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中国会是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救命稻草吗?




94日晚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闭幕时,86岁的洛赛克(Serge Losique)一口气宣布了明后两年电影节的举办时间,422018823日至93日,432019822日至92日,这一不寻常做法的背后,是它近年来死去活来的命运。

2000年后,加拿大商界对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的赞助急剧减少,2004年第28届电影节开幕前夕,加拿大联邦电影局和魁北克省电影局也宣布停止对它的赞助,政商两界的冷遇令其债务危机更加严重。在随后的十多年里,这北美洲唯一被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认可的竞赛性电影节年年为生存挣扎,却难逃随其年迈的创办者及主席洛赛克一起步入晚年的命运。

2015年第39届时,已是摇摇欲坠的电影节被来自中国的赞助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一家名为金诚集团的中国理财公司成为它的头号赞助商。电影节也投桃报李,首开了当今中国电影单元。电影节还在加拿大官方的英法双语之外,开通了中文版官网,并在北京设立了办公室。人们还经常从洛赛克口中听他骄傲地提及“我的中国朋友”,似乎他在向众人宣示雄厚的中国资本一定会让电影节起死回生,中国俨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洛赛克在其官网上称“中国正逐渐成为世界电影制造大国,我们愿为这一目标添砖加瓦”,并自豪地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是中国电影海外展映推广最重要的场所之一”。过去情况确实如此,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正如日中天的蒙特利尔电影节为刚刚开放的中国电影带来不少国际声誉,1983年中日合拍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获得最高奖美洲大奖,1987年陈凯歌的《大阅兵》获评委会奖,1990年滕文骥以《黄河谣》获最佳导演奖,1995年谢飞以《黑骏马》获最佳导演奖,同年张艺谋获得电影百年特别贡献奖,中国著名演员孙道临和王学圻分别在19872012年担任过美洲大奖评委。

然而到了21世纪,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的中国并没能为经营窘迫的电影节解困,萎靡的中国文化也没能给日渐萎缩的电影节注入活力。2017年,中国企业没有再为电影节提供赞助,7月爆出电影节所属的帝国剧场因欠费被断电,洛赛克也因拖欠两名债权人数百万加元被告上法庭。就在人们猜测今年电影节是摸黑秉烛还是干脆停办之际,在预定开幕日的前三天,实力雄厚的魁北克媒体集团(QUEBECOR)宣布以500万加元收购帝国剧场沉重的抵押债务,洛赛克又一次获救了。

仓促举办的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堪称史上最潦倒的一届,没有海报没有印刷手册,只在剧场窗子上贴上印有片名及放映时间的小纸片,五人评委会最后也只有三人到位,其领衔者是连加拿大娱乐记者都不熟悉的法国女演员范妮•戈当松(Fanny Cottençon),首次来蒙特利尔的她,没等到闭幕式就提前离去,把揭晓获奖影片的活儿留给了洛赛克自己。

本次角逐国际竞赛单元美洲奖的影片只有18部,却有四部来自中港台,最后徐皓峰的《刀背藏身》获得最佳艺术贡献奖。值得一提的是,洛赛克在窘迫之中也没忘了中国,电影节照常举办中国电影竞赛单元,有10部中国电影参加,他甚至还与中国人联办了“中国电影创造力暨海外战略大会”。

魁北克法文《责任报》在报道其闭幕的消息时说“徘徊在生死线上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闭幕了”,魁北克电影资料馆馆长马塞尔让(Marcel Jean)称它“已是临终前的弥留状态,且还不是一只死后能涅槃的凤凰”。有魁北克人悲愤地在法文《新闻报》网络留言“衰老的洛赛克像地堡里的独裁者一样,固守着电影节,他正使蒙特利尔成为世界电影的笑柄”。多年来人们呼吁电影节求变,洛赛克今次再次反唇相讥称“这不是鱼虾节,电影节其实每年都在变”,他所指的变化,可能是把中国作为救命稻草,在电影节中加入了更多的中国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