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杜鲁多与中国的危险游戏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829日开始其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的前两天,在中国有数亿点击率的脱口秀名人高晓松引爆了“加拿大人权风波”,称其《晓松奇谈》加拿大专题第二集因受“加拿大有关部门强烈阻挠”而延迟播出,此事令中国网民哗然。一周后杜鲁多在中国人面前坦承加拿大存在人权问题,又引发加拿大舆论哗然,《渥太华公民报》97日发表社评反驳杜鲁多的言论,指这种把中国和加拿大在道德上等同起来的做法是危险的,也是不恰当的。
 
令北京在人权问题上减缓自卑感的事件发生于827日,当天上午高晓松在其微博发帖称“因采访了加拿大第一民族的一位酋长,讲述了他们的历史遭遇,而遭加拿大有关部门强烈阻扰,节目无限期推迟播出”。高晓松高调宣示“讲真话是晓松奇谈的根本,如做不到,宁不瓦全”。随后,他又补充加拿大方面在最新邮件中称“如果播出上升到政治高度会造成非常严重后果”,高晓松的结语是“作为标榜自由平等的加拿大,情何以堪。”

中加两国此番人权战就这样离奇地由高晓松在民间层面上打响,尽管加拿大旅游局驻京官员高平(Derek Galpin)澄清只是提出过建议,也未能挽回被动局面,在杜鲁多抵京当天,加拿大旅游局发表正式声明,再次否认审查过节目。

在“自由平等”及“人权”问题上回击加拿大,一时间成为中国网络舆论的热点。中国《观察者》网站指加拿大“在1870年到1970年间,大约有155岁至16岁的土著儿童被迫离开父母,去远离土著保留地的寄宿学校接受教育。土著儿童不仅不能讲本民族语言,还有很多人身心受虐,甚至遭到性侵害。2012年哈珀访问中国,卑诗省5名酋长联名写信给中国领导人,要求北京过问加拿大原住民的人权问题”。

尽管突如其来的交锋令加拿大处于守势,但中国与加拿大在人权方面的差距犹如鸿沟,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加拿大政府不仅承认了在原住民问题上的历史错误,还采取切实步骤来解决问题。前保守党政府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承认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弊端并正式道歉。自由党政府通过了关于原住民人权问题的联合国宣言,并启动对失踪和被谋杀土著妇女的调查。尽管面临贫困、孤立和社会歧视等严重问题,但加拿大原住民和其他公民一样享受言论、结社和宗教自由。但中国呢,当加拿大女记者询问中国人权问题时,中国外长小气得发怒。

在中国官员怒气的背后,是不堪的中国人权状况,《人权观察》报告指中国“有系统地限制广泛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结社,集会和宗教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批评中国取缔像法轮功这样的和平团体,滥用死刑并隐瞒人数。

在两国人权状况有着本质区别的背景下,杜鲁多96日在香港承认加拿大原住民人权问题,坦承在这一问题上被联合国公开批评,《渥太华公民报》称杜鲁多的这一做法有“在人权问题上拍中国政府马屁”之嫌,且令人困惑。评论称“杜鲁多过去面对中国问题时显得智力平庸,2013年他曾表示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的基本独裁,后来他被迫就此加以澄清,现在看来,他改进的也并不多”。

即将于今年十月卸任的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在杜鲁多访华期间毫不含糊地批评“中国在过去三年人权状况出现倒退,人们在言论方面更不自由“,如果把杜鲁多的修辞游戏和赵朴的直率言语相比较,不难明辨谁更清晰更准确。

加拿大需要和中国发展关系,且如何就人权问题巧妙地向专制政府施压有很多种方式,但在道德上等同起来绝不是其中选项。《渥太华公民报》相信“这一次,杜鲁多失去了一个直截了当和北京交锋的机会,无论在其他方面他有何收获,没有区分责任和需要,他就失了分”。

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

加拿大情报局长秘密赴京促高凯文获释






一度成为阻碍加拿大与中国改善关系棘手问题的加拿大公民高凯文间谍案,以高凯文915日获释回国告终,加拿大前总理哈珀和现任总理杜鲁多都曾过问此案,最新爆出的消息是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长库隆布(Michel Coulombe)在4个月前亲赴北京会晤中国国家安全部长耿惠昌,说服中国同行相信高凯文并非加拿大情报人员。
 
