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加拿大政治新旧版图中的锡克人





201510月的加拿大大选中,有20名印度锡克人当选国会议员,令他们说的旁遮普语成为新国会里英法文之外的第三大语言,11月初第23届加拿大政府总理杜鲁多任命新内阁,在精简后的30名部长名单中锡克人又占了4席,加拿大政府中锡克人部长的人数超过了印度,成为全球首例。温哥华菲莎河谷大学印度裔加拿大人研究中心主任考尔班女士 Satwinder Kaur Bains)感叹道:这真是令人振奋的时刻,我觉得我们真的来了!

考尔班所谓的真来,是以主人的身份生活在加拿大,令她产生这种感觉的4名锡克人部长是38岁的创新、科技和经济发展部长辛格-班斯,45岁的国防部长哈尔吉特-萨将,51岁的基础设施和社区部长阿玛吉特-索伊和35岁的小企业及旅游部长巴蒂西-查格。

加拿大共有135万印度裔,仅次于华裔居有色人种第二位,其中锡克人47万,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4%。锡克人来加拿大虽晚于华人,但却是南亚人的先驱。18975月,辛格等锡克族英国军队军官搭乘《印度女王号》轮船从香港抵达温哥华,接踵而至的锡克人在这里从事铺设铁轨、伐木和采矿等工作,1905年他们在卑斯省阿伯茨福德地区建立了第一个社区,到1907年人数达5000人,其中大多数是退伍军人。当时越来越多的亚裔移民激起了白人的愤怒,蓄胡须、戴头巾特征明显的锡克族人首当其冲。在1907年的种族骚乱中,白人们唱着《加拿大永远属于白人》的歌曲,把装满锡克人的船只从温哥华驱赶到维多利亚岛,总理劳里埃爵士公开表示加拿大气候不适合印度人,要求他们自愿前往英属洪都拉斯,接下来两年 2782名锡克人南下加利福尼亚。卑斯省还把移民入境费用由20元调高到200元,并规定只能从出生地直航入境,不得中转。1914年更发生驹形丸事件,300多名锡克人在温哥华港外滞留两个月后被原船遣返。

在加拿大历史上,锡克人也和华人一样备受歧视,他们都一度不被允许携带家眷入境, 1940年代,卑斯省出台最低工资法,规定25%的员工工资低于他人的1/4,这些低薪员工大多是锡克人和华人。1943年,锡克人为争取选举权向卑斯省长请愿,结果是参加过二次大战的南亚裔两年后获得了投票权,1947年选举权扩大到整个南亚裔社区。1950年代后锡克人大举移民加拿大东部安大略省,1970年代加拿大实行多元文化政策引发以亚裔为主体的第五波移民潮,1980年代加拿大成立了全国性的锡克人组织,卑斯大学和多伦多大学开设了锡克人研究项目。

《多伦多星报》以锡克人辛格-巴尔50年的政治实践,来说明锡克人政治生活的变化。1979年巴尔首次为大选做义工时,人们不相信他会说英语,也不让他面对选民。1993年巴尔为自由党组织了285名锡克人助选团,锡克人达利瓦尔(Herb Dhaliwal)当选议员,并在97年被克里田任命为税务部长,他是加拿大历史上首位印度裔部长。2004年大选中,曾在2000年出任卑斯省省长的锡克人多三吉(Ujjal Dev Singh Dosanjh)脱颖而出,并在04年到06年间担任卫生部长。

今天,退出政坛的多三吉正撰写自传,他认为加拿大政治版图的演变滞后于人口结构的变化,他例举了几位里程碑式的人物:1970年代首位原住民利昂纳多(Leonard Marchand)被老杜鲁多任命为环境部长,1979年首位黑人亚历山大林肯成为劳工部长,1997年首位锡克人担任联邦部长,首位华裔陈卓愉进入内阁。

但令多三吉困惑的是,当今年锡克人在加拿大最高政治决策层中所占份量越来越大时,华人却销声匿迹了,本届内阁里华裔缺席在他看来是一个明显的疏忽,因为有三名自由党华裔当选了议员,其中本该有人入阁。而一度被看好的华裔自由党议员陈家诺则语焉不详地解释说“杜鲁多不选华人作部长是艰难的决定,因为要平衡其他因素。”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中国首次投资加拿大铀矿公司



近日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广核集团矿业公司宣布与加拿大主要铀矿勘探商达成有约束力意向书,对加拿大裂变铀公司(Fission Uranium Corp.)战略性投资8222万加元认购其19.99%的股份,预计 2016129日完成发售计划。这项交易是中国天然铀保障计划的一部分,核电在中国的高速发展使天然铀缺口逐年增大,2030年将达10900吨,为此中国从现在开始加大了海外资源的开发力度。
 
前身为广东核电的中广核集团刚刚在本月中旬与哈萨克斯坦铀矿达成协议,收购其49%权益,中广核在中国拥有10座运营核电站和8座在建核电站, 另有26座筹建中。其矿业公司在香港上市,主要从事天然铀贸易。加拿大裂变铀矿公司今年7月和丹尼森矿业公司合并后拥有两个世界级铀矿,帕特森湖矿和惠勒河矿都位于世界最优质的铀矿产区萨斯喀彻温省北部的阿萨巴斯卡盆地。

