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

曾经援藏的流亡藏人新外交与新闻部长德吉确央


1991年,从加拿大回到达兰萨拉的德吉确央走在流亡地狭小的街道上,脸上还挂着一丝少女的羞涩,20年后,再次走在同一条街上的她,已经成为流亡藏人的政治领袖。2011年9月11日下午,德吉确央在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前宣誓就任外交与新闻部部长。第二代流亡藏人德吉确央1966年出生在印度,4岁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蒙特利尔,在加拿大和美国的名校读本科及研究生课程,曾长期服务于海外的流亡藏人社区,鲜为人知的是,她从27岁开始,在中国及西藏学习工作和生活过十年,这一经历在新的流亡藏人政治领袖群体中十分罕见。

“我是藏人,但我从没有见过西藏,我有着与父辈完全不同的世界,我父亲过去坐在马背上来往西藏和中国之间做生意。。。”1991年,德吉确央25岁,加拿大电影局参与制作的纪录片《献给西藏的歌》追踪了她在加拿大的生活及回达兰萨拉的行程。她父亲曾经出家,后来做过士兵和商人,1971年成为加拿大首批接收的228名西藏难民之一,来到蒙特利尔,一度以守夜人为职业,养活了五个孩子。在纪录片中,德吉确央是个爱激动的年轻女子,谈及父辈对故土西藏的热爱时几乎落泪。这部纪录片在第13届加拿大本土电影最高奖基尼奖(Genie Awards)的短纪录片单元中夺魁。在影片的结尾,德吉确央问父亲是否相信西藏会重新赢得独立,她父亲的回答是相信,因为他相信佛法、真理和正义会获胜。

在成为流亡藏人政治领袖之后,德吉确央是否还像20年前那样对西藏独立充满憧憬?在今年春天当选流亡议会议员之后,德吉确央建立了自己的网站(http://www.dickichhoyang.org/),在回答如何看待西藏与中国的关系时,她写道:我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目前奉行的中间道路,但像其他任何政策一样,如果需要,我们也必须有能力重新评估它。

在拍摄完《献给西藏的歌》之后,德吉确央参与了流亡藏人在美国的安置计划,在康涅狄格州担任安置项目协调员,帮助21名藏人定居。之后,她就去了中国和西藏,一去就是十年。

“从27岁到37岁,我花了十年在中国和西藏学习和工作,我在北京学了中文,在安多学了安多方言,同时也提高了自己的藏文。”从1999年到2003年,德吉确央为美国利众基金会工作,担任其西藏社会发展项目负责人,03年德吉确央从中国回到加拿大,在圭尔夫大学研读国际发展及规划研究生课程,毕业后回到父母居住的蒙特利尔,担任蒙特利尔大学医院建设项目协调员。

在获任流亡政府重要的外交与新闻部部长一职之后,德吉确央已经搬到达兰萨拉居住,在由哈佛博士洛桑森格领衔的新一代流亡藏人政治领袖团队中,德吉确央会有什么样的作为,引起世人关注。加拿大魁北克西藏文化协会会长扎西旺杰(Tashi Wangyal)在《西藏国际邮报》上点评新部长时,对德吉确央有这样的评价:她的教育背景和对于西方的敏感度,一定会为内阁部长们带来不同以往的动力。她可以说多国语言,包括普通话,在与中国同行交流时,势必是一项重要的工具。在面对西方媒体时,她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率的发言人。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有了心,就有了痛苦


Avoir le coeur, c'est penible.有了心,就有了痛苦。

这样寓言式的话语,是日本当代电影大师是枝裕和耗时九年拍摄的电影《空气人形》(充气娃娃)中,那有了心的玩偶说的一句话。有了心,就有了痛苦。这部诗意的电影以充气娃娃的视角看人,对人的命运生出些怜悯。

如果说在别的电影里,是枝裕和还用心讲述故事的话,在这部电影里,他完全放松,沉浸在自己诗意和哲理的想象中了。

所以说,《空气人形》是是枝裕和用电影技术构造的诗歌,诗句以对白或独白的方式被释放出来,使整部电影充满超现实的寓言式的感觉。“有了心之后,我说谎了。”一个玩偶独白。

“在我们的时代,每个人都是空的。”玩偶与流浪汉的对话。

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

加拿大“电邮调情门”重提中国情报渗透

近日曝光的一批电子邮件,使加拿大再度出现防范中国情报部门渗透的呼声。9月8日,加拿大200多位媒体人和政治家收到了转发的电子邮件,称在2010年4月17日,时任加拿大外交部长国会秘书的鲍勃‧德克特(Bob Dechert)发电邮给中国新华社驻多伦多首席记者施蓉,说“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你”、“请看电视或上电脑网站看,我会向你微笑。我想念你”等甜言蜜语。53岁的德克特立即回应那只是“抛个媚眼”,两人的关系只是纯友谊。加拿大媒体对此解释并不买账,9月12日,加拿大《国家邮报》引述前加拿大情报战略计划责任人大卫哈里斯(David Harris)的话说,事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政府不应该单方面听信德克特的解释,而应进行深度调查。加拿大《环球邮报》撰文,认为中国新华社为粗心的西方政治家设置陷阱。德克特目前正负责下一任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的人选,加拿大政府13日重申并不准备变更他的工作。

