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加拿大国会议员称台湾为国家惹北京不快


加拿大83位联邦议员出席413日由台北驻加拿大经济文化代表处举办的“台湾之夜”招待晚宴,两名老资格的自由党议员74岁的傅萊(Hedy Fry)和67岁的伊斯特(Wayne Easter)更在发言中称台湾为国家,事件在一周后发酵,中国向加拿大提出严正交涉,并称此举“藐视了加拿大长期坚持的‘一个中国政策’,”与自由党新政府要加强加中关系的声明相矛盾“。
 
现任加拿大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肯特(Kent Hehr)和公共服务部长朱迪(Judy Foote)不仅出席了台湾之夜还发表了讲话,中国也对此强烈不满,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言人杨运东在写给加拿大《国会山报》的电子邮件中指“加拿大联邦部长出现在2016台湾之夜并发表讲话,严重违反了加拿大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此外,它还发出了一个消极和误导性的信息。“

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自1970年以来加拿大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加拿大注意到,但并没有认可或质疑中国对台湾的主权要求。虽然加拿大与台湾没有官方关系,但与台湾保持着密切的经济往来和民间联系。”

傅萊议员在当晚的讲话中多次赞扬“台湾是创意、创新的国家,我们很幸运在选举期间看到台湾的民主是如何运作的,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她在接受《国会山报》采访时还表示“相信台湾是个国家,它有自己的经济发展计划,有自己的社会基础设施,并选举自己的总统。”伊斯特议员在台湾之夜讲话中称台湾是国家,但后来向《国会山报》表示是自己口误,并认为北京对此过度解读。

加拿大国会议员和联邦部长出席一年一度的《台湾之夜》多年来已成惯例,2015年有61位国会议员出席,包括6名联邦部长。

西北航道是否属于加拿大,北京表态效法渥太华

在2016年4月20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以“注意到”的表述方式,模糊了其对西北航道是否属于加拿大的暧昧态度,这与1970年加拿大与北京建交时,对北京对台湾的主权要求的表述如出一辙,北京的今次表态有明显的以牙还牙的味道。

记者问:今日中国出版了《北极航行指南(西北航道)2015》,为计划航行北极西北航线的中国籍船舶提供指导。中方认为西北航道属于加拿大内水还是国际航道?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答:随着北极冰雪消融加速,北极航道问题引起国际关注。近年来,中方一些部门和学者也开始跟踪了解相关问题。中方注意到,加方认为该航道穿越加拿大的内水,但也有一些国家认为有关水域为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中方还注意到加拿大对西北航道采取了一些管制措施,包括要求外国船舶在进入或通过其专属经济区和领海前应通报加方并获得许可。中方将根据各种因素做出合适的决定。具体情况请你向主管部门了解。

2016年4月19日星期二

加拿大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角色变迁




尽管本届美国总统大选还处在民主及共和两党党内初选时期,“加拿大 ”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其实在候选人口中,加拿大被提及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共和党的川普在提到建设分割美墨边境的高墙时,顺便也设想了美加边境的围墙,但他随即止住了话题,因为美加边界线过长,投资费用过高。屡屡提到加拿大的是美国的选民,眼见得不断挑战底线的川普获共和党内提名的势头越来越强劲,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开始下赌注,如果川普获胜,一定要移民加拿大。

以移民加拿大为选举赌注的现象在2004年小布什再次当选时也出现过,除了成为大选时选民的赌注,加拿大是否在美国大选中登过大雅之堂,成为候选人之间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严肃的辩论话题呢?

