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艾未未获加拿大伍冰枝全球公民奖




加拿大公民学会( Institute for Canadian Citizenship)决定把今年的伍冰枝全球公民奖(Adrienne Clarkson Prize for Global Citizenship)授予居住在德国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艾未未,以表彰他对中国及国际事务及权威无所畏惧的批评,赞扬其作品不仅指向控制人民的国家,也关心日益恶化的国际难民危机。

3岁随父母逃离被日军占领的香港成为加拿大难民的伍冰枝,1999年至2005年间任加拿大总督,2016年加拿大公民学会以她的名字设立全球公民奖,每年一度奖励在各国为增进人民相互了解、改善人权状况做出贡献的个人,去年的首位获奖者是伊斯玛穆斯林精神领袖阿迦汗,2014年他曾在加拿大国会发表演讲,是加拿大历史上首位获此荣耀的精神领袖。加拿大《环球邮报》指伍冰枝称赞全球公民奖的第二位获奖者艾未未是一个时代人物,无论在中国、美国和欧洲都给人们带来艺术和启发,更重要的是其作品无需翻译,人们都能理解。

艾未未的装置、社交媒体和电影等形式的当代艺术作品曾在十多个国家展出,2011年艾未未被北京拘押扣留期间,安大略省美术馆曾举办大规模的艾未未作品展,伍冰枝两次到场观看,当时加拿大驻华使馆为艾未未摄制了录像,使他能以录像的方式与加拿大人见面。

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揭秘加拿大如何幫助中國制定反家暴法


七月份曝光的加拿大外交部年初的一份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重点着墨,但也指中国“在某些方面有积极进展”,说“在与加拿大等国磋商后颁布了中国首部反家暴法”。更早之前,加拿大《国会山时报》(hilltimes.com)曾撰文介绍加拿大如何帮助中国制定反家暴法的细节,并引述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的话说,“在与中国政府讨论人权问题时,反对家庭暴力具有政治上‘安全’性,中国也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

家庭暴力长期存在于中国社会,只是人们很少提及,这种情况在2011年9月发生了变化,因倡导“疯狂英语”而闻名中国的企业家李阳与美籍妻子李金的家庭纠纷在中国引发热议,李金在新浪微博上控诉李阳对其疯狂实施家庭暴力并要求离婚,照片显示她被丈夫打得头破血流,但警察却置之不理。李阳后来公开承认殴打了妻子,但他以为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家丑不能外扬,妻子不应该对外人诉说。中国官方数据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已婚女性遭遇过家庭暴力,但很少有人向当局报告。

据2016年10月离任的赵朴大使透露,2013年被撤并的加拿大国际开发署(CIDA)在家庭暴力问题上与中国有多年的密切合作,1998年至2005年期间向中国妇联提供了500万资助,帮助加强中国各级妇联、警方和中国法庭在处理家庭暴力方面的合作。在中国政府刚刚考虑要起草反家暴法时,中国官员就来与他接触,要求他为中国立法者访问加拿大提供方便。在加拿大方面同意后,中国官员得以近距离观察加拿大政府、司法和社会服务机构是如何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

在双方的合作过程中,加拿大前总理乔·克拉克(Joe Clark)的妻子莫林·麦克提尔(Maureen McTeer)律师也助了一臂之力,她在2015年参加了加拿大驻华使馆举办的一系列妇女维权活动,而这些活动是为纪念 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二十周年而举办的。

加拿大外交部资料显示,由高级官员组成的中国代表团于2014年10月访问了加拿大,与当时保守党内阁的司法、妇女和公共卫生部门多次会晤,“从加拿大打击家庭暴力的实践中吸取经验教训”。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4年期间,约4%的加拿大家庭发生过家庭暴力,比10年前的7%有所下降。

