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挪威比昂松国际文学节为藏人提供讲坛


比昂松国际文学节8月20日至9月2日在挪威莫尔德举行,期间举办藏人专场,让世界著名作家有机会听到在中国和西藏被禁止的声音。流亡藏人《回家网》认为,人们将会更清楚西藏境内的藏人作家身处“无法公开表达自己”的困境。

到时将发言的藏人作家有:流亡议会议员Chungdak Koren,翻译境内藏文写作的网站《净土高原》(High Peaks Pure Earth)的编辑Dechen Pemba。

居住在伦敦的Dechen Pemba在达兰萨拉说:“我获邀就境内藏人作家的现状做个演讲,这是文学节里很难得的机会,它会使世界更关注藏人作家。”

《净土高原》自2008年开始翻译境内藏人写作的博客,其中一些作者因言获罪,失去自由。

8月初,联合国特别报告指中国政府在西藏镇压藏人知识分子,达赖喇嘛驻日内瓦的代表Tseten Samdup向联合国特别官员提交了一份64名藏人知识分子的名单。他说自文革以来,至少有24名僧俗藏人因言论被判处数个月至无期不等的刑罚。2008年以来,又有一些受共产党教育的年轻藏人因言论受到镇压,37人下落不明,12人受到残酷虐待后被释放。

比昂松国际文学节是为了纪念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比昂斯特恩-比昂松而由挪威皇家文学院院长欧德嘉在1992年创办设立,每年举办一次。



         藏人作家Dolma Kyab写作“不安的喜马拉雅山脉”,未能出版便获刑十年。



这位笨拙的美国保安想当中国间谍


BBC/曾在美国驻广州新领事馆工地担任保安员的美国人布赖恩·安德伍德Bryan Underwood30日在联邦法庭上认罪,他被控试图将领事馆内的机密照片及其他机密资料卖给中国政府。安德伍德所承认的罪名,最高可判终身监禁,但根据联邦判刑规则,安德伍德可能会被判入狱15至20年。

根据检控官提供的资料,安德伍德在股票市场损失了约17万美元后,希望通过向中国方面出售情报获得300万至500万美元。他开列了一份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内所有保安升级情况的清单,并绘制了一份平面图,标注了领事馆内的监视摄影机位置。

安德伍德给中国国家安全部写了一封信,希望与中国官员安排交易并拍摄了自己工作地点的照片。但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外的守卫拒绝接受他的信,让他离开。之后,他在住处公开摆放这封信,希望中国国安局的特工能够发现。他以为中国国安局定期搜查美国人的住处。

一年前,美国特工在香港调查安德伍德时,他透露了自己希望出卖情报的计划。

根据他之后向美国特工所透露的情况,中国国家安全局可以根据他所提供的情报,秘密进入美国领事馆并安装监听设备或者其他监视设备。

2011年5月,安德伍德偷偷摸摸携带照相机进入美国领事馆,拍摄了30张禁区建筑以及建筑内的照片。其中许多地方被列为机密。

安德伍德除了担任美领馆的保安,他还曾由美国特工安排参加美国的反监视计划,如果他被中国情报部门接触招募,他必须向上级报告。

当他后来被美国调查人员怀疑时,他最初还宣称自己与中国安全部门接触是这一反监视计划的一部分。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局负责人说,安德伍德有责任严防外国间谍探听美国新领馆的情况,可是他在遭遇财政困难时,却企图为了个人利益背叛祖国。

加拿大首次驱逐美国女逃兵

反战支持运动组织30日说,加拿大政府已经下令在境内寻求庇护的首名美国女兵Kimberly Rivera在9月20日之前离境,该名女兵目前正与律师讨论下一步能采取哪些法律手段以避免被遣返。

反战支持运动坚持加拿大政府必须收回这一决定,因为加拿大国防部长肯尼干预了此事,他告诫移民及难民事务部官员不要受理美军士兵避难的申请。反战支持运动呼吁肯尼基于家庭及人道理由让Kimberly Rivera留下来。

美联社报道说,30岁的Kimberly Rivera2006年在伊拉克服役时感到绝望,2007年2月在开始下一个服役期前,利用休假来到加拿大,并申请难民身份。目前她与丈夫及四名孩子一起住在多伦多,其中两名孩子在加拿大出生。

2009年1月,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下令她及家人离境,不然就会被遣返,Kimberly Rivera提出上诉。她的律师告诉加拿大联邦法院,由于反战,Kimberly Rivera回美国可能面临军事法庭的审判及五年刑期。之前已经有两位美军士兵Robin Long和Clifford Cornell被加拿大遣返,Long在美国被开除军籍并被判处15个月的监禁。

2009年,加拿大众议院曾通过一项不具约束力的议案,敦促政府允许美国逃兵留在加拿大,但保守党政府对此不予理睬。

越战期间,共有九万美国人获得加拿大的难民资格,其中大多数是逃兵,他们获得永久居住权并取得加拿大国籍,但在吉米卡特总统特赦他们之后,大多数人回到了美国。

加拿大首名大陆新移民被吃者林俊


2012年5月下旬,中国移民林俊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被卢卡·罗科·马尼奥塔谋杀和碎尸。

2012年5月25日最先发布在血腥网站Best Gore上的一段11分钟的视频显示,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名年轻男子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面部大部分地方被蒙上,上身没有肌肉(与林身材有明显区别),不能判断身份,他手脚被绑,中间曾有摇头、踢腿等轻微的行为。随后视频被剪辑过,画面变成一名男子把碎冰锥反复刺入林俊的身体,继而这名男子将死者的头颅割下、切肉、放血、肢解,奸尸后吃掉部分尸身(屁股部位),再用切下来死者的手给自己自慰,最后用酒瓶插死者的肛门。这段视频被警方证实是真实的,警方表示,发现受害者是一名亚洲男子。[1]消息人士透露,警方已在现场取得疑凶犯案的完整录视频段,全长约15分钟,较10分45秒的网上版本完整。完整版本没有配乐,但有现场的背景噪音。该视频曾被人试图删除,最终被蒙特利尔警方的电脑专家修复。


2012年5月29日,加拿大保守党位于渥太华的总部收到一个带血迹的邮政包裹,纸箱内是一只人脚。这成了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这个包裹是由Jenni Byrne打开,里面被鲜血染红,并有臭味。当天晚些时候,渥太华警方在一邮局中发现一个包含一只断掌的包裹,收件人地址是加拿大自由党总部。警方证实两个包裹均发自蒙特利尔。并在蒙特利尔由一个看门人发现一个手提箱内含有男性分解躯干,没有头部和四肢。

2012年5月30日证实,身体各部位属于林俊。

加拿大首名大陆新移民吃人者李伟光

李伟光,(Vince Weiguang Li),原藉北京,现为入藉加拿大华人,居于爱德蒙顿市,因为2008年7月30日加拿大灰狗巴士杀人而成为新闻人物,当时李伟光是40岁。

加拿大警方在网路上曝光的通话纪录显示,骇人听闻的加国灰狗巴士凶杀案凶嫌李伟光,不仅将隔壁座男子杀害并斩首分尸,甚至在挖出被害人的内脏后,还将尸体切成碎片生吃。李伟光是于一辆由艾德蒙顿东向开往温尼伯的灰狗巴士上,挥刀将邻座二十二岁的青年提姆麦克林杀死,还斩下人头向乘客和警察示威,更在车上生吞人肉。


李伟光的雇主奥格特接受美联社访问时,对这名「模范员工」涉及冷血凶杀案感到震惊不已。在艾德蒙顿代理报纸的奥格特表示,李伟光是他最信任的派报员之一,去年7月开始为他工作,从未制造过任何麻烦。

奥格特说:「他非常准时,而且衣着很整洁。他是一位很好、有礼貌的员工。在这件事发生前,我们绝不会解雇他。」

2009年3月3日,被控二级谋杀罪的41岁华裔男子李伟光出庭受审,自称“无罪”,是“按照上帝的指令行动”。


2009年3月,案件结果是李伟光被判“无罪”,但因患精神分裂症而被判入住精神病院。

此事在加拿大媒体报道,又称提姆麦克林被杀案,因为受害者是温尼伯居民提姆麦克林Tim McLean。案发当日,李伟光和(Tim)提姆麦克林都是一辆加拿大灰狗巴士的乘客,由艾德蒙顿东向开往温尼伯。Tim是李伟光的邻坐乘客。

加拿大首名大陆新移民分尸者江春奇


                             江春奇出庭画像

华裔妇女刘冠华分尸案的凶嫌江春奇,26日在位於士嘉堡Brimley Road及McNicoll Avenue东南方20 Brimwood Boulevard单位号为12号的镇屋住处,遭警方逮捕。由於附近地区大多是同时出租多位房客的镇屋,人员出入频繁且不固定,因此除紧邻其镇屋左侧的邻居曾多次见过江春奇,其他邻居均表示对江春奇完全没有印象。

江春奇是于2011年10月底,以28万多元购入该个镇屋单位自住,该单位共有3个房间。

江春奇的邻居阿卜杜拉(Amalek Abdullah)表示,「最近的一次看到他(江春奇)是数周前,当时他正在整修房屋後院和围篱,而我母亲则是在三天前曾看到他在後院用力的刷洗衣物。此外,他地下室停车场的後门最近经常会无故敞开,推测应该是尝试要将屋内的腐尸味散去。」


江春奇的邻居阿布都拉(Amalek Abdullah)形容江春奇时说,江春奇身高大约170多公分、体型削瘦,留黑色短发。不会主动表示友善,也未曾见过与其他人有纠纷。


阿卜杜拉进一步指出,应该是该镇屋屋主的江春奇,大约在去年10月迁入。其住处时常会有一名老妇及一名青少年出现,且经常会有友人前往造访,其中包括死者刘冠华。但当问到是否有向警方提供线索时,阿卜杜拉则表说,并未主动向警方举报。 160.ca

在江春奇对面租房居住两年以上的陈先生表示,从来未与江春奇见过面,但在26日下午2时即有三辆警车及大约六辆看似便衣警车在附近搜索。警察并未挨家挨户的敲门问话,但是此不寻常的情形已经引起附近地区住户的猜疑与不安。然而警方对於住户的询问未多做回应。


警方于26日晚在士嘉堡将江春奇逮捕,并控以二级谋杀的罪名。

  据本报了解,江春奇来自中国杭州,于数年前在电子工厂工作时,与当时也在该工厂任职的刘冠华认识交往。

  皮尔郡警局调查警官克科(George Koekkoek)27日中午在公布案情时表示,在案件进行调查之初,警方就将江春奇列为重要调查对象。在经过访查并与证物进行交叉比对验证之后,确定其涉嫌重大,于是在其住处将其逮捕。

  身材瘦小的江春奇已于26日早上在宾顿法庭过堂,??在庭上透过翻译要求有法律援助。他这次过堂,无任何亲戚朋友到庭旁听。

据警方所公布的案情,涉案的士嘉堡男子江春奇现年40岁,具有加拿大公民身分,于2002年移民加拿大,目前从事工程及装修工作。江春奇与刘冠华曾经交往四年,案发前不久才分手,至于分手的确切原因不明。





                   凶嫌江春奇在多伦多士嘉堡的住处27日被警方拉起

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与习近平谈判:以达赖喇嘛或流亡政府之名?

