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冷战升级?加拿大拒签中国太空代表团

9月29日到10月3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第65届国际太空大会(International Astronautical Congress),俄国及中国代表团团长均被加拿大移民部拒发入境签证,令人对中加关系是否正在改善产生怀疑。

俄国官员被加拿大拒签不出人意料,因为自乌克兰危机以来,加拿大就立场强硬,是西方国家中对俄罗斯进行制裁最为积极的国家。而中国与加拿大的关系虽僵,但似乎没有到俄加关系那么恶劣的程度,11月哈珀总理赴华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与习近平会晤在即,就在9月份,加拿大还批准了搁置两年之久的中加投资保护协定。

此次参加太空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被加拿大拒绝入境,意味着两国间的冷战并非那么容易解冻。

以下是相关报道

加拿大政府突然拒绝发给打算来多伦多出席第65届国际太空大会的中、俄两国代表团内最高级成员入境签证之事,令加拿大太空署署长也莫名其妙,因而在29日的大会首日支支吾吾,无法解释清楚。

在本届国际太空大会全体出席的开幕式上,因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许达哲及俄国太空署署长奥斯塔彭科(Oleg Ostapenko)均不见踪影,立即引起数千名与会者的疑问。

各国代表们最初询问国际太空业者联盟前总裁费尔巴奇,他无奈地说,许达哲和奥斯塔彭科本该出席会议,但不幸的是因为签证问题,他俩未能与会,「我对此表示抱歉。」

俄国和中国都是太空领域的重要角色,具有极其强大的太空产业和太空探索能力。特别是俄国,是国际太空站的成员,地球与太空站之间的人员与货物运输都要依赖俄国的火箭,但因最近的乌克兰问题,加拿大、美国等西方国家与俄国反目为仇。

一些代表责问费尔巴奇∶「在谈论全球太空合作的同时,却没有来自俄国和中国的代表,这怎麽能成功合作?」费尔巴奇回答∶「这不是我们的用意。」

本届国会大会的东道主加拿大太空署署长纳丁兹克无法说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曾担任加拿大参谋总长的纳丁兹克说,两天前才得知中、俄两国代表团的最高级成员申请签证被拒。他说∶「我同样感到吃惊,在我作出结论之前,我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在第65届国际太空大会的会议程序册上,有加拿大总理哈珀的欢迎贺辞,还有各国代表团负责人的照片和姓名,其中包括许达哲和奥斯塔彭科。

加拿大公民暨移民部一名发言人29日称,根据隐私法,该部不宜谈论是否有计画出席国际太空大会的代表入境签证申请被拒问题。

林俊案凶嫌承认杀人但拒绝认罪



929日,涉嫌杀害并肢解中国移民林俊的加拿大男子马尼奥塔在蒙特利尔出庭受审,他身着灰色毛衣和深色裤子,带着黑色眼镜,较20126月被捕时更胖,马尼奥塔当庭承认杀害林俊等全部五项指控,但拒绝认罪。他的辩护律师找到了他杀害林俊前数周在蒙特利尔接受一小时心理治疗的记录,准备为他做无罪辩护,律师称马尼奥塔的心理问题导致他无法理解自己行为的后果,他的父亲也患有精神分裂症。
 
律师称安大略省彼得堡和北约克总医院出具的证明也将帮助马尼奥塔免于受到刑事追究,检察官指控马尼奥塔犯有一级谋杀、侮辱尸体、发布淫秽材料、刑事骚扰总理哈珀和议员及邮寄淫秽及不雅物品等五项罪行。

法庭设有13个旁听席,5席属于文字记者,3席留给林俊的亲友,5席分配给普通市民。整个庭审期间将有60名证人出庭,29日首位出庭作证的证人是警方罪案现场的技术人员,随后一名英国记者的证词说明马尼奥塔在六个月前就预谋杀人,他的媒体早在201112月就收到一封邮件称马尼奥塔打算杀人并拍下过程。29日的庭审还首次披露了在林俊被害前一星期,马尼奥塔拍摄了另一位服药后被绑缚在他床上的男子,这段录像被剪辑成53秒钟的片段,放在10分钟的林俊被肢解视频的开头部分。

林俊的父亲林迪然在律师和翻译的陪同下出庭,他的母亲留在中国,预计庭审将持续68个星期。陪审团由8名女士和6名男士组成,其中有两位大学教授、三名翻译、一名股票经纪人、一名软件工程师和一名清洁工等,在未来的4个星期里,检察官将向他们展示马尼奥塔的涉案证据。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加拿大千名藏人安置计划的最新进展



本月又有48名来自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的流亡藏人抵达加拿大,11日晚间他们在多伦多机场转机分别前往渥太华、卡尔加里和温哥华等城市,据负责千名藏人安置计划的组织介绍,自20131129日首批17名藏人抵达以来,已有170多名藏人分批登陆,其中大部分人在三个月内找到了工作。