答案是肯定的。 美国总统大选始于1789年,那时加拿大还没独立,有关辩论即使涉及到现在的加拿大,也是以英国的面孔出现。到第七届选举时,爆发了美国独立后的首次对外战争,即1812年至1815年的英美战争,当时英方参战者一半是加拿大民兵,美国军队一路杀到当时还被称为约克城的多伦多地区,烧毁了整个城镇,复仇的加拿大人后来攻下华盛顿特区,烧毁了白宫。

前些年,奥巴马访问中东时,还回顾了美加之间的这段恩仇录以宽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告诉他们世上没有不可化解的仇恨。在19世纪,加拿大是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无法回避的话题,例如在1812年,时任美国总统托玛斯•杰斐逊就曾说:“今年将加拿大地区兼并,包括魁北克,只要向前进,向哈利法克斯进攻,最终将英国势力彻底逐出美洲大陆“。

杰斐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独立后的美国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有要把加拿大从大英帝国手中解救出来并入美利坚合众国的神圣使命感,在19世纪的20多次总统大选的候选人辩论中,少不了这样的内容。除解放加拿大外,美加边界如何划分也会是美国总统候选人曾经辩论的话题。

今天的美加边界全长8891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不驻防边界,但在19世纪却有过多次战火。两国间最初划界是根据1783年旨在结束美国独立战争的《巴黎条约》,之后又根据1794年签署的《杰伊条约》创建了国际边界委员会,专门负责测绘勘定美国和英属北美的边境。随着英属北美和美国向西部扩张,两者的界线也根据美英达成的《1818年条约》沿着北纬49度从伍兹湖西北角向西延至落基山脉。

1838到1839年,两国还因边界纠纷爆发了阿鲁斯图克战争,战后的1842年,双方签订了《韦伯斯特-阿什伯顿条约》,明确划分了缅因州与英属新不伦瑞克和加拿大省之间的陆上边界,以及安大略与明尼苏达州之间苏必利尔湖和西北角的水上边界。

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又开始琢磨着要解放加拿大,四个英属北美海外省的领袖们紧急商议后决定独立,以断绝美国吞并的念想。加拿大自1867年独立后,与美国的关系越来越趋于缓和,到了20世纪两国结为盟友,到现在轮流领导北美空防司令部,守卫两国共同的蓝天。至此,加拿大为与美国开战而挖掘的丽都运河变成了一条观光河,遍布加东地区炮口朝向美国的军事城堡,也变成吸引游客的景点。

加拿大就这样从美国总统竞选人的严肃辩论中销声匿迹,一如克林顿时期美国驻加拿大大使戈登-吉芬在今年3月所形容的加拿大是“一只不会吱吱作响的轮子,我们只关注会响的轮子“,在总统竞选中,”不会吱吱作响的“加拿大自然引发不了候选人的关注,更无法成为辩论的话题。

在21世纪,加拿大有了新的角色,它成为美国选民口中捍卫生活方式及信仰的象征性赌注,是赌输了的选民不得已的去处,远如2004年布什连任,近如现在的川普初选。十多年前曾有一部美国电影讲述几位选民就谁能胜选打赌的故事,输家愿意受罚移居加拿大,影片把加拿大拍得萧瑟凄凉,受罚者在加拿大待了没多久,还是选择回到美国面对他不喜欢的总统去了。

2016年4月10日星期日

加拿大否认已启动对华自贸协议谈判


自由党国会议员苏立道和自由党总理杜鲁多
29日,加拿大国际贸易部发言人阿历克斯-劳伦斯(Alex Lawrence)澄清加拿大“并没有就自贸协议与北京展开谈判”, 上个月,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方慧兰承认自去年11月以来加拿大加强了与中国就自贸协议的对话,并希望尽快启动自贸协议谈判,她当时还拒绝证实非正式谈判是否已经开始。
 
来自卑斯省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在本月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揭幕仪式上表示,杜鲁多政府已经在4个月前正式启动了加拿大与中国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并称这将是涉及所有领域的全面协议。《温哥华太阳报》称“来自渥太华自相矛盾的说法,令人怀疑加拿大已经开启了与北京的谈判”。

阿历克斯-劳伦斯表示“扩大对华贸易是加拿大国际贸易的工作重点,我们当然会寻找各种机会来深化两国间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预计两国如签署自贸协议将为加拿大创造25千个就业机会,14年内出口额增加80亿元。今年1月,中国曾表示愿意就自贸协议与加拿大展开谈判,但前提条件是加拿大在投资限制上做出让步,以及加拿大在太平洋沿岸修建输油管道。