8月29日路透社从达兰萨拉发出的报道,令人关注。路透社的报道题目是“达赖喇嘛认为中国出现了‘令人鼓舞的迹象’”。(Dalai Lama sees "encouraging signs" of shift in China)

中央社的译稿以“達賴:共產黨若務實 願再談判”为题,重点落在了共产党的态度上。这一角度似乎影响到了其他中文媒体,如法广的新闻就几乎与中央社同题。

其实仔细看路透社原文,就会产生一个疑问,习近平的新北京政府将会与谁谈判:There are encouraging signs that attitudes towards Tibet are shifting in China, the Dalai Lama said on Wednesday, adding that the exiled Tibetan leadership is ready for fresh talks on his homeland if there was a genuine change of heart in Beijing.

"If their side ... for their own interest are thinking more realistically we are ready for full cooperation with them."

在这里,达赖喇嘛似乎没有在意北京坚持只与他接触的传统立场,而是推出了以洛桑森格为首的藏人行政中央。达赖喇嘛这样说,应该是有意试探未来的北京领导人是否真的具备务实的精神。

不过达赖喇嘛早已留了退路,记得达赖喇嘛从政治上退休时曾经表态如有需要,可以再以他的名义与北京谈判。

另外,达赖喇嘛说的 full cooperation,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将以精神领袖之名,呼吁藏人不再自焚,不再令中共在世人面前丢丑?

there had been a stream of visitors to Dharamsala from China, among them people who told him they had connections with senior Communist Party leaders.

路透社的报道还透露出近来有不少北京的说客前往达兰萨拉,且与达赖喇嘛见面,表达了北京的新动向。有意思的是,这些说客来自大陆,他们是谁?是朝圣的佛教徒还是尘俗之人?是真的信使还是毛遂自荐者?

以下附路透社原文及中央社译文

 Dalai Lama sees "encouraging signs" of shift in China

(Reuters) - There are encouraging signs that attitudes towards Tibet are shifting in China, the Dalai Lama said on Wednesday, adding that the exiled Tibetan leadership is ready for fresh talks on his homeland if there was a genuine change of heart in Beijing.

The spiritual leader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it was too early to tell if China's next president - who is almost certain to be Xi Jinping after a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later this year - would adopt a new stance that could break decades of deadlock over Tibet. But he was reassured by what he had heard.

"I can't say for definite, but according to many Chinese friends, they say the new, coming leadership seems more lenient," the Dalai Lama, 77, told Reuters in his audience room in the Indian Himalayan foothills town of Dharamsala.

"If their side ... for their own interest are thinking more realistically we are ready for full cooperation with them."

His comments were more upbeat than just a few weeks ago when he declared that resuming formal negotiations - frozen since 2010 - was futile unless China brought a more realistic attitude to the table and that it was useless trying to convince China that he was not seeking full independence for Tibet.

The Nobel peace laureate said there had been a stream of visitors to Dharamsala from China, among them people who told him they had connections with senior Communist Party leaders.

"We don't know who is who ... everything is a state secret, so it is difficult to say," he said, but added that some officials in China now appeared to agree with intellectuals that a new approach to Tibet is needed.

"These are very, very encouraging signs," he said.

"No formal talks, but there are sort of signs among the Chinese officials or top leaders."

China has ruled Tibet since 1950, when Communist troops marched in and announced its "peaceful liberation".

The Dalai Lama, who fled to India in 1959 following a failed uprising, has accused China of "cultural genocide". Beijing considers him a separatist and does not trust his insistence that he only wants greater autonomy for his Himalayan homeland.

"FORCE HAS FAILED"

A spate of self-immolations in China in protest over its rule in Tibet has heightened tension in recent months.

As the number who have set themselves on fire topped 50 this week, Indian-based rights groups said there had been a massive security clampdown in Tibet and Tibetan areas of China, and in some instances protesters were beaten even as they were ablaze.

The Dalai Lama has refrained from calling for a halt to the self-immolations.

"I will not give encouragement to these acts, these drastic actions, but it is understandable and indeed very, very sad," he said. "N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y should investigate what are the real causes. They can easily blame me or some Tibetans but that won't help solve the problem."

In June, two of the Dalai Lama's envoys to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resigned over what they said was a deteriorating situation inside Tibet and Beijing's lack of a positive response to Tibetan proposals for genuine autonomy.

Asked if he thought that with a change of leadership ahead in China there was now a better prospect for resuming talks soon, the Dalai Lama said it was difficult to say and it could take six to 12 months after Xi becomes president before any shift becomes apparent.

In the early 1950s, the Dalai Lama knew Xi's father, Xi Zhongxun, one of the most liberal leader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ho was known to have had a less hardline approach to Tibet.

The Dalai Lama said he was sure China would, sooner or later, realize that "using force for 60 years completely failed" and its revolutionary leader Mao Zedong's idea that power came from the barrel of a gun was "outdated".

Earlier this year, the Dalai Lama said he had information suggesting Chinese women spies had been trained to attack him with a slow acting poison. Asked about his safety by Reuters on Wednesday, he said he knew of no more plots but that his security detail frequently encountered Tibetans who confessed to being paid by China to spy on him.

"Sometimes these agents are a good source of information, these Tibetans receive some sort of salary or something, and they tell us everything," he said.

Apparently in good health, the spiritual leader said he was looking forward to another 10, 15 or 20 years of life, and joked that China seemed more interested in who would be reincarnated as the next Dalai Lama after his death than he was himself.

(Editing by Robert Birsel)(Reuters) - There are encouraging signs that attitudes towards Tibet are shifting in China, the Dalai Lama said on Wednesday, adding that the exiled Tibetan leadership is ready for fresh talks on his homeland if there was a genuine change of heart in Beijing.

The spiritual leader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it was too early to tell if China's next president - who is almost certain to be Xi Jinping after a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later this year - would adopt a new stance that could break decades of deadlock over Tibet. But he was reassured by what he had heard.

"I can't say for definite, but according to many Chinese friends, they say the new, coming leadership seems more lenient," the Dalai Lama, 77, told Reuters in his audience room in the Indian Himalayan foothills town of Dharamsala.

"If their side ... for their own interest are thinking more realistically we are ready for full cooperation with them."

His comments were more upbeat than just a few weeks ago when he declared that resuming formal negotiations - frozen since 2010 - was futile unless China brought a more realistic attitude to the table and that it was useless trying to convince China that he was not seeking full independence for Tibet.

The Nobel peace laureate said there had been a stream of visitors to Dharamsala from China, among them people who told him they had connections with senior Communist Party leaders.

"We don't know who is who ... everything is a state secret, so it is difficult to say," he said, but added that some officials in China now appeared to agree with intellectuals that a new approach to Tibet is needed.

"These are very, very encouraging signs," he said.

"No formal talks, but there are sort of signs among the Chinese officials or top leaders."

China has ruled Tibet since 1950, when Communist troops marched in and announced its "peaceful liberation".

The Dalai Lama, who fled to India in 1959 following a failed uprising, has accused China of "cultural genocide". Beijing considers him a separatist and does not trust his insistence that he only wants greater autonomy for his Himalayan homeland.

"FORCE HAS FAILED"

A spate of self-immolations in China in protest over its rule in Tibet has heightened tension in recent months.

As the number who have set themselves on fire topped 50 this week, Indian-based rights groups said there had been a massive security clampdown in Tibet and Tibetan areas of China, and in some instances protesters were beaten even as they were ablaze.

The Dalai Lama has refrained from calling for a halt to the self-immolations.

"I will not give encouragement to these acts, these drastic actions, but it is understandable and indeed very, very sad," he said. "N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y should investigate what are the real causes. They can easily blame me or some Tibetans but that won't help solve the problem."

In June, two of the Dalai Lama's envoys to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resigned over what they said was a deteriorating situation inside Tibet and Beijing's lack of a positive response to Tibetan proposals for genuine autonomy.

Asked if he thought that with a change of leadership ahead in China there was now a better prospect for resuming talks soon, the Dalai Lama said it was difficult to say and it could take six to 12 months after Xi becomes president before any shift becomes apparent.

In the early 1950s, the Dalai Lama knew Xi's father, Xi Zhongxun, one of the most liberal leader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ho was known to have had a less hardline approach to Tibet.

The Dalai Lama said he was sure China would, sooner or later, realize that "using force for 60 years completely failed" and its revolutionary leader Mao Zedong's idea that power came from the barrel of a gun was "outdated".

Earlier this year, the Dalai Lama said he had information suggesting Chinese women spies had been trained to attack him with a slow acting poison. Asked about his safety by Reuters on Wednesday, he said he knew of no more plots but that his security detail frequently encountered Tibetans who confessed to being paid by China to spy on him.

"Sometimes these agents are a good source of information, these Tibetans receive some sort of salary or something, and they tell us everything," he said.

Apparently in good health, the spiritual leader said he was looking forward to another 10, 15 or 20 years of life, and joked that China seemed more interested in who would be reincarnated as the next Dalai Lama after his death than he was himself.

(Editing by Robert Birsel)

達賴:共產黨若務實 願再談判

(路透達蘭薩拉29日電)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今天表示,令人鼓舞的跡象顯示,中國大陸對西藏的態度已有轉變;他並說,大陸當局若真改變心意,西藏流亡政府願意重新談判。

達賴接受訪問時說,中國大陸下1位國家主席是否會採取新立場以突破西藏問題數十年來所形成的僵局,還言之過早,不過他所聽到的狀況令他感到安心。

現年77歲的達賴在他位於印度喜馬拉雅山麓的接見室告訴路透社記者:「我無法篤定地說,但許多漢族朋友告訴我,即將接班的新領導階層似乎比較寬大。」

他說:「如果他們那方面...為自身利益而有比較務實的想法,我們願意與他們充分合作。」

達賴這番談話較他僅數週前的態度樂觀,當時他宣稱,除非大陸方面採取比較務實的談判態度,否則恢復雙方正式談判徒勞無益;同時要勸使大陸方面相信他無意爭取西藏全面獨立,也不會有效果。

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說,陸續有一些大陸訪客前來達蘭薩拉,其中有些人對他自稱,與共產黨高層領導人有關。

達賴說,「我們不知道誰是誰...每件事情都是國家機密,所以難以談論」;但他又說,大陸有些官員如今似乎同意知識分子的看法,即處理西藏問題必須採取新作法。

他說:「這些是非常、非常令人鼓舞的跡象...現在雙方沒有正式談判,但大陸官員和最高領導人出現了一些正面跡象。」中央社(翻譯)


岛民的软实力

与居住在大陆上的人相比,世界上的岛民往往有着超人的爆发力,这也算是上帝对地域狭小、被四海所围的人群的一种补偿。

日本的鼓、新西兰的哈卡舞,都会给生长于大陆广袤土地上的人予强烈的震撼,觉得自己所属的文化就像蔓延无际的黄土一样,过于软弱无力。

有中国人会说,张艺谋在奥运开幕式里,不是也设置了2008面鼓---不对,张艺谋自己强调绝对不能用鼓,而要用一种“新鲜的、强烈的”东西,最终他选择了“缶”。于是2008名战士表演的击缶,以整齐划一的和谐感压抑了个新的张扬。

不多久,中国作协会员陈舰平就撰文揭露《击缶:张艺谋欺骗了世界》,指“开幕式上,2008人击打的乐器,张艺谋把它称之为「缶」,这是一种欺骗行为。这个方形的鼓类乐器,不过是鼓的改装版,与「缶」无关,这是张艺谋一惯的伪造民俗杜撰历史的作派,此前,《红高粱》与《大红灯笼高高挂》都有伪造的民俗,包括酿高粱酒时撒上一泡尿与用小木槌敲打脚底的做派。这次张氏做过头了,把他个人的那种杜撰作风,带到了国家典礼中,这真是开国际玩笑了!”

