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星期一

中国的政治喜剧

任何人间故事,都有喜剧因素,当今中国发生的一切,更属喜剧范畴。贴着地面看中国,沉重无比,换个角度则趣味无穷。当代事件,越是轰动,越具喜剧因素,薄熙来如此,陈光诚也不例外。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陈光诚在其海外曝光的15分钟视频中爆料,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地方政府2011年花在他身上的维稳经费,高达6000万元人民币,看守陈光诚的人,形成了《陈光诚经济圈》。

陈光诚说,东师古村封锁监控他家的人,少则7、80人,最多达几百人,层层看守至少7、8层。当地政府在乡裡雇用人员看守陈光诚一天是100元,在组长扣留10元后,受雇者一天可拿到90元。陈光诚说,在当地劳动一天也只有5、60元,而做此事不需要很大的劳动,他们自然愿意做。

当地政府官员还告诉陈光诚,花在他身上的维稳经费从2008年的3000万元,涨到2011年超过6000万元,还不包括到上层、到北京贿赂官员的钱。据指出,维稳经费由县裡一次性就可直接拨给乡裡几百万,大部分的钱都被上层拿走,下面的人拿的只是小钱,而当地政府究竟为了一个「盲人」花费了多少民脂民膏,则是一个外界无人知晓的天文数字了。

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决定向海外华人展开宣传攻势


为期三天的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29日通过了《渥太华宣言》及《大会行动纲领》后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闭幕,在此前一天,来自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的二百名华人和渥太华当地的几十名华人一起组成了抗议队伍,他们在会场外挥舞中国国旗,高喊“不许分裂中国”的口号。

《大会行动纲领》决定要向海外华人展开宣传攻势,以澄清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的不实指控,并安排专家教授在大学里开展报告会。《行动纲领》希望各国政府发表声明支持呼吁政改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并监督中国对藏人的拘押,各国派出驻华使团代表出席对藏人的审判。纲领还承诺与会国议员将提出动议,呼吁藏人停止自焚。

会议认为应该为陷于停顿的北京与达赖喇嘛特使的谈判施加国际压力,其《行动纲领》建议设立一个非正式的政府间多边联络小组以推动谈判进程,这个联络小组由加拿大领衔,与会各国议员分头游说自己的政府加入,联络小组还要指定一个有经验的特别专员,提供进程报告以提高谈判的透明度。

《行动纲领》决定设立国际西藏日,鼓励更多的民众和政治人物支持西藏,具体日期由达赖喇嘛决定。各国议会要定期邀请西藏学生前往实习,并鼓励大学给来自中国境内外的西藏学生予奖学金。

会议通过的西藏问题《渥太华宣言》强调“达赖喇嘛在解决中国政府与西藏人民冲突的谈判努力中具有持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宣言希望与“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道,共同确定导致西藏骚乱和抗议,包括自焚的原因”。


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行动纲领---全本翻译


 大会结束前,通过的《行动纲领》主张设立西藏日,并有待达赖喇嘛定下日子。29日达赖喇嘛已经飞离加拿大,他正经过德国飞回印度。在征求代表对纲领意见时,有一位西藏女代表提出不如当场定下日子,这样更有操作性,由藏人行政中央来定,不用等待达赖喇嘛。此言一出,不免有人尴尬,坐在前排的洛桑森格也没表态,结果主持人把此事搁下,未有再议。




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行动纲领

渥太华  2012429日星期日


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的与会代表决定开展以下行动:

一.关于中国西藏对话的进程

1.       挑战中国关于对话的不实指控

目标:议会及政府领袖们需要了解西藏的立场和关于真正自治的西藏建议书内容,以回应中国政府对此所做的不实指控,尤其是指控达赖喇嘛尊重和藏人行政中央要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

我们要:
---教育我们自己,我们的议会朋友和政府领导人以及官员,明白中国的指控以及关于真正自治建议书的真实内容。
---说服各国政府挑战中国在西藏建议书和对话问题上的不实指控。
---教育海外中国人。

建议开展的行动:
---安排大学教授做专题报告。
---组织议会和非政府组织会议宣讲自治。
---议员积极呼吁各国政府回应中国的不实指控以及关于西藏的不实信息。
---关于西藏的常见问题要提供给各国议员包括西藏议员和西藏的支持者。


2.       国际压力

目标:国际社会在对话进程中应该扮演更积极和建设性的角色

建议开展的行动:
---设立非正式的政府间多边联络小组,以推动对话进程。
---建议由加拿大牵头组织。
---议会说服各自政府加入。
---提供进程报告以提高透明度(联络小组为此指定一个有经验的特别专员)


3.       中国领导人的过渡

目标:向中国新领导人发出明确信号,我们支持他们对中国宪法和法治的承诺,包括民族区域自治。

建议开展的行动:
---发表并要求各国政府发表支持温家宝的声明。
---说服各国政府支持中国实行法治及正当的法律程序。
---促进交流计划(诸如新闻自由、信仰自由和对西藏语言提供资助)


二.人权

1.       公民及政治权利
---西藏政治犯:制定并启动议会行动,要求释放西藏政治犯。
---密切监督拘留和审判(要求政府派外交使团代表出席对西藏人的审判);推敲中国当局使用的语言;确定中国的罪行条款。
---自焚:由议员制订动议以制止自焚。
---死刑:议会采取行动以暂停死刑。
---妇女权力:议会采取行动废止强制堕胎。

2.       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

目标:
---为在西藏谋利的企业建立企业社会责任实践制度
---停止搬迁牧区牧民
---推动西藏语言、宗教和文化自由

建议开展行动:
---针对在西藏谋利的企业展开宣传攻势,为此,要识别和研究那些在西藏投资的公司。
---盘问本国在西藏谋利的企业,如果在那里做生意,就要行为正确,要实行企业问责制。
---把科学家、专家和议员们对西藏高原气候变化的研究结果和建议传达给中国政府。
---安排真相调查团去藏区评估牧民的状况。
---鼓励或向中国政府施压允许藏人自由地使用自己的语言、宗教和文化。
---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鼓励和推动汉人向藏人地区移民。


3.       重新审视议会和中国的交往,给中国一个世界级舞台来改善西藏人权

目标:重新审视我们与中国的交往方式,以寻找讨论的共同点

建议开展行动:
---发现和利用一些方法来重新审视我们与中国当局的讨论,例如为中国提供他国的经验(如澳大利亚曾在对待原住民问题上犯过很糟糕的错误,我们愿意帮助中国避免这些错误)
---支持尼泊尔议员以支持西藏
---议员采取行动以支持西藏语言、宗教和文化


三.环境

1.      

目标:停止在西藏建设水坝

建议开展行动:
---设立下游十国网络,对中国施以多边压力。
---网络将迫使中国签署联合国水分享协议和湄公河协议。

2.       牧民

目标:停止搬迁牧区牧民

建议开展行动:
---个人、团体和议会充分利用社会媒体提高对强制从草原驱赶牧民做法的认识
---议会召集会议(如全球牧民大会),让藏人与其他游牧社区交换故事
---设法在联合国关于《食物权力和土地使用政策》议题上提出西藏牧民问题


3.       矿产

目标:调节和限制西藏采矿业

建议开展行动:
---呼吁对在西藏的国际采矿集团进行透明评估,注意造成人民流离失所的不利影响,及对西藏和下游国家生态平衡造成的破坏
---对在中国和藏区从事采矿的国际矿业集团进行调查,以评估他们是否符合原籍国的废物管理办法。
---国会议员关怀西藏国际网络和环保非政府机构认为西藏是世界第三极,应该给各国议会和政府准备、分享和传递信息包括报告,帮助建设有利的环境以鼓励可持续的绿色开采。


四.文化、宗教和教育

1.       文化上的种族灭绝

目标:停止毁灭西藏文化、宗教、语言和其他藏人元素的政策及做法

建议开展行动:
---运用新的信息通讯技术报告,引导人们关注毁灭和压迫西藏文化和语言的政策及做法等,宣传保护西藏境内的文物。
---议员声明关注文化上的种族灭绝、重新安置牧民、对语言的破坏、宣传仇恨、限制宗教、两民族之间的暴力、开除学生和爱国主义再教育等。
---敦促各国政府对中国提出文化上的种族灭绝问题
---要求访问西藏以评估对文化破坏的程度
---双语国家应该推动中国保护语言
---将西藏提升为国家保护责任(R2P)关注国
---议员就文化上种族灭绝问题向各自政府及中国政府联合签名
---议员就文化上的种族灭绝展开调查,包括听证会、委员会报告和政府提问
---安排在西藏境内的直接教育援助


2.       制定西藏日

日期有待达赖喇嘛尊者作出决定

---在那一天,提出有关西藏问题的决议和问题/介绍到各地议会
---征求议员对西藏的支持
---在议会外组织活动,诸如和西藏有关的示威、大会和文化活动
---公布民众对西藏事业支持度的民调结果,给政府施压。

3.       教育

---各国议会应该邀请藏人学生前往定期实习。
---鼓励大学对出生在西藏境内外的学生发放奖学金
---制订“虚拟西藏”计划-通过网络旅游了解西藏:音乐/图片/民俗学/长寿大学/维基百科


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

西藏问题《渥太华宣言》--全本翻译


今天中午11点,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丽都大道二号政府会议中心,参加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的代表们举手通过了《渥太华宣言》,三天的会议宣告结束。今天,现场记者明显少于达赖喇嘛来到现场的会议首日,由于宣言文本只有英文,连加拿大的另一官方语言法语也未及准备。

拿到文本后,急急翻看,以至于举手通过数秒钟的画面都未及拍摄,可谓遗憾。 

现将匆匆翻译的《渥太华宣言》中文版放置于此。



西藏问题《渥太华宣言》

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2012429日通过

鉴于

我们,2012427日至29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召开的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的代表们。

回顾了早先的新德里、维尔纽斯、华盛顿特区、爱丁堡和罗马五次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的调查和陈述,检讨了这些会议所导致的行动和项目情况。

检讨了西藏的严峻局势以及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

失望地注意到自200911月罗马世界国会议员西藏会议以来,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特使的谈判未能取得进展。

重申西藏文化、语言和传统精神具有伟大的人文价值。

承认达赖喇嘛领导下的流亡藏人成功的民主化进程及其重要性,达赖喇嘛最近把他的政治权力转交给代表西藏民意的民选产生的议会和藏人行政中央的政治领袖们。

相信达赖喇嘛在解决中国政府与西藏人民冲突的谈判努力中具有持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因此我们