这并不是加拿大首度出现中国情报渗透论,早在2010年夏天,加拿大情报局局长法登就曾指责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政府对加拿大政客进行拉拢腐蚀,使得他们在制定政策时没有顾及加拿大的利益。德克特的“电邮调情门”使刚刚沉寂下去的中国情报渗透论再度复燃。9月13日,《渥太华公民报》刊登加拿大前情报官寇謐將(J. Michael Cole)撰写的《鲍勃‧德克特事件备忘录》,提醒加拿大政府,随着与中国关系的发展,其官员被策反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目前担任《詹氏防卫》及《詹氏情报》周刊驻台湾特派員的寇謐將,认为作为中国共产党喉舌的新华社记者通常被怀疑具有间谍身份,也常常成为西方国家反间谍机构锁定的目标,德克特作为加拿大国会议员,不可能不清楚与中国官方记者保持关系是一种严重违反安全纪律的行为,更何况他作为外交部长的国会秘书,这种关系可能导致部长的决策出现严重失误。

事件曝光后,加拿大政府采信德克特的解释,辩称他并不负责处理外交部长的亚太事务,但寇謐將认为中国的间谍部门擅长从目标官员身上找到有用的信息,他分析说,除了金钱诱惑之外,中国间谍部门还以年轻美貌的女性征服目标,近些年来的案例表明一些国家的官员或国防工业官员已经被拉下水,他们最初只被要求提供一些不敏感的信息,在陷入圈套之后,中国的情报部门会以向其配偶揭发婚外情或向其上级透露其与外国政府保持不恰当接触等对其进行讹诈。寇謐將断定中国情报部门这次的做法也不例外,德克特是否只是调情,有待于加拿大的反间谍部门给出答案,但政府对整个事件的反应无疑显得荒谬和过于天真。

目前加拿大保守党政府与北京的关系正在升温,总理哈珀准备不久后再度访问中国,寇謐將提醒加拿大政府即使与中国度蜜月,也不要忘了它始终是个情报威胁,应该从长期与中国间谍部门打交道的国家吸取教训。他引用台湾国家安全委员会退休官员的话说,中国情报部门通常不会直接盯住部长一级的高级官员,他们认为中级官员是更理想的目标,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曾在1970年代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翻译的金无怠。德克特事件也符合这一规律,中国情报部门盯上外交部长的风险太大,而发现和培养官位较低、行动更自由的官员,可以更容易获得情报。

在谈到加拿大对中国的情报价值时,寇謐將写道,加拿大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树敌甚少的友好国家,但不要忘了它是高度工业化的国家,具有雄厚的科学技术基础、加上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又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这些都是吸引中国情报部门的因素,加拿大海关就曾查获准备出口到中国用以制造巡航导弹的军事物质。

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

施蓉离开加拿大回国“度假”


加拿大国会议员鲍勃‧德克特的“调情”电子邮件事件中的主角,新华社驻多伦多首席记者施蓉已经离开加拿大,回中国进行“预定中的休假”,新华社北美总分社社长曾虎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她假期结束后是否会回到多伦多。《温哥华太阳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认为,施蓉的离开,使她缺席了就这一事件可能展开的调查。

星期四,曾虎在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新华社北美总部说“前一段时间施蓉就一直计划休假”。在上星期,施蓉与加拿大国会议员德克特的“调情”电邮被人发送到250名加拿大政治及新闻界人士的信箱后,施蓉辩称是她丈夫侵入了她的电子账户,她的丈夫指施蓉想离婚,去追求已婚的德克特。据信,施蓉的丈夫和他们的儿子目前生活在北京。

有一封被曝光的电子邮件显示,施蓉曾电话报警指控她丈夫实施“家庭暴力”,电邮称法庭已经在五个月前立案,但加拿大媒体无法找到警方的记录来证实这一说法。

一些加拿大的安全专家认为,新华社为中国政府收集情报,与新华社记者保持私人关系有可能泄露国家机密。而53岁的德克特强调电邮只是个“媚眼”,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纯粹的友谊”,加拿大政府拒绝把德克特解职,也拒绝透露是否采取了调查措施。曾虎指责外界把新华社视为中国政府的情报部门的说法是“不负责任”,但他强调与政客保持关系违背了新华社记者的职业操守。

2011年9月10日星期六

猎杀中国概念股的博乐康


8月26日,加拿大安大略省证券委员会(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下令嘉汉林业(Sino-Forest) 公司股票停牌,公司高级官员和董事被迫辞职,原因是他们“提供了错误的营收数据,夸大了木材储备量”,参与了“他们知道或理应知道的欺骗行为”,30日,评级机构标普宣布因为不再符合入选TSX综合指数的要求,将于9月16日盘后将嘉汉林业正式剔除。嘉汉林业是多伦多股市20家“中国概念股”中颇具影响力的一家,也是被“中国概念股杀手”“浑水公司”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猎杀的最大一家中国概念股,市值曾高达50亿美元,华尔街最知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曾是其大股东。

在此之前,“嘉汉林业”在世人面前的形象是:“最早在中国发展商业用材人工林的外国投资者,亦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外资商业林场营运商之一,其在中国的投资及合作项目已遍布广东、广西、江西、江苏、湖南及云南等省。嘉汉林业1995年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股东包括了加拿大、美国、欧洲和香港的投资基金,总部设于加拿大。”

在证监部门下达停牌令后,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撰文称“嘉汉林业早已被盯上,今年6月2日,博乐康(Carson C. Block)发表一份研究报告指该公司在进行‘一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庞氏骗局’,并系统地谎报了其在中国林业控股的范围,报告一出该公司股票暴跌。”