说白了,和往红高粱酒里撒尿一样,千人击缶,也是中国人的伪民俗。(张艺谋对鼓或缶的钟情,或许来源于日本文化,他承认自己在求学时期,对黑泽明情有独钟。)

还是看看真实的岛民带给世界的震撼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0W7YdKYPl0&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eGCsEQ15L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NmXNc95nc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7HL5wYqAbU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石原慎太郎:日本不可成为第二个西藏


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看看西藏吧,它现在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它想主办奥运会行吗?它已经没有自己的国家了,他们没有领袖,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他们所有的一切就是印度的达兰萨拉,他们把流亡政府设在那里,我可不希望日本落得第二西藏的命运。”

《回家网》:

Tokyo's popular four-term governor, who recently kicked up a storm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over the Senkaku islands, has said he doesn’t want Japan to end up as a “second Tibet.”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Wall Streets Journal, Shintaro Ishihara hinted that Japan could suffer the fate of Tibet, which was invaded and occupied by China’s forces more than six decades ago, if it didn’t step up to China’s new found assertiveness over territorial claims in the region.

“Think of Tibet — it’s now a dependent territory of China. If Tibet wanted to be an Olympic host could it even apply? They don’t have a country,” Ishihara said.

“They don’t have a leader. They’ve even lost their culture. All they have is Dharamshala, India, which is where they have set up their government in exile. I don’t want Japan to end up as a second Tibet.”

The governor had earlier proposed and even raised around ¥1.5 billion ($19 million), to buy the islands called Senkaku in Japanese and Diaoyu in Chinese from a private Japanese owner. The islands are controlled by Japan, but claimed by China and Taiwan as well.

While Ishihara plans to build a telecommunications base, a port, and a meteorological station on the islands, he suggested “if worst comes to worst, we would probably station Japanese Self Defense Forces there.”

SDF is Japan's version of the military, whose activities are constitutionally limited to defense.

Pro-China activists and Japanese nationalist groups have both made unauthorised landings on the islands in recent weeks, making the issue one of the most hotly debated diplomatic rows in the region.

China has said it will prevent the land from being purchased by anybody, while allowing thousands of its citizens to carry out anti-Japan protests over two consecutive weekends.

The usually intolerant Beijing government turned a blind eye to the protests even as demonstrations spread to more than 20 cities in China with protesters smashing Japan-made cars, vandalising Sushi restaurants and Japanese-owned businesses.

The protests took an ugly turn yesterday when an assailant in Beijing ripped the Japanese flag off of a car carrying the country’s ambassador to China, Uichiro Niwa.

The Japan embassy said it had "filed a strong protest with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Japanese Foreign Minister Koichiro Gemba said the incident was “deplorable” and called for an investigation. He said a national flag “is a symbol to the nation’s dignity that needs to respected.”

王力雄《天葬》节选:辛亥革命后的西藏独立


辛亥革命后的西藏独立

前面提到过,张荫棠在其整顿藏务的初始就强调:“惟整顿西藏,非收政权不可,欲收政权,非用兵力不可”。其时中国对西藏唯一的威慑只剩用兵。随着达赖喇嘛即将回归,藏人对中国统治的反抗越来越强烈。四面受敌的驻藏大臣联豫要求清政府向西藏增兵,以保证自己的──同时也是中国的──权力在西藏的有效性。1909年,清政府下令四川组织一支2000人的川军,在将军钟颖的率领下向拉萨进发。达赖喇嘛深惧中国军队进藏的威胁,下令西藏军队和民兵以武力阻止。从而又促使清廷命赵尔丰的军队为进藏川军增援护送,导致更多军队进入西藏。

这是一个互动升级的过程。不仅仅限于军事冲突,还造成双方心理的对抗,反过来再影响政治局势。将十三世达赖与联豫之间的冲突做一归纳,可以看到这种互动升级形成一个链条,一直导向双方最终决裂。十三世达赖到达拉萨时,川军还在路上,双方还没撕破脸皮,联豫率领下属出城迎接,达赖因为心中愤恨川军进藏,对联豫视若不见;联豫因此恼羞成怒,立刻寻衅报复,先是强说达赖私购俄国军火,带人闯进布达拉宫检查,没查到,又派人截下尚在途中的达赖行李,开箱搜查。结果军火没有搜到,达赖的物品却丢失了不少;试想达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随之的反措施是下令藏人罢差罢粮,断绝对驻藏大臣衙门的一切粮草和夫马供应,并禁止藏民与汉商贸易;联豫的回应则向北京报告达赖“阴蓄异谋,极宜防维”,请在进藏川军之外再增兵进藏;当中国军队一路击溃藏军而逼近拉萨时,达赖曾试图与联豫讲和,联豫却意气用事,不肯妥协;加上临时组建的川军多流氓之辈,军纪极差,途中受藏人阻击又心生恨意,进拉萨后即枪伤藏民,侮辱藏官;出于对中国完全失去信任,也出于对已成水火之势又拥有武力优势的驻藏大臣的恐惧,刚刚流亡五年,回拉萨仅数月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又一次出逃,再度踏上流亡之路。

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这一次出逃颇为奇特。他急奔而去所投靠的恰恰是造成他上一次流亡的敌人──英国。1910年2月21日,达赖逃进英国控制的锡金(随后进入印度)。当时他一定要住进英国人的房子、并在英国士兵的保护下才感觉安全[1]。正如荣赫鹏所惊叹:“世事之翻云覆雨,变化不测,宁有甚于此者?”[2]达赖做出这种选择,一方面因为刚从北方返回的他知道重返北方不会找到希望;另一方面,虽然英国人曾以大炮轰开了拉萨大门,但是与满清官员的腐败霸道相比,他们的礼貌、守信和慷慨给西藏人留下深刻印象,态度也随之发生转变。当然,这种选择还反映了十三世达赖喇嘛作为一个政治家的大胆和灵活。

以十三世达赖喇嘛的此次逃亡为起点,西藏上层社会改变了历史上一贯臣服北京的政治路线,开始了以争取西方支持为资源的近代“西藏独立”运动,一直延续到今天。

2013年:流亡藏人席卷全球的独立诉求

    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左)和副主席Dhondup Lhadar 在28日的记者会上

2013年将是流亡藏人追求独立的里程碑。12年6月底,首届藏人独立大会宣布将在2013年组建全球性的独立政党:西藏国民大会党。6月上旬,《第四次全印度支持西藏组织大会》也把2013年指定为“西藏独立年”,印度各地将开展多项声援西藏的活动。今天,8月28日,流亡藏人最大的独立组织西藏青年会宣布:2013年是国际西藏独立年。

西藏青年会主席次旺仁增( Tsewang Rigzin)表示以此纪念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在1913年2月13日发布西藏独立宣言一百周年。整年的活动将由在达兰萨拉召开的国际西藏独立大会拉开序幕,以恢复和加强西藏独立的信念和决心。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因清兵入侵于1910年至1912年流亡英属印度,清兵败退之后回到西藏,并于藏历水牛年正月初八发表了西藏独立宣言。

次旺仁增表示全球区域性的西藏独立大会将陆续举行,除七月份已经结束的欧洲区会议之外,10月27日至28日将在台湾举行亚太区会议,11月24日至25日举行南亚区会议,12月在纽约召开北美区会议。

藏青会目前正全球征求西藏独立徽章,获胜者除获得5万卢比外,其作品将成为西藏独立的象征用于全球各类活动中。

刚刚结束的藏青会第43次工作会议还决定进行不定期绝食,以支持境内藏人的自焚行动。9月3日在新德里的首批绝食者包括藏青会副主席Dhondup Lhadar、组织部长Penpa Tsering、文化部长Jigme (Sholpa)等。

次旺仁增呼吁在9月18日支持西藏的全球抗议日里,藏人及其支持者向联合国施压。9月24日是支持西藏运动的全球行动日,他希望全球的支持者向联合国、欧洲议会、各国领袖和议会发送电子邮件、传真和打电话,要求他们支持有关西藏的动议。







第55、56名藏人自焚

继8月13日发生的两起自焚之后(另有一起至今未能核实),8月27日在阿坝又发生两起自焚。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自从去年年底、委员会出具上一次报告以来,藏人的自焚现象更加频繁,地域范围扩大,自焚者的身份也不再只是僧侣。


---國際西藏郵報2012年8月27日達蘭薩拉報導/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早上8點半左右,兩名藏人在中國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阿壩縣,自焚抗議、要求中共政府結束在西藏的鎮壓政策。

週一上午,居住在尼泊爾的蔣揚法師向《國際西藏郵報(TPI)》提供消息時,並沒有告知相關太多的細節。

一名目前居住在尼泊爾、原籍阿壩的藏人男子,在與西藏境內一位藏人女士透過視訊通話後,透露這項阿壩藏人自焚的消息;蔣揚法師進一步表示說,「他告訴身邊的人們;今天上午,兩名藏人在西藏阿壩縣主要街道自焚。」但在當時,並未提供進一步的細節。

達蘭薩拉格德寺(格爾登寺)媒體聯絡員,洛桑益西法師和康亞次仁法師當天稍晚發表新聞稿,確認這樁自焚事件;藏東安多地區阿壩縣兩名男子,證實在自焚後死亡。二人自焚抗議中國的對藏政策,旨在破壞西藏獨特的民族、文化和宗教身份認同。

法師們向《國際西藏郵報(TPI)》提供訊息表示,18歲的洛桑格桑(Lobsang Kalsang),是阿壩格德寺(格爾登寺)僧人,另一名是還俗的17歲藏人旦曲(Dhamchoe),據目擊者稱,二人在引火自焚後成功地站了起來步行約20步,隨之倒地。

