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中国学生留学加拿大四十周年




1973年5月,九名由中国政府公派的留学生来到加拿大。他们不仅是共产党建政以来首批留学加拿大的中国人,也是首批踏足北美的中国留学生。四十年后,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预计2013年留学生总数高达49万,其中6%的人选择加拿大。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之后,加拿大成为中国留学生的第四大热门地。2012年,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的总数超过10万,比印度、韩国和法国三国留学生的总和还要多,是该国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但与四十年前留学回国效力中国外交的目的不同,现在的留学生大多以移民定居为最终目标。

四十年前的留学之举,对中加两国都产生了积极影响。九名留学生中有七人完成了本科学业,后来他们当中出了三位中国驻外大使,一位是05至08年间任职加拿大的卢树民,第二位是其接任者兰立俊,他现任驻瑞典大使,另一位是08至11年的驻比利时大使张援远。在加拿大方面,一户姓氏为麦坚迪(McGuinty)的家庭曾安置留学生并帮助他们适应当地生活,后来这户人家的儿子在03至13年间出任加拿大人口最多、经济比重最大、华人人数最多的省份安大略省的省长,并多次率团访问中国。

在中国人遍布全国大小城市的今天,对最初九名中国留学生生活和学习的点滴回顾,为加拿大媒体带来一些久远的历史感。贝森(Ira Basen)在四十年前曾与中国留学生相处,利用暑期帮助他们适应加拿大生活,并帮助他们预备新学年的功课,他在1984年进入加拿大广播公司主持电台节目,几天前制作了一期名为《大跃进》的专题,回忆当年的故事。

他形容在九名中国年轻人神情紧张地走进渥太华机场的当年,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有落幕的迹象,中国开始重新考虑面向世界,缓慢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但文革不仅使中国经济面临崩溃,也瘫痪了中国的大学教育,年轻人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为此他们必须重新回到课堂。

当时,中国外交部选派了60名年轻人去国外学习英语,学成后回国从事外交工作,这九名来加拿大留学的年轻人就是这一计划的一部分,他们被安排进入首都渥太华的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加拿大之所以成为他们在北美的唯一目的地,是因为特鲁多总理在1970年率先承认了红色中国,而美国总统尼克松两年后才访问北京,79年才正式建交。

九名中国留学生就读的是卡尔顿大学属下的小型文理学院圣帕特里克学院(St. Patrick’s College),那里离中国大使馆不远,便于他们监控学生。实际上,他们在渥太华的最初几个星期都是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里度过的。从一个政治混乱、人口近十亿的国家来到宁静的渥太华,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后来工作于中国对外友协的马慧云回忆说:“城市漂亮干净,但人太少,走在街上的时候,感觉就是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为了尽快适应加拿大生活和提高英语水平,他们先被安排在四户当地人家过渡一个月,之后再搬进大学宿舍。麦坚迪教授家是四户人家之一,3名中国年轻人和他们家里的十个孩子交朋友,当时17岁的男孩道尔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后来当选安大略省省长,他十分珍惜与中国人朝夕相处的日子,他回忆说:“当时我们家桌子两边已经是五个孩子挤一条长凳,已经够挤的了。当我爸爸高兴地宣布家里还要来三个人时,我们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贝森的回顾专题还澄清了一个美丽的传说,那就是近年来盛传曾在麦坚迪家住过的3名中国留学生后来都成了中国驻外大使,一门出了三位大使一度成为国际佳话。但这一次,道尔顿-麦坚迪告诉贝森当时是一男两女住进了他们家,名字叫“建成”的男留学生还住进了他的房间。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了不起的穆斯塔奇死了

穆斯塔奇(Georges Moustaki)去世了,5月23日,他死在法国的家中,享年79岁。穆斯塔奇是希腊裔犹太人,出生于埃及,成名于法国,歌曲作者和歌唱家。自1951年到法国后,为歌坛巨星PIAF、MONTAND等人写过300首歌曲,后来索性自己弹唱,成为法语歌坛世界级歌手。

九年前,他来蒙特利尔演唱,地点在犹太人集中的乌特蒙剧场。我在看完演唱会后,写了短文《了不起的穆斯塔奇》记录观感。

2011年,77岁的他因呼吸道疾病告别舞台,结束了歌者生涯,两年后,上帝带走了他。

下面重发我2004年的短文:


了不起的穆斯塔奇

穆斯塔奇在法文中是一个外来的姓,其音颇似法文中的胡子,我能想象爱逗乐的古高卢人听到这姓氏时挤眉弄眼的样子。但对于在20世纪后半叶生活在法语国家的人们来说,穆斯塔奇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甚至让人肃然起敬。

