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

不理北京禁令《好极了》赴加拿大电影节





曾在6月份被中国政府以未获赴海外参赛官方许可为由强行撤出法国安纳西影展(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Film d'Animation d'Annecy)的《好极了》,目前正在加拿大参加第21届蒙特利尔惊悚电影节。

713日开幕的电影节为期三周,在轴心单元两次放映这部引起关注的中国动画片。据电影节组委会媒体负责人介绍,他们是“直接从电影制作人那里拿到了影片,没有与中国政府打交道,也不会理会任何外国政府的干预”。他表示无论北京态度如何,电影节都会放映这部电影。

刘健执导的《好极了》以动画形式讲述在中国南方小镇发生的故事,司机小张为了筹钱给整容失败的女友古琦琦做手术,偷了他老板刘叔的一包现金,从而引发灾难性的连锁反应。该片曾在今年2月入围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成为首部入围欧洲三大国际影展主竞赛单元的中国动画长片,但这样一部为中国电影带来荣誉的作品却在6月赴法国参加影展时被中国政府强行撤回。

蒙特利尔惊悚电影节是北美规模最大的同类型电影节,也是蒙特利尔最成功的电影节之一,本届电影节中有来自中港台的11部华语影片,台湾电影《报告老师!怪怪怪怪物!》参加主竞赛单元角逐黑马奖,揭露中国骗子横行的犯罪喜剧片《轻松+愉快》在创新单元放映,它曾在今年早些时候获得美国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世界剧情片单元视觉设计特别奖。

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刘晓波是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7月13日晚间,沈阳司法局宣布刘晓波去世,一个多小时后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通过推特表达哀悼,她说“这位人权捍卫者的去世令人极为悲痛,我们在哀悼的同时祝愿他所表达的希望和自由的信息永存”。加拿大《环球邮报》指刘晓波是继1938年死于纳粹德国集中营的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之后,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加拿大最富影响力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在其网络版撰文指,刘晓波是中国最著名和最直言不讳的政治犯,他的不同政见激怒了中国政府,他的笔是向共产党挑战的剑,他的思想照亮了这个充满矛盾的国家。另据国际人权观察透露,在刘晓波病重期间,加拿大政府曾向北京表示愿意接受他到加拿大治疗。

在刘晓波病逝的当天,习近平在北京会晤了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率领大型政商代表团,期间习近平希望与加拿大尽早启动自贸协定谈判。稍晚约翰斯顿总督在推特上表示“与习近平主席的会晤加强了加拿大与中国的长期关系”,但没有提及是否已经知道刘晓波去世。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频道评论说,因为总督正在北京访问,加拿大用谨慎平静的方式表达对刘晓波的哀悼。





加拿大政府报告指中国在人权问题上走向消极


最新披露的加拿大外交部一份报告批评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对媒体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日益严重。加通社指加拿大外交部在今年1月就中国人权问题进行评估,发现两年来中国在人权问题的整体走向明显消极。

报告指“2016年3月,习近平要求中国媒体服从党领导”,下令中国两家最大互联网公司“新浪和腾讯不得发布原创内容,只能转载国家媒体”,报告援引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 49名中国记者和网络作家入狱,居世界之首。100多名驻华记者中超过半数表示“受到某种形式的干涉、骚扰或暴力”,一名法国记者因撰写批评文章被驱逐。在政治权利方面,中国宪法允许自由选举,但实际上候选人资格必须得到共产党批准。宗教自由也遭践踏,政府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拆毁教堂。

报告关注的是2015年以来的中国人权状况,这一年11月小杜鲁多当选加拿大总理,两国于今年开始自贸协定的探索性会谈,加拿大人担心渥太华会拿民主自由价值观做交易,今年2月和4月前两轮探索性会谈后,7月进行第三轮,如果进展顺利,探索性会谈可能转入正式谈判。最近中国大使卢沙野批评加拿大在贸易谈判中加入人权关注,并把怨气发在加拿大媒体身上,他甚至呼吁加拿大政客学习中国对待媒体及管理人民的经验,加拿大外交部的这份报告以中国侵犯人权的具体事例做出了回应。

报告还指“中国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如“减少可实施死刑的罪行数量”,在与加拿大等国磋商后颁布了中国首例家暴法。报告指虽然死刑人数是中国国家秘密,但专家相信其数量已从十年前的每年一万人降至近四千人。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对加拿大媒体发难的中国外交官们