9月初,加拿大西部的卡尔加里已连降三天大雪,这座城市尽管气候寒冷,但由于是著名的石油城,工作机会多薪酬高,被千名藏人安置计划列为重点城市,一千名藏人中有400人将定居这里,到今年年底,从印度来这座城市安家的藏人将达200名。该组织网站介绍了藏人新移民在这里找工作的情况,今年一月有9名藏人抵达卡尔加里,其中八人在两周内找到了工作,如郎杰、仁青等四人在藏人同胞的帮助下,在一家大型食品超市就业。

新来的48人中,除来自德祖定居点的13人安置在卡尔加里外,各有6名来自苗定居点的藏人去了多伦多和渥太华,另有5人被安置在卑斯省的维多利亚岛,11人在温哥华西北的日光海岸和低陆平原。

千名藏人安置计划源于达赖喇嘛07年到访加拿大时面请哈珀接收印度流亡藏人,2010年加拿大宣布从印度阿鲁纳恰尔邦接收一千名藏人,并由加拿大西藏委员会组建《藏人计划协会》(project Tibet society)监督实施,一千名藏人将在20155月全部抵达加拿大。加拿大是西方国家中接收流亡藏人较多的国家之一,目前有近5000名加籍藏人,其中大多数生活在大多伦多地区,加拿大首次接收西藏难民是在1970年代的杜鲁多总理时期,接收了230名藏人难民。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王庆松带你看疯狂中国

王庆松,1966年生于湖北,1991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1993年起住在北京,作品有《主义:中国当代摄影》、《摄影双年展》、《为十亿人服务》,作品被西班牙Billstone基金会、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美术馆、2005年德国杜塞尔多夫K20和K21、美国迈阿密Cisneros基金会等收藏。

2003到04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Saidye Bronfman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个人展“王庆松:今天的史诗”。其摄影以幽默深刻的“恶搞”见长,把传统文化符号和现代社会现实嫁接在一起,调侃当下文化价值混乱的社会现状。

王庆松说:“当代中国进入了一个疯狂变化的时期,甚至小到城市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不停地衍变。没有人能确定明天会发生什么,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不安全感。人们急于抓住某一种东西,来填补这种不安全的心理空洞。欲望膨胀,有时候甚至迷失了自己。生活的面孔变得可笑滑稽,没人知道这究竟是一种真实还是假相。”

有意思的是,王庆松把自己的作品定义为“新闻摄影”,因为他“理解的新闻性并不只停留在表面,而是追求本质的真实”。

王庆松博客  http://www.wangqingsong.com/blog/
















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当寿司遇见桑巴

当严谨的日本遇见奔放的巴西,结果就是这样

模特界的新词brapanese:Akihiro Sato(佐藤章浩)

从绝对数字上说,300万之众的海外日本人(Japanese diaspora)远少于5000万海外华人,但从人口比例上来说,日本国人口是1亿2653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总人口是13亿9千2百万,就国土内人口而言,后者是前者的11倍,就海外而言,华人是日本裔的16倍。

海外中国人多,有其充足的理由,近代中国天灾人祸不断,恶政当道民不聊生,诸类因素使中国人争相避走他乡,而在19世纪就实行明治维新,脱亚入欧的日本,为何也有众多的海外后裔?

在300万海外日本人中,巴西达150万;其次是美国,有120万;加拿大第三,9万9千;第四是秘鲁,9万;澳大利亚以4万1千居第五;第六是阿根廷,3万4千;第七是墨西哥,2万;第八是西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2万;第九是英国,1万4千5百;第十是玻利维亚,1万4千。随后是巴拉圭和智利各1万,其余国家的日本人数只是数千人,中国和台湾都只有1500人,韩国稍多,近7千人,日本人最爱居住的国家在拉丁美洲,近六成的人住在那里,而仅巴西一国,就占了海外日本人的一半。

1908年,790名日本人乘坐笠户丸抵达巴西,这首批日本移民大多是为求生存的农民,他们来巴西种植咖啡。自1850年禁止引进黑奴后,巴西最大的出口行业咖啡种植业就一直缺少人手,在尝试引进意大利人等欧洲白人从事这苦差事之后,巴西又把眼光转向了亚洲。

一战前后,日本人移民巴西一度达到高潮,到1940年,人数已达16万4千,其中75%集中在南部咖啡园众多的圣保罗州和巴拉那州 (Paraná)。从二战结束到1970年,日本人移民巴西又掀起一个小高潮,达数万人。1980年之后,人数急剧下降,从1991到1993年的四年间,只有48名日本人移民巴西。

东洋人定居百年令巴西成为全球最亲日的国家之一,据2013年BBC的一项世界性民调,71%的巴西人对日本持积极看法(较2005年的BBC调查下降了2%,当时印度尼西亚是85%,菲律宾79%),只有10%的巴西人对日本持负面态度。(与中国对比,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6月调查数据显示,全球对中国最友善的国家是非洲的肯尼亚86%,那里的华人数量只有寥寥数千,排第二位的是亚洲的巴基斯坦85%,那里的华人比印度还少,可见中国的金援决定了这两个国家对中国好感,而非由华人引起。从世界范围看,海外华人人数居第一的泰国939万,第二的印度尼西亚880万,或第三的马来西亚696万,第四的美国380万,第五的缅甸163万,第六的加拿大135万,或第八的菲律宾115万,第九的越南100万,第十的俄国99万,看看这些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印尼排华举世瞩目,美国民众对华好感在西方国家中居首也只有49%,俄国禁止华人建唐人街等)

