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对薄熙来下台的另一种解讀


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使中共党内派系争夺之说甚嚣尘上,有分析认为江派力挺薄熙来,因为薄熙来是否垮掉关系到江派的根本利益,也有分析把薄熙来失去地方诸侯的角色,视为“太子党”受到严重冲击。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阿尔伯塔大学政治学教授姜闻然认为“西方对中国政治的报道影响了中国精英阶层”,使人们对中国的关注“狭隘地聚焦于内部权力斗争和派系”,这种狭隘的观察角度“把中国政治蜕化成一场赛马,令人忽略了中国现代化进程所面临的挑战这一更辽阔的画面”。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姜闻然曾担任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院长,长期研究中国的政治问题。薄熙来下台后,他近日在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上撰文,称薄熙来是“一块不透明的土地上陨落的政治明星”,认为西方影响所导致的狭隘聚焦使人们忽略了 “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猖獗的腐败,向新的发展模式艰难过渡”等更重要的问题。

姜闻然认为“薄熙来是个富有创意,令人耳目一新的政治明星”。“他大胆机敏,又帅气,在长期担任大连市长和商务部长时给世人留下了富有个性和自信的印象,尽管身为中共元老的父亲薄一波令他被归入太子党”,但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是因为“在重庆的施政使他成为当今中国政坛争议最多的人物。”

姜闻然观察了薄熙来2007年从商业部长任上调离,赴重庆主政5年来的作为,强调“薄熙来尝试让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获得城市居民的身份,强调公平分配财富,而不仅仅是经济增长,他还利用诸如唱红歌这类毛泽东时代发动群众的做法争取群众的支持。”

姜闻然认为,薄熙来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能简单描述成他为问鼎最高权力而施展的手段,也不能被简单归类为太子党与团派、江派与胡派或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斗争,真相远比这些复杂得多”。




薄熙来在加拿大商界和政治圈里有着广泛的人脉和良好的声誉,加拿大政治家们和商界领袖曾长期经营与薄熙来的个人关系,看好他进入中国最高权力核心的前景,此次薄熙来的失势令加拿大人痛感“在中国领导层里失去了一位亲加人士”。姜闻然写道:“就在上个月,人口和加拿大全国等量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还用大熊猫来欢迎加拿大总理哈珀,就在几天前,他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聚光灯下为自己的政策辩护。但是,3月15日由中央政府发布的仅有寥寥数言的公告,就解除了其在重庆的职务,令中国政治观察者和研究者们手忙脚乱。”

姜闻然认为“薄熙来大规模的打黑和反腐败使很多权势人物倒台,也使自己成为靶子。”在被“一个多月前躲进美国领事馆的打黑英雄王立军卷入麻烦”之前,“政治明星薄熙来早已是25名政治局成员之一,有望在今年秋天的十八大中晋级九人常委,成为统治中国下一个十年的新领导核心成员”。

姜闻然总结了“薄熙来被免职带来的重要教训,首先是在非透明的中国政治空间里,鲜有规则可循。”他指“江泽民把权力转交给胡锦涛的十年来,一些制度已经建立,但在将权力向后革命时代的新人转移过程中,中共内部仍在斗争”。因为“下一届的党总书记将首次不由具有人民共和国创始人资格的党的最高领导指定,这种事情本来就无章可循,这也是中国一百多年来第二次制度化的权力过渡。”

政治学者姜闻然认为目前“对中国领导人的考验是,如何制定政治改革的日程表,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言辞上”。他还相信“薄熙来个人可以倒台,但他富有争议的创意和风格,将会后继有人”。

2012年3月30日星期五

被誉为爱国英雄,流亡藏人为江白益西举行“国葬”



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为出席这一悼念仪式,把访问日本的行程特别推迟了一天,但因印度警方为保胡锦涛回国行程的安全,推迟了将江白益西的遗体从新德里运送回达兰萨拉的时间,使首席部长缺席了这一几十年来规模罕见的盛大葬仪。

根据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贡噶扎西先生今天提供的文字,江白益西的葬礼由印度警车开道,挂有西藏雪山狮子旗和达赖喇嘛尊者法相的数百辆汽车和摩托车组成车队,达兰萨拉万名民众在街道两旁手持哈达和雪山狮子旗、默默流泪,高唱西藏国歌,并纷纷向遗体敬献哈达。

西藏青年会成员丹增央宗宣读江白益西的遗嘱,西藏青年会副会长顿珠拉达、藏人行政中央代理首席部长白玛曲觉、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先后发表讲话。随后,流亡僧俗民众抬着江白益西的遗体,一路高呼口号到达火葬场,在僧侣的颂经和祈祷声中,遗体隆重火化。

令人注意的是,达赖喇嘛没有出席今天的葬仪。

以下是贡噶扎西提供的原文: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前夕,既2012年3月26日年轻的流亡藏人江白益西啦,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点火自焚。臧人抗议者和印度警察连手迅速扑灭火焰,送往医院抢救,因伤势非常严重,于3月28日离开了我们。

他的遗体于3月30日自新德里运低达兰萨达大昭寺,西藏人民议会议员、藏人行政中央的所有公职人员,达兰萨拉僧俗民众等数千人参加了悼念活动和隆重的遗体火化仪式。

3 月30日上午7点钟,一辆印度警车的开道疏通下,挂有西藏雪山狮子旗和达赖喇嘛尊者法相的数百辆车辆从距离达兰萨拉约18公里处的冈热县一路护送江白益西啦的遗体到达然萨拉。而在大昭寺院内外和达然萨拉上镇街道两旁,则有一万名民众手持哈达和雪山狮子旗,默默流泪、沉痛悼念并迎请爱国英雄江白益西啦的遗体。名民众齐声高唱西藏国歌,并纷纷向遗体敬献哈达,表达沉痛悼念。

在悼念活动仪式上西藏青年会的成员丹增央宗宣读了江白益西啦在自焚前留下的遗嘱。随后西藏青年会副会长顿珠拉达、藏人行政中央代理首席部长白玛曲觉、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先后发表讲话。结束在大昭寺举行的悼念活动后,流亡僧俗民众抬着江白益西啦的遗体,一路高呼各种口号,到上达兰萨拉火葬场,并按照西藏传统的方式,迎请西藏僧侣,在颂经和祈祷声中,隆重举行了遗体火化仪轨。(发言内容请参见:http://www.vot.org/?p=9347)

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洛桑森格博士之前为了出席这一悼念仪式,还特别把访问日本的行程推迟了一天,但因为遗体运送的具体时间临时出现变动,最终指示内阁阁员和所有公职人员参加有关悼念活动,而他则在遗体运往达然萨拉的途中,向遗体敬献哈达,表达沉痛悼念和深深的敬意。

江白益西啦是康道孚(今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人,2005年流亡印度,曾就读达兰萨拉西热噶才彩林成人学校,约三年前移居德里。为了藏民族的利益,虽然江白益西啦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精神和遗书内容深深烙印在每一位藏人心中。






达赖喇嘛获110万英镑邓普顿奖


《基督教科学报》在报道时使用了《并非简单佛教僧侣,达赖喇嘛获得邓普顿奖》(Dalai Lama wins Templeton Prize as more than 'simple Buddhist monk'),美国之音报道称,达赖喇嘛因“在扩展人对属灵生活领域理解所取得的突出成就”而获奖。

以下是美国之音的报道: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星期四被英国约翰·邓普顿基金会授予2012年邓普顿奖,表彰他在扩展人对属灵生活领域理解所取得的突出成就。

约翰·邓普顿基金会表示,将于5月14日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向达赖喇嘛颁发总金额110万英镑的邓普顿奖。基金会称,达赖喇嘛是一位在世界各宗教中能够发出普世道德观、非暴力与和谐的全球之声的独一无二的人物。

76岁的达赖喇嘛表示将接受此奖。他说,这是约翰·邓普顿基金会对他“为人类做出微薄贡献”的承认。

邓普顿奖是由已故的英国投资家和慈善家约翰·邓普顿爵士创立,用于嘉奖以科学和宗教解答人类属灵问题中取得卓越贡献的人。

今天又有两名藏僧在阿坝自焚


30日中午,在四川阿坝自治州首府马尔康县,又有两名藏人僧侣自焚,他们使该州自2011年3月以来的自焚人数增加到22人,也使自2009年以来中国境内自焚者人数增加到33人。

美国之音英文网引述在印度的格尔登寺发言人的话说,两名自焚者Tenpa Darjey和Chimey Palden都是Tsodun格尔登寺的僧人,他们在当地政府办公楼前点火自焚,以抗议中国政府高压的西藏政策。中国警察赶来时,其中一人据信已经死亡,另一人的情况目前不明。

Tsodun格尔登寺距离马尔康县县城80公里,目前有近300僧人。

《印度快报》脸书上对藏人自焚的问卷


3月26日,藏人自焚的火焰再次烧到印度,《印度快报》(Indian Express)30日在其脸书上向读者发出问卷:藏人自焚的方式是否比“泰米尔猛虎组织”、几个世纪前被英国雇佣的武装印度水手或基地组织的暴力行为更好?(Is the Tibetan method of self-immolation better than the violence of LTTE,Lashkar or al-Qaeda?)

