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加拿大灰狗杀人案凶手李伟光可自由出行



 227日下午,加拿大马尼托巴省审查委员会决定灰狗杀人案凶手李伟光必须继续待在精神病院,但允许他在无人监督时戴上电子跟踪器出行,并表示会考虑未来把他移送到教养院。23日,李伟光的心理医生在司法听证会上提出其病症已大获改善,应把他从精神病院移交到教养院,并允许他自由进城。马尼托巴省省长以“威胁社会”为由反对这一决定,当地民众也反应强烈,有人担心李伟光再度杀人,也有人担心他被人暴力袭击,来自马尼托巴选区的加拿大文化部长谢莉•格洛弗发表声明反对给李伟光自由。

1968年出生于中国东北的李伟光2001年从北京移民加拿大,20087月搭午夜灰狗巴士旅行时与22岁的白人青年提姆麦克林同座,据称李伟光听到了上帝的声音要他杀人,于是他便用小刀杀害熟睡的提姆,割下其头颅并吃了部分尸块,案件轰动一时。093月,李伟光因精神病被判无罪,但被关进了温尼伯城北的塞尔科克精神病院。六年后,他的心理医生史蒂芬·克雷默以其幻觉消失一年多、暴力倾向和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很低为由,建议把李伟光移送教养院。

定期探访李伟光的加拿大精神分裂症协会主席克里斯·萨默维尔称他是模范病人,说话轻声细语,态度谦卑,对自己的罪行深深懊悔。史蒂芬·克雷默医生透露李伟光近来已有了更多的自由,并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上街遇到过公众的强烈反应,但他应对得当,医生希望李伟光最终能被安置到像温尼伯这样的大城市里,以便于隐姓埋名重新开始生活。

两岸相继暂停进口加拿大牛肉





222日台湾决定暂缓进口加拿大牛肉之后,中国也在27日宣布采取同一措施。213日,加拿大食品检验局证实阿尔伯塔省一头六岁的牛患有牛脑海绵状病(BSE)也即疯牛病,这是自2011年以来加拿大发现的首例疯牛病。15日,韩国率先暂停进口加拿大牛肉,几天后台湾、白俄罗斯和秘鲁也宣布暂停进口,印度尼西亚则宣布限制进口。
 
阿尔伯塔省出产的牛肉占加拿大全国的近一半,中国是该省牛肉的第五大进口国,2014中国从加拿大进口了4000万美元的牛肉,占加拿大牛肉出口的2%。加拿大养牛协会曾表示白俄罗斯和秘鲁(暂停180天)暂停进口影响微乎其微,但台湾(1200万美元进口额)、韩国(2500万美元)和印尼的措施则效果明显,这三国的年进口额高达7000万,占加拿大牛肉出口的2.2%。现在加上中国,阿尔伯塔养牛业可能蒙受较大的损失。为此,加拿大农业部长27日约见了中国和韩国大使。

令渥太华感到欣慰的是,其牛肉主要出口国美国、香港、墨西哥及日本十分稳定,美国每年从加拿大进口9亿4600万美元的牛肉,香港排第二,进口额高达1亿7250万美元,其次是墨西哥1亿3600万和日本7300万美元。

加拿大食品检验局官员透露这起疯牛病发生在上一起病例的同一家农场,病牛也是六岁,专业人员正在对这家农场2009年出生的750头牛进行调查。2003年,加拿大首次出现的疯牛病曾导致近40个国家暂停进口加拿大活牛和牛肉制品。

2015年2月27日星期五

跻身2015加拿大百大富豪榜的四华裔

Michael Lee-Chin
李泽楷Richard Li
何猷龙Lawrence Ho
Chan Caleb

Chan Shun
加拿大商业网站(http://www.canadianbusiness.com)2015年1月推出本年度加拿大富豪一百强,其中有四名华裔,比例为4%,与华人占加拿大总人口的比例3.9%相当。

加拿大华人首富是出生于牙买加的华人与黑人混血儿李秦(Michael Lee-Chin),他以24亿5千万名列第31位,他是加拿大共同基金和牙买加国家商业银行执行主席,2003年他向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捐献了3000万。向多伦多大学管理学院捐献了1000万。2014年,捐给Joseph Brant Hospital Foundation1000万。

