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星期日

达赖喇嘛替噶玛巴辩护


在印度警察搜查噶玛巴住所的第三天,达赖喇嘛为自己的这位潜在的接班人开口辩护,称噶玛巴的钱可能是来自中国的信徒,但他同时也责怪噶玛巴不应该把钱放在身边,而应该存入一个基金里面。

据印度时报1月30日报道,正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达赖喇嘛承认自己不了解案件的详情,但他告诉记者:“噶玛巴是最受尊重的喇嘛,那些钱应该是来自他的弟子,但是把钱放在身边却使人误解。”

星期六,印度警察继续在达兰萨拉突击搜查,逮捕了包括一名银行经理在内的五名嫌疑人。同一天,数以千计的噶玛巴的信徒挤满了他所住的下达兰萨拉上密院,抗议警察的作为及对噶玛巴是中国间谍的指控。在噶玛巴多次讲经的比哈尔省菩提伽亚,也有数千名信徒举行烛光游行,支持噶玛巴。

噶玛巴的办公室在28日发表第一份声明之后,又于29日再度发表声明,指印度的指控毫无根据及严重投机,坚决否认与中国任何部门有联系,关于查获款项中有人民币一事,声明认为噶玛巴在西藏境内的信徒捐赠人民币,寺院接受来自世界各地各种形式的捐赠不足为奇。声明为噶玛巴购买土地建寺院一事解释说,由于噶玛巴目前在达兰萨拉的住处是临时性的,他的办公室一直寻求建一个永久的法王寺,印度政府也同意这一计划。

2011年1月29日星期六

加拿大调查本国白人在基地组织受训情况


去年11月,一则关于阿富汗的消息曾在加拿大政坛引发争议。总理哈珀当时承诺将加拿大军队在阿富汗的驻扎年限从2011年延长至2014年,以便训练对抗塔利班武装的阿富汗政府军,自2002年参战以来,已有超过150名加拿大军人阵亡。今年1月,从阿富汗传来的另一消息则引起加拿大皇家骑警的高度关注,12名激进的加拿大白人正在塔利班营地接受训练,准备日后在加拿大各大城市发动恐怖袭击。

总部设在香港的《亚洲时报在线》驻巴基斯坦首席记者赛义德-撒莱姆-沙赫扎德(Syed Saleem Shahzad)和部落事务特约记者塔西-阿里(Tahir Ali)1月撰写了《基地组织发动西方圣战》一文。文章说,基地组织从2002年开始招募白人好战分子在巴基斯坦部落地区受训,除加拿大人之外,还有来自美国、英国和德国的白人接受了圣战训练。文章说,八年来西方国家情报机构并没有把握这一计划的真正脉络,北约军事组织也没有阻止这一计划。

文章援引圣战组织的消息说,这12名加拿大人在去年2月进入阿富汗,9个月后,基地组织决定将他们送往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北瓦济里斯坦地区,11月份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在阿富汗他们接受了圣战的基础训练,目前正在进行特别课程,如怎样掌握先进武器、如何利用北美的走私网络,如何使用糖和基本化学材料制作烈性炸药等等。一旦所有课程结束,基地组织会让他们回到加拿大。

据信,这些加拿大人是在加入了埃及人的伊斯兰圣战组织(JAI)以后,被转介到阿富汗的。基地组织负责训练加拿大人的头目是30岁的阿布-沙伊德,他对此计划雄心勃勃,准备要招募更多的加拿大白人。《亚洲时报》的文章甚至披露了参加训练的加拿大人的姓名,他们是常见的英法文名字如让-保罗等。

加拿大读者对这一消息反响极大,有人认为加拿大人的不安全感又要升级了,也有人质疑塔利班通过中国人的媒体透露这一消息,是为了让加拿大人活在惊恐之中。渥太华卡尔顿大学反恐专家马丁认为这一消息的可信性很高,因为有越来越多的欧美年轻人加入到激进的伊斯兰圣战队伍中。臭名昭著的美国人安瓦尔阿拉吉(Anwar Awlaki)就在也门广泛招募白人青年。在多伦多曝光的一个恐怖组织曾计划袭击当地的目标,他们就遵从安瓦尔阿拉吉的指导。

