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星期三

维吾尔人的自焚

在藏人自焚进入第五年,死亡人数已达121人的2013年10月,维吾尔人也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自焚:他们的自焚不在偏僻的乡间,他们开车闯入中国政治最敏感的地带,天安门金水桥,然后点燃自己和车辆。

在事件发生的第三天,中国官方将事件定性为“经过严密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为事件贴上了“伊斯兰圣战”的标签,并提供了故事的最新版本,中国官方说开车闯入天安门的是一家三口,乌斯曼·艾山、其母库完汗·热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而不是此前北京警方公布的43岁的玉苏普·吾买尔尼亚孜和25岁的玉苏普·艾合普提。为何乌斯曼·艾山要携妻带母千里迢迢到天安门以家族灭门的方式自焚,引发世人更多的同情和猜想。

中新网30日的消息说,“10·28”驾车冲撞致人伤亡案件发生后,北京警方迅速行动,会同多地公安机关连夜工作。经深入侦查后查明:28日12时许,乌斯曼·艾山、其母库完汗·热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3人驾乘吉普车闯入长安街便道,沿途快速行驶故意冲撞游人群众,造成2人死亡,40人受伤。嫌疑人驾车撞向金水桥护栏,点燃车内汽油致车辆起火燃烧,车内的乌斯曼·艾山等3人当场死亡。经现场勘查,北京警方查明肇事车辆为一悬挂新疆牌照吉普车,警方在车内发现汽油及盛装汽油的装置、两把砍刀、铁棍,车上还发现印有极端宗教内容的旗帜。
  

在新疆等地公安机关大力配合下,北京警方先后将玉江山·吾许尔、古丽娜尔·托乎提尼亚孜、玉苏普·吾买尔尼亚孜、布坚乃提·阿卜杜喀迪尔、玉苏普·艾合麦提等5名同伙抓获。

事件已造成5人死亡,38人受伤,其中肇事车内3人死亡,另有2名游客死亡(1名菲律宾籍女游客、1名广东省男游客),38名受伤人员中包括3名菲律宾籍游客(2女1男)及1名日本籍男游客。





 

2013多伦多宣言:中共拒变革将使社会陷暴乱和战争

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2013多伦多宣言

第六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
—— 2013,19-21 OCT于多伦多

2013年10月19-21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于加拿大多伦多举办了主题为《我们共同引领变革》的第六届年会。来自加拿大、欧洲、亚洲的约二十位政要,以及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欧洲、亚洲、澳洲、北美共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60多位代表出席了会议。

与会者谴责专制中国和其他亚洲专制国家对人权的迫害,谴责所有专制社会对自由表达和自由集会的禁止。中国对叙利亚阿萨德等独裁政权的支持,更加证明中共是世界人权进步的主要障碍。

大会指出:社会制度的根本变化只能源于这个社会的内部,但自由民主世界的支持,是至关重要,必不可少的。大会感谢众多加拿大和其他国家政要对此次大会的支持,希望国际民主社会给予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转型以更多的支持。让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与会者认为:引领时代的变革,必须明确方向,以行动促变,超越左右分野、民族隔阂,融合激进与渐进、革命与改良,并勇敢地肩负起历史的责任。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使命就是彻底结束中共专制统治,促进亚洲的民主化进步和推动世界和平与稳定发展。

大会在思想激荡、观点充分表达的前提下,达成以下共识:

一、当今中国已成为权贵垄断的红色帝国。中共权贵集团愈加腐败暴虐,疯狂的巧取豪夺、强征滥拆、草菅人命,导致群体抗争事件此起彼伏。中共暴政造成的民族冲突和生态灾难也日益加剧,各种社会矛盾已逼近总爆发的临界点。中共拒绝变革,将使整个社会陷入暴乱和战争的恶性溃败之中。

二、民主化是中国的根本出路,是构建一个公平正义、保障人权、实行法治,在经济、文化、生态、环境各领域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社会的前提。中国正处在大动荡、大变革的关口,中国民主运动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和政策,引领时代变革。

