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资中筠:不合逻辑的中国梦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近日指中国社会在良心、良知和逻辑三个方面都出了问题,当今中国有很多事情不合逻辑,中国梦就是其中典型。在中国官方媒体还在论述“‘中国梦’是给中国人民量身定做的‘一双鞋子’,有别于美国梦”时,赴加州庄园与奥巴马会晤的习近平却与后者大套近乎,说“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这一戏剧式的转变被世人戏称为“梦游”。
                                                  
623,正在加拿大走访的资中筠在蒙特利尔的一个聚会上表示,中国有人为专制辩护这一现象可以从良心、良知和逻辑三个方面来分析,有人说“饿死多少人都无所谓”,“反右运动没死人,就算是皇恩浩大了”,这种论调在中国流行说明良心出了问题。良知问题表现在谎言横行,没有真相。有人大谈“社会主义无比优越,人民最平等”,当人指出现在中国的贫富悬殊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又有人提出一套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称资本主义三百年前就这样,不信可以看狄更斯小说里的描述,这反映了中国普遍存在的不合逻辑。

资中筠说:“他们完全偷换了前提与概念。所以我说现在有很多东西根本就不合逻辑。比如说中国梦,说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梦,与资本主义国家讲究个人利益的梦不同,后来习近平又跟奥巴马说我们的梦是相通的。刚说完是两种梦,结果又相通了”。

在普世价值面前,中国政府经常环顾左右而言他。资中筠称北京可以不提普世价值,但不能不承认人类共同的善恶是非,因为无论古今中外,大凡人类历史在前进时,一定有一个共同的伦理道德。她相信“只要本着良心、良知和逻辑来考虑问题,坚守公平正义及善恶是非,中国就能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

此前,资中筠在中国国内的访谈中曾表示,中国社会的出路不在于回归传统道德,而是要实现普世价值,要进行公民教育。在缺乏精神凝聚力的当今社会,政府唯一可以动用的资源就是虚假的民族主义。她特别警告在中国这样一个谎言充斥、逻辑荒诞的国家里,要警惕政府用民族主义来对抗普世价值。

在加拿大,相信人性双元论的资中筠谈到了中国目前畸形的社会状态,在那里,报道真相的记者、具有正义感和有良心的维权律师都成了高危职业,她希望中国未来会出现一个“让好人容易生存,坏人作恶代价较高”健康社会,她说:“现在中国的情况相反,坏人作恶的代价太轻,尽管时有人被抓的消息,但实际上,天天作恶的人都不会被抓住,但要做好事非常困难,就连做慈善事业都得顶住各式的压力,如果说想推动民主,风险就更大了”。

自称是悲观主义者的资中筠发现,官方可以控制传统媒体,但无法控制互联网,它正帮助中国人抵制专制,给人们带来一丝曙光,她说:“现在我觉得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就是,如果上面出台一个很糟糕的政策,抵制的力量会比较强,使之无法贯彻。包括最近传达的“七个不许说”,其实无法贯彻,不像以前中央下达一份文件,各级就得贯彻执行”。

资中筠建议在海外的中国问题观察者改变老的研究套路,不要紧盯着领导人个人,因为中国问题的解决不取决于领导人个人的品质,关心中国就必须眼睛向下,观察整个社会。她认为中国难以出现一位像彼得大帝那样强有力、又决意用专制的手段推进改革的人物,即使真的出现了,这种改革也行之不远,历史上,在彼得大帝死后,俄罗斯帝国又重蹈覆辙。

2013年6月29日星期六

一个没有生日歌的民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zKCzMD3eYc


一个没有生日歌的民族,是不习惯祝福自己的民族、是不会祝福自己的民族、是不愿意祝福自己的民族,更是没有能力为自己带来幸福的民族。

中国人就是这样,如果再有二们高昂地宣称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你就命令他(她)唱一首属于自己的生日歌。

今天,墨西哥朋友毛利修生日,在获邀的二三十人中,只有我和法国人玛丽两位非西班牙语裔朋友,切蛋糕之前,大家一起唱起了生日歌。

那可不是杨基们唱的“Happy birthday to you”,而是一首地道的墨西哥国货“las mañanitas”。站在我身旁喝tequila的卡洛斯告诉我,这首歌该有500年历史了吧,好像在哥伦布占领时期不久就存在了。

这首歌在世间有多种版本流传,一是西班牙语版:

Estas son las mañanitas que cantaba el rey David.
Hoy por ser día de tu santo, te las cantamos a ti.