一般情况下,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将耗时长达数年,在保守党执政时期,加拿大与韩国达成了自由贸易协议,这也是加拿大与亚洲国家唯一的自贸协议。加拿大与日本的谈判已经持续了多年,至今没有结果。

2016年4月6日星期三

斯诺登称巴拿马文件凸显告密者的角色“至关重要”

被美国以间谍罪通缉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4月5日晚在对加拿大人的视频演讲中称,巴拿马文件曝光凸显“在自由社会告密者的角色不仅是可取的,而且是至关重要的“,这一事件揭示了”拥有权力的人遵循的是与众不同的规则,这威胁着民主本身,因为权势者和无权者在法律面前平等是民主的重要前提,而这正被改变“。

早在几个月前,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和卑斯省公民自由协会就开始为流亡俄罗斯的斯诺登筹备这场网络视频讲座,5日晚2700多名加拿大人购票进入温哥华伊丽莎白女王剧院,由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著名记者劳拉·林奇(Laura Lynch)主持的1个半小时的讲座原本计划聚焦于大数据对于政府和大企业的运用,巴拿马文件的曝光给斯诺登的演讲增添了新的内容。

斯诺登说“权势者不遵循普通人必须遵循的法律,他们和普通人有着不同的行为标准,他们甚至不用和普通人一样缴税。大众监督会使政府在公众面前越来越透明,官员在大众面前透明才会有公正。”斯诺登认为“由匿名者爆料给媒体的1150万份巴拿马文件是个教训,说明获取信息至关重要。媒体不能凭空运作,公众参与对实现转变是绝对必要的“。

在被主持人问到巴拿马文件的泄密者是否征询过他的意见时,斯诺登回答“如果有,我也不会说应该怎么做,因为这并不合适”。随后他笑着补充说“不过,他们并没有找过我”。

之前斯诺登曾两次通过视频与加拿大人交流,2014年他突然出现在温哥华的一个讲座中,2015年2月他还向多伦多名校上加拿大高中的学生发表了演讲。另据《多伦多星报》透露巴拿马文件涉及350名加拿大人,令加拿大联邦税务局严重关注,有分析说避税天堂令加拿大政府每年损失数十亿元税收。

渥太华成立中国政策中心

由24名专家发起的独立智库《中国政策中心》( China Policy Centre,CPC)将在加拿大首创一个关于中国政策的专门论坛,内容包括经济、外交、商业、环境、劳工、国家安全和全球治理问题,以及中国在国际舞台的地位及其与加拿大的关系,通过对当今崛起中的中国的分析及研究提供政策选项,以促进加拿大对中国的理解和参与。

该智库将在多领域与中国政府、学术界和私营机构展开合作。目前加拿大研究中国问题的机构还有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加中贸易理事会。

加拿大中国政策中心将与国际间的顶尖同行如大不列颠中国中心(Great Britain China Centre)、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The 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澳大利亚中国理事会(Australia-China Council)、中国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和法兰西中国学院(  La China Institute en France)展开合作。

《中国政策中心》全部由加拿大人组成,其重要成员有在中国工作和生活了30年的关振强(John Gruetzner),他在1988年创立了专注于亚洲业务的加拿大投资顾问公司信得赢(Interceden),该公司目前在北京、香港和新加坡都设有办公室。他还曾在加中贸易理事会、国家广播公司工作过,拥有多伦多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并在天津南开大学学习中文。因对加中关系的重要贡献获得过加拿大总督奖。

智库网址:
http://www.chinapolicycentre.com

2016年4月5日星期二

加拿大可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


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近日表示,加拿大有可能加入由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她承认“上届政府未能成为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的创始国是错失了机会“,去年加拿大与美国和日本一道杯葛了这家银行,而英国、德国、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成为了创始国。