三、中共正在加紧对外扩张渗透。其扩张渗透体现在对外贸易、劳务输出、商品输出、掠夺资源,以及运用软、硬实力明目张胆地向民主国家输出人权迫害与言论压制。同时,快速崛起的专制中国,对内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对外实行军事威吓,频频制造紧张局势,对亚洲和世界的安全形成严重威胁。

四、中共政权加紧民族迫害,在蒙、维、藏地区实行严酷统治,滥用武力,并有系统地摧毁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其掠夺性的资源开发,使当地环境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各种民族压迫政策造成的抗争事件频发,如超过130名的藏人自焚抗议事件,令人触目惊心!中共制造的民族仇恨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中国民主运动正在推动各民族之间的了解、理解与谅解,并共同推动中国及亚洲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为将来的民族和睦共存,避免民族仇杀甚至战争,打下坚实的基础。

五、大会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包括蒙、维、藏人士在内的所有政治犯、宗教犯、良心犯。中国必须遵守其1982年签署的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停止遣返北韩脱北者。

六、大会表示,支持中国民间的各种维权抗暴行动,支持中共体制内健康力量的各种努力,强烈要求当局启动政治变革。我们呼吁,在中共权贵集团继续抗拒民主变革的形势下,全中国人民应立即通过民主革命等手段,尽快实现中国民主化转型。

七、大会明确提出民主力量必须打破国内与国外、维权与民运、体制内与体制外的界限。在网络时代,任何地域均是民主革命的战场。我们坚信,中国的民主变革是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八、大会关注中共对台湾的渗透,支持台湾民主的深化,保障现有的民主成果。大会支持民主前沿阵地香港的人民占中抗争、争取普选的运动。

九、大会决议:(1)支持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旁设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2)成立中国民主运动国际网络工作平台;(3)支持纪念“六四”25周年“天下围城”计划。

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一切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包括蒙、维、藏等各族裔群体,以及亚洲各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民主力量,共同引领变革,尽快终结共产专制。

2013年10月29日星期二

寻找魔鬼巨浪的人















人间至勇者,踏遍各大洋的巨浪,去挑战极限。这些与魔鬼作对的人以青少年居多,但降伏最高巨浪的,却常是40多岁的老壮勇者。

45岁的巴西人卡洛斯-伯勒(Carlos Burle)在9月28日可能创下了世界冲浪新纪录,他在葡萄牙一个叫那扎尔( Nazar )渔村的海滨冲过了高达百尺(30米)的巨浪,这个巨浪名为狂野致命的圣裘德巨浪(wild and deadly St. Jude storm ,named after the patron saint of lost causes)。现在就等吉尼斯世界纪录根据现场录像核实巨浪的高度。

在做此壮举之前,他还救了另外一名几乎溺水的巴西冲浪者 Maya Gabeira的性命。“I don’t think I’ve been so scared in my whole life,” Burle told surfing magazine, Stab, after the rescue.  “When she hit the third bump she didn’t manage to jump it and just slammed into it.“I couldn’t find her,” Burle said. “Then I saw her again but this time she was floating face down. She was heading for the rocks. It was terrible. The worst situation I have ever faced. I raced up to her, jumped off the ski and grabbed her. I couldn’t let her go.”

如果最后的录像证明卡洛斯冲过的浪高过百尺,他就打破了46岁的夏威夷人Garrett McNamara 在2011年11月1日同样在葡萄牙渔村 Nazaré创下的78尺的世界纪录,Garrett McNamara 今年1月又在葡萄牙冲了近百尺的巨浪,这个纪录还在等待吉尼斯的确认。

Carlos Burle may have ridden the biggest wave of all time, at Praia do Norte, Nazaré, Portugal, during the Big Monday swell.

The Brazilian crew traveled to Portugal with a goal in mind. To beat the Guinness World Record for the largest wave ever surfed, which belongs to the Hawaiian hellman, Garrett McNamara.

