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马克龙胜选的赢家和输家









57日马克龙赢得大选,14日就任法兰西共和国第25任总统。尽管这位自拿破仑以来法国最年轻的领导人面临着如何缓解失业和应对恐怖主义等诸多问题的严峻挑战,但他的胜出不仅大致勾勒出法国在未来五年的基本走向,也为国际社会带来几位赢家和输家。

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在59日对此进行了梳理,称马克龙击退了法国民粹主义浪潮,头号输家当然是名声响亮的勒庞,勒庞是保护主义者、本土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敬佩普京蔑视北约,和特朗普一样对移民充满敌意。第二号输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曾对勒庞充满期待,称她是最强有力的候选人,法国大选的结果让他的期待落空了。特朗普对执掌法国的新人不会满意,马克龙提倡开放边界、自由贸易和国际主义,与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另一个失意者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如果勒庞入主爱丽舍宫,会成为梅在脱欧谈判时的同情者。而马克龙不会让英国轻而易举地脱欧,他已经承诺在设定条款时会相当严厉,以确保英国退出后欧盟的生存及成功,不能让成员感到可以无所顾忌地离开,马克龙还想重新谈判《勒图凯条约》(Le Touquet treaty),讨论是否允许英国海关人员继续在法国加来港等地筛选进入英国的移民,这些对梅来讲都不是好消息。

在与英国的谈判中,另一位重要角色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是马克龙胜选的大赢家,她将不再孤军奋战,一个被巩固的德法联盟将是欧盟强有力的支柱。如果默克尔在九月份当选连任,她将继续成为德国的女主人和欧洲之母,因为没有人像她那样勇敢地向难民开放国界,在英国脱欧和俄罗斯威胁匈牙利波兰时那么坚定地对欧洲做出承诺。

马克龙胜选令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既像赢家又像输家。如果胜选者是勒庞,杜鲁多会孤独地面对勒庞、特朗普和梅的保护主义,尽管加拿大不是超级大国,但杜鲁多却是自由主义的一面旗帜。现在杜鲁多有了个比他更年轻的盟友,但马克龙的聪明、英俊、独立和政治前景的不可预期,都与杜鲁多相似,现在他携老妻登上国际舞台,将减少国际社会对杜鲁多的聚焦,这又令他像个输家。

作为一家有着172年历史的老牌政论大报,《渥太华公民报》没有在杜鲁多和马克龙的个人魅力上更多着墨,但在网络世界里,人们的言论则明显八卦,比较39岁的马克龙与45岁的杜鲁多谁更具魅力谁更火辣,人们发推文希望这两位魅力型的年轻帅哥领导人缔结友谊,开启杜鲁多-马克龙篇章。实际上,杜鲁多在7日下午就发了推文邀请马克龙见面,随后又正式祝贺马克龙当选,期望未来在国际安全、科技合作、创造就业等方面与马克龙共同努力。

在《渥太华公民报》列举的输家之外,《蒙特利尔公报》在59日发表《法国大选及魁北克民族主义前景》一文,认为马克龙胜出勒庞败选也令魁北克民族主义和独立运动受挫。

文章认为法国人选择马克龙,其他地方的民族主义者也开始反省自己的非理性,一些主张脱欧的英国人已经表示出悔意,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慢慢走向现实,缓和其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其他贸易协议的强硬立场。尽管在法国总统选举期间,大部分魁北克民族主义者与极右翼候选人勒庞保持了距离,但勒庞代表的民族主义在法国失势,还是会给魁北克政治带来某些压力。魁北克人与法国人有很大不同,但不少魁北克民族主义者不承认这一点,他们常从大西洋对岸寻找支持,法国及其他国家民族主义者的失势,会令魁北克政党在这场震惊西方民主国家的反全球化辩论中重新选择立场。《蒙特利尔公报》还指民调显示,2/3的魁北克年轻人对主权要求不感兴趣,他们要求文化和经济上的开放,这对于魁北克民族主义者来说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