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两位前驻华大使对加中关系的建言




小杜鲁多自去年11月就任第23届加拿大总理以来,就展望着一种新型的对华关系,他在首次出访土耳其参加20国峰会时与习近平会晤且互动良好,但随后中国拒绝加拿大小姐入境参加世界小姐总决赛和被加拿大接收为难民的姜野飞、董广平被北京从泰国强制遣返,又使小杜鲁多时期的加中关系经历了首轮危机。新年前后,两位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先后在《环球邮报》撰文,为如何建立新型加中关系建言。
 
20092012年出使北京的马大维(David Mulroney),是保守党政府的驻华大使,现在是多伦多大学芒克国际事务学院资深研究员。1216日他就如何处理中国人权问题撰文指,姜野飞董广平事件说明中国势力范围及影响力增大,也表明既要保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又要坚守加拿大核心价值是多么的困难,但他强调是困难而非不可能。中国通过迫使泰国等地区性国家屈从于自己的意志,输出观念和行为规范,蔑视和破坏加拿大参与建设的联合国难民事务救援规则。中国是为数不多的经常强调自己感情受到伤害的国家,但在利益面前,中国往往把友谊和合作置之度外,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和这样一个大国打交道,似乎不是件好事。但从杜鲁多家族史上可以找到成功的范例,即聪明的外交可以提升游戏。

当年老杜鲁多在与北京建交时,只提注意到北京主张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这为加拿大保留了与台湾发展经济关系的余地,同时还可帮助台湾发展民主。加拿大在不牺牲自己重要价值的基础上,在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上取得了突破。马大维希望小杜鲁多能应用其父亲的灵巧,在傲慢尖刻的中国官员面前,表现出倾听、理解和尊重,尽量使来访安排、语言及公文等外交细节准确无误,采用准确的对话语气,令加拿大在棘手问题上也能够坦率地表达意见。

20012005年的驻华大使柯杰(Joseph Caron )后来还出使过日本和印度,现在是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特聘研究员,卑斯大学亚洲研究所荣誉教授。他在元旦撰文阐述了对华关系从“过去开放市场到现在调整关系”的必要性,柯杰指过去加中关系的基础已经消失,过去中国经济欠发达,需要咨询、资金和市场准入,致力于建立自由国际秩序的加拿大曾无私地帮助中国向后冷战时期平稳过渡,加拿大向中国开放市场,在中国加入世贸前的十年间,加拿大对华贸易赤字高达380亿,官方对华发展援助高达10亿。

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因其内部弱点及长期政治不确定性导致的虚拟超级大国,其军力、创新能力、外交影响及软实力正以确定的速度增长,但因政策和目标缺乏透明度使中国实力蒙上了负面色彩,其行为构成了对以法制、人权和司法独立为基础的国际自由主义传统的挑战。

柯杰提醒作为国际主义者的小杜鲁多在面对挑战、制定对华战略时要多方兼顾,首先要重视加拿大民意,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中国严重缺乏信任,他们希望未来的对华政策既能带来利益,又能带来双边互信,这就需要中国承担责任。其次小杜鲁多要认识到如果在对华关系中不作为,加拿大将一无所获。不与北京打交道,既无益于加拿大的利益,也无益于加拿大价值观。第三是要照顾加拿大的亚洲伙伴,从澳大利亚、东盟到东北亚的日本,再到西南亚的印度,加拿大必须照顾到他们的利益。

柯杰希望小杜鲁多的对华政策既开放又坚守原则,既有想象力又务实,对中国保持耐心,如能在这些方面达致平衡,他的对华政策就能成功。在宏观政策之外,柯杰的文章还关注到一些技术细节,如老杜鲁多1968年创办的加拿大国际开发署于2003年被哈珀并入外交部后,给小杜鲁多造成不便,他必须寻找新的途径,用加拿大理念和价值观来影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台依赖陆犹如加依赖美,吴荣泉相信两岸关系不会趋冷





驻加拿大台北经济文化处代表吴荣泉近日在接受《渥太华公民报》访问时表示,他相信在蔡英文任内,台湾与大陆关系不会趋冷。因为在过去7年半里,两岸贸易、投资、文化甚至学术方面交流取得稳步进展,且双方都受益。一位具有美加背景的华裔学者Brian L. Wang也在其网站Nextbigfuture.com撰文,指台湾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与加拿大经济对美国的依赖相仿。

吴荣泉代表指“国际媒体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上周赢得大选的主张独立的民进党身上,多数推测民进党执政将会导致与中国关系走向低迷,但我不这么认为”。关于台湾独立问题,他引用蔡英文在竞选中强调的不会改变对中国关系现状的承诺,并引用马英九2011年接受BBC采访时的说法“自1912年以来,中华民国就是独立的”。他说“没有必要因为有了一位新总统,再宣布一次从中国独立”。

吴荣泉代表还指今天的民进党比陈水扁时期要温和得多,这一代的民进党人是实用主义者,他们希望与中国建立平等的关系,只要对双方都有利,我看不到做出改变的理由。他表示在加拿大期间,将致力于发展双边贸易及投资,促进民间和非政府组织间的交流。

在加拿大及美国求学的Brian L. Wang117日在其网站Nextbigfuture.com上撰文,称台湾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与加拿大经济对美国的依赖相仿,台湾40%的出口到中国,大量的台湾人在中国工作,台湾GDP总量的20%依赖对中国的关系。2014年,加拿大出口商品的75.7%出口到美国,总额达1193亿,相当于当年GDP20%