穆斯塔奇今年70岁。在我动手用方块字写他的时候,他正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市开演唱会。70年前的今天,他在那里出生,并一直呆到中学毕业,之后他去巴黎留学。他并不是阿拉伯人,而是希腊人的后裔,不过在巴黎他没有在阿拉伯人或希腊人的圈子里厮混,他搞上了音乐,并一鸣惊人地与法国顶尖级歌手合作,他为他们写词作曲,只要说出其中Edith Piaf和Yves Montand的名字,你就能想象这个外来小子的超人爆发力,简直有点像个革命者。

而对革命者来说,20世纪60年代后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岁月。那时,红卫兵在中国横冲直撞,震荡波及法国,巴黎也兴起了学生运动,而法国的戴高乐总统来到我们蒙特利尔,在老港的市政厅小阳台上发出了“自由魁北克万岁!”的呼声,大大加速了魁北克分离运动,也大大缩短了他本人在加拿大访问的行程。

在这个岁月里,穆斯塔奇在巴黎冉冉升起,他怀抱着一把吉他,在人们的灵魂中拨动另类秩序之弦。

一位歌者,就是一个世界。我翻箱倒柜,像找寻珠宝一样收集穆斯塔奇的韵律词语,并试图还原他构筑的世界:

我的自由 多少时日我把你守候/像守候稀有的珍珠 我的自由/我的自由 帮我松开缆绳/为的是漂游四方/为的是去到尽头《我的自由》
我们拥有活着的时光/拥有自由和爱情/抛弃计划和习惯/我们的生活只需要梦幻/来吧 我在这里守候你/一切都是可能 万物都被许可《活着的时光》 我是外乡人/流浪的犹太人和希腊牧人的后代/我的头发凌乱/眼神灰淡/仿佛总在梦幻《外乡人》 乔治的朋友都有些无政府主义/他们怀抱吉他走着阔步/乔治的朋友都长发披肩/他们在等候他们的季节/在被囚于唱片密纹之前/他们认识了魏尔伦 雨果和维庸/乔治的朋友步调松散/他们不急着排队去成为人物/他们像喜剧角色那样穿越人生/有人留下/有人消失《朋友们》

从60年代末到今天,穆斯塔奇的新唱片源源不断,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诗歌和生活一贴近,歌声就飞扬。他还有些话语成为人们引用的至理名言,比如:一些人有根,一些人有腿,我属于有腿的一类,但我时常为无根而痛苦。但我怀疑这句话有些矫情,因为穆斯塔奇很热衷于游荡,他几乎终年在环球演唱,并乐此不疲。

2004年4月上旬,穆斯塔奇游荡来到蒙特利尔。在他到来之前,蒙特利尔市的四家大报–英文的《gazette》,法文的《le devoir》《la presse》和《journal de montreal》都在文化版的头条对他做了大篇幅的报道,记得《la presse》的文章标题是:穆斯塔奇—永远的外乡人,七十岁亦然。并配以一张四分之一版面的大照片:蓝色背景中,一位老人白发白髯素衣,棕色的面孔上一双哲人般深邃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读者。

这位具有歌唱形式的思想者像飓风一样来到这座城市,老人的独唱晚会门票卖到了七十三圆的价位,人们仍然趋之若鹜,四月十日周六晚上八点,当我持票进场时,一位四十多岁的本地女士带着她十多岁的女儿守在剧院门口轻声问我,有没有富裕的票。60年代骚动不已的青年现在已成为大学教授,报社总编,公司总裁或银行经理,他们个个绅士淑女衣着庄重,来与自己年轻时迷恋的朋友赴约。在古典风格的乌特蒙剧院里,他们随着古稀老人浅唱低吟,那个时候,我望着在台上缓步走动,背部微驼,声音已失中气的穆斯塔奇,慨叹他具备的远隔千山万水将众人变为歌者的魅力。

我还记得穆斯塔奇风格的亮相:当他的乐队唱完他的两首歌曲,他出现在舞台边的阴影之中,在潮起的掌声中,穆斯塔奇悠闲地度步至舞台的右前方,那里整晚就是他的领地。他首先坐在钢琴边弹唱,后又怀抱吉它面向观众。他的晚会一气呵成,没有旁人报幕,他时而自弹自唱,时而自言自语,观众热烈的掌声也没有使他的音量提高,而他沉着的内心独白又激起观者更大的掌声和笑声。无怪乎第二天法文的蒙特利尔日报用了整版的篇幅来描述晚会,那记者是胖乎乎的菲利普,他写道:这个行吟者把他的世界带给人们,又把人们带进了他的行李箱。

我感觉穆斯塔奇和观众之间有一种神秘的默契,在三个小时的演唱中,大凡在歌曲的高音部分,穆斯塔奇手持话筒静静地矗立,由观者的合唱来完成歌曲,这情景恰似壮年的儿女在坡道上给年迈的父亲以力的搀扶。