华人中排名第二的是李嘉诚的小儿子李泽楷(Richard Li),他在加拿大富豪百人榜中居37,身价是22亿3770万,比前一年跃进了10位,他是北京市政协第11届委员。他同样具有香港和加拿大身份的哥哥李泽钜(Victor Li),身价只有7.3亿,未能跻身加拿大富豪百大。

加拿大华人富豪排名几乎是港澳富豪排名的翻版,百人榜中名列62位的是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Lawrence Ho,身价13亿7331万,是上海市政协委员。

接下来是香港鱷魚恤服装创始人陈俊(Chan Shun)的两个儿子 Caleb和Tom及其陈氏家族 Chan family,以10亿7773万列第82位,Caleb拥有旧金山蓝地集团(International Land Group in San Francisco)和温哥华伯拉德控股集团(Burrard International Holdings in Vancouver),兄长Tom Chan负责的陈氏家族慈善基金会捐赠了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陈氏表演中心,并捐资1000万元设立加拿大陈氏基金会(Chan Foundation of Canada),并建有陈俊音乐厅(Chan Shun Concert Hall)。


名次 2014   姓名                           2014年净财富       增减

1     1     Thomson Family                 $30,738,353,336     18%
2     2     Galen Weston                   $11,381,211,658     10%
3     3     Irving Family                  $8,228,039,229     5%
4     5     James Pattison                 $7,875,807,140     7%
5     4     Rogers Family                  $7,404,572,651     -3%
6     6     Saputo Family                  $6,240,002,796     19%
7     7     Estate of Paul Desmarais Sr.   $5,581,765,394     13%
8     9     Richardson family              $5,049,518,418     14%
9     8     Jeffrey S. Skoll               $5,013,336,412     2%
10     10     Carlo Fidani                 $4,576,963,843     12%
11     14     Harrison McCain Family       $3,787,366,441     10%
12     18     Estate of Wallace McCain     $3,677,773,049     18%
13     17     Daryl Katz                   $3,594,826,447     14%
14     15     Bernard Sherman              $3,499,565,745     7%
15     16     Clay Riddell                 $3,408,506,303     4%
16     13     Fred and Ron Mannix          $3,397,957,362     -2%
17     NEW     Mark Scheinberg             $3,225,625,000     NEW
18     26     Jean Coutu                   $3,210,536,410     38%
19     12     Estate of David Azrieli      $3,124,526,691     -12%
20     20     Zekelman Family              $3,098,856,703     6%
21     19     Sobey Family                 $2,995,531,733     2%
22     22     Frank Stronach               $2,938,605,001     7%
23     41     David Cheriton               $2,889,389,403     49%
24     24     (Norman) Murray Edwards      $2,830,266,106     13%
25     63     Aquilini family              $2,803,146,548     137%
26     23     Lalji Family                 $2,688,080,424     3%
27     27     Bob Gaglardi                 $2,578,000,000     15%
28     49     Alain Bouchard               $2,514,863,430     63%
29     25     Charles Bronfman             $2,490,936,671     1%
30     21     Bombardier Family            $2,461,599,355     -12%
31     37     Michael Lee-Chin             $2,450,117,638     21%
32     30     Gerry Schwartz and Heather Reisman     $2,382,937,545     10%
33     28     Mitchell Goldhar             $2,346,030,273     7%
34     31     Guy Laliberte                $2,327,390,620     8%
35     29     Brandt Louie                 $2,296,579,095     5%
36     39     Peter Gilgan                 $2,250,000,000     13%
37     47     Richard Li                   $2,237,704,017     33%
38     36     Ronald Southern              $2,196,982,764     9%
39     43     Alexander Shnaider           $2,128,660,074     15%
40     35     Reichmann family             $2,120,022,632     4%
41     38     Robert Miller                $2,113,364,979     6%
42     11     Dennis "Chip" Wilson         $2,102,857,123     -47%
43     33     Lawrence Stroll              $2,091,072,671     1%
44     46     JR Shaw                      $2,082,274,888     23%
45     34     Slaight Family               $2,078,558,956     1%
46     44     Joseph and Ted Burnett       $2,060,000,000     18%
47     42     Terry Matthews               $2,029,889,795     9%
48     40     Marcel Adams                 $2,015,685,455     2%
