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星期六

加拿大大选中不可忽视的华人因素



加拿大5年内的第三次联邦大选将于5月2日举行, 1588名候选人在全国 308个选区角逐国会议员的席位,其中华裔候选人达23人。本次大选,华人参选人数之多,创下加拿大选举的历史记录。据官方资料,加拿大有华裔134万多人,占总人口的3.9%,是全国拥有选票最多的少数族裔。

自06年以来,加拿大政府一直是少数政府,执政的保守党难以维持政局稳定,在本次选举中,各党都积极拉拢华人选民,以期获得多数支持。有分析认为能否获得华人的选票,已成为各政党取胜的关键。

大选中的普通话辩论

1941年,温哥华华人艾米莉林女士角逐加拿大国会议员,拉开了加拿大华人参选的序幕,1957年温哥华的郑天华代表保守党首次当选,书写了加拿大华人参政的历史。他们无法料到的是,在2011年的联邦大选中,竟会出现用中文进行的竞选辩论。

在华人从政历史最悠久的卑诗省,本次有8名华裔参选,4月17日举行了加拿大选举史上的首次普通话辩论,四大联邦政党的7名华裔候选人出席,各党领袖也到场为自己的华裔候选人打气,候选人陈述了各自政党的政纲并接受现场提问,内容涉及调降新移民登陆费用、给予新移民创业税务优惠政策等移民、教育、医疗、就业、经济等内容。参加普通话辩论的华裔候选人来自联邦保守党,自由党,新民主党和绿党。

这次参加全国大选的23名华裔候选人,所属政党分布为保守党9人,加拿大绿党5名,新民主党4名,联邦自由党3名,魁人集团和加拿大马克思列宁主义党各一名。地区分布是,在华裔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有9人,卑诗省8人,魁北克省5人,曼尼托吧省一人。其中有竞选连任的现任国会议员黄陈小萍、邹至蕙和庄文浩,还有上次败选今次再战的老手,更多的是新面孔。

曾经参加2008年大选的杨萧慧仪,是联邦保守党温哥华南选区国会议员候选人,这个选区近半人口是华人,杨萧慧仪在上次选举中仅以20票之差败给了对手,这次参选前,她积极促进在本社区内兴建“老年人中心”,得到众人支持。杨萧慧仪代表保守党参加了17日的普通话辩论,她说有一名93岁长者,去年搬入选区,不但到场为她打气,更愿意在其寓所门前,竖起她的大型竞选宣传牌,使她有信心战胜自由党候选人。

另一名参加普通话辩论的候选人是来自联邦新民主党的王璐,她怀疑加拿大经济复苏的说法,认为保守党政府没有解决社会问题,她阐述了自己对医疗就业及养老等问题的见解。她的竞选口号是“支持家庭团聚移民,争取华人认同”。

华人选票影响选情

加拿大目前执政的保守党属于少数政府,在执政的5年多以来,一直在走钢丝玩政治平衡术,保守党在这次大选中的目标是成为稳定的多数执政党。哈珀在魁独势力盘踞的魁北克省难以增加选票,只有在另外两个大省安大略和卑诗的选民身上下功夫,而这两个省华人人口众多,他们把选票投给谁,将是保守党能否达成目标的关键。

在选战倒计时的日子里,哈珀总理携夫人出现在温哥华的一家中餐馆,他们客串服务生的角色,为支持者递上烧卖、虾饺等点心,还开玩笑地问“对我们的服务是否满意”。有分析认为,哈珀政府在前些年就人头税问题向华人道歉赔偿,率团访华改善对华关系,这一次他又推出9名华裔候选人,加上他在选战中的表现,这些都有可能为他的保守党拉来更多的华人选票。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的另一層含義




27日,洛桑桑蓋當選西藏流亡政府第三任首席部長,他是在達賴喇嘛完全放權後首位非僧人首席部長,這個歷史轉折被1998年流亡美國的阿嘉活佛稱為“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此舉終結了流亡藏人中的政教合一体制(境內藏人早已政教分離),也終結了沸沸揚揚多年的大寶法王接班的傳言,流亡藏人以後只會有民選的領導人,不會有暗箱操作的接班。

這次歷史轉折帶來的另一幅景象,是身披袈裟的藏人僧人從歷史舞台的逐漸隱退,藏民族的宗教色彩正在迅速淡化,藏民族正淪為一個世俗民族,它對世人的宗教魅力正在減弱。

去年我在印度遊歷時,就發現了這一趨勢。在印度的流亡藏人拒絕將自己的孩子送去寺廟,哪怕家中有多名兒子,也不會讓他們中的一個出家為僧,這種做法破了藏人傳統,也改變了藏人作為宗教人群的性質。當時我問過好幾位家長,回答都是,不願意從小剝奪孩子的選擇權,怕孩子大了以後會責怪父母。

現在無論是在印度北部或南部,在藏人寺廟裡,念經的喇嘛多是來自境內各藏區的出逃者,或是印度喜馬偕爾邦出生的印度人,或是尼泊爾人。本地藏人正致力於成為富裕的商人,他們或忙於發財,或忙於移民歐美,潛心念佛的風氣正在淡化。

达赖喇嘛退休,中国趁机终止对话



2010年9月,达赖喇嘛在多伦多宣布将于几个月内退休,当时就引发人们对流亡藏人与北京对话前景的担忧,因为北京一直认为不存在西藏问题,只存在达赖喇嘛问题,达赖喇嘛退休了,会议也就可以休矣。

果然不出所料,在洛桑桑盖宣布当选新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之后第二天,中国就宣布拒绝与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据多维新闻4月29日报道,日前西藏流亡政府通过大选产生新一届总理和议会人选,新任总理据称将接手达赖喇嘛权力并与中国当局进行沟通,但中国外交部28日表示不会与这样一个非法的政治组织打交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一个达赖喇嘛在海外建立的非法政治组织,旨在推动藏独。

洪磊称目前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认可西藏流亡政府这个组织。

洛桑桑盖开始“之”字形行走


4月18日,在选举结果揭晓前,洛桑桑盖在接受澳洲广播电台中文部采访时,多次谈到西藏独立问题,称“藏人要靠自己争取独立”,只字未提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俨然是一副藏独战士的口吻。

4月27日,选举结果揭晓,洛桑桑盖当选新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

4月28日,洛桑桑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上任后会延续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

前后十天,洛桑桑盖就由独立到中间道路,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之”字。

在以后的日子里,人们将会继续看到洛桑桑盖在中间道路与独立之间,走”之“字形路线,这是源于他的藏青会背景,源于他内心深处的愿望,源于流亡藏人中的独立诉求,以及大国间的角力和国际政治中的妥协。

这位42岁的藏人汉子,挑着这世间罕见的重负,以“之”字形行走,为自己平衡压力。正如他在当选谢辞中所说,这是一个挑战性很强的工作,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附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

洛桑桑盖指会延续达赖中间路线
2011-04-28

西藏流亡政府周三选出新一届行政首长,哈佛法律学者洛桑桑盖以逾半选票当选。他在周三接受本台专访,表示上任后会延续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毕子默报道)

42岁的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桑盖,在周三以55%的的得票率,获选为新一届西藏流亡政府的行政首长。洛桑桑盖周三接受本台普通话组专访。他表示,上任后会继承达赖喇嘛的和平非暴力主张,延续中间路线,透过多方沟通,以改变汉人对藏人的看法,及使藏人得到中国当局承认及尊重。同时他亦表示希望中国未来能够发展成一个民主的国家。

目前有部分藏人认为和中国当局进行沟通不起作用,以致对对话的努力感到不耐烦,对此,洛桑桑盖表示理解。他说,最近再有藏族僧人遭到残酷打压,事件是一场悲剧,亦是反映藏人目前状况的一个例子。他表示,藏人目前在自己的地方得不到尊重,受到歧视,成为二等公民。今后他会利用过往和中国学者和当局交流的经验,继续采用开放思维寻求合作,但在提出藏人诉求时态度绝对不会软弱。

在讲到达赖喇嘛问题时,洛桑桑盖说,达赖喇嘛始终是所有藏人包括他本人的导师,尽管达赖喇嘛宣布卸除领导人身份,但今后在重大决策上,流亡政府仍然会和达赖喇嘛进行沟通。流亡政府今后将会从政治层面代表藏人,而达赖喇嘛则会作为宗教方面的代表。

洛桑桑盖是哈佛大学法律学者,在担任哈佛资深研究员期间曾两次安排中国的学者和达赖喇嘛举行会谈。他生于印度,从未到过西藏,印度求学期间担任过较激进的藏青会的领袖。由于达赖喇嘛上月宣布卸任政治领袖角色,由洛桑桑盖担任的新任流亡政府行政首长,重要性将会较以往人选更为突出。

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中国的奥巴马”:藏独曾抨击洛桑桑盖


洛桑桑盖曾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旅行证件访问中国,此举招致批评声。

《波士顿环球报》3月22日的一篇文章《从哈佛法学院到藏人领袖》解释说:“他去中国持的是海外华人临时旅行证件,以会晤一些中国学者。他这样做引起藏独人士不满,但洛桑桑盖解释说这是他前往中国的唯一途径,并不意味着承认自己是中国公民。”

洛桑桑盖还曾开玩笑说自己是“中国的奥巴马”,这令藏独人士嘉扬诺布(Jamyang Norbu)十分不满,嘉扬诺布和洛桑桑盖一样,出生于印度大吉岭,曾经是木斯塘游击队战士,目前居住在美国,英文及藏文作家,他反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坚决主张西藏独立。嘉扬诺布在其博客《影子西藏》抨击洛桑桑盖的“中国奥巴马”之说误导藏人融入中国的社会政治制度,洛桑桑盖应该向选民交代清楚。

洛桑桑盖是在2008年10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家智库Woodrow Wilson Center发表讲话时,作出这种比喻的。他当时的演讲题目是“拉萨暴动后中国的对藏政策”,他说:“I thought maybe I can relate Tibet to Obama… So 60 years after Tibet was occupied by China, America is on the verge of electing an African-American president. Look at the, what you call, situation in Tibet. Now can we ask this question in China: can a Tibetan become the next president of China? Or a premier of China? One could say it’s impossible, right?”

“Again, bringing Obama and Tibet back together, you know, China wants to [be a great power like America]. But maybe China can try to emulate some good things, some positive things which, about America as well. You know, that is respecting and implementing the principles of equality, freedom, and justice as far as African-American representation in U.S. government.”

“For the sake of time I’ll just say, you know, now I got an excuse, now, Jiang Zemin said that their treatment of Tibetans is better than the American treatments of African-Americans. Then I nominate myself as the next president of China. At least I have a credential. Obama is from law school, Harvard Law School, and I also graduated from Harvard Law School, you know, so we have si[milarities].”

洛桑桑盖与妻子女儿居住在美国麻省仅有人口5万6千人的梅福特小城,这里距离波士顿市中心仅五英里。他开的是日本本田汽车,喜欢棒球,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和波士顿红袜队的粉丝。

洛桑桑盖: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与西藏,自治与统一的悖论


转贴自Harvard South Asian Journal(October 04, 2006)

CHINA’S NATIONAL AUTONOMY LAW AND TIBET: A Paradox between Autonomy and Unity

By DR. LOBSANG SANGAY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particularly the Regional National Autonomy Law of 1984 (RNAL) purportedly guarantees autonomy for minorities. However, the interpret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both the constitutions and the RNAL reveal an inherent paradox between the concepts of unity and autonomy in the governing of minority regions.

Using the Tibetan experience as a case study, I will argue that the practice of autonomy for Tibetan people is limited in the local Communist Party, and in all three branches of the government: specifically, that judicial autonomy is almost non-existent, legislative power constrained, and executive power debatable. Further, I will show that when a conflict manifests between the supremacy of either unity or autonomy, more often than not, unity trumps autonomy.

In this article, the term autonomy means that members of minorities are their own masters, exercising the right of self—governance to administer local affairs and internal affairs of their own ethnic groups. The meaning of unity is fourfold: a) unity of the motherland, b) unity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CPC, c) unity between Han Chinese and minority nationalities, and d) unity among minority nationalities.