巴西的日本人后裔在该国的艺术、商业、政治、体育等方面出了不少名人,如巴西的就有不少长着东洋面孔的足球好手,这些人把巴西国技带回日本,使日本足球雄霸亚洲。当然,日本人也为巴西带去了柔术,巴西柔术(Jiu-jitsu brasileiro, JJB)就是嘉纳治五郎的弟子前田光世1915年移民巴西后传过去的。

在时装模特业,还有一个专门形容混血日本裔巴西男性的词汇:brapanese,在这个行业里,移居菲律宾,在中国有相当人气的Akihiro Sato(佐藤章浩)算是当红大明星。难怪有人说:“Akihiro Sato, Daniel Matsunaga, Hideo Muraoka are the hottest brapanese guys ever! I wish I were brapanese.”


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两次失败的魁北克人对苏格兰公投的看法

苏格兰独立派在公投中失利令前往观选的魁北克人感到失望,曾在1995年魁北克公投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蒙特利尔大学国际法教授丹尼尔-特普(Daniel Turp)认为“伦敦给予更多权利和福利的许诺是一些人反对独立的原因,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如果伦敦不守信用,苏格兰人就会启动下一轮公投,别忘了距离独立只差30万票。”
此次苏格兰公投引起两度公投失败的魁北克人的极大兴趣,包括四名省议员在内的60人观摩团去现场考察,还有人组织了为期10天的政治旅游团。他们原本希望参加当地的胜利庆典,现在只能和苏格兰人一起把希望放在了下一次公投上。

魁省议员亚历山大克-鲁蒂埃(Alexandre Cloutier)认为一个更强大的苏格兰将出现在世界。苏格兰人启动公投时,支持率只有25%35%,低于当年的魁北克,但几个月内就升至45%,苏格兰人以成熟和高品质的斗争技巧大大推进了主权运动,令伦敦慌忙许诺,现在斗争的第一幕已经落下,与伦敦谈判为主的第二幕即将开始。

魁北克老牌独立机构圣 -  - 巴蒂斯特协会(SSJB)主席拉波特(Maxime Laporte)认为苏格兰的自决为日后更大的自主权奠定了基础,公投并不是冰球比赛,输了就完了,公投是建立国家的过程。

加入222人的国际观察员小组的康克迪亚大学政治学教授拉夏贝尔(Guy Lachapelle)认为苏格兰公投再次肯定了民主制度,鼓励更多人用选票争取独立。

联邦派魁北克国会议员斯蒂芬-迪翁(Stéphane Dion)是1999年加拿大公投清晰法案的提交者,他强调无论苏格兰公投结果是什么,苏格兰和魁北克都毫无关联。在魁北克独立公投失败后,加拿大履行了对它的承诺:魁北克被承认是一个族国(nation),魁北克行使的一票否决权令加拿大宪法搁置至今,职业培训的权利也下放到了魁北克。

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苏格兰公投:女王镇定,魁北克兴奋

还有几小时,苏格兰人就要开始独立公投。再过20多小时,世人就能得悉结果,苏格兰成为二战后第31个新兴国家,或是继续留在联合王国的版图内,继续始自1707年的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联姻。

在各大国纷纷表态选边站,奥巴马、哈珀、教皇都反对独立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态度却值得关注,她的官方立场居然是中立,只是提醒选民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过伊丽莎白女王这么做也有道理,因为即使苏格兰独立,还是会留在英联邦内,理论上来说,伊丽莎白女王还将是苏格兰的国家元首。

如果独立派超过半数,苏格兰也不会立即独立,苏格兰的正式独立日被定为2016年的3月24日,有长达1年半的过渡期,这期间要签订条约,制定宪法,分割债务,确定国旗等。一旦独立,英国就不再欢迎苏格兰回头,也就是说,联合王国的大门从此对苏格兰关闭了。但苏格兰对此似乎并不在意,它正在憧憬跻身世界最富裕的20个国家之列的美好前景。

对美国来说,苏格兰独立可能改变它在距格拉斯哥20海里的核潜艇部署,苏格兰反对在那里部署核潜艇,这样的话,英国的核威慑力量会受到影响。

投票日临近,支持与反对的比例异常接近,情形与1995年魁北克独立公投相像,这勾引起独立派魁北克人无尽的想象,要知道,魁北克的独立运动正处于低谷,正需要借苏格兰之力重新振作。60名魁北克人组成的观选团此刻正在爱丁堡,成员包括魁人党要人Pierre Karl Péladeau, Alexandre Cloutier, Martine Ouellet和 Mathieu Traversy。还有蒙特利尔的政治学者参加了由222人组成的国际观察员小组。一个名为“魁北克世界网络”(Réseau Québec Monde)的机构还组织了为期10天的政治旅游团。

闹着要从英国独立出去的苏格兰与闹着要从加拿大独立出去的魁北克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苏格兰与英国都说英语,没有语言的不同,而魁北克与加拿大存在法语问题。二者另一个不同在于,苏格兰独立更多是经济原因,而魁北克独立的原动力是文化与语言。



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

达赖喇嘛的五台山情结


博讯网站9月16日放风说:谈判现重大进展,达赖喇嘛或藉五台山朝圣回国。文章说“在过去几个月,双方代表在东南亚等地频繁接触沟通,谈判进展顺利。达赖喇嘛表达了强烈的回国意愿,而北京方面对此也持开放态度!”
   