49     81     Aldo Bensadoun               $1,960,110,145     99%
50     56     Apostolopoulos Family        $1,809,945,000     35%
51     32     Kruger family                $1,782,070,252     -15%
52     45     Muzzo Estate                 $1,772,089,479     4%
53     48     Stephen Jarislowsky          $1,750,000,000     5%
54     55     John Risley                  $1,689,533,919     22%
55     53     Seymour Schulich             $1,630,000,000     12%
56     62     Samuel Family                $1,581,113,406     30%
57     50     DeGasperis family            $1,560,554,135     4%
58     51     Greenberg Family             $1,509,170,305     4%
59     54     Rossy Family                 $1,497,059,518     7%
60     52     Michael G. DeGroote          $1,464,718,787     1%
61     59     Jack Cowin                   $1,464,630,022     17%
62     58     Lawrence Ho                  $1,373,309,081     9%
63     57     John MacBain                 $1,360,399,501     2%
64     64     Lawrence Tanenbaum           $1,344,081,237     14%
65     61     Rudy Bratty                  $1,270,944,756     3%
66     60     Ronald Joyce                 $1,264,172,799     2%
67     78     K (Rai) Sahi                 $1,254,912,183     25%
68     66     Hal Jackman                  $1,238,459,478     7%
69     65     Serge Godin                  $1,222,665,550     4%
70     94     Molson family                $1,219,612,111     57%
71     77     Eugene Melnyk                $1,193,352,405     19%
72     Returning     Hasenfratz Family (Frank & Linda)     $1,185,911,512     67%
73     67     Charles Sirois               $1,162,596,597     4%
74     72     Koschitzky Family            $1,152,160,558     11%
75     68     Kenneth Rowe                 $1,150,960,332     4%
76     70     Saul Feldberg                $1,142,540,650     8%
77     69     David Werklund               $1,122,112,449     6%
78     88     Sam and Van Kolias           $1,119,019,791     21%
79     74     Latner Family                $1,097,362,098     7%
80     86     Pierre Karl & Erik Peladeau  $1,090,100,595     16%
81     76     Hassan Khosrowshahi          $1,077,800,588     4%
82     71     Chan family - Caleb and Tom  $1,077,738,361     2%
83     82     Leslie Dan                   $1,076,741,012     13%
84     79     Vic De Zen                   $1,062,858,609     6%
85     90     John Bragg                   $1,046,394,668     20%
86     84     Mike Lazaridis               $1,045,830,429     10%
87     75     Eric Sprott                  $1,039,781,070     2%
88     99     Bruce Flatt                  $1,039,697,217     43%
89     95     Jack Cockwell                $1,016,950,148     36%
90     73     Gary Charlwood               $983,548,979     -4%
91     83     Belkin family                $899,722,573     -6%
92     92     Leon family                  $895,575,068     10%
93     85     Peter Nygard                 $857,623,325     -9%
94     91     Robert (Bobby) Julien and Delia Moog     $852,294,339     4%
95     NEW     David Baazov                $845,178,893     NEW
96     87     Robert Friedland             $831,140,794     -23%
97     80     Dave & Cliff Lede            $819,988,315     -7%
98     93     Libfeld family               $812,651,518     4%
99     98     Jim Balsillie                $789,331,175     8%
100     97     Jodrey family               $782,093,028     6%

习近平羊年第一脚:踢出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





羊年春节刚过,习近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其改革试验田--足球领域里继续捣腾,在推出的四项国家级改革方案中,《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居首。中新社在配发这一消息时,使用了《习近平:推一批硬招实招,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的标题,看来习近平把中国人民视为知己,和他一样都在急盼中国足球能踢出成绩。

但什么成绩才会是习近平的目标?2014年7月,他访问阿根廷时希望得到帮助使中国能够举办世界杯。2011年7月,他在会见韩国民主党党魁时甚至说出了宏愿“中国世界杯出线、举办世界杯比赛及获得世界杯冠军是我的三个愿望。”

