支持,法国及其他国家民族主义者的失势,会令魁北克政党在这场震惊西方民主国家的反全球化辩论中重新选择立场。《蒙特利尔公报》还指民调显示,2/3的魁北克年轻人对主权要求不感兴趣,他们要求文化和经济上的开放,这对于魁北克民族主义者来说不是件好事。

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加拿大政府和在加法国选民亲睐马克龙



56日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地区57429名登记选民参加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的日子,他们在早上八点前就在设立在斯坦尼斯拉斯学院的投票站外排起了长龙。在422日的第一轮投票中,有22234名法国选民在这里投了票,投票率仅为40.5%,低于78.69%的法国全国首轮投票率。

在第一轮投票结束后,法国驻蒙特利尔总领馆接到了有5000多人签名的请愿信,要求增设投票站并改善服务,在22日人们不畏寒冷在数公里长的队伍中长时间等待,最后不仅令关门时间延后至晚上10点半,并导致不少人放弃了投票。法国总领馆在第二轮投票中,为老年人、孕妇、残疾人和带幼童的家庭设立了两个专门入口,并允诺在2022年下一次总统选举中在蒙特利尔增设一个投票站。

蒙特利尔的法国选民在两位候选人中明显偏爱马克龙,在首轮投票中,他获得了37%的选票,勒庞的支持率只有6.3%。在第二轮投票前夕,加拿大官员也纷纷为马克龙背书,总理小杜鲁多4日表示支持能把法国人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分裂法国的候选人,加拿大驻欧盟和德国大使史蒂芬·迪恩(Stephane Dion2日说希望法国能有一位对欧盟持积极态度的新总统,他乐意见到马克龙胜选,拥有加拿大和法国双重国籍的新民党主席唐民凱在参加第二轮投票前透露他会选择马克龙。

还有2万多法国登记选民今天在加拿大其他八个城市多伦多、温哥华、渥太华、魁北克等的投票站投票。



2017年5月2日星期二

美加贸易战真的开打了吗?


4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商务部长表示,在美国对加拿大木材和牛奶采取惩罚措施之后,他们不怕和加拿大爆发贸易战。特朗普说:“人们没有意识到加拿大一直对美国很粗鲁。很多年来,他们一直比我们的政客精明。”中国网络杂志《观察》也评论说“从竞选美国总统开始,特朗普就对中国贸易问题口诛笔伐,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第一枪开到了自己的‘兄弟’——加拿大身上”。

美加贸易战真的开打了吗?美国Vox Media刊文认为真相并非如此,美国可能正利用木材和奶制品争议作为即将重启的北美自贸协定谈判的杠杆,过去35年来美加一直在进口木材问题上争论不休,里根以后每位总统都无法回避,特朗普的特殊性在于他想利用这一老问题获得政治利益。果真,白宫在27日就证实美国已经开始与加拿大、墨西哥就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美加软木纠纷始于1982年,当年美国商务部拒绝了美国木材行业对加拿大软木出口采取制裁措施的要求,1986年美国木材行业如愿以偿,美国与加拿大达成协议开征15%的关税,直到1991年加拿大退出协议。1996年有9万雇员的美国木材行业再度施压,两国达成五年协议,限制每年进口加拿大木材额度为147亿美元,不加关税。2002年,美国商务部决定对加拿大木材征收27%的关税,令加拿大向世贸组织投诉。4年后两国达成协议,美国返还自02年以来从加拿大收取的40亿美元关税,作为回报加拿大再度限制木材出口。协议还规定美国木材生产商在交易到期后一年即201610月前不能再提交任何诉讼。时效过期两个月后,2017年初美国木材生产商再度向商务部提诉,新的讨价还价周期开始,此时正值特朗普就任总统。

文章认为特朗普时期软木纠纷最大的变化在于它的政治化。过去总统和部长们通常不会对这一纠纷做公开回应,但特朗普把美国失业和经济困境归咎于自由贸易,所以在经过算计后决定大肆宣传,这使他的团队看起来像是打击了贸易侵权行为,但实际情况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研究美加贸易纠纷多年的耶鲁大学森林政策和治理项目主任本-卡薛耳(Ben Cashore)认为美加软木纠纷“就像每年出现的土拨鼠,永远不会结束”。但问题真会是这样一成不变吗?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在美国宣布对加拿大软木进口加收20%的关税时,加拿大贸易部长正率领木材业老板们走访北京,他们希望加拿大软木能成功打开中国市场。加拿大人相信美国的保护主义造成了目前的困局,只有将木材市场多元化才能摆脱被动,且软木作为环保建筑材料,在满足更多住房需求时不增加温室气体排放,正是中国所需。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姜闻然在接受CBC访问时提醒加拿大要制定一项长期计划,以免重蹈覆辙。因为早在20059月,美加爆发新一轮软木纠纷时,加拿大曾把目光转向东方,试图打开中国市场,时任加拿大总理马丁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还举行了会晤,但2006年美加签署协议后,就把中国放在了一边,哈珀时期加拿大在输油管道计划上遭奥巴马政府拒绝时也曾想打中国牌。加拿大过去总是在美国受挫后想着去找中国,美国对加拿大好一点,又把中国忘了。

2011年,中国曾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加拿大卑斯省软木第一大进口国,但随后又被美国超越。姜闻然相信加拿大寻求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并将中国视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伙伴国,这些都有助于加深两国经济关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认为过去5个月特朗普政府分散了加拿大的注意力,令与对中国的接触停滞不前,到4月下旬情况才发生变化,加拿大财政部长与贸易部长一道在北京与中国副总理进行对话,他相信特朗普增加对加拿大的贸易壁垒可以促进加中之间的商机,因为它缓解了许多加拿大人对深化与中国经济合作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