根据博讯的报道,双方正就达赖喇嘛回国的约定,及方式、行程等进行进一步确认,达赖喇嘛如果回国,将是到五台山朝圣。达赖喇嘛过去曾多次公开表示,有生之年到五台山朝圣。

五台山位于习近平反腐风暴中心的山西省,是文殊菩萨的道场,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而观音菩萨的道场在浙江普陀山,为何达赖喇嘛不去普陀山,而是要去五台山呢?

原来,浙江普陀山是汉传佛教的道场,在藏传佛教中,拉萨的布达拉宫(POTALAKA)本身就是观音菩萨的道场,所以在藏传佛教里,汉传佛教的普陀山并不令人朝思暮想。而身为世界五大佛教圣地之一的五台山,居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它还是中国现存的唯一一处汉、藏两系并存的佛教圣地。更重要的是,历史上曾经有两位达赖喇嘛在五台山活动,六世达赖喇嘛和现在的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前身十三世达赖喇嘛。

绵延于太行山脉的五台山上,现存寺庙近百座,集魏、齐、隋、唐、宋、元、明、清、民国历代古建筑之大成,2009年6月26日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举行的第3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2013年10月,达赖喇嘛在纽约公共演说中,回答艾未未用推特提出的是否可能返回西藏的问题时说:“2005年左右,我通过代表向中方提出了对中国五台山朝圣的意愿,但是遭到拒绝。另外,我曾同台湾的道海法师,一起许下去五台山朝拜的愿望,虽然道海法师已经圆寂,但我仍在等待,这个愿望仍在我心中”。

2006年3月,中国宗教事务局长叶小文表示,达赖喇嘛前往五台山拜佛的事情并非不可讨论的问题,但前提是他必须明确的,完全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

这次达赖喇嘛去五台山的传言始于8月24日中国官员对印度媒体的放风,中共西藏党委副书记吴英杰表示,同达赖喇嘛的对话“正一帆风顺地进行”,但是,“我们只讨论他(达赖喇嘛)的未来,而非西藏的未来”。

8月28日在欧洲德国汉堡闭幕的寻找共同点---藏汉研讨会上,达赖喇嘛表示:他非常关心和支持汉藏民族之间的交流。五十年代他曾提出希望到五台山朝圣的愿望,虽然未能如愿,但他还是一直期待有机会到五台山去朝圣。达赖喇嘛在谈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佛教对复兴中华文化负有责任的说法时表示:我作为一名佛教徒,期待能够为此作出贡献。

达赖喇嘛9月2日在接受专访时就“是否认为在有生之年能返回西藏”问题持乐观态度,并表示:“这是相当明确的,因为事态在改变。”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TIFF与奥斯卡:风向标或竞争者

是奥斯卡奖风向标(Vane)还是竞争者(Contenders),随着多伦多电影节(TIFF)的势头越来越猛,有人不满足于风向标之说,开始赋予TIFF更有冲击力的使命。

2013年TIFF的开幕电影《为奴十二年》后来在奥斯卡获得7项提名,最终斩获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三个奖项。2008年从TIFF走出去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获得奥斯卡八项大奖。不知道是TIFF为奥斯卡探风,还是奥斯卡拾TIFF的牙慧。

在9月14日周日揭晓的第39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英美合拍的故事片《The Imitation Game》(模仿游戏)赢得最高荣誉“人民选择奖最佳影片”(Grolsch People’s Choice Award),紧随其后的是 Isabel Coixet 的 Learning To Drive 和 Theodore Melfi 的St. Vincent。《模仿游戏》讲述了在二战中帮助盟军破译纳粹德国军事密码的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密码分析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阿兰·图灵因同性恋身份受到刑事指控,1952年被英国政府判罪的真实故事。影片由挪威导演莫腾·泰杜姆执导,编剧Graham Moore改编自Andrew Hodges所写的传记 Alan Turing: The Enigma,英国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任男主角。

按tiff惯例,获得大奖的影片会在开奖当晚于Ryerson Theatre影院免费放映。

纪录片奖授予Hajooj Kuka制作的《Beats of the Antonov》,该片记录了苏丹难民在内战中,在音乐的陪伴下艰难求存的故事,音乐不仅是他们的传统和身分的象徵,也是让他们活下去的载体。导演Hajooj Kuka获奖后感言此片不是战争片,而是充满爱的爱情片。David Thorpe的 Do I Sound Gay? 和 Ethan Hawke的 Seymour: An Introduction排在纪录片类别的第二、三位。

午夜疯狂奖(The Midnight Madness prize)由Taika Waititi 和 Jemaine Clement合作的《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战胜了Kevin Smith的Tusk和Jamari Helander的Big Game获得。