Despierta mi bien, despierta, mira que ya amaneció
ya los pajarillos cantan la luna ya se metió.

Qué linda está la mañana en que vengo a saludarte
venimos todos con gusto y placer a felicitarte.

El día en que tu naciste nacieron todas las flores
y en la pila del bautismo cantaron los ruiseñores

Ya viene amaneciendo, ya la luz del día nos dio.
Levántate de mañana mira que ya amaneció.

英文版:

These are like the morning songs that our King David used to sing.
Today being the day of your saint, we are going to sing them to you.

Wake up my dearest, wake up, see now that the day has dawned
now the little birds are singing, the moon has finally set.

How lovely it is in this morning, when I come to greet for you
we all come with joy and pleasure and to celebrate with you.

The very day you were born all the flowers here have bloomed
and in the baptismal font all the nightingales have sung.

The dawn has come my darling, and the sunlight's here for us.
Rise and shine up with the morning and you'll see that here's the dawn.

菲律宾版:

How beautiful is the morning
As we come and ‘waken you
With God’s early morning blessing
With pleasure we sing to you.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The flowers came into bloom
And at the baptismal font
All the Saints brought forth their song

Chorus
The dawn is now appearing
The rays of the sun break through
Arise early this bright morning
As we sing hello to you

How I wish I were St. Peter
How I wish I were St. John
As we bring this salutation
In this very early dawn

From all the stars in the heavens
How I wish I could get you two
One to tell you good morning
And the other to bid you adieu

Chorus

With a bouquet of carnations
We have come to sing our song
And make your day full of color
So that you may carry on.

Chorus


岁月蹉跎了5000年,中国人被动地进入了现代社会,在未能反省自己民族的残酷文明之前,有人发现了本民族在形式上的缺陷,并试图填补生日歌的空白,几年前成立了“中国人生日祝福歌全国普及推广组委会”,甚至在2000年还弄出了一首中国人自己的生日歌--《中国人生日祝福歌》。

但它毫无生命力!

因为时隔13年,没有人知道它的歌词,也没有人知道它的旋律,找遍网络,只找到以下错误百出的歌词:地球转动数亿年,生命繁衍到今天,感谢天,感谢地,这段美好时光你出现,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都来祝福你,祝你生日快歌,生日快乐歌


在身处的加拿大魁北克,尽管它几经折腾,未能成功独立,但魁北克民族是个成熟和色彩丰富的民族,它早就有自己的生日歌,那是魁北克诗人 Gilles Vigneault脍炙人口的诗歌《Gens du pays》:

Le temps qu'on a pris pour se dire «je t'aime»
C'est le seul qui reste au bout de nos jours
Les vœux que l'on fait, les fleurs que l'on sème
Chacun les récolte en soi-même
Aux beaux jardins du temps qui court

 {refrain}
Gens du pays, c'est votre tour
De vous laisser parler d'amour
Gens du pays c'est votre tour
De vous laisser parler d'amour

Le temps de s'aimer, le jour de le dire

Fond comme la neige aux doigts du printemps
Fêtons de nos joies, fêtons de nos rires
Ces yeux où nos regards se mirent
C'est demain que j'avais vingt ans


以下照片摄于毛利修生日晚会,鸽子笼般大小的简陋空间,丝毫不影响热血的拉丁人作乐及跳舞:









