加拿大是世界上第二大铀生产国,满足全球需求的16%2013年中国从加拿大进口天然铀及其化合物 461.4吨,占进口总量的2%。加拿大是重要的核技术国家,过去一直比美国和法国低调 现在它把加强与中国合作视为其扩大“地盘”的重要一步,2014年派出主要核能企业参加了第十三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驻华大使赵朴当时曾表示加中铀贸易才刚刚起步,潜力巨大
 
加拿大与中国核能有良好的合作,由加拿大建设的中国秦山三期4号和5号坎杜反应堆,自03年投产后已安全运营12年,是中国目前运行情况最好的核设施。加拿大还计划在海盐建设加拿大核工业园,目前正与该地区76家核设备和服务供应商洽谈。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中国的公祭日和墨西哥的圣母日






























渲染还是化解仇恨,考验着政治家的智慧,也决定着国家的走向。

12月13日,中国政府在南京举行公祭,纪念1937年的这一天被日本军队杀害的中国平民,中国政府强调的杀戮人数是有争议的三十万人。近年来,北京对日关系日益紧张,对南京大屠杀的渲染也日益升级,仇日成为北京官员手中的一张民族主义王牌。2014年2月,中国人大决定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今年是第二次公祭。

可以预料的是,中国人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陶醉的历史仇恨中,抗日神剧还将不停的被炮制出来,并源源不断地流向世界。说来也巧,我今天在墨西哥城市中心ALLENDE地铁站出口处,就遇见卖盗版碟的墨西哥妇女,她的电视机里播放的正是西班牙语的中国产抗日神剧。

就在北京渲染对日仇恨的同一时刻,也即西半球的12月12日,墨西哥城北的瓜得卢普圣殿城正进行盛大狂欢,印第安人正在为来自欧洲的圣母而狂舞。

其实,墨西哥的瓜得卢普圣母节是化解仇恨的绝好范例,因为欧洲人到新大陆与印第安人争地盘没少杀戮,但同时他们也擅长攻心,484年前,墨西哥的传教界就传出印第安人胡安的斗篷上四次出现圣母玛丽亚形象的说法,这给了来自欧洲的天主教本地化的契机,时至今日,墨西哥成为世界第二大天主教国家,印第安人胡安功不可没。

试想如果在过去的近500年间,与土著混血比例高达近6成的墨西哥人一直生活在被政府鼓励的仇恨中,他们能有今日这样快乐的艺术气质吗?理解这一点,也就明白了为何今天在胡安斗篷出现神奇的地方,都是印第安人在载歌载舞欢庆自己的圣母节。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似曾相识的广场
















同样是人山人海,不同的是内心诉求,墨西哥人要表达的是信仰和热爱,和天朝皇民迥然不同。对瓜得卢普圣母的信仰与热爱是墨西哥人最大的精神特质,如果缺少她,墨西哥就没有林立的教堂,没有日夜朝拜的人群,墨西哥人就不会有宽厚善良、快乐艺术的个性,街面上也看不到汽车经过教堂时,车主迅速地划十字,并将手放在唇边亲吻的奇景,没有她,墨西哥人可能会像中了魔咒,真的变得和无神的中国人一样了。

再回到广场话题,其实,墨西哥的广场也曾流血,那是在1968年12月奥运会开幕式临近之际,万名大中学生聚集在特拉特洛尔科的三种文化广场演讲抗议,他们的口号是:“No queremos olimpiadas, queremos revolución!”(我们不要奥运会,我们要革命!)集会期间,军队和警察分别动用了直升机。12月2日下午五时五十五分,有人在邻近的外交部塔楼上开火。6:15左右,又有人向两架直升机开火,5000名军人、200辆装甲车和卡车包围了广场。 杀戮持续了整夜,政府动用了为奥运安保筹建的秘密部队奥林匹克营(the Olympia Battalion),总统卫队成员伪装成的狙击手被部署教堂、女修道院和外交部大厦的楼顶上,首先挑起战火。次日清晨,官方报纸报道20到28人死于事 件,数百人受伤,成千上百的人被逮捕。

十二镇压现场,有大名鼎鼎的意大利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Oriana Fallaci),她曾在1980年8月去中国采访刚刚复出的邓小平,而后者在1989年,亲自下令中国军队镇压学生运动,制造了六四事件。

1998年特拉特洛尔科事件三十周年纪念日,总统塞迪略批准国会对10月2日事件展开调查。总统福克斯在2002年任命普列托(Ignacio Carrillo Prieto)检举下令屠杀的负责人。 06年,前总统、事件发生时的内政部长路易斯·埃切维利亚以种族灭绝罪的罪名遭到逮捕。2009年5月,在一场漫长而复杂的上诉之后,对埃切维利亚的屠杀 指控被撤销。起诉人普列托表示继续调查并寻求在联合国国际法庭上或美洲人权委员会上控告埃切维利亚。

2008年12月,墨西哥参议院决定10月2日为全国哀悼日。

而在天朝,天安门广场的屠杀至今仍然是禁忌,中国政府的顽冥不化使当代中国自绝于现代文明之外,不知何时中国人能享有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