74日加拿大通讯社发出报道称,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指责加拿大媒体传播中国的负面形象,把中国描绘成侵犯人权、缺乏民主的国家,并要求加拿大政府少理会媒体,把关注重点转到两国自贸协定谈判上。这是自去年中国外长王毅在渥太华怒斥加拿大记者“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后,中国外交官再一次对加拿大媒体发难。

今年2月由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研究局局长转任驻加大使的卢沙野,“肩负着深化两国关系的使命”,痛感“加拿大媒体对中国的误解不利于双边合作”,今年3月他在接受加拿大《国会山时报》专访时承认应对“加拿大舆论是工作中的重大挑战”,“相信会用相当一部分精力来做媒体和公众的工作”,因为“来加拿大后发现,这里的媒体舆论对发展同中国更紧密的友好关系和互利合作似乎还有些不同的看法,有时负面舆论声音更大”。为缓和与加拿大媒体的关系,卢沙野也有亲善之举,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时称自己“很乐意同媒体打交道。今后你们有问题,可以随时向我提出”。在提到“加拿大有些人有偏见”时,还特别强调是“泛指”,“不是指《环球邮报》有偏见”。

630日他在渥太华接受加拿大媒体第四次专访时,指加通社记者代表加拿大人民,所提问题也代表了“加拿大人的混乱”。在谈到两国就自贸协定进行的探索性会谈中渥太华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时,卢沙野指责“不了解情况但又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加拿大媒体试图在贸易问题中加入人权问题,渥太华表达加拿大人对中国环境、劳工、性别平等、法治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关切,令卢沙野很不愉快,因为“加拿大人视中国为一个没有民主、人权或自由的国家,是看不起中国”。他指加拿大政客有时不得不屈从于媒体,为此特意向他们推荐北京应对媒体的妙方,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擅长听取民意,并领导和动员人民走向共同的事业”。

卢沙野的言论引起加拿大舆论界的反弹,资深媒体人特里-克雷文(Terry Glavin)用“谎言、懦弱和虚伪”来形容这位来自中共中央的官员,他在《渥太华公民报》撰写“中国关于言论及其他自由的大谎言”一文,认为卢沙野称赞“中国的人权、民主和言论自由”,抱怨“强大、不知情甚至有偏见的加拿大媒体”损害了两国自贸谈判前景的说法十分可笑,因为就在三个月前习近平还强调中国媒体要对共产党绝对忠诚,财新关于审查制度的三篇文章被立即删除,61日中国网络管理新规则生效,网络监管人员上岗须由政府批准,编辑人员须经政府培训,六四期间微博被隔绝了三天。在新疆,当局下令餐厅必须在斋戒期间开业,维吾尔男子被禁止留长须。就在上星期,北京出台了禁止视频中出现同性恋内容的规定,还命令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关闭200多个视讯平台,几天前微博等被迫关闭了所有的视频和音频。为防止人们翻墙,北京下令绿色虚拟专用网停止运营。最新的《记者无国界》调查报告指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今天的第73位。

加拿大媒体和中国外交官相互交火并非首次。201661日,一名加拿大女记者在首都渥太华的记者会上因中国人权问题被中国外长王毅当面训斥为“偏见”与“傲慢”一事就掀起轩然大波,两天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不得不出面灭火,称“外长狄安和外交部官员都向中国外长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就我们的记者被对待的方式表达了我们的不满”。

不过,中国外交官在加拿大的表现应该令北京十分满意,2009年曾在墨西哥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的习近平,也正以自己的方式发泄对加拿大的不满:从成为接班人至今,在北美三国中,他已两次访问墨西哥,五次到访美国,而一直冷落来自加拿大的邀请。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获加拿大千万赔偿后“恐怖娃娃兵”再陷赔偿官司





在传出加拿大政府准备于本星期向“恐怖娃娃兵”奥马尔-卡德尔(Omar Khadr)道歉及赔偿1050万元后,今天又传出一名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军人遗孀通过律师提出诉求,加拿大给卡德尔的所有赔偿必须支付给她及另一名受伤美军。

加拿大《环球邮报》指渥太华道歉及赔偿是因为这名娃娃兵在美军关塔纳摩监狱遭受了虐待,早在2010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就裁定他的遭遇违背了“加拿大关于被拘留青年嫌疑犯的最低待遇标准”,并指加拿大政府拒绝引渡他的行为违反了“权利和自由宪章”及剥夺了他受保护的权利。《多伦多星报》透露加拿大司法部和卡德尔的律师在秘密商议后于六月达成一致,赔偿数额参照2002年加拿大政府对在叙利亚遭受一年监禁和酷刑的马赫-阿拉尔(Maher Arar)的赔偿标准。