China’s 2004 White Paper on Tibet states that regional ethnic autonomy is established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equal and autonomous rights of ethnic minorities….so that the people of ethnic minorities are their own masters exercising the right of self-government to administer local affairs and internal affairs of their own ethnic groups.” To enforce the concept of autonomy, in 1984 China promulgated the Regional National Autonomy Law (RNAL). The preamble of the RNAL states that “Regional ethnic autonomy embodies the state’s full respect for and guarantee of the right of the ethnic minorities to administer their internal affairs and its adherence to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 unity and common prosperity for all its nationalities.”

What intrigues me is seeing the term “unity” in the Preamble of the RNAL. The idea that one could have autonomy but must adhere to unity is paradoxical at best and contradictory at worst: the very idea of autonomy or “self-governance” means the state should not interfere in the minority’s internal affairs, and this, in turn, creates diversion from unity. If you implement unity of the state, which emphasizes integration and oneness, then it inevitably undermines autonomy. Especially given China’s extraordinary sensitivity with regard to the security and stability of the state, implementation of autonomy is often interpreted as a challenge to the unity of the Motherland.

Following this line of thinking, the conditionality of “unity” in the very law to provide “autonomy” raises questions about the validity and sustainability of the concept of autonomy as prescribed in RNAL. In fact, there is far less autonomy for minorities than that which the White Paper proclaims and Regional Autonomy Law prescribes. More specifically, the cause of the limited autonomy is the by-product of the very paradoxical provisions in the RNAL and, to even greater extent, in its implementation.

Historical Background:

Imitating the Soviet Constitution of 1918 and 1924, the Manifesto of the Kuomintang’s (KMT) First National Congress in 1924 provided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to minorities in China, including the right to secede. At the time, KMT an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were engaged in civil wars. By adopting the Soviet Constitution, the KMT strategized to lure support of the minorities. However, the original stance of KMT was not autonomy but assimilation. This was touted by none other than the founding father Sun-Yat-Sen, who lauded and advocated the successful “American melting pot” strategy towards frontiers and minorities.

Clearly, it was political expediency rather than the consideration for minorities that determined provisions on the secession and self- determination for minorities in the KMT constitution. Soon, like the Soviets, the KMT in volte-face shifted to “mutual co-operation and unity” among the nationalities, and the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Congress disparaged the principle of self-determination.

As early as 1922,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adopted policies on minorities. In 1931, trying to outdo the KMT, the Basic Law (Constitution) of the Chinese Soviet Republic (CSR) of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explicitly provided in Article 14 “the right of 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national minorities in China” … including the right to… separation from China.” In 1949, like the Soviet and KMT, the CPC backed away from such policies. At that time, the “Common Program,” adopted by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provided “regional autonomy” (Article 51) to “concentrated minorities” and added “unity,” which prohibited the splitting away of minorities. Similarly, the “General Program” of 1952, and the 1954 Constitution of China included both autonomy and unity for minorities, continuing China’s paradoxical and contradictory approach in its various constitutions.

The justification of the switch from the right of secession to that of autonomy was based on China’s suffering after the first Opium War at the hands of foreign invasion and occupation. This included the 1940’s invasion of Manchuria by Imperial Japan, Outer Mongolia’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s supported by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fear that Xinjiang might join the Soviet under the guise of self-determination, to be followed by other minorities. An irony has to be noted here: just at the moment when the minorities might have asserted secession or self-determination, with or without foreign help, the provisions were reneged and replaced with “autonomy but unity.”


II: Promulgation, Interpret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Regional National Autonomy, etc (RNAL) Reflecting the liberal and progressive phase of the CCP’s policy towards minorities,“…to restore the Leninist socialist “golden age” of the 1950s, in 1984, the Party-state promulgated the Regional National Autonomy Law (RNAL).” But despite giving several concessions to minorities, the very preamble of the RNAL makes it clear that “unity” superceded “autonomy.” Clearly reinforcing the mandatory requirement of “unity,” Article 5 of RNAL states that the autonomous self-governance must uphold the “unity” of the country. Like the Article 115 of the Constitution, the same Article 5 further undermines autonomy by requiring guarantee that undefined “other laws” are observed and implemented by autonomous government of minorities. The law on autonomy provides the state’s special arrangement to preserve and protect minorities but when it is equated or considered lesser than “other laws” (which could mean any state, departmental or regional laws), it lessens the gravity of the concept of autonomy in China.

Further demonstrating that the concept of autonomy has been diluted and undermined, Article 7 of the RNAL states that “the organs of self-government of ethnic autonomous areas shall place the interests of the state as a whole above anything else and make positive efforts to fulfill the tasks assigned by state organs at higher levels.” Requiring autonomous self-governance to place the undefined “interest of the state as a whole above anything else,” (which could be interpreted in many ways) and fulfill the tasks assigned by state organs at higher levels (by departments etc.), further undermines the concept of autonomy. In theory, autonomy requires a separate administrative arrangement where people could be treated and governed as per their distinctiveness. When the state and state organs supersede or override autonomy, however, then they undermine the very idea of autonomy and special treatment.

LEGISLATIVE POWER:

The extent of legislative autonomy is debatable, because on the face of it, the RNAL gives room for autonomy by allowing the autonomous congress and government to amend and modify national laws to suit the local culture and conditions (Constitution Article 116 and Article 19 of the MNA). However, the document’s following paragraph explicitly states that any modification of the national law must be “reported” to and “approved” by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 other words, both by “delaying or denying,” NPCSC could undermine autonomy. Such conditionality renders local legislative modifications and local laws ineffective by requiring “approval” from the Standing Committee. By delaying or not responding to the “report,” the Standing Committee effectively kills local legislation. Such dependency on the higher-up institutions essentially nullifies autonomy for the legislative power of the Autonomous regions.

On the other hand, it is interesting to note that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s in other parts of China need to simply “report”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Constitution Article 100) and can implement modified national laws. By requiring “approval” for the autonomous regions while requiring the provinces only to “report” it is clear that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s appear to enjoy more autonomy in amending and modifying national laws than autonomous governments. It is not a coincidence that Han Chinese is the majority in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s, while minorities dominate the population in the autonomous regions. The conditionality to seek “approval” for minorities reinforces the argument in favor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extra sensitivity on the issues of security, justifying its choice of “unity” over “autonomy.”

Furthermore, the role of the CPC in enactment of legislation limits the power of the Autonomous regions to introduce laws, and also to amend national laws to suit the local conditions. According to the 1991 document, “Certain Opinions on Strengthening the Party Leadership over the Legislative Work,” “the Politburo and CPC congress should review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s before submitting to the NPC” and also, autonomous regions require “approval” of laws covering political matters. The CPC influence is conducted by penetrating NPC leadership, setting meeting agendas, and requiring oversight of the drafting process of the laws.

Thirdly, in the 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s (TAR) People’s Congress, among the eighteen Chairmen and Vice-Chairmen, fifteen are Tibetan, two Chinese, and one Tibetan Muslim which is to somewhat proportionate to the ethnic composition in the area. However, in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Regional Peoples Congress (the legislative body which represents the Congress and meets throughout the year to legislate laws), Tibetan and other minority representation is 69.23%, thereby diluting their impact with more than 30% representation of Chinese members-- even though the non-Tibetan population (including Han Chinese) is officially estimated at less than 8% in TAR. This disproportionate representation of the Han Chinese and non-Tibetans in the Standing Committee indicates their dominant influence in the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of the legislature.

EXECUTIVE POWER:

The executive or administrative power of the RNAL puts emphasis on employment of minority officials, specifically requiring equitable representation of minorities in the government (Article 17, 18, 22). The RNAL explicitly requires that the Chairman of the Autonomous Region, the prefect of 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or the head of an autonomous county shall be of minority nationality (Article 17). Also other positions of administration require equitable representation of the minority and other minorities in the area. It is not defined what “equitable” representation means--it could range from 50% to 90%. Interestingly, of the fourteen Governors and Vice-Governors of TAR, seven are Chinese and the other seven are Tibetan, thereby having exactly 50% power sharing arrangement between the two. It is to be noted that among the up to twenty-nine departments, the most powerful trio-- the Organization/Personnel under the TARPC, Finance, and Planning -- often remain the exclusive domain of Chinese officials, with only symbolic deputy positions given to the Tibetan officials.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AR, which is the power center of the region, consists of the Secretary and eleven Deputy Secretaries. Among these positions, seven are filled by Han Chinese and five by Tibetans. Again the Chinese representation is more than 65% and Tibetans are left with only 45% in the power center.

JUDICIARY (Article 46-47)

The Minority National Act (MNA) does not make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ourts in the autonomous regions and those in other parts of China. It provides two provisions on people’s courts and procuratorates (Article 46, 47) without distinguishing minority nationality culture, local conditions or even traditional laws. As the Chinese judiciary is organized in a hierarchical order, with the Supreme Court at the highest level followed by others in a descending order, there is no special treatment towards courts at minority areas. As the lower court is subject to the higher court, the courts in the Minority areas are subject to the higher court, especially supervision by the Supreme Court (Article 46). Therefore, there is no room for judicial independence or even autonomy.

Moreover, the judiciary is partly dependent on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for its appointment and budget, including salaries, and is susceptible to political influence. Similarly, the local court which is legally subject to the Supreme Court, is politically susceptible to local congress, and particularly the local party thereby leaving less room for judicial autonomy.

The head of the TAR’s People’s court is a Tibetan and the head of the Peoples Procurates of TAR is a Chinese. Among the People’s Court and People’s Procuratorates at the regional, perfectural (city) and county levels, it is to be noted that combination of both Tibetan and other minorities have only 69.82% judicial representation, which means, the Chinese representation is more than 30%. Furthermore, the figure calculates county levels, where Tibetans are likely to be an absolute majority, which means further increase in Chinese judicial appointments and less Tibetan representation at the regional and prefectural level.

In Tibet, as in other parts of China, many judges are former PLA officers (including Tibetans), thereby representing conservative sections of the society, particularly concerning national security and social stability. As a result, it is more likely that their ideology and philosophy tilts towards emphasizing “unity” over “autonomy” when they make decisions in cases where the two concepts compete. Other judges are non-Tibetans and most likely Han Chinese, whose views on “unity” and “autonomy” are likely to lean more towards the former than the latter. Further, in every judicial court--similar to all branches of governmental agencies--unit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nfluence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 of judges, increasing the likelihood of favoring unity over autonomy.

As these facts indicate, room for judicial autonomy is almost non-existent. No wonder there are more convictions on political matters than redress: room for such issues barely exist. Tibetan judges, the potential constituents to favor autonomy, are constrained by the fact that too much emphasis on autonomy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promotion of “local chauvinism” which is illegal and subject to disciplinary action by the higher-ups both in the judiciary and through CPC.

Conclusion:
Tibetans do not enjoy the prescribed autonomy in Tibetan areas in China. Limited autonomy under the Regional National Autonomy Law of 1984 is far less than what was originally promulgated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olicies, i.e., the right to secession and self-determination, which were replaced in 1954 with the paradoxical concepts of autonomy and unity. In drafting the Minority Nationality Act of 1984, autonomy was further diluted by the overarching concept of unity, thereby creating paradoxical and contradictory approaches to autonomy for minorities. The implementation of autonomy was further undermined by expansive interpretation of provisions favoring unity while interpreting autonomy narrowly, specifically in the personnel affairs, which were disproportionately dominated by Han Chinese personnel over Tibetans.
There exists only a small degree of executive autonomy, limited legislative autonomy and almost non-existent judicial autonomy. Moreover the overarching local Communist Party is dominated by Han Chinese at the highest decision making body thereby its influence is palpable in major policies favoring unity over autonomy.

In sum, Tibetans are not the “masters of their own affairs, exercising the right of self-governance to administer local affairs and internal affairs of their own ethnic groups,” as promulgated and prescribed in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Minority Nationality Act of 1984.