赵朴回忆说,中国官员对加拿大有关滥用法律的定义很感兴趣,因为这些行为事关调解和刑事处罚。加拿大外交部相信“加拿大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塑造中国法律的最终文本”,因为加拿大为中国家暴法草案的前两稿提供了修改意见,外交部称尽管有“一些缺点”,但它是“重要的里程碑”。

2015年12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正式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并简化获得限制令的程序。这一法律涵盖已婚和未婚的生活在一起的异性夫妻,以及寄养的儿童。适用范围包括心理和身体虐待,但不适用于同性伴侣。

这也是加拿大外交部承认有“一些缺点”的地方,加拿大反暴力和反骚扰的法律适用于不同性取向的配偶,但中国法律并不承认同性家庭,中国官员对外解释说反家庭暴力法没有涵盖同性配偶,是因为中国政府“尚未发现”同性伴侣间的暴力问题,但赵朴相信原因是中国政府还没有准备公开承认同性配偶的法律地位。

尽管如此,加拿大外交部还是为中国政府“在起草法案的早期阶段”就找加拿大取经感到自豪,赵朴认为“这是一个经过长期合作取得成果的好例子”,由于过去的成功合作,中国愿意与加拿大政府讨论反家暴问题,并从加拿大的法律中寻找“灵感”。中国方面对此也直言不讳,中国驻加大使馆发言人肯定加拿大和中国在司法领域有“良好的交流”,并强调从其他国家的“良好立法经验”中取经是中国的长期做法。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

不理北京禁令《好极了》赴加拿大电影节





曾在6月份被中国政府以未获赴海外参赛官方许可为由强行撤出法国安纳西影展(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Film d'Animation d'Annecy)的《好极了》,目前正在加拿大参加第21届蒙特利尔惊悚电影节。

713日开幕的电影节为期三周,在轴心单元两次放映这部引起关注的中国动画片。据电影节组委会媒体负责人介绍,他们是“直接从电影制作人那里拿到了影片,没有与中国政府打交道,也不会理会任何外国政府的干预”。他表示无论北京态度如何,电影节都会放映这部电影。

刘健执导的《好极了》以动画形式讲述在中国南方小镇发生的故事,司机小张为了筹钱给整容失败的女友古琦琦做手术,偷了他老板刘叔的一包现金,从而引发灾难性的连锁反应。该片曾在今年2月入围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成为首部入围欧洲三大国际影展主竞赛单元的中国动画长片,但这样一部为中国电影带来荣誉的作品却在6月赴法国参加影展时被中国政府强行撤回。

蒙特利尔惊悚电影节是北美规模最大的同类型电影节,也是蒙特利尔最成功的电影节之一,本届电影节中有来自中港台的11部华语影片,台湾电影《报告老师!怪怪怪怪物!》参加主竞赛单元角逐黑马奖,揭露中国骗子横行的犯罪喜剧片《轻松+愉快》在创新单元放映,它曾在今年早些时候获得美国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世界剧情片单元视觉设计特别奖。

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刘晓波是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7月13日晚间,沈阳司法局宣布刘晓波去世,一个多小时后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通过推特表达哀悼,她说“这位人权捍卫者的去世令人极为悲痛,我们在哀悼的同时祝愿他所表达的希望和自由的信息永存”。加拿大《环球邮报》指刘晓波是继1938年死于纳粹德国集中营的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之后,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加拿大最富影响力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在其网络版撰文指,刘晓波是中国最著名和最直言不讳的政治犯,他的不同政见激怒了中国政府,他的笔是向共产党挑战的剑,他的思想照亮了这个充满矛盾的国家。另据国际人权观察透露,在刘晓波病重期间,加拿大政府曾向北京表示愿意接受他到加拿大治疗。

在刘晓波病逝的当天,习近平在北京会晤了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率领大型政商代表团,期间习近平希望与加拿大尽早启动自贸协定谈判。稍晚约翰斯顿总督在推特上表示“与习近平主席的会晤加强了加拿大与中国的长期关系”,但没有提及是否已经知道刘晓波去世。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频道评论说,因为总督正在北京访问,加拿大用谨慎平静的方式表达对刘晓波的哀悼。