美联社称被卡德尔炸死的一级军士克里斯托弗-斯比尔(Christopher Speer)的遗孀及被炸瞎一只眼的军士莱恩-莫里斯(Layne Morris)在获悉消息后已于数周前要求卡德尔把所获赔偿悉数交给他们。2014年,卡德尔向加拿大提出2000万元的赔偿诉求,在两名美国人向卡德尔提出赔偿诉求后,美国一家法院在2015年判定卡德尔需赔偿一亿三千四百二十万元。

卡德尔1986年出生于多伦多,幼年随支持本拉登的父亲生活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027月年仅15岁的他涉嫌在阿富汗用手榴弹炸死克里斯托弗-斯比尔后被捕,以犯有战争罪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监狱,2010年卡德尔承认五项控罪,2012年被引渡到加拿大,2015年获得假释。期间他曾创下了多项历史记录:关塔纳摩湾监狱最年轻的囚徒;二战以来首位被军事委员会以战争罪起诉的未成年人;唯一仍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监狱里的西方国家公民;他还是在大赦国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加拿大律师协会和两级法院的联合压力下,加拿大政府唯一拒绝要求遣返的人。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吴小晖被带走与加拿大养老院收购疑云


中国的金融乱局,正给加拿大带来影响。最新的例子是69日吴小晖被带走后,安邦给这里留下了诸多疑问:去年收购的加拿大最大酒店集团费尔蒙(InnVest)的运作是否受影响,刚刚对加拿大注册金融分析师、财新网撰稿人郭婷冰提起的诉讼是否继续,获加拿大联邦审查通过的连锁养老院的收购计划是否夭折等?

对最后一项,安邦及北京方面没有新的说法,加拿大也做出明确表态,据《环球邮报》613日报道,负责外国企业收购事务的加拿大联邦创新科技经济发展部部长贝恩思(Navdeep Bains)对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被逮捕”感到不安,但不会考虑改变允许这家中国保险业巨头收购卑斯省最大养老机构的决定,因为这决定是依据加拿大投资法进行彻底审查后才做出的,不存在疑问。贝恩思还表示加拿大会关注事态发展和吴小晖的个人命运。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认为吴小晖失踪再次引发外国商界对中国同行命运的关注,但由于中国精英政治的特殊性,人们很难猜测吴小晖到底遭遇了什么。

加拿大《环球邮报》重提中国证监会主席刘世宇早些时候对野蛮收购的痛斥,他说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了行业的强盗”,《环球邮报》相信习近平在高风险的保险行业进行的反腐运动导致了吴小晖被捕。

去年10月初,加拿大政府接到安邦收购卑斯健保企业退休概念(Retirement Concepts)的申请,收购金额高达10多亿加元。在卑斯、阿尔伯塔及魁北克省拥有24家养老企业的退休概念机构是来自非洲国家坦赞尼亚的穆斯林移民亚迈尔(Jamal)夫妇在1988创立,经过两代人经营,成为横跨美加两国、涵盖养老、杂货、酒店、公寓、办公楼、商场甚至养鸡场的实业帝国,仅养老业务在2016年就获得加拿大联邦8600万加元的合同。

安邦的申请令加拿大民间机构和一些国会议员忧心忡忡,卑斯省一个病人权益组织希望渥太华谨慎审查,有新民党议员要求否决这一收购案,因为退休概念机构是卑斯省医疗保健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该省最大的生活辅助和护理服务供应商,卑诗省卫生联盟主席甚至为加拿大人在面对外国公司想购买这么多养老院时麻木不仁感到震惊,他认为在老人照顾方面,所有权很重要,卑斯省营利性床位增加,业主试图榨取更多利润,服务质素已经恶化。

今年2月,加拿大政府宣布审查通过安邦的收购计划,强调外国投资会增加国人的就业机会,创造经济增长和长期繁荣,尽管安邦并没有承诺增加新的就业机会,只表示会保持现有的雇员数量。作为踏足加拿大健保领域的第一家中国公司,安邦的到来令加拿大人不安,来自温哥华的国会议员唐·戴维斯(Don Davies)批评安邦股权的严重不透明。根据加拿大投资法,外国投资者必须提供董事会成员和五名最高薪酬管理人员的详细资料。而谁是安邦的真正主人?它与中国政府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始终未解。不过《环球邮报》认为杜鲁多政府似乎并没有为此感到困惑,渥太华也从没有解释他们是如何弄清安邦的股权结构和企业结构的。