西藏境內消息來源指稱,警方到場撲滅他們身上的火之後,將他們送到阿壩縣醫院,之後再轉送到瑪爾康醫院。當天稍晚,便傳來二人傷重死亡的訊息。目前尚無法獲知,二人的遺體是否交還家屬處理。

最近幾個月來,更多的武裝中國軍警部隊部署在阿壩縣和周邊地區,當地是數椿自焚事件的現場。近年來,西藏境內已有近60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政府的鎮壓政策。但是,中共當局卻為自焚者貼上恐怖份子的標籤。

西藏政治領袖洛桑森格博士最近曾公開表示,數十名藏人自焚,都未能受到這個世界對突尼斯男子自焚引發阿拉伯之春同樣的關注,感到失望。

森格博士強烈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應對他人的困境付諸關注。「忽視我們或是不支持我們,等於向全球其他被邊緣化的族群,發送一項關於民主和非暴力是不值得投注精力的訊息。」他補充說。

加拿大第二单分尸案疑凶被捕:是华裔



加拿大华裔女子刘冠华被碎尸案疑凶蒋春齐(ChunQi Jiang音译)8月26日被捕,27日上午他在多伦多的一间地区法院首次出庭,被控以二级谋杀,下次开庭时间是在9月10日。加拿大警方将此案形容为一宗“与家庭问题有关的凶杀案”,平息了因连续两名华裔被杀害和分尸而引发种族歧视杀人的猜忌。

据加拿大新闻社报道,40岁的疑凶是刘冠华的前男友、是一名住在多伦多士嘉堡区的华裔建筑工人,2002年入境加拿大,与死者有4年的情侣关係,此前没有案底。警方在案发后重点摸查刘冠华的交友情况,并把蒋春齐锁定为目标人物。

加拿大《明报》引用刘冠华21岁的长子刘东皓的话说,刘冠华感情生活很复杂,除白人建筑师之外,还有其他男友。刘东皓现在关心的是警方何时会把他母亲的尸体还给他,也希望外婆能从福建来加拿大参加葬礼。

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

北京对海外华人继续收紧国门引来狂骂

本人在5月下旬发表《探亲签证新规拉大北京与海外华人的距离》一文,指北京要求已经加入外国籍的华人回国探亲时须由父母出具邀请函之举加大了海外华人的离心力。拙文以印度政府为例,指”印度早在1999年就推出了“印裔卡制度”,规定出生于印度的海外印度人可以免签证多次入境,2003年又给予在美国、英国、欧盟、加拿大、澳洲和新加坡的海外印度人“双重国民身份”。

5月份传出的政策仅是针对已经入籍的华人,一些长期居于海外,坚持固守中国国籍的华人不免窃喜,认为唐僧的紧箍咒念不到自己头上,中国护照使自己成为幸运儿。

且慢,8月28日,北京一项新政策出笼,把后者也一网打尽。据网易消息,明年7月持绿卡中国公民回国定居须使馆审批。

这一系列有关国门对海外华人收窄的消息,是否是中国政府未来左转的信号?



明年7月持绿卡中国公民回国定居须使馆审批


持有海外居留身份,回国定居还需要提供相关材料证明并进行申请?将于明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在拥有海外居留身份的中国人当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于近日开始执行的《申办中国签证须知》规定,海外华人持外国护照回国签证时必须出具由中国国内人士提供的邀请函,发邀请函者要说明自己的身份证号、与受邀请人的关系、受邀者的护照号码,或是提供详细的旅程计划、行程安排、保险及资金证明等。如果说这只是对已经改换国籍的华人“设限”,那么,即将于明年7月1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就将限制范围扩展到了持有海外居留身份(PR)的中国人身上。

这一新法规的第十三和第十四条规定,定居国外的中国公民要求回国定居的,应当在入境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外使馆、领馆或者外交部委托的其他驻外机构提出申请,也可以由本人或者经由国内亲属向拟定居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侨务部门提出申请。若定居国外的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内办理金融、教育、医疗、交通、电信、社会保险、财产登记等事务需要提供身份证明的,可以凭本人的护照证明其身份。

这也即意味着,即便只是拥有海外居留身份,以后回国定居将有可能需要办理重重手续。对于这个规定,Skykiwi的网友们也在论坛里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有网友认为,对于已经更换国籍的华人实施严格的入境申请和控制无可厚非,但如果将“打击面”扩大到拥有海外居留权的中国人,就有些“过了”。网友Gemdale就发言称:“拿PR的中国护照,拿PR的中国公民,在国外工作的中国公民,回家过年也需要申请吗?中国很多事情,不左就右。如果是外国国籍,拿了外国护照,那你针对外国公民,法律应该怎么规定怎么规定,中国公民没有意见。”

与此同时,这一条款具体如何执行,如何界定,也让大部分网友感到迷茫。网友BlueTeam就提出,尽管政策已经公布,但执行起来仍难度颇大,因为很多概念无法明确界定,“我个人觉得这项政策执行起来难度很大。第一,我们虽然拿新西兰的PR,但是护照是中国的,所以作为中国公民我们回国无需签证。第二,在目前来看出入境管理局还没有界定何为回国定居,那么既然他们无法界定我们何为回国定居, 那么也就更无从谈起他们所说的申请了。”


网易文章在backchina网站发表后,引来愤怒砖头如雨坠下:(http://news.backchina.com/comments-210001-gb2312.html)

自己人就往死里整,  呵呵

狗屁政府!

还有不少海外华人做梦想要双重国籍呢,傻吧。

这个政府真的要完蛋了!总爱干不得人心的屁事!

各位就长点记性吧:以后的什么爱国行为, 什么你妈保钓,奥运, 欢迎...还是省省吧! 热脸永远贴的是冷屁股!!!!!!!

我诅咒共产党下地狱

只要关闭国门,必走下坡路. 要不是父母,亲戚们还在国内,才不愿意回国呢.

发疯了!简直是发疯了!丧心病狂啊!

一党专制下的政府越来越 变态了

小眼中国人共产党政府以30年改革开放以来骗取了美金后,开始收手了--------关闭大门!骗子中国人的承诺50年不变都是骗人的鬼话,现在开始从旅居海外的中国人开始关门,,,小眼中国人的作风历来没有变,“义和团”心态及怕“和平演变”的病态心理一直没有变,这就是医学上称之为“被害妄想症”。全世界应该认清中国人欺骗人的本性,造假、坑蒙拐骗偷,无恶不作,中国将关起肮脏国度的大门,开始内斗,,,,再斗20-40年以后,穷的叮当响,再开启“开放大门”,,引进外资欺骗,,,所以CNN记者早就定义,中国人都是暴徒和坏蛋!

这也是国际接鬼吗?

唉!但愿这能让那些“热爱党国”(而不是祖国)的人想明白:你爱党国,党国爱你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维稳。

改革开放在走回头路!

这政府是一定要把自己整得没一个人支持?

外籍华人要求“双重国籍”,持绿卡的华人坚决反对。 现在轮到绿卡人被卡,外籍华人也同样幸灾乐祸。 中国人民就是不团结。

留言十分之多,真可谓洋洋洒洒,有意思的是,有人引用了我5月的文章《 探亲签证新规拉大北京与海外华人的距离》中的大段文字:
。。。。。。
对此,中国政府只回应说这是中国外交部在全球所做的统一变更,并没有解释新规定出台的背景和目的。有加拿大华人质疑此项规定是否出于国内的维稳需 要,这种猜测就更凸显了中国与印度在开放程度上的差异,中国现在还把部分海外华人作为不稳定因素加以提防,而早在2003年首届海外印度人大会时,印度当 时的总理瓦杰帕伊就说:“印度不仅需要你们的投资,还需要你们的思想。印度可以从你们在与世界接触过程中吸取的宽广智慧之中受益。”











中国新兴的北极战略


译自8月27日总部位于东京的《外交家》(the diplomat)杂志网络版,作者司徒凡(Hugh L. Stephens),原文标题是《破冰:中国新兴的北极战略》。(Breaking the Ice: China’s Emerging Arctic Strategy):

加拿大总理哈珀刚刚结束他第七次的北极年度之旅,和往年一样,哈珀关心的是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和国防安全这类议题。但不断缩小的冰冠给加拿大政府带来了新的挑战,特别是西北通道问题,这一传说中的欧洲通往中国现在具备了适航性。美国坚持西北通道是国际水域,而加拿大则坚称属于国内水道。

中国最近表示出对这一水域的兴趣使西北通道问题更加复杂,中国的雪龙号极地考察船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破冰船,72它离开青岛驶向东北,沿着俄罗斯海域航行17000海里。中国上一次对北极地区进行战略性试探是在1990年代。

中国的北极战略还体现在它正努力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北极理事会成立于1996年,目的是协调北极地区8个国家(加拿大,美国,俄罗斯,挪威,丹麦(格陵兰),芬兰,冰岛和瑞典)的可持续发展及其在北极圈内的领土问题。加拿大将在20132014年担任理事会主席国,将不得不面对中国的永久观察员申请。据报道,挪威反对中国的这一申请,自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中国与挪威的关系陷入紧张。中国已经和日本,韩国,意大利和欧盟一道成为特设观察员,但永久观察员的身份,将使中国有资格参加北极理事会的所有会议。

北极地区存在着领土争议,西北通道的国际地位问题也悬而未决。鉴于中国在南中国海岛屿基线问题上存在着广泛的争议,它过去和未来都会在北极争议中持谨慎立场,以免破坏其在南中国海的利益。但总的来说,中国在北极问题上的立场具有弹性,在坚持维护全球利益的前提下,允许非北极国家分享其资源。

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中国对北极地区的兴趣正在加强,无论是航路的开通和运输,获取资源,还是对冰雪融化所造成的环境变化,以及地区防卫及安全。这一点,无论是加拿大或美国,都应该注意。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执行长司徒凡(Hugh L. Stephens)有着35年在亚洲国家政府与企业的经验,他同时还是Trans-Pacific Connections负责人。

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重发何清涟旧贴:揭开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从今年1、2月间开始,关于“大外宣”的新闻不绝于缕。这条消息的最早报道者是1月13日香港的《南华早报》。该消息称,“中国中央政府准备耗资450亿元人民币,推动它的主要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以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此后,这条消息“出口转内销”,2 月3日由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以《中国全面启动国家公关,或耗资450亿元人民币》为题报道,并由《新华网》转载,此后又在《凤凰周刊》2009年第七期(总320期)上以封面文章出现,“外宣”这一“国家公关”顿时成为热门话题,其中人们最感兴趣的是这450亿资金的流向。华文媒体人多以为这些钱中有不少将用于购买海外华文媒体与网站,正在翘首以待。但这个话题刚掀起热浪,中宣部就下令各大媒体不得提及中央拨款450亿人民币加强海外宣传一事,令整个事件显得波谲云诡。