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世界最具高度的恐怖袭击

我曾在2010年前往海拔高度8091米的世界第十高峰安娜普纳峰,不是登顶,而是花四天走了一次小环线,也就是在这第十高峰的脚下,走了一小段,最高海拔只有3500米。

就这种小儿科的尝试,让我品尝到了登山的艰辛,从此对登山者肃然起敬。

记得从波克拉回到加德满都,在中国人的一座登山旅馆附设的川菜馆里,巧遇与王石一起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深圳电视台体育部的记者,当时他被紫外线弄得面如焦炭,仿佛刚从外星球坠落。

就是这样的一群登山者,今次却遇上了塔利班的恐怖袭击,地点是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世界第九高峰、海拔8125米的南伽峰的山脚下,遇害者当时在一个海拔4400米的营地上休息。

遭受重创的塔利班希望借在这高海拔地区制造的恐怖袭击,向世人宣示自己的力量,但却伤及了一帮勇敢的无辜者。



央视2013年6月24日《新闻1+1》播出“死亡之峰下的恐怖袭击!”,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巴基斯坦境内的喜马拉雅山南伽峰号称“死亡之峰”。他曾经登顶珠峰;他曾经是中国三峰连登第一人。两名中国民间登山好手为何会惨死于“死亡之峰”?

  中国社科院南亚问题专家叶海林:这一次恐怖分子的袭击是塔利班需要用这样一次血腥的枪击向巴基斯坦政府示威。

  解说:9名游客,1名向导被枪杀,这是发生在巴基斯坦南伽峰下的恐怖袭击。

  本台记者陈林聪:可以看到遇难者的10具遗体已经从巴基斯坦北部的吉尔吉特转运到伊斯兰堡。

  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死亡之峰”下的恐怖袭击!

  评论员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因为登山而遇难这样的新闻,我们隔一段时间似乎就能听到,我们当然为此难过了。但是要去登山,却在营地当中,由于恐怖袭击而导致生命逝去,这样的新闻真是少之又少。然而不幸的是在昨天凌晨,在巴基斯坦境内,就有9位登山者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而不幸当中的又有2位我们的同胞,还有1位是美籍华人。情况怎么样,回到昨天。

  解说:当地时间23日凌晨,巴基斯坦北部,在南伽峰山脚的一家酒店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巴基斯坦警方介绍说,当时一伙武装人员袭击了酒店,开枪打死了9名外国游客和1名当地导游。9名遇难游客中包括2名中国人、1名美籍华人,还有5名乌克兰人和1名俄罗斯人。此外,有一名中国公民幸运逃脱。

  昨天下午,10名遇难者的遗体运抵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努尔·汉空军基地。

  本台记者陈林聪:下午4点半左右,当地时间,我们可以看到遇难者10具遗体已经从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吉尔吉特,已经转运到伊斯兰堡,其中包括2具中国人遇难的遗体。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场有大量的救护车在这里,待会儿这10具遗体将被紧急运往巴基斯坦的医学研究中心进行保存。

  解说:随机抵达的还有此次袭击中唯一幸存的张京川。他来自昆明,曾经在武警部队服役。据他回忆,发生袭击时暴徒把他按倒在地,朝他头部开枪时,他奋力挣脱,成功逃跑。

  《春城晚报》记者杨杰:当时没有任何应反应就已经从帐篷里面被捆绑拖出来,并且在整个营地的空地上跪成两排。袭击者挨个过来向他们索要财务和护照。问到张京川的时候,张京川说他没有带更多的财务,手上只有一块手表。当把他手表拿去以后,绳索实际上已经自行被解开掉了,紧接着突然袭击者开始开枪。而这个时候他说他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他想到的只有逃跑。跑了可能大概有30米,旁边有一个山崖,他就毫不犹豫跳了下去。实际上他在冰裂缝里单衣单裤没穿鞋,在等待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又悄悄地摸回到营地,不仅把衣服和鞋穿上,并且最关键的是拿到卫星电话。而拿到卫星电话,我觉得是他整个获救的应该是最好的一个工具了吧。