被《环球邮报》点名的“博乐康”,是近来国际媒体关注的热点人物,这位34岁的美国人毕业于南加州大学,2005年到上海,09年开办私人仓储生意,因其父有意投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令他开始调查这些企业。2010年1月,博乐康邀请有十多年咨询经验的校友一起拜访位于河北保定的东方纸业公司,结果出人意料。他回忆说“我们驱车抵达工厂时,面对的是废弃的大门,一排陈旧的仓库和宿舍。”考察之后,博乐康建议父亲卖空而非买入东方纸业。2010年6月28日,“浑水公司”成立,博乐康当日发布首份研究报告就震撼了股市,东方纸业在次日开盘后大幅低开,收盘暴跌,一年后市值缩水逾半。

今年7月,中国《环球企业家》杂志慨叹“过去10年间,中国概念股一直是华尔街长盛不衰的投资品种,博乐康无意间成为第一个戳破皇帝新衣的人。”其《浑水公司创始人博乐康冒险记》一文称“自2010年6月起,浑水公司先后将目标对准东方纸业、绿诺国际、中国高速频道、多元环球水务、嘉汉林业等在北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质疑这些公司存在财务造假、合同不实等欺诈投资者行为,绿诺国际、中国高速频道和多元环球水务均被交易所退市。”

这次嘉汉林业被停牌后第三天,博乐康接受彭博通讯社专访时指“16年前嘉汉林业通过反向兼并在加拿大问世,很快就成为一个市值达数十亿美元的公司,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中国公司可能存在的问题:20亿美元的债务和50亿美元的市值,这几乎是一个纯粹的骗局,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从开始他们就夸大拥有的木材及销售量。”实际上,为了弄清嘉汉林业的底细,博乐康曾组织10人专业团队,花费两个月查阅了上万页中文文件,还聘请专业调查机构和4家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分析。

在中国冒险的博乐康领导着一支同样富有冒险精神的团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每一个成员都曾在中国做过业务,大多数人都是企业家,都不喜欢那里的游戏规则。我们很高兴能够揭弊,保护投资者。”更早之前,博乐康告诉中国媒体“期待有机会和他们对簿公堂,证明他们是骗子,我相信他们会扔很多钱告我们。但每次我们研究一家公司,并且通过卖空获利,我们保留一定数额的利润,对付潜在的诉讼。”

一具怒喊的骷髅


加拿大建国那一年,日本开始明治维新,脱亚入欧。不到80年,因急速扩张而受到重创,国家似一艘满是弹痕的大船,被上帝之手拨转了个方向。

在明治维新一百周年庆祝之际,日本技巧派战争片导演冈本喜八(Kihachi Okamoto)拍摄电影《肉弹》(The Human Bullet、Nikudan),将一个孤独的神风(Kamikaze)敢死队员的生死,弄成了一个十足的日本版唐吉珂德的故事,诗情画意但色调灰暗。

这名纯纯的敢死队员,只是一位学生模样的新兵,为成为帝国的死士,日夜抱着M-4炸药箱,模拟冲向目标慷慨赴死的瞬间。时间从战争高潮到了结,空间从沙坑到水坑,日子似水花和沙尘一般,既飞扬又实在。

他大概也是日军中唯一撑着花伞的士兵,送伞的少女早已成为炮灰,只有花伞日夜护卫着他成功成仁的梦想。

他以一个水上炸弹为独木舟,孤身漂浮于大海上观望敌情,幻想有那么一天,他能和敌人一起葬身鱼腹。

一天,他发现远处一艘巨轮,便将炸弹放出,自己藏身于一个油桶之中,但并没有听到死亡的爆炸声。

他等到的,只是日本投降的消息,在他八嘎丫路地狂骂声中,油桶在海上越飘越远。

1968年,明治维新百年,年轻人驾驶快艇在海上狂奔,在他们激起的浪花中间,一只孤独的油桶由远而近,油桶里面,是那敢死队员腐朽的骷髅,他空洞的眼眶上还架着眼镜,嘴巴还以八嘎丫路怒吼的形状张开。

神风敢死队员的绝望,是后人无法体味的。

2011年9月9日星期五

大岛渚对死刑的嘲弄


1954年从京都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大岛渚(Nagisa Oshima),在1968年拍摄了一部戏弄执法者的电影《绞死刑》。让一众监督绞死刑法的法官、警察、律师、牧师和医生等,表演了一出荒诞至极的活报剧。

这部成本极低的电影仅耗资1000万日元,据说它是大岛渚低成本剧情片的开山之作。

花园边有一栋普通木质平房,这里却是民调中71%的人拥护、16%的人反对的绞刑执行场所,要被吊死的人,在这所木房子里会享有最后的一顿人间食物和最后的一次人间排泄,一位牧师(或者和尚)会为他安抚灵魂,之后他会被蒙住双眼,带往绳索下,像一条野狗一样被绳索套上颈脖,接下来他脚下的木板突然被抽空,他会垂直跌下楼,一层再复一层,大岛渚精确地告知了从生到死的高度:9尺。

在9尺之下,一位验尸官守在那里,准备宣告他的死亡。验尸官的常识是,在一般情况下,15分钟内被绞死者的脉搏和心跳都会消失。

在大岛渚讲述的故事里,被绞死者的命运异常,他在20分钟后还有脉动。是否应该再一次绞死他,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或宗教问题,而是一个法理问题。

各种戏剧因素由此爆发:验尸官拒绝救助他,因为他的工作是宣布死亡,而非救死扶伤。牧师坚信濒死者的灵魂已经离去,拒绝再做祷告,因为他不能为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祈祷。

于是,一帮监刑官们又是做胸部按摩,又是做人工呼吸,硬生生地将他回生。

但回生后的死囚不再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记得自己的罪孽。为了唤醒其记忆,一众死刑现场的人开始上演活报剧,重演他奸杀两名妇女的案情,官员们个个狼狈不堪的入戏,而回生者两眼无神,满脸无辜,一再提问“强奸”一词是什么意思?