重申坚信通过真诚和建设性的对话与协商可以解决目前的冲突,这种对话与协商的参与者可以是北京与达赖喇嘛或他的代表和民主选举产生的藏人行政中央的政治领导人。

同样坚信中国当局在西藏的单方面行动无法导致问题的解决,这样的行动包括强制实施不反映民意的新政策。

欢迎去年举行的流亡议会和行政中央选举所具备的自由和公平性,这次选举由国会议员关怀西藏国际网络派员监督和报道。

了解中国人民日益强化的争取民主变革运动,以及中国人民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更多了解和支持,这一切对实现西藏人民意愿有着潜在的影响。

铭记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是无法被遏制的,最近这在多个阿拉伯国家、缅甸和其他地方得到验证。

明白信息自由以及通过互联网或其他通讯手段对民主运动取得成功极为重要。

对在西藏持续不断的严重侵犯人权、对中国当局镇压藏人和平抗议的手段感到震惊。

继续严重关切中国当局毁灭、镇压和阻碍藏传佛教、藏民族文化、语言、风俗、生活习惯和传统的政策和做法。

对为了反抗中国当局的政策、为了藏人重获自由和争取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而自焚的众多藏人感到悲痛和感动。

了解多国政府与中国当局为促成必要的变化而举行的双边人权对话没有取得进展。

欢迎联合国人权机构和机制对西藏人权的关注,包括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和条约机构及通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特别程序,但遗憾的是委员会本身并没有采取具体行动。

对中国政府面对达赖喇嘛和民选藏人领袖重开谈判的持久努力明显缺乏政治诚意和积极反应深感遗憾。

拒绝中国政府所说的他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和民选藏人领袖的接触,以及他国政府支持用对话协商和平解决西藏问题是违背一个中国政策的说法。

仍然相信西藏问题的持续解决方案可通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西藏人民真正自治得以实现,世界很多自治地区的成功可以为此提供证明,例如加拿大联邦境内努纳武特地区的设立就是自治管理的成功例子。



我们决定:

声援西藏人民争取权利和自由及决定自己命运权力的非暴力斗争。

同时支持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变革的努力,并敦促以保障西藏人民和中国境内其他民族权力和自由的方式来完成。

对中国政府出于政治目的在境内外打压信息自由和控制互联网的做法表示关切。

十分赞同在达赖喇嘛尊者英明领导下的西藏人民对非暴力路线的选择,赞赏流亡议会对中间道路的坚守和推动重开与中国对话的努力。

赞同《西藏人民真正自治备忘录》所确立的原则,这个原则为现实的可持续的政治解决西藏问题方案提供了基础。

回顾了邓小平对达赖喇嘛发出的“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都可以解决”的重要邀请,注意到最近中国政府也一再重复这一立场。

消除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寻求从中国独立的错误说法,因为藏人明确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内制定解决方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散布错误信息。

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在西藏的镇压行动,允许进入中国境内的所有藏区,为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进入中国特别是西藏制定日程表,本着同样积极的精神恢复与达赖喇嘛特使的谈判。

敦促各国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支持和促进对话,提醒中国政府在宪法和法律上取消民族自治会导致的潜在严重后果。

警告国际社会正在毁灭和压迫西藏文化、语言和宗教的中国政策的严重性质和后果。

与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一道,共同确定导致西藏骚乱和抗议包括自焚的原因。

敦促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应对西藏高原的环境挑战,那里的环境管理已经深深影响了亚洲广大地区,包括中国、南亚及东南亚国家。

承诺把这一议题带进我们的议会和国际议会组织,说服我们的政府与中国政府、达赖喇嘛尊者和民选的西藏领袖在高级层面上谈论这一问题。

敦促各国政府设立多边会谈机制以应对西藏局势,促进和平解决冲突,特别呼吁欧盟设置欧洲议会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并呼吁相关国家支持这一动议。

运用我们的专业经验协助中国、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的领导们,达成本宣言中的各项目标。

通过一项行动纲领以确保更有效地推进所关注的问题的解决及本宣言各项目标的实现。

达瓦才仁:自焚为藏民族增添钙质


419日,四川阿坝壤塘县壤塘寺门前两名藏人同时自焚,这使得自09227日以来藏人自焚人数达到了35人。自焚藏人在火焰升腾的时候喊出了同样的诉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西藏获得自由。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认为,这些诉求共产党没有听进去,但国际社会听到了,更重要的是西藏人民听到了。他说:“每个自焚者都会长远地影响藏民族的未来,就像一个人身体里的钙质,尽管身体很大,如果没有钙质,身体就挺不起来。自焚是为藏民族增添钙质,使藏民族在日后艰难岁月里变得更坚强。将来没有了达赖喇嘛,藏人必须依靠自己,就必须有这样的钙质。”

达瓦才仁认为西藏历史上有很多贤者和高僧大德,但从没有过为了反抗异族压迫挺身而出牺牲自己的烈士,西藏文化里缺少这些东西。纵观世界各民族,凡强大者,其历史上一定有很多烈士和贤者给这个民族带来力量,成为民族文化和精神的一部分。而西藏在过去完全忽略了这些人,从1950年代开始,中国共产党提供的舞台使烈士开始进入西藏历史。

达瓦才仁透露连续自焚事件发生后,他接到过很多不解者的电话,经多方解释对方还是不解。很多人从佛教角度探究其意义,发现佛教并不反对自焚。他说:“佛教非常反对自杀,因为人身难得,不能白白浪费掉,应该去修行佛法。但如果用自焚的方式去护教和维护自己的群体利益他人,就不是浪费生命而是奉献。”

3月份,藏人女作家唯色公开呼吁藏人珍惜生命停止自焚,坚强地活下去。达瓦才仁认为这种呼吁不是出于宗教考虑,而是为了保存藏民族。他们认为自焚牺牲不值得,因为中共不会看重藏人的生命。



达瓦才仁承认自焚考验着藏民族,正是由于自焚在宗教和民族两个方面具有不同效果,使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领袖在面对有关咨询时,处境尴尬。他说:“藏人压力很大,达赖喇嘛几次被问及,他都表示自己很难讲话。首席部长和其他官员都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如果不支持,就会被攻击,如果支持,自焚者更多,民族损失更大。自焚20人或40人,对中共来讲只是个数字,对藏人却是损失多了一倍。”

3月中旬,达赖喇嘛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自焚是敏感的政治问题”,对此,达瓦才仁解释说,境内藏人自焚是基于对政治压迫的反抗,他们选择殉教是为了让藏传佛教和藏人同胞的处境得以改善。如果没有政治压迫和苦难,自焚就没有价值。

如此大规模的自焚在西藏史无前例,哥伦比亚大学西藏问题专家罗伯特.巴奈特教授去年10月就曾定义自焚为藏人全新的政治行为。达瓦才仁认为藏人自焚的动机是宗教,而结果是政治,他说:“自焚动机是宗教,结果是政治。藏人为何不选择拿起武器反抗政治压迫,而选择自焚,是因为宗教。选择不伤害他人只牺牲自己,是因为宗教。由于政治压迫的原因,自焚效果是政治。”

达瓦才仁相信藏人完全理解自焚者对藏民族未来的意义,他曾在视频里看到当一位僧人自焚时,一位妇女急忙离开,她再次出现时拿了一条哈达,走过去抛向自焚者。达瓦才仁对藏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他引用藏青会常说的一句话:“只要我们的文化保存下来,我们就可以承受九十九次失败,赢一次我们就全赢。中共可以赢九十九次,输一次就全输。”

放走陈光诚,剑指周永康

对中国人来说,今年最时髦的国内旅游地点当属美国驻中国的使领馆。2月,打黑英雄王立军到此一游,把风头十足的薄熙来从向中国最高权力塔尖的攀爬中拽下,丢进万丈深渊。4月瞎子陈光诚到此一游,又把软禁他的中国政法部门的最高头目周永康推向了浪尖。

阴谋论者怀疑王立军进美领馆,是落入了中央设下的圈套。正当薄熙来冲击破力度稍微减弱之时,陈光诚又十分蹊跷地被送进了美使馆,怀疑论者当然有十足的理由推测是中央暗中助力这位中国最著名的盲公,目的是要把周永康再曝光于世界警察---美国人的眼前。

看来,中国当今政治的变化,非得借力美国不可,无论山姆大叔情愿与否,中国人是纠缠上他了。

到美国使领馆一游的王陈二人,都有信息流出,王立军是一封信,内容是否属实令人存疑,而陈光诚是一段视频,声形皆在,比王立军的信息真实的多。

陈光诚在海外曝光的15分钟视频中,向温家宝提出三点要求,首先是要他“亲自过问”,彻底调查殴打他和家人的事件,“谁下的命令,谁做出的决定,并依法处理。”

这后台一追究,恐怕周永康难逃干系。到底是陈光诚本人提出如此要求,还是上面有人授意,可以再度成为阴谋论的着笔之处。

陈光诚还要求温家宝调查用于囚禁他和家人的维稳费用问题以及其中的腐败行为,这更是冲着主掌中国政法大权的周永康而来。他对温家宝说,“这一切不法的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您应该给民众一个明确的答复。”

观者可以大胆假设,美国驻华使领馆配合中国高层,清洗周薄势力,王立军是第一步棋,陈光诚是第二步棋,至于周永康是否会如薄熙来一样被轻易扳倒,各位看客拭目以待。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王立军保留的是海伍德的心脏切片

谷开来毒杀海伍德的物证,外界传说是王立军保留了海伍德的一片肉。但是据正在加拿大参加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员黄靖透露,王立军保留的,准确地说是海伍德的心脏切片。

在物证之外,大连实德集团的徐明是人证,因为他参与了整个毒杀过程。

黄靖在28日上午的大会发言中,分析了下一代中共领导人的西藏政策。在谈到簿熙来时,他说簿的行为并非始于此时此刻,20年来一贯如此,问题是在中国的制度下,这样的人如何冒升了起来。他认为簿的政治走向代表了一种解决中国问题的努力,那就是回到毛时代,毋庸讳言,那将是一场灾难。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黄靖博士

