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阿利安卓和李安谁能锦上添花?

1963年8月15日---首位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拉美人
李安52岁时首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开华裔先河
2月28日,墨西哥导演阿利安卓·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以《神鬼猎人》(The Revenant)摘取第88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这是他去年以《鸟人》(Birdman)获得该奖以来的第二次夺冠,令其成为半个世纪以来首位连续两届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大腕。

52岁的阿利安卓虽大器晚成但来势凶猛,2001年以《爱情像母狗》(Amores perros)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虽未获奖,但获好莱坞亲睐,从墨西哥城被邀请来美国拍片,2006年,影片《火线交錯》(Babel) 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及导演双提名,2010年以《最后的美丽》(Biutiful)再获最佳外语片提名。2015年,他的《鸟人》获87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剧本和最佳导演三项大奖。2016年,《神鬼猎人》获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和最佳摄影三项大奖。

1963年8月出生的阿利安卓已经两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跻身于好莱坞伟大导演之列,他能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第三次摘取最佳导演奖成为好莱坞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导演之一,以目前的创作状态和气势来看,只有李安能与他媲美,李安生于1954年10月,也是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但李安比阿利安卓年长9岁,他2013年以《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之后,已经沉寂了两年。

从年龄上来看,另有两位导演也有可能锦上添花,三度摘取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他们是70岁的奥利弗斯通( Olive Stone,1986/1989 )和 70岁的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 1993/1998)。

我们现在看看在他们四人前面的荣誉最高峰上,都有哪些人?

 1894年2月1日 – 1973年8月31日
1897年5月18日 – 1991年9月3日
 1902年7月1日 – 1981年7月27日
好莱坞最伟大的导演:具有这一头衔的是有美国海军少将军衔的导演約翰·福特(John Ford),他4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是奥斯卡历史上获得此项殊荣最多的导演,获奖时间分别是1935/1940/1941/1952,获奖时的年龄分别是41/46/47/58岁,另外約翰·福特还获得最佳导演提名1次,2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4次提名最佳影片,1973年奥斯卡首次颁发终身成就奖,得主就是79岁的約翰·福特。

好莱坞最伟大的意大利人:法兰克·卡普拉(Frank Capra)3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时间分别是1934/1936/1938 ,获奖时年龄分别是37/39/41岁,另外他还获得6次最佳导演提名,2次获得最佳影片,6次获得提名,法兰克·卡普拉获得一次最佳纪录片奖,1982年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当时他85岁。

另一位三次获奖者:德国出生的威廉·惠勒(William Wyler)三次获奖时间是1942/1946/1959,获奖时年龄分别是40/44/57岁,此外他还曾获得一次最佳影片奖,12次获提名,在奥斯卡历史上罕有的是,他选中的男女主角有36位获得最佳男女演员提名,其中14位获奖,1976年74岁的威廉·惠勒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好莱坞历史上有16位导演和墨西哥人阿利安卓一样,两次获得最佳导演奖,不过这16人除5人外,都已去世,5人中有2人已经80多,还有3人处于创作年龄。

17位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人是:

弗兰克·鲍沙其(Frank Borzage),1928/1932
路易·迈尔史东(Lewis Milestone),1928/1930
法兰克·勞埃(Frank Lloyd),1930/1933
李欧·麦卡瑞( Leo McCarey ) ,1937/1944
比利·怀德(Billy Wilder),1945/1960
伊利亚·卡赞 (Elia Kazan) , 1947/1954
约瑟夫·曼凯维奇 (Joseph Mankiewicz ), 1949/1950
乔治·史蒂文斯( George Stevens ),1951/1956
弗雷德·金尼曼 (Fred Zinnemann), 1953/1966
大卫·里恩 (David Lean),  1957/1962
罗伯特·怀斯( Robert Wise), 1961/1965
米洛斯·福尔曼 (Milos Forman) ,1975/1984  现年84岁
奥利弗斯通( Olive Stone ),1986/1989    现年70岁
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  1993/1998   现年70岁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Clint Eastwood ),1992/2004  现年86岁
李安 (Ang Lee), 2005/2012  现年62岁
阿利安卓·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 2015/2016   现年53岁


展望阿海案:北京将如何处理购书人?