Carlos Burle, Pedro Scooby, Felipe Cesarano, and Maya Gabeira had big hopes for the European super swell.

On the 28th October, 2013, Burle claimed one of the biggest wave ever ridden at Praia do Norte. The first pictures show that he may be above the world record set by Garrett McNamara, at 23.77 m (78 feet), measured from trough to crest, on the 1st November 2011.

"It was luck. We never know when we will be catching the wave. I still hadn't surfed any wave and everyone had already had their rides. Maya almost died. For me, it was a big adrenaline moment to get back there after what happened", reveals Carlos Burle.

Carlos Burle, 45, from Pernambuco, has been living the adrenaline life of the big wave riders. In 2001, he rode a 22-meter (72 foot) wave, in Mavericks, Northern California. His wave at Praia do Norte will be analyzed by the Guinness World Records.


 

魁北克未来50年的地震预测

加拿大保险局( 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近日公布了20年来的首份全国地震调查报告,指未来50年里,处于地震活跃地带的加拿大西海岸地区和东部的魁北克可能会发生大地震,这两个地区的大地震概率分别是30%和5-15%,届时会造成600亿到750亿加元的经济损失。报告具体所指地区是卑斯省太平洋沿岸地区和魁北克省的魁北克市以东地区。

报告称,在温哥华岛西海岸如果发生9级地震,会造成620亿元的经济损失(主要是建筑损毁),另外因供应中断和基础设施被破坏造成间接损失达127亿。在大多数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西部太平洋沿岸时,却忽略了魁北克大地震的前景。魁北克是地震活跃地区,只要一个震级不那么大的地震,也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报告说,只要在魁北克市以东的Charlevoix地区发生里氏7.1级地震,就会造成490亿的直接损失和120亿的间接损失。

报告指每年加拿大有4000次地震,不过绝大多数因为震级太小不为人们感知。

 

加拿大七旬翁涉恐怖活动被捕

27日清晨5点45分,71岁的Anthony Piazza因涉嫌运输制造炸药的物质在蒙特利尔国际机场被捕,这名伊朗裔加拿大人被控非法拥有爆炸物及危害飞机安全,当时他正准备搭乘飞往洛杉矶的航班,警察在他随身携带的手提袋中发现了制造炸弹的物质。

Anthony Piazza在被捕后否认控罪,指手提物品并非属于自己。Anthony Piazza出生于德黑兰,原名Houshang Nazemi,1979年移民加拿大,1986年改用现在的名字。1985年,他因走私毒品服刑十年。(奇怪的是,服刑还能改名改姓)。

如果此次罪名成立,他将再度面临十年刑期。

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北京指维吾尔穆斯林袭击天安门

29日,北京市公安局对外发布信息,此次肇事车辆为新疆牌照,车牌号为“新A45559”,此外这辆越野车还曾使用过三个不同牌照,分别为“新A82Q53”、“新C96063”及“新BM7831”。截止到记者发稿为止,警方已掌握了越野车内3名死者中两人的身份,均为新疆维吾尔族人,男性,一名现年43岁,另一名25岁。他们分别是:

玉苏普·吾买尔尼亚孜 ,男,农民,穆斯林,身份证号码:652 122 1970 11 16 0531 ,户籍登记地址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鄯善县鲁克沁镇三个桥村一组。玉苏普·艾合普提,男,农民,穆斯林,身份证号码:653 223 1988 06 27 391X ,户籍登记地址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皮山县皮山农场2连3排27号1号。

警方称两位都是老上访户,但“屡教不改”。还称两名在场的法新社记者差点被指为事件的同谋,最后在被删除相机中的照片后获释。此案的侦办由公安部副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主抓,北京市公安局已经全面开始针对涉疆人员及上访者开始了全面摸排、筛查和稳控工作。预计未来会有很多人因此被捕。

北京警方还公布了联系警官朱焰的电话: 139 1183 0654

不过,官方并没有提及汽车内是否装有炸药,只是说“三人均对生活感到绝望,以此种方式表达自己最后的愤怒,并无同伙。而且他们事前曾经驾车多次踩点,寻找最佳的时间及路径”。