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加拿大总理低调会见达赖喇嘛

把 印有红枫叶的哈达献给达赖喇嘛,这是2007年两人的正式会晤。



星期五下午四点,加拿大总理哈珀在联邦国会大厦他的办公室内会晤了到访的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尽管这样做可能会损害他近两年加强与北京经贸关系的努力。

此前一个星期一直不愿对见面一事明确表态的加拿大政府,在周四晚上用书面形式公布了两人会见面的消息,同时为了减少对北京的刺激,强调会晤属于“私人及礼节性会面”。

达赖喇嘛与加拿大渊源深厚,06年他被授予加拿大荣誉公民,07年与哈珀正式会晤,但在两年前,哈珀降低了对中国的批评,09年达赖喇嘛来访时,哈珀回避了他。就在上个星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到访加拿大,并与哈珀举行了会谈,今天哈珀再次会见达赖喇嘛,说明这位中国宣传部门的最高官员对加拿大的影响力甚微。

在同一天,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在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国际声援西藏组织主席理查基尔,美国民主基金会主席戈什曼,前印度驻美国大使、印度高级安全及情报官员加雅达瓦里拉德和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五十多名国会议员到会。达赖喇嘛在会上发表了演讲,他表示以慈悲为特点的西藏文化,在共产党的高压下面临危机。

另外,加拿大东部地区的部分华人为抗议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和哈珀会见达赖喇嘛,准备在星期六到加拿大国会山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天,达赖喇嘛将在渥太华的公民中心做主题为《世界民族伦理》的公开演讲。

2012年4月26日星期四

加拿大总理是否再次会见达赖喇嘛成悬念

哈珀和达赖喇嘛07年会面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414日开始的北美之行已近尾声,26日晚,他在结束了美国芝加哥的演讲后抵达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参加在这里举行的为期三天的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27日晚他将会晤与会的各国议员,28日在渥太华公民中心做公开演讲。

然而,曾在2007年正式会晤达赖喇嘛的加拿大总理哈珀,是否将再度与他会面,成为这位西藏精神领袖加拿大之行的最大悬念。

25日,哈珀在被问及是否将会晤达赖喇嘛时回答说:“我最近告诉中国官员,达赖喇嘛是加拿大的荣誉公民,受到国会各方面的支持。我的立场是会与他见面。但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在回答媒体提问时强调“此事无法确定

07年,中国指责哈珀和达赖喇嘛会晤是干涉中国内政,09年当达赖喇嘛再次来访时,哈珀回避了他,并在当年访问了北京。

加拿大西藏委员会成员多杰(Nima Dorjee)透露还在努力达成两人会晤,但尚未获得日程安排。他认为加拿大受到中国的强大压力,中国一直希望哈珀疏远达赖喇嘛,就在几天之前,哈珀还会见了中国负责宣传的最高官员李长春。

加拿大外长贝尔德本周二强调在达赖喇嘛问题上,加拿大与中国的立场对立,达赖喇嘛在加拿大是精神领袖,在中国却是分裂分子。加拿大反对党认为贝尔德有可能被安排替代总理哈珀,会见达赖喇嘛。

噶瑪巴彻底解脱,印度撤销所有指控

 巨额来历不明现金案,在纠缠噶玛巴一年零四个月之后,总算是尘埃落定,印度政府以证据不足为名,撤销了对噶玛巴的一切指控,但印度情报机构对噶玛巴是中共间谍的怀疑,是否还会为噶玛巴未来的命运制造坎坷,有待观察。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道/印度官員二十四日表示,已撤銷去年因不明外幣風波而對被視為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接班人的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所有刑事告訴。

印度內政部官員辛赫表示,警方與政府律師已徹底調查所有指控,發現沒有明確證據足以成案。印度喜馬偕爾邦警方去年一月在噶瑪巴位於達蘭薩拉附近的寺廟上密 院內,總共查獲價值超過一百萬美元的二十五種外幣現鈔(含人民幣)後,噶瑪巴隨即遭到偵訊與軟禁,最後在去年十二月被控謀叛,印度媒體當時還影射噶瑪巴是 中國間諜。

噶瑪巴辦公室對此結果表示歡迎。噶瑪巴的英文秘書袞波次仁說,他們對印度法治有信心,知道印度政府一定會做出法王沒有涉及任何犯罪行為的結論。噶瑪巴辦公 室一直強調,警方在上密院所查扣的鉅款,來自全球各地信徒的供養,法王本人從未直接或間接參與辦公室、信託基金會的財政或日常事務管理。

二十六歲的噶瑪巴是藏傳佛教四大派之一噶瑪噶舉派的領袖,也是藏傳佛教第三號人物,被尊稱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是獲得中國與達賴喇嘛認可的噶瑪巴,被視為 達賴圓寂後最熱門的藏傳佛教接班人。一九九九年,年僅十四歲的噶瑪巴在隆冬中徒步或騎馬八天翻越喜馬拉雅山,成功轉赴印度與達賴喇嘛會合。印度情治單位對 於當年年幼的噶瑪巴居然能在區區數名隨從陪伴下成功逃離西藏多所懷疑,甚至質疑他是中國間諜。

达赖喇嘛与30多个国家议员在加拿大讨论西藏前途

 加拿大参议员蒂尼诺是流亡藏人在枫叶国的铁杆朋友。

这次在渥太华举行的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受到加拿大议会西藏之友组织(PFT)的鼎力支持,其共同主席,13岁从意大利移民加拿大的现任国会参议员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o)一直在国会中为西藏的独立奔走。加拿大议会西藏之友组织是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的重要成员。

26日上午,达赖喇嘛在芝加哥洛约拉大学作主题为《非暴力》的演讲,之后将飞赴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参加第六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并将在其间的28日上午10点,在渥太华可容纳万名观众的《公民中心》作《世界伦理》的主题演讲。

 西藏邮报报道/從2012年4月26日至4月29日,第六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將在加拿大渥太華召開;西藏人民議會4月17日(星期三)發表聲明指出。

即將召開的大會,與會者將有來自30個國家超過50名國會議員,還有超60名藏人,人數超過一百人以上的代表,出席開幕及閉幕會議外,還有6場主題討論議程:

1.西藏-第三極:環境管理的重要性
2.當今西藏人民面對的挑戰
3.討論中國在西藏的政策,展望中國領導人接班在即的變化
4.宗教文化自由和社會穩定之間的相互依存關係
5.更新有關2009年羅馬西藏大會的倡議;區域工作小組座談:提出如何加強國會議員關懷西藏國際網絡(INPaT)的功能及行動計劃的建議
6.工作小組就行動計劃進行座談討論

針對上述議題深入討論之後,大會將發表「渥太華宣言」和「第六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行動計劃」。

第一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於1994年在新德里舉行,第二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於1995年在維爾紐斯(立陶宛)舉行,第三 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於1997年在華盛頓舉行,第四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於2006年在愛丁堡舉行,而第五屆世界國會議員 西藏大會(WPCT),也就是上一屆大會於2009年在羅馬舉行。

即將召開的第六屆世界國會議員西藏大會(WPCT),在國會議員關懷西藏國際網絡(INPaT)、國會議員西藏之友會(Parliamentary Friends of Tibet)、加拿大國會議員及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共同舉辦。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重庆明天该唱什么歌?

薄熙来事件的重庆民间发言人王康24日在《参与》网站首发《我為什麼接受外媒採訪》一文,谈及薄熙来大搞红歌及重庆历史上的歌声,令人想起一个有趣的问题:重庆明天会唱什么歌?

王康23日在北京写完了这篇长达5000多字的文章,其中有以下段落:

重慶不是井岡山、延安,重慶是中華民族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挽救民族危亡的偉大堡壘。紅歌不代表重慶精神,不能植根這方神奇山水的歷史土壤。70年前,馬思 聰、鄭自聲、劉雪庵、黃自等音樂家曾在重慶指揮萬人大合唱,《歌八百壯士》、《中國不會亡》、《嘉陵江上》、《旗正飄飄》、《熱血》、《自由神》等抗戰歌 曲曾響徹長江、嘉陵江上空,義薄雲天,是中國人20世紀真正的救亡之聲和英雄交響曲。

薄熙來在重慶的所言所行一開始就讓我失望.他罔顧重慶作為抗戰中國最高像徵的偉大歷史,罔顧彌合民族創傷、復興中華並最終實現民族和解與國家現代統一的時代 使命,以一己一派私欲私利,將“紅歌”這種源自仇恨、暴力、偏執和血腥烏托邦的意識形態,強加於重慶,全然違逆歷史傳統和民族大義,必為時代不容。

在“唱紅”甚囂塵上、重慶四處懸掛赤旗被戲稱“西紅柿”、“紅都”的時候,我即接受《華盛頓郵報》和《美國之音》、《悉尼晨報》等外媒採訪,指出薄在重慶大 唱《紅歌》,是在精神上對重慶的侮辱,也是對毛澤東死後中國人爭取自由和現代文明的共同願望的挑戰,完全不合時宜。我不忍眼見這名對重慶並無感情,只把重 慶作為實現個人工具的山西人在這裡為所欲為,引用曾在重慶羈旅流徙兩年之久的詩聖杜甫的名句為薄熙來預作寫照:爾曹名與身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王康在其中罗列了几首他认为更符合重庆陪都身份的歌曲,我想如果张德江也想引吭高歌的话,那就让重庆唱《中國不會亡》或是《自由神》吧,把红歌还给江西陕西或者湖南,只要那边的诸侯们在薄熙来之后,还有勇气重新拾起红歌。或许也有一种可能,薄熙来的完蛋,彻底为红歌在中国画上了休止符。


2012年4月22日星期日

与达赖喇嘛尊者商榷“中国民主一星期”

4月22日,一条引人注目的新闻就是达赖喇嘛21日在美国加州长滩市酒店接见不同领域推动中国人权者时,关于中国民主的一段讲话。

达赖喇嘛说:“中国如果自由民主了,西藏问题一星期就能解决。新疆和蒙古问题也是。”

我希望这里面的“一星期就能解决”是翻译错误,“一星期就能走上解决之道”似乎更好,如果理性地说,一星期还远远不够上路,况且上路之后道路有多长,恐怕我们有生之年都难以看到尽头。

以加拿大魁北克独立运动为例,自1967年7月法国总统戴高乐在魁北克振臂一呼,鼓励魁北克独立以来,加拿大这个西方民主大国对魁北克实施过戒严,举行过两次全民公投,1995年的那一次独立派仅以百分之零点几的微弱差距败北,但这也留下了魁北克对加拿大联邦政府的难解之怨 :总有魁北克人抱怨渥太华卑鄙地使出小人伎俩,窃取了魁北克的独立。”