Dr. Lobsang Sangay is presently a Research Fellow at East Asian Legal Studies Program, Harvard Law School. He earned his Doctorate in law, and master's degree from Harvard Law School, and did his LLB and B.A . (Honors) from Delhi University, India. He was a recipient of 2004 Yong K. Kim' 95 Prize of excellence for his Doctorate dissertation and Fulbright Fellowship to study at Harvard Law School. He has given numerous talks on Sino-Tibetan issues in various institutes and venues around the world. He is an editorial consultant for Radio Free Asia and has a weekly radio program. He has published articles about the Tibetan issue in the Harvard Asia Quarterly and Journal of Democracy, to name a few.

洛桑桑盖当选感言:我们已经面临巨大的挑战


4月27日,洛桑桑盖当选第三任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早上7点24分,他在自己的脸书上发表胜选感谢信,表示:“中国政府逮捕和杀害藏人使阿坝及安多藏人处境危急,我们已经面临巨大的挑战。”

他称自己的当选是达赖喇嘛智慧远见的成果,是他促进西藏社会走向真正民主的一个重要步骤。正当茉莉花革命中的人民以生命的代价确保民主时,达赖喇嘛以自己的姿态显示了他对西藏人民的信任。他相信,藏人的民主体制有助于西藏的未来。他呼吁西藏之友加入藏人的共同事业,减轻被占领土地上藏人的痛苦,帮助达赖喇嘛返回布达拉宫。

A Thank You Message From Dr. Lobsang Sangay
by Our Katri Lobsang Sangay on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at 7:24am

With profound humility I accept the Tibetan people's support and the post of Kalon Tripa.

It is sobering to realize that nearly 50,000 people in over 30 countries voted in the recent Kalon Tripa and Chitue elections. Your overwhelming support is humbling and I will do my utmost to 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s.

I ran on a platform which surrounded the three core principles of unity, innovation and self-reliance. In keeping with that spirit, I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e campaigns of the other two candidates, Trisur Tenzin Namgyal Tethong la and Kasur Tashi Wangdi la. It was a privilege to run against two extraordinary men with such distinguished records of public service. I have tremendous respect for both of them. I also want to thank Professor Samdhong Rimpoche for his steady leadership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as our Kalon Tripa.

The recent Kalon Tripa and Tibetan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were by all accounts unprecedented. There was a level of enthusiasm from both the electorate and candidates that was never witnessed before. This enthusiasm was not limited to solely Tibetans in exile either. Tibetans inside Tibet followed the elections closely and I heard accounts of Tibetans lighting butter lamps, praying, and celebrating by bursting firecrackers. My heart was lifted when I even received messages of support and Khatas from Tibetans in Tibet. Outside of Tibet, Nepal interfered in our elections and disenfranchised thousands of Tibetan voters there. Still our people were not daunted. And Tibetans in over 30 countries cast their vote.

I view my election as an affirmation of the far-sighted policies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and another important step towards the realization of his vision of a truly democratic Tibetan society. I believe the success of the recent Kalon Tripa and Chitue elections and the active participation of the Tibetans in the elections is a significant moral victory.

This campaign has been a great personal journey for me. I had a chance to visit Tibetans in many countries as well as most of the Tibetan settlements in India. I still vividly remember many of the interactions I had with fellow Tibetans while on the campaign trail. As I prepare to assume this important position of responsibility, their hopes and aspirations will continue to be at the forefront of my mind.

I am assuming leadership responsibility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His Holiness’ magnanimous decision to devolve political authority to elected leaders. In contrast to the Jasmine revolution where people are giving up their lives to secure democracy, His Holiness’ gesture demonstrates his faith in the Tibetan people.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s my inspiration and I will seek to achieve the ambitious objectives he has set for us. I take comfort in the fact that the changes we are going through are happening as per his vision and while His Holiness is healthy and available to watch over us. I am also confident that the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nd government we have in place will help sustain the Tibetan movement into the future.

I would like to sincerely thank all thos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election because their participation strengthened our democracy. I want to extend my special thanks to my diligent and selfless supporters who set high standards by running a positive and constructive campaign. However, I would also like to appeal to my supporters to refrain from organizing celebration parties because the result of this election is not an individual loss or victory, but rather a mandate to shoulder the aspirations of six million Tibetans. We are already facing immense challenges including a critical situation in Ngaba and Amdo with Tibetans being killed and arres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 want to express my sincere appreciation and extend my deepest support to the people in Tibet who continue to show tremendous courage even in the most difficult of situations. Our hearts and minds are steadfastly with them.

I urge every Tibetan and friends of Tibet to join me in our common cause to alleviate the suffering of Tibetans in occupied Tibet and to return His Holiness to his rightful place in the Potala Palace.

The participation and enthusiasm we witnessed during the elections was overwhelming and I encourage everyone to continue being an active participant. The time has come for all Tibetans to take on greater responsibility. While I will do my utmost to fulfill the responsibility you have placed in me, the success of the next Kashag will depend on the engagement of all Tibetans. Together, I am confident we will march together towards a better future.

Bhod Gyalo

效法聖雄甘地,洛桑桑盖将用中国法律为藏人维权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聖雄甘地和尼赫魯,他們都是以自己律師的身份,運用法律的壓迫,為他們的人民爭取權利。我覺得自己多年的研究中國政治,中國的法律和監督中國法律,是我們的運動可以好好利用之處。

---我同意西藏支持者所主張的策略之一,就是進行徹底審查中國現行法律,並利用它們減輕境內藏人所面臨的挑戰。

---要證明中國不遵守自己的法律;如果他們不執行他們制定的法律,或者是他們根本不執行,那麼我們便可得到我們的權利。

转贴:

十問洛桑桑蓋博士

『國際西藏郵報2010年7月30日達蘭薩拉報導』洛桑桑蓋博士是是哈佛法學院東亞法學研究部門的博士後研究員;在大吉嶺的藏人難民中心上高中,在印度德里大學獲得榮譽文學士(BA)、法學士(LLB)。1992年,任西藏青年會中央執行委員(CENTREX)。1996年在哈佛完成法學碩士學位,並於 2004年榮獲哈佛的博士學位,不僅是600萬藏人中的第一人,也是喜馬拉雅地區,包括不丹,尼泊爾和蒙古的第一人。花了6年在達蘭薩拉從事研究工作,以論述1959年至2004年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和歷史的博士論文,獲得Yong K. Kim的傑出論文獎。他也以藏文撰寫了一本關於人權的書籍。赴世界各地講學談論西藏,並發表數篇期刊論文和幾本書籍;在2006年,他被總部在紐約的全球組織亞洲學會(Asia Society)評選為亞洲二十四位年輕領袖之一。洛桑桑蓋博士,被視為2011年噶倫赤巴(西藏總理)大選最具潛力的候選人。

以下是美國猶他州大學學生仁堅專訪洛桑桑蓋博士全文:

1.您被視為是下屆噶倫赤巴最具潛力的人選。您感覺如何?
我很感激地被提名是具格的噶倫赤巴候選人;在此,謹向各位藏人朋友的支持和鼓勵,表達我衷心的感謝。無論贏輸,將盡我所能,不辜負大家的期望,繼續為我們的神聖事業努力奮鬥下去。最終,西藏的民主和選舉過程,能夠透過公眾參與而成為唯一的贏家,我將盡其所能的發揮我的角色功能。
事實上,在難民安置地養成的普通藏人,以及畢業於西藏中央學校(CTS),均被視為是可以培養出潛在的噶倫赤巴的地方。在我看來,這證明了我們的社會在過去50年來煇煌的進步。這也證明了新一代藏人,對於達賴喇嘛尊者的高瞻遠矚和不懈努力,推動我們社會的改革和民主的做法,深具信心。西藏憲章規定,任何年齡達到35歲以上的藏人,都有資格和機會進入西藏流亡政府服務。

2.您是噶倫赤巴最具潛力的候選人,這也帶來了良好的效益。許多藏人渴望了解您過去15年在美國的情況。
因為取得富布賴特獎學金(Fulbright Scholarship)的關係,所以我在1995年時來到美國,並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就讀;在我完成碩士學位後,哈佛大學提供獎學金,讓我得以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2004年,完成我的博士學位。之後,我寫信給達蘭薩拉教育部說明我的情況,我的學術著作,包括與中國學者合作多軌外交互動,尋求他們的指導。 2005年6月17日,教育部回應了我在大學裡的學術研究工作,應該等同於服務於西藏社會,從而免除我應該要對西藏有所回饋的服務合同。富布賴特(Fulbright)計劃通過我的學術研究和多軌道外交的工作,並強烈支持我留在哈佛。2007年2月13日,美國國務院授予我簽證豁免權。我被委任為哈佛法學院研究員,並於2008年晉升為研究工作者。我仍然保有印度居留證(IC),方便旅行之用,包括回印度時使用。
過去15年致力在學術方面,並未如同大部份我在哈佛的同學們,擔任律師追求個人的私利,我堅持繼續為幫助西藏和西藏人民而努力。和世界上許多精英學習很多互動的課程,包含中國、國際政治、民主憲政、領導力、解決衝突、人權、西方哲學;而任何情況下,這些學習都是對於增進西藏福祉,有密切的關聯性。我每天都嚐試做一些對西藏有利的事,並定期在世界各地旅行,提高大眾對西藏問題的認識。

3.至目前為止,誰最能夠激勵您的人生?
想起了在2004年我畢業之後,我的好朋友,已故登達先生,他是紐約西藏辦事處的代表,幫忙故鄉網提問我一個類似的問題(http://www.phayul.com/news/article.aspx?id=7093&t=1)。有三件事情,是我深表感激的;達賴喇嘛尊者,我的父母,雖然他們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我讀大學會比讀高中花上更多的時間,以及西藏流亡政府。當我沒有多大時,在尊者領導下的西藏政府保護我,並供給我許多機會。就專業和個人而言,現在能夠以自己的雙腳堅定地挺立,更應該承諾在盡我所能,加強和延續長輩們所奠定下來的堅實基礎,為西藏政府和我們的運動努力不懈。

4.網站和目前的博客都在討論,您和丹增朗傑(Tenzin Namgyal Tethong)先生,是2011年嘎廈大選的兩位主要候選人。您的看法?
能夠跟丹增朗傑(Tenzin Namgyal Tethong)先生相提並論,對我來說,非常光榮;丹增先生,是我的舊識,我也很敬重他。許多網站、博客、年輕人和網民的聊天室都在討著這件事,但我相信它仍然言之過早,況且多數藏民能夠上網的有限。
我一再強調2006年噶倫赤巴大選,而選民回報了慘淡的投票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合格選民並沒有站出來投票---比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公民投票率更低,而這兩國的選民,是真正近距離的面臨死亡的威脅和恐嚇。(http://www.phayul.com/news/article.aspx?id=26694)2011年是不是會有所不同?我聽到一些藏人不同的聲音,努力訴求著改變低投票率的狀況,那麼就要拭目以待了。我希望我們在這次大選裡能夠有更多的選民站出來投票;不管您要選誰當總理和議員,我呼籲所有合資格的西藏選民,可以在2010年8月18日最後期限日登記和查驗您的投票資格,請儘速與您當地的西藏協會聯繫。

