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

两毛钱激起的全国风暴





2013年,两个拉美大国曾因地铁票涨价闹出风波,6月份巴西宣布地铁票价上调两毛,引发民众骚乱,从里约热内卢到圣保罗,从街头游行到占领市政府,最终发展成全国运动。12月,墨西哥城宣布地铁票从3比索涨价到5比索,也激起全城抗议,我在2014年1月在墨西哥城住了一个月,还经常遇见抗议者占领地铁站,在入站口开闸放人,让民众免票进站。

在巴西因两毛钱激起的全国风暴过去一年半之后,在东半球的北京,2014年12月28日起,地铁票也将由过去的全程2元上涨到起步价3元,且分程分段计价,最高单程票价9元。尽管涨幅远超墨西哥城和圣保罗,但几乎毫无悬念的是,在高压严管的北京,地铁票涨价不会酿成抗议风暴,北京的穷人将以牢骚为情绪的发泄口,外来的北漂族在掂量自己的钱袋子之后,会做出继续漂在北京或是卷铺盖走人的决定。

巴西的两毛钱风暴又被称为热带之春或巴西之秋,导演Tiago Tambelli拍摄了当时火爆的街头运动实况,制作成一部名为《两毛钱》的纪录片在国际上流传。


2013年6月1日,巴西圣保罗市长费尔南多·哈达德宣布将公共交通的价格从3.00巴西雷亚尔提高到3.20巴西雷亚尔。

6月6日,第一个大型抗议运动在保利斯塔大街爆发,随后抗议人数迅速增加,6月13日,媒体称“失去控制”,警察开始使用橡皮子弹对付抗议者。包括国际特赦组织等机构批评警察暴力镇压抗议者。

6月17日,抗议蔓延到巴西各城市,百万抗议者走上街头。虽然此时抗议运动基本和平,但还是遭到防暴警察镇压,3名抗议者被打死,10人住院,部分抗议者被拘留。澳大利亚、爱尔兰、意大利、德国、西班牙、葡萄牙、英国、墨西哥和美国等国的巴西人社区也爆发了抗议运动。

6月19日,抗议活动继续,几个巴西城市的市长宣布降低公共汽车票价或取消先前宣布增加票价的行政命令,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发生大规模抗议运动。

6月18日,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将抗议运动定性为“合法的”,她说:“巴西今天醒来后变得更强大了……很高兴看到那么多人走到大街上,他们中有成年人,也有老人和孩子。当巴西民众举着国旗,唱着国歌,自豪地说‘我是巴西人’,这一幕让我感动。巴西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们欢迎意见的自由表达,巴西一定成为一个更加美好的国家。

抗议运动中的民意调查显示:55%的人认为,罗塞夫的表现“好”,32%的人认为“一般”。

洛桑森格:随时准备会晤北京代表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表示:由于北京方面的疑虑和缺少积极的回应,自2010年以来,达赖喇嘛代表与北京政府之间的谈判陷于僵局。藏人领袖的立场是鲜明的,那就是愿意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和中国政府代表会晤。

在24日于蒙特利尔参加加拿大西藏委员会为他组织的演讲会上,当被问及与北京会谈的前景时,洛桑森格做了如上回答。

在同一场合,洛桑森格还重申“中间道路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寻求真正的自治,走中间道路是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立场”。

洛桑森格在哈利法克斯参加国际安全论坛时,还看望了在那里的13名藏人。随后在蒙特利尔和渥太华,他都与当地的藏人交谈,对加拿大正在实施的千名藏人安置计划帮助来自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的藏人顺利适应移民生活感到高兴,他鼓励藏人刻苦工作,努力学习,因为只有拿到学位,才会有更好的工作前景、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生活。

2014年11月29日星期六

中国四侠客和墨西哥四月亮



无独有偶,2013年,43岁的中国名导演贾樟柯用四组独立小故事组成了电影《天注定》,同一年,31岁的墨西哥名导演塞尔吉奥·托瓦尔·贝拉赫迪(Sergio Tovar Velarde)也用四组不相干的小故事组成了电影《四月亮》(Cuatro Lunas)。手法相同但表达的内容迥异,贾樟柯彰显的是中国千年专制中人们喜闻乐见的侠客暴力,塞尔吉奥则渲染了拉丁浪漫情怀中不同年龄段中的同性爱情。