文章作者沙赫扎德向《渥太华公民报》解释说:“在德国激进分子在巴基斯坦被捕前,也没人相信西方的圣战网络。一名德国人声称在巴基斯坦训练营受训后,德国在去年底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一月份,加拿大皇家骑警启动调查程序。据加拿大通讯社报道,皇家骑警处长助理吉尔斯米肖表示,他们正连同加拿大的其他安全和情报机构评估这一消息的“可信性和可靠性”。他们会尽快拿出评估结果,并采取适当的行动。

去年10月,西方国家就曾调查基地组织进行孟买式袭击的恐怖活动阴谋,当时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相信有70名德国公民参加了基地组织的恐怖训练,其中三分之一在结束训练后回到了德国。据一位德国反恐专家分析,还有可能有多达40名来自德国的圣战分子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作战。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土安全政策研究所和瑞典国防学院在去年10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警告说,激进好战的西方人利用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旅行的便利,介入恐怖活动,使全球恐怖主义的威胁日益增长。报告敦促美国和欧洲盟国携手合作,应对这一新的威胁。

印度警方调查大宝法王噶玛巴



印度警方27日在大宝法王噶玛巴所住的下达兰萨拉上密院查获6个行李箱,里面装有包括人民币和美元在内的23种货币,价值6千5百万卢比。28日晚,印度警方就金钱来源等问题,询问了噶玛巴本人,警方说将根据噶玛巴提供的情况继续展开调查,但强调并没有软禁他。周六,噶玛巴没有出席公开的祷告活动。

对印度警方的罕见搜查,达赖喇嘛驻北美新闻联络官贡嘎扎西在接受记者询问时表示,对情况不了解不方便评论,相信稍后达兰萨拉方面会做出回应,但他相信无论结果如何,此事都会对噶玛巴造成不利的影响。

印度媒体普遍认为中国与这一事件有关。印度电视新闻网(CNN-IBN)以《藏人领袖勾结中国》为题,称“印度北部这块全球藏人的圣地,暗藏着中国人的利益,17世噶玛巴现在被指控是中国间谍”。 全印度新闻网(OneIndia News)的标题是“达赖喇嘛的继任者是中国在印度的卧底?”印度门户网站(Rediff)则称“印度情报部门准备问讯噶玛巴”。印度报业托拉斯甚至给出了一个金钱流动的途径,那就是“从中国到曼谷,再入美国之后进入印度。”

1月28日,噶玛巴办公室发表声明,说“历代噶玛巴有着在完全透明的财政情况下服务公众的传统,目前因正集中精力配合调查,日后将回答媒体及公众的问题”。

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

加拿大政府拒绝逮捕本•阿里家人


在本周三突尼斯政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通缉令,要求引渡在逃的前总统本•阿里及其家人之后,加拿大蒙特利尔西郊小镇上的沃特伊城堡酒店(Chateau Vaudreuil Suites Hotel)就成为国际关注焦点,因为被通缉的七人之一,本•阿里妻子的兄长贝拉森•特拉贝尔西(Belhassen Trabelsi)夫妇和四个孩子及保姆就住在这里。

国际刑警组织要求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成员国“寻找并确定被通缉者的下落,并将他们逮捕以便引渡回突尼斯”,但加拿大皇家骑警发表声明说,本国法律不允许仅仅根据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全球警报就采取逮捕行动,而要等待直接来自突尼斯政府的正式请求。就在通缉令发出的同一天,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重申贝拉森一家具有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身份,可以合法居留。

曾控制突尼斯的媒体、银行和航空运输业的巨富贝拉森一家六人上周四乘坐私人飞机抵达蒙特利尔,突尼斯政府指控他涉嫌把非法获取的财产及资金,转移到海外。被通缉的本•阿里的女儿和女婿,也在蒙特利尔置有物业。

此间的突尼斯人社团要求加拿大尊重突尼斯人民的意愿,他们计划2月2日在议会外集会,要求加拿大采取措施,防止贝拉森一家外逃。

2011年1月26日星期三

加拿大考虑冻结本阿里的资产


继法国、瑞士和欧盟之后,加拿大正在考虑冻结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及其家人在加拿大境内的资产。加拿大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梅丽萨朗兹曼(Melissa Lantsman)表示:“如果联合国通过决议或者突尼斯政府提出要求,加拿大就会立即冻结他们的资产和银行账户。”