  解说:此次袭击发生在巴基斯坦北部南伽峰山脚的一处营地。南伽峰是世界第九高峰,因为地势险峻被称为“死亡之峰”,这里因此也成为全球众多登山爱好者的圣地。遇难的两名中国人杨春风、饶剑峰都是国内优秀的登山爱好者。袭击事件发生后,巴基斯坦塔利班和真主旅都宣称对此事件负责,但当地警方表示还需进一步调查,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和总理谢里夫已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这起暴力事件。

  巴基斯坦内政部部长乔杜里:不仅是对这些遇难人员的国家,对于巴基斯坦同样如此。

  解说:巴基斯坦内政部长还表示,事发当地没有公路相通,想要进入这片地区只有靠步行或者骑马,因此这些游客只有当地向导陪同而没有安全部队。事件发生后,中国驻巴使馆积极协调巴军方、巴外交部和内政部等相关部门,要求巴方妥善处理,彻底调查事件,严惩凶手,并要求保护好在巴华人华侨与中资机构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

  白岩松:有这样几个细节需要给观众朋友交待一下。第一个,袭击他们的这些恐怖分子,一二十个,居然穿着警察服装,当然是冒穿了。第二个其实很多媒体报道中"酒店"这个概念是有点夸张了,因为在4200米这样一个营地上,其实叫一个"休整地"可能更加准确一些。第三个,其实在整个这样的一个袭击过程当中,是先把巴基斯坦的导游给叫出来了,杀死了一个,然后向另一个人询问了这些人究竟是哪儿的,他们都住在哪儿,然后挨个把他们都给叫出来这样一个过程。

  接下来,马上要连线一下本台驻巴基斯坦的记者梁慧。梁慧,您好。

  伊斯兰堡·本台记者梁慧:岩松,你好。

  白岩松:现在大家当然会关心的是幸存者张京川的状况怎么样。另外遇难者的遗体什么时候能回到国内?正在进行哪方面的工作?

  梁慧:是这样的,在昨天下午大概四点多的时候,幸存者是在巴基斯坦军方与政府的一起保护之下,从吉尔吉特市转移到了伊斯兰堡,此后一直在我使馆的照料和保护下。我最新从使馆得到的消息是表示,这名幸存者目前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都还是不错的,至于说什么时候能回国暂时还不清楚。而遇难者的遗体一直被保存在巴基斯坦医学研究中心,也就是在伊斯兰堡。至于说什么时候能够再运回国内,目前也还不知道。而遇难者的家属目前正是在办理一些相关的手续,有望在近期赶到伊斯兰堡。

  白岩松:梁慧,其实这个事情一发生了之后,在巴基斯坦内居然有两拨人声称为此负责,一拨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还有一拨是真主旅。我不知道针对这个事件出来之后,巴基斯坦政府正在采取一种什么样的动作?

  梁慧:是这样的。在今天下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也是召开了内阁会议。而在会议上,谢里夫首先是谴责了这次的袭击事件,同时谢里夫还表示任何对巴基斯坦友好国家公民的袭击都是对这个国家的挑战,巴基斯坦政府绝不允许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而在事情发生之后,吉尔吉特当地安全部队立即在当地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查行动,今天我们得到消息是,目前在附近村庄已经有37名嫌疑人已经被逮捕,并且被送往了一个秘密的地点进行审问,但是这些嫌疑人的身份目前还不清楚。至于说真主旅与巴基斯坦塔利班先后都宣称对这次袭击负责,当地的安全部门目前也正在进行相关的调查。而当地一些安全人士分析认为,在巴基斯坦塔利班很可能与吉尔吉特当地的一些武装分子联手行动,从而制造了这次袭击。

  白岩松:非常感谢梁慧给我们带来的报道,谢谢。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为什么刚才在我们第一个短片里头已经有云南《春城晚报》的记者去复述张京川如何逃脱这样一个过程,因为今天上午张京川已经打通了这个记者的电话,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过去多次采访他。接下来我们就透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我们两位遇难的同胞,还有幸存的张京川。