两位名导都用名演员来增添影片的份量。贾樟柯请姜武、王宝强和赵涛等来表达深藏于中国社会底层的仇恨与暴力,塞尔吉奥广揽西班牙和墨西哥帅哥级演员,如Antonio Velázquez、Alejandro de la Madrid、Cesar Ramos、Gustavo Egelhaaf 和 Alejandro Belmonte 等,演绎从情窦初开的初中生到白发苍苍的老教授等的同性恋爱。

《天注定》取材现实,嗜血无情:2001年山西榆次枪杀14人的胡文海案、2012年重庆射杀10人劫财百万的周克华案、2009年湖北恩施服务员刺杀官员的邓玉娇案、以及近年频发的富士康员工跳楼案。

《四月亮》也取材现实,却理性温情:初中生单恋遭曝光案、男大学生相恋、同居十多年的中年伴侣分手案、老教授买春案。

用俗气冒烟的中国食物来比喻的话,《天注定》和《四月亮》各有四个独立故事分别以各自的逻辑展开,如各自独立成片,则如四根金灿灿的油条,如技巧地混合在一起,就是一根诱人的大麻花了。现在世人看到的是,这两根麻花十分不寻常,它们危机四伏高潮迭起,或是血淋淋复仇,或是酣畅淋漓地相爱,结果《天注定》获得第66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剧本奖,《四月亮》因后期制作的耽搁,于2014年11月才问世,当月即获蒙特利尔同性恋电影节观众最喜爱电影奖,在欧美也好评如潮,这不但是因为它的选题,也在于它的导演,塞尔吉奥才30出头,其影片已在墨西哥和国际电影节上获得27次提名和11次获奖。





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

许泰丰:《轻轻摇晃》的中国人

许泰丰八岁随家人到英国成为难民
39岁英国华裔导演许泰丰(Hong Khaou)的首部剧情片《轻轻摇晃》(Lilting)今年初面世之后,反响超出预期,他曾担心影片可能会无人问津,不料好评如潮,影片在首映地2014美国圣丹斯电影节获最佳摄影奖,还获得评委会大奖提名。

这部仅投资12万英镑的小制作电影,面向的也是小众市场。它是一部特定人群的家庭伦理片,用特别手法讲述同性恋家庭伦理。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已经去世的华人男青年凯在人们的幻觉中降临人世,重新置身于两位爱他的人中间:母亲君和男友理查。前者由出生于上海的港星郑佩佩饰演,作为香港50年前最早的武侠女星,郑佩佩于2000年参演了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后者由英国舞台及电影双栖明星本·威萧(Ben Whishaw)饰演,以饰演莎翁名剧《王子复仇记》中哈姆雷特出名的本·威萧,2012年曾在第23部007电影中扮演过角色,作为一个低调的同性恋者,本·威萧不愿意张扬自己的私生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男友不是如《轻轻摇晃》中的亚裔,而是澳大利亚作曲家Mark Bradshaw。

母亲对同性恋儿子与情人关系的认可问题,不同族裔的导演做过完全不同的演绎。在魁北克电影神童刀郎2013年拍摄的第四部电影《汤姆在农场》( Tom at the Farm)里,去蒙特利尔郊外农场探访死去男友母亲的汤姆,在天主教气氛浓郁的乡间,不得不为已故男友编造一位叫莎拉的女恋人,并把自己的悲伤以莫须有的莎拉口信的方式讲述给老人家,在旁监视的男友哥哥为了维护家庭荣誉,还时刻威胁甚至殴打汤姆,警告他要收敛自己的感情。

许泰丰的华人故事有着另一种残酷。被送进养老院的君只是不停地唠叨儿子为何如此无情,把她送进这么一个鬼地方,凯曾解释自己住的地方不够大,因为要和另一位男子分租房子,于是君便把怨恨转向了理查,是他分开了母子俩。所以当儿子去世后,理查来到面前时,君不是想探究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而是依旧抱怨儿子“像关宠物一样把母亲囚困在这鬼地方”。直到理查通过翻译范小姐表白与她儿子是一对同性恋人,君也无动于衷。要知道,中国人作为一个世俗人群,遵从的是苟活法则,即使心有怒火,也表现的文火慢熬,阴阴地消耗对方,中国人绝不会像笃信伊斯兰教义的阿拉伯人那样暴跳如雷,以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态势,让异己瞬间遁形。(2013年的一篇博文就有一例:双重越界  http://wanyizhong.blogspot.ca/2013/11/blog-post_30.html)