5.有些人一直強調,要有在達蘭薩拉工作的經驗,才是擔任噶倫赤巴的最重要條件。您的想法?
如同任何國家的選舉一樣,即將臨近的噶倫赤巴大選,將成為維持現狀和改變之間的大事。想要維現狀的人們顯然發揮了他們該明的經驗,但那些渴望改變的人們,一定會主張要一名具有新視野和想法的候選人。
最近,印度贊成維持現狀,並重新讓辛格總理當選。同樣的,在1988年,美國人民支持維持現狀,所以選出了當時的副總統老布希擔任美國的總統。但最近在英國的大選,選出了43歲的大衛卡梅倫和42歲的尼克克萊格,勝過經驗老道的布朗和他的工黨。同樣的,在1992年、2000年和2008年的美國總統選舉,雖然缺乏經驗,但卻在華盛頓改寫了歷史,主張改革者取得勝利。 1992年,比爾.柯林頓擊敗現任總統老布希;2000年,德克薩斯州州長小布希擊敗在華盛頓特區經驗豐富高爾;更遑論 2008年,令一位年輕的參議員(46歲歐巴馬)都感到驚訝,他贏了經驗老道的主要挑戰者(希拉蕊)和他的最終對手(麥凱恩)。
因此,儘管經驗值是重要的,但絕非是致勝的關鍵。因為,每在一個關鍵點上,面臨新的挑戰和新的機會,每個人都想要重新選個總統或總理。最後,之於任何一個新政府而言,噶倫赤巴的成功將取決於團隊的工作。只要您能夠結合前輩的、年輕的專業人士,婦女和受過教育的人經驗和智慧,尊重西藏的傳統和文化,噶廈的成功一定在望。
就我的經驗來看:即使我沒有在達蘭薩拉的辦公室朝九晚五的規律工作,我知道政府是相當不錯的團隊。我常常受到政府、議會、西藏青年會、婦女組織或其他團體的邀請,提供講座和工作坊,這是我的責任不得不去完成。幾乎每年都要前往很多地方,待上數星期,甚至數個月的時間,我和西藏各階層領導都熱烈的互動關係,如受尊崇的西藏內閣,議會,各局部和非政府組織的主管們等。擔任大多數領導階層的諮詢顧問,我有信心可以完成這些工作。
我公平的理解達蘭薩拉的政治生態,因為我曾花了6年的時間,為我的博士論文從事這樣的研究工作,為「誰是誰」採訪西藏社會各個階層,從已故的昆德林(Kundeling Kungo)、袞噶塔拉(Kungo Tara)、桑都仁欽到現任的噶倫赤巴顙東仁波切,更不用提內閣、議會,公務員和非政府組織人士。撰寫59年至04年西藏政府與民主創立與發展,我相信我有能力,可以掌握達蘭薩拉的內部運作。
是的,行政的經驗固然重要,但管理本質是依據法律。經研究西藏憲法和憲章,並與印度、美國和其他憲法比較,我對我20年法律背景經歷能夠派上用場,感到非常有信心。許多世界領導人都是律師,這並不是巧合。歐巴馬總統和希拉蕊柯林頓也都是律師。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即將在2012年接任中共國家主席和總理,他們二位都具有法律背景。台灣總統馬英九,也是一名律師。
最重要的是,我非常了解自己,我擁有能夠理解藏人的同理心。我很熟悉安置點(藏人安置點)的情況。我知道安置點再一次面臨欠收或是在溫暖的天氣裡銷售冬天的毛衣的感覺。我在安置點長成,陪同我的父母到處去銷售羊毛衫,並在不同的西藏學校吃藏式饅頭(Tingmo)和印度扁豆(Dal)餐。由於這些經歷,我會認為這是能夠回到達蘭薩拉的一個契機,並為尊者服務。

6.您認為什麼是未來的噶倫赤巴最主要的責任?
首先,我們必須確定噶倫赤巴是一個領導者或管理者。如果噶倫赤巴單純是一個管理者,對於雙邊機構和個人經驗,都是必要的。然而,尊者自己也強調,由於我們的民主進展,噶倫赤巴應承擔更多的政治領導責任。組織研究確定了領導核心的素質,必須具備視野/規劃、溝通及激勵人心的能力;領導和執行的勇氣,配合經驗與其他的技能等。
至於噶倫赤巴是一個領導者的角色,那麼首要的責任,就是解決中國佔領的問題,減輕我們勇敢的西藏同胞所面臨的嚴苛挑戰。其次,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提高西藏政府的位置,這一直都是相當薄弱的一環。第三,嘎廈要維持和加強我們位在印度的流亡政府,同時爭取印度人民的支持。第四,嘎廈必須監測中國每日的變化,制定長期和短期的戰略計劃和政策,同時應對中國政府及其人民。最後,噶倫赤巴必須認識境內外藏人的願望和憂慮,確保流亡在亞洲和西方藏人的福祉。更重要的是,鼓勵我們的青年積極與西藏政府互動,並參與西藏運動。
因此,如果噶倫赤巴是一個應負起這些責任的領導者,那麼過去 20年裡,我的生活給予我在這五項重點責任上豐富的經驗。我與數百名頂尖中國學者,來自世界各地的知識份子、外交官和領導人互動的經驗,帶給我宏觀這個世界實際政治面貌。深入與來自西藏的學者和學生交流,豐富了我對他們願望,他們目前的現況和複雜趨勢的了解。不用說,在印度安置點成長的經驗,賦予了我個人的親和力。

7.數個援藏團體和人士提出使用中國的法律制度,處理西藏境內藏人的問題。作為一個法律學者,請教您,如果您當選下一任噶倫赤巴,會把這個議題端上檯面嗎?
我有15年的經驗,在直接與中國學者互動、辯論方面。我知道不少有關中國政治,一些法律,以及中國的心態。透過多軌外交,我在哈佛舉辦多次前所未有的大型會議,聚集了數百名西藏和中國學者共同互動交流。
我同意西藏支持者所主張的策略之一,就是進行徹底審查中國現行法律,並利用它們減輕境內藏人所面臨的挑戰。正如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在他那具有前瞻性的著作「無權者的力量」一書中所提及的,當一個國家虧待人民,就是以法律當作一種藉口。因此,被壓迫者的力量,也就是利用同樣的法律來尋求補救;這才是雙贏的局面,因為要證明中國不遵守自己的法律;如果他們不執行他們制定的法律,或者是他們根本不執行,那麼我們便可得到我們的權利。正如大家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聖雄甘地和尼赫魯,他們都是以自己律師的身份,運用法律的壓迫,為他們的人民爭取權利。我覺得自己多年的研究中國政治,中國的法律和監督中國法律,是我們的運動可以好好利用之處。

8.宗教在您的生命中扮演了何種角色?
宗教在我的生命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已故的父親在西藏是一位僧人,但逃離西藏,後來定居在印度。每天,他持咒唸誦,並在我孩提時代,把這麼重要的宗教典範都傳授給我。我的母親,與我生活在一起,每天持咒唸誦,並作著108次的大禮拜,儘管她的膝蓋和背都出了問題,日復一日還是如此。我的妻子在一天結束前都要唸誦簡短的祈請文。去年8月,我參加尊者三次傳法法會;特別期待參加今年9月,尊者在達蘭薩拉即將到來的佛法教授。盡我所能,履行我已故父親臨別的贈言,當離開這個世界時,只能帶著宗教。顯然的是,這些教導對我的幫助很大,讓我可以為我的已故父親、親人,西藏同胞和眾生祝禱。常言道,「以佛法滋潤和灌溉我們的社會」。

9.您最近訪問了印度各安置點。您已拜訪了哪些地方,還打算去哪兒呢?
很多事情在更清楚後,我才來到美國;我訪問了許多不同地方的安置點,包括喜馬偕爾邦、北安查爾邦、邁恩巴德、拜拉庫比、亨蘇爾、戈萊加爾,明顯的是走訪許多位在尼泊爾和東北邊的定居點,那是因為我來自這個地區。
今年6月,一些組織邀請我加入一個名為「西藏運動宣言:十種權力」工作坊。我真誠地感謝所有協助安排我訪問安置點、寺院和學校的邀請;訪問安置點,總是震撼人心的難得的經驗,我覺得待到安置點,就像是回到家一樣。
這一次我的印度之行,再次帶我前往亨蘇爾(Hunsur),戈萊加爾(Kollegal),拜拉庫比(Byllakupe)和達蘭薩拉。但是,卻是我第一次造訪孟果(Mundgod)。我也到訪南印所有的主要寺院,以及多間學校。這和我以往的旅行大大不同,我已訪問近百分之六十的安置點,以及四大教派寧瑪、噶舉、薩迦、格魯和傳統苯教的重要寺院,還走訪了西藏兒童村和西藏中央學校在各地的許多學校。我希望在10月3日噶倫赤巴初選前,能夠訪問百分之75的安置點。
除了在印度的安置點和學校外,我也見過居住在北美、歐洲和澳大利亞,數以千計的藏人同胞。我的學者身份,讓我能夠有機會與世界各地的學者聚會,同樣的也遇到了許多來自西藏的學者,並且與之互動交流。
我堅信鞏固和激勵公眾參與民主是加強民主進程的唯一途徑。我很幸運的,能夠擁有偉大的榮耀和絕佳的機會成為這個高層位階的候選人,所以我有義務盡我最大、也是最好的努力來圓滿這個過程。我到藏人安置點會見那裡的人們,不論是寺院的僧侶、學生和青年,積極地了解他們的願望、面對挑戰的焦慮或是樂觀的想法。我堅信一位好的領導者是願意和民眾互動,並且能夠理解百姓的心。因此,我呼籲每一位有潛力的候選人,與應該去旅行,和您的西藏同胞見見面,而這種經驗只會幫助你成為一名更好的噶倫赤巴。
我在瑞士、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出席了辯論會,並且還有即將到來,在加州舊金山的辯論會。盡我所能提升我們對於民主的認知,當然在這些過程中我有幸的學習了不少事物,我希望大家能夠起而傚之。

10:您支持噶倫赤巴這個職位嗎?
我會發出一個簡短的新聞聲明,簡單的解釋為什麼我會參選噶倫赤巴。這是我的另一個該要努力的部分,加強我們的民主進程,依循正常民主程序參與選舉。因此,在下次的選舉中,如同任一民主國家的選舉一樣,候選人依循自己歡喜的方式,積極的參與選舉。一旦候選人積極參與選舉流程,選民也會積極參與和給予回饋。如果產生上述的情況,這將是我對西藏社會,對我們的民主和我們的運動的小小貢獻。
懇請大家在 8月15日之前,登記參與議會(Chitue)和噶倫赤巴(Kalon Tripa)大選的投票資格。希望所有的候選人都是最好的人選,和我所有的西藏兄弟姐妹們一起共創更美好的明天。扎西德勒!

洛桑桑蓋博士電子郵件信箱 losangsengye@gmail.com

國際西藏郵報駐台北記者黃凱莉中文 編譯

2011年4月25日星期一

洛桑桑盖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追求西藏独立?


4月18日,澳洲广播电台中文部发出了采访下一届西藏流亡政府最热门的总理人选洛桑桑盖的报道,其所用标题掩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号,那就是洛桑桑盖屡次谈到西藏独立,他的说法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迥然不同,走的是一条偏激的独立路线,洛桑桑盖是否公然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追求独立,值得仔细观察。

澳洲电台的报道标题是《洛桑桑盖称首要任务是与中国政府打交道》,但其内容多次提到“独立”问题。如“洛桑桑盖对澳广时事记者说,如果他当选,将代表全体藏人与中国中央政府谈判。他希望中国的改革派领导人能理解西藏人民争取独立的诉求,并说西藏独立也符合中国的利益。"

澳广的报道非常奇怪,称洛桑桑盖说“西藏独立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政府看了,岂不勃然大怒。

报道还说:“藏人要靠自己争取独立。洛桑桑盖说,在争取从中国独立问题上,藏人要靠自己。他说,藏人争取独立的基础是藏人要团结统一,争取独立的过程是不断创新,眼下的目标是自立更生。洛桑桑盖说,如果藏人遵守这三个基本原则,那么重现西藏自由这一流亡藏人的终极目标将得以实现。”

令人费解的是,澳广发出的这一消息,透露出未来流亡藏人重大的政策变化迹象,时隔一个礼拜竟没有引起轰动。似乎不仅是西藏流亡政府默认了对中间道路的修正,连北京也忍受了。


附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的报道原文:

2011 年 04 月 18 日

【时事报道】洛桑桑盖称首要任务是与中国政府打交道

有可能成为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的哈佛大学藏人学者洛桑桑盖博士在接受澳广采访时表示,如果他当选,会把与中国政府打交道作为首要任务。

*有望成为流亡藏人政治领袖*

3月20日流亡海外的藏人举行西藏流亡政府新领导人和新议会议员选举。由于达赖喇嘛已经宣布将不再过问政治而专心于藏人的精神发展,因此新一届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也将成为流亡藏人的政治领袖。