31年前姚锦云在天安门撞死3名军人







2013年10月28日中午12点05分,3人开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护栏,车辆起火燃烧,事件造成5死38伤,其中吉普车司机及车内人员共3人死亡,另有2名游客死亡(1名菲律宾籍女游客、1名广东省男游客),38名受伤人员中包括3名菲律宾籍游客(2女1男)及1名日本籍男游客。有人怀疑车上带着炸弹,可能是自杀式袭击。目前,尚未知开车3人的任何情况。

有人称这次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汽车自杀袭击为类911式的小规模恐怖袭击,有两个炸点。

估计再炸一两次的话,天安门附近就得改为步行街了。

1982年1月10日11时,原冯玉祥秘书的女儿、北京市出租汽车公司一厂动物园车队23岁的女司机姚锦云,驾驶华沙牌出租车闯天安门广场。绕场一周后加大油门,沿广场西侧冲向金水桥,致使在场群众5人死亡(其中有3名军人,在内蒙古科右中旗服役3年的广西籍军人陈文昌,同部队的22岁军人农德海,北京卫戍区一名19岁新兵)、19人受伤。

事件最初被定性为“反革命”,后改为危害公共安全。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1097名加拿大人在美国坐牢

据加拿大外交部提供的资料,到10月10日为止,共有1590名加拿大人在86个国家坐牢,其中1097人在美国。

最近,引起加拿大人关注的多伦多制片人John Greyson 和 Tarek Loubani 从埃及获释回家。而另两位绿色和平活动人士Alexandre Paul 和 Paul Ruzycki 则没有这么幸运,他们在俄国服刑。

绝大多数在国外服刑的加拿大人没有他们幸运,既不为公众所知,也没有声援网络。其中的幸运者被加拿大的人权团体所关注,但营救工作往往要等数年才能生效。

下面是几个实例:

64 months in Iranian prison

Earlier this month, Hamid Ghassemi-Shall was finally able to return to Canada after 64 months in an Iranian prison, including a year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Ghassemi-Shall emigrated to Toronto, where he working as a shoe salesman, following Iran's 1979 revolution. He was arrested on espionage charges while visiting his ailing mother in 2008, and faced the death penalty.

International pressure, including a stream of letters from supporters to the Iranian government, may have been a factor in helping to keep him alive, according to Amnesty International Canada.
Each case "has a delicate strategy depending on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case," said John Tackaberry, a spokesman for the human rights group.

That can mean a public-relations blitz or, alternatively, working quietly behind the scenes.
Most cases don't get nearly as much attention as Greyson and Loubani did, Tackaberry said.
Foreign Affairs Minister John Baird took an active role in the weeks leading up to their release, saying at one point that "Canadians have got to know that their government at the highest levels is doing absolutely everything it can."

"They had a very well-orchestrated social media campaign and a petition with 150,000 signatures," Tackaberry said. Similar cases, meanwhile, can sometimes fail to resonate with the public, he said.
"It has been difficult, in terms of raising public awareness of the issue, getting some coverage of the issues, putting some pressure on behind the scenes, or encouraging the government to get involved."
Rochon said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ries, in every case, to ensure Canadians receive fair treatment under the local criminal-justice system.

But she stressed that the government cannot "seek preferential treatment for you or try to exempt you from the due process of local law."

Travel horror stories

Often, there's not much mor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can offer in terms of assistance, according to one former Canadian diplomat.

"All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can do is ensure that the person in prison gets fair treatment under the laws of the country where they are," said Eric Morse, now with the Royal Canadian Military Institute.
"Anything else is strictly informal."

Many of the arrests involve drug-related charges, Morse said, and the arrested are often in shock at the situation they find themselves in.

In an effort to dissuade others,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a collection of wrenching testimonials on its travel-advisory website from Canadians caught trying to smuggle drugs overseas.

Horror stories abound.