君是一位十分传神的大陆北方妇女,对儿子有很强的控制欲,缺乏素养为人刻薄,这在她与养老院里一白人老头的交往中可见一斑,她请每日给她送花的老头畅所欲言说说她的不足之处(如同毛泽东的百花齐放一样引蛇出洞),老头告知她因吃蒜头嘴里有蒜味,君立马反唇相讥,说老头浑身充满尿味,毫不客气让他立即去洗澡,并从此断绝了往来。见老太太的未来又没了着落,替男友尽孝负担其养老费用的理查发了火,问君知不知道每月是谁付她的养老费用,君干脆来了个装聋作哑不予回答。许泰丰还在影片中加入了中国人的仇日因素,君因为养老院里的白人常把她误以为是日本人感到愤然,说这些人真蠢,日本人和中国人也分不清,日本人哪有中国人长得好看,你看我的双眼皮,日本人有吗?

许泰丰以舞曲风格的怀旧老歌《夜来香》开片,片中多次安排君慢舞的画面,并配以君寓意深远的话:我一直在动,只是不知道动向哪里,未来在何方?

轻轻摇晃,迷失方向。这八个字就是中国人命运的缩写。







2014年11月27日星期四

加拿大为乌克兰军队提供后勤保障

加拿大国防部长Rob Nicholson26日宣布,加拿大将从剩余的军需储备中拿出数以吨计的夹克、靴子和手套等价值超过2200万加元的冬季装备,27日装上C17运输机运往乌克兰,以满足在乌克兰东部地区与亲俄分离主义武装作战的3万名乌克兰政府军的需要。

这些装备包括生产于1990年代末的绿色军服,但不包括白色的冬季伪装服,另外加拿大还将提供价值1100万加元的通讯设备、护目镜和夜视镜,2015年开始还有价值500万元的非紧急援助,包括通过海路向乌克兰提供一所野战医院、战术无线电、夜视镜和排雷设备。

但国防部就没有确认是否会向乌克兰提供包括坦克和装甲车在内的重型军事设备,在今年八月,加拿大已经从安大略省的Trenton军事基地向乌克兰军队运送了头盔、战斗护目镜、防弹背心、急救包、帐篷和睡袋

自今年4月乌克兰政府发动反恐行动以来,亲俄分离主义武装占据的乌克兰东部地区已经有4300人死亡。 

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周永康亲戚在加拿大特权生活被曝光



1125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曝光了周永康一位亲戚的最新状况。21岁的约翰-贾(John Jia)是周永康妻子贾晓烨妹妹贾晓霞的儿子,十多年前和母亲一起移民加拿大,今年117日去上海参加一场“世纪婚礼”后被中国政府禁止出境。记者通过国际交友网站“脸书”和“即时”(Instagram)发现了他的蛛丝马迹,并通过访问他在加拿大的朋友,还原了一位中国特权者在海外的奢华生活。

今年初约翰-贾回上海,原来只准备待几个星期,他1月在脸书上告诉朋友“因涉及位高权重的叔叔,上了禁飞和禁止离境”的名单,他无法离开中国。10个月过去,中国政府对此事保持沉默,加拿大外交部也说没有收到任何领事援助的请求。

从即时社交网站的照片可以看出,约翰贾参加嘻哈音乐会,看冰球,去哥斯达黎加打高尔夫度假。同班同学认为即使和石油城卡尔加里的富家子弟比,他也富得扎眼。读高中时他就住在自己名下的独立屋里,高中毕业,贾晓霞送给他一款雪佛兰科迈罗跑车,并配以个性化车牌。大学商科还没毕业,他就进了母亲的中石油系统,一份监管文件显示,他在中石油下属公司的卡尔加里分公司任职企业发展部副经理。

在朋友眼中,约翰贾善于交际、为人慷慨,花钱为朋友办生日晚会。一位西人中学同学觉得“他有些传奇,看演出上后台,开名车经常旅行,过着十分富裕的生活“。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今年8月份试图联系约翰贾,但没有得到回覆,随后他的社交网站账户被注销。不过约翰贾在1月从中国留言说,亲戚帮他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找到了工作,并称自己“人生第一次彻底失落”。