其实,这450亿新增拨款应该主要是用来加强早已自成体系的外宣系统,而且主要是用于中国谋划的“外宣媒体本土化”战略目标,海外华文媒体充其量捡到一些蛋糕渣而已。

“大外宣”的主题词:争夺话语权

2008年自奥运火炬传递开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如国际社会对西藏反抗的广泛同情,火炬传递中沿途遭遇的抗议等,非常直接地表达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状态的强烈抵制。但中国政府从中吸取到的教训,却不是赶紧改善中国的人权状态,而是认为“中国的声音和文化影响在国际上没有相应的地位”。这种错误的反思造成了荒谬的决策,认为只要花钱建立“国家公关”,将其提升到“一个系统性、战略性的层面”,将中国反人道的政治价值观包装好推向国际社会,就可以成功“夺取话语权,改善国家形像”。

“争夺话语权”成了中国政府“大外宣”国家公关战略的关键词。按照中国政府的构想,“大外宣”的第一步是以扩大中央媒体的海外业务为主,包括建立新媒体、增设办事处、吸纳外语人才等。这方面主要是依托中国已有的对外宣传体系,包括新华社、中新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央视卫星电视、《中国日报》等平面媒体、外文局所属刊物等几大对外窗口。其中新华社被认为是中国在海外最有影响的媒体。作为中国官方通讯社,其海外设立的分社已达186个,几乎遍布每一个国家。创立类似于半岛电视台的新闻频道,亦是新华社的近期目标。

这些媒体各自承担的功能如下:日报着重于报道、电台着眼于评论、电视的重头戏是表演,杂志(书籍)则从事解释。谈到杂志与书籍,则不能忽视中国外文局的作用。

“大外宣”体系中的精英机构:中国外文局

对于大外宣体系名单中列举的各家机构,公众不太熟悉的是中国外文局。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其由来:中国外文局的成立与中共宣布的建政日同时,即1949年10月1日,但当时的名称是“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中国外交界的有名人物乔冠华是其首任局长。外文局作为中共统一负责编译出版对外宣传书刊的机构,以编译出版领袖著作、政府文告、政策文件、基本国情介绍、中国文学作品的外文图书和期刊为主要任务。自成立以来,中国外文局累计用43种语言出版书刊近13亿册,发行到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业务范围涵盖翻译、采编、出版、印刷、发行、网络宣传(《中国网》即其官方网站)、舆情研究等领域。其出版物占中国出口总量的50%以上。其主力刊物是以各种文字出版的《北京周报》、《人民画报》、《今日中国》(原名为《中国建设》)、《人民中国》。参与外文局出版工作的人有中共文化界重量级人物茅盾、巴金、萧乾、刘尊棋、冯亦代、杨承芳、戴望舒、叶君健、丁聪、徐迟、陈依范、杨宪益等;还有被中共树为标杆性的“国际友人”爱泼斯坦、戴妮丝、沙博理、魏璐诗等外籍左派人士。其出版物是国家购买方式(即所有出版物均由国家不计成本出资购买,并发送到中国驻外大使馆,由其免费赠阅给当地政要及各界精英)。以《北京周报》为例,主要赠送给北美国家国会议员及当地各大图书馆。

何谓“外宣期刊本土化”?

必须指出的是,从2004年开始,中国外文局实施“外宣期刊本土化”的策略。当年10月,《今日中国》杂志社中东分社和拉美分社在开罗和墨西哥城成立,该杂志的阿拉伯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分别在当地出版发行。所谓“本土化”的目的就是通过聘请当地资深新闻从业者与政府官员出任中国海外杂志的顾问,参与杂志选题策划,并重金约请当地主流媒体的有影响人物为杂志撰稿,借他们的口为中国说话。这类经过巧妙包装的文章就经常被当地主流媒体引用,增强了宣传效果。目前,这本杂志仅在拉丁美洲,就筹划将出版秘鲁版、巴西葡萄牙文版。西班牙文版则形成“北墨南秘”的格局,巴西葡文版将填补中国没有葡萄牙文外宣刊物的空白。截至2007年,外文局已有24种期刊印刷版和27种期刊网络版,发行到世界182个国家和地区。

面向俄罗斯、韩国、越南、缅甸、老挝、泰国、蒙古及中亚五国等周边国家发行的杂志计有:《布达拉》(藏文)、《金桥》(韩文)、《大陆桥》(俄文)、《荷花》(越文)、《伙伴》(俄文)、《吉祥》(缅文)、《湄公河》(泰文)、《索伦嘎》(蒙文)、《占芭》(老挝文)、《友邦》(哈萨克文)等。

了解上述情况后,对今年世界媒体竞猜的450亿元外宣资金的流向就有了大致的答案。散布在世界各国那些惨淡经营、拼命向中共讨好的华文媒体为何只听到中共钱袋里的金钱在叮当作响,却无缘拿到真金白银,原因在于“大外宣”计划中,不属于中共“亲生儿女”的华文媒体本来就居于可有可无的微末地位。

中共的“外宣”真能改善国家形象?

从上述介绍可见,中国的对外宣传并非始自今年的所谓“大外宣”计划。而是从中共建政开始就一直戮力从事的政治大计。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更是重视“形象包装”,1980年中央成立对外宣传领导小组;上个世纪90年代,成立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总揽外宣事宜。
但中国的所谓“外宣”工作,一直处于自说自话的状态。尽管新华社海外用户已达1450多家,数量很可观,但连中共传媒学者李希光也不得不承认:“从当前看,中国的外宣产品几乎很难进入国际社会主流,特别是难以进入西方社会主流。例如,在海外酒店偶尔会看到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但很少能看到央视的英语频道。新华社的电讯稿很少直接在西方主流媒体上落地。即使采用,往往是负面采用。而西方媒体引用的新华社信息,在西方读者看来通常是给中国带来负面形象的信息。”这里我得提一句,央视的中文国际频道的观众少有西方人,主要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

希特勒对“宣传”功能曾有一段“经典解说”:“宣传的任务不在于正确与错误。我们不能客观地提供对我们不利的事实,而要把只有利于我们的事实反复强调,不遗余力地宣传。”戈培尔更是有句名言: “宣传只有一个目标:征服群众。所有一切为这个目标服务的手段都是好的。”说穿了,中国花巨资建构外宣体系,其目的无非是希望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按照中国官方塑造的“形象”,而不是中国的真实面目来认识中国。这一点对于中国来说其实非常困难。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评述说,中国的形象固然重要,但首要问题是媒体自身的形象。中国政府的新宣传计划要取得成功,必须给予媒体以自由,让它们自由地报道它们所想报道的东西,否则效果会大打折扣。如果媒体缺乏公信力,很难想象可以凭借它来改善国家形象。

—— 原载: 《看》双周刊2009年

重发何清涟旧贴:新华社的白日梦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发表 于 六月 24, 2011

最近,是中国政府对“大外宣”自我感觉最好的时候。这良好感觉多少有点事实支撑:那BBC不是终于因资金匮乏而结束了中文广播,VOA的中文广播能不能保住还在未定之天哪,只有咱们中国,在政府倾力支持下,正大把挥洒金雨,要占领西方国家正被迫退出的媒体市场呢。

中国这份踌躇满志的得意之情,通过两篇文章表现出来。一篇是新华社社长李从军6月2日用中英文双语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的文章“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 (Toward a New World Media Order);另一篇是6月23日《瞭望东方周刊》发表的“BBC中文广播消逝的台前幕后”。后者主要表达了一种幸灾乐祸之情,除显示出为文者心胸格局狭小之外,其余未足深论;前者却无异于通过《华尔街日报》向世界发布了一份中国大外宣雄心的宣言,一副欲执当今世界媒体帝国牛耳的暴发户之态跃然纸上。

且先看看“李从军”说了些什么——我在这里用引号将李的名字括起来,是基于以下事实:中国近几年学会用官员个人名义发表政治观点,放点风以窥测反应,以便惹出麻烦来之后有回旋余地。所以“李从军”写的文章不仅仅只是李从军的文章。理解这一点,是理解“李从军”文章包括其它同类文章如朱成虎言论的关键。

“李从军”要“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当然是认为现有秩序存在严重问题。“李从军”找到的问题是,“由于目前国际传播缺乏足够公平的 ‘定约’与博弈,现代信息流和国际舆论场的‘桥’正在发生某种断裂。”

找出国际传播的致命缺陷时,“李从军”仿佛忘记了以下事实,在国际社会中,中国恰好是当今世界上国家信用与制度信用最糟糕的国家。可资佐证的事实信手拈来,比如中国至今签署了22项与人权有关的国际公约,但几乎未遵守任何约定。比如最近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因涉嫌财务欺诈,百余家不是被停牌就是被列入禁买名单。至于“李从军”谈到的“现代信息流和国际舆论场的‘桥’正在发生某种断裂”,其原因不是西方社会控制媒体管制互联网(《华尔街日报》让李从军发表宣言就证明西方媒体的开放度),而是缘于中国控制媒体与互联网,这种控制才是阻断信息流的罪魁祸首。

“李从军”接下来表示,要“在传媒领域进行一次建设性的游戏规则变革”,他仿照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之数,也提出四项原则,即“更加公平、更多共赢、更大包容、更强责任”。这些话从字面上听起来似乎不错,但一考量作为“喉舌”的中国官媒与西方自由媒体的实质差异,就发现问题实在太多。

美国等西方传媒有两个基本禀性,一是与政治权力保持距离,保持媒体对政府的批评与监督职能。约瑟夫•普利策那句名言描绘了西方媒体从业者的社会职能:“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上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告。”二是求真,哪怕真实是丑恶的,也必须公之于世以示警醒,优秀的媒体记者往往以做“耙粪者”自豪。

这两点,恰好是中国官媒一力排斥的。中国官媒所具有的特点正好与西方相反。首先,中国的任何官方媒体从诞生之日开始,其生存价值就是做“党的喉舌”。官媒与政府的关系是接受政府监督,并视吹捧政府工作及政策为“弘扬主旋律”。其次,中国的媒体报道不求真,选择性与粉饰性极强。全世界只有中国“创造性”的将新闻分成“正面新闻”与“负面新闻”,只要有损于党与政府形象的,哪怕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情,也属于不能报道的“负面新闻”,一个记者如果报道负面新闻,轻则受警告处分,重则被踢出这个行业,甚至入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时,正好发生一件足证中国新闻传播业不同于世界的事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范红被请为改善东莞城市形象出谋划策,她出的第一个主意竟然是:要改善东莞城市形象,必须严防记者对该城市的抹黑。这次座谈会上就是她要求所有记者离场。(专家座谈范红请记者离场 称担心选择性报道抹黑)这位教授教的新闻学难道是“传播控制学”?