在中国,安邦进入养老领域引发的是另一种疑问。中国养老金网今年三月曾刊文质疑在养老行业没有经验的安邦,为何花重金在加拿大收购连锁养老院,是因为可获得优质土地的未来扩张权利,进一步奠定其加拿大中资第一地主的身份,并借进入医疗看护服务系统之机,与加拿大各级政府建立紧密联系。同时人口老龄化将令中国的养老行业进入黄金发展阶段,这已经导致自2015年以来国内医疗行业投资猛增。安邦此时入主加拿大养老领域,可以帮助它快速积累经验,配合其在国内已有的房地产和保险业布局,在中国老年市场全方位获益。 

吴小晖被带走后,如果安邦对这一几近完成的收购项目不做任何改动,它将不会介入机构的具体运作,养老院日常管理将继续由只保留少量股份的亚迈尔家族承担。

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后美国时代加中关系的不确定性


56日,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Chrystia Freeland)在国会发表外交政策演讲,指战后世界秩序中最不可或缺的国家美国正在结束自己的角色,这令加拿大选择走自己的主权道路。方惠兰以半小时的演讲向美国说再见的同时,没有提及可能取而代之的中国,凸显后美国时代加中关系的不确定性,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贝思德(Stewart Beck)认为加拿大需要制定一个细致、长期的中国战略。

方惠兰在演讲中只提到一次中国,她说“美国主导的自由秩序受到俄罗斯扩张主义、中国崛起、保护主义及全面贸易战的威胁,导致美国与欧洲及北约关系的紧张。面临世界新秩序的加拿大,准备提高军费,并重申对自由贸易和遏制气候变化的承诺”。她还表示“加拿大的外交与发展要回到硬实力的基础上”。

观察家们对此感到意外,前驻华大使马大维认为方惠兰让人感觉世界需要加拿大,但实际上世界更需要中国。因为中国的影响力正在扩大,要生存要发展,加拿大就必须认真思考和权衡。前魁北克省长让·查雷斯(Jean Charest)认为方惠兰回避中国凸显两国关系的不确定性,在世界经济和政治重心转移到亚洲的时刻,她的外交政策演讲却没有指明加拿大会和中国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令人对两国关系的走向产生怀疑。

美国大西洋杂志网络版刊文指加拿大继德国和欧洲之后“公开质疑美国的未来领袖地位”,“不再完全依靠美国,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的潮流已经越过大西洋来到了美洲本土。美国退隐中国会扮演什么角色?让·查雷斯认为特朗普宣布退出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把中国推到领导地位,BBC重提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今年1月的讲话,他说中国并没有争抢,只是原来跑在前面的人突然倒下了,就这样把中国推到了前方。

面对被“突然被推到了前方的中国”,方惠兰为何视而不见呢?其实,杜鲁多政府自201511月上台以来就加大了发展对华关系的力度,就在方惠兰发表演讲4天前,加拿大政府把与中国进行的自贸协定探索性谈判摆上网络向全国公众和各行业征询意见,这一谈判分别于2月和4月底举行了两轮。有加拿大人认为方惠兰在外交政策演讲中回避中国,是不想引发舆论的反弹。她本人对此的解释是,她在国会演讲是和加拿大人谈加拿大。

方惠兰的回避之举,与法广《谁是加拿大亚洲市场战略的宠儿》一文中引用的加拿大《环球邮报》民调相吻合,因为近九成受访者不希望中国介入加拿大经济,54%的加拿大人乐意看到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一些专家认为加拿大为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制定亚洲市场战略时,中国的重要性应该排在东盟国家之后。

不过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贝思德对此似乎存有异议,他5月在《环球邮报》撰文,指他的机构所作最新民调显示,加拿大人不仅相信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经济关系对长期创造商机的重要性,而且对与中国谈判表现出更多的热情,令人惊讶的是加拿大人还看到了中国作为全球经济领导者的未来。贝思德说55的受访者支持加中自贸协定,这比该机构去年民调增加了九个百分点,比2014年增长19个百分点,76%的人相信扩大经济参与有利于加拿大企业,54%的人相信会提升加拿大的国际竞争力。而这些数据都要归功于特朗普,因为是他改变了加拿大人对中国的看法。