评审团特别展映单元奖由李察基尔(Richard Gere)主演的《Time Out of Mind》摘取,评语是“导演Oren Moverman非常细腻并充满人性地描绘了纽约无家可归者的状况,李察基尔的表演也非常卓越”。

评审团发现单元奖授予《May Allah Bless France!》。评审团“很高兴将奖项授予一个讲述年轻人在混乱和平静中挣扎并寻找平衡的故事┅┅虽然电影画面采用的是纯黑白,但导演Abd Al Malik得以在他的首部电影中展示出各种不同的灰度”。

加拿大本土最佳故事片(Canada Goose Award for Best Canadian Feature Film )由魁北克电影《Felix and Meira》获得,因为“这部电影连接了两个分离的世界,既是一个亲密的爱情故事,同时又对於激情、家庭和社区的价值进行了深度的探讨”,导演Maxime Giroux获得三万元奖金。

多伦多城市奖(The City of Toronto Award for Best Canadian First Feature)授予了Jeffrey St. Jules的 Bang Bang Baby, 他获得奖金1万5千。

奖金1万元的加拿大短片奖(The Vimeo Award for Best Canadian Short Film)授予了Randall Okita的《The Weatherman And The Shadowboxer》。Rob Grant的What Doesn’t Kill You获提名。

国际短片奖(Vimeo’s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由法国和澳大利亚合拍的《 A Single Body》获得。

最佳亚洲电影授予印度导演Shonali Bose的《Margarita, with a Straw》,一位患有脑瘫的女大学生作家离开印度前往纽约大学就读,爱上一位充满激情的年轻活动家的故事。



2014年9月14日星期日

加拿大明确反对苏格兰独立

苏格兰独立公投日益临近,选民中赞成与反对的比例呈现胶着。加拿大反对苏格兰独立的态度十分明朗,总理哈珀和外交部长都希望918公投后,苏格兰能继续留在联合王国的版图内。

本周,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在国内电视节目中用反对独立派的口号“在一起更好”(Better together)来表明加拿大的立场,他说:“英国人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联合王国最好的选择是联合,英格兰和苏格兰是伟大的伙伴和朋友,他们在一起会更好”。本月初,加拿大总理哈珀访问伦敦时也明确表示反对苏格兰独立。不过,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对来自加拿大的反对声不以为然,他认为英国人动员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出面反对苏格兰独立,是绝望的信号,结果会适得其反。

《多伦多星报》认为魁北克两次独立公投的历史教训使加拿大在国内外政策中采取明确的反独立立场,苏格兰目前的气氛很容易令加拿大人回想到1995年魁北克独立公投前的情景。此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吸引了不少加拿大政治学者前往观察,其中也包括主张魁北克独立的政治团体,他们希望借鉴苏格兰人的经验,重新启动处于低谷的魁北克独立运动。

2012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魁北克独立和苏格兰独立有着不同的立场,49%的加拿大人支持苏格兰独立,支持魁北克独立的人只占19%苏格兰人是加拿大早期移民中的第三大族裔,在加拿大政治、社会和经济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加拿大独立147年,22位总理中有13位是苏格兰后裔,开国总理麦克唐纳还出生在苏格兰。目前在加拿大,苏格兰裔人口有472万,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5%

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由姗姗来迟到前景不明的习哈会

习近平自201211月从胡锦涛手中接掌权力以来,已经和八国集团中的俄、美、法、德、英和意大利六国首脑举行过正式会晤,只有日本和加拿大被冷落。在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主权之争和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急剧恶化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寻求在11月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期间会晤习近平,加拿大总理哈珀与习近平的会晤也被安排在这次会议期间,但近来中加两国之间发生的一些事件给原本就姗姗来迟的习哈会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20145月,中国新任大使罗照辉带给加拿大媒体的见面礼就是习近平将在11月与哈珀会晤的消息。加拿大人盼望加中首脑会晤已有时日,曝光的加拿大政府秘密文件表明,几年前渥太华就试图与习近平建立关系,自2011年起哈珀多次邀请习近平访问加拿大都未能如愿,习哈会何时举行一度成为观察两国关系的风向标。

2011年,习近平以胡锦涛接班人的身份在北京会见了美国副总统拜登,122月,习近平回访拜登。中国未来领导人与美国的互动引起了加拿大的注意,111216日,哈珀向习近平发出个人邀请函,请他回访拜登时顺访加拿大,但习近平回信暗指时机并不“合适”。12213日习近平动身赴美前,哈珀访华会见了胡锦涛、温家宝和李克强,甚至还见了薄熙来,但就是没有机会见到习近平。同年12月,哈珀致函习近平祝贺他就任中共总书记,并再次邀请他早日访问加拿大。

早在2013年,加拿大媒体就认为哈珀与习近平迟迟未能会晤,令人质疑两国关系是否正常。今年5月,罗照辉大使在北京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毫不掩饰对加拿大的不信任,认为加拿大限制外国国有企业投资的新政策妨碍了中国企业对阿尔伯塔石油的收购,责怪加拿大把2012年签署的“加中外国投资保护协议”丢在一边,“希望加拿大政府尽一切可能批准该协议”,并指加拿大应该与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一样和中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