中国对外开放后,无论是价值观还是行事方式,都难与世界接轨。尤其是政府严厉控制媒体、迫使新闻媒体对权力奉献谄媚,说假话套话空话,更与世界新闻媒体基本准则扦格难入。中国的大外宣计划,只不过是炮制了一些更精巧的宣传品,但宣传品再精巧也只不过是宣传品,不会有多少受众。“李从军”们不仅不反思这正是中国政府的行为完全违背了普适价值,从而使中国的大外宣成为世界媒体帝国的异类,反而认为这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舆论秩序……直接影响国际传播的可持续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造成当今世界 一些矛盾和问题的因素”,仗着政府罔顾民生搜刮民财,腰包里有几个钱,就希望改变世界媒体帝国的游戏规则。

毛泽东当年曾说过“让新华社将地球管起来”的豪语,新华社始终被这个白日梦所激励。如今,新华社从规模上、人员上确实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通讯社,正利用可以大把烧钱的优势向世界铺天盖地地宣传。但宣传就是宣传,不依靠强权做后盾,新华社无法强迫世人接受谎言的灌输。可以预测,中国以新华社为主体的大外宣既改变不了世界媒体的游戏规则,也无法获得媒体应有的公信力。它对世界所做的“贡献”只是为一些失业的外国记者提供了新饭碗,为本国想移居外国的媒体从业者提供一个合法的机会。

首位与北京大外宣战略公开决裂的西方记者


2012822,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作家兼自由撰稿人马克布里(Mark Bourrie)告诉加拿大通讯社,4月份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主任张大成要他监视到访的达赖喇嘛,他立即辞去了这份工作。马克布里成为自北京2009年启动大外宣战略以来,从西方国家招募的记者中首位以公开的方式与新华社决裂的人。在822的《国家邮报》和23日出版的九月号《渥太华》杂志上,马克布里讲述了他在新华社工作的离奇故事:

故事开始于2009年国会山的圣诞晚会,当时我、妻子和孩子们与一家友善的中国人坐在一起,再过几个星期,他们就会结束在加拿大的四年任期回北京。杨士龙当时是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主任,他告诉我为了进入西方主流社会,新华社正准备聘请加拿大本地记者撰写政治及经济新闻,以满足快速增长的中国、西方和第三世界读者的阅读需求。

那时我刚结束在蒙特利尔协和大学两年的教学工作,重新做回自由撰稿人,但经济衰退使之前景黯淡,新华社工作的稳定前景对我颇有吸引力。几个月后,他们招聘全职的渥太华记者站英语负责人。但当我和朋友们提及此事,他们的第一反应总是你不会是去做间谍吧?

我当时想这种态度是否过时?加拿大的企业正加强与中国的联系,加拿大政府也在这样做。我为什么不能把加拿大的新闻告诉中国人呢?那里有着巨大的读者群,新华社的读者比全加拿大人口总数还要多。不过我当时还是心存疑虑,他们真是间谍吗?我是否会成为东方专制政体里的西方帮凶?在应聘前,我对新华社和它的报道做了调查,甚至还给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写信,但没有得到答复。我发现北京只负担新华社40%的费用,其余得靠向西方国家的华文媒体和第三世界的报纸出卖新闻,尤其是经济新闻来赚钱。当时它正雄心勃勃地要把其海外记者站数量翻倍到200家,还要雇请6000名海外记者。

新华社在加拿大规模不大,只有四、五人,两人在渥太华,一到两人在多伦多,一人在温哥华。我90%的工作属于正常与合法。第一次感到意外是在20106月,胡锦涛来多伦多参加20国峰会,张大成不仅要我确认抗议者的身份,还要了解他们呆在哪里。我抗议说“加拿大记者不会干这些”。派给我的任务很快被取消,我回去撰写加拿大银行和移民法的新闻。

后来我又接到了一些古怪的指令,如“加拿大如何对待邪教”。我参加过法轮功在国会的新闻发布会和活动,但所写的文章从未被新华社发表,我相信它们被直接寄往了北京。

2012428,达赖喇嘛在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我和妻子及孩子们刚刚听完达赖喇嘛在渥太华的公开演讲,就接到了张大成的电话,他要我记录达赖喇嘛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内容,并弄清他与哈珀私人会晤的情况。我询问文章是否会被公开发表,张的回答是新华社通常不会发布达赖喇嘛的消息,因为他试图把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

当天我给张大成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宣布中断与新华社的一切关系,并通知了国会新闻办公室。

新华社迅速用另一位渥太华的自由撰稿人取代了马克布里,目前加拿大国会新闻办公室还在等待双方前来陈述各自观点。

马克布里从滑铁卢大学历史系毕业,获卡尔顿大学新闻硕士和渥太华大学媒体历史博士及桂尔夫大学的研究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的公共政策及管理学位。他在2001年获加拿大国家杂志奖,2011年出版论述二次大战时期的加拿大新闻管制的畅销书《战争之雾》。曾为《环球邮报》,《多伦多星报》,《赫芬顿邮报》加拿大版以及《国家邮报》自由撰稿,1994年成为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成员。回忆在新华社工作的两年,马克布里强调“我给新华社写的东西,不会比写给加拿大媒体的多一个字”。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加拿大民意要求立即否决中国最大的海外能源收购案


23日公布的加拿大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有六成的加拿大人主张哈珀政府立即否决中海油收购案。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中海油在723宣布以15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最大的能源企业之一尼克森公司,如果获得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它将成为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收购案。

由加拿大太阳报集团委托阿巴库斯数据公司(Abacus Data)进行的民调发现几乎所有地区和政党色彩的加拿大人都对这一收购案持反对态度。在温哥华所在的卑诗省,反对声浪最大,63%的人反对,只有8%的人赞成。在哈珀的故乡产油大省阿尔伯塔,同意的人也只占19%。反对者也来自执政保守党内部,反对与赞成的比例是54%16%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民调结果公布的当天,强调联邦政府会仔细审核中海油收购案,不仅审查它是否会为加拿大带来纯利益,还要考虑收购案对加拿大长远政策的影响。《多伦多太阳报》评论说,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加拿大人希望哈珀明确地告诉中国,他们不可能大块地占有加拿大油砂。

流亡藏人议员: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

23日,正在印度海滨城市果阿等候正义火炬到来的流亡藏人议会议员卡玛益西(Karma Yeshi)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者,它目前威胁到印度的安全,因此印度要强力支持藏人的斗争,支持藏人回到西藏。”

火炬接力于24日到达果阿,卡玛益西说:“为了声援境内藏人姐妹兄弟勇敢无私的牺牲,西藏流亡议会在尊敬的达赖喇嘛的生日7月6日发起了正义火炬接力行动,至今,火炬已经传递到了印度十几个州的48个地区。”

卡玛益西说,在世界各地的声援签名运动也已经展开,历史性的火炬接力活动将在12月10日结束,那一天,将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新德里的联合国办公室递交请愿信和签名。他强调藏人要求立即由国际社会派出独立的调查组调查西藏的危机。

目前,火炬接力正在印度进行,卡玛益西呼吁各地的印度人踊跃参与。

卡玛益西说:“西藏的问题就是印度的问题,因为西藏是中国和印度的缓冲地带。中国在西藏大量装备武器和倾倒核废料,这也直接威胁到印度,因为包括雅鲁藏布江在内的很多河流都发源于西藏。”

卡玛益西小资料


Karma Yeshi né le 15 octobre 1965 à Gangtok au Sikkim est un travailleur social, journaliste, député et militant tibétain.

Il est né le 15 octobre 1965 à Gangtok au Sikkim.
Il a co-fondé le Parti démocratique national du Tibet en 1994.

Karma Yeshi est journaliste, rédacteur de Tibetan Rangzen, membre fondateur Association des journalistes tibétains en exil, rédacteur-en-chef et directeur de la radio Voice of Tibet.

Il a été vice-président du Congrès de la jeunesse tibétaine entre 1995-2001.
Il a été élu député du Parlement tibétain en exil en 2004, ‎ 2006 et 2011.
Depuis le 6 juillet 2012, il s'engage dans la campagne Flame of Truth qui a pour but de recueillir des signatures pour une pétition à l'attention de l'ONU concernant la situation au Tibet.

谁替代了马克布里在新华社的位置


2012年4月,马克布里不服从张大成派遣,辞去新华社记者一职后,张大成立即聘用了另外一位渥太华的自由撰稿人。此人是谁?是Christopher Guly,他25年前是温尼伯先驱报记者,后来给140多种媒体做过撰稿人,包括读者文摘,洛杉矶时报,环球邮报,国家邮报,麦克米兰杂志,加拿大广播公司,渥太华公民报和加拿大医学协会报等,他现在居住在渥太华,是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成员。

另外在默克尔访问渥太华期间,张大成还聘请了当地的两名自由摄影记者Blair Gable和David Kawai。

以下是两篇Christopher Guly以新华社记者之名发出的报道,第一篇是加拿大警方对林俊被分尸案的处理,第二篇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加拿大。


Police launch Canada-wide manhunt for suspect in grisly body-parts case
by Christopher Guly

OTTAWA, May 30 (Xinhua) -- Montreal police issued a Canada-wide warrant Wednesday for a 29-year-old man wanted in connection with a homicide in which the victim's body parts were shipped by mail to the headquarters of two of Canada's main political parties in downtown Ottawa.

Luka Rocco Magnotta, who, according to the website of a boyish-looking man with the same name (Luka-Magnotta.org) self-identifies as a "young gay twink" model and is known to be a porn star and stripper, is believed to have filmed the killing and dismemberment of the male victim whom police say Magnotta knew.
Police reportedly have video evidence of that grisly crime but it's unclear whether it's the same "1 Lunatic 1 Ice Pick" video posted online at BestGore.com. In it, a man dressed in black whose face is never revealed, uses an ice pick to repeatedly stab another man in the abdomen while the victim is restrained on a bed.

The murderer then decapitates and dismembers the victim, who appears to be of Asian descent, followed by grotesque and disturbing scenes of necrophilia, cannibalism and a small animal -- described by the Canadian-operated website as a black-and-white dog -- eating from the stump of the dead man's leg.

On Tuesday morning, a caretaker discovered a headless, limbless decomposing torso in a suitcase on a curb piled with garbage near a blue-collar Montreal apartment building where Magnotta was a tenant.

Shortly before noon that day, the governing 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 received a bloodstained package reportedly containing a severed human left foot. On Tuesday evening, police intercepted a package at a Canada Post Ottawa mail-sorting facility reportedly containing a severed human left hand and addressed to the Liberal Party of Canada.

Both packages were sent from a fake address in Montreal. Police also believe all of the body parts are from the same male victim -- although based on media reports, it's unclear as to whether he was white or an Asian man who was reported missing.

More of the victim's body parts could be in Canada's mail system, warned police, who have identified Magnotta as the prime suspect in this, Montreal's 11th homicide of 2012.

Although he has no criminal record, Magnotta was convicted on four counts of fraud in Ontario seven years ago and served 16 days in pre-trial custody, according to a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CBC) report Wednesday.

The man, who once lived in Toronto from where he is believed to have originated, has also been linked to killing kittens and posting videos of it on YouTube.
CBC also reported that police are investigating a possible connection between Magnotta and convicted Canadian killer, Karla Homolka, although he told a Canadian journalist in 2007 that he had never even met the woman who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two years earlier after spending 12 years behind bars following her manslaughter conviction in the murders of two Ontario teenage girls.