《印度快报》是一家创立于1931年的英文报纸,总部位于印度最大城市孟买,被认为是一家持中间立场的温和媒体。

《印度快报》在脸书上的问卷内容颇似中共口吻,在提出三个小时后,其脸书帐户显示,有6人赞同,12人反对,3人不表态。

Indian Express asked: Is the Tibetan method of self-immolation better than the violence of LTTE, Lashkar or al-Qaeda?

Yes
6 votes


*


No
12 votes


*


Can't say
3 votes


*

FollowUnfollow · Ask Friends · 1 · 3 hours ago ·

政府及无政府对自己人民的屠杀

有政府或无政府,哪种选择有利于自己的生存?历史证明,人类不但长期为这一问题所苦,还一直付出着生命的代价。

《中东论坛》的发起人、美国历史学家、作家Daniel Pipes近期撰文《无政府状态,新的威胁》,重提这一问题。


他首先引述了政治学者鲁道夫·拉梅尔的研究课题《政府造成的死亡》中的数据:从1900年至1987年由自己政府造成的死亡人数是2.12亿人次,然而在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却是3千4百万。换句话说,由自己政府造成的被杀人数实际上是这一世纪中死于战争人数的六倍之多。

在过去近一个世纪,全球政府对自己人民屠杀的死亡排行中,中国共产党可耻地名列第一:

Daniel Pipes写道:死亡最多的一次是中国共产党屠杀的,人数是7千8百万,其次是由苏联共产党屠杀的,人数是6千2百万,纳粹屠杀的有2千1百万,中国民族主义者屠杀的有1 千万,日本军国主义者屠杀的有6百万。以上所列的还不算完全;就像拉梅尔所说,1987年以后由伊拉克、伊朗、布隆迪、塞尔维亚及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克罗地亚、苏丹、索马里,红色高棉游击队、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等等其他国家造成的大规模屠杀还没有包括入内。

政府对人民的大屠杀因其规模而显而易见,Daniel Pipes指出另一种“容易被隐藏不见”的危险,他说:“当然凶残的政权还在继续统治着并施行残杀,一个新的隐约可见的危险是—无政府。”

这位长期关注中东和伊斯兰问题的学者,按时间顺序举出了中东的几个案例:

阿富汗:自从1973年推翻国王的政变后,阿富汗就再没有一个能有效控制整个国家的中央政府。

黎巴嫩:曾被喻为"中东的瑞士,"自从1975年内战之后,黎巴嫩就一直在遭遇着或是叙利亚或是无政府的极权统治。

索马里:1991年独裁者巴雷的政权倒台之后,中央政府就成了一个生僻的词汇。该国的无政府状态导致印度洋频发海盗之乱,以至于在2007年就被称为"令人恐惧且不受欢迎",此后更是有增无减。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由于缺乏管理并其激进性,自从1994年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上台之后已失去其大部分权力。一半的国土在敌对组织哈马斯的手中。

伊拉克:美国政府在2003年打败萨达姆·侯赛因之后错误地遣散了伊拉克的部队,使得该国还有待平息随后的叛乱。

也门:精确地指出该国成为无政府的日期还有点困难,但是2009年的胡塞战争可作为一个合适的起点。

利比亚:从2011年早期掀起的推翻卡扎菲的政变到现在还没形成任何中央权力机构。

叙利亚还不算是无政府但其政权已失去了几个城镇的统治(扎巴丹尼,萨巴)也许有更多后继的城镇。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非洲许多的国家,包括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俄国和墨西哥的部分也遭遇着无政府的状态。海盗的猖獗使世界的许多地方为之苦恼。

Daniel Pipes的结论是:由于这一模式不能与自负的中央政府的老问题调和,它容易被隐藏不见。但这确是真实存在且需要被认知的。

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

益西江白自焚后,印度警方禁止藏人聚集


26日,德里警方在帕特尔集市(Patel Chowk)拘捕了150名试图冲击中国大使馆的流亡藏人,有200到300名藏人在这里抗议即将来这里参加金砖五国峰会的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被捕者被关押在提哈尔监狱。

27日,又有两名藏人在德里的印度新闻俱乐部就藏人被捕一事举行新闻发布后被拘捕。

26日,藏青会组织了一场从Ramlila Maidan 到 Jantar Mantar 的抗议拉力,他们原本从印度警方获得了26、27、28日三天的活动许可,但在将白益西26日在Jantar Mantar自焚后,印度警方收回了这些许可。印度警方还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派遣了特警,在峰会首脑下榻的泰姬宫酒店,印度警方布置了2000名警察。

印度政府还在德里地区实行刑法第144条规定,禁止四人以上者聚集。

由巴西、俄国、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组成的金砖国家峰会将于29日举行。

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藏人的星星之火




3月26日,27岁藏人江白益西(Janphel Yeshi)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自焚,全身98%灼伤,性命垂危。这一天距离胡锦涛到印度出席金砖国家峰会还有3天。

江白益西自焚之日,我正在台北基隆路上的达赖喇嘛基金会,拜会达瓦才仁董事长。在谈及藏人自焚问题时,达瓦才仁表示,在过去,藏人历史上只记载高僧大德,少有民族义士,这些自焚者无疑填补了这一空白。他认为“呈现接力状的藏人自焚所发出的信息,不指望頑冥不化的中共能够接收,重要的是这些火焰唤醒了世界各地的藏人”。关于自焚行为的属性,达瓦才仁说其“动机是宗教,结果是政治”。

江白益西自焚是去年以来,发生在印度的第二起藏人自焚,也是自2009年2月以来,海内外藏人的第32起自焚(不完全统计)。

27岁的江白益西,2006年逃离西藏、居住在新德里已经两年,二十六日上午他參加在新德里的示威,当示威者在讲台上发表演说时,益西突然引火自焚,并在熊熊烈焰中赤足狂奔,向讲台台跑了近五十米后倒下,随后他被送往医院。

3月19日,达赖喇嘛驻北美办事处的贡噶扎西在《参与》网站发表《有关西藏境内藏人自焚须知概况》,汇集了中国境内三十位自焚者的简历。




01、扎白: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09年2月27日自焚,20岁。遭军警枪击,被军警带走,只知已残,更多情况不明。

02、洛桑彭措: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11年3月16日自焚,20岁。被军警毒打,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03、次旺诺布:康道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灵雀寺僧人。2011年8月15日自焚,29岁。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04、洛桑格桑: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11年9月26日自焚,18岁。被军警带走,生死不明。他是3月16日自焚牺牲的僧人洛桑平措的弟弟。

05、洛桑贡确: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11年9月26日自焚,18岁。被军警带走,目前在某军队医院,四肢已被截肢,却被禁止家人探访。

06、格桑旺久: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11年10月3日自焚,17岁。被军警带走,生死不明。

07、曲培: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19岁。2011年10月7日自焚。被军警带走,后牺牲。

08、卡央: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18岁。2011年10月7日自焚。被军警带走,后牺牲。

09、诺布占堆: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19岁。2011年10月15日自焚。被军警带走,后牺牲。

10、丹增旺姆: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四洼尼姑寺尼师,女,20岁。2011年10月17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11、达瓦次仁:康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甘孜寺僧人,38岁。2011年10月25日自焚。重伤,留在寺院,目前情况不详。