闹了50多年的独立,当初的先驱们早已作古,但魁北克独立运动后继有人,今日在联邦大选和魁北克省选中,每次都有独立派代表在鏖战,希望最终能赢得独立。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魁北克的独立运动除了在1970年闹出人命外,基本上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这要归功于移民自欧洲的加拿大主流社会的理性和对法律的尊重。他们制定出一套游戏规则,参与者愿赌服输,以自己对游戏规则的遵守为社会带来和平。



回头看中国人(或许还包括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其现代人的素养与加拿大人和魁北克人的差距有多远,恐怕没有人说的清。

当今中国问题之复杂,源于中国人素养之落伍,面对这样一个庞大杂乱的人群,恐怕连美国也不敢随意开出民主的药方,如果一个星期能解决中国的问题(汉人问题和各族裔独立问题),那民主真是灵丹妙药了。

记得2011年11月在德国科隆召开首届蒙汉对话,一位来自美国的蒙古人就在会上厉声说:“你们汉人民主与否,与我们蒙古人有什么关系,我们要求的就是独立,不想和你们汉人扯上关系。“

在达赖喇嘛尊者领导下的流亡社区,也同样有人强硬地追求独立,如藏青会和妇女会。在印度和欧美各地的流亡藏人,恐怕赞成独立者为数不少,要说服他们留在一个大中国里面(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苹果日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说“在中国实现民主之前,达赖喇嘛仍推崇中间道路, 他说自己政治权责已移交,而新任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仍坚持此路线”。

照此表述,中国民主之后,藏人就可能放弃中间道路, 追求和魁北克人一样的公投。那问题就将更为复杂,谁有资格投票?如果照某些人的说法,在西藏的汉人没有资格投票,仅有藏人拥有投票权。

好像此一倡议不符合现代民主国家的规则。

再以魁北克独立为例,两次独立公投并非只有说法语的法裔拥有投票权,大量的英裔和其他族裔的反对票是导致独立未遂的根本原因。前文所述魁北克人抱怨联邦政府卑鄙地窃取了魁北克人的独立,详情就是在公投之前,联邦移民部加速新移民的入籍手续,使大量外来移民进入魁北克,这些人基本上是英语人口,反对独立是他们理所当然的选择。

魁北克独立就这样流产了,但魁北克人愿赌服输,没有暴动,没有自焚,只有在开票当晚默默地流泪。

如果西藏独立举行公投,藏人能做到这样理性吗?

记得在去年的蒙汉对话会上,我发言说“独立是一件痛苦漫长的事情,独立的诉求至今仍在魁北克社会游荡。”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本人就是魁北克独立党(魁北克人党)成员,深知独立欲求未遂之苦。




2012年4月21日星期六

李江琳:藏人自焚為何發生在西藏周邊省區

藏人自焚都发生在四川、甘肃和青海等地藏区,是什么使得那片土地炽热如火,历史学家李江琳试图解开这个谜。

关键词:十七條協議  平叛鬥爭  過馬營事件 青海省委書記高峰 民族集體記憶

北京對西藏分而治之的伎倆

  年輕的藏人僧尼接連自焚,世界為之震驚和痛心。人們都在問,他們為什麼要採用這樣慘烈而痛苦的方式,他們為什麼自焚?西藏自治區主席白 瑪赤林在兩會期間回答外國記者詢問時,避而不談這些自焚事件的具體訴求,反而表揚西藏自治區的「大好形勢」,聲稱在西藏自治區並沒有發生自焚。

  確實,至今為止年輕僧尼自焚,都是發生在四川阿壩和甘肅、青海的藏區,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西藏周邊四省藏區。不過,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周邊四省藏區的藏人要用如此慘烈的方式來抗議?

  答案是,因為那裡的藏人在近代史上遭受外族的壓迫最重,在中共建政過程中遭受的迫害最深,他們的反抗最激烈,受到的鎮壓和殺戮也最為血腥和殘酷。

  四川、青海、甘肅和雲南四省藏區,和西藏自治區毗鄰相連,在歷史上屬於西藏三區中的康區和安多。那裡歷來居住著藏民族,雖然那裡的方言 和風俗習慣同拉薩有所不同,但是那裡的居民信奉藏傳佛教,從來也沒有人懷疑,他們是藏民族的一部分。但是,五十年代當解放軍侵入西藏以前,這些地方就已經 是中共新政府的囊中之物,並不被視為西藏的一部分。於是,當中國政府強迫西藏政府簽訂十七條協議,並承諾不在西藏違背藏人意願改變西藏現狀的時候,不包括 這周邊四省的藏區。也就是說,在一九五○年代初期,如果說西藏還在一定程度上受十七條協議保護的話,周邊四省的藏人卻沒有這樣的保護。周邊四省的中共幹部 在對待其治下的藏民時,不受十七條協議的約束。

  中共密謀策劃藏區平「叛亂」

  中共最高領導知道西藏問題的特殊性,明知所謂「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的說法只是強詞奪理,在法理上站不住腳,所以才需要用武力逼 迫西藏政府簽訂十七條協議。可是中共搞革命有自己的綱領和目標,在十七條協議裡承諾藏人不願意就不改變西藏現狀,豈不是縛住了中共自己的手腳?打破這個束 縛的辦法,就是在西藏周邊四省把「改變現狀」先搞起來。

  當時周邊四省地方政府各自在藏區搞土改,毀寺滅佛,鬥爭頭人和喇嘛,引起藏人的反抗,達賴喇嘛為此親自向毛澤東寫信,並以留在印度政治 避難作為抗議,迫使毛澤東派周恩來在印度勸解達賴喇嘛,親自向達賴喇嘛承諾「西藏六年不改」,六年後若西藏不願意,仍然不改,繼續延遲,並且下令在西藏改 革的準備工作下馬。

  可是,周邊四省藏區是不是繼續搞「民主改革」呢?

  一九五六、五七年間,中共內部對此有過嚴重的爭論。最後的決定是「金沙江以東堅決改」,也就是說,在西藏暫停「民主改革」的同時,周邊 四省的「改革」不僅不停,而且大張旗鼓地展開。周邊四省藏人立即反抗,開始了從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二年的漢藏武力對抗,在中共歷史上稱之為「平叛鬥爭」。 這場戰爭席捲了整個藏地,徹底改變了當代漢藏關係。在這場戰爭中,藏人經受苦難最深,遭受鎮壓最慘的,就是周邊四省藏區,特別是如今頻頻發生自焚事件的區 域。

  毛澤東等中共最高領導是預料到藏人會反抗「民主改革」的。一九五六年三月九日,鄧小平在中央書記處會議上說:「只要向上層表示江東要堅 決改,就要打,建築在大打上,仗越打得大,越打得徹底,越好,這條一點都不能放鬆。可能打幾仗就解決問題,不要猶豫,越猶豫越壞。要會打,要打得狠,準備 大打。」他們的策略就是,用周邊四省藏區的「改革」來迫使藏人反抗,再以「平叛」的名義把戰火燒到西藏地區,從而解除他們在西藏不搞「改革」的承諾,廢除 十七條「保留現狀」的約束。毛澤東在青海省委《對全省鎮壓叛亂問題的指示》這份文件上批示,明確表示「青海反動派叛亂,極好」,「亂子越大越好」,因為這 就有了放手大打一場的機會。

  一九五六年開始的藏區「叛亂」,就是在中共有計劃的策劃下逼出來的。為此,中共以「先下手為強」的方式,對藏人的頭人、喇嘛等精英下 手,在肉體上消滅他們。一九五八年三月下旬,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發生藏民暴動事件後,中央統戰部長李維漢、副部長汪鋒和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楊靜仁 到蘭州視察,瞭解情況。四月十二日,他們聯名向中央提交《關於平息甘南藏區叛亂問題的意見》,建議「以各種適當的方式,盡快地把頭人特別是影響較大的頭人 根據目前控制在我們方面,有叛亂可能的要監視起來」;並且提出「甘南殺幾個對藏人中的反動上層分子也是一個嚴厲的警告」,中央將這份報告批轉甘青川省委。 對於是否「開殺戒問題」,中央認為「可以在叛亂平息」後再研究處理,但總體同意李維漢等人的意見,在具體執行的時候,各地因此自行掌握,於是,濫殺的情況 相當普遍。

  濫殺藏人精英的「過馬營事件」

  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六日,青海省委書記高峰在省委書記處會議上說:「對那些絆腳石,能在戰場上打死的就打死;牧區揭封建主義蓋子,主要靠 打仗,把他們的頭子抓住了,就完成了任務百分之五十;槍斃了沒有,槍斃了就完成了百分之一百的任務。」高峰還說過,「叛亂好嘛!為我們打擊敵人找到了藉 口。」

  「過馬營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過馬營鎮位於貴南縣縣境東部,距縣府駐地七十八公里。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三日,貴南縣委根據省 委通知,以學習、開會為名將全縣少數民族上層人士和統戰對象四十二人集中送往州裡。到過馬營時,要車上的人都下車,集中到一個大房子裡,然後鎖上門,由事 先佈置的民警和民兵,從窗戶向裡面開槍射擊,將手無寸鐵的四十二人全部打死。這樣的濫殺,竟然還得到高峰的表揚。

  根據至今為止公開的資料,這樣用開會、學習的名義控制、監禁和濫殺藏人精英的做法,在周邊四省藏區是普遍發生過的,這就是一九五九年三 月拉薩藏人要阻止達賴喇嘛前往解放軍軍區觀看文藝演出的原因。這些民族滅絕性質的殘酷事件,半個世紀來一直是中國政府要掩蓋和扭曲的史實,中國民眾大多是 一無所知。可是,對於經歷了那場民族災難的藏人來說,這些史實已經深植於民族集體記憶之中。這就是現在在那些當年遭受鎮壓最殘酷的地區,頻頻發生藏人拼死 抗議,甚至以自焚令世界震驚的原因。



附中华英才简历网(http://www.huayingya.com.cn/html/paixingbang/zgyxldjlk/24888.html)对高峰的介绍:(该网对他在过马营事件发生的年代的情况,有这样的文字:1959年,西藏叛乱事件波及青海几个自治州,指挥平叛斗争,较好地维护了局面的稳定。)


另据维基百科扎喜旺徐词条:青海出现大量人员饿死情况后,省委书记高峰被撤职 .