  解说:海拔8125米,第九高峰“死亡之峰”,本是张京川、杨春风、饶剑峰三人原本计划续写的登山传奇。此次袭击的地点位于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北部,是巴基斯坦最北的地区,首府吉尔吉特,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称之为"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吉尔吉特地区大部分面积是山地,以自然美景着称。但是受恐怖主义和安全形势的影响,近年来前往巴基斯坦的外国游客数量急剧减少,然而有着辉煌战绩的这三名中国登山者对于安全形势似乎考虑的不多,

  杨杰:因为他们就没有想到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们跟我们谈论更多的就是大本营的情况不太好,但没有谈到局势不稳定这一块,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他们更多考虑山上碰见意外怎么办。

  解说:张京川、杨春风、饶剑峰三人在之前都有着丰富的登山经验。其中,此次遇难者45岁的杨春风,不但是这次登山的组织者,也是我国最知名的登山人之一。在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标签能够印证,例如他是最早登顶博格达峰的八名中国人之一、首个登顶珠峰的新疆人、着名高山向导,他曾登上过11 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而成为国内民间登山者中登顶8000米级山峰最多的人。仅这次的巴基斯坦南伽峰,杨春风就已经是第四次前往。

  杨杰:另外从整个他们三个人的登山经验来看,应该是属于整个中国业余登山界响当当的人物,特别是杨春风,他们的计划应该都是杨春风制定的,因为杨春风他自己所属的有一个登山专业的协作工作,张京川和饶剑峰都是交到他公司整体运作。他们三个人组成了这个团队,攀登这一次的山峰,当时在整个户外界认为是中国业余登山者里面的一个最强阵容。

  解说:今年48岁的饶剑峰也成功登上过10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打开饶剑峰的个人网站,他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写下这样两行自我介绍。 “世界着名登山者;中国三峰连登第一人。”毫无疑问,三峰连登是饶剑峰的登山经历里最值得骄傲的成就,2012年他创下在55天里连登三座8000米级山峰的惊人纪录。

  杨杰:在上周五的时候,张京川还打回了一个电话给家里面的人,说是因为天气原因,当地下大雪,无法前行,这是在事发之前张京川最后一个打过来和家里面取得联系的电话。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事实出了以后他们还没有去冲顶,只是在下面进行适应性训练。

  解说:对于杨春风和饶剑峰来说,完成世界所有的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似乎只有一步之遥,然而武装分子的枪声阻断了他们的追梦之路。今天在网络上,全国的登山爱好者们纷纷对两位逝者表示了哀悼。

  白岩松:两位我们遇难的同胞,一个45岁,一个48岁,有两点他们非常相似,一个是在他们过去的登山履历当中,都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遇过险。另外在这次登山之前都流露过将要尽早的去,怎么说呢,叫挂腿,用足球挂靴的话来说,就是结束他们的登山生涯,但是不幸运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人会说巴基斯坦是我们非常好的关系,前不久5月份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刚刚访问过,那为什么会袭击我们呢?我们来看一下这次遇难者的人员构成,一共有10人被开枪打死,其中中国公民2人,美籍华人1人,乌克兰5人,其实更多,俄罗斯1人,巴基斯坦导游1名,为什么会袭击登山者呢?我们来听听叶海林,我们另一位特约评论员他的看法。

  中国社科院南亚问题专家叶海林(电话采访):这一次的恐怖分子的袭击实际上是瞄准试图攀登南伽峰的外国登山者,不管你是中国人,乌克兰,俄罗斯人还是美国人,只要是外国人,都在他们打击对象之内。恐怖分子一个惯用的手法就是通过对外国目标的打击来给巴基斯坦政府施加压力,特别是在美国刚刚炸死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头目的情况下,显然巴基斯坦塔利班是希望用这样一次血腥的枪击向巴基斯坦政府示威。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的是反恐专家李伟。李教授您好。

  反恐专家李伟:岩松你好。

  白岩松:你看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居然袭击他们是穿着当地的警服,据你了解巴基斯坦在北部这块治安状况是什么样的?

