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星期二

联合国军旧部为何在加拿大集结


2018年1月16日,美国和加拿大联合主办了“朝鲜半岛稳定和安全外长会议”,“讨论如何提高全球制裁的有效性,以支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20个与会国组成的“温哥华集团”与1950年代联合国军成员国高度重合,有评论说这次会议是朝鲜半岛危机因核武问题升级以来,联合国军旧部在加拿大的一次重新集结。

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英国、土耳其、丹麦、希腊、新西兰、挪威和荷兰十一个国家的外交部长,澳大利亚、比利时、哥伦比亚、法国、印度、意大利、菲律宾、瑞典和泰国九个国家的高级官员与会。前联合国军17个国家中,只有出兵仅44人的卢森堡和两个非洲国家南非及埃塞俄比亚缺席,当时负责后勤保障的丹麦、意大利、印度、挪威和瑞典全部出席。日本尽管没有直接出兵,但一度参与扫雷作业,并提供前进和后勤补给基地,战时联合国军司令部就设在日本首都东京。

联合国军旧部为何会重新吹起集结号?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认为可能是向美国宣誓,无论多么困难,这些盟国都会团结在一起。华盛顿世界观察研究所前高级研究员马海兵相信为迫使朝鲜重回谈判桌,最终以外交手段和平解决朝核危机,美国借温哥华峰会向朝鲜发出信号,不排除重组当年联合国军的可能。不过他强调这仅仅是个姿态,离真正成军还差得很远。

温哥华峰会由加拿大提出举办,再由到访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加拿大外长方惠兰在去年12月19日共同宣布,加拿大希望籍此为解决朝核危机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其主要背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关系已经恶化到了以核战争相威胁的边缘。尽管加拿大在2010年天安舰事件后撤回了驻朝大使,失去了在平壤的立足之地,一度连国人被抓都要由瑞典驻平壤大使馆代理交涉,但2017年8月,加拿大外长与朝鲜外长在马尼拉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见了面,总理杜鲁多的国家安全顾问随后还访问了平壤。更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加拿大与古巴素来亲善,2014年夏奥巴马与古巴改善关系就是由加拿大牵线搭桥提供便利,古巴是朝鲜的盟友,这为加拿大积极斡旋朝核危机提供了可能的沟通管道,这大概也是联合国军旧部在加拿大重新集结的原因。

16日的温哥华闭门会议首先摈弃了对朝鲜媾和的幻想,正如加拿大外长方惠兰所说尽管南北韩进行了会谈,但在朝鲜不可逆转地放弃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前,不可能取得“真正的进展”。会议结束时,联合国军旧部发出了明确信息,绝不允许朝鲜拥有核武器,并将采取措施防止朝鲜通过海上走私获取货物。它们发表共同声明,表示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之外,要实施对朝鲜的单方面制裁。

但温哥华峰会引发的诸多质疑,会议结束后也未平息。《多伦多星报》称之为“古怪的峰会”,因为组织者始终没有对重新召集联合国军旧部做出官方解释,并且没有邀请在韩战中伤亡657名军人的埃塞俄比亚。加拿大《环球邮报》指“中国缺席(向朝鲜施压的会议)特别令人困惑”,因为“中国是一个可以让朝鲜在制裁方面感到痛苦的国家”。被隔空喊话要“严格遵守联合国制裁决议”的朝鲜两个重要盟国中国和俄罗斯都因为被冷落感到愤怒,直称温哥华会议是“冷战思维的复燃”。

为何温哥华峰会把中俄撇在一边?马海兵研究员解释是美国希望以与当年联合国军组合高度相似的形式,释放高压威胁信号,把朝鲜逼回谈判桌。把中俄摈弃在外,以免让人产生错觉,美国正组成一个包括世界主要利益相关方在内的谈判机制,在朝鲜做出让步前,美国不希望释放这种信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