Magnotta, who reportedly changed his name from Eric Clinton Kirk Newman in 2006 and who also goes by several aliases including Vladimir Romanov, is 1.78 metres in height, weighs 61 kg, and has black hair and blue eyes, according to Montreal police.

Merkel offers support for Canada-EU free trade deal

2012-08-17

by Christopher Guly, Zhang Dacheng

OTTAWA, Aug. 16 (Xinhua) -- Canadian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received a boost Thursday from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for his country's bid to formalize a free trade pact with theEuropean Union (EU) and termed the relationship with Germany as one of "certain friends in an uncertain world."
Merkel, in Ottawa for her first visit to Canada since becoming Chancellor in 2005 and also the first such visit by a German Chancellor in a decade, said at a joint news conference with Harper that she favored a "speedy conclusion" to Canadian and European Commission negotiations for the proposed Comprehensive Economic and Trade Agreement between Canada and the 27-nation EU.

Free trade is "one of the best engines of growth," while protectionism is "one of the greatest dangers to growth," Merkel said.

Harper pointed out the trade deal with the EU which would be Canada's second-largest pact since the 1994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Mexico would give Canada access to over 500 million consumers, who comprise the world's largest market.

Finalizing the Canada-EU trade agreement in difficult economic times should inspire major developed countries "to move forward on a trade agenda," Harper said.

According to latest statistics by Eurostat, Canada, the second larg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in terms of area, is EU's 11th most important partner worldwide with a bilateral trade volume recorded at a total value of 46.8 billion euros (57.56 billion U.S. dollars) in 2010.

Both leaders also addressed the so-called "elephant in the room " of Canada's unwillingness to contribute to a 450 billion dollars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to bail out the euro zone.

Harper said that issue and Canada's quest for a trade pact with the EU are "unrelated matters" and that increased trade is " essential for growth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s."

Merkel said it would be a "great disservice" to not support Canada's trade agenda with Europe since it could help lessen the debt crisis plaguing the continent.
She also praised Canada's "tested and proven" economic approach to dealing with the recession, through both stimulus spending and government expenditure cuts, which could serve as a model for other countries.

Harper admitted that the debt and fiscal crises are very real in Europe, noting that "we can't lose sight of the necessity of continuing to focus on the creation of jobs and growth and a Canada-EU trade agreement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we can do in that regard."

"We have, as I've said before, complete confidence in our ability of our European friends that they have the means and the will to address their issues," he said. "We'll continue to pursue it to a successful conclusion."

Issues of intern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 particularly Syria, were on the agenda of their discussions, but none of them elaborated.

Harper and Merkel held bilateral talks Thursday morning in the Prime Minister's Parliament Hill office, which followed a three- hour meeting over a dinner of locally farmed elk at Harper's country retreat at Harrington Lake, Quebec, not far from the national capital, on Wednesday.

Merkel left Ottawa Thursday afternoon and traveled east to Halifax, where the onetime German environment minister visited a world-class aquatic research laboratory and witnessed the signing of a research partnership focused on ocean risks involving Canadian and German scientists, before departing for home.
Over 3 million Canadians trace their roots to Germany.



马克布里:我在新华社的奇怪日子


被张大成反指具有冷战思维的马克布里对情报工作抱有兴趣,他在桂尔夫大学研究的就是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


"I knew I had never written anything for Xinhua that I would not have filed to a Canadian newspaper."

我给新华社写的东西,不会比写给加拿大媒体的多一个字。----马克布里

译自817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政治新闻网站iPolitics《我在新华社的奇怪日子》。


为中国官方媒体写加拿大的政治新闻,真是一个令人不安到眼皮发颤的工作。九月号《渥太华》杂志登载的国会记者马克布里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实例。2009年,新华社决定加大对加拿大的报道力度,马克布里在那一年开始了与他们的合作。

马克布里写道:“那时我有两个采访工作,太阳报系列新闻负责人Kory Teneycke要我做左翼活动人士的调查报告,另一个就是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其负责人说不在乎哪个党在加拿大执政,‘我们只需要从渥太华发出好的、客观的新闻’。尽管新华社形象不好,但他们给出的条件不错。”

他被告知新华社会在国际上迅速扩大影响,包括与中国关系走向缓和的加拿大。在接受新华社的聘请时,他还是有些保留。“新华社属于中国政府,对热爱自由的人来说红旗意味着什么。但中国的一切不是属于政府就是属于军队,一切都是在北京的严密控制之下。”

他甚至和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联系以获得帮助,但没有人理睬他。

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主任给他下达的命令时常令他困惑,马克布里意识到新华社要做的是给中国政府收集情报,而不是做报道。

最终他选择了离开。他的故事反映了新闻自由与专制制度之间棘手的关系,哪怕这种关系在海外也不例外。

“我和加拿大国会新闻办公室负责人克里斯让兹(Chris Rands)谈过这些,他说办公室明白我与新华社之间的不愉快,他们会要求双方来解释各自的观点。”

但让兹强调马克布里在文章发表之前,不会这么做。

马克布里将在九月号《渥太华》杂志发表的文章片段:

                        前任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站长杨士龙

一切都是从2009年国会山圣诞晚会开始,当时我、妻子和孩子们与一家友善的中国家庭坐在一起,再过几个星期,这家人就会结束在加拿大的四年任期回北京。杨士龙当时是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主任,我们一起聊天。那时他们的记者都是中国人,但为了进入西方主流社会,新华社正准备聘请加拿大记者撰写本地的政治及经济新闻,以满足快速增长的中国、西方和第三世界读者的阅读需求。

那时我刚结束在蒙特利尔协和大学两年的教学工作重新做回自由撰稿人,由于经济衰退,给杂志社撰稿也没有什么油水,这项工作带来的稳定前景使之显得蛮有吸引力。

我向杨士龙说了我的想法,他随即给了我几篇自由撰稿的工作。

几个月后,新华社开始招聘全职的渥太华记者站英语部负责人一职。这个机会对我来说,好得不像是真的。当我和朋友们提到新华社,他们的第一反应总是你不会是去做间谍吧?

但我当时想这种态度是否过时了?加拿大的企业正在加强与中国的联系,加拿大政府也在这样做。我为什么不能把加拿大的政治新闻告诉中国人呢?那里有着巨大的读者群。新华社的读者比全加拿大报纸读者的总数还要多。不过,我当时还是持怀疑态度,他们真是间谍吗?我是否会被招募去扮演东方专制政体里的西方面孔?在接受新华社的职位之前,我对这家机构和它的文字做了一些基本的调查。

新华社属于中国政府,对热爱自由的人来说红旗意味着什么。但中国的一切不是属于政府就是属于军队,一切都是在北京的严密控制之下。我还发现,尽管它是中国最大的新闻机构(在全球有100多家分社,在国内有几十家分社),中国政府只负担其40%的费用,它只得靠向西方国家里的华文媒体和第三世界的报纸出卖新闻,尤其是经济新闻赚钱。

我考虑加盟新华社时,它正雄心勃勃地要把其海外记者站数量翻倍到200家,还要雇请6000名海外记者。随后两年,新华社开通24小时的新闻频道,并在纽约时代广场设置窗口。甚至苹果手机还有新华社新闻、卡通、金融信息和全天候的娱乐节目。新华社急欲扩张,我和其他数千名海外记者,将给它提供必要的内容。

此次之外,北京明白新华社在国内和海外的形象问题,我相信北京想用新华社来改变世人对中国的看法,增强中国的软实力。我知道新华社还没有洗脱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情报机构的
坏名声。


                        现任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站长张大成

2012年8月23日星期四

人物聚焦:不愿替北京监视达赖喇嘛的马克布里


马克布里(Mark Bourrie),加拿大获奖记者,畅销书作家,历史学家和渥太华卡尔顿大学讲师,他的畅销书包括2011年的《战争之雾》,描写加拿大著名系列杀手的1997年《精神错乱,大卫麦克克鲁格的故事》,1998年的《扯谎》和2005年的《午夜船舶》。

他同时也给报纸和杂志工作,如《多伦多生活》,《加国商业》,《环球邮报》,《多伦多星报》,《赫芬顿邮报》加拿大版以及《国家邮报》,近来他为《渥太华》杂志和《多伦多人》撰写政治博客。

1990年毕业于滑铁卢大学历史系,卡尔顿大学新闻系硕士,渥太华大学博士,博士研究方向是加拿大媒体历史,论文内容聚集二次大战时期的加拿大新闻管制,也即20117月由温哥华Douglas & McIntyr出版的畅销书《战争之雾》。其硕士论文谈的是加拿大禁止大麻运动中媒体的作用,2004年由Key Porter出版。此外,他还在桂尔夫大学获得公共政策及管理学位,研究方向是加拿大的安全情报机构。

在从事记者职业之前,他还曾在加拿大的偏远地区为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工作。1981年,他在安大略省北部地区做森林消防员。他还做过《汉密尔顿观众报》和《伦敦自由报》的暑期学生记者。在1979年进入《多伦多太阳报》做助理商业编辑和记者之前,他还曾是《环球邮报》的学生记者。

他有20多年自由撰稿的经验,1981年至1989年为《环球邮报》,19891999年和20092010年为《多伦多星报》,1994年至2005年为《法律时报》驻国会记者,他还为一家联合国赞助的新闻机构撰稿。1990年代末期开始,他开始著述和为杂志撰稿。

他在2001年获得社会事务类国家杂志奖((NMA),并在20022004年获得提名。2004年以一篇讲述大萧条时期一名无辜男人被处决故事的文章获得加拿大记者奖(CAJ)提名,这篇文章内容完全来自加拿大档案馆的收藏资料。1989年,他获得加拿大考古协会的公众写作奖。

1994年起,他成为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成员。


20128月,马克布里指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主任张大成要他利用国会记者团成员的身份,收集来访的达赖喇嘛的信息。

2009年,新华社请他撰写稿件,他一度征求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意见,但没有获得答复。

20124月,第六届世界国会议员西藏大会在渥太华召开,新华社没有计划发出报道,但却要求他收集信息。他指出这样一来, “我们像是找了个借口,冒充是记者,实际上行为却像是情报人员。”

20072009年,他在蒙特利尔的协和大学新闻系讲授报道、评论和媒体历史,他还是加拿大国防部的公共事务讲师,加拿大战争博物馆顾问,

法裔后代马克布里出生于多伦多,妻子是一名律师兼作家,马克布里喜欢收集化石,业余古生物学家,专门研究三叶虫。他们家族的Joseph Bourret曾担任蒙特利尔市长,也是第一位法裔银行家。

1936年,其祖父家的四位亲人在伊利湖遇难,使他对沉船抱有兴趣。

2012年8月22日星期三

陈全国要北京班禅与达赖喇嘛划清界限


以下这则新闻令人想起一些有趣的问题:如果北京班禅不与达赖喇嘛划清界限,如果北京班禅投奔达赖喇嘛,达兰萨拉会欢迎这位被他们视为“伪班禅”的人吗?北京班禅留在达兰萨拉,会是什么身份,普通僧侣呢还是继续做班禅?由陈全国这么一个地方诸侯来叮嘱班禅要与达赖喇嘛划清界限,是否会激怒北京班禅的自尊?