新一届西藏流亡政府行政首长选举参选人共有三位: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客座研究员洛桑桑盖,达赖喇嘛前驻美国代表丹增洛桑以及曾担任西藏流亡政府部长和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的扎西旺迪。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洛桑桑盖在三名政府领导人竞选者中领先。选举的最终结果两周后可揭晓。

*主张与中国改革派领导人谈判*

洛桑桑盖对澳广时事记者说,如果他当选,将代表全体藏人与中国中央政府谈判。他希望中国的改革派领导人能理解西藏人民争取独立的诉求,并说西藏独立也符合中国的利益。

洛桑桑盖说,一些人说温家宝总理是中国政府温和派阵营的领袖,如果此言确实的话,他希望和温家宝举行会晤。

洛桑桑盖表示,流亡藏人政府当然希望和所有中国领导人会晤,尤其是在西藏问题上更易接受外界观点、更有兴趣解决的开明的温和派领导人。

*从印度小山村走出的哈佛博士*

洛桑桑盖有着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履历。他拥有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被视为国际法专家。

他的童年是在印度一个小山村度过的。洛桑桑盖对澳广说,当时他的父母有一英亩地(约6亩)和两三头牛,为了送他去读藏人流亡学校,他的父母还卖了一头牛,这才有了现在能在哈佛做研究的他。

*藏人要靠自己争取独立*

洛桑桑盖说,在争取从中国独立问题上,藏人要靠自己。

他说,藏人必须自立,就像甘地、曼德拉和马丁·路德·金一样,他们大多数都采用非暴力的运动方式,并且都强调依靠自己。

他说,藏人争取独立的基础是藏人要团结统一,争取独立的过程是不断创新,眼下的目标是自立更生。洛桑桑盖说,如果藏人遵守这三个基本原则,那么重现西藏自由这一流亡藏人的终极目标将得以实现。




另附多维新闻引述大陆《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国对洛桑桑盖完全倒向美国寻求独立有了心理准备:

洛桑桑盖:盼叶落归根也准备长期奋斗
大中小2011-03-20 23:43:43转发TwitterFacebook打印投稿

《环球时报》引述与“西藏流亡政府”关系极其密切、跟达赖喇嘛和洛桑桑盖熟悉到“几乎每个月可以见一面”的德里西藏研究小组创始人、印军退役情报官维德拉-沃尔玛上校的话说,洛桑桑盖的从政方针可以归纳为两点:一是西藏事务全面倒向美国,所谓的“争取国际支持西藏事务”可能会浓缩为争取美国对西藏事务的实质支持。他当选之后,美国政府会陆续派高层官员前往达兰萨拉,影响“西藏流亡政府”对中国中央政府的政策与态度;二是洛桑桑盖将会鼓励更多的西藏青年参加西藏独立运动。路透社此前的报道也称,洛桑桑盖对达赖主导的“中间路线”颇有微词。

不过,《哈佛通讯》3月曾报道,“洛桑桑盖以前很强硬,脑子里装的全是西藏独立的思想,现在他已经改变了许多。他跟达赖喇嘛一样,已经意识到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西藏独立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关键是找到合适的方式促进西藏问题的谈判。”

2011年4月23日星期六

中国计划生育利益集团的形成过程


研究中国计划生育问题的旅美华人学者易富贤,近年来一直试图提醒中国政府,中国社会正面临严重的人口危机,中国必须废止实行了30年的强制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但呼吁多年之后,北京依然我行我素,他发现中国政府完全被利益集团左右了。

易富贤最近从洛克菲勒人口理事会副会长保罗(Paul Demeny)的文章中得到这一启示,保罗说人口地理学因素令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推行计划生育,声称是为了可持续发展,尽管时间推移会使这一理由站不住脚,但由于形成了利益集团,各国会主动把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下去。

易富贤认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和美国政府在1970年代一起精心策划了发展中国家的计划生育浪潮。他说:“1974年,在洛克菲勒三世推动下,基辛格指导起草了一份长篇绝密报告,指发达国家越来越依赖发展中国家的自然资源,如果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过快,会影响发达国家对他们自然资源的利用。他们要掀起人口爆炸的舆论,让发展中国家主动实行计划生育。”

易富贤指出在基辛格的报告出台后不久,中国导弹控制专家宋健访问欧洲,得到了一些人口控制资料,回国后就专心研究人口控制,并成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总设计师”之一。宋健后来官拜中国国务委员和国家科委主任。

1979年改革开放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4亿美元,这一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与中国签署协议,资助中国5000万美元,用以建立中国的人口学和计划生育组织,并进行首次全国人口普查。在这期间,一位叫段纪宪的学者把中国人口学会筹备组的五位教授请到夏威夷,到他供职的美国东西方人口中心培训,这些人后来成为中国人口学的权威,而东西方中心的创办人正是洛克菲勒人口理事会的副会长保罗。

尽管早在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期间,斯大林就曾要求英美帮助解决中国人口过多这一问题,但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它在1953年成立人口理事会,推动联合国在1969年成立人口基金,目标就是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1981年,中国人口学会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鼎力支持下成立,其控制理论和思维方式都来自洛克菲勒,易富贤认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等于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属下的一个项目,他们对其每一阶段都心中有数。

30年来,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资助两亿多美元,为中国培养了大批计划生育学者。中国30年投入的计划生育经费达3000亿,从中央到乡镇设有各级计划生育机构,拥有50万名计生干部,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计划生育利益集团。

易富贤断定中国人口学本身就是一门伪科学,计划生育在理论已经破产。因为宋健在70年代末曾预测中国人口将达到40亿,后来又修正为16亿,2006年的《人口发展战略报告》调整为15亿。即使照这个预计,中国每年应增人口1200万,可实际只有600多万。他们还预测,中国在2020年后才会出现老龄化问题,实际上老龄化问题早在1999年就出现了。男女比率现在已经是120比100,光棍问题将凸显。当时预测计划生育不会导致劳动力短缺,现在出现兵源不足,国防都受到威胁。

美国的策略并非在所有国家都灵验,基辛格的报告曝光后,巴西伊朗和韩国等国立即终止了计划生育政策,但中国政府却依然故我。易富贤分析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担心改变政策会影响政府诚信,而这一切都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掌控之中,他们早已预测到中国政府会因为政策延续性问题,继续强制计划生育。

易富贤说:“这就像是洛克菲勒基金打了一枪,之后就把枪放进口袋里了,但是子弹还在飞。”

大地即将震动


“海水是苦涩的,渔民命中注定要死在海里”。这是意大利名导卢奇诺·维斯孔蒂伯爵1948年拍摄的长故事片《大地即将震动》(La terra trema)中的一句不动声色的旁白。

1948年,维斯孔蒂受命于意大利共产党,前往西西里了解渔民的生活,原准备拍摄一部纪录片,为共产党在1948年的大选造势。维斯孔蒂趁机一了自己的夙愿,他早在1941年就买下了现实主义作家Giovanni Verga的代表作《枸杞树屋》(I Malavoglia)的电影改编权,当他来到西西里岛的Aci Trezza时,发现那里的一切与60多年前的小说中描绘的几乎一样。

出身豪门的维斯孔蒂以极大的兴趣观察和描述了西西里渔民的生活与劳作,并亲自担任影片旁白,对意大利穷人的生活状态和意大利社会加以评判。片中群众演员都只说西西里方言,旁白一开始就点明:意大利语不是穷人的语言。维斯孔蒂口述的旁白兼具诗情及哲理,成为整部电影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令我印象深刻的旁白有:“人们对不公平及非正义早已麻木不仁”,“饥饿会使人们屈从于不公正”,“一切都是时间问题,就像蛀虫告诉石头,我会在你身上穿一个洞”等等。另外,有些人物对白也挺有意思,如卧床的祖父说:“力量属于后生,智慧属于长者”(Forces les jeuness, Sagesse les vieux),“寻找新事物的人,会找到最糟糕的东西”(Ceux qui cherchent la nouveaute, cherchent les pires)。

整部影片景色灰暗,简陋的渔港外是两座孤零零的三角形小岛屿,在黑漆漆的夜幕中,一排排渔船顶着闪烁的灯光来回穿梭,引诱鱼群入网。晨曦初露,渔民的吆喝声由海面飘上海滩,唤醒每一家的妇人起床做饭。影片还有一段聚焦渔民与鱼贩的冲突,一色儿的群众演员在海滩大摆格斗架势,直到警察赶来才结束了冲突。人类的性恶及穷人无奈的命运,是这部影片的基本细胞。

作为意大利二战后的新写实主义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维斯孔蒂起用大批群众演员,在故事发生地原景拍摄。他原计划拍一部三段式的长片,第一部分讲述了渔民的生活,第二部分聚焦农民、剥削与被剥削者的冲突,第三部分是被剥削的矿工团结起来最后获胜的结局。最后,他只完成了第一部分。

《大地即将震动》带给维斯孔蒂既有荣誉也有麻烦,影片获得1948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但在意大利国内,基督教民主党政府发起了对新写实主义电影运动的全面反击,资产阶级观众也对公开的同性恋者维斯孔蒂胆敢拍摄这样的电影表示反感。

再说片名《大地即将震动》,原来维斯孔蒂和意共预料有一场大变革将在意大利发生,但历史在意大利拐了个弯,大革命发生在东欧及东亚,意大利的大地并没有震动。

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

加拿大导演执导的中国纪录片 《太极之路》



纪录片《太极之路》是一部由两个颇具分量的合作方完成的举重若轻之作,曾获奥斯卡奖提名的蒙特利尔导演贾尔斯-沃克与中国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仅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就合作完成了这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纪录片。集宗教、文化、体育及海外华人等多种因素于一炉的《太极之路》,在2010年底摘下了第28届意大利米兰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节的最佳体育影片奖后,将于4月22日在蒙特利尔上映,令魁北克人有机会透过自己艺术家的眼睛领悟中国道教文化和武当太极文化的精髓。

4月初的一天,在蒙特利尔东区的一栋由旧厂房改建的写字楼里,记者专访了该片的策划露西-特朗布莱女士和第一导演贾尔斯-沃克先生,内容涉及电影故事、选片过程、对中国合作方的认知、拍摄中的感受及下一步拍片计划等问题。

xxx解放军大校与加拿大领养女孩同寻太极

纪录片以41岁的二胡演奏家陈军陷于创作困境,离开喧闹的城市去寻找灵感开场。出生于二胡世家的陈军是中国国宝级艺术家,有“胡琴上的帕格尼尼”之称,被誉为中国“民乐四大天王”,现任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国家一级演员,大校军衔。

陈军给妻女写下一张离家的便条后,便离开京城驾车上了湖北武当山,他希望在这中国道教第一山里,与山野灵气沟通,完成他的新作《太极•二胡圣典》。

与此同时,被一魁北克妇女领养了10多年的中国女孩香菱宝,也飞抵北京机场,由一道士引领乘火车到了武当山。香菱宝在蒙特利尔生活多年,后来随着调职北约克大学任教的母亲搬到了多伦多,她在那里找了一家太极馆初学太极。这一次回中国,她想在太极的发源地,寻找自己文化的根。

两位寻找者在武当山不期而遇。

陈军日日行走于云遮雾绕的群山间,试图寻找避世隐居的仙风道骨。独居山巅的钟道长告诉他:“心静了,哪里都会是一片净土”。对于如何对待俗世杂物,钟道长引用老子的话说:“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在一曲笛声之后,钟道长更开示他说:“我一人吹乐,只是给群山听。”

15岁的香菱宝上山后一头扎进了武当太极学院,不懂中文的她靠着苏丹男孩阿哈默德的翻译,很快找到了家的感觉。在这里,老师教她开吸合呼,以达气定神闲之境。在这里,她初尝草药,画阴阳八卦,琢磨书法与道教的关系。