《温哥华太阳报》称加拿大的对华政策正进行重大调整,去年11月执政的自由党政府正小心翼翼地改善两国关系,启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和帮助10万名加拿大学生去中国留学。上个星期方慧兰在加中贸易理事会的演讲中称“现在加拿大有12万中国留学生,为鼓励年轻人去中国留学,美国设立了十万强基金会,加拿大也可通过企业赞助的方式,派遣10万名加拿大青年去中国,只有这样的人际交流才能为建立真实、持久和强大的双边关系提供基础。”

与保守党相比,自由党的对华政策积极但慎重,杜鲁多在大选期间和就职演说中几乎没有提及中国,但他有意为过去九年间保守党政府与中国冷淡的关系升温,杜鲁多在20国峰会上与习近平会晤时表示希望打开加中关系新局面,在澳大利亚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加拿大企业和学术界也给政府施加了同样的压力。

但最新的调查显示两国要改善关系并不容易,加拿大人对中国的看法自习近平上台以来持续恶化,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提交了中国境内人权恶化的报告,北京对南海的领土主张和强硬做法也广受批评,批评人士还警告习近平正复辟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这意味着如果杜鲁多想拥抱中国的话,他可能会受到加拿大人更多的批评。

特朗普会令美国出现第六波移民加拿大潮吗?






315日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党内初选投票的第二个超级星期二,这天上午,美国新闻网站vox.com的民调显示28%的人声称如果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他们将移居加拿大,这比不到一周前由易索普市场调查公司做的同类型调查的结果高出了9个百分点,意味着有8930万美国人声称会因特朗普当选总统而北上加拿大,随着总统大选日期的逼近,美国真的会出现历史上第六波移民加拿大的热潮吗?
 
早在215日,孤悬于大西洋中的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布雷顿角岛上一家电台主持人卡拉布雷塞为不喜欢特朗普的美国选民开通了“移民布雷顿角岛”网站,在32日特朗普赢得第一个超级星期二后,美国人通过谷歌搜索“如何移民到加拿大”的次数飙升。310日,奥巴马在招待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的国宴上甚至感谢布雷顿角愿意收留对美国大选结果不满的人。

在美国240年的短暂历史中曾出现过五次移民加拿大的热潮,今年的移民造势可谓轰轰烈烈,特朗普真的会令美国人在历史上第六次大举移民加拿大吗?在11月大选揭晓前,我们随《多伦多星报》一起回顾一下前五次美国人移民加拿大的历史。

第一次美国人移民加拿大的热潮出现于美国大革命时期,独立战争使10万效忠英国国王的保皇党人逃离,其中一半北上加拿大,定居在大西洋省份、魁北克及安大略省南部地区。他们当中有些人是因为获得了土地许可而迁居,有些纯粹是为了躲避革命党。这些英国王室的忠臣们不愿意成为美国人,他们在魁北克省和新斯科舍省的南部建立了庞大的英语社区,彻底改变了加拿大的面貌。

第二次热潮是黑奴投奔自由。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度之前,成千上万的黑奴北上加拿大。在美国独立战争及1812年英美战争期间,英国政府曾对包括黑奴在内的美国人许诺,如果为英国王室作战,就可以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等地获得土地。据史料记载,英军总司令盖伊-查尔顿承诺只要向英国提出保护申请,黑奴一律可以获得自由。到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又有成千上万的黑奴通过地下通道抵达加拿大,定居在安大略省南部地区。

第三次热潮是奔赴大草原。到19世纪末,靠近美国边境的圈地运动已经结束,但在加拿大西部地区仍有大片荒芜的土地,从19051923年间,有33万美国人落户萨斯喀彻温省,成为开发大草原的先驱,他们有的出生在美国,有的从欧洲到美国后再度北上。

第四次热潮是逃避兵役。1960年代,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因不愿卷入越南战争而移居加拿大,其中有不少是为了逃避服兵役的年轻人。加拿大统计局的资料显示从19661975年,共有24万美国人移居加拿大。1969年,加拿大通过法律允许美国军人移民,这为美国逃兵打开了大门,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在1974年达到顶峰,为27932人,1977年美国政府宣布对逃避服兵役者实行大赦,但仍有不少人选择留在加拿大。