据中新社报道,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书记陈全国22日下午在拉萨会见了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陈全国希望班禅做爱国爱教的典范、做民族团结的典范、做维护祖国统一的典范、做博学多才的典范、做弘扬藏传佛教优良传统的典范。


另外多维新闻网指西藏书记呼吁班禅与达赖划清界限,文章说同为藏传佛教精神领袖的十一世班禅抵藏一个月间弘法调研,并于8月22日与中共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会晤。期间陈全国嘱其与达赖喇嘛划清界限,坚定抵制分裂破坏活动,自修精进,教化万民,而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也回应称将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做出贡献。

自7月起,班禅喇嘛先后到拉萨等地弘法并考察僧俗生活。8月19日班禅与西藏各教派50余名高僧大德和僧人代表座谈。西藏自治区统战部部长公保扎西说:“时至今日,少数人别有用心,处心积虑地歪曲藏传佛教教义,甚至在教义中掺杂‘藏独’思想和言论,企图扰 乱正常宗教秩序,把藏传佛教引向歧途,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宗教界高僧大德阐释教义教规就是正本清源之举。”而班禅瞩望高僧活佛们“继承和发展藏 传佛教爱国爱教的传统,掌握佛法的精髓,护国利民、持戒守法、和谐进步、利乐众生”,引导信徒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创建和谐社会等作出更多贡献。



加自由撰稿人指控新华社迫他监视达赖喇嘛


一名曾为新华社工作两年的加拿大自由撰稿人指控新华社驻加拿大记者站要他监视到访的达赖喇嘛,他为此辞去了工作。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立即否认了这一指控,并称这名记者的做法是冷战意识在作祟。

据加拿大通讯社22日报道,渥太华作家兼自由撰稿人马克布里(Mark Bourrie)在接受该社访问时表示在23日出版的《渥太华杂志》上他对新华社做出了这一指控。这一最新事态会使人们重新想起关于新华社是中国政府的情报机构还是一家合法媒体的争执。

马克布里指控在今年四月达赖喇嘛访问渥太华期间,新华社驻渥太华记者站负责人要求他在不发报道的情况下记录达赖喇嘛在记者会上的演讲,并弄清楚他与总理哈珀私人会面的细节。

22日,正随总理哈珀访问北极地区的新华社渥太华分社社长张大成否认了马克布里的指控。负责加拿大国会采访事宜的办公室将会在稍后分别听取马克布里和张大成的陈述。

再度被分尸:华人慨叹“加拿大已经成为华人生存的高危区”


21日被加拿大警方确认为分尸案受害人的中国移民刘光华,今日被多伦多中文媒体爆料曾经营色情服务。《加拿大明报》指刘月前接手经营“勿忘我”按摩院,有人投诉按摩院有按摩以外的服务,而一名自称光顾过该按摩院的人在网上留言,也说曾在刘的按摩院获得按摩以外的欢愉。不过加拿大广播公司引用“勿忘我”所在大楼管理处经理海伦(Helen Savo-Sardaro)的话说,按摩院十分专业,合法经营。

多伦多警方已从“勿忘我”隔壁的药房调看监控录像,试图从中查找凶嫌线索。最新爆出的消息说,刘光华正欲出售经营两个多月的按摩院,失踪当晚还计划见一位买主。上个星期,一位白人男子曾拿着寻人启事寻找刘光华,自称是她的男朋友。20日,警察在发现尸块地点的两个街区外发现了一只装满衣服的箱子,不过暂时无法确定是否属于死者。

刘光华的按摩院坐落在中国新移民聚集的士嘉堡区,这里凑巧是蒙特利尔分尸案凶嫌马格涅塔的出生地,警方强调此案是孤立的案子市民不必惊慌,但多伦多移民社区还是受到了震动,一些华人在当地华文网站论坛上留言,直叹“怎么又是华人”,有人甚至提出“加拿大已经成为华人生存的高危区”。

2012年加拿大和华人有关的分尸案


                被多伦多警方抓获的通缉犯黄凯国又名陈育(Yu Chen)




蒙特利尔5月份发生林俊被杀及分尸案之后,多伦多在8月21日又揭发华人妇女刘光华被杀及分尸案。两起案子的受害者都是移民中的弱势,一位是同性恋者,另一位是按摩女郎。另外,就在八月份,多伦多警方在检测酒驾时意外抓获了14年前在美国费城谋杀分尸,现居多伦多士嘉堡的35岁华裔通缉犯黄凯国。


8月21日多伦多加国无忧网站综合英文网站的最新报道,在密市和士嘉堡发现的女性残肢受害人已经确定,她是41岁华裔女子刘光华(Guang Hua Liu)。警方说,刘女士于8月10日从东区Kennedy Rd夹Huntingwood Dr地区失踪,次日有人向警方报告其失踪。据悉她住在Huntingwood Dr的一间镇屋,上班地点则在Eglinton夹Kennedy附近,她最后被见到是朋友驾车送她下班后回家。

警方在今天中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密市和士嘉堡分别发现的残肢均属于受害人。而刘光华有1名成年孩子在其身边,另外2名年幼的孩子则与其父亲住在一起。不过警方不愿透露刘的前夫目前身在何处。

据悉,刘女士在士嘉堡Eglinton夹Kennedy附近经营一家按摩院(Now Defunct Spa),并持有营业执照。但警方称,以前对受害人及这家按摩院均不熟悉。

警方表示,在密市祈德河中发现的残肢大概在水中有5到7天的时间。但目前为止,受害人的残肢仍然没有找完全。警方说他们目前没有犯罪嫌疑人。

受害人与儿子同住士嘉堡镇屋
刘女士的邻居Jenn表示,刘常用的英文名是Heather,所住的联排镇屋带有车库和花园;她的1名儿子以及1名租客与她同住。另1位名叫Lillian Lantz的邻居对多伦多星报记者说,这名租客住在地下室,而她与1名儿子则住在上层。刘也有1位名叫 Ken的男朋友,就是他向警方报告称刘女士失踪。而刘在按摩院的工作是美甲师。
 无忧资讯
多伦多警方曾经发过寻人启事
多伦多警方在上周二(14日)曾经发过寻人启事,呼吁公众帮助寻找1名失踪的华裔女子刘光华(译音:Guang Hua Liu),她从8月10下午不见踪迹,时间已经超过3天,警方担心其安全。

警方在启事中说,41岁的刘光华身高5英尺1寸,体重约108磅,眉毛很薄修剪过,长而直的红褐色/棕色头发”;她最后被人见到是在士嘉堡Kennedy Rd和Huntingwood Dr附近。

警方对受害人的家和工作点进行搜查
警官布莱德伍德(Pete Brandwood)周二晨间表示,在士嘉堡高尔夫球场附近发现人体残肢为1只胳膊、2只小腿和1只大腿,而且调查人员相信这些残肢与上周在密市河中发现的手、脚和头属于同一个人。
 info.51.ca 无忧资讯
今晨警方已经持搜查令(Search warrants)对刘女士位于Huntingwood 夹 Kennedy的住宅以及在Eglinton Ave夹Kennedy的按摩院,也就是刘女士的工作地点进行了搜查。但没有说明搜查的结果,仅称为了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警方会动用各种各样的调查手段。

而据CP24网站今天早些时候的报道,警方在士嘉堡发现女性人体残肢附近一家旅馆(Scarborough Inn;下图)1个房间进行搜查。该旅馆老板对记者说,警员曾经向他了解情况,问上周六是否有人在这里订了房间,而就在同日,警方在Kennedy Rd夹Sheppard Ave附近的小溪(West Highland Creek)发现人体残骸。该老板还说,警方在相关房间进行了搜查,但不知他们是否取得任何物证。

另外,皇家骑警获18日于温哥华北部地区一处树丛中发现尸骸,经检验后确认属于人体残肢。由于初步认为案件可疑,因此由综合凶案组(IHIT)接手。警方仍须确认死者的身分、死因还有死亡日期,亦未透露发现的为全尸或是部分遗骸。 ----希望这一起案件的受害者不是华裔。

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

洛桑森格:领导西藏运动是世界上最难做的工作

------桑盖在德里对记者说,他在竞选的时候一直认为他要去达兰萨拉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为西藏人做事。他从未料到他们会要他全靠自己,承担所有的政治责任,领导西藏运动。

      他说这是世界上最难做的一个工作。

引自BBC中文网8月20日《洛桑·桑盖:达赖喇嘛难以替代》


"Since I took over, the situation in Tibet became worse... and given the constraints on any freedom of speech, Tibetans have unfortunately resorted to self-immolation," he said, adding 40 of 49 protests had resulted in death.

"We have made several appeals to Tibetan people not to resort to drastic actions like self-immolation but it continues today. It brings sadness to Tibetan people and as Buddhists we pray for them."

He added that instead he was doing his "best to fulfil the Dalai Lama's vision to strengthen and sustain the non-violent, democratic system we have so we can carry forward the Tibetan movement for another 50 years if need be."

AFP  Tibet exiled 'PM' admits Dalai Lama's shoes hard to fill



现年77岁的达赖喇嘛移交政治权力试图减少自己巨大的影响,以确保他身后西藏运动仍然能够保持势头



BBC中文网原文: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周一(20日)说,当达赖喇嘛去年将自藏流亡运动前途的责任交给他的时候,他完全感到意外。

去年3月在西藏流亡政府选举前不久,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宣布退出政治责任,加强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的职责。在哈佛大学受过教育的桑盖当选为流亡政府总理。

达赖喇嘛的决定令许多西藏人感到震惊,他们将达赖喇嘛看作反抗中国压迫奋斗的领袖。但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达赖喇嘛说,他希望在流亡藏人社区内实现更多的民主。

今年44岁的桑盖从未去过西藏,他现在在印度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山城达兰萨拉。自从1959年西藏人反抗失败后,他们追随达赖喇嘛逃亡到那里。

桑盖在德里对记者说,他在竞选的时候一直认为他要去达兰萨拉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为西藏人做事。他从未料到他们会要他全靠自己,承担所有的政治责任,领导西藏运动。

他说这是世界上最难做的一个工作。自从2011年8月担任流亡总理以来,他经历了许多主要的挑战,诸如在中国的藏区发生的几十起自焚抗议事件。

桑盖再次呼吁中国的藏人不要自焚,但是他说这些自焚抗议反映了中国政府的政策。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相比达赖喇嘛在发挥相对低调的职能。现年77岁的达赖喇嘛移交政治权力,试图减少自己巨大的影响,以确保他身后西藏运动仍然能够保持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