上周,突尼斯临时政府宣布调查本阿里家族非法所得及在国外的投资,其数目可能多达50亿美元。本阿里的内弟贝拉森是突尼斯的媒体大王、银行家及航空运输业巨富,2009年他移民加拿大获得永久居留身份,目前尚不清楚其家族还有多少人已经移民了加拿大,也不知道他们在加拿大到底拥有多少资产。

2008年本阿里的女婿马德利(Mohamed Sakher El Materi)在蒙特利尔花250万美金购置的豪华别墅已经曝光,尽管一位律师出面澄清该房屋已经易主,但市政府的地产登记册上仍是马德利的名字。

加拿大的突尼斯人社团已经聘请律师,起诉境内的本阿里家族成员,并要求加拿大政府公布他们的个人资料,取消他们的永久居留身份。

2011年1月24日星期一

加拿大允许有居留权的本阿里亲戚入境


加拿大政府承认,可能已经有多达十位的本阿里亲戚乘坐私人飞机入境。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说,这些人不是来寻求庇护,他们本身就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肯尼在周日于首都渥太华参加保守党的一个会议时强调,本阿里的亲戚作为加拿大永久居民,有权住在加拿大,但对于那些没有永久身份的人,他们必须申请签证,但无疑那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加拿大移民部长的讲话修正了前一天的态度,当时移民部发言人表示加拿大不会庇护本阿里的亲戚。加拿大最新的表态令当地突尼斯人社区不满,他们认为加拿大政府应该像法国和马耳他一样,拒绝独裁者本阿里的亲戚入境。

据信本阿里亲戚入境后,目前住在蒙特利尔市西部的一家酒店里,并没有入住本阿里第四个女儿两年前在皇家山购置的豪华别墅。蒙特利尔作为全球第二大法语城市,拥有庞大的突尼斯人社区,他们上街庆贺突尼斯独裁者垮台,并在本阿里女儿别墅的大门上和车库外贴上了“突尼斯人民的财产”等字样。

2011年1月23日星期日

加拿大政府宣布不庇护本阿里亲戚


被赶下台的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的四名亲戚带着保姆于21日乘坐私人飞机抵达加拿大蒙特利尔,加拿大政府22日宣布不会给他们庇护。

周六,加拿大移民部官员表示加拿大不欢迎本•阿里或他的直系亲属,并强调突尼斯人必须持有加拿大政府签发的有效签证才能入境,而且一旦签证过期,他们就必须离境。加拿大移民部官员拒绝就本•阿里的几名亲戚入境事宜做详细说明,由于前突尼斯总统家族成员不能回国,加拿大如何处理这一个案将面临挑战。但加拿大移民部发言人说:“尽管这样,加拿大政府将采取适当的措施使其离境。”

突尼斯前总统夫人莱拉•特拉贝尔西有多名兄弟,21日抵达蒙特利尔的是其中一名兄弟及夫人,两名孩子和他们的保姆,他们来到的消息引发了蒙特利尔突尼斯人社区的抗议。本阿里的女儿和女婿两年前在蒙特利尔富裕的西山地区花250万美元购买了一栋豪华别墅,目前尚无人入住。

2011年1月22日星期六

方励之:我对中国民主前景不乐观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天体物理学教授方励之自2005年退出中国人权理事会后,很少接受华文媒体的访问。月前他前往挪威首都奥斯陆,在奥斯陆大学进行了一场学术演讲,并参加了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举办的颁奖仪式,获奖者是曾在22年前批评过他的刘晓波。不过在奥斯陆,方励之没有出现在华人与会者举办的活动中,对华文媒体也保持相当的低调,但在美国纽瓦克机场与记者偶遇时,方励之曾表示,他对中国民主前景不乐观,从现在算起,中国民主化进程还需要一百多年。