第五次热潮是布什时代的逃亡者。乔治-布什在2004年连任美国总统令一些左翼美国人愤怒,他们决定移民加拿大。就在布什胜选的当天,点击加拿大移民网站的美国人多达191千,是平日流量的6倍。

和六七十年代的逃兵一样,后911时期选择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多半是出于意识形态考虑而非经济原因,2006年有10942名美国人移民加拿大,为30年来最多,但始终没有超过1970年代的记录。

到了21世纪,以移民加拿大相威胁已成为美国的一种流行时尚,并登上了讽刺博客《白人那点癖好》(Stuff White People Like)的排行榜。这个讽刺博客的博主克里斯蒂安-兰德(Christian Lander )认为:“尽管人们并不会真的移民加拿大,但宣称会这么做已经成为白人文化中极具象征意味的事情,这显示他们为了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及信仰,不惜卷起铺盖搬迁到和美国略有不同的国家加拿大去”。

2016年4月4日星期一

诺奖得主促加拿大拒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希望加拿大拒绝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因为它的严重缺陷会使大企业受益,削弱工人的谈判能力和牺牲劳工阶层,一旦加入加拿大将流失就业机会,政府制定包括环保等政策的能力也会被削弱,因为协议的争端解决机制允许公司因为利润下降而起诉政府。

这位哥伦比亚大学教授4月1日在渥太华大学的演讲中警告这项存有争议、尚未获得批准的贸易协定会使杜鲁多总理在应对气候变化和修补与土著关系上感到为难,早在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他就把这些顾虑告诉了担任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的老朋友方惠兰(Chrystia Freeland),他不相信加拿大政府会对这一敏感的协定做出承诺。加拿大国际贸易部发言人表示对协定持开放态度,并会广泛征求加拿大各阶层的意见。加拿大众议院贸易委员会更将花九个月时间进行研究,最后投票决定是否加入。

上个月TPP的12个参加国在新西兰举行了签署仪式,各国争取2年内使协定生效,当时加拿大强调这只是技术性步骤,并不意味着批准。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建议方惠兰“悠着点,看看会发生什么?”因为在现在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民主和共和两党候选人都反对这一协议。去年秋天奥巴马与杜鲁多在菲律宾首次会面时希望加拿大能迅速批准TPP,上个月杜鲁多又在白宫感受到新的压力,但跛脚总统奥巴马任期只剩几个月,杜鲁多未来可能会面对一位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美国新总统。

2016年4月3日星期日

加拿大资助国际社会防恐怖组织获核材料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华盛顿核峰会结束时宣布加拿大将提供4200万元经费,帮助国际社会继续努力确保恐怖组织无法获得核材料。据非政府组织核威胁倡议协会的资料,目前世界各地大约有2000吨核材料,它们并非完全得到妥善保存,该协会做出的安全评估显示加拿大对核材料采取的安全措施在24个核国家中名列第三。
 
加通社透露这笔经费将用于帮助各国储存核材料,为墨西哥、秘鲁、约旦和哥伦比亚提供训练和装备,帮助保护乌克兰、泰国和埃及的核设施以及资助国际刑警组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开展相关工作。

过去基地组织曾积极寻求核材料,有迹象显示地中海东部地区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也一直在打比利时核设施的主意,有该设施前雇员去叙利亚作战,一名涉及巴黎恐怖袭击的男子与该设施工作人员有关联。奥巴马在核峰会上表示“一旦这些疯子获得核弹或核材料,他们肯定会杀死更多的无辜者。只要一个苹果大小的钚,就可以伤害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这将是全球性的人道主义、政治、经济和环境灾难”。

核威胁倡议协会全球核政策项目主任萨曼莎皮茨-基弗(Samantha Pitts-Kiefer)表示“最可能的威胁不是现成的核武器,而是可用于制造脏弹的存储在千万间医院、医疗中心和大学里的放射性物质,这些地方的安全措施并不足够。如果恐怖组织从这些地方获得核材料,他们就能在城市里爆炸脏弹,令城市很多区域无法居住,试想如果发生在华尔街,即使没有像核弹那样造成死伤,后果也将是灾难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