加拿大政府报告指中国在人权问题上走向消极


最新披露的加拿大外交部一份报告批评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对媒体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日益严重。加通社指加拿大外交部在今年1月就中国人权问题进行评估,发现两年来中国在人权问题的整体走向明显消极。

报告指“2016年3月,习近平要求中国媒体服从党领导”,下令中国两家最大互联网公司“新浪和腾讯不得发布原创内容,只能转载国家媒体”,报告援引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 49名中国记者和网络作家入狱,居世界之首。100多名驻华记者中超过半数表示“受到某种形式的干涉、骚扰或暴力”,一名法国记者因撰写批评文章被驱逐。在政治权利方面,中国宪法允许自由选举,但实际上候选人资格必须得到共产党批准。宗教自由也遭践踏,政府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拆毁教堂。

报告关注的是2015年以来的中国人权状况,这一年11月小杜鲁多当选加拿大总理,两国于今年开始自贸协定的探索性会谈,加拿大人担心渥太华会拿民主自由价值观做交易,今年2月和4月前两轮探索性会谈后,7月进行第三轮,如果进展顺利,探索性会谈可能转入正式谈判。最近中国大使卢沙野批评加拿大在贸易谈判中加入人权关注,并把怨气发在加拿大媒体身上,他甚至呼吁加拿大政客学习中国对待媒体及管理人民的经验,加拿大外交部的这份报告以中国侵犯人权的具体事例做出了回应。

报告还指“中国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如“减少可实施死刑的罪行数量”,在与加拿大等国磋商后颁布了中国首例家暴法。报告指虽然死刑人数是中国国家秘密,但专家相信其数量已从十年前的每年一万人降至近四千人。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对加拿大媒体发难的中国外交官们




74日加拿大通讯社发出报道称,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指责加拿大媒体传播中国的负面形象,把中国描绘成侵犯人权、缺乏民主的国家,并要求加拿大政府少理会媒体,把关注重点转到两国自贸协定谈判上。这是自去年中国外长王毅在渥太华怒斥加拿大记者“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后,中国外交官再一次对加拿大媒体发难。

今年2月由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研究局局长转任驻加大使的卢沙野,“肩负着深化两国关系的使命”,痛感“加拿大媒体对中国的误解不利于双边合作”,今年3月他在接受加拿大《国会山时报》专访时承认应对“加拿大舆论是工作中的重大挑战”,“相信会用相当一部分精力来做媒体和公众的工作”,因为“来加拿大后发现,这里的媒体舆论对发展同中国更紧密的友好关系和互利合作似乎还有些不同的看法,有时负面舆论声音更大”。为缓和与加拿大媒体的关系,卢沙野也有亲善之举,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时称自己“很乐意同媒体打交道。今后你们有问题,可以随时向我提出”。在提到“加拿大有些人有偏见”时,还特别强调是“泛指”,“不是指《环球邮报》有偏见”。

630日他在渥太华接受加拿大媒体第四次专访时,指加通社记者代表加拿大人民,所提问题也代表了“加拿大人的混乱”。在谈到两国就自贸协定进行的探索性会谈中渥太华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时,卢沙野指责“不了解情况但又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加拿大媒体试图在贸易问题中加入人权问题,渥太华表达加拿大人对中国环境、劳工、性别平等、法治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关切,令卢沙野很不愉快,因为“加拿大人视中国为一个没有民主、人权或自由的国家,是看不起中国”。他指加拿大政客有时不得不屈从于媒体,为此特意向他们推荐北京应对媒体的妙方,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擅长听取民意,并领导和动员人民走向共同的事业”。