One man, who was sentenced to 15 years in a Cuban jail for importing marijuana, says the water was "milky colour and it made me really ill."

A woman who spent a year in a Jamaican prison for trafficking heroin described living in cramped quarters without running water where, as a foreigner, "inmates were constantly trying to pick fights with me."

In cases where Canadians are thought to be unfairly detained, the situation can be made much more difficult when Canada no longer has a diplomatic presence in the country, as in the case of Iran.

Greenpeace activists

Other times, detaining a foreign national can be used to make a broader point at home. Morse suspects that's the case in Russia, where the Greenpeace activists remain behind bars.

In a letter released by Greenpeace this week, Paul described the loneliness of being held in a cold cell with another inmate who doesn't speak any English.

Several of the 30 people arrested, including the captain, have already been denied bail.



 

计划中的加拿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10月19日在多伦多开幕的《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首日会议上,与会者以举手表决的方式,表态支持加拿大树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A Memorial to Victims of Totalitarian Communism),纪念碑的奠基仪式将在今年11月柏林墙倒塌20周年时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此项目由一个名为《献给自由》(Tribute to Liberty)的机构发起,来自前东欧共产专制极权国家的移民社区以及包括中国、北韩、越南、古巴几个今天仍然处在共产极权统治下的国家移民社区的参与。

计划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将竖立在渥太华战争博物馆附近,在市中心的省地(Provinces and Territories)公园内。它旁边是国家图书档案馆,几个街区外是国会山。三年前,今天参加大会并发言的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部长杰森‧肯尼(Jason Kenney),参观了一个捷克和斯洛伐克协会在多伦多私人花园内的小纪念碑,基督十字架被钉在斧头和镰刀上,以悼念被共产主义残害的受难者。肯尼想在渥太华设立一个类似的纪念碑,并得到了总理哈珀的大力支持。哈珀说:“我坚决支持这个设想,为那些死于共产主义极权暴力下的亿万受害者建立一个纪念碑”。

祖扎-哈恩(Zuzana Hahn)女士是发起人之一,这位多伦多的设计师,四十年前随父母从捷克斯洛伐克逃了出来,最后来到了加拿大。哈恩说,共产主义是一个恐怖主义系统的代名词。有超过一亿人死在共产主义的政客手中。

加拿大3400万人口中,就有900万人来自共产主义国家,设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很有必要。“献给自由”组织主席弗斯曼尼斯认为“太多事实被掩盖,媒体、书籍或学校很少触及共产主义,但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希望这个纪念碑能让人们产生兴趣,了解共产主义的邪恶,不让历史重演。”

去年9月经加拿大国资委(National Capital Commission)批准,“献给自由”组织启动了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项目, 并成为今年3月联邦政府施政报告中的一项内容。

北美首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于2007年6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建成,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出席了落成典礼并发表讲话,这一天也是已故总统里根在柏林墙发表《拆掉这堵墙》讲话20周年。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新焦点

在第二天的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第二天的会议上,因“占领中环”运动而引起世人聚焦的香港,成为民主化论坛的热门话题。香港亚洲电视新闻及公共事务部副总裁刘澜昌认为:中国民主化运动的新焦点不在内地,也不在海外,而在香港。
他在《亚洲展望:民主进程与中国因素》环节中发表了题为《香港普选:中国民主运动的新起点》的大会发言中表示,香港的立法院和特首普选,都是在北京的同意下进行的,无论成功或失败,都将影响到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他建议大家把对中国民主化问题关注的焦点转移到香港。
 
刘澜昌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曾任职《开放》杂志、《苹果日报》、《经济日报》、《星岛日报》等,主要负责两岸新闻及评论,也曾于凤凰衞视担任公关主任,99年加入亚视,负责资讯节目,如《解密百年香港》、《小平和香港》,现主持时评节目《把酒当歌》,多次邀请有意竞逐下届特首的梁振英在节目抒发意见,又曾与全国政协刘梦熊合组智囊,研究两岸关係。2011年9月,亚视新闻部高级副总裁梁家荣以未能阻止误报江泽民死讯的报道播出为由辞职,亚视即委任内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刘澜昌接替,成为首位内地背景人士出掌香港主要电视台新闻部。
在第二天下午的另一环节《民主前沿:台湾及港澳的特殊角色》中,东亚民情研究社的陈景圣先生认为“占领中环是中共的软肋”,民阵监事会主席陈联锟聚焦了“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这些话题都引起了与会者的热烈讨论。