今年2月将满75周岁的方励之,目前正在进行宇宙重子流体动力学和暗物质等领域的研究,在机场嘈杂的背景中,需要借助助听器与记者交谈,他称自己曾详细论证过为何中国民主需要二百多年。两年前是五四运动90周年,方励之曾在《北京之春》撰文《中国民主何时能实现》,回忆了在五四运动70周年的 1989年4月他在北京的一次公开演讲,那次中科院科学史所长席泽宗请他算一算“中国何时能够实现民主”,方励之给出的定量答案是∶( 1913 - 1629 )- ( 1989 -1919 ) = 214 年。他在《北京之春》写道“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从五四运动1919年算起,需要284年。从1989年算起,仍需214年。”

2009年,方励之认为尽管时间过了20年,他这214年“零级近似的估计似乎还没有被证伪”,曾流行于1629 - 1913近三百年的“三勿论”:“勿师西法” 、“勿离经叛道” 、“勿上下易位” ,曾用来抵制严谨科学在中国的成长。时下正在人民大会堂里流行,用来抵制普世价值。“三勿论”变成了”“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和 “核心是党领导,不折腾”。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方励之还是坚信中国民主的进程仍然需要一百多年,他强调自己的不乐观有多方面的原因,纵观世界历史,就能发现其规律。即使是在以民主人权著称的法国,其民主化进程也历时百余年且多有反复。他说:“其实不仅中国,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即使在最民主人权的法国,也来回折腾了好多次。从杀路易十六以后,建立第一共和,十多年后帝制复辟,1848年二月革命建立第二共和后仅4年,帝制再度复辟,到1870年建立第三共和。现在的法兰西是第五共和国,说明期间反复好多次。”

目前海外民运正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似乎为这一历史进程的反复添加了注脚,因为早在1989年初,他就曾写信给邓小平,建议在建国30年大庆时赦免魏京生等政治犯。方励之说:“20年前,我写过一封信给邓小平,呼吁中国释放政治犯,现在还是要求释放政治犯,时过20年,我们的理念是一致的。”

方励之在其《奥斯陆四日日记》中写道:“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由GDP定量度量。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可由政治犯数量(NPP)定量度量。中国在九十年代有政治犯七百人,现在至少有一千四百名政治犯。曾有预计,当中国GDP增加后,NPP就会减少了。现在,中国的GDP世界第二,为什麽NPP 也增高了。”他认为这种情况在“欧洲也有过,GDP 与NPP并不总是实时反相关。”

方励之说:“所有具有历史包袱的国家,要达到美国这样的民主,都有一个复杂的过程,因为美国建国晚,国情比较简单,最重要的是没有包袱,英国的情况也和法国类似,有过一百多年的反复。”

2011年1月16日星期日

柴玲复出记


柴玲复出,与一项名为“女孩之声”的救助中国女婴计划密切相关。在2010年12月于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活动期间,柴玲总是随身带着一些粉红色的小册子,让与会者了解她正投身的这一行动。

在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后,担任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的北师大心理学硕士生柴玲在被中国政府通缉的21名学运领袖中排名第四。她在逃亡十个月后到达法国,后赴美求学于普林斯顿大学及哈佛商学院。在人们争执于天安门学生的作为是否有失误时,争议的中心人物柴玲却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她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创办了自己的电脑公司“尖子班”( jenzabar.com),并于2010年4月受洗为基督徒。

在纪念六四事件20周年之际,柴玲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宣布捐款百万美元支持中国民主运动,以兑现其对中国民主之承诺。然而她真正的复出是在一年后,2010年6月,柴玲在美国首都成立了非赢利组织《女孩之声》,旨在助养中国大陆贫困地区的女婴,也为受“一胎化”政策迫害的妇女代言。除华盛顿DC外,这一组织还在波士顿和纽约设有办事处。

在谈到为何会选择救助中国女婴计划作为自己复出的契机时,柴玲说:“在09年10月份,美国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我帮中国妇权的张菁女士做翻译,在翻译过程中我受到很大的震动,当时有个叫吴娟的女士讲述自己被强行堕胎的经历,因为没有准生证,她不得不在怀胎五个月时到处躲藏,后来被抓到,被带去医院里堕胎,一针毒针打下去,肚子里的孩子立即就不动弹了。但孩子没有出来,连等了三天,后来她被送到手术室,医生用剪子把死孩子剪成碎片拿出来,这是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