 中共青海省委原第一书记:高峰简历
  高峰(1914年8月15日-1976年11月23日),1914年8月15日生,陕西省清涧县曹家坬人。原名高杨庆,曾用名高啸平,又名高奉。出身农民家庭。
  1927年,在清涧县第三高级小学读书时,开始接受革命思想,组织学生运动,宣传革命思想。1928年,高小毕业后回乡从事秘密革命活动。
  土地革命时期
  1933年07月,参加革命,9月经白如冰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任中共清涧曹家坬党支部书记,后任区委书记、县委组织部长。秘密宣传组织群众,恢复和发展党团组织,扩大红军,开展对敌斗争,建立和扩大革命根据地。
  1934年,国民党军对清涧苏区发动军事“围剿”时,策划对敌斗争谋略,号召和组织群众坚持斗争。同时,带领游击队配合红军主力粉碎了敌人的军事“围剿”。
  1935年06月至1936年2月,任中共清涧县委书记。
   1936年01月,初因扩大红军工作成绩突出,被省委表彰为模范县委书记。1月下旬,毛泽东、彭德怀率抗日先锋总队到清涧县准备东征。随同毛泽东视察黄 河沿岸,组织群众筹集军粮,运送弹药,为红军赶造数十只渡船,保障了红军的顺利东渡与回师,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的赞扬。
  1936年07月,调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的保安县任县委书记,带领群众大搞农业生产,组织民兵、儿童团站岗放哨,保障党中央的安全;开展建党、建政、征兵征粮和支前工作。
  1936年09月至12月,任中共志丹县县委书记。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起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巡视团主任等职。同年秋至10月任中共定边县委巡视员。
  1938年02月至1939年02月,任中共固临县委员会书记。
  1940年01月至1941年02月,任中共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委员会副书记。
  1942年02月至1942年09月,任中共陕甘宁边区三边分区委员会书记兼分区保安司令部政治委员,
  1942年10月至1942年12月,任三边分区委员会副书记。
  1943年01月至1945年07月,任中共三边地委副书记。参加领导三边军民的大生产运动,使该地成为陕甘宁边区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受到毛泽东、党中央表彰,《 解放日报》作了专题报道。
  1945年04月至1945年06月,作为陕甘宁边区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
  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07月至1947年00月,任中共三边地委书记。
  1945年08月至1946年11月,兼任中共河津县委书记。
  1946年01月,起兼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三边军分区政治委员。
  1946年05月,起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新编第十一旅(兼三边警备区)政治委员。
  1946年05月至1947年01月,兼任中共宁夏工作委员会书记。
  1948年05月至1949年06月,任西北党校第一副校长。
  1949年04月至1949年05月,任中共运城地委书记、运城军分区副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49年07月至1950年11月,任中共甘肃省委委员、中共甘肃天水地委书记、中共甘肃省天水军分区委员会书记。
  1949年10月至1950年12月,兼任甘肃军区天水军分区政治委员。参与解放大西北,培养西北干部和推动甘肃减租反霸的斗争。
  1951年01月至1951年05月,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秘书长兼组织部部长。
  1951年06月至1952年12月,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委员、中共伊犁区委第二书记(至1952年1月)。
  1952年01月至1952年10月,任中共南疆区委第二书记。
  1952年10月至1962年05月,调任中共青海省委常务委员、省委副书记(至1954年6月) 兼中共青海省委组织部部长(至1954年4月)。
  1953年03月至1954年08月,任中共青海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兼任省委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
  1954年06月至1954年10月,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
  1954年10月至1961年08月,任省委第一书记。
  1954年09月至1961年10月,兼任青海(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
  1955年02月,起任党委书记。
  1959年,西藏叛乱事件波及青海几个自治州,指挥平叛斗争,较好地维护了局面的稳定。
  1960年11月至1963年10月,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处书记。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做好统战工作,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发展农牧业生产。
  1963年至1965年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65年09月,调任吉林省第三届政协副主席。“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冲击,被下放到吉林柴油机厂工作。
  第二、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八大代表。
  1976年11月23日在北京病逝,临终前嘱咐把自己的遗体献给祖国的医学科学事业。

熬博:北京努力转移左派的注意力




薄熙来倒台后,视重庆为圣地的中国左派活跃分子在短暂的言辞反抗后四散而去,重新蛰伏于产生过毛泽东等专制狂人的中国大地,其未来动向不得而知,但如何在谣言四起的当下,转移他们对薄熙来事件的注意力,早日把左派势力导入一个可控的空间,这恐怕是中共最高领导层目前颇为操心的一个问题。

薄熙来被暂停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后不到一个星期,遍布海外媒体的各类传言还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中国官方媒体和海外亲北京网站已经在高调谈论南中国海的对抗和钓鱼岛争端,诸如“南海最严重对抗,中国进入战备状态”、“美菲日印齐上阵,摩拳擦掌合围中国”和“日本叫嚣购买钓鱼岛,中国军演导弹应对”等字眼,吸引着海内外中国民粹主义者的目光,在中国国内,渲染国土危机似乎可以把左派的注意力转移到爱国主义问题上来。

正在台湾的中国流亡摇滚歌手熬博一直留意中国左派动向,他认为这一做法能减弱网上舆论对薄熙来事件的关注力度,因为北京最害怕的是网络谣言破坏他们的维稳,他说:“左派表面沉默不代表他们内心的平静,胡温需要转移左派的愤怒和怨气,毕竟无论在中国朝野的势力中,左派都是有份量的。为此北京恨不得跟菲律宾打一仗,并且在网上造势,用这种方法来转移他们的视线。”

薄熙来营造了毛泽东之后中国左派运动的新高潮,“薄泽东”倒台后,树倒猢狲散的中国左派活跃分子是否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清洗,为人们所关注。在315日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的当天,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直呼发生了“反革命政变”,还在电视评论节目中鼓动观众“为了使中国不走向资本主义深渊”,每个人都应该为薄熙来“做点什么”,以实现“人生的意义”。在同一天,大力颂扬重庆模式的中国左派大本营“乌有之乡”网站被关闭。随后,一度有传言说孔庆东被捕,后又传他因接受薄熙来资助受到调查,但其在第一视频网的《孔和尚有话说》的政论节目被停播,以往的节目视频也被删除。到410日薄熙来被进一步处理,暂停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之时,中国左派势力已经处于近乎被消音的状态。

回顾中国历史,熬博认为此时的中国左派就像当年慈禧手下的义和团一样,等待着被清洗的命运,他说:胡锦涛是最左的,他们每个人都有野心,只是表露的方法不一样,你说义和团没有野心吗,那时大臣们见了他们就像见了太上皇一样,就因为他们得到了慈禧的支持,后来他们不行又贪得无厌,结果受到镇压,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政治斗争。”

今日中国的左派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群?在熬博看来,与昔日张春桥等以实现自己的意识形态为终极目标的铁杆左派相比,今日的左派们有先天的不足,因为金钱使他们变成了贪生和软弱的走资派。他说:“现在的孔和尚和司马南等都家财万贯,手持美国绿卡,就像美国的好莱坞,算哪门子的左派,只是作秀而已。”

熬博认为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传统上的左派是无产阶级,司马南、孔庆东被曝光后,其在左派中的公信力会大幅下降。但在过去一些年里,左派和草根阶层已经有一定程度的结合,例如人们不难发现在重庆就有一帮在薄熙来统治下感受到快乐和安定的人群,他们看到一些贪官被枪毙,心中大爽。熬博认为中国有一大票这样的人民,他们乐意看到薄熙来搞小文革,因为文革的本质就是修理官员。

现在,薄熙来下台使中国左派群龙无首,他们在明日何去何从?熬博说:胡锦涛希望用爱国主义聚拢在自己周围,但他缺乏薄熙来所具备的左派领袖的魅力”。具有政治野心的薄熙来失败了,但他给了专制的中共政体一个有力的撞击。统治阶层暴露出来的巨大裂痕会唤醒一批人,林彪事件如此,薄熙来事件也是如此。

薄熙来两会期间飞回重庆干什么?

 此乃徐明的私人飞机照片,媒体称之豪华胜于奥巴马的空军一号。


3月8日,参加两会的薄熙来搭乘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的私人飞机,从北京即日往返重庆,缺席会议。这成为中共中央在4月10日宣布的薄熙来三条“严重违纪”的压轴内容。

中央对薄熙来的严重违纪初步有三点结论:一是在海伍德去年11月离奇身亡后,薄熙来利用职权,包庇捲入凶案的妻子谷开来,知情不报;二是今年2月1日,薄熙来在未向公安部上报的情况下,擅自免去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长的职务,违反中央人事任免规定。三是上月全国两会期间,私自搭乘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的私人飞机,从北京即日往返重庆,无故缺席会议,严重违纪。上月8日,薄熙来离奇缺席全国人大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引起媒体猜测。薄熙来在翌日的在记者会上声称,缺席因为「咳嗽不适」。

此次私下回渝,是薄熙来最后一次回到重庆,只是不知他此刻是否有预感将被削去西南诸侯的头衔,但他为何在一日里匆匆来回?总不至于是去取咳嗽药吧。

这给人留下颇多想象的空间。

3月8日飞回重庆,3月15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16日两会重庆代表团回渝,薄熙来被控制在北京,4月10日被暂停中委和政治局委员。

时至今日,薄熙来最后一次重庆行没有任何详情透露。

孔庆东被噤声和王康的爆料


 智慧的脑袋不长毛,上图是中国民间思想家王康。下图是苹果日报眼中的当今中国左棍,北大教授孔庆东。





薄熙来倒台后,中国左派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孔庆东被调查数天后,不再发声,只在微博上写上“睡觉喽”,被消音的他此刻指望能够颠倒季节,鼾声冬眠。


同一时间,不断向外国媒体爆出猛料的王康,成为一个新闻人物。尽管他自称不涉政治、远离薄家,但从他认为“薄熙来基本的理念是错误的,他误判了中国”来看,他是个有相当政治觉悟的人。他频频爆料,却称只是“刚好有一个消息来源”,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在目前这个到处追查谣言的时刻,如果不是中共网开一面,就是有十个消息来源为他的肚子里填料,他也无法开腔。 个中玄妙,正如他自己所说的“现在我是不是受到(官方的)压力,我不会直接地告诉你,请你理解。”