12、班丹曲措:康道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甘丹曲林尼众寺尼师,女,35岁。2011年11月3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举行隆重法会并火葬。

13、丁増朋措:康区(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嘎玛区人,41岁。原为噶玛寺僧人,后还俗成家,有妻子卓玛和两个儿子,长子十岁在噶玛寺出家为僧,幼子六、七岁在家。于2011年12月1日在嘎玛区政府门口自焚,12月6日在昌都县医院不治而亡。

14、次成: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20岁。2012年1月6日自焚。被军警抢走,后牺牲。

15、丹增尼玛(又称丹尼):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20岁。2012年1月6日自焚。当场牺牲,被军警抢走遗体。

16、索巴仁波切(索巴活佛):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人,41岁。2012年1月8日在达日县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自焚前录音遗嘱说:“如佛陀当年舍身饲虎一般,其他牺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为了真理和自由而舍生取义。”

17、洛桑嘉央: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阿迪寺僧人,当地母语继承协会主要成员,21岁。于2012年1月14日自焚,重伤,被军警抢走,后牺牲。

18、索南热央:康称多(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拉布寺僧人,37岁。2012年2月8日自焚,重伤,被军警抢走。只知腿被截肢,更多情况不明。

19、仁增多杰(又名柔白):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原为格尔登寺僧人,被驻寺工作组驱逐出寺,19岁。2012年2月8日自焚,重伤,被军警抢走,后牺牲。

20、丹增曲宗: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四洼尼姑寺尼师,女,19岁。2012年2月11日自焚,重伤,被军警抢走,后牺牲。

21、洛桑嘉措: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19岁。2012年2月13日自焚,重伤,被军警抢走,下落不明,生死不明。

22、丹曲桑波:安多(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阿汗达勒寺僧人,寺管会负责人,40岁。2012年2月17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23、朗卓: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僧人,18岁。2012年2月19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24、才让吉:安多玛曲(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藏族中学初三学生,女,19岁。为抗议藏语文被削弱的教育政策,2012年3月3日自焚。当场牺牲,被军警抢走遗体,数日后火葬。被当局声称头脑有病,学习差。

25、仁钦: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女,四个孩子的母亲,32岁。2012年3月4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

26、多杰: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牧民,18岁。2012年3月5日自焚。当场牺牲,被军警抢走遗体,此后情况不明。

27、格贝: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18岁。2012年3月10日(1959年西藏抗暴53周年纪念日)自焚,当场牺牲,遗体被军人抢走,由军营在12日晚上火化,并限制五名家人参加葬礼,现场被军警包围。

28、加央班旦:安多热贡(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隆务寺僧人,39岁。2012年3月14日(2008年3月10日始于拉萨的藏人抗议被中国当局定名为“‘3•14’打砸抢烧事件”4周年纪念日)自焚,被僧人们送往医院,后接回寺院,重伤。

29、洛桑崔称: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20岁。2012年3月16日(2008年3月16日阿坝藏人抗议遭镇压4周年及2010年3月16日格尔登寺僧人平措自焚1周年纪念日)自焚,被军警毒打、抢走,现情况不明。

30、索南达杰:安多热贡(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府同仁县)年都乎乡夏卜浪村农民,43岁。2012年3月17日自焚,当场牺牲。上万藏人僧俗将他隆重火葬。


补充

2011年11月4日,在印度的25岁流亡藏人雪日次多在中国驻印度使馆门前自焚。他乘坐公车来到中国驻印度使馆门前,之后,一边呼喊口号一边在全身浇上汽油,点火焚烧,印度警方迅速向他扔掷泥土以熄火抢救,烈火在从他腿部蔓延至上身之前被扑灭。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加拿大媒体:薄熙来下台中断了加中关系的重要联系


薄熙来作为重庆市委书记的最后一次外事活动,是2月11日会见到访的加拿大总理哈珀,那是王立军进入美国领事馆后的第五天,这项外事活动是否如期举行一度成为人们关注薄熙来是否会立即受牵连的观察点。这一天下午,哈珀给加拿大人的老朋友薄熙来带去了礼物,将加拿大驻重庆领事馆升格为总领馆,以拓展加拿大企业对重庆的出口。哈珀还赞誉“重庆成功地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速的城市之一,重庆是中国开发西部战略中最成功的例子,这里的增速证明了辛勤劳动的民众可以获得平等的机遇。”

当晚,哈珀乘专机回国,薄熙来则留在重庆等待即将到来的厄运。3月15日,薄熙来被免职。几个小时后,加拿大最富影响力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就撰文慨叹薄熙来下台使“加拿大在中国领导层里失去了一位亲近盟友”,“ 加中关系最热络的一页已经成为过去。”

文章作者为该报驻渥太华政治记者坎贝尔-克拉克,他认为薄熙来下台中断了加中关系的重要联系,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薄熙来与加拿大媒体和金融巨头戴马雷(Desmarais)家族建立了友好关系,其家族成员、三任总理克里蒂安(Jean Chretien)不久前还与薄熙来互称“老友”。

前联邦贸易部长舍尔吉欧-马赫希(Sergio Marchi)1997年与薄熙来见面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薄熙来下台令他感叹加拿大“失去了一位重要盟友”。97年之后,加拿大官员和商界领袖纷纷和薄熙来建立联系。魁省省长吕西安-布萨97年走访了薄熙来主政的大连,几年后,克里蒂安总理会见了担任中国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在哈珀执政之初,加中关系陷入低谷。07年薄熙来访问美国时,还专门增加了到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行程,与当时的联邦贸易部长艾民信共进午餐。08年,有四位加拿大省长到重庆拜访薄熙来。

在流亡多伦多的中国记者姜维平批评薄熙来“搞文革那一套,令国家倒退,人民越来越不满”时,加拿大的商界及政治领袖们在薄熙来那里发现了他们喜欢的开放风格和加拿大的利益所在。前外交部副部长皮特-哈德(Peter Harder)现在担任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主席,他认为薄熙来“平易近人,英文非常地道,有着中国领导人少有的高度自发性,对加拿大的事物抱有兴趣。”

加中贸易理事会是由蒙特利尔戴马雷家族的掌门人保尔-戴马雷(Paul Desmarais)于1978年创立,近十多年来与薄熙来建立了密切联系。1997年,时任会长的舍尔吉欧-马赫希访问北京,理事会要求他去东北大连走一趟。他回忆说:“他们问我是否愿意去会一会大连市长,我说接下来的四五天行程排得满满的,理事会要我务必去和薄熙来见面,因为他是中国的政治明星,充满活力,对加拿大的利益会有帮助。”

此前,薄熙来已经和加拿大人建立了联系,陪同舍尔吉欧去大连的安德烈-戴马雷(Andre Desmarais)早就认识他,安德烈不仅是保尔-戴马雷的儿子,还是前总理克里蒂安的女婿。克里蒂安在北京会见江泽民和朱镕基时,担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就坐在一旁。去年11月,在重庆召开的加中贸易理事会年会上,克里蒂安、安德烈和保守党内阁贸易部长戴国卫(Stockwell Day)向薄熙来频频敬酒。

与薄熙来的友好关系令加拿大在华商人感到很自在,在应付与中国公司与中国政府的复杂三角关系时免于陷入困境。一位和薄熙来打过交道的加拿大商人曾说:“薄熙来领导的重庆有着加拿大全国的人口总量,他是加拿大人的老朋友,我们用不着向他要求恩惠,我们都相信他会进入中国最高领导核心。”

《环球邮报》慨叹“这位加拿大人的老朋友在距离中国领导核心咫尺之遥的地方失势”,“刚刚给加中关系升温的哈珀会和下一届的中国领导班子成员打交道,两国关系不会因薄熙来的缺席而停滞,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薄熙来的下台,加中关系中最热络的一页已经成为过去。”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達賴喇嘛:自焚是敏感的政治問題


3月16日,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华尔街日报》记者蔡女士(Barbara Chai )的专访,希望国际社会对已经发生30起的自焚事件展开调查,他同时指出“自焚是敏感的政治问题”。达赖喇嘛不愿意对自焚过多表态,他说:「現在,我除了祈禱,沒有什麼能說的」