这个故事令柴玲感到在人类极大的罪恶面前,个人力量的微弱。在听证会后一个多月,柴玲信了基督教,她称信主的原因是自己没有办法拯救中国,如果神能拯救的话,她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神。后来,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从得克萨斯州去波士顿和柴玲一起度周末,也大力支持她复出。

柴玲认为中国对女婴的虐杀,是对人类重大的犯罪行为,其严重程度超过了德国纳粹,过去30年中国计划生育杀死了4亿儿童,数量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之和。柴玲说:“在信仰基督教之前,我整个的生命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六四等等。信神之后,神把我的眼睛打开了,发现在这里原来还有这么大的罪恶。于是我就投入到这一工作中去。我希望有更多人的眼睛被打开,能够加入进来。”

半年多来,柴玲为女婴计划投入了百万美金,她们在中国农村地区招聘义工,为新生女婴提供现金资助,并赞助孤儿入学。柴玲对这一计划目前在中国实施的情况表示满意:“我们听到很多可喜的进步,我们发现中国官方的一位计划生育的负责人表示要严厉打击堕女婴的人,每年有二到三百万的女婴因堕胎而亡,如果中国能解决这个问题,每年也能拯救两三百万的生命。”

柴玲还注意到反对中国一胎化政策的呼声,因为人口萎缩将减缓中国经济的增长,使中国在贫穷阶段就面临人口老化问题。救助女婴计划在中国展开后,将来是否会受到中国政府的打压,柴玲援引刘晓波的话说“我们没有敌人”,她相信基督教精神将会拯救中国。在流亡21年之后,一直未曾回中国的柴玲,表示想回去看看,但能否成行要看“神的安排”。

2011年1月9日星期日

不认同加拿大,魁北克人正酝酿第三次独立公投


2010年底,有70%的魁北克法裔认为自己只是或首先是魁北克人,比在前一年初的调查大幅上升了16个百分点,18岁到24岁的年轻人认同加拿大的比率更低至18%。与民意相对应的是,主张独立的联邦政党魁人集团在6个月前致函世界各国1600名民选领袖,称即将推动第三次魁北克独立公投。在去年的魁北克省庆之际,魁人党还在全省10个城市通过游行集会和演讲的方式进行了动员。

根据加拿大研究学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于2010年底进行的最新国民身份认同调查,三成一的法裔不承认自己是加拿大人,另有近四成的法裔首先认为自己是魁北克人,然后才是加拿大人。加拿大研究学会执行主任杰克杰德瓦布认为,这一结果说明越来越多的魁北克人想脱离加拿大,这将对魁北克的政治前景产生重要影响。

调查显示仅有1%的法裔魁北克人完全效忠加拿大,魁北克最大的英文报纸《蒙特利尔公报》在披露这一消息时感叹,加拿大难以获取法裔魁北克人的心。

在历史上,魁北克曾有过两次独立公投。1980年,独立支持者以40.44%的赞成票不敌59.56%的反对票,1995年,魁北克第二次独立公投,统独两派势均力敌,结果魁独得票49.42%,联邦派得票50.55%,魁北克独立运动再次受挫。第二次公投到现在的15年间,魁人党与联邦主义政党魁北克自由党在这块土地上争雄,2003年,自由党从魁人党手中夺得省长宝座,并掌控至今。06年魁人党的民意一度大幅领先自由党20个百分点,但在07 年的魁省选举中,魁人党仅获36个议员席位,落后于新成立的民主行动党,这不仅意味着自1973年以来,主张独立的魁人党首次失去主要反对党的地位,也标志着魁北克法裔的独立运动再次跌入低谷。

在外部环境方面,法国总统萨科齐在08年10月公开支持加拿大统一,被视为对戴高乐的魁北克政策划上句号,法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一再暗示欢迎魁北克独立,1967年,戴高乐还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政厅阳台上高呼“自由魁北克万岁“的口号,令加拿大政府大为不满。

