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当加拿大与墨西哥重修旧好

今年6月底,当墨西哥总统捏托到访加拿大,参加北美三国首脑会议并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举行会晤时,两国关系重修旧好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渥太华当即宣布自2016121日起恢复对墨西哥人免签证入境加拿大的政策,墨西哥也投桃报李,宣布自10月起解禁对加拿大实行了13年的牛肉进口限制。

加拿大上一次对墨西哥人重启签证需求是在2009713日,理由是墨西哥人在加拿大的难民申请从2005年的3500例猛升2008年的9500例,非法移民数量在过去3年持续上升,并存在有组织犯罪和腐败风险。加拿大收紧政策虽然令墨西哥人北上避难之风骤停,但也令墨西哥政府和民间大为不快,进而影响两国关系。

过去多年来,墨西哥人常抱怨入境加拿大门槛过高,甚至比获得美国和欧盟签证都难,20139月,墨西哥驻加大使苏亚雷兹称这已使得加拿大在墨西哥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下滑,因为墨西哥申请者必须向加拿大提供十倍于美国移民局所需的文件,加拿大签证引发的事件不时成为墨西哥媒体的头条新闻。20154月,因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拒绝取消对墨西哥人入境签证的要求,墨西哥总统捏托取消了访问加拿大的行程。在这一背景下,杜鲁多在去年大选期间一再承诺会改变这一对墨西哥人的歧视性做法。

专门研究墨西哥政治的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劳拉·麦克唐纳Laura Macdonald)认为在哈珀时期,两国关系一度陷于某种程度的敌意之中,杜鲁多和捏托都想借渥太华峰会重修旧好。对墨西哥来说,当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散布对墨西哥人不利的种族主义言论时,与加拿大建立充满阳光的关系尤为重要。

然而,杜鲁多对墨西哥释出的善意在加拿大国内却惹起了非议。加拿大反对党保守党移民问题专家蜜雪儿-让贝尔(Michelle Rempel)就把墨西哥人视为某种威胁,认为“解除签证要求意味着有组织犯罪集团成员、非法毒品或人口贩卖可以更容易地进入加拿大。”她指责自由党政府急于行事,不按正规程序、不依照证据做出决定。

但劳拉·麦克唐纳教授相信取消签证要求不会刺激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因为他们获得市场压根就不需要官方批准。但加拿大要做好准备来迎接新一波的墨西哥难民申请者,因为根据国际大赦组织的资料,近年来已有7万名墨西哥人死于非命,其中大多数是无辜平民,另外还有超过15万人流离失所,国际社会还掌握墨西哥官员使用酷刑、有罪不罚和腐败的大量证据。在免除入境签证后,身处风险之中的墨西哥人可能再次把加拿大视为避难所,为此杜鲁多可能会在未来与他的墨西哥同行们进行艰难的对话。

除棘手的签证问题外,两国间更为严重的牛肉问题也在今年得以解决,自2003年加拿大出现疯牛症后,墨西哥对加拿大牛肉实施限制,只进口30个月以内的小牛,令世界第八大牛肉消费国墨西哥从世界第六大牛肉和小牛肉出口国加拿大的进口额,从每年2亿9千万加元下跌到了1亿36百万加元。在长达13年的牛肉战中,加拿大牛肉业者也极力游说本国政府实施报复,明令禁止进口墨西哥牛肉。好在今年10月限制取消后,所有的加拿大牛肉都可以出口到墨西哥。

墨西哥与加拿大共同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已有22年,两国间贸易额年均增长超过30亿美元,加拿大已成为墨西哥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国和第四大投资来源国,墨西哥也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航运市场。重新免除墨西哥人入境加拿大的签证,将大大刺激两国间的人员往来,为此加拿大航空公司、西捷航空、墨西哥航空等5家公司已经宣布将12月起增加五条从加拿大温哥华直航墨西哥的航班,以应对急剧增加的航空需要。

2016年8月9日星期二

从欣赏到担忧:杜鲁多对华认知的转变





今年619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接受《温哥华太阳报》专访表示,虽然需要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但鉴于对中国人权和治理的担忧,他不会急于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一说法透露出这位70后的年轻治国者对中国有了新的认知,因为就在2年半前,当时还是在野党主席的小杜鲁多曾表示在治理模式上“一定程度欣赏中国的基本独裁”。
 
那是2013117日晚,加拿大反对党联邦自由党党魁小杜鲁在多伦多参加一个名为“女性之夜”的筹款活动,当时有不少职业女性慕名前来见识这位被称为下届大选中“最热门的总理人选”, 在回答了诸如“什么是你最喜欢的美德”、“谁是你现实生活中的英雄”等问题后,主持人问他“除加拿大外,你最欣赏哪个国家的治理模式”,小杜鲁多回答:“我在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因为他们的基本独裁让他们可以集中财力,说环保就可以立即投资太阳能“。在接下来两天,小杜鲁多对自己的说法做了进一步的解释和阐述,强调“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我绝不会出卖自由”,他在其追随者众多的推特上解释说“我提到中国,是指大国可以迅速解决重大问题”, 他在魁北克一个记者会上更把对中国的欣赏框定在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    
 
小杜鲁多在去年11月赢得大选组成新政府后,北京一度对他能使两国关系迅速回暖给予厚望。上任不到两星期,他就在土耳其的20国峰会上与习近平会晤,习近平对他大打感情牌,称会永远铭记老杜鲁多45年前与中国建交的“非凡政治远见“,这令哈珀时期的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预期“因为老杜鲁多的关系,中国领导人会对小杜鲁多特别尊重”。

但两国关系随后的发展并不如他所料,就在杜鲁多执政的首月,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因法轮功学员身份被中国拒绝入境,无法参加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总决赛,林耶凡批评新政府没有像之前的保守党政府一样立场鲜明地支持她及为中国人权问题发声,小杜鲁多就这样经历了对华关系的首次危机。今年128日,北京公开指责加拿大公民凯文•高(KEVIN GARRATT)对华进行情报活动,这是两国自1970年建交以来北京首次指控加拿大情报部门,给展望对华关系新局面的小杜鲁多又出了个大难题。接下来,连串的香港书商失踪案及相关人员在央视相继认罪令加拿大主流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担忧越来越近临界点,61日,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因“鉴于中国人权问题,加拿大为什么还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一问,对加拿大女记者大发脾气。北京官员在眼皮底下发怒令小杜鲁多对北京的幻想几近破灭,加拿大外交部就这一事件向中国表达不满,小杜鲁多更希望中国官员改善对记者的态度。

两个星期后,当小杜鲁多向记者吐露他对“中国人权和治理的担忧”时,已经不再是“准熊猫拥抱者”的角色了。面对《温哥华太阳报》记者皮特-奥奈尔(Peter O'neill)提出的“如何应对最微妙的外交挑战,是否希望在2019年第一个任期结束前与中国签订自贸协议”时,杜鲁多措辞谨慎地回答这不是当务之急。他明确表示希望看到中国改善人权状况,他说“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目标,还有很多努力要做,无论是人权还是治理问题”。

小杜鲁多强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必须把握国际社会早已制定的标准“,“在考虑加拿大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时,必须认真考虑与盟友的互动“。与两年前相比,现在的小杜鲁多更多地意识到” 推动对华关系是一种挑战。中国具有很大分量,但在许多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原则上,中国还有很多努力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