以下是挪威西藏之声广播电台在专访后第五天发出的报道:

【西藏之聲3月21日報導】自2009年至今,已有30名藏人以自焚抗議中共在藏地的統治,而中共政府一直聲稱自焚事件是受境外主使,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則回應說,歡迎就此事件展開調查。

達賴喇嘛尊者上周五(16日)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巴巴拉•查伊(Barbara Chai)的釆訪時,對於多達30起自焚事件表達了強烈的痛心。尊者說,現在,除了祈禱,我無話可說。尊者強調,自焚是一件令人非常難過的事情,衕時也是一件敏感的政治問題。

中共總理溫家寶於上周三(14日)在人大會議閉幕后舉行的中外記者會上針對藏人自焚事件表示,不贊成用這種極端的行動來干擾、破壞社會的和諧。他說,“年輕的僧人是無辜的,我們對他們這種行為感到十分沉痛。”溫家寶雖然沒有將自焚事件與達賴喇嘛尊者直接掛鈎,但他強調,西藏和四省(指四川、云南、甘肅、青海)藏區“都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部分”;“在印度達蘭薩拉設立所謂西藏流亡政府,不管是達賴喇嘛直接操控還是間接影響,都是政教合一的,其目的就是要把西藏和藏區從祖國分離出去”。

《華爾街日報》記者向達賴喇嘛尊者問及對此的回應時,尊者引述2008年所作出的公開呼吁指出,“總理溫家寶和外國媒體之前有提到所有的這些危機都是從印度、從達蘭薩拉開始的,對此我立即作出回應說,非常歡迎立即派遣一些中共官員到達蘭薩拉,檢查我們的所有文件和我的所有有關西藏的談話記錄。但是,沒有人來。因此,這次如果他們能來,然后從這里展開調查的話,我們非常歡迎。”

據悉,達賴喇嘛尊者於昨天(20日)在新德里接受了眼部例行檢查;明天(22日)將在新德里大學以主題“倫理——心靈與思想教育”開示公眾演說,屆時會有現場的在線直播。

该记者简历:

Barbara Chai is a reporter and editor for Speakeasy and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he has worked a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or more than 10 years. She was previously an editor 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rofessional Edition, a premium site. She also served as deputy bureau chief of international news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nline in Brussels, and prior to that, she was a news editor in Hong Kong. She has written numerous travel and arts stories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Chai received her M.F.A. in Creative Writing from Hollins University, where she taught undergraduate fiction and poetry as a teaching fellow.

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加拿大人不满美加边境新协议


加拿大总理哈珀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签署的一项有29条内容、名为《超越边界:共同致力于环形安全与经济竞争力》的两国边境管理协议,因涉及过境旅客隐私而引起加拿大人的不安。协议规定两国间将建立和交换出境旅客的详细资料,这使长期以来两国公民不留痕迹的过境成为历史。有评论指,新协议凸显了美加之间日益收紧的边境管理,让世人明白北美大陆不是欧陆,美加之间有一条清晰的边境线。

这项协议是2011年2月加美两国领袖首次开展名为“超越边界”的会谈所取得的最终成果,除涉及隐私内容外,重点在于改善商业过境作业。作为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之一,美加之间每天有总额18亿元的货物往来,繁琐的安检造成壅塞,协议规定开放更多的商业车辆专用通道,启用新的检查技术,令通关更快捷。

但新的边境协议在对过境人员信息的掌控方面做了历史性的改变。2008年以前,美加公民过境往来,只需出示驾驶证等带照片的身份证明即可。911恐怖袭击后,美国对不跟踪出境者信息的加拿大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变政策以加强边境管理,05年在布什总统任期内出台了美加陆路边境管理规定,首次确定两国公民必须使用护照出入,但那时过境者也只是被要求出示护照,官方并不留下其资料。

最新的协议规定,两国将在2012年9月启用新的陆路出入境系统,当加拿大人进入美国时,加拿大边境官员会向美方提供包括其面部特征在内的详细资料,美国人入境加拿大,加方也会从美方获得同样的信息。两国边境部门会保存国民出入双方边境的纪录,掌握他们的行踪。对于“敏感人物”,两国会建立专门档案,一旦他们想过境就会被阻拦。

尽管新政策的拥护者强调,掌握过境者信息有助于加拿大政府弥补目前无法掌握其居民离境纪录的不足,堵塞持枫叶卡者谎报实际居住时间的漏洞,还可以防止加国公民在境外骗取老人金、就业保险金和医疗保险的企图。但不安同样来自多方面,加拿大联邦私隐专员斯图达特(Jennifer Stoddart)认为,在建立防止滥用信息的机制之前,加拿大不应该与美国边境部门交换加拿大人的信息;人权机构加拿大人理事会(Council of Canadian)认为此举会对隐私和公众保健构成威胁,必须谨慎考虑其是否可行;卑诗省信息自由与隐私协会等八家民间团体,呼吁加拿大和美国在实施这一协议之前,公开谘询加拿大人的意见,一旦实施,每年还要做检讨,以确保没有侵犯人权和隐私权的情况发生,同时还要建立投诉机制来监控两国间的信息共享过程。

美加边境线长达8891公里,长期以来被视为世界上最长的不驻防边界,新的边境协议要求对过境人员进行信息管控,这是否意味着在这最长的不驻防边界上将建立起一堵信息墙?加拿大现有人口3400万,其中八成以上居住在离美国边境不到250公里的地区,这堵信息墙会给边界上的人们带来怎样的情绪?

多伦多资深媒体顾问麦克-康奈尔(Mike Connell)在网络撰文,模仿1987年里根总统在勃兰登堡门面对着柏林墙发表的著名演说,呼吁“奥巴马先生,拆掉这堵墙吧!”他写道:“尽管美国人不相信,但加拿大不是北韩、不是阿富汗、伊朗或墨西哥,我们不是邪恶帝国也不处在邪恶轴心。除了踏着滑板突然决定拐进一家咖啡馆外,我们加拿大人不会给人更多的惊吓。”

2012年3月15日星期四

薄熙来,一个现代版的林彪

15日下午,我在台南市西临近大海的嘎举派寺院贡嘎寺。在其没有完工的主师殿大殿内,历代嘎玛巴的画像被黄色缎带覆盖,悬挂于大殿两侧,等待4月6日的开光。寺院内一片寂静,不闻数百米外台海的喧嚣。

此时,大陆政坛正发生异动,高调作秀的薄熙来被免职,世人看到了王立军扬言的"鱼死网破"的场景。这无疑是几十年来北京官场最为戏剧化的事件,令国人都有叙说的欲望,于是借用苹果手机,笨拙地写下几句。



有人分析接下来薄熙来的命运可能是"杨白冰式"或"王立军式",我以为从本质上说,簿熙来承续了林彪的命运,在中共官埸的游戏中,多了一个最新版的牺牲者。

设想当年如果林彪生在古巴,卡斯特罗会放生他,世上可能会多一个格瓦拉,如果簿熙来生在台湾,可能会令马英九在选战中甘败下风,但林彪薄熙来和你我一样,必须享受中国人的命运,生的痛苦死的难看。中国无人可以因薄的命运幸灾乐祸,因为中国政治体制为所有从政者造成悲剧,记住这句话"丧钟为谁而鸣,为我们大家"。

2012年3月12日星期一

中石化进入加拿大引发的不安


正当加拿大总理哈珀率领由40人组成的庞大工商代表团第二次访问中国,打开中国的能源市场和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之际,前加拿大枢密院情报委员会主任安东尼·坎贝尔(Anthony Campbell)却将加拿大形容为“容易被欺骗的反斗鸭”,因为中国成功影响了加拿大外交政策和谋取加国能源,北京的计谋令加拿大无法应对。加拿大记者特里·格拉文(Terry Glavin)在透露坎贝尔观点时,称中国龙年以哈珀梦想的战略会谈开始,是美国逼使加拿大把经济命脉寄托于中国身上。

格拉文近日在《渥太华公民报》发表《加拿大不知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一文,认为近来中国国有企业神秘快速地渗透到加拿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里,国家的监管防御体系几乎完全失灵了,哈珀无法回答他近期的外交活动是否损害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和利益。