以儿子的名义---一部大胆的比利时电影

43岁的比利时导演Vincent Lannoo在2012年拍摄了一部挑战教廷的电影,一名天主教电台热情虔诚的女主持人在发现13岁的儿子被恋童癖神父勾引之后,大开杀戒,一口气杀了十多名神职人员。

Vincent Lannoo在影片结束后,携女主角Astrid Whettnall 步向前台,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教会方面对影片的反应。他的回答是,反应两极。一些人对终于有人这样淋漓尽致地揭露教会的黑暗感到高兴,另一些人则极为愤怒,道理不言自明。

电台女主持人在虔诚的信仰和对上帝的热情中,忽然发现自己的丈夫儿子都在欺骗自己,儿子还在自杀前通过电台的热线电话向她披露了被节目嘉宾神父的勾引,令其几乎崩溃。

但很快,她就完成了由悲痛到悲愤的转变,换上了丈夫留下来的训练装,操起枪械,在主持节目前后,冲向教堂向伪善的神父复仇。

导演Vincent Lannoo把女主持人的行为大侠化,她开着吉普四处游击,在她所经之处,正义的枪声响过之后,神父倒卧而亡。

Vincent Lannoo的叙事风格简练,力度十足,且电影故事十分吸引人,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导演。43岁的他已经拍摄过的电影有:2001 : Strass/ 2005 : Ordinary Man/ 2010 : Vampires/ 2010 : Les Apprivoisés/ 2010 : Little Glory/ 2012 : Au nom du fils/ 2014 : Les âmes de papier

何日中国也能出一个侠义气十足的导演,聚焦中国残酷的现实,制作一批“如此快哉”的电影,把中国历史上百年恩仇淋漓尽致地表达一番,为邪气弥漫的中国找回正义,为绝望的中国社会带来希望。



 

2013年10月26日星期六

姚监复:此次与会,回去面临处分也在所不惜

81岁 的姚监复先生是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年龄最长的主讲者,在首日会议的发言中,他认为本届大会有多名加拿大议员与会,说明中国民主化 问题在加拿大所受到的重视。曾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的姚监复认为,民主化论坛更像是中国共产党自己主张的政治协商会议,值得共产党学习。

去 年因参加第五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布达佩斯大会,姚监复回国后受到压力,这次来多伦多,他是以赴美国探亲为名绕道而来,并在大会上做了《民 主化是长期的复杂的艰巨的痛苦的斗争,尖锐的历史进程》的主题演讲,他表示此次与会,回国后可能面临处分,有可能被禁出国,但能与一百多位关心中国命运的 人一起做有意义的探讨,在所不惜。

姚 监复认为中国民主化进程要和中国文化传统相衔接,采取渐进式改革,避免因突变引发的灾难。他强调对中国领导人不要期望过高,习近平不会是中国的戈尔巴乔 夫,他写了十次入党申请书才得以入党,最初的申请书一定是批习仲勋不够,但第十次的申请一定是抄了很多毛泽东语录,可以说他已经从习仲勋的儿子变成了毛泽 东的孙子。

姚监复相信北京会在2014年加紧控制舆论,但不太赞同“中国面临黑暗的20年,也即习近平任内十年,其接班人再来十年”的说法,因为中国的经济改革还得继续,各类公益性的社会组织不断产生,这意味着公民力量的不断壮大,目前在国内公开议论政治甚至出现了公开演讲,这说明中国民众的政治恐惧感在减少。