最新的调查报告曝光后,人们不禁要问,从07年至2010年底仅仅三年,是什么原因导致魁北克人的独立意识如此快速的增长?加拿大研究学会认为,魁北克人对加拿大的联邦政治越来越不满,特别是08年10月的联邦选举主张削减对艺术的投入。2004年自由党赞助丑闻也令魁北克人对联邦政党更加失望,加速了魁北克人对加拿大联邦的离心力。2010年的魁省民调显示,对魁人党的支持率达41%,大幅领先执政的自由党。同时,魁人党也在魁省预算和政策制定中,与自由党政府产生越来越多的分歧。

为了安抚魁北克人,加拿大议会曾在2006年11月通过总理动议,使魁北克成为“族国”(Nation),加拿大联邦还在文化上大力支持魁省,但加拿大研究学会执行主任认为这些举措并没有赢得魁北克人的芳心,魁北克与加拿大的关系就像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

加拿大共有人口3423万,其中法裔人口1042万,主要居住在东部的魁北克省。加拿大研究学会最近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加拿大95%的受访者表示爱国,比以爱国著称的美国人高3个百分点,但这项调查注明,受调查的加拿大人不包括魁北克人。

2011年1月2日星期日

杨建利:流亡藏人新一代领导人将更具国际视野


哈佛大学法学博士洛桑森盖在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预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在2011年接替桑东仁波切担任流亡政府首脑的热门人选。这次预选在10月3日举行,40天后宣布结果,洛桑森盖以22489票领先于其他候选人。其实早在开票前,他就被普遍看好。

达赖喇嘛也在10月23日和11月23日,也即是预选结果揭晓前后,分别在加拿大和印度公开表示将在2011年完全退休,他似乎是在以这种姿态表达对洛桑森盖的完全信任。

1968年出生在印度大吉岭的洛桑森盖,曾获得印度德里大学法学学位,1996年他参加美国政府资助的国际学者交流计划,获得哈佛大学法学硕士,2004 年成为哈佛大学首位藏人法学博士,他的论文题目是《从1959到2004年,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与历史》。在成为哈佛大学研究员之前,洛桑森盖曾涉足流亡藏人政治,1992年他被选为藏青会最年轻的执行委员,2004年又被总部设在纽约的全球组织《亚洲学会》评选为亚洲24位青年领袖。

洛桑森盖经常参加哈佛大学研究员杨建利博士在学校组织的活动,并发表演讲,此外他还请华人学者杨建利去家里吃饭,最早的汉藏交流就在这两位学者之间展开。洛桑森盖有望成为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杨建利这样谈及自己的老友:“他很有能力,脑子非常灵活,有很强的教育背景,甚至对中国政府也有持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他与汉人交流,也和很多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打交道。”

多次访问过达兰萨拉的杨建利,发现现任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与洛桑森盖在个人风格上完全迥异,桑东仁波切在任何情况下都很低调,讲话只表达6分,另外4分藏而不露,而洛桑森盖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开放式的表达。“洛桑森盖属于年轻人的性格,他的表达丰丰满满,十分充分。”

杨建利认为洛桑森盖代表了第二代流亡藏人的特点,他们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个人修养,具有足以让汉人产生压力的个人素质。这次预选,除哈佛的洛桑森盖领先外,另一位具有斯坦福大学背景的丹增得松也将参加在11年3月的最后选举,杨建利认为,美国的藏人学者在流亡政府总理选举中的高得票率,说明流亡藏人对拥抱世界没有顾忌,无论日后他们中的哪一位当选,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都将面对着一个更为强有力和国际化的对手。

尽管如此,杨建利并不认为新一代藏人当选后,会立即带来新的局面。他说:“流亡藏人处在一个非常矛盾的状态中,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能否走通,他们长期心存疑虑。但达赖喇嘛的智慧和崇高地位使他们又不能产生怀疑。洛桑森盖能否改变这种矛盾状态,打破藏人心中的平衡,还需观察。”

在达兰萨拉以民主机制选举首席噶伦的同一年,北京以传统的非透明方式产生的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也正准备接班。如果洛桑森盖当选,他与年长15岁的习近平的沟通是否会有突破,杨建利对此并不看好。他说:“ 很难取得突破,谈判涉及到双方,而所有的障碍和限制来自中国政府,是否突破取决于中国政府,除非他提出的东西比其前任更能得到中国政府的欢迎。但现在看来,没有这个迹象。相反,新一代藏人可能比老一代更不为中国政府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