2月28日的凤凰卫视新闻节目中,再次出现阿海电视认罪的画面,内容是如何将书籍运送到大陆购书者手中,伪造1958年出生的身份证以获取驾驶证,伪造瑞典官方文书及编造瑞典警官信息及签名等。

澎湃新闻28日报道“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敏海被揭非法贩书,伪装封面寄回内地”,并透露“2014年10月以来,铜锣湾书店共向内地380名购书人邮寄书籍4000余册,涉及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目前,该案在进一步侦办。 ”

可以相信,侦办下去就超出了警方管辖的范围,380名购书人购买了4000余册书籍,其中一定有中间商,其身后还有具体购书者,涉书者中有多少属于中组部和省管干部,习近平会如何处置这些窥探其隐私的“对党不忠”的干部:以贪腐罪判刑?断崖式降级?或永不重用?无论如何,都值得观察。

澎湃新闻说“桂敏海为牟取非法利益,指使公司总经理吕波、下属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等人,在明知书籍未取得我国新闻出版部门发行许可的情况下,以对书籍封面进行伪装的方式,躲避海关检查,通过邮寄方式,大肆向境内销售,并在境内开设专用银行卡结算境内购书款”。

报道还引用吕波的话说“桂敏海一直用各种渠道销售,获利丰厚,但答应给他的分红却未兑现”。

报道说林荣基、吕波、张志平“认罪态度较好,有机会获取保候审”,将于近日返回香港。

由凤凰卫视、澎湃新闻和星岛日报还联合采访了李波,他称自己可以随时返港,但由于香港关于他的风波闹得太大,暂时不想回去,另外他宣布放弃英国居留权。

联合采访还透露瑞典使领馆日前已派人对桂敏海进行了领事探视。

加拿大外交有土著没侨民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八、九、十论:

第八论:加拿大需在每个国家首都设立大使馆。渥太华需要建立强大的外交关系,这就需要在每一个首都设立大使馆。没有大使馆,加拿大就不能享受目标国家的政治、经济方面的优惠,当然也不会有情报优势。目前,加拿大把没有外交关系国家的双边事务和情报分析外包给他国,如英国或美国。加拿大驻外使馆覆盖率明显不足,导致许多国际关系问题或缺乏分析、或陷于肤浅。例如前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从白俄罗斯到摩尔多瓦,从阿塞拜疆到塔吉克斯坦,都没有加拿大大使馆,这情形在中部非洲也一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汤加等太平洋岛国,尽管加拿大在那里有矿业等利益,情况也同样糟糕。在一些战略上非常重要的国家,如北朝鲜和叙利亚,加拿大没有使馆,驻伊朗使馆也才刚刚设立。

第九论:加拿大原住民在外交政策中扮演的角色。根据1982年宪法法案及1970年代的判例法,更因为政治上的逐渐成熟,原住民在加拿大自然资源决策方面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加拿大决策者对原住民与加拿大国际战略之间的关系远远不够重视,这种关系不仅影响到效率,还影响到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信誉,这很快就会在联邦范围内被证明。

第十论:侨民团体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毕竟加拿大是个高度多元化的国家,侨民、侨社及其运动对加拿大政治十分重要,但他们在严肃的外交政策方面扮演的角色应该微乎其微。尽管侨民和其他加拿大人一样,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实施带来一些特别贡献,(例如由于他们对当地文化及心态的了解,他们可以带来语言知识和情报,甚至和这些国家的特殊人际关系),但加拿大的专家们不应该被这些侨社的喜好所左右。

实际上,严肃的外交政策,无论其心理或文化上是没有侨社的立足之处的,哪怕侨社分析能力再高超,也无法为加拿大外交政策定位。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低效的加拿大联邦制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六论:

第六论:美丽的加拿大联邦制有其家庭化的必要,但从伟大的外交决策角度看它是低效的。只要魁北克、阿尔伯塔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这些省份不能在加拿大联邦宪法框架内愉快地生存,肩负着捍卫国家利益使命的渥太华就无法运用宪法杠杆,而这杠杆对加拿大外交政策的成功具有关键作用。这使渥太华在推进外交政策目标时处于明显的战略劣势,不仅效率低于法国、韩国、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等单一制国家,也落后于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外交决策权集中的联邦制国家。

联邦制导致加拿大外交政策低效率最明显的例子是加拿大法律对劳工公约无所适从,不知如何运用这一国际条约,1937年由伦敦枢密院通过的劳工公约确定渥太华可以谈判或签署任何国际条约 ,一如世界上其他国家首都, 但加拿大只能在联邦宪法管辖范围内予以落实,使加拿大落后于单一制国家和其他联邦制国家。

更明显的例子是加拿大联邦主义在国际事务中的悖论,比方说在战略上支持亚洲,或者像2006年声称的支持拉丁美洲。即使渥太华通过王室特权完全掌控目标,它也无法控制最终导致成败的政策。就以亚洲为例,当政策需要普通话、印地语、印尼文和朝鲜语时(这四种语言出现在澳大利亚政府的亚洲优先战略中),但在加拿大,教育的控制权不在联邦而在各省,这样的话即使渥太华制定了亚洲优先战略,魁北克省可能更愿意年轻人学习西班牙语,新不伦瑞克省可能亲睐俄语,萨斯喀彻温省可能强调阿拉伯语,渥太华尽管宣布亚洲优先政策,但了解加拿大联邦制的亚洲国家不会当真。