斯诺登揭秘片获蒙特利尔纪录片大奖

美国女导演 Laura Poitras 拍摄的114分钟纪录片《Citizenfour》获11月23日结束的2014年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观众大奖。

具体奖项如下:

Le grand prix de la compétition nationale a été remis à SOL de Marie-Helene Cousineau et Susan Avingaq (mention spéciale au film La Marche à suivre de Jean-François Caissy )

Prix meilleur espoir Québec/Canada, remis au meilleur premier film de la compétition nationale longs métrages: Everything will be de Julia Kwan (mention spéciale à Juanicas de Karina Garcia Casanova)

Prix Magnus-Isacsson, attribué à un réalisateur canadien émergent, pour une œuvre témoignant d’une conscience sociale: The Secret Trial 5 de Amar Wala (mention spéciale à De prisons en prisons de Steve Patry)

Prix montage: Letters to Max de Eric Beaudelaire

Prix image: Les tourmentes de Pierre-Yves Vandeweerd

Grand prix de la compétition internationale: Once upon a time de Kazim Ôz (mention spéciale à Examen d’État de Dieudo Hamadi)

Prix du public: CitizenFour de Laura Poitras

Prix du meilleur court métrage international: Atlantis de Ben Russell

Prix du meilleur moyen métrage international: Metaphor or Sadness Inside Out de Catarina Vasconcelos

Prix des étudiants: L’œuvre des jours de Bruno Baillargeon (mention spéciale à Juanicas de Karina Garcia Casanova – lire notre critique du film)

Prix des détenues: Examen d’État de Dieudo Hamadi

洛桑森格指中金国际破坏西藏资源及文化


25日,到访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对加拿大加强在中国投资可能破坏西藏佛教文化的前景表示担忧,一些加拿大公司可能卷入对西藏造成负面影响的项目,洛桑森格特别提及在西藏圣山采矿的加拿大公司,他提醒“这些企业必须有原则,要确保藏人的利益”。
 
洛桑森格说“任何国家都有权决定自己与中国的经济往来,但西藏人希望这种关系具有积极意义,投资西藏的外国公司应该关心西藏的文化和环境,在经济上也要惠及当地的藏人”。加拿大外交部没有回应洛桑森格的讲话。

尽管洛桑森格没有点具体企业的名,但一般认为他指的是总部设在温哥华的中金国际,这家企业原属中国国务院国资委,2011年香港上市后更名为中国黄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中国黄金2007年在西藏君王松赞干布的故乡甲玛开设“西藏甲玛铜金多金属矿”,2013年产铜2832万磅,当年329日发生严重矿难,83名工人被埋。

20143月,中金国际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该公司网站公布到2016年甲玛矿年产量预计可达1亿76百万磅。温哥华一家商业机构《Business in Vancouver 》把中金国际评为当地2007-2011年按收入百分比增长最快的企业。

这家对破坏西藏文化及自然资源的企业被邀请参加了今年11月在温哥华、渥太华和多伦多等地举办的“加拿大-中国西藏文化周”活动,这次活动由中国官方主办,引起流亡藏人的广泛抗议。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就表示,外国投资对前往西藏一直保持极为谨慎的态度。资料显示,在201012月,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世界最大铝业公司力拓加铝在考虑与中国铝业合作采矿时,就以政治上过于敏感为由回避了西藏地区。

为阻止中金国际对西藏资源及文化的进一步破坏,海外藏人发起了网络行动,以争取国际声援。网址是:http://stopminingtibet.com/take-action/

2014年11月25日星期二

洛桑森格对习近平表示失望



正在加拿大访问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表示,习近平执掌中国政权正逢藏人自焚频发,但他对西藏继续奉行强硬政策,西藏的情况没有好转。洛桑森格认为习近平的父亲是自由主义者,了解西藏问题,与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关系良好,未来会揭晓习近平是否像他的父亲,但到目前为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24日下午,洛桑森格在出席加拿大西藏委员会为他举办的《西藏面临的挑战和机遇》的主题演讲中强调,在中国占领下藏人饱受政治压迫、社会歧视、文化同化和环境破坏之苦,监控摄像头充斥拉萨街头,藏人喊一句口号都可能被逮捕和遭受折磨,甚至失踪。目前西藏有700名被确认身份的政治犯,实际人数可达成千上万。自2009年以来,已有超过132名藏人以自焚来表达他们的沮丧、绝望以及他们坚定的反抗意志。