姚监复还嘲讽了习近平肯定毛泽东的前三十年的说法,认为那是否意味着习近平赞同毛泽东把他父亲习仲勋打成反党集团的做法。他希望习近平扔掉历史包袱,不要做毛泽东的孙子,跟上历史大潮。

因编辑胡绩伟文集和陈希同访谈录而受到北京国保干预的姚监复,在网络编写笑话之后,更受到国安部的约谈,称其笑话是政治笑话,他借此次大会呼吁中共给他起码的言论自由。

在大会同一环节中,原《中国改革》杂志社社长的李伟东再次质疑中国政府,强调习近平正在走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道路。他认为对于习近平等红二代来说,父母只是生物学上的关系,他们的母亲是共产党,毛泽东是他们的公爹。而习近平,无论年龄多大,都是永远的红卫兵。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大会发言中表示,反对派与北京政府的双方博弈决定未来的变革,宏观因素影响变革的质量。他还就打造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前景,引领变革及制造事件创造变革等问题作了阐述。

宋鲁郑:被忽视的中共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多伦多举行的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百花齐放,被网络江湖斥为超级五毛的宋鲁郑在大会第三日的《公民社会:民间合力推动社会转型》环节中发言,聚焦《中共制度演变及其未来》,在法国生活了十三年的他指海外反对力量普遍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共解决问题的能力。

宋鲁郑强调自己不从价值和道德角度来解剖中共,而是从事实出发,在海外发出与民运不同的声音。他认为在苏共垮台之后20多年,中共还显出勃勃生机,其中必有原因。他就此给出的答案是中共有其制度特点,60年来中共从一人决策的终身制,到集体决策的任期制,呈现出一种渐进式变化。其次从全球角度看,西方是定期换人换党,阿拉伯世界是既不换人也不换党,而中国是换人不换党,中国的制度是一党领导,全国选拔,年龄限制,定期更替,是有中国特色的禅让制度。中共的第三个特点是其政府架构,有立法机构人民代表大会,有行政机构人民政府,上面还有中共常委,这个架构和欧盟十分相似。

宋鲁郑认为海外反对力量因忽视了中共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没能看到中共制度的优点,宋鲁郑把这些优点归纳为:第一是有效的人才培养及选拔体制,习近平一上任就立即施政 ,一声令下所有的高档饭店就一片萧条,可谓雷厉风行,习近平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他有20多年的磨练,并于五年前就成为政治局常委。而在西方,胜选总统在任职后往往有一段熟悉情况的长短不一的蜜月期,如比利时政府花了500多天,意大利2个月,况且西方国家不能全国范围使用人才。

第二就是中共实行政治权力主导的制度,保持最终的决策权和独立性,例如习近平一声令下,撤销了铁道部,打了中石油。这在西方办不到,奥巴马立志禁枪,却无能为力。第三就是中共的纠错能力,这从中共在近来发生的禽流感,雅安地震与前些年的萨斯和纹川地震中不同的表现可以看出。最后是中共的长远规划,这一点也被美国企业家协会的肯定。

在发言中,自嘲为超级五毛的宋鲁郑也指中共面对着三点质疑,一是它如何避免产生独裁者;二是它能否使权力和平更替,不过他认为根据国际观点两次和平更替就算是成熟,中共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第三个质疑是中共如何实行监督,宋鲁郑认为这是中共的软肋,不过全球化和互联网可以弥补中共的不足,从全球的角度看,西方正在扮演中共反对党的角色。

另外,他还认为一国两制的港澳和未统一的台湾,对中共都是不可忽视的制约因素。


对加拿大超富俱乐部和精英的最新调查



在加拿大主流英法文网站上,不时有加拿大人感叹“中国人带着成吨的现金来加拿大,什么都用现金支付”这样的言语,在中文网络世界,常有中国人私自携带大量现金进加拿大被查获和中国人一掷千金令加拿大房价飙升的新闻,在对中国人财富沸沸扬扬的渲染中,加拿大人的富裕情况却很少见诸传播媒介。九月份有三项关于加拿大人财富的独立调查结果公布,显示今年因亚洲经济放缓导致加拿大超级富人俱乐部人数减少,预测未来十年加拿大富人人数将飙升35%,以及精英阶层在加拿大全国的分布情况。