  李伟:好的。实际上我们说巴控克什米尔整个安全环境,相比较而言,要比巴基斯坦的部落区以及巴基斯坦西南部地区,包括俾路支省,还有信德省要好得多。所以这一次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以后,大家就感觉到吃惊。一个是这个地区原来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一些事件,而是在其他的地区,像我们也知道 2012年2月曾经有一名中国女商人人士在巴基斯坦白沙瓦被枪击身亡。这一次的枪击事件发生在巴控克什米尔的吉尔吉特地区,实际上这个地区人员也非常稀少。武装分子倒是把这儿常常作为一个基地,就是他们自己训练的一些基地。所以说这一次遇难,我们看出来应该有两个苗头值得重视。第一点,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活动范围仍然在不断地扩大。另外一点,巴基斯坦塔利班可能是与其他的一些反政府的一些小的武装进行联手,所以看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活动范围,所以说他发动恐怖袭击的范围也呈现越来越大的状态。

  白岩松:您说的可能是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包括恐怖组织。您看,有一个特点非常明显,这件事情一发生之后,居然两拨人立即宣称是自己干的,一个是巴基斯坦的塔利班,还有真主旅。那究竟是有人抢功,还是他们真是合二为一的?

  李伟: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知道真主旅大本营是在巴基斯坦西南部,我们刚刚提到的俾路支省,他原来主要的攻击目标是伊朗这个方向,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本身也是一种松散的部落联合体,所以在2007年成立以后,我们看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发展范围也越来越大,所以说有不少的其他的一些巴基斯坦的反政府武装陆陆续续加入了巴基斯坦塔利班,所以我个人认为,真主旅他之所以能够到巴基斯坦的东北部去活动,与他认同加入了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可能性非常大。也就是说两个组织虽然都同时承认,实际上这两个组织也就是一个隶属的关系,或者说是一个同盟关系,是一伙的。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再让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叶海林帮助我们分析一下,究竟是袭击中国的游客,还是外国的游客,还是针对的是巴基斯坦新政府,我们一起来听一下。

  叶海林:我们从过去的十几年的时间来看,的确有不少中国人在巴基斯坦遭遇恐怖袭击。这些行动其实恰恰是因为巴基斯坦政府长期以来非常重视发展和中国的关系。对巴基斯坦政府高度重视的安全目标下手,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每一次出现针对中国人的袭击以后,巴基斯坦的政府反应都很强烈,而且会迅速调集安全部队去讨伐。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和谈也无从谈起,那么刚好就应了强硬派恐怖分子的想法,他们本来就不想谈,他们就是希望能够通过给巴基斯坦政府造成更大的外交压力来实现他们的目的。


2013年6月25日星期二

斯诺登人间蒸发,美国人将悬赏

山姆大叔被香港仔、大陆仔和俄国老毛子一起玩了一把,活生生地把一个背叛美国的情报员藏起来了。自6月23日斯诺登飞离香港抵达莫斯科后,就没人见过他的确切消息,随之而来的是烟幕弹四起。

从最初表态想去北岛,到后来要飞哈瓦那,再去委内瑞拉,最后落脚地会是厄瓜多尔。把一班老记糊弄上了前往哈瓦那的航班,结果他就失踪了。25日,又传出他要前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消息,同时得到的是官方否认。

烟幕弹从俄罗斯升起,那里才是他的藏身之地。斯诺登是不会轻易离开俄罗斯的,那里不是美国人的后院,广袤的俄罗斯原野令他更有安全感,况且与滑头的中国人相比,这里有腰杆铁硬的普京,最先向他伸出了避难的橄榄枝。

25日,普京从到访的芬兰放话说:“ 斯诺登还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过境区,俄罗斯安全部门的人没有去接触他,俄罗斯也不会把他引渡给美国。”

