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智利会议事关加拿大的亚洲雄心


11TPP签约国及中韩两国部长3月中旬在智利的两天会议没有就取代崩溃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形成明确计划,仅表示将继续寻求“促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方法。墨西哥强调“未来协议的劳动和环境法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不得低于TPP中国应根据其战略决定是否加入”,澳大利亚发现与拉美太平洋联盟四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是取代TPP的好办法,加拿大则寻求加强其在亚洲的伙伴关系,有分析认为对于曾想借助TPP在亚洲立足的加拿大来说,智利会议的重要性大过其他与会国。

会议前夕,加拿大贸易部长弗朗索瓦-菲利普•尚帕涅(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在接受美国《政治家》(POLITICO网站采访时谈到了加拿大在反全球化浪潮中逆风行动的贸易进程表加拿大本着开放、建设性和积极的态度努力成为本次会议的前沿和中心,因为加拿大相信开放贸易和有规则的系统,重视亚太地区,希望在进一步的开放中成为领导者。他强调加拿大以贸易立国,以0.5%的全球人口占有全球贸易量的2.22.3%过去加拿大向世界发出强有力的开放声音,在全球各地获得支持,人们期待着加拿大明天更有作为。

为何加拿大要努力成为智利会议讨论的前沿和中心,加拿大西部基金会贸易和投资中心主任卡洛达特(Carlo Dade)和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执行董事德博拉埃尔姆博士(Deborah Elms)在加拿大《环球邮报》联合撰文指,这次会议关系到加拿大对亚洲贸易的雄心,智利会议是特朗普高调退出TPP后全球首个重大反应,加拿大在亚洲只与韩国一个国家有自贸协议,过去它曾想借助TPP在亚洲真正立足,今次智利会议的重要性对于加拿大来说要大过其他与会国。

文章认为渥太华需要证明已经从上届政府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哈珀政府最初因不了解TPP的重要性而拒绝加入谈判,后来又不得不按美国人制定的规则讨价还价争取获得接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美国撤出了,角色颠倒过来,这为加拿大在太平洋开启了机会之门。鉴于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将耗费时日,且尚未正式开始,智利会议是在短期内推进加拿大亚洲贸易目标的唯一机会。

智利会议首先测试的是11个签署国对美国退出的反应,是跟着美国退出,回国与特朗普签订一对一的协议,或是甩开美国继续干。文章认为在特朗普当选前,设想没有美国的环太平洋协议会被人嘲笑。如果是面对奥巴马或希拉里,大多数国家可能还会选择放弃TPP与美国进行双边谈判,但强调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上台使双边谈判的前景变得十分可怕,没有美国的TPP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对于像加拿大这样已经与美国有双边协议的国家来说,也不能掉以轻心,在面临美国要求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时,加拿大发现需要一根平衡的杠杆。没有美国的TPP将使加拿大优先进入美国公司梦寐以求的市场,包括亚洲的马来西亚、越南和日本。即使这些国家能与特朗普达成双边协议,加拿大仍将获得优势,为环太平洋10个国家的市场制定一套规则,这将使加拿大公司有能力加入新的、更大的供应链和生产链,而日后美国企业在谋求进入TPP成员市场时将面临困难。

加拿大贸易部长尚帕涅在智利会议结束后接受加拿大《国家邮报》采访时强调加拿大正寻求加强其在亚洲的伙伴关系,他透露加中自贸协议探索性谈判进展顺利,程序启动后正逐步进展。至于杜鲁多总理提及的亚洲贸易的另外两个重点国家日本和印度,帕涅表示他在会议期间与日本代表团进行了多次富有建设性的会谈,双方具有“在亚太地区促进自由开放贸易和基于规则的贸易”的共识,但两国能否签署自贸协议仍不确定。尚帕涅两周前访问印度在取消加拿大豆类贸易壁垒方面取得了进展,加拿大还正努力促成与印度签署外国投资保护协议和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加拿大就加中自贸谈判向全国征求意见

自中加就自由贸易协议在北京进行首轮探索性谈判后,加拿大政府3月4日发表公报,向全国征求与中国谈判的意见。尽管加拿大人普遍支持自由贸易,但具体到中国时则意见分歧,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去年的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者各占46%,渥太华此举意在扩大民意支持。加拿大电视台 CTV指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被特朗普扼杀后,自由党把与中国签订自贸协议视为刺激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

去年9月李克强访问加拿大时两国宣布将就自贸协议展开探索性谈判,今年2月下旬实现了首轮接触,第二轮谈判最快会在4月份举行,此外加拿大和中国都准备参加3月中旬在智利举行的自由贸易首脑会议,加拿大政府在公报中表示,与中国进行探索性谈判的同时面向全国征求谈判良方,了解加拿大人对与中国自贸协议谈判的疑问和关注,征求意见的对象是全加拿大的企业、民间组织、工会、学术界、公民个人、原住民群体和各省区政府,他们就关键利益和潜在关切表达的意见将作为渥太华与北京谈判的参考。所有意见可以在2017年6月2日前,提交给加拿大全球事务部贸易谈判司加中贸易谈判组。

公报把征求意见的范畴分为4大项31小项,贸易与投资利益方面包括加拿大进出口货物将受益于中国或加拿大取消关税和其他壁垒的情况,影响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壁垒、限制及国内监管措施,双方商人临时入境对方工作是否存在障碍,加拿大数字产品和服务供应商在中国面临限制性措施等电子商务问题,非关税壁垒、贸易技术壁垒以及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原产地规则,对商品出入中国有影响的边境和海关问题,加拿大投资者在中国面临的障碍,加拿大供应商在进入中国中央、省和地方政府采购市场时面临的障碍,与中国国有企业打交道时的任何事件,可能导致中国歧视外国知识产权的法律、法规、政策或程序,影响在中国竞争的政策及措施,对中加贸易采取补救的首选方法,任何不正当商业行为事件;在加拿大利益和价值观方面,有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透明度,平等,良好的治理,法律规则,不歧视,尊重环境,文化,劳工权利和人权等内容;在增强双边经济关系方面,具体内容是科学技术合作,气候变化,文化创意产业和健康与环境;其他方面则有由于从中国进口而对加拿大造成动植物资源基础风险和与潜在的自贸协议相关的任何其他问题。

加拿大政府公报同时还提供了两国关系发展的背景,中国目前已是加拿大第二大单一贸易伙伴国,是加拿大在亚太地区的主要市场,2016年进出口贸易总额达853亿元。加拿大与中国的双向直接投资到2015年底达到330亿元,中国还是加拿大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国和第三大游客来源国。14亿人口的中国在2016年的GDP为14.8万亿元,未来15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预计为5.4%,中国为加拿大企业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机会。中国正向以服务为导向、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经济转型,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刺激着对优质农业和农产品、先进制造业、可靠能源、金融和专业服务以及创新技术和服务的需求。

加拿大政府相信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可以使加拿大获益,为包括中小型企业在内的加拿大公司创造机会,拓展其国际业务,改善加拿大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准入,协议也可使加拿大消费者受益,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和廉价商品。

公报还强调加拿大人关注中国的环境、劳动、性别平等、法治和人权问题,加拿大与中国全面对话是两国健康关系的核心,加拿大政府会在与拥有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中国接触的同时,转达加拿大人对上述问题的关切。公报特别指出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议不会阻碍加拿大敦促中国履行其国际义务,加拿大将确保政策的灵活性,以保障加拿大人在健康、安全和环境方面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