官员们不得不带着他回到案发现场,亲自提裤上阵,甚至不慎以身试法,掐死了一名女子,总算令其想起了自己是谁,但却不认罪。“国家不能判我有罪”,他说。

是否要重新吊死他。牧师带头反对,因为“死刑是为了惩罚灵魂,肉体只是灵魂的载体,而面对这具没有灵魂的肉体,如何执行死刑?”

当然,故事总得有个收场。在电影的第116分钟,回生者被重新套上绳索,重重地掉下9尺之下,这一次,成功了。

大岛渚,与黑泽明齐名的国际大师级日本电影导演、风格另类、前卫新锐,其改编自日本真实案例《东京阿部定事件》(阿部定割掉男友的阴茎,当项链挂在脖子上在东京逛街炫耀)的《感官世界》,1978年获得嘎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资料:

在日本,执行死刑的手段类似英国曾经使用过的长距坠落绞刑法。如果要执行死刑,均必须由法务大臣签署死刑执行令。由于有部分法务大臣以宗教信仰为理由,在任内拒绝签署死刑执行令。死刑通常在非周休二日及国定假日在看守所执行,刑场会有一个祭台,依死刑犯的宗教信仰不同而设置。行刑时,会先依受刑人的身高不同而决定绞绳的长度,然后由三名刽子手各自按下三个按钮,但只有其中一个会产生作用。当按钮按下时,地上的活门便会开启,死刑犯便会瞬间从高处坠落,系在死刑犯颈部的绞绳会瞬间将头部向后拉,以致颈椎折断造成严重骨折,中断大脑对其他器官的指令,使死刑犯失去知觉,然后心脏停止跳动,造成死亡。

1993年之后,日本共执行了84次死刑。


与《感官世界》一样,《绞死刑》也是取材于真实案例:

在日朝鲜人李珍宇,在种族歧视之下,精神空想到变态地步。不仅歼杀两名年轻女子,而且把经历写成小说参加报社征文,甚至在杀人之后还用平静的声音打电话给报社。在被判死刑后,一名在日朝鲜女记者与他通信,希望唤起他的民族意识。影片基于这样一个现实事件,但情节又几乎出离了故事本身。

影片一开始就是突如其来的处决R氏,也没有解释原因。行刑之后R氏居然没有死,只是丧失记忆昏迷过去。执行死刑的一干人等决定先恢复他犯罪的意识,再执行第二次死刑。于是,一干人等当场扮演R氏身边的人物,试图唤醒R的记忆,甚至扮演R的教育部长把突然出现的姑娘杀了。被害姑娘苏醒后成了身穿朝鲜民族服装的中年妇女,被R唤作姐姐,并夸奖R的民族意识、责难日本帝国主义。影片后半部分描写了R的想象世界。死刑执行人们围坐着举行酒宴,R和女人躺在他们中间,两个人的谈话内容正是李珍宇与朝鲜女记者的通信内容。R恢复了记忆,但始终认为自己没有犯罪,检查官决定释放他。当R打开门的一瞬间,他似乎难以忍受外面的阳光。检查官指责他的无罪意识的空想性质,并把国家概念置于R氏的自由想象之上。最后,R氏返回站在绞刑台上。
  

2011年9月8日星期四

被低估的大师---敕使河原宏


这是一个人鬼混杂的小村,或者说是一个鬼多过人,仅存的几个人也正在变成鬼的鬼村。新鬼与老鬼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总是想破案,为自己的不白之死找出个说法,老鬼对新鬼的这种执着不以为然,认为何必执著于人间的是非:嗨,你们这些新鬼啊!

新鬼有很多惊奇的发现:自己无影无声,尽管鬼影绰绰,但人无法察觉。新鬼说:“这要是在活着时多好,人看不见还有些用处,可现在没有影子有什么用。”

可是人间也并不美妙到哪里去,“人要变成鬼才能活下去!”

人成串地死亡,一切都在一个白衣白帽者的算计之中,在一切归于鬼魅之后,他消失了。这就是敕使河原宏在1962年要告诉人们的世界。

1962年,34岁的敕使河原宏(Hiroshi Teshigahara)拍摄了自己首部故事片《陷阱》(Pitfall),与黑泽明的《椿三十郎》同年。64和66年他又拍摄了电影《砂丘之女》和《他人之颜》,那时还是黑泽明三船敏郎合作的黄金期,在国际巨星的光环下,前卫导演敕使河原宏不显峥嵘。

敕使河原宏的父亲是日本草月流花道的创始人勅使河原蒼風,在《陷阱》问世之前两年,勅使河原蒼風获颁法国艺术及文学勋章和法国荣誉军团勋章。1950年,敕使河原宏毕业于东京国立艺术大学,开始纪录片创作。《陷阱》改编自日本存在主义文学大师安部公房(Abe Kimifusa)的小说《山之穴》,他们的二度合作是64年的《砂丘之女》,勅使河原宏凭此片获得法国嘎纳影展评审团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安部公房的原著获得法国最优秀外国文学奖。