他的文章还引用彭博社根据台湾经济部提供的数据制作的表格,显示台湾经济对中国的依赖性远大于中国对台湾的依赖,从19992015年,中国每年的对台出口一直维持在其出口总量的3%以下,而台湾历年对大陆出口则从1999年的不到3%,猛增到2011年的30%,翻了十倍,2014年,对大陆出口更占其GDP29%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尼克森爆炸一死一重伤加剧中海油噩梦



中海油两年多前收购的加拿大尼克森石油公司115日下午320分发生爆炸,致在加氢裂化单元一压缩机旁重新安装阀门的两名维修工人1人当场死亡,1人严重烧伤,送医后情况危殆。16日,尼克森公司首席执行官方智在记者会中称这是该公司最黑暗的一天。发生爆炸的尼克森长湖油砂项目去年曾发生北美30年来最严重的陆上漏油事件,正面临巨额索赔。
 
此次爆炸令尼克森公司在半年内第二次受到加拿大监管部门的注意,去年716日,尼克森公司一条兴建才一年的管线破裂,在加拿大北阿尔伯塔地区泄漏了5百万升原油。事后阿尔伯塔省能源监管机构发现尼克森公司没有遵守管道维护和监控条例,事发单位被关闭至当年九月。

半年内发生两起重大事故,令人怀疑尼克森公司存在管理问题。不过公司高级副总裁罗布·贝利(Rob Bailey)表示无法推测爆炸原因,但强调“中海油有非常高的安全标准”。加拿大皇家骑警也认为爆炸原因并无可疑。爆炸发生后,该处设施已被无限期关闭。

去年漏油事件发生后,《中国经营报》曾以《中海油的尼克森噩梦,巨亏漏油接踵而至》为题曝光中海油的尼克森困境,从溢价61%,以150多亿美元将尼克森揽入怀中迄今,中海油就噩梦不断。尼克森仅贡献了中海油2%的利润,中海油2013年的资本支出从2012年的599亿元人民币陡增至905亿元,其中尼克森能源资本支出约为165亿元,占18.2%2014年上半年,尼克森的支出为89.7亿元,比例升为19%。尼克森正成为中海油的投资无底洞。

当时中国国土资源部油气战略研究中心处长潘继平称“除北海的金鹰油气项目和长湖项目,中海油尼克森大部分非常规油气项目现在已经进入暂缓或半停业状态”。如今,长湖项目也连续出现重大问题。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加拿大与台湾签避免双重征税协议引北京警觉


115日,加拿大与台湾签署《避免所得税双重课税及防杜逃税协议》,引起北京高度警觉。这项谈判了16年的协议将在完成各自的国内程序后,于201711日起生效。尽管因双方没有官方关系,这项协议在正式文本上被称为“安排“,中国外交部还是提醒渥太华“信守一个中国的原则,慎重处理有关问题”,表示北京“不反对邦交国与台湾进行经贸及文化交流,但坚决反对签署具有官方性质的协议”。
 
加拿大与中国早在1986年就签署了类似的协议,与台湾的谈判始于2000年克里田时期,大部分内容在20155月台湾经济部次长卓士昭访问渥太华时已经谈妥,本月1315日分别由新上任的驻加拿大台北经济文化处代表吴荣泉及台北加拿大贸易办事处主任马礼安签署。台湾外交部发表声明指“该协议将有助于在坚实基础上进一步密切双方贸易关系“,”为双方在技术、医疗、清洁能源、可持续发展和服务领域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加拿大《环球邮报》指该协议对台北来说是一项显著的成就,并指其签署时机相当敏感,因为本周北京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到访渥太华商讨两国自由贸易谈判事宜。曾在蔡英文任职陆委会主任时担任其副手的台湾经济部长邓振中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希望“台湾与加拿大由此可以建立更密切的关系“。

加拿大是台湾的第24大贸易伙伴,也是台湾的第17大出口市场,台湾是加拿大在亚洲的第五大贸易伙伴,在加拿大贸易名单中排名第12

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朝鲜以牧师林铉洙为筹码向加拿大施压


110日,美国CNN播放了对被朝鲜判处无期徒刑的加拿大牧师林铉洙的电视专访,这是他被捕11个月来,首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多伦多星报引述美国彼得森研究所的朝鲜问题学者马库斯·诺兰(Marcus Noland)的分析,怀疑金正恩想迫使加拿大政府加强对朝鲜的粮食等援助,以提升两国的关系,过去朝鲜就曾利用被拘押的美国人作筹码迫使华盛顿作出让步”。

这次专访是由美国CNN驻东京记者站的资深记者里普莱(Will Ripley)和驻北京记者站主任施瓦茨(Tim Schwarz)共同完成,他们通过翻译在平壤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对身着灰色囚服的林铉洙做了面对面采访,但没有透露采访的具体日期。

在电视画面中,60岁牧师林铉洙被两名神情严肃的军人架着胳膊带进和带出会议室, 他称被单独囚禁在劳改营里,每周工作6天每天8小时,在两名看守的监视下在监狱果园里挖洞,以种植苹果树。他表示对朝鲜的看法有很大变化,“以前觉得朝鲜人民过于神化自己的领袖,但读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回忆录后,发现他们从没有称自己是神。”他认为自己最大的罪行是说了对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不好的话。现在他每天祈祷,祈求南北方能和解,祈求再没有人会受他这样的罪,祈求自己有朝一日能回家。

林铉洙1986年自韩国移民加拿大,1997年后去朝鲜100多次,20151月底进入朝鲜后失踪,12月以危害国家罪被判无期徒刑后,两名驻首尔的加拿大外交官在平壤首次见到了他。CNN在节目播出前通知了林牧师在多伦多的家人,其家庭发言人朴丽莎相信采访暗示着有可能就释放进行谈判,他们会督促加拿大政府做更多的外交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