不过洛桑森格就强调,出于现实主义考虑,藏人放弃独立诉求,走中间道路,争取真正的民族自治,但在多年谈判之后,态度强硬的北京还是拒绝藏人这一符合中国宪法的主张。

洛桑森格在21日哈利法克斯第六届国际安全论坛发表演讲时,形容香港的一国两制与1951523日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胁迫下签署的17条性质相同。他认为尽管中国对西藏实行高压政策,境内外第三代藏人为保护西藏宗教、文化和语言而斗争的决心非常坚定,他们出生在中国体制下,但对西藏的热爱超乎一切。

最后的游戏


23日晚,第27届蒙特利尔同性恋电影节放映了古巴与西班牙合拍的电影《最后的游戏》(La Partida),这部由古巴两名18岁青年Milton García、Reinier Díaz 和古巴著名男演员Luís Alberto García 主演的足球少年爱情故事片叫座又叫好。在古巴,同性恋者不久前还是革命的天敌,被共产党视为美国人的天然同盟者,难以想象《最后的游戏》这样的影片能登上官方哈瓦那电影节的大雅之堂,那时,古巴独裁者与同性恋者玩的是猫抓老鼠的嗜血游戏。

从1961年到2011年,执掌共产党和政府长达半世纪的古巴独裁者菲德尔-卡斯特罗一直视美国为头号敌人,开动党政军机器反美抗美,然而时空距离会使美国形象模糊,为了增强古巴人民对敌人的切身痛恨,卡斯特罗瞄准了同性恋者,他把他们妖魔化成美国间谍,同性恋于是成为美国的化身。在古巴孤岛上,卡斯特罗玩起了一场最后的游戏,一场迫害同性恋者的猫鼠游戏,时间长达半世纪。

革命前的古巴是美国人后院,一些大城市曾有同性恋酒吧,当时男妓昌盛,客人主要是美国游客和军人,那时古巴法律严格禁止同性恋,一旦被发现将被社会遗弃(To be a maricón was to be a social outcast)。古巴革命驱赶了资本主义,也消灭了男妓兴盛的动力,取而代之的是古巴社会强烈的恐同情绪,同性恋者大量逃亡迈阿密,从1959到1980年,被曝光的同性恋者被限制就业,甚至被关押进劳改营。一些同性恋者参加反政府活动,引发更强烈的镇压,同性恋者出没的酒吧和哈瓦那Rampa海边被视为反政府活动场所,同性恋人群被视为革命的敌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反同性恋政策得到其苏联盟友的支持,菲德尔指同性恋是美国间谍,同性恋者绝不会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大力提倡农村生活,因为农村没有同性恋。

1980年代,古巴的同性恋政策开始有所松动,文化部指同性恋是人类性行为的一种变体,针对同性恋的偏见是不可接受的。1986年,确认同性恋只是一种性取向,应该教育那些反同性恋者。1988年,政府废除了1938年公共场所禁止法律,下令警察不得骚扰同性恋者。1988年,菲德尔在接受电视访问时批评了对同性恋的僵硬态度。1980年代末,开始出现同性恋题材的文学作品。

1990年代,古巴的同性恋政策加速自由化。1993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反对所有歧视同性恋的政策,认为同性恋是应该受到尊重的自然倾向。同年派工作组上山下乡,宣扬恐同是偏见。1993年,古巴政府解除了同性恋者不得服兵役的禁令。1994年,古巴导演 Tomás Gutiérrez Alea 与西班牙和墨西哥合拍的同性恋电影《草莓巧克力》(Strawberry and Chocolate)公映,该片批评了卡斯特罗时期对同性恋者的迫害,获得该年度柏林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1995年,甚至有两支来自美国的同性恋队伍参加了古巴同性恋游行。1997年,卡斯特罗的同性恋政策出现反复,成立3年的同性恋协会被关闭,成员遭到逮捕。同年,数百名同性恋者在酒吧被警察殴打和抓捕,同性恋活动转为低调。原因是Tomás Gutiérrez Alea 的新片《Guantanamera》激怒了菲德尔,他在1998年2月公开批评该片,这使得古巴同性恋社区蒙上了寒意,2001年以后,警察多次打击同性恋活动,取缔公开活动场所。