有评论说:“勅使河原宏的冷酷镜头,怪诞情节,黑色格调,为其影片营造了压抑、阴沉的气氛,加上音乐家武满徹(Toru Takemitsu)的配乐,一个十足的荒诞诡异的世界。剧情看似荒谬又实际合理,充满着黑色幽默,其强烈的个人风格让观众耳目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摄首部电影时,敕使河原宏、安部公房和武满徹的三人组合已经形成。(武满徹的音乐以间歇性的打击乐为主,为荒诞剧情增添了紧张气氛)。1972年,敕使河原宏与约翰内森合作拍摄电影《夏季士兵》,聚焦越南战争中美国逃兵在日本社会的边缘生活。

勅使河原宏还组织了一个电影导演团体,名为“草月影馆”。该组织聚集了大批优秀的个体电影作家,创造出不少优秀作品。1972年后,勅使河原宏停止电影创作,醉心于陶瓷艺术,1980年成为插花流派“草月流”的第三代掌门人。1985年勅使河原宏又投身于日本传统庭落的制作。

1984年勅使河原宏重回影坛,执导最后三部影片,其中以1989年的《利休》及1992年的《豪姬》较为出名,但其风格与其60年代的作品已有较大区别。上述两部影片更多的是表现了勅使河原宏潜心日本传统艺术多年获得的感悟——即他更多的是追求个人内心的平静、祥和与净洁。

勅使河原宏逝世于2001年,一共执导了10部影片。《砂丘之女》名列20世纪日本百佳电影第82位。


电影作品

陷阱 Pitfal《おとし穴Otoshiana》(1962年)

在黑暗的未开发世界,一个非常忙碌的矿工和他的年轻儿子,伴随着另一种绝望的同事,在不肖雇主沙漠中不详的採矿村,以非人道的工作条件(和不当控制行为)卑微工作着。工会要组织工人罢工。班长赶往矿场途中,在沼泽地遇见了工会领导人。两人发生口角直至搏斗,都是因为那个电话。两人在沼泽地从正午一直滚打到夕阳下山。最后筋疲力尽,双方都莫名其妙地死去。与此同时,杂货店老闆娘也被"戴白手套的人"杀死。这一件件奇怪的事凑巧都被一个偶然往来于这条路上的孩子看到,但他讲不清楚地到底看到了什麽,因为他始终没有看到那个"戴白手套的人"的面孔.所以凶手到底是谁也弄不清楚,查不出来。不知情的矿工令人费解的引诱到鬼城,遇到白色西装神秘男子似乎命中注定满足他的不理解命运。

根据战后实验小说家安部公房精神和道德破产元素的《陷阱》是一超现实主义的大气作品。敕使河原宏严酷的现实主义结合与卡夫卡的心理梦魇,将安部公房现代小说,创立一个引人注目的国家意识和主观现实的存在性质论述。敕使河原宏通过使用图像的分身进一步阐明了生存的命运,而且还加强了形而上学的视觉呈现。不可避免的是危塌陷坑作为一个黑暗而不祥的反映,也隐喻在道德深渊之后创造的贪婪,商业剥削和不人道城市的经济崩溃。

《砂丘之女》(1964年),改编自安部公房的同名小说。

男主角是昆虫学者,希望在荒漠上找到新的甲虫品种,名垂史册。他因为赶不上最后一班车,要在村里借宿,村民把他送进砂丘底下的巢穴,与一名女性同住,却料不到女性是饵,学者被软禁当劳役,被禁锢的男人尝试逃走但徒劳无功。男女主角在局促燠热的空间肉帛相见,两人互生情愫。有一天,女主角要分娩了,肚子痛得要命,男主角在砂丘里大叫,这时有个绳梯缓缓地降下,把女人带上去。村民没有将梯子收回,意谓他也可以选择离去,但他还是选择留在砂丘之底。

《砂丘之女》的男主角,于砂丘中面对永恒的孤独、永不完结的苦工,无法和原来的世界进行连繫,生命的荒谬本质于是被突显出来。男主角得悉走不出沙漠迷宫后,领悟到不论他身处东京还是砂丘底下,都是过着无聊顶透的生活,唯一自救的方法,在于便是在虚空的生命中,寻找肩负的任务,为自己的生命寻找意义。他遂把收集得到的昆虫标本毁于一焚,即使有机会出走,他宁可走回砂丘底下,努力研究沙漠中取水的方法。

《砂丘之女》的画面充满寓言及象徵性,两主角的身体与流沙的结合得不可分野。

影响

作为日本新浪潮的一个代表导演,他的非同一般,与独特的西方表现主义的思辨性质,使他的电影,不同于任何一位新浪潮的其他导演。从早期的短片创作,到中期的剧情长片,再到后期的纪录片。敕使河源宏所关注的主题,永远是一些抽象的哲学的思索。

而这其中,取得最大成就的,便就是他和小说家安部公房,配乐武满彻所合作的三部电影《陷阱》、《砂之女》、《他人之颜》。

敕使河源宏的这三部长片,拍摄于60年代,也改编自安部公房的三部小说,从内核和手法上来看,都有着极其的相似之处。

曾经游历过西班牙的敕使河源宏,深受达利以及布努埃尔的影响,强调画面的构图,以及以荒诞的情节来反映日本的现状。不同于布努埃尔对于宗教和社会的讽刺,敕使河源宏更愿意採用一种更为残酷的表现手法,和粗旷的异域风情来展现他眼中的日本。甚至,这种东西,已经超出了日本的范畴。