三个月后,即将回加拿大的香菱宝坐在一处突兀的峰巅上,问陈军:“太极是什么样子?”。陈军沉默片刻,回答:“太极,也许是这样的吧。”他拿出二胡,拨动琴弦。霎那间,群山环抱之中,琴声悠扬,由近而远,消隐于宇宙间。
至此,两位背景迥异的寻找者,似乎都在“寻根、寻道、寻太极”上有所收获。

xxx中国电影人干活和好莱坞一样卖命

65岁的蒙特利尔导演贾尔斯-沃克是加拿大纪录片导演中的常青树,擅长用人性化及幽默的风格化解严峻沉重的主题。1979年,他以《Bravery In The Field 》获奥斯卡奖提名,2007年,他拍摄的介绍魁北克省长《René Lévesque》的电视系列片,摘得加拿大最佳法语电视节目奖《Prix Gémeaux》的最佳男演员奖,有多部电视系列片多次获得加拿大最佳英语电视节目奖《Gemini Awards》的最佳导演提名,且屡屡在欧美电影节中获奖。

贾尔斯1972年从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影系毕业后投身影业,至今完成了40余部电影电视剧,他在这些纪录片、故事片和电视连续剧中,担任过编剧、制片和导演,除加拿大本地制作外,他还和法国德国的同行合作过,2009年秋天开机的《太极之路》,是他首次与中国电影人合作。

蒙特利尔华人演员李漓促成了贾尔斯与中国电影人的缘分。2007年加拿大多伦多纪录片电影节期间,蒙特利尔电影人露西-特朗布莱女士通过李漓认识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编导们,知道了他们的合作意愿。

露西-特朗布莱说:“新影厂有拍摄武当山太极纪录片的计划,但他们想找一名外国导演,想看看西方导演如何讲述太极的故事,同时他们也想尝试在纪录片方面与西方合作。”

在加拿大艺术圈打拼了几十年的露西,曾帮助太阳马戏团在起步初期的首次北美巡演,2005年,她创立了自己的洛维克媒体公司(Lowik Media),致力于纪录片拍摄。露西认为贾尔斯正是中国人想要的导演,他在加拿大拍了很多纪录片,经验十分丰富。巧的是,他们还认识一些领养了中国儿童的魁北克家庭,知道香菱宝的母亲及她学习太极的情况。于是,露西和新影厂一起构思策划了这部电影。

尽管贾尔斯一直想去中国拍片,但他对太极十分陌生,他真正想拍的电影是“尼克松在中国”。贾尔斯回忆被选中时的情况说:“李漓问我是否想去中国,我说当然了,我已经在写尼克松的剧本,正想和中国人谈谈。为了拍尼克松,我接受了《太极之路》,这也让我花了不少时间学习太极知识。”

09年7月,贾尔斯和露西去中国武当山考察拍摄现场,他们发现武当山有很多客栈供前来修炼太极的人入住,这颇似蒙特利尔的Mont Tremblant给滑雪者入住的客栈。露西告诉记者:“武当山真是美极了,我们上山时,片中故事已经深入了我们内心。”9月,贾尔斯和摄制组被拉上山顶,《太极之路》正式开拍。

在拍摄现场,贾尔斯是唯一的白人,李漓担任了他的导演助理,负责拍摄现场的翻译,另一位在纽约的苏姓华裔加拿大人负责为他与演员们的沟通做翻译,中方团队有五六十人,加上现场的临时工作人员,队伍颇为庞大。3个月的拍摄过程令他大开眼界,他不仅发现了太极之美,还在中国发现了加拿大电影人不复存在的敬业精神。他告诉记者:“最触动我的是中国人的工作方式和效率。我拍片35年,从没有见过这么卖命干活的摄制组。”

贾尔斯回忆了这样的拍摄故事:“有一天,我们在庙里拍摄,先是在底层,我跟摄像主任说,我们要把拍摄铁轨搬到上面去,拍下一个场景。我当时想的是,我们在下面拍完后,休息一个晚上,等人把拍摄铁轨弄上去,明天再接着拍。不料中方人员说不,我们15分钟就可以搞定。整个摄制组的人肩扛手拿,嗖嗖嗖的就上了山。弄得我目瞪口呆,这种情况我从没遇见过,不信的话你在蒙特利尔找找,没有任何摄制组会这么干。在蒙特利尔,摄制组会请机械师们来干,因为那些轨道很重也很危险。中国摄制组的人也不年轻了,很多都有40来岁。”

贾尔斯还回忆说:“有时我们要清晨4点开拍,一直干到日落西山。在加拿大可不能这样,工会不答应,法律也不允许,但好莱坞的人也会这样卖命。”

xxx未来影片聚焦尼克松与毛泽东

贾尔斯的下一部电影是定于2013年开拍的故事片《早上叫醒我》,他现在正写作此片人物背后的故事。除此之外,他还有一项更加宏大的计划,他已经把加拿大历史学家玛格丽特-麦克米兰06年出版的著作《尼克松在中国-改变世界的一周》改编成剧本,准备拍摄一部以史料为基础的故事片《尼克松在中国》,他设想将和中国人合拍这部电影,即将在蒙特利尔上演的《太极之路》正是为此铺路。

贾尔斯说:“新影拍摄了尼克松访华的每一细节,当时他们用35mm胶片拍摄,我看了那些底片,实在漂亮。我需要尼克松在轿车里,或进入屋内会见毛的镜头,引出我的故事,引出演员要扮演的角色。”

在北京时,他已经和新影厂初步谈过此片,但没有达成任何合作意向。对于贾尔斯来说,中国人是否会全盘接受他的剧本是一个很现实在顾虑,此外近些年来巨变的北京城市面貌也会给电影还原当时氛围的努力带来困难。

尽管这部电影前程未卜,贾尔斯谈到此片时还是很兴奋。每一位导演都想留下一两部大手笔的制作,《尼克松在中国》将填补加拿大电影的某些空白,因为此前加拿大还没有关于中国历史的大制作。



好好活着比痛快地死去更难



牧师Pietro从军用吉普车的后座走下时,另一位替他祷告的牧师轻声说:平静些,不用恐慌。Pietro面不改色地回答:好好活着比痛快地死去更难。

行刑场地是罗马的一处荒地,在其中央安放了一张木椅,Pietro面向椅背坐下,收尸者上前用绳子把他绑在椅子上,祷告的牧师缓步离开他,十多名罗马士兵一字排开,在他身后举枪射击,竟然没有打中要害。指挥官怒骂着士兵走上前来,用手枪抵住Pietro的脑袋,补了一枪。

罗伯托·罗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在1945年拍摄的《罗马不设防》,被视为意大利新写实主义电影的开山之作。影片获1946年嘎纳电影节大奖,并获奥斯卡提名。

成王败寇的规则,适用于人类活动的一切领域,电影界也不例外。其实早在1943年,卢奇诺·维斯孔蒂就拍摄了流浪青年与餐馆老板娘合谋杀掉餐馆老板的故事片《惊情》(Ossessione),已经具备了新写实主义电影的一切要素,只是由于被墨索里尼政府列为禁片,并销毁拷贝,使其无法产生应有的影响。

从1943年到1950年,意大利影坛被新写实主义风格主宰,它聚焦意大利穷人及工人阶级在二战后面临的精神及物质上的贫穷和绝望,采用实地拍摄,喜欢使用非专业演员,叙事风格深受法国诗意现实主义影响。后来,它又催生了法国新浪潮电影,影响波及世界。

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

格尔登寺何以成为冲突的爆点


格尔登寺正在成为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库。2500名喇嘛蓄积起来的能量有可能在不需要外来火源的情况下自爆,这就意味着,稍有不慎,达兰萨拉也无法控制这里的局势。

美国之音21日报道,中国境外藏人团体说,军警从4月12日开始,封锁了格尔登寺。当地居民担心军警带走僧人,从上星期二开始聚集在格尔登寺外面。BBC报道,达赖喇嘛14日发表声明说,格尔登寺里有2500僧人,已经被中国军队包围了一个月。他们曾一度阻止食物和其他必需品进入寺院。达赖喇嘛担心这是大规模拘押藏人喇嘛的前奏。

目前格尔登寺的局势考验着双方的智慧。它一方面令统治者感到难堪,另一方面也挑战达赖喇嘛的智慧,因为一旦事态失控,便会出现大规模流血。西藏喇嘛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念经者,因为达赖喇嘛的流亡,他们都或多或少地投身政治。正如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2010年3月告诉北美华文媒体记者采访团,早年达赖喇嘛游说他来工作时说:喇嘛在深山里纯粹念经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格尔登寺以与北京政府的严重对立,证明自己在众多藏庙中走得最远,将来流亡藏人要立忠烈祠的话,应该会有格尔登寺的一席之地。

上个月的喇嘛自焚事件是今日严重事态的引子。

3月16日,中国四川藏区阿坝县格尔登寺16岁(这是中国官方的说法,流亡藏人称他20多岁)少年喇嘛彭措(Phuntsog)自焚,据称是“以死铭记拉萨抗议示威事件3周年”。消息传至印度,迅速引发流亡喇嘛们的对北京的新一轮讨伐,僧人们举着他的画像,秉烛游行,彭措已经成为流亡藏人新烈士。

如果照中国官方的说法,08年拉萨发生暴乱时彭措只有13岁,住在距离拉萨2000公里外的四川阿坝,时隔三年,16岁的少年和尚为何产生破戒自焚的冲动?在真相曝光前,流传着有各式各样的猜测。北京提供的解释是,彭措10岁时入寺学经,患有癫痫病。格尔登寺现有喇嘛2500人,为何其他喇嘛没有破戒行为,只有彭措一人引火自焚,莫非是因为只有彭措一人敏感脆弱刚烈。

据英文维基百科Kirti Gompa提供的信息,格尔登寺1472年建寺,藏文名为ཀིརྟི་དགོན་པ།,英文称Gerdeng Monastery,但更多的时候用Kirti Gompa,它位于阿坝县城西北角,海拔高度3200米,是阿坝县内最大的藏庙。

中文百度百科格尔登寺词条则称,该庙建于同治9年(1870年),前身为洞沟寺,在工农红军长征时曾为红军领导机关所在地,百度词条说这里只有“僧人1000余人”。

阿坝藏人属康巴人,藏人常言“法域卫藏”,“马域安多”,“人域康巴”,据称康巴人大都身材魁梧,面容刚毅,长发披散有如雄狮的鬃毛,是典型的美男子和天生的战士。对此最好的诠释就是,从上世纪50年代起兴起的康巴游击队。

在今日的达兰萨拉,流亡康巴人的格尔登寺就在距离达赖喇嘛居住地几百米之遥,感觉像是近卫军,为何远在四川的格尔登寺会在达兰萨拉取得如此重要的地位?我曾在《破戒的喇嘛自焚》一文中尝试寻找这一问题的答案,在网上发现一则中国官方的文字:“中国官方指1959年出逃的第十一世格尔登活佛是西藏流亡政府二号人物总理桑东的得力助手,忠实于达赖喇嘛的阿坝格尔登寺成为最令中国政府头疼的寺庙之一。”

中国官方早就盯住了这座寺庙,官方曾报道说,2008年3月28日公安人员在格尔登寺内查获暴力武器枪支30支(包括小口径步枪16支、各类火药枪14支)、子弹498发、火药4公斤、管制刀具33件。

原来如此,格尔登寺已经成为一座多重意义上的火药库,我毫不怀疑它将来会继续成为汉藏冲突的爆点。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在2010年3月入住达兰萨拉格尔登寺时,认识的两位逃出来的康巴人。

这不是埋葬我们因纽特人的地方


“这里鬼多,地少,还没有动物,这里可不是埋葬我们因纽特人的地方。”

爱斯基摩人迪威说的这里,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魁北克市,当时他刚收养的同族病儿卡奇因肺痨夭折,他自己也大病初愈,正等着小飞机把他带回地处北极圈内的家乡。

实际上,迪威不乐意被人称为爱斯基摩人(Esquimaux),因为这是他们在魁北克北部的敌人、属于印第安人一支的阿尔冈昆人(Algonquins)对他们的贬称,说他们是“吃生肉的人”,迪威不认为自己是茹毛饮血的蛮人,他和他的族人坚称自己是“因纽特人”,意思是“人类”。但无论称呼如何,他们都是蒙古人种的一支,并且是个头最矮的黄色人种。