卢沙野的言论引起加拿大舆论界的反弹,资深媒体人特里-克雷文(Terry Glavin)用“谎言、懦弱和虚伪”来形容这位来自中共中央的官员,他在《渥太华公民报》撰写“中国关于言论及其他自由的大谎言”一文,认为卢沙野称赞“中国的人权、民主和言论自由”,抱怨“强大、不知情甚至有偏见的加拿大媒体”损害了两国自贸谈判前景的说法十分可笑,因为就在三个月前习近平还强调中国媒体要对共产党绝对忠诚,财新关于审查制度的三篇文章被立即删除,61日中国网络管理新规则生效,网络监管人员上岗须由政府批准,编辑人员须经政府培训,六四期间微博被隔绝了三天。在新疆,当局下令餐厅必须在斋戒期间开业,维吾尔男子被禁止留长须。就在上星期,北京出台了禁止视频中出现同性恋内容的规定,还命令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关闭200多个视讯平台,几天前微博等被迫关闭了所有的视频和音频。为防止人们翻墙,北京下令绿色虚拟专用网停止运营。最新的《记者无国界》调查报告指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今天的第73位。

加拿大媒体和中国外交官相互交火并非首次。201661日,一名加拿大女记者在首都渥太华的记者会上因中国人权问题被中国外长王毅当面训斥为“偏见”与“傲慢”一事就掀起轩然大波,两天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不得不出面灭火,称“外长狄安和外交部官员都向中国外长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就我们的记者被对待的方式表达了我们的不满”。

不过,中国外交官在加拿大的表现应该令北京十分满意,2009年曾在墨西哥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的习近平,也正以自己的方式发泄对加拿大的不满:从成为接班人至今,在北美三国中,他已两次访问墨西哥,五次到访美国,而一直冷落来自加拿大的邀请。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获加拿大千万赔偿后“恐怖娃娃兵”再陷赔偿官司





在传出加拿大政府准备于本星期向“恐怖娃娃兵”奥马尔-卡德尔(Omar Khadr)道歉及赔偿1050万元后,今天又传出一名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军人遗孀通过律师提出诉求,加拿大给卡德尔的所有赔偿必须支付给她及另一名受伤美军。

加拿大《环球邮报》指渥太华道歉及赔偿是因为这名娃娃兵在美军关塔纳摩监狱遭受了虐待,早在2010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就裁定他的遭遇违背了“加拿大关于被拘留青年嫌疑犯的最低待遇标准”,并指加拿大政府拒绝引渡他的行为违反了“权利和自由宪章”及剥夺了他受保护的权利。《多伦多星报》透露加拿大司法部和卡德尔的律师在秘密商议后于六月达成一致,赔偿数额参照2002年加拿大政府对在叙利亚遭受一年监禁和酷刑的马赫-阿拉尔(Maher Arar)的赔偿标准。

美联社称被卡德尔炸死的一级军士克里斯托弗-斯比尔(Christopher Speer)的遗孀及被炸瞎一只眼的军士莱恩-莫里斯(Layne Morris)在获悉消息后已于数周前要求卡德尔把所获赔偿悉数交给他们。2014年,卡德尔向加拿大提出2000万元的赔偿诉求,在两名美国人向卡德尔提出赔偿诉求后,美国一家法院在2015年判定卡德尔需赔偿一亿三千四百二十万元。

卡德尔1986年出生于多伦多,幼年随支持本拉登的父亲生活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027月年仅15岁的他涉嫌在阿富汗用手榴弹炸死克里斯托弗-斯比尔后被捕,以犯有战争罪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监狱,2010年卡德尔承认五项控罪,2012年被引渡到加拿大,2015年获得假释。期间他曾创下了多项历史记录:关塔纳摩湾监狱最年轻的囚徒;二战以来首位被军事委员会以战争罪起诉的未成年人;唯一仍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监狱里的西方国家公民;他还是在大赦国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加拿大律师协会和两级法院的联合压力下,加拿大政府唯一拒绝要求遣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