拍摄于1962年的《陷阱》作为敕使河源宏的处女作。完满的达成了,他所想表现的某些社会问题。为后面的电影奠定异教的迷幻基调,但两条线索的生硬和不完满,也使这部电影的水准无法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但这裡表现的东西,却依然是有趣的。很多的元素,构成了他后面电影的基调。整部电影,讲述了几场,毫无逻辑的谋杀,以及一次谋杀所带来的,关于人性本恶的思索。片中藉用了迷幻的鬼魂视角,以及他在一座鬼城中的游历,带出了,日本战后的阶级矛盾,和生活状况。

将这部电影与后来两部相比较(特别是《他人之颜》),我们会发现,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片中所多次出现的面具,便是《他人之颜》的主题,与之相似的还有相同的脸所带来的身份错位。而性爱调情中和日常,关于腿和脚的特写,也贯穿于《砂之女》和《他人之颜》中,似乎相比较于脸,导演更觉得腿和脚,更能表现人的身份,和生活状况。而片中使用扩散的溶镜来转变两个不同的视点,在后两部片中也有所表现。

在以《陷阱》获得了评论界的关注以后,敕使河源宏又一次与安部公房合作,拍摄了具有传奇色彩的影片《砂之女》。凭藉这部电影,在国内外所获得的一致好评,他也达到了其导演生涯的最高峰。片中的男女主角,都没有名字,他们是普通日本人的代表。而男主角的扮演者,更是曾经出演过阿伦雷乃和杜拉斯的名作《广岛之恋》的冈田英次。正是由于冈田有过于顶级独立导演的合作经历,使得他和敕使河源宏的合作,变的默契无比。但女主角,按田金日子,却无法理解导演的意图。她的理解,认为女主角是一位典型的日本女子,但导演却坚持,她要表现的是一位普通的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的女人。导演也曾在访谈中说过《砂之女》中的沙漠村庄,不仅仅是表现日本,在纽约,在洛杉矶,都可以找到这样的地方。敕使河源宏这次的野心,可见一斑。

虽然在一次採访中敕使河源宏曾经笑称"我也不能和安部公房一直合作下,又不是夫妻。"但在1966年他的第三部改编自安部小说的电影《他人之颜》依然还是推出了(之后敕使河源宏还改编了安部的《白色的早晨》和《燃烧的地图》)。而这部电影,过分的实验色彩,使得评论界,开始了对敕使河源宏的不满。称这是一部异教的,晦涩又絮絮叨叨许多无谓道理的电影。

这三部电影,也造就了敕使河源宏自己的一次昇华。由最初的实验,到最后理念上的炉火纯青。并且,一直坚持了电影,在理念上的相似性。而片中反复出现的意向,如沙漠搁浅的船,走路的脚,偷窥的眼睛和镜头以及由面孔所引起的身份的怀疑和缺失。更凸显了敕使河源宏作为一个独立製片的作者导演的可贵之处。

安部公房对现代人异化和身份问题的长期关注,以及对卡夫卡变形主题的考究,为敕使河原宏的电影增添了形而上的深度。《砂之女》好比一个加缪式的西西弗故事:一个被困在木棚裡的女教师和一个昆虫学家,拼命搬运沙子,防止其将木棚隐没而威胁到这两个被困的主人翁的生命。这种存在主义式的思想,这种如西西弗推石头上山的日夜反覆的任务,流露出人类处境的荒诞,悲剧,虚无,也是对一个崇尚理性的现代世界的诗意解构。敕使河原宏精彩也精确传达出安部公房对存在的现代探讨!

如果说库伯力克的《2001太空漫游》将人类的发展,科技与未来,宇宙的真理等哲学思索用电影这一艺术手法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与高度,那麽敕使河原宏的《砂之女》便在人与社会关係这个哲学主题上达到了电影艺术的高峰–视觉之美,配乐之妙,表演之丰富,每个细节都经得起反覆推敲与仔细品味。更为重要的是,敕使河原宏将安部公房所营造出博大精深的哲学世界用电影语言惟妙惟肖的精确展现了出来,每一颗砂粒都折射出我们所生活的人类社会的真相。

敕使河原宏不但开创他自己在电影艺术创作的奇丽世界,也把日本插花凋塑及人文艺术带入西方人的世界,并跟建筑设计大师安藤忠雄结合茶道展览了"当代建筑师茶室-设计:矶崎新和菊竹清训-园林设计(沼津Goyotei纪念公园,沼津市)。并在巴黎与安藤忠雄举行[日本佐渡文化节] (教科文组织总部广场,巴黎),可见他的多才多艺及国际观!