加拿大《环球邮报》引述多个消息来源指库隆布亲自出马是促成高凯文获释的有效努力之一,耿惠昌被加拿大最高情报头目当面告知高凯文不曾为他们工作。这迫不得已之举还可能开启了两国情报头目面对面交流的先河,本月初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北京确立的两国高级别国家安全与法治对话机制也已经开始运作,912日中国国家安全部负责人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首次对话。

高凯文夫妇在20148月被捕前已经在中国居住了近30年,他们曾在南方教授英文,后在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开了一家咖啡馆,同时参与教会的人道救援工作。关押半年后高夫人获得假释回国,他本人则在今年1月被正式控以窃取中国军事机密和间谍罪,当时中国官媒指有证据显示他接受了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任务。

中国总理李克强本月曾向过问此案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保证高凯文会得到人道对待,913日丹东法院开庭审理后, 15日高凯文就回到温哥华与家人团聚,此时距离李克强回访加拿大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李克强921日到24日的四天访问是自胡锦涛参加2010年多伦多G20峰会6年来,中国领导人首次访问加拿大。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加拿大能提升中国在国际舞台的形象吗?




8月30日,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北京表示,中国可以通过加强与加拿大的关系来提升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他相信加拿大能够在缓解国际社会普遍存在的对中国焦虑方面起主导作用,具体做法是加拿大增加对华贸易和帮助中国在法治和治理方面制定规则。
 
杜鲁多在中国的第一项活动就是与马云、刘永好和郭广昌等70多位中国企业家对话,他在这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论坛”活动中做了近一小时的讲话和答问。事后,加拿大新闻社以“杜鲁多认为中国靠近加拿大可提升其国际形象“为题加以报道,但中国显然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同,因为所有中文媒体都回避了这一内容,《中国日报》以”杜鲁多称任何忽视中国的经济政策都是不负责任的“为题加以报道,《环球时报》则说"最帅总理表示加拿大正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还有媒体甚至以“她们都夸我很帅”等八卦内容来吸引人的眼球。

尽管双方并不合拍,杜鲁多还是明确表达了他推进两国关系的决心,31日,他在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晤时确认了建立两国总理年度对话机制,当天中午他的财政部长宣布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而在前一日与马云等对话时,杜鲁多还仅是表示加拿大将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也在同一天,加拿大宣布将在中国七座城市新设签证办公室,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中国留学生、观光客及临时劳工前往加拿大的需求,这比三个星期前加拿大移民部长访华时寻求的目标还要多2个城市。

为了拉近与中国人的距离,小杜鲁多在风靡华人世界的微信里开设了个人账户,并向中国总理李克强赠送了一枚43年前发行的白求恩纪念章,他的父亲在1973年访华时曾把同样的纪念章赠送给毛泽东。值得一提的是,同样的纪念章,老杜鲁多是送给了位高权重的毛泽东,小杜鲁多只是送给了权力被架空的李克强,可见其在中国并没有受到最高领导人的亲睐。在这一背景下,小杜鲁多冒着国内对中国人权等问题批评的压力而做出的亲善之举,能否预期得到中国的回应,令人质疑,因为习近平压根就不认为中国有改善国际形象的必要。

被外媒称为集“硬气、牛气和霸气”于一身的习近平,很可能不理会小杜鲁多一厢情愿帮助中国的善意,早在20092月,身份还是王储的习近平就曾在墨西哥表明了自己的强硬心态,他当时称“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在正式接掌大权后习近平又提出了“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三个自信”说,今年7月更加入“文化自信”而扩充为“四个自信”,设想在加中关系走近的未来日子里,满脑子都是“ 自信”的习近平,怎会容小杜鲁多在旁“说三道四”,指点他应该如何治理,如何改善中国人权。不信的话,这一次让小杜鲁多在北京会见一下中国的异议人士或维权人士,测试一下习近平的反应就知道了。

尽管小杜鲁多相信加中关系经历了从白求恩到老杜鲁多几代人的深情厚谊,相信北京可能因其父亲的面子而对他礼让三分,但别忘了就在今年6月份,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怒斥就中国人权问题发问的加拿大女记者,就表明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开放度是极为有限的。更何况杜鲁多目前的对华政策并没有深厚的民意基础,皮尤研究所在2015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对中国有好感的加拿大​​人比10年前下降了19个百分点,只有39%,如果其中国政策在未来几年未能取得预期效果,他很可能会面临加拿大民意和舆论的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