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

特朗普执政可能对加中关系的影响



加拿大驻美大使大卫·麦克纳顿( David MacNaughton)在特朗普就职前一天谈到与美国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前景,在表达乐观的同时承认两国存在分歧。加拿大新闻杂志《泰伊》(The Tyee)披露有批评者担心北京会利用加拿大与美国的贸易分歧,迫使杜鲁多政府做出让步,令本已迷恋中国的杜鲁多政府,不顾加拿大人失去工作机会的风险和对人权问题的关注而投入北京的怀抱。中国的《环球时报》也在113日撰文,以《面对特朗普,加拿大目光转向中国》为题,猜测特朗普执政后加中关系的走向。

加拿大新锐新闻杂志《泰伊》驻国会记者纳兰展眉(Jeremy J. Nuttall)最新发表《特朗普会令加拿大受制于中国吗?》一文,指特朗普就职后重启北美自由贸易谈判,会为加拿大出口设置新的障碍,这可能会提升自由党政府对扩大与中国贸易的热情。他引述加拿大前驻华政治参赞、布鲁克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查尔斯·伯顿的话说,中国政府会迅速抓住机会来扩大利益。

加拿大已计划在2月份开始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的探索性谈判,尽管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这一动向感到担忧。最近加拿大政府把移民部长麦家廉(John McCallum)派往北京担任大使,伯顿预测麦家廉可能会更多关注对华贸易和商业计划,而淡化人权问题、北京在南中国海的挑衅行动以及在中国在加拿大的项目中使用中国工人的情况。

伯顿相信北京会利用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对加拿大经济造成的威胁来扩大自己的利益,中国可能会在环境问题、在加拿大的项目中使用中国工人和更方便地收购加拿大公司等方面下手,他说“中国不希望与加拿大人讨论其南海主权要求是否合法,不希望加拿大人表达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有很多话题会被中国人视为不友好。”

关于与中国谈判自由贸易协议问题,他以瑞士为例,最近因习近平到访,瑞士逮捕了同情西藏的抗议者,而瑞士就与中国有着自由贸易协议,这预示着将来加拿大很可能面临同样的压力。中国还曾明白无误地要求加拿大修建通往西海岸的石油管道,并允许中国公司在加拿大的项目中使用中国工人。杜鲁多政府最近有一个对中国让步的举动,就是要求重新审查被哈珀政府否决的一项来自中国的收购计划,中国公司试图收购蒙特利尔一家涉及国家安全的高科技企业。

鉴于特朗普在南海、贸易、人民币和台湾等问题上对北京采取的强硬立场,一些在加拿大的台湾人担心中国会利用渥太华希望扩大对华贸易的机会,迫使加拿大放弃台湾。尼日利亚最近将台湾贸易代表团从首都阿布贾迁到经济中心拉各斯就是一例,因为中国许诺向该国基础设施建设投入400亿美元。多伦多台湾同乡会会长潘超庆对中国利用投资加拿大迫使渥太华远离台湾的前景表达了担忧,他相信尼日利亚并非是北京就台湾问题施压的唯一国家,中国也正利用香港收缴的坦克迫使新加坡这么做,他相信北京早晚会把同样的战术用到加拿大身上。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研究员奥斯瓦尔德·凯(Kai Ostwald)对此持不同看法,他相信即使特朗普政府与加拿大关系恶化,北京也不会对渥太华做出过分的要求,因为中国在处理国际关系问题时更加成熟了,北京意识到了公关的潜在好处,不太可能像要求亚洲邻国那样要求其他国家让步。不过,潘超庆还是建议杜鲁多政府要对北京多施加影响,他说“如果北京告诉渥太华不要与台湾为友,渥太华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多多与台湾为友,这正是老杜鲁多的幕僚长告诉我的”。

2017年1月21日星期六

加拿大对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议保持乐观



在特朗普就职当天,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向他祝贺时强调了“两国共同受益于强大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共同受益于为数百万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提供了工作机会的综合经济体”,杜鲁多没有点名地提及了命运堪忧的北美自贸协议。前一天,加拿大驻美大使大卫·麦克纳顿( David MacNaughton)表示加拿大已就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与特朗普团队进行了接触,并对谈判前景感到乐观。

119日,麦克纳顿在接受加拿大CTV电视台专访时透露他与特朗普提名的新国务卿雷克斯·蒂尔森和商务部长小威尔伯·罗斯等人有着良好的关系,和“特朗普过渡团队有很多互动”,他赞扬特朗普选出的内阁成员很多都是“非常坚强的专业人士”,尽管他们考虑的是美国利益,但由于对加贸易影响着900万美国人的饭碗,特朗普政府当然希望看到谈判能有积极的结果。麦克纳顿承认双方存在分歧,但因两国在经济上的共同点及合作带来的双赢,他相信谈判会有好的前景。