穆斯塔奇第一次谢幕,是在唱完了压轴曲《外乡人》之后,沉浸在歌中的人们全体起立,用掌声唤回了走入后台的穆斯塔奇。这一回,他唱了一首具有爱琴海风味的歌曲,之后,他在歌曲的余音中静候,好像一个乖巧的父亲等候儿女的恩准,观众们又一次起立,掌声四起,穆斯塔奇又演唱了几首最新的歌曲。

当穆斯塔奇第四次谢幕的时候,人们站立着,和着掌声轻声呼唤着穆斯塔奇的名字。

与乌特蒙剧院隔着一座皇家山的唐人街地下赌场里正在酣战,餐馆老板豁嘴似乎听见了什么,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什么木思器,他嘴里嘟囔道,朝窗子吐了几个黯蓝色的烟圈,重重地打出一个白板,笑着对同桌的牌友说,谁比我牛,老子最潇洒。

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

相煎太急:李彦诬陷张翎门

偶然发现新浪天马博客有一文《作家李彦诬陷作家张翎真相》(http://blog.sina.com.cn/tianma121 ),指明2010年张翎被诬抄袭事件的主角是李彦。

昨天我才放了《多伦多双语写手李彦》一文,本意是想在加拿大寻找沉默实在的写作者,顺便澄清被几个在身边唐人街作恶二三十年的老流氓叫嚣“在2013年出了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本中文书”污染的环境,没想到无意间误入了另一个厮杀场。

2010年10月,我采访张翎时,“抄袭”的谣传正甚嚣尘上,记得她当时强调“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阴暗的人”,之后就不多言。

我无意于追究二人间孰是孰非,相信细节曝光后一切魔鬼都无法藏身。但中国文人之丑,我深有感触。记得前些年和严力谈及在初来加拿大时遭遇的文化流氓,他说“那不是文化人,那只是唐人街的流氓”。

但真实的人在中国属稀罕物,真实的中国文化人几近绝种。我赞同一个说法,那就是中国文人是人世间最恶心的动物,他们独处时可能还尚存一丝人性,但当他们结群时,简直就是一帮蓬头垢面、拖地而行的食尸兽。


附天马博文:

关于作家李彦化名“长江”诬陷作家张翎的事实真相:

本博客汇集多篇有关作家李彦化名“长江”恶意诋毁作家张翎的有关批驳报道。

文章内容全部采用目前网上报道,网上发帖,报刊,媒体,个人投稿的署名和化名文章。

本博客所采用的稿件将针对“长江”网站的各种谎言编造,以及根据网上和媒体的文章来揭发这次针对作家张翎发起的匿名“抄袭指控”背后指使人李彦。采用大量以理服人的证据供广大网友参考,以便今后杜绝类似“长江”李彦们肆意利用网络匿名攻击、谩骂、诬陷、诋毁真名实姓的作家和评论家等。

自去年“长江”博客开通之后,“长江”李彦散布了很多无中生有,别有用心谎言。对此,本博客的建立将为所有文学界朋友及主持正义,仗义执言的广大网友提供一个讨回公道的平台。

根据我们的经验,网上对于著名作家的“抄袭指控”已经成为一种“时髦”。而恰恰这种“时髦”为某些居心叵测之徒用来捞取自我标榜提供了一种手段。大部分文人对于这种无端指控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鸵鸟政策。

同时,本博客也要向文学界朋友证明,只有勇敢地站出来,维护作家和评论家们的正当权益。才能阻止那些丧尽天良的恶意诽谤。和谐的环境必须用斗争来维护的。胆小怕事,逆来顺受,只会孤立无援,让卑鄙小人更加猖狂,文学界也永远得不到安宁。“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如果文学界现在容忍李彦之流肆意横行,那文学界将永远不会产生中国的文学巨匠。

李彦躲在“长江”博客幕后,是张翎“抄袭”事件的真正黑手。李彦的真实身份为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瑞尼逊(Renison)学院孔子学院的加方院长。

如来访网友有任何关于揭露“长江”李彦的真实面目的文章,批驳“长江”李彦的各种造谣、诽谤、人身攻击、诬陷的评论,请将稿件发送到: tianma112@hotmail.com

来稿转载的内容请注明出处。如原创者有任何要求,比如使用化名等,请一并告诉我们。本博客保证尊重每个发稿人的权利和隐私。谢谢大家!

此网站禁止使用辱骂等不良语言及涉及个人隐私的留言。如发现此类跟帖,将一概删除。

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多伦多双语写手李彦

---不禁想起来那个退伍老兵。来台北后的第一个清晨,几个洋教授跟随我外出,寻找早餐。顺着街道走了没多远,便遇见好几家小饭铺。其中一家,门面狭小,陈设简陋,仅有一张方桌,两条板凳,挤在案板和墙角之间,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当门的炉灶旁,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佝偻着背,正在翻烙着平底锅中的韭菜鸡蛋馅饼,身后的大铁锅里,翻滚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就在这儿吧!你们应当尝尝没有吃过的东西。”我怂恿大家入座,心里其实是想给这可怜的退伍老兵带来点生意。果然,和老人的闲谈,证实了我的直觉。他说,当年在山东老家没有出路,才十几岁,就当了兵。入伍没几个月,便跟着蒋总统,和二百八十万人到了台湾,从此竟再没回过家乡。本曾打算遍尝著名的台湾小吃。但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竟天天早晨都来吃老人做的韭菜馅饼,只为了能看到他苍老的面容里绽出的一丝笑容。2002《宝岛印象》