说归说,但习近平并没有为中国足球制定一个具体的成绩日程表,因为他自己也明白,中国人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世界水准(不仅是足球,但很多领域都一样)。但区域性比赛经常有,中国足球队总会踢出几次有点象样的成绩,到时党媒大吹特吹,将其归功于习近平的改革举措和力度,从而为其整个政治表现背书,中国人民也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涌出一大堆的马屁精,为其歌功颂德,至于中国足球最终命运如何,习近平下台后谁还会去关心。

从另一个角度看来,中国足球队得感谢习近平,如果习订出一个五年目标,比方说亚洲冠军或世界杯前八,不但令自己出洋相下不了台,到时恐怕不得不像金三胖一样,把不争气的中国足球队送进劳改营了。

顺便的话从习近平收受球衣说起,习近平到处展示足球爱好收受球衣,实际上是在带个坏头,尽管他收的是薄薄的球衣。中国社会骨子里是封建社会,中国人历来唯官是听,有样学样,以前是邓小平爱桥牌,各级官员也纷纷显露自己五花八门的爱好,收受五花八门的礼物,导致腐败日盛。

新华网北京2月27日电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2月27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科学统筹各项改革任务,协调抓好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改革举措,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突出重点,对准焦距,找准穴位,击中要害,推出一批能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处理好改革“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关系,突破“中梗阻”,防止不作为,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深化人民监督员制度改革方案》、《上海市开展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的意见》。

会议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与中国体育强国梦息息相关。发展振兴足球是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全国人民的热切期盼。发展振兴足球,必须克服阻碍足球发展振兴的体制机制弊端,为足球发展振兴提供更好体制保障。要遵循足球运动发展规律,坚持立足国情和借鉴国际经验相结合、着眼长远和夯实基础相结合、创新重建和问题治理相结合、举国体制和市场体制相结合,持续研究推动,不断总结改进。发展振兴足球事业关键是把路子走对,长期努力、久久为功,注重打好群众基础、夯实人才根基,从娃娃抓起,从基层抓起,从基础抓起,从群众性参与抓起。要让校园足球、新型足球学校、职业俱乐部、社会足球等各种培养途径衔接贯通,使足球事业发展动力更足、活力更强。体育界特别是足球界要抓住时机,大胆改革,大胆探索,不仅要为我国足球发展振兴探索新体制,而且要趟出一条深化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新路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出席会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员出席,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上海市负责同志列席会议。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达赖喇嘛驻莫斯科代表迪鲁瓦活佛





近日,卡尔梅克藏传佛教精神领袖特洛祖古仁波切(Telo Tulku Rinpoche)与转任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秘书长的阿旺热杰博士完成了交接,正式就任达赖喇嘛驻莫斯科代表。

特洛祖古仁波切,也即额尔德尼·巴萨诺维奇·奥姆巴迪科夫(Erdne Ombadykow),1972年10月27日出生于美国费城的卡尔梅克人家庭,有5个哥哥3个姐姐,从小志向与他人有异,别的男孩幻想当消防员或警察,他却想着要出家,这正巧满足了父母让一个男孩做喇嘛的愿望。他6岁时在纽约遇见了达赖喇嘛,第二年经达赖喇嘛推荐赴印度南部哲蚌寺郭莽扎仓( Drepung Gomang Monastery)学习佛经直至20岁,期间被达赖喇嘛认定为卡尔梅克人的第六世迪鲁瓦活佛,1992年随达赖喇嘛访问解体后的俄罗斯联邦卡尔梅克共和国,受命为卡尔梅克人的Šajin Lama,身负率领16万卡尔梅克人复兴佛教的使命,但他既不会说卡尔梅克语,也不熟悉当地情况。

他在1994年底打了退堂鼓回到美国还俗,并于1995年结婚。两年后,他重新接受使命,返回卡尔梅克领导佛教复兴,并积极促成了俄罗斯允许达赖喇嘛在2004年11月访问卡尔梅克。2007年11月,他率领俄罗斯和蒙古地区的500多位朝圣者赴印度达兰萨拉,举办了“俄罗斯和蒙古佛教文化节”,并参加达赖喇嘛的生日法会。

目前,特洛祖古仁波切在卡尔梅克管理着27座新建寺庙和祈祷室,监督7名西藏喇嘛的工作,还先后派出数十位卡尔梅克青年男子赴印度寺院接受正规教育,目前迪鲁瓦活佛会说卡尔梅克语和俄语,每年回美国科罗拉多州伊利(Erie)与其妻儿共同生活一段时间。