20日特朗普就职仪式时,加拿大驻美大使馆用大屏幕进行了电视直播,搭设了食品帐篷,邀请1400人赴宴,麦克纳顿表示加拿大政府“期待与特朗普政府合作,并对合作前景感到乐观”,他强调“特朗普就职是民主制度下的和平过渡,没有非民主地区的动荡,这是我们和美国人共同庆祝的焦点”。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中国在北美两大广场的政治测试




20168月到10月,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广场多伦多市中心丹达士广场上的电子大屏幕每天24小时播放中国官方宣传片《最美还是我们新疆》,这是继2011年中国国家形象系列片进驻纽约时代广场后,中国官方海外文宣视频又一次在北美著名广场上公开亮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中国在北美两大广场所做的不同的政治测试。

西方的广场文化发源于古希腊的公民社会,具有自由发表言论的议政功能,无论是纽约的时代广场和还是多伦多的丹达士广场都承袭了这种传统。早在5年前的2011年,当长达60秒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人物篇》视频,以每小时15次每天300次的密度,在时代广场百老汇大道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播放由章子怡、姚明等59位当代中国名人组成的官方版中国国家形象时,由中国政治流亡人士组成的示威人群来到这里,高呼口号高唱歌曲,声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艾未未和刘晓波等异议人士。当时法广播出的专题《时代广场上两张截然不同的中国名片》曾形容“在时代广场同一块广告牌上下,海外流亡者与中国政府就不同的国家形象展开了角力”。

2016年夏天南海主权纷争之际,中国于723日至83日在时代广场大屏幕上以每天120次的频率密集播出长达312秒的南海主题宣传片,中国官媒称其“确立了无可争议的主权和相关权利,展示了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为显示得到的广泛支持,视频中还出现了英国工党影子内阁外交国务大臣凯瑟琳·韦斯特等四人发表倾向北京言论的镜头,不料凯瑟琳对自己“被现身”感到吃惊,向媒体澄清自己的言论被断章取义,她支持的是菲律宾的立场,认为“海牙仲裁进程可以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大家可以以一种成人的方式来解决争议”。

北京在纽约时代广场的政治测试中,经常遭遇争议和抵制,这是作为民主大国的美国实力的自然流露。但接下来的一个月,北京在多伦多所遇到的则平顺得多。

2016829日到102日,北京在多伦多人气最旺的丹达士广场两块大电子广告屏上播出时长30秒的新疆宣传片《最美还是我们新疆》,每5分钟播放一次,每天24小时连续播放,中国官媒形容该片“浓缩了新疆的自然风光、民族民生等方面,以及新疆多民族的和谐和睦”。视频播放首日,恰逢中共宣布张春贤调离新疆,其职位由西藏书记陈全国接任。而张春贤2010年由湖南调到新疆,正是因为09年爆发的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令铁腕执掌新疆近20年的“新疆王”王乐泉下台,七五事件酿成近200死亡,1700多人受伤,冲突的根源就在于北京政策导致民族关系长期紧绷。

其实新疆在加拿大特别是多伦多是个敏感字眼,加拿大有2千名维吾尔人,其中很多人居住在大多伦多地区,2007年被北京以分裂国家罪判处终身监禁的加拿大公民玉山江原来就住在多伦多西部的卫星城柏林顿,十年来加拿大和中国多次因玉山江案引发摩擦,加拿大总理哈珀2012年访华时携带的十名良心犯名单中就有他的名字,但中国拒不承认玉山江的加拿大身份,也禁止加拿大官员探监。2014年玉山江的妻子特伦迪贝瓦致信习近平,呼吁依照国际标准重新审理她丈夫的案件,否则应予无条件释放。

20154月,多伦多《环球邮报》爆出六名维吾尔人回乡受中国政府胁迫回加拿大从事间谍活动的故事,指北京侵犯维吾尔人的加拿大公民权,当时加拿大外交部表示“会跟进有关外国干涉的严重指控,并敦促北京落实人权和法治的国际标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则反唇相讥,指“这些故事毫无事实根据”。

由此看来,北京这次挑选多伦多来宣传新疆,不无挑战意味。但奇怪的是,渲染新疆“多民族和谐和睦”的宣传片高密度地播放了一个多月,不但加拿大主流媒体没有发表只言片语,连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和加拿大华人异议人士也没有到场抗议,这种全然的冷漠,是北京在北美另一大广场政治测试中所得的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