李彦,北京人,曾任记者,翻译。1984年入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英文采编专业研究生,1987年赴加拿大留学。1996年起在滑铁卢大学任教,讲授中国文化,历史,文学史等课程。现任滑铁卢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东亚系中文教研室主任。

1985年开始发表中英文作品。英文长篇小说《红浮萍》获1995年度加拿大全国小说新书提名奖。 1996年获加拿大滑铁卢地区“文学艺术杰出女性奖”。 2002年获台湾“中国文艺协会”颁发海外作家奖章。


主要作品:


英文长篇小说:《雪百合》Lily in the Snow, (Women's Press, Toronto, 2009) 


英文长篇小说:《红浮萍》Daughters of the Red Land, (Sister Vision Press, Toronto, 1995)

英文短篇小说: 警告,The Warning,(Vox Feminarum magazine, Toronto 1998) 

英文评论: 群魔出笼,Old Monsters Crawl Out,(Books in Canada magazine。1996)

英文短篇小说: 小城妇女会, The Chinese Women's Club, (Canadian Culture and Literature and a Taiwan Perspective, University of Alberta, Edmonton 1998) 

中英文双语: 《中国文学选读Chinese Literature - A Reader》(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英译中:《白宫生活》The Living White House, (北京新华出版社1988) 

中文长篇小说:《红浮萍》 (作家出版社, 北京, 2009) 

中文长篇小说:《嫁得西风》,(香港明镜出版社1999) (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0) 。

中文作品集:李彦作品集《羊群》,(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中文短篇小说及散文:白喜, 异草闲花, 忘年, 毛太和她的同学们, 姚家岭, 宝岛印象, 故园, 回惶, 地久天长(北美世界日报)

2013年5月19日星期日

比白求恩更传奇的加拿大人马坤





20世纪战争年代有两位加拿大人在中国成就了传奇,一位是因毛泽东撰文而被中国人熟知的外科医生白求恩,另一位是早在1936年就被好莱坞拍成电影的传奇将军双枪马坤(Morris Cohen)。在英文世界,从1950年代至今,已有至少四部关于马坤的传记问世,其中包括1954年的马坤口述历史和1997年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赖维(Daniel S. Levy)撰写的《马坤传》。在中文世界,这位传奇人物的故事只散见于一些和孙中山有关的著作中,直到201211月,居住在加拿大的原英国广播公司退休记者董守良与人合著的长篇纪实小说《双枪将军马坤-孙中山的犹太保镖》一书在北京问世,才填补了马坤中文专著的空白。

1905年,18岁的波兰裔犹太人莫里斯从英国移居加拿大西部萨省,落户远房亲戚家的一间农场。当时他同情受到歧视和迫害的华人,参与了当地同盟会的活动。1922年应孙中山之邀到中国担任其上校副官,并由孙夫人宋庆龄亲自取中文名马坤。1925年孙中山病逝北京,遗命晋升马坤为中国军队少将。1941年底,香港沦陷,马坤被日军投入战俘营。1943年美日交换战俘,马坤回到加拿大,在蒙特利尔建立家庭。战后,他荣获中国政府颁发的抗日胜利勋章。其后他奔波于两岸,既是蒋介石的座上客,也是周恩来、宋庆龄的好朋友。1970年马坤在英国曼切斯特去世,国共两党同时派员参加追悼会,宋庆龄还亲笔题写了墓志铭。

不过,马坤的传奇经历不无疑点,他是否真的在孙中山1911年北美筹款之行中担任过保镖,就存在不同的说法。马坤本人在查尔斯-塔奇(Charles Drage1954年出版的口述自传中称“在19114月,前往卡尔加里聆听孙中山的演讲,并受同盟会委派做孙的贴身保镖,陪同前往美国”。赖维的《马坤传》则否定了这一说法,根据是加拿大奥伯特王子监狱(Prince Albert)的档案文件,监狱记录表明马坤当时正在狱中服一年的刑期。董守良采信了马坤口述自传的说法,这位曾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主攻历史小说比较的文学博士认为如果没有之前的相识作为基础,孙中山不会在1922年找马坤来中国修建铁路,更不会让马坤做他的上校副官。董守良说:“他被关系密切的当地同盟会保释到卡尔加里,聆听演讲,并被委派给孙中山当保镖。其口述历史中关于多伦多和温尼伯的见闻也具有可信度。”