2004年,中国五矿以惊人的6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加拿大矿业巨头诺兰达(Noranda),成为当时最受人关注的国际交易,面对首次来自中国国企的大型收购,渥太华惊恐不已,急忙设立竞争政策检讨委员会以堵塞联邦投资法的漏洞,以免外国政府轻松接管加拿大资产,但两年后,这个委员会却失去了评估外国政府接管本国资产对国家安全影响的职能,因为加拿大政府用审查外国私人公司的条例替代了它,文章透露当时内阁不顾情报专家的忠告,批准了这一刻意回避国家安全规定的条例。

2009年9月,新条例又赋予联邦部长个案处理权,主管部长可自行判断外国投资是否威胁加拿大的国家利益。文章认为这样做即使是管理外国私人投资,也糟糕至极,其结果是加拿大无法对外国投资在国家安全层面作出解释,无法区分外国私人投资和国家投资,例如无法区别对待美国小型私营企业和中国中石化这样的大企业,后者是一家神秘的中国国企,向北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汇报工作。

三年来,中国国有企业以全资收购、合资和购买物业等方式席卷了整个加拿大的能源领域。据加拿大华裔学者姜闻然2011年在《亚洲时报》载文,仅在油矿资源丰富的阿尔伯特省,中国在2010年就投入了152亿美元。格拉文的文章认为,在所有行为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中石化在2010年4月以46.5亿美元超高价格收购了康菲公司(Conoco Phillips)9.03%的加拿大油砂公司(Syncrude)股权,这使中石化成为加拿大能源决策中一个关键的“利益相关者”。

中石化如此孤注一掷,是因为加拿大油砂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合成原油生产商,获得康菲公司在其中的股权后,中石化就可以在加拿大油砂公司决定裁员、产业升级和投资效益等问题时行使否决权。北京需要加拿大的石油,在精加工后可以出口他国,或干脆提供给中石化在福建和广东的工厂。在中石化刚刚进入油砂公司董事会后,就传来它入股安桥项目(Enbridge project)的消息,投资达60亿美元的安桥项目计划从阿尔伯塔省油砂产地修建一条输油管北关网线(Enbridge Northern Gateway Pipelines)通往卑斯省北部海岸基蒂马特(Kitimat)。

保守党在过去六年的三次选举中都承诺不会向中国这样不守环境规则的国家运送石油,但到中石化入股加拿大油砂公司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文章说就在不久前的世界贸易组织会议和八国峰会上,哈珀还是人权和民主斗士,是受折磨藏人的可靠朋友。而现在,哈珀相信中石化入股的安桥计划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并称加拿大人必须团结起来,因为国家的未来仰仗于它。

文章认为,中石化是最受北京宠爱的海外军团,它在2011年《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上名列第五。在伊朗,中石化帮助总统内贾德抵制制裁,在喀土穆为种族灭绝政权提供保护伞,它还是屠杀人民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大马士革银行巨额存款的担保人。现在,中石化又成了加拿大的新欢。

中国初尝后达赖喇嘛时代的动乱滋味


2012年一开年,中国境内藏人自焚势头不减,汉人春节期间,四川藏区又发生死亡冲突。二月份,英国卫报报道说,冲突地区50公里范围内互联网和手机服务被中断,情形和2009年发生大规模冲突后的新疆类似。从3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规定所有进藏人员都必须携带身份证。面对日趋紧张的藏区局势,路透社称中国政府正在初步品尝后达赖喇嘛时代的动乱滋味,并说“目前的动荡越来越令人不安地联想到达赖喇嘛死后暴力活动将会如烈焰沸腾。”

最近,路透社编发了该社亚洲区总编辑布赖恩·罗兹(Brian Rhoads)和驻北京记者迈克尔·玛丁纳(Michael Martina)撰写的西藏问题分析,认为尽管中国长期视达赖喇嘛为披着袈裟的魔鬼、分裂活动的总策划人、以及近来一系列藏人自焚事件和其他抗议阴谋的始作俑者,但如果他真的离世,强硬的中国统治者们可能会怀念他。因为这位年长的精神领袖的存在和他所发出的非暴力信息遏制了动荡,他死后事态可能迅速恶化。

北京将去年16位和今年新的藏人自焚者形容为恐怖分子,并指责分裂势力煽动藏人的仇恨和试图挑起新的抗议活动。文章认为双方过去的对话曾给西藏高原带去些许的宁静和繁荣,但目前的动荡预示着未来暴力活动的升级。

作者在采访了达赖喇嘛的侄子凯度顿珠(Khedroob Thondup)后认为,北京会用几十年一贯的强硬政策来应对藏人未来的暴力。多次参加与北京对话的凯度顿珠是印度大吉岭流亡藏人中心的领导者,他在台湾的家中说:“达赖喇嘛以非暴力约束了藏青会,但北京越来越强硬。76岁的法王身体健康,每天在跑步机上锻炼,定期做身体检查。最近,他在新德里接受了白内障手术,他自己估计至少可以再活20年。”他说:“只要达赖喇嘛还活着,我们就会尊重他的非暴力路线,但一旦他离世,中国政府将会有很多麻烦。”

近来的事态发展已经使中国警察在藏区戒备森严,公路上设置了检查站以防骚乱扩散和外国记者进入,寺庙被路障封锁,警察一边驱赶记者一边说此处不安全。文章认为这一切仅仅是未来局势的先兆。人权观察组织的研究员尼古拉-卑格林(Nicholas Bequelin )说:“如果达赖喇嘛死于流亡中,藏人会掀起巨大的抗议浪潮,其程度远比2008年更甚,镇压也会更惨烈。”哥伦比亚大学西藏问题专家罗比·巴内特(Robbie Barnett)认为达赖喇嘛死在国外对藏人造成的冲击,足以使未来的中藏关系失去理性。他说:““如果届时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那至少需要半个世纪来重建互信。”

从邓小平、胡锦涛到日后的习近平,北京对付藏人的手段都是投资和镇压。和台湾问题一样,西藏也是中国政府划定的主权红线。目前看不出习近平会采取更温和政策的迹象,就在去年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的纪念活动中,他还发誓要严厉打击分裂势力。

西藏问题陷入暴力循环不仅会引发国际关注,还会令中国与西方及邻国印度的关系紧绷,中国强调60年投入了巨资帮助西藏脱贫,使其18年保持两位数的经济增长。但有分析说,促进经济却拟制自由的做法适得其反,北京未能赢得藏人的支持,反而使他们更亲近达赖喇嘛。

在1980和1990年代,拉萨骚乱未能搅乱四川青海和其他地区藏人的平静,但现在一切都变了,四川成为了火药桶。过去东部藏区的人和汉人一起过新年,现在他们推迟一个月以便与和达赖喇嘛关系密切的中部地区藏人一起庆祝新年。文章认为“中国使青藏高原的广袤地区变成了藏人传统情感的区域”,北京强硬的政策使本来没有问题的东部藏区问题重重,中国的历史学家们将会自问:“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为何会失去西藏?”

与达赖喇嘛渐行渐远的加拿大保守党政府


在加拿大总理哈珀二月中旬再度访华之前,已经有不少迹象显示渥太华对达赖喇嘛这位北京的政敌感到头疼,且日渐疏远。从2006年执政之初向达赖喇嘛授予荣誉公民,到2011年派遣大使到西藏考察与中国政府的合作项目,期间还有加拿大矿业公司在青海藏区开采金矿引发在多伦多的街头抗议,5年来,随着渥太华与北京关系的日渐热络,哈珀与达赖喇嘛的关系可谓从蜜月走向冷落。