正是加中关系所处的“挂空挡未熄火状态”导致了哈珀受习近平冷落多年,除八国领导人之外,习近平还会晤了其他重要国家领导人,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上任第二年就在北京会晤了习近平,习近平多次访问北美三国中的美国和墨西哥,只有加拿大被遗忘,今年7月习近平赴韩国与朴槿惠二度会晤,9月习近平在新德里会晤上任才几个月的印度总理莫迪。加拿大国际关系学家保罗·埃文斯断定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加拿大已从优先级别滑落到了第三线国家。

近几个月发生的事件加深了两国间的不信任,令人重新想象双边关系的未来走向,也令姗姗来迟的习哈会变得不明朗。6月底,温哥华居民苏斌被加拿大逮捕并被控以盗取美国军事情报罪;7月底,加拿大首次公开指责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入侵了加拿大国家研究院;8月初,长期在中国生活的加拿大公民凯文·高夫妇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以涉嫌从事窃取中国军事和国防科研秘密活动的罪名拘押。8月下旬,哈珀第九次巡视北极,公开拒绝中国官媒记者随行。

前加拿大驻美大使伯尼(Derek H. Burney)和加拿大国际问题专家芬·汉普森(Fen Osler Hampson)是《勇敢的新加拿大:迎接不断变化的世界挑战》一书的合著者,他们近日撰文指“尽管有着诸多不确定因素,中国注定要在国际事务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加拿大应该在习哈会到来之际确立一个更大胆更连贯的中国战略”,哈珀打中国牌,可以“借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对华贸易和投资策略,与中国建立更有成效的双边关系,而非零和游戏”。

2014年9月8日星期一

北京会如何回应达赖喇嘛终止转世说

9月8日的德国之声中文网引述德国《周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专访西藏精神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文章说,达赖喇嘛认为"达赖喇嘛制度"应该结束,建议在他辞世后不再寻找继任者。达赖喇嘛对该报记者说,"达赖喇嘛制度因为其政治权力而获得重要性,如今这个政治权力已不复存在。"

《环球时报》9月9日评论说:“历史上,达赖转世从来不是纯宗教事务,更不是个人事务。藏传佛教不是达赖一个人的,传承了五个世纪的达赖转世系统不是达赖一句话说取消就能取消了的。”

达赖喇嘛2011年完全退出政坛,他说:“近5个世纪的达赖喇嘛传统也由此告终-这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那些抱着政治思想的人们必须认识到,存在近450年的达赖喇嘛制度应该结束。”达赖喇嘛认为,藏传佛教“并不依赖一个个体”,“我们拥有非常好的组织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僧侣和学者”。

早在2010年10月,达赖喇嘛在多伦多透露将于几个月内完全退休的消息时说:“达赖喇嘛领导西藏政治的历史已经结束了,中国人也应该党政分家,实行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

4年后,达赖喇嘛的这一最新说法,是否意味着“达赖喇嘛领导藏人宗教的历史”也将结束?达赖喇嘛制度的终结,对于一直押宝在14世达赖喇嘛之后控制15世达赖喇嘛的北京来说,无疑是个很头疼的难题,北京官方如何回应值得关注。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达赖喇嘛制度真的终结,将来藏人与北京的较量会更多地表现在世俗政治层面上,也即民主政治与专制的较量上,而这将更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

附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文章:

14世达赖喇嘛欲结束转世制度

14世达赖喇嘛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希望结束达赖喇嘛转世制度,在他辞世后不再寻找继任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西藏精神领袖14世达赖喇嘛日前接受德国《周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达赖喇嘛制度"应该结束,建议在他辞世后不再寻找继任者。

达赖喇嘛对该报记者说,"达赖喇嘛制度因为其政治权力而获得重要性,如今这个政治权力已不复存在。"他自2011年完全退出政坛,"近5个世纪的达赖喇嘛传统也由此告终-这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那些抱着政治思想的人们必须认识到,存在近450年的达赖喇嘛制度应该结束。"

达赖喇嘛认为,藏传佛教"并不依赖一个个体","我们拥有非常好的组织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僧侣和学者"。

现年79岁的14世达赖喇嘛曾经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殊荣。1959年西藏起义失败后,他穿越喜马拉雅山流亡印度。2011年,达赖喇嘛卸下一切政治权力,并且提高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的治理权。尽管如此,达赖喇嘛依旧是对于海内外藏人最具号召力的人物,在全球也享有极高知名度。

他相信自己还能活跃多年:"据为我进行身体检查的医生表示,我将会活到100岁。而在我的梦境里,我会活到113岁。但我肯定,至少会有100岁。"

达赖喇嘛还肯定地表示,终有一天他将重返故里。"没错,对此我相当确信。"达赖喇嘛称,中国不能继续封闭,必须向民主社会的道路迈进。他认为,中国在新一届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达赖喇嘛表示,习近平希望创建比其前任胡锦涛任内更为和谐的社会,并且坚决打击腐败。他指出,习近平相当勇敢,他的行动为自己在党内资深干部间树敌颇多。"此外,他(习近平)在三月造访巴黎时曾称佛教之中国文化的重要部分。"