马坤参与了中国的北伐和抗日战争,美国《时代》周刊誉之为20世纪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但与在中国待了不到两年的白求恩相比,在中国有22年戎马生涯的马坤却不为华人世界所知。1992年,董守良在埃德蒙顿建市一百周年时,首次从当地名人榜中见到了曾在这里做过十一年地产经纪的马坤的名字,之后他花了近20年的时间收集史料,在台海两岸采访了陈立夫和黄苗子等马坤的老友,并找到了中华民国行政院1946年给马坤颁发中国抗日胜利勋章的行文原件。

马坤在口述历史中称自己指挥过中国军队打仗,但董守良相信他对中国军队的贡献在于国际情报方面。情报工作的隐蔽性使董守良在各国档案馆寻找史料时屡屡碰壁,使他在20年的马坤研究中时常感到头疼。在对比马坤的口述自传等传记作品,研读大量英文书籍和报纸资料之后,董守良认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马坤曾经查找日本人在中国展开细菌战的证据,还有日军在奸细的指引下轰炸重庆时,马坤联系了美军密码专家帮重庆解了围。另外,马坤在孙中山生前及北伐过程中,为国民革命军采购军火。”

五月是加拿大的亚裔文化传统月,董守良给加国华人世界带来的这一新的涉华名人成为传统月的活动热点。埃德蒙顿孔子学院和卡尔加里亚洲文化传统基金会分别举行新书推介会,阿尔伯塔大学东亚系也将举办研讨活动。另外在马坤最初与华人建立友情的萨斯卡通省,华人正积极筹款,准备为双枪马坤树立纪念塑像。

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松岛泰胜的琉球共和国

2013年4月28日,出生于琉球石垣岛的日本龙谷大学(Ryukoku University)岛屿经济学教授松岛泰胜((Yasukatsu Matsushima)对日本媒体《人民新闻》谈及“琉球自治联邦共和国”的建国方略与政治观点。

经济上:主张参考帕劳和关岛等,搞旅游观光经济。太平洋岛国帕劳只有2万人,却获得独立。冲绳有140万人口,完全具备独立条件,连英国、苏格兰都将举行关于独立的全民公决。

军事上:主张将美军赶出冲绳,但没有提出有关“琉球自治联邦共和国”自己的国防主张。

外交上:主张降低国界门槛,与各国广泛交流。在谈及这一问题时,松岛举例与那国岛与台湾距离只有100公里,却不被允许直接进行贸易。冲绳县曾两次提出过“国际交流特区构想”,并向日本政府提出了申请,结果均被驳回。


5月15日,松岛泰胜发起的“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成立。

成员:100多人,其中发起者60多,主要核心骨干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青年人。主要吸收有琉球人血缘的人,父母或祖父辈有一方是琉球人就行,日本本土的人不能加入,当然外国人也不行。


组织目标:向联合国申诉等方式来推动对“琉球独立”问题的全民公决。

主张美军撤离冲绳:借鉴菲律宾经验。当年,菲律宾总统为撤走美军基地去美国访问,与美国总统会谈,在持久的努力下终于成功了。如果琉球独立了,琉球的首脑也可以直接和美国交涉,让美军迁走。相对现在的县知事交涉,概率要大得多。

与中国的关系:琉球与中国应该是对等的关系。

对钓鱼岛的态度:重新搁置钓鱼岛问题,因为战火将使冲绳受害。 

近期活动:今年十月举行“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大会。

其他独立党派:琉球独立党

日本国的反应:右翼称其与中国“协同作战”。

中国的反应:早几年,中国内地及香港就出现了支持“琉球独立”甚至“琉球回归中国”的民间组织。

松岛泰胜言论(16日接受北京《环球时报》采访):在我研究南太平洋上的许多小国家时,我都十分感慨,当时的冲绳有100多万人(2013年现在有140万人),也有过独立国家的历史,而像帕劳这样一个仅有两万多人的小岛国,竟然也是联合国一个享有与其他成员同样地位的国家,帕劳总统访美也能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

如果我们置美军基地的存在而不闻不问,也许基地就会一直这样几十年、100年地存在下去,最终冲绳仍然只是一个殖民地。这让冲绳人感到很不公平。而且近年来,日本政府也开始在冲绳加强自卫队部署,把冲绳变为一个战争前沿。

一直以来,冲绳有以屋良朝助为首的“琉球独立党”存在,这是一个比较老的追求琉球独立的组织。但该组织人数较少,许多人只是在酒馆里发发牢骚,被称为“酒馆独立论”。

琉球与中国应该是对等的关系。我认为,琉球过去不是中国的属国,而是像日美安保条约下的盟国。中国专家现在提出这样的问题,反而容易引起冲绳人的反感。


国际社会对中国与琉球的动向早有关注

附一篇2012年7月《金融时报》的文章,题为“中国民族主义者眼盯着琉球”

Chinese nationalists eye Okinawa 
http://www.ft.com/cms/s/0/9692e93a-d3b5-11e1-b554-00144feabdc0.html#axzz2TYzAovAS