听普京这话说的,好像斯诺登是个国际流浪汉似的,只有治安警察会去过问,安全人员是不会找他的麻烦的。怎么可能?斯诺登不享受特别待遇才怪呢,可以设想,几年之后,斯诺登会搂着个俄罗斯姑娘,操着满口的俄语,手上还拎着一瓶伏特加。

不过,美国人也不是好惹的,待他们缓过神来,一定会出高价悬赏斯诺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要记住,2005年,美国悬赏本拉登的赏金高达5千万美金,结果本拉登在藏匿的第十年,一命呜呼。


俄外长否认斯诺登入境 白俄罗斯否认为其提供庇护


凤凰卫视报道:

姜声扬:立刻来追踪一个最新的消息,那就是美国监听风波的主角斯诺登,目前行踪成谜,但是有传闻指斯诺登将前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寻求当地提供政治庇护。有关于斯诺登去向的最新消息,我们立刻连线驻俄罗斯的记者卢宇光。宇光,你好。

卢宇光:你好,声扬。

姜声扬:宇光,我们现在收到最新的传闻,就是斯诺登有可能前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寻求政治庇护,对此你目前掌握到哪些讯息?

卢宇光:是的,我现在在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即将召开的记者会上,拉夫罗夫将会对这个问题进行进一步的阐述。再过15分钟拉夫罗夫记者会就要开始。刚才记者获悉,一位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的老情报员,向俄新网表示俄罗斯或者其他独联体国家,可能会向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提供政治庇护。那么这位情报员表示,这个国家将是白俄罗斯。那么根据披露,斯诺登已经昨天离开了莫斯科,可能前往了明斯克。

那么这位情报专家还表示,他说像类似于斯诺登这样一个高级的,能够了解美国中情局机密电脑技术的电子情报收集方法专家,俄罗斯是不会让他到其他国家进行政治庇护的,声扬。


俄媒:俄或向斯诺登提供庇护 学习情报收集方法

据俄新网25日报道,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罗斯老情报员表示,俄罗斯或其它独联体国家或向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提供庇护。

该消息人士说:“与靠近美国的厄瓜多尔相比,不排除俄罗斯或独联体国家会为斯诺登提供更为可靠的政治庇护。”他表示,“谁都不会放走”这一级别的电子间谍专家。

他说:“据我所知,俄罗斯非常希望了解美国中情局的机密电脑技术和电子情报的收集方法。”

据报道,斯诺登向厄瓜多尔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该国政府已向他发放了难民文件。

而此前有媒体据报道,斯诺登23日离港飞抵莫斯科后,两天之内没有记者见过他。24日得知斯诺登办理了莫斯科飞往哈瓦那班机的登机手续后,约30名媒体记者购买了这一航班的机票。但斯诺登并未登机,登记信息显示,斯诺登本应乘坐的17A座位为空位。

俄罗斯官方人士中没有人明确透露出斯诺登目前身在何处。厄瓜多尔驻莫斯科大使馆也表示,对于斯诺登的下落一无所知。厄瓜多尔外长里卡多·帕蒂诺也拒绝透露斯诺登目前身在何处。

美国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24日表示,美方认为斯诺登目前仍在莫斯科,他再次要求俄罗斯驱逐斯诺登,以便让其回到美国接受审判。


据法新社报道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5日表示,美国国安局合作公司前雇员、“棱镜”计划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不曾进入俄罗斯境内。

此前多家外媒报道称,斯诺登在香港停留数周后,于6月23日飞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并预订了24日从莫斯科飞赴古巴的机票。但是,当该飞机24日傍晚在哈瓦那降落后,媒体记者并未发现斯诺登的任何踪迹,机长也表示斯诺登并未登上这架班机。目前尚不清楚斯诺登究竟身在何处。 