2011年9月7日星期三

达赖喇嘛呼吁中国实现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


正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出席世界宗教会议的藏传佛教领袖达赖喇嘛,呼吁中国开放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以逐步实现民主化转变。达赖喇嘛认为,快速变化可能会在中国导致许多问题,但中国需要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达赖喇嘛表示自己正在为藏人谋求更多的权力,但并不追求独立,尽管北京坚持认为他是分裂主义者。

在7号上午召开的第二届后911时期世界宗教会议上,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要求媒体承担责任,把“新闻聚焦在人民的生活幸福上”,他要求年轻人更多地介入政治。达赖喇嘛呼吁世人不要因为少数信徒的行为而曲解宗教信仰,他认为“包括藏传佛教在内的所有宗教信徒,都存在一些破坏性的情绪”,但“在后911时期促进宗教和谐的关键,是停止因为信仰者的破坏行为,而批评这一宗教。”他举例说如果因为少数穆斯林的行为而批评伊斯兰教,就有可能使所有宗教受到攻击。

达赖喇嘛的这番讲话,发表在距离911恐怖袭击10周年纪念日不到4天的时间里。在此之前,因为具有争议的欧洲穆斯林协会主席塔里克•拉马丹的与会,有批评认为达赖喇嘛会被迫卷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争议和纠纷之中。

在谈及前不久印度的反腐运动时,达赖喇嘛回忆在孟买见到的一位学生和一位商人,他们俩都抱怨说“不腐败就无法做生意”甚至“无法生存”。达赖喇嘛认为“一个有信仰的人,就不会沉迷于腐败”。达赖喇嘛还指责中国共产党“丧失道德”,开发喜马拉雅山区,他认为“政治错误可以纠正,但生态环境很难恢复。”

在同一天,达赖喇嘛、图图大主教等九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还以公开信的方式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停止美加输油管建设计划,这项计划准备将加拿大西部的油砂输往墨西哥湾提炼。

洗澡品点心:流浪汉闯入席琳迪翁家

正当席琳迪翁在美国某地大唱抒情歌曲时,她故乡的一位36岁名叫Daniel Bedard的流浪汉闯入了她位于蒙特利尔北郊拉瓦尔的豪宅,吃了冰箱中的糕点,还洗了个热水澡。席琳迪翁家的警报系统引来了警察和警犬,Daniel自称是歌星家的朋友,警察致电席琳迪翁,被后者否认。这一事件引致美联社向全球发出新闻,当然蒙特利尔本地的公报和其他报纸一起跟进。

Apologies to Martha Stewart. Your mom, too. Celine Dion might just be the ultimate hostess. Because while Dion was probably somewhere in the States, beating her chest and belting something about hearts going on, the diva was helping one Quebec man feel like part of the family -- all without even knowing she was doing him a solid.

Dion keeps an estate in the Montreal suburb of Laval, and police officers there discovered an intruder at the property Monday. But the suspect, a 36-year-old man identified as Laval resident Daniel Bedard, didn't steal anything from the diva -- unless you count "snack cakes" and hot water.

After responding to a security alarm, officers investigated Dion's estate on he hunt for the intruder, the Associated Press reports. They discovered the man had helped himself to "some pastry that was in the fridge." (The Montreal Gazette reports he'd discarded a few snack cake wrappers on the kitchen counter.) And he'd done a little paper work in the office. (The Gazette reports some cigarette butts and note papers turned up in that room.) Furthermore, police dogs sniffed their way to a bathroom, where they found that someone had been pouring themselves a nice, hot bath.

And then they discovered Bedard on the main floor.

"The suspect was coming down the big staircase and was asking: 'Hey, guys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police rep Franco Di Genova told AP. "So the officers replied: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and they proceeded to put him under arrest."

According to AP, police believe Bedard entered the property by jumping a fence then getting into the house through the garage. A garage door opener was found in an unlocked vehicle nearby.

Bedard allegedly told police that he was a family friend of Dion's before he was taken away on charges including breaking and entering, auto theft and causing property damage, the Gazette reports. However, police tell the paper that the Dion family claim they don't know the man. (The singer, her husband and children were not at home during the break-in.)

"It's rare that you see this, there was no theft, nothing stolen, broken or messed up," Laval police spokesperson Nathalie Laurin told the Gazette.

According to reports, the intruder didn't put up a fight as he was taken away by authorities, though the Gazette reports he made suicidal comments upon his arrival at the police station. He was taken to hospital, where it's unclear whether he was given a bath or a Joe Louis. He was, however, psychologically evaluated, and subsequently released Tuesday.

达赖喇嘛在蒙特利尔的行程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arrived in Montreal this afternoon for a two-day visit to the town. At the airport, His Holiness was received by

Kasur Lobsang Nyandak Zayul, Representative of H.H. the Dalai Lama to the Americas,

Prof. Arvind Sharma of McGill University, who is the convenor of the second Global Congress on World’s Religions after September 11; and Ms. Shelagh Mills of the Canada Tibet Committee, which are hosting him for this visit.

On his arrival at the hotel, His Holiness alighted from his car ahead of the entrance to acknowledge the greetings of members of the Tibetan community and other well-wishers who had gathered there. Two children of the community offered the traditional Droso Chema as the people sang a song of welcome in Tibetan. Among those who received him included Khensur Lobsang Jamyang of the Manjushri Buddhist Centre; Ms. Dicky Choyang, member of the Tibetan Parliament from North America; and Mr. Tashi Wangyal, president of the Tibetan Cultural Association of Quebec (Tibetan Community in Montreal).

On September 7, 2011, His Holiness will be visiting the Manjushri Buddhist Centre and giving an audience to the Tibetan community. He will then deliver a keynote address to the Second Global Congress on World’s Religions after September 11 and give a public talk in the afternoon, organized by the Canada Tibet Committee.