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中国男儿演鸟戏

谢晋元,八百壮士之首,中国抗日英雄,以四天死守“四行仓库”和四年被囚英租界而闻名于世,36岁时被军中同袍刺死。

2012年由大陆拍摄的36集电视连续剧《铁血壮士》,改编自谢晋元的真实故事,由号称戏霸的柳云龙领衔主演,是目前国内收视正猛的抗日肥皂剧。其败笔之处甚多,如凭空添加的共产党因素,使整台戏充满着腐朽的党文化,其最大败笔更在于对谢晋元悲剧结局的篡改,电视剧以他带领猛虎团打地道出逃英租界,开赴抗日一线为结局,试图用一丝挖地洞过家家的稚嫩童话色彩掩盖沉重的历史真实。

中国文人惯以伪善回避残酷真实,罔顾真实而言它,导致今日中国人在各层面陷入绝境。同时这种轻飘飘的浅色调也正是当代中国人虚假精神状态的回光,这个怪诞的时代不可能产生触动世人灵魂的作品,有再好胚子的演员在这个时代也白搭。

电视剧《铁血壮士》有一批貌似铁血的当今中国男演员:柳云龙、刘名洋和王天野等,外加机灵小子王桂峰,如果他们在黑泽明、木下惠介、小林正树和市川昆等人的电影里,定会塑造出传世形象,但现在他们只能和伪善的中国文人一起把谢晋元惨烈的真实故事,糟蹋成了一出漏洞百出插科打诨的娱乐剧。

谢晋元的故事应该属于真正的艺术家,他俯身倒地后的最后宿命就是让后人踩着自己的身躯登上不胜寒的高峰,去俯瞰嗜血的战争、揭示残酷的人性和劣根的民族性,而不是让人把他的故事曲解成浮躁时代的一品过目即忘的潮流时尚。

难怪乎习近平感叹“竟无一人是男儿”!不过,他感叹的不应该是俄国,而是自己眼皮底下的中国。





维基百科对谢晋元的介绍是:

谢晋元(1905年4月26日-1941年4月24日),广东镇平(今蕉岭)人。二战期间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军官。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历任国军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师部参谋(参议官)、旅部参谋主任等。
 
1925年,在国立广东大学预科肄业。同年12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学习。


1926年10月毕业,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任排长,参加北伐战争。


后调到第十九路军蔡廷锴部任连长。在济南讨伐孙传芳战斗负伤,愈后历任武汉要塞、河南省保安处营长、旅部参谋主任及中校团附等职。


1937年淞沪会战前夕,随部自无锡开赴上海参加抗战。任第二六二旅旅部参谋主任兼任第五二四团中校团附。


1937年10月26日奉命带领第19集团军72军八十八师第二六二旅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四百多人,留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以掩护主力部队后撤,并壮大国际视听。坚守了四昼夜之后,撤退至苏州河南岸的公共租界区,是为八百壮士。


之后,英国公共租界迫于日军的威胁,而拦截令谢晋元的部队缴械,并限制其行动于营区中,上海市民称其为孤军营,一时成为上海沦陷区的抗日精神象征。


1941年4月24日,星期四,凌晨05:00,谢晋元像往常一样指挥孤军官兵早操。各连列队报数后,沿着大操场自北往南跑操场运动去。谢晋元一个人站在操场门口检查士兵迟到的情况,二连下士郝鼎诚、四连下士张文清、下士尤耀亮,上等兵张国顺4人从大礼堂方向走来。谢晋元近前,问他们为什么迟到。郝鼎诚突然拿出身藏的匕首刺向谢晋元面门,随后在其头胸等部位猛戳,其余3人也一拥而上,向其左太阳穴及咽喉等致命处狂刺,谢晋元当场倒地。


1941年5月8日,中华民国政府通令嘉奖,追赠谢晋元为陆军步兵科少将。上海六万民众前往瞻仰遗容。

2013年5月12日星期日

20年后加拿大仅剩蒙特利尔是白人城市



17世纪法国人移民到美洲大陆的新法兰西以来,加拿大先后经历了1812年战争、一战、二战四次移民潮,欧洲白人移民形成了这个新兴国家的人口主流。自1971年加拿大宣布实行多元文化政策至今,来自第三世界的有色人种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五波移民潮中的压倒性主力,因家庭或朋友关系,他们大多选择多伦多、蒙特利尔和温哥华定居。加拿大移民部最近出台的一份报告指由不同种族形成的居住圈会产生一种新的社会地理结构,其隔离程度类似于美国的白人与黑人。