白俄罗斯外交部:斯诺登未请求白俄提供政治庇护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胥文琦】据俄新社6月25日消息,白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安德烈•萨维内赫25日向媒体表示,泄露美国机密资料的特工部门前雇员斯诺登没有请求白俄罗斯提供政治庇护。

媒体此前曾推测,斯诺登可能途径莫斯科前往白俄罗斯,在那里请求政治庇护。

他说:“没有,斯诺登没有求助外交部



2013年6月23日星期日

加拿大人的亚洲观




六月份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在亚洲国家中,加拿大人对日本的热情最高,尽管在过去一年里下降了三个百分点,日本仍是获得加拿大人正面看法多过负面看法的唯一亚洲国家。中国和日本被加拿大人视为亚洲最重要的国家,其次是印度和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则不被看重。加拿大人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恶化,只有四成的受访者相信中国的人权状况比十年前有改善,这个比例创五年来新低,自2010年以来,加拿大人连续四年不看好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走向。

这项由加拿大安古斯雷德公司(Angus Reid)所作的全国性民调,通过网络对3474名加拿大人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加拿大人相信在未来十年,亚太国家将会爆发军事冲突并影响到加拿大的安全,他们相信中国军力的增长会威胁亚太地区安全,一半受访者认为加拿大会卷入未来的亚太军事冲突中。与其他省份相比,魁北克人更主张在亚洲国家的领土纠纷中采取鲜明立场,但魁北克人不相信亚太军事冲突会波及加拿大。

加拿大人对大多数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看法冷淡,对中国持负面态度的人超过持正面看法的人。绝大多数的被调查者反对来自亚洲国有企业的直接投资,反对中国、印度和日本国企投资的比例分别是七成六、七成二和五成八,但加拿大人不反对来自英国和挪威的国有企业控股加拿大公司。

超过七成的加拿大人认为发展中的经济大国中国和印度应该向更贫穷的国家提供发展援助,大多数人不赞同向亚洲发展中的经济大国提供官方援助,哪怕这些国家的穷人占有相当的比例。这一民调结果仿佛是为两个月前的加拿大政府决策背书,今年4月份,加拿大国际发展署宣布改革国际援助措施﹐削减3.77亿元的国际援助预算﹐停止对中国的无偿援助。加拿大人还坚持向亚洲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的前提条件必须是促进民主变革,改善政府管理和协助加拿大完成其在亚洲的贸易及投资目标。

加拿大人对自己是否是亚太国家也存有分歧,39%的卑斯省民和46%的北方地区加拿大人倾向于把加拿大视为亚太国家,其他地区持相同看法的人少于20%。盛产石油的阿尔伯塔省人认为加拿大应该最优先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卑诗省和安大略省人则重视与印度的联系,由育空、西北地区和努纳武特三个地区组成加拿大北部地区则看好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

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绝大多数加拿大人支持与欧盟和日本的自由贸易协议,但对韩国、南亚、印度和中国则意见分歧,在过去一年里,反对与印度和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的人在增多。

民调还显示了加拿大人保守的一面,59%的加拿大人反对各省政府对亚洲投资者实施优惠政策,53%的人反对在亚洲国家开设省一级的贸易办公室。加拿大人还强烈反对各省学校加重亚洲语言课程份量的做法。绝大多数加拿大人不赞成引进更多的外国临时工来缓解劳工短缺,大多数加拿大人希望政府花力气吸引更多的亚洲高层次人才。

加拿大对文化活动有着传统的偏好,超过七成的人认为各省应该鼓励表演艺术和展览等方面的文化交流,以此加强与亚洲国家的关系。近60%的人主张各省应加强与亚洲国家大学的合作,增加留学生的数量。半数人赞成在各省学校增加亚洲历史和文化课程,这比2012年增加了8个百分点。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兼执行长胡元豹在解读这份民调报告时说:“在理解亚洲的重要性和进而有所作为上,加拿大人表现出很大的差异,在需要做出决策以加强加拿大与亚洲的关系时,很多加拿大人显得犹豫不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