加拿大的媒体试图分析哈珀与达赖喇嘛疏远的原因。一月份,加拿大《卡尔加里先驱报》撰文认为中国巨大的能源市场是改变哈珀的根本原因,而达赖喇嘛公开反对加拿大的“拱心石”美加输油管道计划是压垮哈珀与达赖喇嘛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篇题为《哈珀向中国示爱,冷落达赖喇嘛》的文章认为,当哈珀为第二次访华行程做准备时,我们可以断定他已经改变了执政初期对这位西藏精神领袖的支持。文章说,达赖喇嘛虽然是个美好的人物,但他没有能力购买亿万桶加拿大石油,没有能力购买成船的木材,没有能力购买小麦或牛肉,也没有能力为加拿大经济注入亿万资金,而北京政府可以做到以上的一切。2010年,加中双边贸易额已达577亿美元,中国是加拿大在全球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哈珀的对外政策越来越着眼于经济,对人权的关注显得微不足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变化?答案与加拿大经济有关,严重依赖贸易的加拿大经济影响了加拿大人。文章简单回顾了加中关系的变化过程。06年之前,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与北京关系密切,哈珀上台之初的强硬政策使之迅速降温,06到09年,中国在加拿大没有任何大型的投资项目,最近十年,加拿大在中国对外贸易中所占比重下滑。08年金融危机重创北美经济,使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公民和哈珀在国会山里与达赖喇嘛私人会面都成为历史,09年9月当达赖喇嘛来温哥华参加和平会议时,哈珀回避了他。

另一方面,在09年哈珀首访北京之后,加中关系迅速回暖,这多半是因为加拿大实业界的游说和压力,09年以来,中国国营石油企业在加拿大的油砂业、输油管道、页岩油和天然气方面投资达160亿美元。去年秋天,中国人瞄上了加拿大的中型石油和天然气企业,他们购买加拿大日光能源公司以控股能源。

文章注意到正当中国企业为加拿大经济注入活力时,达赖喇嘛却在加拿大境内公开呼吁奥巴马否决通往得克萨斯的“拱心石”美加输油管道计划。这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他与哈珀的蜜月关系。因为“拱心石”管道是来自石油产区的哈珀振兴加拿大经济的重要计划,他一再呼吁奥巴马早日批准,奥巴马因害怕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失去环保组织的支持而一再推延。如果说哈珀冷淡了达赖喇嘛,那么他的意识形态盟友给了他同样的冷遇,哈珀只能以向中国示好来作为回应。

文章的结论是,达赖喇嘛曾是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政治的象征性人物,而输油管道计划关系到加拿大人未来的福祉。2010年,加拿大从中国进口445亿美元,向中国出口132亿美元,这个逆差会随着向中国输出石油而缓解。哈珀与北京的关系以争吵开局,他现在奉行贸易至上的政策,观察家们批评他在两国的高层会晤中,很少谈及人权议题。在反对建设“拱心石”美加输油管道的公开信中,达赖喇嘛指责“运送油砂的输油管道建设意味着人性错误的一面”,哈珀没有就此作出直接回应,但在1月份哈珀宣布访问中国的文告中,他没有提到人性或人权,而是热情洋溢地强调与中国发展关系的重要性,并热切盼望深化两国间的经济联系。

文章认为,以蜜月开场的哈珀与达赖喇嘛的关系,现在已经结束。

加拿大人讨论如何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施压


加拿大总理哈珀2月11日离开中国,中国官方新华社13日就报道了赖昌星近日被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消息,这绝非时间上的巧合,选择这个日子是因为中国想为哈珀的第二次访华画上圆满句号,遣返赖昌星被认为是加中两国在司法及人权领域里成功合作的案例,赖昌星在加拿大滞留了十多年于去年获中国保证不会被判处死刑后被遣返,他被起诉的消息传到加拿大为访华期间主打经济及能源牌的哈珀减了压,因为加拿大国内一直就政府如何在与中国人做买卖的同时,不放弃就人权问题向北京施压一事喋喋不休。

加拿大政治及外交政策评论家坎贝尔-克拉克(Campbell Clark)在《环球邮报》发表《如何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施加影响》一文,肯定哈珀政府对遣返赖昌星一案的处理有助于中国改善人权,认为中国曾一再就引渡走私案主犯赖昌星向加拿大政府施压,将来可能还会有类似的案子。另一方面,渥太华关心被中国以恐怖主义罪名关押的加拿大籍维吾尔人玉山江,布洛克大学教授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说,北京认为加拿大法院并非独立于政治之外,他建议如果中国再提出下一个引渡案,加拿大就应该提出玉山江案作为回敬。

在坎贝尔看来,哈珀既要拓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又要就可能冒犯中国的话题展开交涉,他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循。中国是个有着复杂的公共舆论的国家,在人权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不会在一日间屈服、承认自己不对。

伯顿强调在与中国人打交道时必须注意中国文化里的面子因素,因为中国领导人不希望老百姓发现​​他们在外国人面前丢了面子,加拿大一定要留意表达人权关注的方式。过去哈珀曾毫不客气地在人权及西藏问题上指责中国,现在他发现在推广普世价值时,不能像闯入别人家里教训他人该如何养育孩子一样鲁莽。伯顿说,正如加拿大人不会总是对沙特阿拉伯说三道四,北京对别人是否尊重自己也极为敏感。

加拿大人关心发生在西藏和新疆的人权侵犯,对佛教徒、穆斯林和基督教信徒的镇压,伯顿认为加拿大政府应该利用公共舆论,指出这是源自加拿大百姓的关心,这些人权问题伤害北京的形象和中国的软实力。哈珀甚至可以私下里告诉北京领导人“如果中国在加拿大人民心目中有更好的名声,加拿大与中国在政治上相处会更容易。”切忌把中国的人权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指手画脚说中国签署了哪些联合国公约,必须履行哪些义务。

加拿大全国性公民组织《加拿大人理事会》主席莫德巴洛(Maude Victoria Barlow)在美国的《赫芬顿邮报》上撰文,认为中加签署的外商投资保护协议(FIPA)赋予加拿大公​​司起诉中国政府的权利,加拿大企业可以利用法律来挑战中国,使加拿大人得以在中国国内为中国人民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改善人权,以及获得清洁的环境。

莫德巴洛分析说中加外商投资保护协议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加拿大欧盟全面经济贸易协定(CETA)一样,一旦环境、健康、安全和人权标准超出了底线,受协议保护的公​​司有权起诉所在国政府,美国公司就曾起诉加拿大的公共政策,2010年,哈珀政府因纽芬兰涉及水和木材的政策问题支付给美国纸浆和造纸业巨头阿比提比公司(Abitibi Bowater )1亿3千万美元。

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网站上,也有人探讨如何就中国人权问题施加影响。有人称加拿大人不会被送来的两只可爱的熊猫糊弄,忘记中国存在的人权问题。但如果加拿大想要在中国的声音更有力,更有效地促成中国改变,加拿大就应该对中国采取开放政策,建立更深厚的两国关系。

哈珀的中国慢船启航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总理哈珀两次访问中国,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背景。09年12月,他是带着“人民不允许我们用加拿大的价值观换取美元”的心态来到北京,温家宝总理埋怨他姗姗来迟。今年二月的第二度访华,则是在哈珀自己的期盼中到来,因为自11年下半年开始,就不时传出他期盼访华、在等待北京确认的消息。加拿大政治评论家保尔-威尔斯(Paul Wells)认为哈珀是在与美国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拥抱中国的,他形容哈珀此次访华是启动了通往中国的慢船。

威尔斯近日在加拿大百年政治时事周刊《麦克琳》上撰文,分析哈珀走上放弃美国拥抱红色中国的漫长旅程。早在2007年年末,哈珀向麦克琳杂志渥太华分社主任约翰-基德斯(John Geddes)抱怨与美国关系恶化。哈珀说:“美加边境管理越来越严格,出现新的规则和新的费用。这些都发生在我的政府与美国当局具有良好工作关系的时候,我看不到这种趋势有改变的可能。”

哈珀当时悲观地认为新总统替代布什后,情况不会有任何转机:“加拿大政府曾认真探讨如何重建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并考虑在失败的情况下,谨慎选择其他的战略。加拿大努力推迟执行严格的边界管理措施,但这只是一个防御性的战略。”

一年后,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威尔斯认为奥巴马二月的渥太华之旅几乎就是媒体秀,哈珀的发言人告诉威尔斯:“我们不准备提很多建议,新手是他,不是我们。”奥巴马哈珀首次会晤的唯一成果就是关于“加美清洁能源对话”的公告,两国环境和能源部长向各自的老板做了两次汇报。对话结束时,双方说会在11年春天举行下一轮对话,讨论更多的细节。

哈珀没有等到下一轮对话,等到的却是奥巴马决定把批准70亿美元投资的“拱心石”美加输油管道计划的时间延迟到2012年11月的大选之后,威尔斯认为这是压垮事态的最后一根稻草。哈珀表示“我们已遭受损失,不得不改变能源出口方向。”