专门研究移民及多元文化问题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地理系教授希伯特(Daniel Hiebert),在去年7月向加拿大移民部提交了一份题为《新的居住圈?:2031年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温哥华的有色人种及宗教团体的社会地理结构》的研究论文,指在未来20年里,在这人口超过全国三分之一的三大都市圈中,蒙特利尔保持白人面貌的可能性最大,2031年有色人种占全市人口比例是31%,为加拿大大城市最低,九成白人将居住在以白人为主导的社区里,有色人种则分散于各类社区,族群融合程度高。而多伦多和温哥华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两座城市的有色人种比例将分别高达63%59%,白人和有色人种明显分离,其情形类似2010年美国城市里白人与黑人的分离程度。

希伯特强调在具有悠久移民历史的多伦多和温哥华,只是在第五波移民潮中的1990年代后期,才形成“种族文化飞地”和“新的居住圈”。在温哥华的卫星城列治文市这样典型的文化飞地里,华人人口早已超越了白人,成为北美华人比例最高的城市。

正巧在3月份,列治文市发生了一则与族裔文化有关的新闻。“中国飞地”列治文市的20万人口有超过四成三是华人,街头遍布的中餐馆、商店、超市、药店充斥着中文招牌,白人居民时有受排挤感,他们中的一些人征集了1000份签名呼吁当地立法,迫使华人商家使用英法文招牌,不料遭议会否决,一些白人大失所望。要知道这里30年前还只是个人口九万的白人小城镇,有色人口大量聚集使这里的人口翻番的同时,白人却逐年外迁。

研究报告指,移民因素将导致多伦多和温哥华的人口分别增长67%60%,而在这两座城市里连续居住了三代的居民比例将下降至20%27%。面对这样规模的白人迁移,希伯特断言:“欧洲任何一座城市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这样的人口结构”。

在未来20年里,全加拿大华人人口将达到300万人,是仅次于南亚裔的第二大少数族裔。温哥华华人将由现在的396千,激增到809千,所占人口比例由18%升高到23%。同时期白人人口只微增15万人,总数达140万人,所占人口比例由06年的58%降至2031年的41%。同期,南亚裔人口也将由215千增至478千。多伦多目前拥有51万华人,占人口总数的10%2031年华人总数将达110万,届时白人比例将由57%降至37%,多伦多的南亚裔人口增长更快,人口翻三倍后达210万。

希伯特相信城市中族群分布越不均衡越会加剧这一趋势,他估算在温哥华400多个居住社区中,被有色人种控制的数量会从45个增加到103个,其中七成属于华人,其他属于南亚裔。这些社区内的有色人种比例会由现在的27%增加到66%。白人由于人口减少,主导的社区数量也将减少,但白人会集中居住到自己的社区内。

目前在多伦多和温哥华这两大都市里,白人和有色族裔正日渐分离,这种趋势似乎没有给加拿大社会带来恐慌,希伯特教授认为“很难想象多元文化聚集地会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

2013年5月5日星期日

加拿大话剧《想到喻》探讨中国人命运

2012年,移民加拿大的中国人达32990人,在几年下跌之后,重新跃升为加拿大的最大移民来源国。是什么因素促使中国人大量外移?有人罗列了中国政局不稳、恶劣的生态环境和拥挤的人口等几项因素。在中国,政治怎样左右着普通中国人的命运,加拿大人又是如何看待这一命运的? 


喻东岳的故事提供了一个剖析中国人命运的样本。1989年,21岁的喻东岳和湖南浏阳同乡鲁德成、余志坚一起,来到当时的学生运动中心---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向高悬于城楼的毛泽东画像投掷装填了颜料的鸡蛋。事后,喻东岳被中国政府判处20年徒刑,到2006年被释放时,曾是报社美编的喻东岳已经精神失常。 


1949年出生于蒙特利尔的剧作家卡罗琳-佛列舍特(Carole Fréchette)年轻时曾崇拜毛泽东,06年报纸上一则关于喻东岳出狱的消息使年近六旬的她陷入沉思,这一年,与喻东岳一起投掷鸡蛋被判十六年徒刑的鲁德成在加拿大政府的营救下来到加拿大定居,卡罗琳专程前往卡尔加里拜访,后来她创作了法文版话剧《想到喻》(Je pense à Yu)。 


在佛列舍特的这出一百分钟的话剧里,没有出场的喻东岳自始至终主宰着全场。故事发生在寒冷二月的加拿大,外语教师马德琳(Madeleine)(英文版为麦吉)坐在刚搬入的凌乱的公寓里,从报纸的一个小角落里读到了喻东岳的故事。这个中国人的命运强烈地吸引了她,马德琳忘却了自己在生活,关在家里埋头在网络上搜寻喻东岳的资料,去想象因一颗并未伤人的鸡蛋就能彻底摧毁一个人一生的国家。她的苦苦思索被一个上门求学法语的中国新移民林小姐和一位陌生的新邻居打断,后来三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加拿大共同遥看喻东岳的命运:求变、牺牲、希望和绝望。