Manjushri Buddhist Center is a Tibetan Buddhist Center for practice and study located in Longueuil, a suburb on the South shore of Montreal in Canada. We offer refuge and teachings in the Gelupa tradition of Tibetan Buddhism, with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blessing

The center i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Venerable Khen sur Rinpoche Lobsang Jamyang, the current abbot of Sera May Monastery in India. Regular teachings on Buddhist philosophy (Sutra and Tantra) and practices as well as Tantric initiations, privatre interviews and counseling for his students are held here. Teachings given in Tibetan are alway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nd French and most of the time into Vietnamese as well, fulfilling our wish to help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Venerable Khen sur Rinpoche Lobsang Jamyang was born near Lithang (Eastern Tibet) in 1933. He attended Sera May College of Sera Monastic University in Lhasa. After the Chinese invasion of Tibet in 1959, he followed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nto exile and continued his studies in the same University, then re-established in South India, in Karnataka state. There he received the coveted degree of Geshe Lharampa, the equivalent of a ph.d in buddhist philosophy. He is also an honoured graduate of Gyudmed Tantric College. In 1996, he was appointed by the Dalai Lama to be the Abbot of Sera May Monastery. The same year, he founded Manjushri Buddhist Center in Longueuil.

2011年9月5日星期一

达赖喇嘛领衔的蒙特利尔世界宗教会议


从政治上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在世界宗教领域十分活跃,九月份,他将出现在多个国家不同的宗教活动中,9月7日,他将参加在加拿大东部城市蒙特利尔举行的第二届《后911时期世界宗教环球会议》(简称世界宗教会议),大会组织者不仅希望这位藏传佛教领袖当日的演讲能吸引到5千名听众,还希望借达赖喇嘛之力发起并通过宗教版的《世界人权宣言》。

由麦基尔大学印度裔比较宗教学教授阿文德•夏玛(Arvind Sharma)发起的世界宗教会议,2006年9月在蒙特利尔举行了首次会议,那一次达赖喇嘛没有与会,他当时正在加拿大西部城市温哥华接受加国政府颁赠的加拿大荣誉公民证书。

出生于印度城市瓦纳纳西的阿文德•夏玛,1978年获得哈佛大学梵语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澳洲及美国多所大学,1987年执教于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宗教系,研究方向是“印度教、比较宗教学以及妇女在宗教中的作用”, 其专著《印度教》的中文版2008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阿文德•夏玛相信“这个世界可能已经到了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十字路口,正如佛教首次出现时,印度也曾经站在那个十字路口。”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通过宗教达成和平》,65岁的美国演讲家狄巴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也将登台,这位生长于印度的医生曾任教于波士顿大学医学院,上世纪80年代他把印度传统医学引入美国,开启了身心医学和全方位愈疗的风潮,1999年被《时代》杂志评选为“20世纪顶尖的一百位偶像与英雄之一”,被形容为“另类医学诗人和先知”,他曾与迈克尔•杰克逊交往20年,是许多世界政商与好莱坞名人的心灵导师。其畅销作品包括《不老的身心》、《成功的七项灵性法则》、《欢喜活力》及《做自己的心灵帝王》等。

本次会议还为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设置了讲坛,这位伊朗女律师和人权活动者,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人和穆斯林女性。2009年11月,伊朗政府强制没收其诺贝尔和平奖,想借此罕见的举动显示打击异见者的决心。

波士顿大学犹太学研究中心主任斯蒂芬•卡兹(Steven T. Katz)也是这次世界宗教会议的演讲者之一,这位剑桥博士是犹太哲学专家,擅长用情境论的论证模式解释神秘主义,他还是牛津大学出版的周刊《现代犹太教》的编辑。

牛津大学东方学系当代伊斯兰研究教授塔里克•拉马丹(Tariq Ramadan)也将在大会演讲,这位出生于日内瓦的埃及裔瑞士学者,致力于研究和重新诠释伊斯兰文本,强调西方穆斯林的异质本性和它对西方社会的贡献。塔里克•拉马丹是穆斯林兄弟会创始人的后代,目前担任欧洲穆斯林协会主席,2004年美国政府以与恐怖组织有关联为名吊销了他的入境签证,此外他还被视为“伊斯兰教的马丁•路德”。会议演讲者还有纽约西藏之家的共同创办人及主席、哥伦比亚大学藏学教授罗伯特•勒瑟曼,加拿大天主教神学家包姆(Gregory Baum)等。

2000年8月,联合国曾举行《宗教和精神领袖世界和平千年大会》,当时由于中国政府施压,达赖喇嘛没有被邀请加入世界一千位卓越的宗教和精神领袖之列。

在蒙特利尔世界宗教会议之后,达赖喇嘛将继续他的宗教行程,9日他将在墨西哥举行的第三届“人类价值与法制”会议上做主题为“通过利他主义和同情心构建和谐“的演讲,之后他会在那里讲道,他的南美行程还包括14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公开演讲,16和17日在巴西圣保罗讲道。

2011年9月1日星期四

最新维基解密揭为何中国新贵急于移民


8月24日,维基解密曝光了5000份文件,其中有美国的外交电报透露出美国对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异常直率的评价。

现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预计在2012年接替胡锦涛,有一份电报称“习近平是一位妥协人选”,据称他在一次有4百位共产党官员参加的民意调查中,轻松击败了胡锦涛选中的接班人李克强。

2009年11月的一份电报引用一位与习近平有私交的匿名教授的话说:“习近平知道中国的腐败程度及中国社会全盘商业化导致的问题:暴发户、官员贪污、道德及尊严的丧失。”消息来源指“在1960和1970年代习仲勋遭到整肃后,习近平不得不变得越来越红,以求生存,身为太子党的习近平十分担忧中国的走向。”

电报说:“这位教授推测,如果习近平成为党总书记,他可能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甚至不惜牺牲新的富贵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