来源:德新社 编译:张筠青

2014年9月6日星期六

加拿大和中国合作建立低碳生态示范区

93日媒体曝光了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郑泽光赴渥太华会晤加拿大高级官员以缓和两国间日益紧张关系的消息,同一天,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格雷-雷克福德(Greg Rickford)在北京签署了两国合作在天津滨海新区建立低碳生态示范区的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加拿大将通过由能源部资助的加拿大木业协会向中国提供技术、建筑和监督服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清洁能源技术市场之一,还将在2017年成为绿色建筑的最大市场,目前在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中,自然资源占60%。预期中国人对安全、节能和环保房屋日益增长的需求可为加拿大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利益。

加拿大在几年前就使用节能及清洁能源技术在天津经济开发区建设了两栋四层楼高的木质样板房,展示加拿大木材的多功能和理想属性,加拿大在高层木业建筑技术与施工方面也具有明显的优势。

加拿大拥有全球最大的木材储量,经国际森林管理委员会认证的加拿大森林面积占全球的40%,但每年开采量仅达0.5%,近十年来,加拿大木业在中国市场占有量增长惊人,从2004年的1亿零4百万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19亿美元,加拿大已超越俄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软木供应商。加拿大63%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居七大工业国之首。20多年前,加拿大能源部开始在清洁能源技术方面和中国展开合作,中国从加拿大进口清洁能源技术的花费也从2001年的2千万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63百万美元。

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土伦的亚马逊父子





1926年出生于法国地中海沿岸城市土伦的雷蒙-莫佛莱(Raymond Maufrais)是在对亚马逊河流域的憧憬中长大的,他幻想着有一日穿越土木库马奎山脉(Monts Tumuc Humac),并和那里的土著建立联系。这一憧憬,即使在二战期间他作为抵抗战士时也没有泯灭。

八岁被送至寄宿学校的雷蒙-莫佛莱,与两名小伙伴一起尽情地把法属圭亚那想象成人间天堂。激动之余,他们三人逃学,弄得宪兵们搜索了4天,才在一个洞穴里把他们寻获。

幼年的幻想使他长于文学,且有飘洋过海成为大记者的愿望。这与母亲的期望相违,她希望儿子日后能在家乡土伦的海军基地工作。雷蒙-莫佛莱在一幅世界地图上划了一个红色记号,那里是巴西中部,他告诉自己将来要去这里。1942年,他在BBC的蛊惑下,决定投奔伦敦,不料在悬崖摔断了几根肋骨。养好伤之后,他回到土伦,继续投身抵抗运动,后来还做了战地记者和伞兵。1946年7月,莫佛莱怀揣着单程船票动身前往巴西。

在巴西,他与Brazilia Herald报社的编辑打赌,如果自己能够抵达巴西中部无人区,就能赢得1000巴西币。在一位意大利伯爵夫人的帮助下,雷蒙-莫佛莱穿越了1800公里的水路及森林,抵达 Matto-Grosso 腹地,并发现了一支失踪探险队的遗体。最后在印第安人的攻击下,不得不放弃了计划。

1947年,他回到法国发表演讲,宣布他的未来计划:只身一人徒步穿越连接法属圭亚那和巴西之间的土木库马奎山脉,再沿着亚马逊河上溯到河口,回到赤道上最大城市贝伦(Belém),期间他可能发现在圭亚那森林里的印第安原始部落,他们身材高大,金发,但还活在石器时代。

在离开法国之前,他整理了自己在巴西的生活经历,除了探险之外,他在巴西还采访了淘金者、人口贩子和矿工,了解他们甜蜜的梦想和苦难的现实,这本名为《Matto-Grosso历险记》的书在他死后出版。

1949年6月17日,雷蒙-莫佛莱搭乘Gascogne轮船离开土伦,怀里揣着载有他探险计划的《旅游与科学》杂志,父亲在送行时说,如果你六个月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法国演员兼导演Jeremy Banster 2014年出品的电影《纯洁的人生》(LA VIE PURE)还原了雷蒙-莫佛莱最后这一段在亚马逊森林中的生活,影片情节源自他在森林中的日记,他记录了每天的生活细节:情感,苦难,困惑,焦躁不安及极度虚弱。

1950年1月13日,他停留在一个叫Dégrad Claude的地方,把相机和日记放在一个袋子里,跳进了亚马逊河,从此人间蒸发。2月底,一名经过的印第安人发现了他的遗物,7月6日,荷属圭亚那(今苏里南)通讯社发出了雷蒙-莫佛莱失踪的消息。

有人幻想森林里的印第安人收留了奄奄一息的雷蒙-莫佛莱,他在康复之后做了头领;有一名曾与他一起在巴西探险的记者相信雷蒙-莫佛莱躲进了森里里,目的是为了让他父亲实现自己的诺言,来亚马逊森里中找他回家,以制造更大的轰动;另有人相信,伤病使他做了印第安人的俘虏,被关押在某处高山之中。