这该如何是好?不能指望通过法院判定来达成革命性的改变,唯一的途径就是联邦与省之间深入持久的合作,联邦行使权力并随时准备打出宪法王牌(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可以做出权力宣示),这样才能够以国家重大战略为目标在联邦范围内巩固国家的外交政策体系。(建议加拿大采用澳大利亚的做法,推动包括国际事务等多元管辖问题上进行长期的联邦与省之间的合作)

加中签署清洁技术合作联合声明



正在渥太华出席加中科学技术及创新合作委员会清洁技术合作会议的中国科技部副部长王志刚,225日与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吉姆卡尔共同签署了加拿大-中国清洁技术合作联合声明,两国将分享旨在确立清洁技术政策的最佳实践,通过清洁技术解决经济和社会挑战,探索清洁能源技术示范的可能性及促进两国中小型企业之间的合作。
 
吉姆卡尔表示“就清洁技术、政策实践和推广清洁能源方面与中国展开合作,能为加拿大带来就业机会,具有为两个国家创造真正的经济、环境和社会效益的潜力”。

清洁技术产业是加拿大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其产值占整个加拿大GDP1.6%,清洁能源行业为加拿大提供了约25万个就业机会。201411月哈珀总理第三次访华时签署了20项商业合作协议,其中4项是清洁技术。但2015《加拿大清洁技术产业报告》指全球清洁技术产业在过去8年成倍增长,令曾居领先地位的加拿大所占份额从全球排名第14位下跌到第19位,其全球比重从2.2%下降到1.3%,跌幅达41%

2013年加拿大清洁技术产业出口额是120亿加元,主要面向美国、欧洲和中国,2014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口可再生能源和能源基础设施商品总额为2.023亿加元。中国市场关系到加拿大能否成为清洁能源的超级大国,加拿大驻华使馆去年在北京举办“对话加拿大之清洁能源”研讨会,赵朴大使亲自上阵宣讲加拿大的政策,在国际油价持续低迷的背景下,加拿大加快发展清洁能源,大力发展氢能、太阳能和风能等清洁能源技术,争取在2020 年达成清洁能源占总发电能力90% 的目标。

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加拿大法律团体促政府就人权律师受打压与北京交涉



226日,加拿大规模最大的法律团体上加拿大法律协会(LSUC)就两位中国人权律师舒向新和王秋实受中国政府迫害一事发表声明,敦促加拿大政府与北京最高层进行交涉。加拿大外交部表示 “促进和保障人权是加拿大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也是与中国发展长期关系的优先事项,加拿大致力于与中国就人权问题进行建设性接触”。
 
上加拿大法律协会的声明称山东著名人权律师舒向新于今年12日被捕,两天后他的代理律师被告知他在狱中遭受毒打,被铐在楼梯上长达七小时。舒向新因为经常代理政治敏感案件,被认定犯有诽谤罪,判处六个月监禁,他的律师执照也被吊销。黑龙江的王秋实律师在今年19日被警方传唤问话后失踪,112日他的家人被当局告知他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但没有告知拘押的原因。

该协会负责人权监督事务的主管保罗·莎巴斯(Paul Schabas)希望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能够打破沉默,向北京表达对中国律师的遭遇及对中国法制状况的担忧。加拿大的律师们担心中国逮捕和拘留人权律师就是为了阻止他们和平地开展人权活动,希望中国政府释放并停止骚扰他们,尊重他们的客户代理权,也希望人权律师在世界各国都能免于受政府或他人的影响或骚扰。

过去八年间,上加拿大法律协会曾多次就中国人权及律师受打压问题致函中国政府,但从没有收到回音。

判若两人的哈珀


2月24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发布了罗照辉大使当日会见加拿大联邦众议员、前总理斯蒂芬·哈珀的新闻和图片。

在这次于加拿大联邦议会大厦内进行的会见中,哈珀回顾了他任内加中关系发展及他先后三次正式访华的愉快经历,表示将继续关心和支持两国关系。罗大使高度赞赏哈珀长期以来为推动中加关系发展所作重要贡献,介绍了中加关系和中国经济近况,希望哈珀继续为两国关系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哈珀资深顾问杰里米·亨特、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洪迎春参赞等在座。

不过,赫芬顿新闻网就以这样的标题刊出了这一新闻:政治前景不明的前总理哈珀与中国大使见面。报道称哈珀在会面当中一直笑容满面,甚至还与2014年到任的中国大使一起拿着他的冰球书《一场伟大的比赛》,摆好姿态照了长相。