有意思的是,已经任命的加拿大驻美和驻华大使人选此时具备了新的意义。09年,哈珀提名没有联邦工作经验的多尔(Gary Doer)为驻华盛顿大使,提名熟悉联邦事务的马大维(David Mulroney)为驻北京大使,不惹人注意的马大维曾在阿富汗工作两年,他在渥太华的人脉远远胜于多尔。到10年秋天,马大维在北京表示:“如果说黄金时期过去从未出现在加中两国之间,那么它现在出现了。”

2010年访问加拿大的胡锦涛和哈珀发表共同声明,计划要在未来五年内使双边贸易额翻番。威尔斯发现,保守党人哈珀在冷落中国多年后,又重新回到了自由党人原来的对华政策上。

加拿大的能源能有多少进入中国市场?曾担任加拿大外交部东亚司司长的阿尔伯塔大学中国中心主任候秉东(Gordon Houlden)认为太平洋两岸的利益交汇。“加拿大需要拓宽出口渠道,中国只需要丰富进口来源,中国大部分能源来自中东,那里的局势并不稳定。”

一位加拿大政府高层人士在回答如何确定未来市场问题时说:“你只要跟着去经济上升的地方。”而那个地方,就是亚洲和中国。

投资额为55亿美元的北方通道输油管线计划是加拿大石油输往亚洲的重要工程,其终点是卑斯省港口,在1月上旬环境听证会前,加拿大能源部长欧利弗(Joe Oliver)发出警告:“环保主义者和一些激进团体正利用国外特殊利益集团的资金,扼杀加拿大的资源开发。”欧利弗称阻止这些团体关系到加拿大的国家利益。

时事杂志《麦克琳》的专栏作家威尔斯认为人们无法知道哈珀在2012年会有什么具体作为,但人们会很快发现,哈珀在中国获得成功并不会比与美国两位总统相处来的更容易。

加拿大再酿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风波


加拿大总理哈珀1月26日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他的政府正致力于研究和推行退休金制度改革,以应对人口老化问题,相关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公布。消息传来,加拿大举国哗然,就在一个多月前,渥太华曾就是否应将发放养老金的年龄由现在的65岁推迟到67岁展开过激烈辩论,哈珀的言论再犯众怒,反对党新民党和自由党指责他在去年的大选中隐瞒真实意图欺骗选民,违背他竞选时“不会减少加拿大人的社会福利”的承诺,自由党议员朱迪-丝高(Judy Sgro)更形容他试图对全国的“适龄老人进行扒窃”。

哈珀此次讲话,是因为渥太华担心随着战后婴儿潮一代纷纷退休,政府提供的公众退休金也即养老金部分将极速增长。据《温哥华太阳报》披露的政府资料显示,养老金开支将由2010年的365亿攀升到2015年的480亿;到2030年加拿大老年人口由目前的470万上升到930万时,养老金开支将高达1080亿。

哈珀并非首位试图改革养老金制度的加拿大总理,早在1985年,马尔罗尼就曾尝试削减养老金,后迫于巨大压力而放弃。1990年代,财政部长保尔-马丁为应付2011年开始的退休浪潮,提议在家庭收入的基础上支付养老金,克雷蒂安总理考虑再三,最后否决了马丁的提议。

加拿大舆论连日来持续抨击哈珀的动议,《卡尔加里先驱报》称改变养老金福利将使政府的处境更加脆弱,因为改变公共福利是历届总理极力回避的雷区。反对党指责哈珀伤害低收入者,使他们在衰老时生活更加艰难。蒙特利尔银行退休计划负责人认为这项动议也会影响计划在65岁退休的中等收入者,他们会因失去公共养老金部分而无法平衡开支。蒙特利尔公共政策研究所主任泰勒-梅勒迪斯断言 “执行这一新政策不会顺利”。

《多伦多星报》指出“政府预测养老金成本到2030年将翻番,这听起来很可怕,但当婴儿潮一代从2020年左右开始死亡,养老金开支也将开始减少。”

新民党华人议员邹至蕙表示,延期动议对老年人极不公平,每月500多元的养老金已经追不上今日百物腾贵的物价,养老金不但不能减,反而应该随着通胀适当增加。她认为只要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政府税收自然会增加。

加拿大公共养老金计划是大多数65岁以上老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他们每月最高可获540元,加上为三分之一低收入老人支付的每月最高732元的养老辅助金,成千上万的老人借此脱贫。以前哈珀主张联邦政府只管理犯罪和国防,把慈善事业和家庭问题留给市场和各省去料理。即使在去年的大选中,他也没有表露出改变养老金的意图,这使他获得了不少老人选票。

在一片批评声中,人们可以听到微弱的赞同声。加拿大皇后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姆斯-麦金农认为如果措施得当,大多数人不会因改变感到痛苦,因为在66岁工作总好过在80、90岁时出去赚钱。经济学家唐德拉-蒙德说,渥太华可以提供20至25年的过渡期,让加拿大人逐步适应,同时反对派可以提交替代方案,如减税和建立较低的养老基金以维持养老金的运作。

随着社会的老龄化,提升养老金发放年龄是欧美很多国家面临的共同难题。早在1983年,美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方案就把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5岁推迟至67岁,并规定1937年出生的人是最后一批可以在65岁领取全部养老金的人,1957年以后出生者则必须在67岁才能领取养老金。在欧洲,数百万法国人在一年多前因为政府计划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0岁推迟到62岁而上街抗议。

扑朔迷离的加拿大俄国军事间谍疑云


1月17日,加拿大海军准尉杰弗里-保尔-德里斯(Jeffrey Paul Delisle)被海军重镇哈利法克斯法院指控涉嫌向外国机构传递绝密情报,成为该国历史上以违反情报安全法案追究的第一人,并于1月25日出庭。加拿大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指案件所涉外国机构是俄罗斯驻加使团,对此加拿大政府保持沉默,拒绝回答任何询问。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欧洲及俄国研究中心主任达吉尔维茨(Piotr Dutkiewicz)认为哈珀政府自2006年上任以来,一直对俄国保持警惕,这次间谍风波使加拿大与俄国的关系面临柏林墙倒塌以来最大的危机。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的国防专家分析政府沉默是因为“它不想走的太远,西方在伊朗和朝鲜问题上还需要俄国的合作”。由于加拿大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相信美国早在几个月前就介入了这一案件。

媒体指四名具有军人身份的俄国外交官被加拿大政府秘密驱逐,加拿大新闻社说至少有两名俄国外交官在德里斯被捕前几个星期匆忙离境,这两人是武官德米特里-费多夏登科准尉和三秘康斯坦丁-科尔帕科夫。俄国外交部对此予以否认,称这四名外交官在2011年12月结束任期,按计划回国,并非被驱逐。20日,俄外交部发言人称“这起来自加拿大的丑闻不值得评论,因为有太多更有趣的新闻值得关注,如大选、反对派抗议和发生在英国的间谍案。”

确实,在寒冷的冬季引起俄国人热议的,不是加拿大间谍疑云,而是来自英国的间谍案。19日晚英国广播公司播放纪录片,曾担任前首相布莱尔幕僚长的鲍威尔承认英国在莫斯科街头安置装有发射装置的石头,遥控下载俄国的秘密文件,这证实了5年前俄国反间谍部门的说法。在间谍文化发达的俄国,人们至今还津津有味地追逐描写40年前苏联间谍在德国的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时刻》,普京本人也是该剧的粉丝。相比之下,加拿大驱逐俄国外交官的事件显得过于平淡无奇。独立政治学者阿列克谢-麦卡金(Alexei Makarkin)说 “与前些年美国揭露11名俄国间谍案相比,此案在规模和情节上都缺乏可取性。喜欢传奇的俄国人至今还迷恋米哈伊尔-瓦什科夫(Mikhail Vasenkov)这位自苏联时代开始就为祖国献身的间谍,他娶了位秘鲁夫人,在国外为俄国工作了几十年。还有很多人迷恋安娜-夏普曼Anna Chapman,她的父亲也是一位克格勃高官。但加拿大间谍案的涉案者只是些中尉,职位低到无法让人记住。”

加拿大俄国间谍案没有复杂的故事,也没有俄国人变节,它的中心人物是40岁的加拿大海军情报准尉杰弗里-保尔-德里斯,他一直在加拿大情报部门供职,并一度在国防部工作。2010年从皇家军事学院毕业前后,长期在哈利法克斯的军事情报中心工作。人们的疑问是“为何俄国人瞄上了他,在什么时候把他策反?”