背景资料

1.卡尔梅克人(Kalmyk people),分布于西伯利亞南部、俄罗斯联邦和蒙古国境內,信仰藏传佛教,卡尔梅克人崇奉的活佛是迪鲁瓦活佛。列宁有1/4卡尔梅克血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部分卡尔梅克人参加了纳粹德国组织的军队,并参加了防御美军和英军的战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俘,因为担心遭到苏联政府的迫害。他们逐渐移民美国,有一部分人在洛衫矶、旧金山、华盛顿特区、纽约和芝加哥等地及其附近安家落户。他们分成三个团体,一个在费城,两个在新泽西。

2.达赖喇嘛驻外机构(代表处、联络处及办事处共十个)
驻纽约代表处
驻东京代表处
驻伦敦代表处
驻莫斯科代表处
驻堪培拉代表处
中南美洲联络处
印度协调联络处
欧盟联络处
驻日内瓦办事处
驻台北办事处









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墨西哥的影坛三剑客



刚刚揭晓的奥斯卡金像奖为世人带来了墨西哥的影坛三剑客,其中老二获得今年的最佳导演奖,老大则在去年摘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他们俩还曾获得美国导演工会奖(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1961年11月出生于墨西哥城的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2014年以电影《地心引力》(Gravity)为拉美裔导演摘得首枚奥斯卡金奖,他的代表作还有《人类之子》(2006年)、《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2004年)、《你他妈的也是》(2001年)和《小公主》(1995年)。

1963年8月出生于墨西哥城的阿利安卓(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今年以《鸟人》( birdman)为墨西哥艺术家摘得第二枚导演金奖。他的代表作还有Amores perros (2000), 21 Grams (2003), Babel (2006), Biutiful (2010)

1964年10月出生于瓜达拉哈拉的葛雷摩·戴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在三剑客中年龄最小,但却在八年前就冲击过奥斯卡,2006年,他执导的《羊男的迷宮》入围戛纳电影节正式比赛单元,并在2007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語片。葛雷摩是恐怖片大师,2012年,他的机器人大战外星大怪兽的科幻动作片《环太平洋》中国票房高达1亿多美金。
三人在国际上被称为The Three Amigos of Cinema或tres amigos de cinema,他们都是50出头,正是出成熟作品的人生佳季。

加拿大难民回国有可能失去身份




加拿大持续收紧难民政策,不仅连年减少难民接收数量,还重新审查已经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难民,一旦他们被发现情况有异,就有可能被迫离开加拿大。据《多伦多星报》提供的一份数据,自2012年加拿大实施新的移民法以来,被剥夺难民身份的人数增长了五倍多,从2012年的24例到2014年的116例。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更透露保守党政府设定的目标是每年875例,但政府否认这一说法。
 
近年来,中国是加拿大难民的主要来源国,2010年中国人数排第二,2013年更跃升第一,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中国难民被取消了身份。最新曝光的案例是尼泊尔难民库马尔-卡其(Milan Kumar Karki),他在2002年以推广人权受迫害为由来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第二年获得难民身份,2010年递交公民申请后收到加拿大边境管理局的来信,通知他申请程序被终止。原因是他在获得加拿大难民身份后,多次回尼泊尔并重新获得了尼泊尔护照,加拿大政府认为他不再需要庇护。加拿大还发现卡其多次延长在尼泊尔的居住时间,在那里结婚并开办了一间移民公司。

卡其在人权听证会上为自己辩护说双亲仍在尼泊尔,加拿大政府不允许他担保他们过来,况且尼泊尔的政局已经发生变化,自己不再害怕回去,这一说法不被加拿大政府接受。加拿大移民法并没有对难民回国做出频率和时间上的限制,但对获得身份的难民获得或延期原来国家护照的做法十分敏感。面临被剥夺身份的难民将通过难民委员会的聆讯,并可向联邦法院申诉,一旦失败一年内必须离开加拿大。

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对政府的做法表示不满,认为它会在过去的难民群体中引发不安及恐慌,因为其中不少人或者回国探望过生病的家人,或者因为原来国家的情况改善而逗留了较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