王康爆出的猛料有:“薄熙来夫妇的关系多年来一直不正常,谷开来曾与海伍德关系甚密;海伍德曾威胁谷开来要公布她向海外转移巨额资产的行为;王立军向薄熙来告发谷开来参与杀害伍德,薄熙来一怒之下解除王立军公安局长的职务;目前至少有39名政商人士因与薄熙来关系匪浅而遭到拘押;等等。

王康是谁?他真是如21日美国之音所说的是个“自由人”吗?他一直生活在重庆,薄熙来当政时,他是什么样的角色?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所写的《新闻人物:爆料者、“红人”王康》一文,从多角度剖析了王康:“布衣王康”、“黑五类”王康、“良心”王康、商人王康、自由人王康、能折腾的王康、媒体“红人”王康、思想家王康、关注现实政治的王康、唱衰”薄熙来的王康、差点被美国拒签的王康,总之,王康是今日矛盾中国的一个趣味人物:

1950年,毕业于四川大学的王康的父亲被捕入狱,罪名是“在川大读书时跟踪某地下党员同学”,1957年出狱。 1982年,王康父亲在滩子口木材加工厂“退休”,其工龄仅有四年。北京学者余世存说,后来,其“历反”问题得以“改正”。其档案中历史反革命罪状竟无任何证据。所属单位政工人员说,可能是弄错了。

王康后来回忆说他父亲在临终前,“他慢慢抓住我的手,好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人是最不好的动物,最不好的动物也比人好。吸了两口水,艰难地咽下, 又说,生为一个中国人,实在太惨了。余无所思,但求早死,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大学毕业后,王康被分到一所中学当体育老师。但是,“诗书满腹”的王康不安于此岗位,余世存说,“他在假期自费到北京做了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先生的助手。”

 余世存援引了解王康的散文作家魏真的话说,王康是“最浪漫最华美的中国人。”

 他说:“王康即是乡愿犬儒的年代里又一个自由的人格”。

“随着电视、网络等传媒手段的介入,王康为更多的人认识,借助于口耳相传,王康成了精英权贵、仁人志士、热血青年们游历重庆的一个旅游景点。有人也专门坐飞机去重庆去看王康。于是,王康在重庆的生活,也多了一种倾听。”。

 其实,并不是这次薄熙来事件才使得王康成为媒体“红人”。早在2005年,余世存说,《南方人物周刊》的编辑们在策划“最有味道的四川人”时,就把王康列入候选人名单,“王康是入选中唯一的布衣。”

几年前,中国一批知识分子就撰写了一个《零八宪章》,撰写人之一刘晓波因此被判重刑。就在二十年前,王康也曾撰写过《中国改革宪章》。

关于薄熙来,关于重庆模式,王康的见解是:

 重庆模式“不会是文革的简单重演,但本质上是一场新的文革。”

薄熙来倒台,使中国“躲过一劫”。这会给六四以来中国“23个年头沉闷的政治局面带来一种破局”。






藏南何处去?

 2010年周游印度两个月,期间去到东北部的梅加拉亚邦,这里与神秘的阿鲁纳恰尔邦相距不远,一时心生前往探秘的冲动,但印度政府对外国游客实行严控,没有特别证件无法入境这个被中国人称为藏南的地方。后来只得沿着西隆南下,去了与孟加拉国交界的一处号称世界最潮湿的小村落游览。

藏南是中印两国领土纠纷之地,既然称为藏南,历史上当属藏地,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认为此地该归属印度还是西藏,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北京方面称达赖喇嘛长期对藏南的归属问题保持沉默,但在北京奥运之后,达赖喇嘛改口承认藏南属于印度,并于2009年11月8日第五次访问了藏南。

这次访问当然引起了北京的抗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问题专家胡仕胜更分析说:达赖这个时候去藏南,可能是印度强迫的结果,他个人是为了在印度的日子好过一点。胡仕胜认为,印度强迫达赖去藏南的战略考虑可能是:削弱中国在民族宗教原则下解决藏南问题的能力,同时利用达赖访问藏南让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逼中国必须解决,加快解决的速度,而且“按照印度的方式”。

那么什么是“印度的方式”呢?

英国广播公司4月17日引述了印度“阿鲁纳恰尔邦”邦长JJ·辛格近日在一场印中关系讨论会上的这段讲话。 认为“印度应放弃此前坚持的不放弃一寸国土的强硬立场,而是做出一些‘让步’,以尽快解决和中国的边界争端。”

这种说法之所以成为新闻,是因为它一改印度以往寸土不让的强硬态度,根据印度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专家的分析,作为一个边界地区的邦长,没有新德里中央政府的许可,辛格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发言。这表明,印度当权派渴望控制最近几个月和中国的紧张关系。

藏南是中国人谈到印度时的一个无法绕开的大热点。

2008年的新浪网上曾有汉人自信满满地写道:“随着国家的富裕,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持,西藏人民的富裕生活,可是让藏南地区的人民羡慕不已,加上印度对占领中国藏南地区实行歧视政策,当地人民对生活更是不满,如果印度长期不改变,对印度来说,藏南人民肯定还会倒向中国”。

前一段时间甚至有华人假设藏南举行全民公投,其结果一定是藏南回归中国。

中国人对藏南真是如此自信吗?人心向背问题之外,是军事力量的对比,凤凰博报马鼎盛曾在2010年透露了印度《开放》杂志刊发的《中国的战争计划》,引用印度“综合防务参谋部”的机密档对中国的军事力量评估,提到中国快速运动能力和动员能力对印度都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预测解放军可在48小时内拿下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


马的结论是“印度军方对中国闪电战的忧虑,夸大解放军快反部队的空运能力”。

 

2012年4月20日星期五

美专家:薄熙来案宣告中共集体领导破产

至今为止美国对薄熙来事件保持袖手旁观的姿态,但由于掌握王立军提供的资料和掌控着薄瓜瓜的行踪,美国的这种袖手旁观显得意味深长。19日,美国资深情报专家指出:薄熙来案象征北京集体统治共识不再适用,好戏在后头。

据中央社19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前资深中国事务专家琼森今天指出,薄熙来案象征北京集体统治共识不再适用,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势力最好远观勿近,别管中国的闲事。”

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新任中国研究主任琼森(Christopher Johnson),曾任中央情报局(CIA)资深中国事务研究员,过去20年间曾处理台海飞弹危机等重大国际事务。

琼森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撰文指出,薄案虽然涉及法律,但北京高层卸除薄熙来的职务是政治企图,薄熙来胡作非为,他本人和妻子薄谷开来近乎色情猥亵的报导充斥媒体,这在过去中南海权力斗争极为罕见。

他表示,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家族斗争杀红了眼,而如今牵扯到政治权力,更没有界限。今年秋天中南海政权移转,薄案的影响和后果将陆续浮现,好戏还在后头。

琼森分析,王立军向美国成都领事馆要求政治庇护,和遭谋杀的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背后有英国政府的介入,使得北京领导层握有大量所谓外国势力介入的证据,而中国社会正急切想了解,「恶意的外国势力」在薄案扮演的角色。

他认为,美国和其它国家看薄案最好静观其变,外界得避免管中国政权转移的家务事,从各角度来看,外人无法利用薄案遂行其它目的。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主政以来倡行的「北京集体领导共识」,以国家为主体的模式,似乎在中国跃升为国际强权的时刻发挥正面效用。但所谓集体共识决定过程,结果是推迟政策,或根本不做决定拖延问题,也使得胡锦涛的领导权力备受质疑。

琼森以美中关系发展为例研析,相对于过去中国领导人,难以看出胡锦涛过去10年愿意冒政治风险,推动华府北京之间的连系,但在北韩和美中军事联系上,中国保守势力介入,认为美国阻挠中国的崛起。

胡锦涛虽居高位10年,但无法控制中南海其它势力,反而附和保守声浪,造成华府北京关系无法推进,加深双方策略上的不信任。

琼森指出,薄案凸显北京集体领导模式的问题,所谓的「北京共识」已经破碎。

琼森(Christopher Johnson)的资料:

Christopher K. Johnson
Senior Adviser and 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

达赖喇嘛叹北京领导人顽糜不化

4月19日的两起自焚,使中国境内自焚的藏人人数增加到了35人。新西兰电台(Radio New Zealand)当地时间今天下午重提达赖喇嘛在第32起自焚事件发生时对英国广播公司的讲话,他说“现在这是非常非常敏感的政治话题。如果我卷入这个问题,那我所谓的从政治上退休就毫无意义了。无论我说什么,中国政府都会立即反驳。”

自焚者要求允许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但到现在为止,北京与达赖喇嘛的谈判已经中断了 2年多。达赖喇嘛对北京领导人的评价是:他们非常愚蠢,心胸狭隘,且独裁。他们只用自己的嘴,不懂得倾听,他们从不想倾听别人。他们非常非常非常的顽糜不化,根本不了解藏人的真实感受。

4月19日阿坝两自焚藏人资料

4月19日四川阿坝壤塘县壤塘寺门前两人自焚,成为境内自焚的第34位和第35位藏人。他们分别是中壤塘乡的曲帕嘉和索南(Sonam and Choephak Kyap),其中曲帕嘉的父亲叫格果松塔,母亲叫贝尼;索南的母亲叫森吉,父亲已过世。两人的具体年龄不详,当地藏人说,两人在20岁至25岁之间。

印度达兰萨拉西藏觉囊福利会会长仓央嘉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是在星期四(4月19日)当地时间下午约2点20分自焚,虽然两人在自焚现场没有身亡,但刚刚从阿坝州壤塘县境内传来的消息说,他们都已过世。当时两人的遗体被安放在壤塘寺,并由寺院300多名高僧为主的僧众为两位亡者举行了祈福超度法会。”

仓央嘉措表示,在他们自焚时,由当地藏人围住,不让警察接近。“刚开始两人点火自焚时,部分警察赶到现场,试图用灭火器将两人身上的火熄灭。但是当地藏民和僧侣将自焚者围住,以阻止警方将两人带走。”

从2009年2月27日到2012年4月19日,中国境内藏地已有35位藏人自焚,死亡人数已增至27人。

2012年4月17日星期二

达赖喇嘛看到希望,北京网传平反六四


以上标题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以为是达赖喇嘛知道网传的“北京接纳平反六四的建议”后,表示“看到了希望”。但在中文网络世界里,就这样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了。