1952年7月18日,雷蒙-莫佛莱的父亲 Edgar Maufrais 出征寻子,12年中前后出行18次,走了12000公里,为了凑集路费,他卖掉了家中的首饰,花光了儿子两本探险著作的稿费和自己寻子著作《寻找儿子》的稿费。1964年6月,饿昏在森林中的他被警察营救,方放弃寻子,回到土伦十年后去世,他的妻子在失去独子后郁郁寡欢至神志失常,1984年病逝。

雷蒙-莫佛莱的传奇经历成为了家乡土伦及法国人的精神遗产,“探险者雷蒙-莫佛莱之友协会”(l'Association des Amis de l'Explorateur Raymond Maufrais)吸引了一代代法国人,雷蒙-莫佛莱的探险回忆录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现在Jeremy Banster的电影又还原了他们的影像。

转帖:洛赛克:每个人都与我作对

Serge Losique started the festival in 1977. He recently lost $2 million in public funding for the World Film Festival. (Paul Chaisson/Canadian Press) 



Q&A with World Film Festival founder Serge Losique
'I’m not fighting nobody, but everybody tried to fight us,' Losique says

By Jeanette Kelly, CBC News

It was one of those opportunities you don’t often get: an impromptu conversation with an elusive, somewhat temperamental public figure.

But Wednesday afternoon when I saw Montreal World Film Festival founder Serge Losique in conversation with a colleague in an otherwise pretty empty room at the festival headquarters, I decided to chance a request for an interview.

    Is the Montreal World Film Festival doomed?

I’ve been looking into how well the festival is managing given the loss of $2 million of public funding and the consensus in the industry that the festival had run its course.

Here’s a transcript of part of that conversation with the colourful film buff. 

Jeanette Kelly: I want to talk about the festival. How do you think it’s going?

Serge Losique: Very well. I cannot complain. A lot of people, a lot of stars coming now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Now today it’s the biggest star in Japan coming here with a delegation of 40 people, plus four televisions, plus eight biggest newspapers in Japan. The whole country of Japan is right here arriving today so I cannot be more happy than that.

JK: How do you feel about trying to get the money together to try to finance the festival this year?

SL: Oh, don’t talk about financing. I don’t want to even talk about that, you know. It’s going very well. We find every financing and the festival is booming and we stay forever.

JK:  But you didn’t get money from Telefilm, from SODEC (Société de développement des entreprises culturels) or from the city.

SL: (Interrupting) But F--k, the hell with them! So what!  Don’t talk to me about that. Do you think we only depend on Telefilm or SODEC?  That means nothing for us.

JK:  Really? It doesn’t make life more difficult for you?

SL: No, but any artistic creation is always difficult. If it’s not difficult there will be no creation. It’s like a beautiful woman is standing on the street nobody is interested [in competing for her attention], but if you are fighting for her, that’s what’s interesting.

JK: Why do you keep fighting?

SL: I’m not fighting nobody, but everybody tried to fight us. Don’t forget one thing, when you are famous and you have a great festival on five continents and everybody respects that, it’s very easy to put yourself in the media when you are shooting at the monument. Everyone wants to get a piece of our famous situation and glory.

从《完美服从》看墨西哥人



路易斯·沃伦·蒙德拉贡(luiz urquiza mondragón)是个小个儿,且面容和善,其貌不扬,像纽约街头任何一位匆忙赶路的墨西哥谋生族一样。但就是这个人,导演了一出颇具力度的影片。看完《完美服从》(OBEDIENCIA PERFECTA),我在剧院门口遇见他,问他的唯一问题是:墨西哥的天主教界对你影片的反应如何?回答是:他们沉默无声。

在墨西哥1亿1千万人口中,罗马天主教徒占了82%,以9000万人数之众位居世界第二大天主教国家,且每周去教堂做弥撒的比例高达47%,去墨西哥旅游的人很容易感受到当地人对宗教的热情。

就是在这样一个天主教国家,蒙德拉贡完成了一部长达98分钟的故事片,在真实事件的基础上,细致还原了一个天主教神父如何勾引少年,不断地制造娈童的故事。

当然,蒙德拉贡并非孤立无援,他的勇气源于这样的背景,越来越多的天主教神父娈童丑闻被揭发,一位被判入狱五年的神父甚至揭发梵蒂冈存在出租男童组织,今年春天,联合国还就娈童案发表调查报告,要求梵蒂冈公开有娈童癖的神职人员档案。

尽管如此,在墨西哥浓郁的天主教气氛中,要平安诞生这样一部揭露教会黑暗的电影,前提条件是墨西哥人必须有足够的理性。蒙德拉贡不惧怕反对甚至暴力,对他来讲最重要的是把问题摆上台面,而不是视而不见。

9月1日晚,第38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把大奖美洲奖授予了这部集艺术水准和勇气于一身的电影。蒙德拉贡也令人进一步加深对墨西哥的了解:墨西哥人比中国人更富正视罪恶的勇气,中国人缺少探求和面对真相的精神特质,这种致命的缺乏代代相传,已经成为中国人遗传基因中的一种被世人鄙夷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