亚太基金会的民调还显示,64%的受访者担心加拿大越来越容易在经济和政治上被中国施压和困扰,加拿大人期望渥太华要求北京尊重人权、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实行民主。贝思德相信在中国问题上,加拿大人不是傻瓜,他们知道中国对加拿大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想成为朋友,而是中国人把加拿大视为美国和拉丁美洲市场战略的支点,看中的是加拿大的自然资源、法制环境和具有国际声誉的管理。

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郭文贵,史上对华广播第一人


在世人面前,郭文贵有着不同形象:权力猎手、北京的通缉犯、流亡的亿万富翁、特殊的维权者、中国的斯诺登、中共权斗的搅局者、海外各势力的照妖镜、超级网红、说书人等;郭文贵自己则在推特上放了一张打扮成格瓦拉的头像,自称“郭-格瓦拉,伟大的政治家、革命家、民主运动先驱”。尽管其形象千面各有争议,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借自媒体之力,郭文贵瞬间超越了众多对手甚至欧美大牌媒体,成为当今世界名副其实的对华广播第一人。

20148月逃出中国的郭文贵,今年初两次借明镜高调亮相,声称要“保命、保钱、报仇”,其大尺度爆料引起轰动。419日,郭文贵又在美国之音暗指习近平授意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要他调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令世人高度聚焦。这一天原定3小时的直播被中断,导致包括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在内的五名员工被停职检查。

此后郭文贵专心经营自己的推特,23日宣布将在纽约召开5000人全球新闻发布会,26日其推特被封号4小时加大了人们对他的关注,郭文贵还在youtube网站发布了十期感谢推友的短视频,52日宣布从第二天起每天录制报平安视频,4日他重申了自己的口号“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这句耐人寻味的版头词已经成为郭文贵的标志性符号。

人们很快发现这位仪表堂堂的神秘富商在动辄一个多小时的即兴演讲中展现出卓越的情商和智商,是“政治游戏的顶尖玩家”,他“以人民的名义”讲述“中共真实纸牌屋”的故事且越来越精彩。每天人们边追看边留言,或猜测谁是他屡屡提及的老领导、盗国贼,或赞他是结束共产主义谎言的关键人物,或质疑他为何不报江派人马的料,或夸他条理清晰口齿清楚比真正媒体人都强,还有人用汽车喇叭高声播放他的讲话在高速公路上飞奔,郭文贵的广播改变了华人的生活,他本人也成为现代版的唐僧肉,三教九流各路媒体趋之若鹜,其言行成为世界华人关注的热点。

通过视频,59日郭文贵首次提出郭七条,即四反三不反,反对以黑治国,反对以警治国,反对以贪反贪,反对以黑反贪;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511日他揭露中国住建部副部长黄艳的性丑闻,令当天youtube点击量暴涨至40多万人次。518日他用中英双语推出遭遇不测时的紧急联络人,正式向世人介绍其律师和助手。529日,郭文贵花2个半小时指控王岐山是中国最大的野心家,密谋除掉习近平,YouTube收视率破新高,当天就达89万人次,郭文贵称有2900万人次转播,国内有超过六亿人次观看收听。63日他公开讲述对自己结局的四种预测,一是被暗杀或明杀,二是被抓,三是侥幸销声匿迹,四是坚持郭七条,直到有了一定的效果。后来他又预告616日将有重大宣布,称这天以前“我参与的中国事务可在中国人之间解决,16日以后就不好说了”。

这个站在生死线上的广播者相信“中国到了不变即死的时刻,中国需要新的政治制度,需要老百姓认可的独立司法制度和官僚集团。” 改变中国!这正是各国兴办对华广播的初衷,19407月由莫斯科电台首开,BBC和美国之音第二年紧随其后,法广华语节目也于1989年六四事件后第四天开播。但70多年来,这些机构中没有一人具有郭文贵的爆发力,他30多天制作的70多期视频吸引了各国数亿受众,而这还仅仅是开始,因为他的爆料将持续三年,第一季17集从2017年到20185月,第二季57集将大爆中国军队的黑幕,第三季还有5集。

不同的人可以从郭文贵那里接收到不同的信息,北京的权贵们从他类似北朝鲜密码广播的语言中听到喊话和通牒,之后沉默或急忙回应,普通受众听到比纸牌屋还精彩的故事,美国情报部门听到的是丰收的希望,因为郭文贵手中握有中国在欧美藏匿资产和谍报网络的绝密情报,他自称这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十七局行动处长高辉临死前告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