这次露面一反哈珀去年10月下野后的低调,赫芬顿新闻网联络哈珀办公室询问原因,但没有答复。

文章称哈珀正处于政治前景不明朗时期。上星期,国会山时报报道来自卡尔加里的国会议员哈珀正考虑几个工作机会,将花七个月的时间来决定他的未来。在此期间,哈珀似乎对在国会推出自己的议案并不感兴趣。

让我感慨的是,2006年的哈珀与2016年的哈珀简直就判若两人,2006年11月哈珀去越南出席亚太经合高峰会前,公开表示不会为中国人的金钱而出卖加拿大的基本价值、人权和利益,那时他迟迟不去中国访问,但十年之后,哈珀闲来无事竟然会跑到中国大使馆里唠嗑去了。

他的举动也引起加拿大人的议论,不少人在赫芬顿网站留言,有人调侃哈珀大概想让杜鲁多委任他做驻华大使,还有人说哈珀不会是想搬到中国去吧?




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21世纪加拿大爆发战争的三因素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二论:

第二论,为何加拿大要在外交政策及行动上摆脱殖民囚笼,因为21世纪的加拿大面临着战略上巨大的困难,在21世纪,北美本土将爆发战争。1871年华盛顿条约使加拿大避免与美国在本土作战,但它并不预示着未来也会如此。20世纪,非洲、欧洲、亚洲甚至澳洲都发生过可怕的流血冲突,加拿大和北美自17世纪殖民以来也曾发生过,只是在20世纪是个例外。

在21世纪,导致加拿大发生战争的因素有三,一是因中国崛起导致美国战略地位下降,二是北极融化导致自1871年以来加拿大首次向其他国家开放边界,三是未来数十年军事和其他技术的进步将使北美更易遭受袭击。

如果说中国精英们视中国重新回到世界事务中心为在沦为贫穷和被边沿化的一个半世纪后的理所应当的全球力量再平衡,加拿大精英们也应该认识到加拿大诞生于中国两次败于鸦片战争的19世纪中叶,加拿大也需要重新调整与中国的关系。加拿大没有面对中国处于国际事务中心的经验,无论从物质或精神层面上看,中国崛起和美国式微都将有助于加拿大更灵活更巧妙地发挥作用。

北极融化将使加拿大面临领土和水域(西北通道)的主权争议,过去加拿大没有北方邻居,现在却不得不与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打交道。

未来数十年,加拿大和北美肯定会是无人机、网络武器和常规核武器的攻击目标。无论美国与俄罗斯或中国哪一个国家发生战争,加拿大的中心城市多伦多、温哥华或渥太华都会在常规轰炸或核攻击的范围内。

令加拿大纵横捭阖的四方战略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三论:

第三论:加拿大在本世纪应采取四方战略(ACRE),即面对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欧洲诸强,加拿大必须机智地采用纵横捭阖的外交政策,才能捍卫自己的生存及利益。为此,加拿大必须与各重要邻国建立关系。南部邻国美国,西部邻国中国(北京到温哥华的航程少于到布里斯班,这意味着加拿大比澳大利亚更亚洲),北极融化使俄罗斯成为北方邻国,欧洲是当然的东邻。

加拿大如何实施四方战略?在情报、军事、外交和经济等方面利用美国优势壮大加拿大,但美国只是加拿大的一种手段,而非目的;深度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使加拿大获得最大经济利益,并确保中国在返回国际事务中心后发挥和平作用;与俄罗斯密切合作,使其在北极事务上与欧洲一起形成和平力量;在经济和政治上与欧盟结盟。

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如何深化加拿大的国家语言战略


加拿大智库《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近日在其最新论著《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中,对加拿大的外交决策有诸多批评和建议,他同时还是《环球要览》杂志发行人和主编,乌克兰高 等公共管理学院共同创办人,俄罗斯国立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多伦多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学教授,新加坡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访问学者,曾服务于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以下是该文的第七论:

第七论:加拿大需要确定国家语言战略。英法双语政策对于民族团结绝对是必要的,且需要进一步深化(目前加拿大全国英法双语的水平低到令人无法接受)。但对卓越的加拿大国际战略来说,英法双语政策并不足够。在英语国家之外,还有许多重要的国家如中国、俄罗斯、新加坡、以色列以及欧盟内部的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外交决策者们可能会操三门或更多的语言。


加拿大的语言战略要强调下一代人应该完美地掌握英法双语,至少再熟练掌握另一门语言,可能的话是原住民语言。面对国际,加拿大的四方战略更需要汉语、俄语和西班牙语,鉴于阿拉伯地区的冲突及加拿大在其中的利益,甚至需要阿拉伯语和波斯语。


这项语言战略必须由渥太华驱动,因为各省主导教育,必须通过联邦与省之间的合作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