2000年同性恋卷土重来,当年的哈瓦那电影节超半数的拉美电影有同性恋内容,2005年古巴举办同性恋电影周,2004年,国际同性恋组织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代表Carlos Sanchez访问古巴,提议恢复同性恋组织遭政府拒绝,理由是会削弱对美国的警惕与防备。2006年,古巴官方电视台播出有同性恋者出现的肥皂剧,2012年,变性人Adela Hernandez在比亚克拉拉省( Villa Clara)中部选战中获胜,历史性地出任公职。

2006年,80岁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在自传《我这一生》中批评了古巴的大男子主义文化(machismo culture),敦促人们宽容同性恋。2010年,他在接受墨西哥媒体访问时,形容自己当权时迫害同性恋是一件“很不公正,十分不公正”的事情,并愿意就此承担责任,他说“如果有人要负责的话,那就是我。我们有那么多那么可怕的问题,生和死的问题,那时我没有处理好同性恋问题。”不过他就认为,古巴在革命前对同性恋的态度已经不友好。

记录菲德尔时期同性恋者命运的著名影视作品有:Lizette Vila 的纪录片《Y hembra es el alma mía》 (1992)和《Sexualidad: un derecho a la vida》 (2004),Néstor Almendros 和 Orlando Jiménez Leal 反应同性恋劳改营生活的纪录片《Mauvaise Conduite or Improper Conduct》(1984),Julian Schnabel执导的反应90年自杀于纽约的古巴流亡作家Reinaldo Arenas生活的传记片《Before Night Falls》 (2000),以及1993年的《草莓与巧克力》(Fresa y Chocolate,Strawberry and Chocolate)。

有两名女性在帮助菲德尔卡斯特罗改变立场,帮助古巴同性恋者渡过难关时起了重大作用,她们是菲德尔的弟媳和侄女,即现任古巴总统劳尔的妻女:

玛丽拉·卡斯特罗·埃斯平(Mariela Castro Espín)是共产党独裁的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的女儿,还有一点更加重要,她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母亲Vilma Espín有一半法国血统,是古巴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权益支持者,早在1992年就公开谴责对同性恋的长期压迫和歧视,玛丽拉·卡斯特罗的作为从其 母亲那里可以得到更多的解释。

1962年出生的玛丽拉·卡斯特罗是古巴国家性教育中心主任和同性恋权利运动家,致力于推动 艾滋病预防,促进人们认可同性恋人权。她在2005年提议允许性別重置手術,并在法律上允许变性。她还是古巴性学研究中心主席、性别认同障碍全国委员会主 席和预防艾滋病行动小组的成员。

早在1979年,古巴成年人之间自愿的同性恋行为已经合法化,但至今同性婚姻仍未获得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古巴宪法第36条明确规定,婚姻仅限于一男一女的结合。2008年6月古巴通过立法,变性者可免费手术。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布拉克:应对中国的三种非军事手段




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主席彼得-范-布拉克(Peter Van Praagh)在21日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说尽管中国与俄罗斯和伊斯兰国一起威胁着世界现代化化进程,但民主国家不会对此束手无策。

他认为有三种非军事手段能应对中国、俄国和伊斯兰国,帮助世界的现代化进程:

1.启动成功的现代化经济手段:


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把中国拒之门外;建立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将把俄国撇在一边,这些经济举措能帮助民主国家达致目标,但任重道远;


2.不再敷衍,加强战略合作:

认识到拥有相同终极目标的国家间的战略合作才能获得成功,而战术合作则发生在所有国家之间,专制的中国和俄罗斯在重大战略问题上绝不会和现代社会有共同点,这决定了20国集团作用的局限性和中美两大国的G2只能是幻想。这并不是要贬低20国集团成员国,其中的现代经济体和新兴民主国家可以考虑在战略问题上进行合作;

3.经常性会晤,建立现代民主联盟:

成员可以是政府,也可以说来自民主国家有影响力的个人。来自学术、商界、民间团体和媒体的现代主义者定期聚会交流思想分享经验,最终会形成一个维护现代社会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