4月15日,陈奎德主编的《纵览中国》登出佚名来稿,称“北京纷传中央拟接纳总理温家宝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的建议”,文章说“消息人士指中央开会研究后会推出一个包罗万象的改革方案,而平反“六四”就是一张主牌。据称相关改革方案,会就政治体制分三步走,政治方面将模拟日本政党体制,即一党独大,但容许党内分派。”

来稿引用北京文化人聚集地万圣书园的老板娘“醒客张”前一日在新浪微博称:“看到确切消息,温的改革建议、平反建议已被确认了!保佑中国,保佑占世界人口 20%的中国人!”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也表示,从体制内部听闻了相关消息。

4月17日,美国之音从华盛顿报道,流亡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6日(星期一)在美国夏威夷说,他从更早前温家宝的讲话中看到了希望的征兆,显示“中国绝大多数的领导人在认真思索一些变革,这是件有希望的事”。他认为,温家宝和胡耀邦和赵紫阳一样是务实派,作为领导层,让他看到了希望。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人大记者会上说,中国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悲剧可能重新发生。外界普遍认为温家宝此话针对的是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薄熙来在温家宝讲话的第二天,就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此后,中共还停止了薄熙来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并对其展开调查。

不过在美国之音的同一篇报道中,达赖喇嘛又说:“如果整个中国大陆的政治,能够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当然了,西藏也会获得一些利益。但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在少数民族地区党政的领导人,越左越强硬,对内屠杀的越严厉,反而会获得提升。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政治环境之下,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到温家宝所说的政改。”

2012年4月15日星期日

游走世界的噶玛巴将三度访台


我曾在2011年4月4日,写作《两位噶玛巴:一位受困印度,一位游走世界》一文,对双胞的十七世噶玛巴出境情况作出分析,结论是被北京和达赖喇嘛共同承认的烏金赤烈多吉受印度刁难,受困印度,另一位不那么为人熟悉的赤列塔耶多吉被夏玛巴活佛认定,他则自由地四处游走,范围包括香港和台湾。

上个月在台湾,知道信奉烏金赤烈多吉的台南贡嘎寺主殿于4月举行开光仪式,他们不敢奢望烏金赤烈多吉能够来到台湾,只肯定在美国的一位上师会来主持仪式。

真是两位噶玛巴,一位受困印度,一位游走世界。可不,4月14日,又传来一则新闻,印证了我的结论。

昨天,台湾政府批准第十七世噶瑪巴·赤列塔耶多吉(Trinley Thaye Dorjes)入境参加多项宗教活动,时间是4月30日,在台逗留时间长达19天,邀请方是中华民国噶玛噶举佛教协会(the Karma Kagyu Buddhist Association, Republic of China)。尽管这位噶玛巴1994年逃离西藏后,是用不丹王国的旅游证件周游世界,他入境台湾的申请还是由民国政府蒙藏事务委员会审理。

中央社报道说,赤列塔耶多吉将参加在台北、台中和高雄举办的纯宗教活动,并将为台湾祈福,此次是这位噶玛巴在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后第三度到访台湾。

我3月份刚刚走访过赤列塔耶多吉在台湾最大的寺庙,那是位于台南左镇的噶玛噶居寺,在这座精美的庙宇的大殿里,我看到两位闹双胞的十七世噶玛巴的照片分挂在达赖喇嘛像的两侧,好生奇怪,一般的白教寺庙不会这么做,他们在双胞噶玛巴之间做出排他性的选择,比如在台南的贡嘎精舍,就只悬挂烏金赤烈多吉的照片。

台南的噶玛噶居寺是赤列塔耶多吉在台湾的主庙,比烏金赤烈多吉的庙雄伟的多。

不过中央社的报道,没有提到赤列塔耶多吉将到台南,非常奇怪,因为那里有他在台湾的主庙噶玛噶居寺。

关于赤列塔耶多吉的最新动态,印度裔的英国西藏问题专家迪比什(Dibyesh Anand)认为“赤列塔耶多吉生在西藏,拥有不丹护照,被与印度情报部门关系深厚的夏玛巴拥立为十七世噶玛巴,他现在和中国的关系也不错。现在他被允许作为西藏人去台湾(台湾从未放弃它对蒙古和西藏的主权),但实际上,大多数藏人和绝大多数的锡金人都不认同他是真正的噶玛巴转世”。

虽然一度被传为达赖喇嘛的接班人,烏金赤烈多吉在印度饱受磨难


以下是两位噶玛巴冲突的小资料:

1994年,泰耶多傑在新德里的噶瑪巴國際佛學院坐床时,擁護兩個大寶法王的僧眾激烈對罵,甚至大打出手「大寶法王雙胞胎公案」就此拉開序幕,直到今天都未了結。

  夏瑪巴活佛因為其地位特殊,他擁立的大寶法王支持者也不少。夏瑪巴活佛,其實就是白教原來的紅帽系活佛,傳到第十世時,因涉嫌勾結廓爾喀人入侵,乾隆皇帝平息叛亂後,嚴禁紅帽系活佛轉世。但該系活佛的傳承實質上以不公開的方式悄悄延續下來,歷史上,夏瑪巴與噶瑪巴互為師徒,互相認定。

  如今兩位十七世大寶法王早已成年,僅從氣度和學識來說,都只會給人留下良好印象。烏金赤烈多吉帥氣剛毅,泰耶多傑英俊儒雅。近些年,兩活佛在港臺東南亞四處爭取信眾,從事慈善和佛事活動。一些僧眾堅定只承認其中之一,各執一詞;部分僧眾則見佛就拜,甚至都分不清也不願管真真假假。

  從信眾與活動的頻繁程度來看,泰耶多傑似乎占上風;從達賴與北京的共同認定以及國際媒體的報道來看,烏金赤烈多吉則占上風。二人似乎 也在暗中角力。 2007年,泰耶多傑為在台灣轉世的首個活佛舉行認証儀武,認証僧人吳文投為十六世大寶法王總管轉世,烏金赤烈多吉方面隨即給予反駁。今年2月,泰耶多傑赴港參加慈善活動,接待方均以「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陛下蒞臨」字樣發布消息,烏金赤烈多吉方面也及時給予反駁:十七世大寶法王今年玥沒有赴港安排。

  十六世噶瑪巴的法器與黑冠均留在錫金的德隆寺,印度方面生怕產生教派紛爭,至今仍禁止兩位大寶法王入住這座白教海外主寺。烏金赤烈多吉現居達蘭薩拉,泰耶多傑居於不遠的噶倫堡。

  港臺很多政要明星都是噶瑪巴的信徒,劉嘉玲受好友王菲影響,成為一名白教信眾,曾在感情遇挫時專程趕往國外向噶瑪巴尋求心靈解救之法。後來與梁朝偉的婚禮,選擇在不丹舉行,主婚人就是其上師十七世噶瑪巴烏金赤烈多吉。

薄熙来下台可能利好中国经济


薄熙来的失势,使中国权力斗争的格局发生变化,在人们更多地从政治层面解读这一事件时,加拿大《金融邮报》认为“薄熙来的倒台不仅政治上冲击了中国,也对这个中央计划经济的国家有着明显的经济影响”,该报引述2008年金融风暴的末日博士、美国经济学家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的话说“薄熙来倒台对中国经济是件好事,因为新毛派领导人的失势,是个积极的信号,说明中国的改革派赢得了一局。”

各地股市在新华社宣布薄熙来被立案调查的当日,行情上扬,似乎支撑了对这一事态的利好分析。4月10日,上海综合指数和沪深300指数都有上涨,反映了投资者的信心。在收市前一个小时,上证指数上涨高达1.2%。同一天下午5点在东京股市,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拥有的中国非付款主权债务上升了2.5点,涨至118点。

具有中资背景的招商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温天纳(Ronald Wan)认为薄熙来下台为新的中国领导层铺就了一条稳定的道路,使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十八大之后拥有更稳定的未来。英国一家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事务部经理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认为62岁的薄熙来进入中国的权力核心,势将破坏北京的集体领导。

伦敦恒基环球投资集团属下的恒基远东收入公司经理麦克-凯莱认为,薄熙来被逐出中共政治局有利于中国权力的平稳交接。他说:“薄熙来是中国政坛新星,但他特立独行,在传统与改革之间更青睐前者。”他还认为很可能共产党内部已达成一致,以确保未来几个月向新领导班子的顺利过渡。

渣打银行的北京分析师杰里米•史蒂文斯(Jeremy Stevens)认为:“薄熙来下台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和李克强会加速改革,在重庆模式收场之后,中国新领导层的过渡会与近些年的发展合拍。”

加拿大《金融邮报》自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后,多次发表记者冯四月(April Fong)的分析文章,讨论中国政治变局对经济的作用。冯四月借用住在曼哈顿的末日博士鲁比尼的话说:“薄熙来下台宣告沿袭共产党传统的重庆模式的结束,而重庆模式意味着国家控制经济领域及国有企业独大”。在重庆模式中,地方政府借国家主导的基础设施项目,大肆融资。2011年,重庆的九项工程就发行了融资债券249亿美元,项目涵盖水利工程、高速公路和文化景点建设等。

冯四月聚焦中国问题



中国总理温家宝一直担心地方政府债务飙升,多次承诺要控制国家的债务负担,压缩银行的不良贷款。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结束,也意味着他无法把举债经济模式带进共产党的权力核心。此外,薄熙来被清洗也给其政治对手汪洋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这位被视为改革派的广东省委书记,曾和平解决了乌坎冲突,并主张广东从加工业向技术产业升级。

文章认为,薄熙来去职加强了共产党的集体领导,这个领导集体已经决定放缓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把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调低到了7.5%,其核心是刺激消费和减少像重庆模式那样的支出,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实行了控制通货膨胀、抑制投资泡沫的货币政策。

加拿大媒体认为,薄熙来事件使中国最高领导层里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分歧与斗争浮上了台面,这种争斗会削弱国家实施必要改革的能力,一旦陷入经济危机,领导层的争斗会使国家经济情况变得更糟。现在,对薄熙来及其夫人的指控会使面临权力交接的中国共产党更加团结,进而对中国经济产生稳定的影响。

2012年4月13日星期五

梦回博克拉










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克拉,是环球游客的梦想之地,那里有触手可及的天幕,有鱼尾高耸的雪山,有海拔8091米的安纳普尔那峰,有费瓦湖上的印度寺庙,还有打得你心惊肉跳的冰雹,它常在夏日里的午后降临,把正欲出门的你,打回旅馆,直到它肆虐的一幕收场,才把你放归山林。

离开博克拉一年半,回到纷杂的人世,无奈地看戏、听戏、入戏,和在博克拉的日子恍如隔世。





心里一直有着博克拉,盘算着回去后该做的事情:再走一遍安纳普尔那小环线(这一次绝不请背夫,我自己足够应付);如果能返老还童,就走一遍安纳普尔那大环线,那可得费一个月的功夫,如果三生有幸,就会长留在喜马拉雅山脉里了;再夜游一次费瓦湖(还是请那位吸大麻的当地青年,他是个满肚子故事的地宝);再去和街上客家菜馆的老板聊一聊,看看他儿子的菜馆有没有被他打趴下;再尝一尝被冰雹打回来蜷缩在旅馆屋檐下的童趣,看着晶莹的雹子在地上翻滚;再会一会当地的兄弟,他们曾跟我抱怨一位中国少女常敞开底裤面对着他们盘坐,让他们无颜以对,这几位兄弟长着和中国人相似的面孔,眼神却清澈得多,心地也善良得多。

回到博克拉去吧,行遍人间,行到此处再无梦。



2012年4月12日星期四

是谁误导加拿大总理会晤了薄熙来?