2012年,就在中国移民数量重新占据加拿大移民统计榜首的同一年,佛列舍特关注中国人命运的话剧《想到喻》法文版在加拿大和法国上演,20131月,该剧在比利时演出。布鲁塞尔人Anaël Denis对此评价说:“这出戏讲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地方,颇具现实意义。它揭示了没有自由的中国,同时也唤醒我们对自由的选择。这是一个思想丰富的作品,它会改变你对世界的看法。”对此,来自马来西亚的演员Shiong-En Chan也深有同感:“马来西亚也有很多限制,只是它的表现与中国不同而已。” 


201342455,《想到喻》的英文版《Thinking of Yu》在蒙特利尔老城Imago剧场上演。4月初,它的德文版《Ich denke an Yu》在柏林上演。 


话剧《想到喻》中林小姐一角也使一批亚裔演员有机会登上西方话剧舞台,加拿大法文版由越南裔蒙特利尔演员Marie-Christine Lê-Huu扮演,英文版由马来西亚华人Shiong-En Chan扮演。法国舞台版林小姐由Yilin Yang扮演,在比利时演出时,林小姐由2010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李媛媛(音译)扮演,2011她入读法国里尔第三大学学习舞台表演。

土豆网创办人为何移居加拿大

沙逼北京,猪投上海,在中国人用谐音来讽刺恶劣的生存环境时,国内著名视频分享网站土豆网的共同创办人方德思(Marc van der Chijs)却用脚发了言。3月份,欧洲人方德思携妻带子从上海移居加拿大温哥华,这是自出版人马克·基多(Mark Kitto)在去年宣布要离开中国后,又一位在中国创业的外国名人离开中国。《华尔街日报》说:方德思一家移居加拿大,为的是给两名年幼的孩子寻找一个能够健康成长的环境。 


过去,中国媒体曾大篇幅报道方德思在华创业的故事,现在对他的离去却极为低调。1999年,27岁的方德思被戴姆勒奔驰公司从德国派往中国,三年后辞职单干,04年巧遇了拥有电脑学科背景的王微,两人在054月推出土豆网,到20118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土豆网的访客已达3亿人次。中国媒体称方德思的故事说明中国是创业的热土,他在中国娶妻生子更被说成是要在中国落地生根。 


去年八月,英国人马克·基多宣布要离开生活了16年的中国,他在英国《前景》(Prospect)杂志发表《你永远当不成中国人》的万言雄文,洋洋洒洒地罗列了他对中国的种种失望:破灭的中国梦,令人窒息的物欲,共产党和六四,飙涨的房价,毒奶粉和严重腐败,对暴力革命和国内动荡的恐惧,糟糕的儿童教育和恶劣的环境污染等。这一次,方德思也于3月底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财富频道发表了《为什么我离开中国》一文,与马克·基多不同的是,方德思没有激愤的情绪,离开的理由也仅用寥寥数语道出。 


方德思强调在中国生活的13年使他得以以不同于西方媒体惯有的观点看中国,但之所以离开第二故乡,首先是因为环境污染,再者就是外国人在华创业的环境越来越艰难。他抱怨中国的空气及食物越来越糟糕,令自己不能在户外运动,甚至多年的马拉松训练也不得不使用室内跑步机。他更担心两个年幼孩子受有毒空气的危害,希望他们在健康环境中长大。 


关于中国商业环境的恶化,他认为近年来外国人做生意越来越难,他们不能拥有与中国企业家平等的条件。例如外国人需要更多资金才能创业,企业开始运行后,所受到的监管要比中国企业严格得多。海外企业家在中国越来越不受欢迎,他们对中国的爱也慢慢在变化。两年前,他首次萌生搬到其他地方的念头。 

之所以选择温哥华,是因为这里有宜人的气候、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和新的商业机会。方德思作为合伙人加入了去年9月开业的北美投资组合基金公司(Crosspacific Capital),帮助他们开办和扩展中国业务,具体负责在互联网、游戏、社交媒体和移动通讯方面的投资。这使他得以享有太平洋两岸的好处,─是在生活品质好的地方生活,同时可以利用在中国企业的人脉,经常到中国旅行。 


据美国联合商业媒体旗下的美通社(PR Newswire)报道,方德思在加拿大的新合作伙伴是法兰克(Frank Christiaens),他们早在 2007年就曾合伙在中国投资。曾怀疑方德思做土豆网是否明智的法兰克,后来不得不佩服他的远见。2010年方德思退出土豆董事会,法兰克就开始游说他搬来温哥华。
 
与公开宣布对中国“不再有爱,梦已醒来”的马克·基多不同是,方德思对中国的未来保持乐观,认为在未来的十年,中国会有巨大进步。土豆网曾有一个口号,那就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现在,导演方德思不仅为孩子们在加拿大找到了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能进行户外活动的地方。为了参加5月初举行的温哥华半程马拉松赛,他经常抽空到风景宜人的海滨漫步公园训练,而不必像在上海那样窝在室内使用跑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