1952年,猎人迪威因患肺病,被送往魁北克市的一间教会医院。因纽特人的生活环境与人们熟知的加拿大截然不同,那里没有浴缸,没有抽水马桶,没有意大利通心粉,这玩意儿吃以来,让迪威尴尬不已,他渴望的是生鱼片,但却无法表述自己的感受,因为整栋楼都是白人,有人笑话他“爱斯基摩人的妈妈没有教他们怎样吃饭”,好在他对法语一窍不通,笑话者的恶意无法对他施以伤害。

躺在被医疗设备环绕的病床上,他瞪大眼睛琢磨,这些机器能决定他的生死吗。他一闭上眼就拼命地想家,因为被仓促送往医院,他没来得及安排家中的事情,最担心的是,妻儿有足够的肉吃吗?当护士指手画脚地让他明白,治疗需要很长时间,可能一年,也可能两年,这个数字让他两眼顿时无光,浑身不寒而栗。

他决心逃跑,还真的逃过两次。第一次他穿着病号服,走出医院不足百米,便吐血喘息,被赶来的两名修女带回。另一回,他着装整齐,像是要永别的样子,一走就走了4天,最后在森林里的一座荒废的小屋里被人发现,那时他已经神思恍惚,蜷缩在地上,眼里流着眼泪,正咿咿呀呀地唱着因纽特人的小曲:这次我病了,不再是你的朋友了。

第二次出逃的后果是,他被隔离在危重病房,护士嘟嘟囔囔地说:这里离你们家远着呢,你怎么可能走回去。大概觉得自己连家都回不去实在窝囊,迪威决定绝食以求一死,结果是两名护士压住他的左右肩膀,另一名护士强行喂食,因纽特人的猎手才被制服。

这时因纽特人的神给他派来了一个小天使,那是一名叫卡奇的同族孤儿,住进了他隔壁的病房。卡奇会因纽特话,还会法语,虽有教化但依旧满脸天真,让迪威满心欢喜。

有了卡奇的陪伴,迪威的日子变得和顺起来。有一天,护士甚至弄了一盘生鱼片给他吃,这让他大为感动。之后他向卡奇讨教困惑他多日的问题:大便通过抽水马桶去哪里。卡奇说,去到河里。迪威又问:那我刚刚吃的鱼从哪里来?接下来的联想使他不再说话。

因纽特人的好猎手是全能的,迪威对此深信不疑。稍后,他的肺痨不见了,他想收养卡奇的愿望也得逞了,他收养的动机十分简单:我不能把因纽特人留在这里,卡奇应该回到埋葬了祖先的地方,一想到他会一辈子坐抽水马桶和说法语,就觉得无法接受。

卡奇自幼离家,根本就记不起来因纽特人的地方是什么样子。迪威告诉他:我们家出门就是座大山,不远处有海洋,我们逐鹿打猎捕鱼,那里有驯鹿,白熊,麝牛,极地狐和北极熊,还有海象和独角鲸。总之生活中所需要的一切,我们因纽特人都有。

但命运捉弄人,因纽特人也不例外。在迪威满怀憧憬的一个夜晚,卡奇口吐鲜血,夭折在白人的教会医院。

迪威的故事,出自加拿大导演贝尔纳-埃蒙之手,这位人类学系毕业的电影人,一直在探究世界表象之下的深藏不露的秘密,迪威的故事讲的不是文明冲突,而是人类终极追求中的困惑。埃蒙这部诗情画意的电影,直接灵感来自他本人在因纽特人居住区的生活,正像我在前一篇博客中所说的,埃蒙“追求超现实目标,一种比现实更久远的东西,他用自己的宁静冥想对抗当今文化”,埃蒙凭《活着需要些什么》获得2008年加拿大法语电影最佳编剧奖。

这部电影也捧红了埃蒙在因纽特人广播公司的一位同事、因纽特演员Natar Ungalaaq ,因迪威一角,他获得当年的加拿大电影奖(Genie Award)最佳男主角,加拿大最佳法语电影尤他奖(Jutra Award )最佳男主角奖和美国加州棕榈泉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2011年4月18日星期一

遥远的西黄寺


进入21世纪,无法在与北京谈判中取得突破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华人实施新的外围战略,在国际民间层面上展开汉藏对话或汉藏论坛,活动从美国纽约,瑞士日内瓦,到加拿大多伦多,遍及主要西方国家。由于在这些国家,汉藏两族都属客居,这些活动也无定所,一般选择在举办城市的高档酒店内,有时由西藏流亡政府派数名官员参加,有时达赖喇嘛亲自出席。

参加这一轮由达赖喇嘛主导的汉藏交流活动的人,很少有人想到北京的西黄寺。它在今世达赖喇嘛的活动中,没有任何角色,而在300多年前,却是汉藏交流的重要据点。

1652年,在格鲁派从噶举派手中获得西藏统治权之后的第十年,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率三千官员浩浩荡荡前往北京,与清朝顺治皇帝会晤。根据史料记载,五世达赖在当年12月17日入住专门为他建造的驻锡地西黄寺,直到第二年的2月份,他才辞归西藏。

1779年,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巴丹益喜率两千余人自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起程,自青海到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的班禅行宫。1780,班禅六世抵京,驻锡西黄寺讲经弘法,12月2日因患天花在寺内圆寂,享年42岁。1781年春,班禅骨身舍利运回扎什伦布寺。1782年,乾隆皇帝在西黄寺里建造了六世班禅衣冠塔。

据说自此之后,西黄寺成为藏人的驻京办,历世达赖与班禅每隔一年都会派官员来此,蒙古各部来的佛教徒也都在此居住礼佛。

1987年,第十世班禅喇嘛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在此创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将喇嘛传统的经院式教学改为课堂集体教学。西黄寺在2004年创立最高学位“拓然巴”,相当于西藏拉萨大昭寺颁发的“格西拉让巴”,据中国官方资料,这两个最高学位的共同点是辩经考试都是围绕五部大论(《释量论》、《入中观论》、《现观庄严论》、《戒律论》和《俱舍论》),但很重要的不同是:格西拉让巴面对格鲁派僧人,拓然巴属于所有教派。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变化,不知流亡中的达赖喇嘛是否承认这个“拓然巴”学位。

再说西黄寺,成了高级佛学院的这座古寺,长期以来十分清静。但在2010年9月,被达赖喇嘛等流亡藏人称为“伪班禅”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在这里会见了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及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

十一世班禅已非少年,随着他在北京的角色日渐重要,西黄寺是否会成为他在汉地的重要舞台,有待观察。




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中国两位80后青年对茉莉花革命的不同看法







2011年,中东年轻人创造了历史,在茉莉花革命的网络阶段和街头运动中,青年们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受到茉莉花革命冲击的中国,政府视年轻人为不稳定的力量,并加以防范,例如北京大学就将全面锁定十类学生,建立会商制度,对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路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和受到违纪处分这十类学生重点控制。

中国年轻人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他们是否有可能和中东国家的同龄人一样,由网络而街头,促成中国未来的政治变革?两位80后青年对这一问题做了不同的回答。

1988年出生于山西的李禹东曾是中国小有名气的少年作家,读高中时出版了侦探小说和散文集,2010年从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社会和政治学系毕业后回国,目前在加拿大和英国游历,他认为在共产党严密控制网络和掌握强大军队的情况下,搞茉莉花革命毫无意义,不但冒生命风险,还会影响中国的发展。况且国内没有多少年轻人了解情况,他自己也是3月份来加拿大后,才知道茉莉花革命的,中国绝大多数年轻人忙于谋生,不关心政治。他说:“中国年轻人很实际,就是关心自己明天的出路,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多半人还没有到‘达’的位置。”

李禹东从英国留学后选择回国,他的发展目标是进入未来中国社会的上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未来的中国做更多的事情。“总的来说,我对中国社会持乐观态度,中国迟早会有政治变革,只是变革的方式不一样。我认为中国不可能走多党制,多党制会使中国分裂,陷入军阀割据,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李禹东把经常在网络上表达不满的年轻人视为无所事事的愤青,因为“有事情干的年轻人”不会泡在网里。他认为中国并不处于革命阶段,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给共产党调解各种矛盾提供了可能。他说:“经济增长给了中国政府一个很好的伸缩手段,使得它可以做到哪里有问题就修补哪里,而晚清就如李鸿章形容的北洋水师,是一张浆糊纸,风一吹就倒,因为晚清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修补社会问题。”

198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的孔灵犀,08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他不认同“中国现在年轻人过分自私、物质化,缺少动力与民主诉求,因此中国民间不具备民主转型的动力”这一说法。他在今年2月发表《燃烧中国青年的埃及梦》一文,指“尽管中国年轻人看似自私、冷漠,但外部环境的巨大变化将让他们迅速选择参与历史变革;瓮安事件就是一个中小学生自发上街并焚烧数座政府大楼的实例。”

目前人在纽约的孔灵犀为中国青年基金会负责人,他认为中国政府“无法在技术上做到真正的信息垄断与封锁。尽管Facebook和Youtube在国内被封锁,但与之对应的却有近三千万学生和年轻人天天使用的人人网,百度贴吧,手机短信,以及用户量数亿的QQ软件和QQ群。本土化工具所具有的广泛动员优势甚至比 Facebook都要强大。”
他相信在“中国的未来,任何形式的封锁都无法真正影响到年轻人有效地联络与自发地进行组织。”

孔灵犀认为中国青年面临着两大挑战,一是“这一代绝大多数人因为教育和舆论封杀的原因,没有机会和条件去吸收各国民主化的宝贵经验,这导致很多人盲目、迷茫和悲观。需要通过深入的交流和分析,认清中国民主转型的道路。”另一挑战是“这一代人多负面经历,缺乏对构建美好世界的想象以及对领导品质的核心价值的理解。需要通过交流让更多年轻人理解,成功将取决于今后是否能够把撕裂的社会重新弥补完整,抚平国家的创伤,并构建一个散发着创造活力的中国。”

法国目前风头最劲的导演贾克·欧迪亚







贾克·欧迪亚是法国目前风头最劲的导演,他2008年拍摄的《预言先知》被誉为自《教父》之后最伟大的黑帮电影。

他在2005年以《我心遗忘的节奏》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奖,同年也获得法国凯撒电影奖最佳导演奖,2009年以《预言先知》获戛纳影展评审团大奖。这两部电影与其较早的《见人倒下》(1994年)、《沉默的英雄》(1996年)和《唇语惊魂》(2001年)一起,奠定了他在法国当今影坛的大师地位。

他拍摄最多的是犯罪题材,关注最多的是社会边缘人物、黑帮及不寻常的人物关系。

《预言先知》讲述的是没有文化的阿拉伯青年马立克因袭警被判6年徒刑,孤独地在黑狱中生存和发展的故事。监狱中存在两大势力─科西嘉派和穆斯林派,身为阿拉伯裔的马立克投靠了科西嘉派,成为科西嘉老大的耳目,他利用三次短暂出狱的机会,建立了贩毒集团与监狱里的联系,并完成了科西嘉老大交给的任务,在这过程中,马立克悄悄地建立了自己的帮派,将科西嘉老大甩在一边,到出狱时,已经俨然是一付老大的架势。

贾克·欧迪亚在本片中起用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Tahar Rahim,使之成为法国炙手可热的男星,他在中国导演娄烨2011年完成的影片《母狗》饰演马修一角。

2011年4月15日星期五

野蛮人是如何炼成的




“要跟他们打,跟他们骂,要拍桌子打板凳满街去喊,让他们不敢再欺负你!这就是我们的生存方式。”-----我们人群的一位智者。

游人看到的是世界表象,艺术家则诱人深入其内部,哪怕是在罗马这样的浪漫都市,艺术家也能把人带入野蛮之地。

意大利导演Ettore Scola在1976年拍摄的《丑陋,肮脏,凶恶》展示了1960年代的罗马贫民窟的生存状况,据说他最初想拍摄一部反应贫民窟生活的纪录片,但对情况的了解使他改变了初衷,拍摄了一户赤贫大家庭古怪的故事。