71岁的加拿大政治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1979年到2006年为加拿大国会无党籍国会议员,并曾担任国会亚太事务国务秘书。2012年3月22日,他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访问时称,“当很多留意中国局势的人都明白薄熙来要完蛋的时候,哈珀还那么张扬地会晤他,简直不可理喻”,哈珀是被“加拿大外交部和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误导”,他根本就不应该“靠近”薄熙来。

他还指责写作“薄熙来是加拿大盟友”一文的《环球邮报》 驻渥太华政治记者坎贝尔-克拉克(Campbell Clark)偏听偏信,他“只听喜欢薄熙来的人的话,而不去聆听真正了解中国的人。”

他希望薄熙来倒台会使07年担任加拿大贸易部长的艾民信(David Emerson)和其他吹捧薄熙来的人失眠,因为他们在07年薄熙来来访加拿大时,极力吹捧薄熙来是个“好人”。

如果还有哪位加拿大政客认为薄熙来是加拿大的盟友,并希望他卷土重来,乔高给出的忠告是“就近看心理医生去吧”。

Chinese official Bo Xilai made headlines when he was removed from his position as the Communist Party Secretary of the southwestern city of Chongqing. It was the latest in a slow-moving scandal that’s involved several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Bo first looked to be in trouble in early February, after his former police chief Wang Lijun tried to declare asylum at a US Consulate. Soon after that broke, Canadian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met with Bo during his trip to China.

We sat down with David Kilgour, a former Canadian Member of Parliament and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to get his take on Bo Xilai, Harper’s meeting, and whether Bo Xilai is a friend to Canada, as some media reports have said.

[Shelley Zhang, NTD News]:
Thanks David, for being with us today. The first thing I wanted to ask you was, what did you think, what was your first reaction when you heard about Bo Xilai?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MP,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I felt, to be honest, somewhat vindicated, because when he came to Canada as the Minister of Commerce in 2007, a couple of us wrote an op-ed piece in one of our national papers saying, why is this man coming into Canada? Why are we letting him into the country? When he was probably the worst persecutor of Falun Gong. He was the cruelest, most barbaric official to persecute Falun Gong, in terms of organ harvesting.

The woman, Annie, who told the world that her husband took 2000 corneas out of the eyes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 that happened in Sujiatun, which was in his region, I believe. And then to hear recently that Wang, his police chief, gave a speech where he talked about what a wonderful thing it was to see organs taken out of human beings, as a policeman - I don’t think the Nazis were capable of this kind of behavior. So yeah, I felt very pleased that he had fallen. And he should have fallen - should never have risen, in my view. He’s an outrageous person.

[Shelley Zhang, NTD News]:
You talked about being against Bo visiting Canada. What did you think when Stephen Harper, the Canadian Prime Minister, visited Bo Xilai when he was on his trip to China last month?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MP,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I thought that Mr. Harper was very badly advised by the officials in the Pearson Building and the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where I worked for seven years. He was very badly advised by his ambassador to China. He should never have gone near Bo Xilai. And he went considerably out of his way to see him. I think it was obvious to most people who follow China carefully that Bo Xilai was on his way out. Why our prime minister would go down to sort of, pay his respects to him is incomprehensible.

[Shelley Zhang, NTD News]:
What I found so interesting about that is, I remember watching pretty closely because everybody was like, is Harper going to visit Bo? That’s going to be a sign of so many things. So it was a surprise to me when he actually did show up down there.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MP,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Well, what it shows, frankly, is that the China desk in our Foreign Ministry is giving extremely bad advice about China to our prime minister and our foreign minister, and members of Parliament. They don’t get it that we have a regime that’s capable of killing its own people and selling their organs to foreigners. They don’t get it that the government’s capable of killing Christians, or Uighurs, or Tibetans - you’ve seen the terrible things coming out of Tibet - and our business community, some of them, are so greedy and so poorly valued, if I can put it that way, that they will go into business with anybody. And we have a $31 billion trade deficit now with China, so when they say, “Let’s do more business with China,” what they mean is, “Let’s transfer more Canadian jobs to China.”

And you and everybody knows that the yuan is grossly undervalued, maintained by the government at that rating, and we have forced labor producing - Ijust watched this movie that’s just come out, Free China, about 3 to 4 million people that are working in work camps to produce products to sell to the US and Canada, to throw Americans and Canadians and Europeans out of work. I mean, it’s just madness in my view. It’s absolute economic lunacy.

[Shelley Zhang, NTD News]:
I thought that Harper might have gone to see Bo Xilai actually because of the pandas. Did you know about that? He went to Chongqing and got two giant pandas to bring back to Canada.

I also read this interesting article that the Globe and Mail had written just last week about how, with losing Bo Xilai, Canada’s lost this vital ally. Do you think that really accurately reflects Canada’s relationship with Bo?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MP,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No, it certainly doesn’t. The world has lost another scoundrel is what’s happened with Bo Xilai. And the person who wrote that article writes constant nonsense about China, Campbell Clark is his name, and he never listens to people who have a better knowledge of China and have a high regard for the people of China, he listens to people like Bo Xilai.

When Bo Xilai came to Ottawa in 2007, for example, I remember looking at Google afterwards for the news stories, I think there were about 25. And about 22 of them were about the Falun Gong community trying to serve him with legal documents to sue him. So basically, about two stories were about his trade mission to Ottawa.

And our trade minister at the time, David Emerson, was just falling all over himself to say things about, what a nice person Bo Xilai is. Well, I hope David Emerson is having trouble sleeping these days, and everyone else who’s been trying to sell Bo Xilai to Canadians is having trouble sleeping, because they’ve shown the whole 34 million of us in Canada that they know nothing about China, that they know nothing about Bo Xilai. But for me, it’s a very good thing for China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finally gotten rid of this terrible, terrible man.

[Shelley Zhang, NTD News]:
Would you venture to predict how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is going to deal with this situation?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MP, Secretary of State Asia-Pacific]:
Well, I mean, they have no choice. Bo Xilai is gone. Their great friend who, as you said a minute ago, the paper said he always had time for Canadians, is now gone. Well, thank goodness he’s gone. And anybody who thinks they want him back should be seeing their local psychiatrist as far as I’m concerned.

俄专家:中共面临转折,但比前苏共掌握更多稳定资源


针对薄熙来事件,俄罗斯远东研究所的中国问题学者拉林表示:“中共党内的斗争仍然将局限于高层,这场斗争更不会引起类似苏联解体那样混乱局面,因为同当年的苏共相比,中共今天手中掌握更多的稳定资源,而且中国社会在近期也不会发生当年苏联那样的激烈变化。”

美国之音驻莫斯科记者白桦在12日从莫斯科发回的报道中引用拉林的话说:“比如赫鲁晓夫时代,当时曾面临食品供应和开垦荒地等问题,党内围绕如何发展农业有过激烈争吵。在勃列日涅夫时代也围绕怎样改革有过争论,戈尔巴乔夫时代围绕改革路线的斗争更是十分尖锐。”

除此之外,中共的问题同前苏共一样,所有的共产党专制国家都是政治体制不透明,权力运作黑箱操作,因此许多分析其实都是黑箱之外旁观者的推测。拉林说,苏共党内在不同时期针对改革路线也存在各种斗争。

对于中国目前的局势,走过黑暗时期的俄国老大哥似乎比其他国家更有发言权,俄罗斯媒体评论认为,苏联时代,党内权力斗争激化,每当有领导人倒台时,也同样伴随丑闻,让社会震惊。薄熙来事件表明,中共党内正在发生类似当年苏共发生的事情。

一家俄罗斯媒体评论说,如果中国继续走改革道路,这就要求中共领导层团结一致,对改革有共识,否则领导层内将发生分裂,甚至会爆发苏联解体前夕试图推翻戈尔巴乔夫那样的政变,而把薄熙留在领导层内意味无法保证能达成这种共识。

独立报说,薄熙来是中国新左派的非正式领袖,而这些左派人士想证明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仅对富人有利,薄熙来也成为对改革不满人士的代言人。




拉林说,薄熙来事件反映了现今的中国发展模式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拉林说:“中国现有改革模式的潜力已经消耗光。中国需要寻找新的改革发展模式,但这项工作非常复杂,因为中国现在的贫富差距日益加大,社会不满情绪的积累越来越多,比如各种农民示威等等,中国高层针对这些不满情绪反应很敏感,这就需要高层决定是否重新进行利益和收入的分配,这是个非常微妙和头疼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恰好造成了各个利益集团的斗争激化,而薄熙来正好属于其中的一个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被人称作‘太子党’,‘新左派’或是‘左派’,‘共青团派’等等,其实如何称呼并不很重要。”

拉林说,这些利益集团中 ,有的主张按照现有模式分配收入,有的主张继续深化市场经济改革,有的主张加强国家监管并设法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薄熙来倒台说明这场内斗激化并已经带到了表面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