去年11月,俄国武官费多夏登科的外国同行们为他举办了送别晚会,三秘科尔帕科夫的送别会则是在12月8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市中心举行,科尔帕科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自己“12月底离任”,强调“在加拿大的工作十分愉快。”

扑朔迷离的俄国间谍疑云也令驻渥太华的外交官们困惑。一位来自欧洲的高级外交官说:“早在2011年秋天,就知道他们会离开,因为任期到了,现在发生的事情显得很古怪。”一位加拿大国防战略专家也说“对于不受欢迎的外国外交官,是不会有送别酒会的,他们会在几天内消失,悄然回国。”

夏明:从广州机场被扣论中国民主化


12月17日,台湾举行2012年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国民党、民进党和亲民党三党总统候选人二度同台交锋。这一天上午,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参观完中正纪念堂后离开台北,搭乘中华航空公司航班前往印度新德里,他的目的地是刚刚实行政教分离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不料,当他在广州白云机场转机时,被中国警察扣留了两小时,最后警察在没收其登机牌后,把他押上飞机,乘务人员面对这位特殊的客人不知所措,因没有登机牌,只好让他坐了头等舱。一日跨越台湾、中国大陆和印度,三地不同的人文景观使夏明看到了民主与专制的强烈对比。

夏明教授上一次回中国是在2008年5、6月间,那时四川大地震刚刚发生,他随美国最大的电影频道HBO派出的摄制组前往家乡四川,准备拍摄一部地震科教片,但震后暴露出的中国社会矛盾改变了他们的初衷,最后制作了中国社会问题纪录片《四川的眼泪》获得了奥斯卡奖提名。就在那次拍摄中,他们被中国警察四处驱赶,最后仓促离境。

2012年新年期间,回到纽约的夏明忆及在广州发生的那一幕,感到十足的荒诞。“我进关时,警察把我的护照信息输入电脑,立刻就惊慌地站立起来,要我等他向上汇报,接着就来了两个警官把我带走,之后也说要向上汇报。我警告他们我是美国公民,要他们做事有分寸。”

当时夏明转机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两小时的扣留使波音777客机在引擎发动的情况下苦等他半个小时,但警察对航空公司的损失毫不在意。夏明曾询问警察为何扣留他,警察的回答是“你自己清楚”。但夏明对番经历此难以理解:“我在广州换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入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警察还是扣留了我。有意思的是,我进入台湾根本就不需要签证,进入印度,持的是印度政府给我的十年签证,但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公民,在中国却被扣留。”

夏明在到达新德里两天后,才等到他被扣的行李,但洗漱用具、剃须刀和睡衣睡裤等已不翼而飞。从新德里回纽约时,他不得不将机票改为经阿联酋的杜拜机场转机,在那里他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在广州被扣的经历使夏明深感非民主化的国家给人带来的恐惧和威胁,连人的基本生活也遭破坏,他相信中国甚至比其他专制体制更野蛮,因为它不惜成本地监控黑名单上成千上万的人,所造成负面影响和对经济的伤害将使中国专制政体最终面临灭顶之灾。

夏明认为,在1990年代苏东波共产党垮台后,世界60%的国家实行了民主政体,世界民主联盟形成了国际上最大的磁场,正是这个磁场导致了2011年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与此同时,中国却极力挣扎想置身于国际民主磁场之外,以高昂的代价逆其道而行之,它用大外宣给自己脸上贴金,增加军费对外恐吓,用巨额的维稳费用对内镇压,还不惜成本地拉住朝鲜这样的独裁政权。

2012年1月,夏明一改用英文著书立说的做法,在香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中文政治学专著《政治维纳斯》,论述民主和自由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以及中国人该如何拥抱民主这个政治维纳斯。他强调用中文写作才能有效地干预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向,他说:“中国现在面临着历史选择的关口,中国有三种未来,一是沿着目前的执政方向滑向法西斯主义,与全世界的主流价值发生冲突,二是薄熙来和新左派力主把中国推回毛时代,并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仇视西方,第三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

而在现阶段,由于受到共产党政府的强压和新左派的攻击,中国民主化前景面临巨大的危机,夏明选择此刻走出书斋,为中国的民主发声。

两岸关系三阶段


“台独理论家”林浊水从1990年代至今连续五次担任台湾立法委员,四年前马英九胜选后他提出下一代民进党人的目标,是在“台湾主权已经独立,建国的工程尚未完善”的情况下,如何细致地推动建国工程。在本次选举中,第三代民进党领袖、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以“台湾共识” 冲击“九二共识”,林浊水没有否认“台湾共识”意在推动台湾建国进程,但认为其效果如何有待日后检验。林浊水是民进党两岸政策的重要制定者,他在选举前夕表示无论台湾大选结局如何,两岸关系都不会有重大转变,因为“两岸各自分立的现实,和台湾独立难以获得国际承认”这两个框架局限,“逼使共产党、国民党和民进党三党在处理台湾问题上走向务实方向”。

投票日临近,在设于新北市新庄的竞选办公室里,正忙于第八届立法委员选举的林浊水把1949年以来困绕的两岸关系的难题概括为“各自分立,对主权又各有不同主张。”他把60多年的两岸关系划分为三个阶段,并认为从趋势上看,无论政治家们在表面上吵得多厉害,都无法掩盖走向缓和的事实。

林浊水说:“早期的解决方式是武力解决。北京说要武力解放台湾,蒋介石宣称的反攻大陆也是武力解决。到了蒋经国和邓小平的时代,大方向已经转变为和平解决。台湾说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陆方面说要一国两制,和平统一。”

这两个阶段的转变不仅发生在执政的国共两党,也发生在新生的民进党,尽管在戒严时期,早期的台湾民主运动无法清晰地表达他们的主权主张,但根据与党外运动高层有联系的台湾海外同乡会回忆,他们的主流也是主张武装革命的。而在美丽岛事件之后,海外主张武力的人才逐渐回到台湾从事和平民主运动。

林浊水认为无论是共产党、国民党或民进党,在前两个阶段几乎是以同样的步调在发展。

两岸关系的第三个阶段开始于1990年代,特点是主权问题逐渐被经贸问题掩盖,但北京并没有放松对台湾独立的防范。林浊水说就在这个阶段,北京出台了被国民党和民进党普遍认为是大陆武力犯台法源的《反国家分裂法》,但他不这么看,因为发动战争不需要法源。令林浊水感到意外的是,《反分裂法》规定,在三种条件下,大陆会采取非和平手段对付台湾独立,他认为这与大陆的宪法相冲突,因为中国宪法不可能允许对主权独立问题讨价还价。那北京为什么要违宪制定有附加条件的《反分裂法》,林浊水分析是为了向台湾传达一个重要的信息:现阶段把武力废而不用,把统一问题搁置到未来,把现阶段两岸关系的主轴放在经贸关系上。

林浊水认为此次大选大陆成功做到了以商促统、以商为政,经贸的统战效应充分得以体现。因为选前,台湾著名实业家纷纷表态支持九二共识。与北京同步的是,国民党的“不统不独不武”政策也是搁置主权,大力推进两岸经贸关系。民进党也在不放弃建国努力的基础上,改激进方式为和平务实,蔡英文甚至表示可以概括承受马英九与大陆签订的ECFA。

林浊水说:“两岸关系的三大阶段,每一阶段都延续一二十年或三十年,这说明趋势如此,我觉得要推翻两岸各自分立的现实不易,本土人士想急切追求独立并获得国际承认也不易,这两个条件的框架局限,逼使共产党、国民党和民进党三党逐渐走向务实方向处理台湾问题,因此我认为无论此次台湾大选的结果如何,两岸关系不会有很大变化。”

台湾民意也似乎印证了林浊水的说法,12月份的一次民调询问如果蔡英文当选,两岸关系是否会倒退?结果只有少数人回答会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