主人公是一位老男人独眼龙,他窝棚里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住了四代十几个人,干的都是偷鸡摸狗或街头卖身的行当。独眼龙是“富翁”,失去的一只眼睛为他得到了保险公司的大笔赔偿。但财富使他怀疑一切人,并引发了一系列故事。

罗马城郊的这个垃圾山上盛开着恶之花,谩骂、抢劫、斗殴、性暴力甚至枪杀像空气一样弥漫在这里,每个人都浸泡在苦难之中,暴力使他们早已忘却了世间温情,一个个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野蛮人(我想这是如何成为野蛮人的样板故事)。对家人的怀疑使独眼龙夜不能寐,睡觉时被窝里还藏着一把长枪,他时常起夜,巡查自己藏在墙壁里的宝贝。有一次他怀疑东西被人偷了,三更半夜大动干戈,开枪击中了儿子。

这种日子让他疲惫不堪,一个肥胖妓女给了他一些安慰,他把妓女领回家,弄得老婆醋意大发。几天后,老太婆和儿孙们一起为独眼龙弄了一顿毒药大餐。谁知独眼龙大难不死,连滚带爬跑的无影无踪,还在半夜回家一把火烧了自家的窝棚。

这是个现代版的《悲惨世界》,又是一个旧版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它问世时也轰动了世界,在电影公映的1976年,Ettore Scola获得了嘎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12年后,他更成为嘎纳电影节的评委。

50年过去,罗马城市的生活面貌已经大变,要找到垃圾山上的野蛮人群恐怕不易。但野蛮精神依然存在,它在世界各地徘徊,你稍不留意,就会身陷其中,你如果擅长观察,就会发现如何炼成野蛮人的秘密。

组建山寨美军,唐人街混混儿惊动五角大楼


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充斥着各色小混混儿,这些天在美国冒出了一个令他们大开眼界的大哥(美国就是与众不同,连混混儿都比其他地方牛逼)。混迹美国南加州华社的北京人邓玉鹏,以组建“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后备军”之壮举 ,把美国五角大楼吓出一身冷汗,这不仅为海外华人蝇营狗苟的故事增添了新的内容,扩展了海外华人恶行的空间,也给众小混混儿们壮了胆,因为风光一把,即使抓了也就判8年。

4月13日被抓捕的装修工人邓玉鹏私自“设立募兵办事处、颁发军人证、售卖军服,还率领他们操练,穿军服参加官方庆典。”

加州地方法庭副检查司伊格勒西埃斯说:“被告瞄准下手的对象,是一个只懂一点点英语,却抱着希望长久在这里发展的特殊群体。”当地媒体报道说:“51岁的邓玉鹏面对的控状有13条,包括乔装骗取金钱、劳役或财产,以及伪造和售卖假证件。所有罪名一旦成立,他可能判监8年。”

“邓司令”索取的费用介于300至450美元。同时,每年更新军人证需交120美元。要升军阶,则需交更多的钱。多位华裔后备役成员透露,当初是通过朋友介绍入会,入会费500元。其中有一对夫妇花了上千元,服装费每人800元,“你想得到更高军衔,交钱就没问题”。

“邓司令”的征兵办设在洛杉矶郊外中国移民聚居的天普市,据联邦调查局出示的照片,办事处布置得似模似样,还展示了一条有陆军官方印章的地毯。另一张照片,则可以看到穿上高级军官制服的邓司令,身边围着20名穿迷彩服的新兵。

主控官说,邓司令还会为新兵举行操练,也给他们带上一些仿制武器参加公开活动,其中一次是在蒙特雷公园举行的市庆游行。此外,邓司令还曾带着这支冒名的全副军装的特种部队后备队,到圣地亚哥参观中途号航空母舰展览馆(U.S.S. Midway Museum)。

骗局曝光是在去年12月,阿罕布拉市一名华裔的士司机在交通违规时向交警出示军人证,因为邓司令说,他发出的军人证,有助于“自家兄弟”网开一面。哪里知道军伍出身的交警,一眼看穿假证件,立即逮捕他。接着,联邦调查局及国防部顺藤摸瓜,找到行骗的邓司令。

邓玉鹏多年前移民赴美,从事装修业,他在唐人街十分活跃,约5年前参与另一个华裔美军志愿后备军组织,最近两年自立山头。





比兽性更诡异凶残的,是人性




意大利导演费德里柯·费里尼在1957年拍摄的《卡比利亚之夜》,时隔54年在遥远的加拿大,在一个非周末之夜,还能引来满堂观众、赢得满堂喝彩,只能归功于费里尼对人性的深刻揭露。

费里尼妻子茱丽叶塔·玛西纳饰演的妓女卡比利亚,拥有上当受骗的几个必备因素:简单、孤独,渴望浪漫及爱情,又不掩饰自己手中的钱财。这些漏洞被一个个谋财害命者看中,她被一次次地推向深渊。电影以卡比利亚与相识一个月的乔治去一条小河边散步开场,结果被乔治抢走钱包后推入河中,险些淹死,获救于不相识者。短暂痛苦之后,她继续做街头游荡的夜莺,竟然被一大牌男电影明星善待,差点有一夜之情。

卡比利亚生活就这么以时喜时悲的斑斓色彩铺展开来,时空推移,不变的是她的简单和孤独,以及对真实情感的向往。在一次偶然登上马戏舞台被催眠之后,卡比利亚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了以上的精神特质,又被恶魔奥斯卡盯上。

有几个征兆预示着卡比利亚不祥的结局,在奥斯卡求婚后,她去教堂找一信赖的牧师忏悔,不巧牧师外出。卡比利亚变卖了房子,带着所有的积蓄与奥斯卡外出旅游,之前一直没有戴墨镜的他,竟然戴起了墨镜,令其面目透出一种阴森的味道。

影片结尾,卡比利亚又来到另一条河流(谁说人不会两次踏上同一条河流,卡比利亚就再次踏上死亡之河),这是一条在深山峡谷间盘桓的大河,奥斯卡以看日落为名带她来到峭壁,并问她是否会游泳,卡比利亚听罢,惊恐地哀求他不要杀她,并主动把钱包放在奥斯卡脚下,奥斯卡拿起钱包扬长而去,留下卡比利亚伏地痛哭。

千万不要跟你的爱人去河边!你可以和猫狗宠物去走独木桥,但一定要当心伪装成爱人或朋友与你贴近的人,因为他们随时会变成吃人的野兽!

揭示人性比兽性更烈的诡异凶残,是费里尼及《卡比利亚之夜》的不朽之处。全世界的人们为此喝彩,掌声经久不衰。

1958年,《卡比利亚之夜》为费里尼赢得了第二个奥斯卡金像奖。到1993年,他的影片5次获奥斯卡金像奖,他本人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铸造了费里尼勋章。他73岁去世时,意大利为他举行国葬。

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

小人物之死


事无巨细,我只对深藏于其内部的东西感兴趣。---贝尔纳-埃蒙

1990年11月,76岁的亨利-特科特心脏病发作,猝死在蒙特利尔一条主街的几个垃圾桶之间,因身上没有任何证件,警察难辨其身份。

他被当作无名尸被送往殡仪馆,还差点被被埋进乱坟岗,多亏了常与他聊天的理发师挂念着他,觉得他有日子没露过面了,一路寻来,才揭晓无名尸的身份。

亨利-特科特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简单又孤独,从生到死都在蒙特利尔贫穷的东区,生时轻微得几乎没有留下足迹,死后也差点不见踪影。他以前曾在保龄球馆做过工,喜欢收藏些不值钱的杂物,他整日在街上转悠,认识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全名。

这么一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之死,震动了导演贝尔纳-埃蒙(Bernard Émond),他说服加拿大国家电影局投资,在第二年开拍纪录片《脚步轻者死无痕》(1992 : Ceux qui ont le pas léger meurent sans laisser de traces)。大名鼎鼎的魁北克独立运动者、名导演皮埃尔-法拉度也加盟进来,为电影旁白,一位魁北克著名女雕塑家为他遗留的水杯破鞋等物件做了雕塑。孤独的生存及孤独的死亡,触动了几位有人道精神的魁北克艺术家,他们用50分钟的纪录片来重建小人物的生活,寻找生命的神圣价值。

到今天,贝尔纳-埃蒙已是加拿大最成功的简约派导演,2011年4月13日晚,他现身魁北克电影资料馆,表白这部20年前的电影使他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埃蒙毕业于蒙特利尔大学人类学系,身兼导演和作家,还曾在北极地带为因纽特广播公司(IBC)工作过,后来他写了原住民生活的剧本《活着需要些什么》,获得2008年加拿大法语电影最佳编剧奖。

拍完亨利-特科特之死,贝尔纳-埃蒙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电影风格:史诗般的视野,坚定且贴切的叙述方式。近些年,他导演了基督教美德三部曲:《诺维娜》(2005年),《反对希望》(2007年)和《募捐》(2009),聚焦当今世人久违了的精神特性。埃蒙追求超现实的目标,那是一种比现实世界更久远的东西,他用自己的宁静冥想对抗当今文化。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米勒斯公园里的郭沫若笔墨














12月15日晚10点半乘火车从挪威到达斯德哥尔摩,在雪夜里寻得住处,与奥斯陆相比,这里感觉温暖不少。

第二天上午,前往计划中的第一个景点,利丁岛上的米勒斯花园。这是一个暴风雪后的早晨,我乘地铁转公车,来到这岛外之岛。由于游人稀少,我踏着冰雪进门时,把工作人员吓了一跳。

瑞典人米勒斯(Carl Milles )曾是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的助手。22岁时,他本计划去智利开办一所体操学校(他日后的雕塑还留有体操技巧的痕迹),经过巴黎时,改变了主意,他留在这里学习艺术,在罗丹的工作室里工作,并逐渐打响了自己的名气。1906年,31岁的他携妻回到斯德哥尔摩,买下了利丁岛上的一处物业,花了两年时间建成了集住所与工作室于一身的米勒斯花园(Millesgarden)。

1917年,米勒斯对自己发难。他越看越觉得自己的作品不顺眼,竟没有一件合乎心意,便和儿子一起花了三天毁了所有的雕塑。不破不立,此后他确立了米勒斯风格:从异想天开到宗教般的虔诚。

1931年,55岁的米勒斯前往美国底特律附近的一座小城Bloomfield Hills,为出版家George Gough Booth 家族雕塑了20年,创作了近百个喷泉雕塑。尽管赞誉者众,但众口难调,至少有一位底特律议员就抨击其雕塑过于猥亵。
1945年米勒斯加入美国国籍,早在1936年他就把米勒斯花园捐给了瑞典政府。

1951年,76岁的米勒斯落叶归根,回到斯德哥尔摩,米勒斯花园成了他的夏宫。1955年,米勒斯去世,埋葬于花园内。为此还特获国王恩准,破了瑞典人死后只能埋在墓地里的戒律。

米勒斯去世后,花园被瑞典政府辟为博物馆,专门收藏了他的作品,并沿石坡拓建成公园,面向大海,俯瞰斯德哥尔摩。户外的大型雕塑原本散落在满园的喷泉和鲜花之间,我去时,这里是一片雪国,冰雪覆盖在雕像上,其面目恐怕连米勒斯自己也无法辩认。

在冰封的空气中,立于高耸石柱上的雕塑,尽显天马行空之势和巨掌拨云之力,难怪人称米勒斯有“爽朗高旷”的意境。

令我感到惊奇的是,中国现代历史奇人郭沫若竟然三次造访此地,并留下笔墨手迹,挂在花园尽头一所小屋内的楼梯口,在这全然陌生的西域小镇上,方块字十分扎眼。想必郭沫若对米勒斯的雕塑也是情有独钟,不知他有没有向毛头交代过自己喜爱的这位瑞典文化名人。

有趣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并不清楚题词人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文化二霸主地位,其笔墨已经开始泛黄,透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