加拿大统计局九月份根据私人财富咨询公司(Wealth-X)和瑞银(UBS )的调查发布报告,指在欧美各国超级富人俱乐部人数在今年普遍增加的情况下,加拿大却比2012年的5015人减少了0.7%,只有4980人,显得很另类,国际间的超级富人标准是其净资产在3000万美元以上。报告指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亚洲经济放缓压低了加拿大股市,使其今年在发达国家中拥有最差的业绩,投资者因而难以获利,分析更指靠能源驱动的加拿大经济遵循的是发展中国家的规律,而非发达国家规律。

该调查显示美国超级富人在2013年增加了8.7%,达到65505人,总资产是9兆亿,而加拿大超级富人的总资产只有5950亿美元。全球加入超级富人俱乐部的人数在2013年创下纪录,达199235人,资产总数达28兆亿,其人均财富在过去一年增加了180万美元,达1亿39百万美元,而全球2000名净资产超10亿的巨富拥有6.5兆亿财富,占超级富人俱乐部总资产的23%

加拿大有37位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超级巨富,他们的资产总数达940万亿美元。另有25人在7亿5000万到9亿99百万之间,在5亿到7亿49百万美元之间的有90人。在加拿大富人俱乐部的入门级别,5000万到9900万美元之间的有1300人,3000万至4900百万美元之间的有2183人。

从年龄上说,加拿大超级富人是全球最老态龙钟的,以平均年龄63岁居各国之首,在性别方面,加拿大女性成为超级富人的比例为世界最低,只是美国的四分之一,其中男性占95%,在4980人中,女性只有250人,而全球平均是男性占88%,女性是12%

第二项调查由莱坊国际研究机构(Knight Frank Research)发布,它预测未来十年加拿大富人人数将飙升35%2022年超级富人会有6637人,而美国会飙升32%,达8万人。中国富人增加137%,以25660人位居世界第二,但却无法撼动美国第一富国的地位。

九月份,加拿大统计局发布的全国家庭调查报告显示高收入阶层年均工薪191千,比人均收入29900元高7倍,且大多数是男性,集中在大多伦多地区。占人口1%的精英阶层年收入更高,平均达381千,是普通人年收入的13倍,90%的加拿大人人均年收入只有28000元。精英阶层中男性占80%,多半高收入者年龄介乎45岁至64岁之间,2/3的精英生活在安大略省和阿尔伯塔省,多伦多拥有最庞大的精英阶层,人数达73000人,但只占全市人口总数的1.6%,低于卡尔加里的2.9%

加拿大成人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有大学学历,但在精英中的比例高达2/3强,只有3%的精英连高中都没毕业,但他们似乎赚的更多,平均年收入达405100美元,大学生精英只有387800美元。

在加拿大精英阶层的地理分布上,人数最多的城市排名是多伦多、蒙特利尔、卡尔加里和温哥华,精英最多的四个省分别是安大略、阿尔伯塔、魁北克和卑斯省。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第二天会议继续在多伦多举行,出生于南蒙古的异议作家Tumenulzei  Buyanmend 先生在大会发言中以自己在蒙古国六年的生活亲历揭露中国在蒙古国大肆推行的新殖民主义。

Tumenulzei  Buyanmend 首先表达了他对中国民主化前景的不乐观,大会原本希望他谈一谈中国民主化对周边国家的影响,但中国民主化前景本身就像科幻小说一样遥远,于是他借大会之机,揭露不为外人熟知的中国在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情形。

Tumenulzei  Buyanmend 认为在已经完成民主转型的蒙古,因其丰富的石油和煤炭等资源,中国人的渗透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其对非洲国家的渗透,其领域从经济到军事,还有汉民族始自宫廷文化的根深蒂固的软实力:送礼文化及贿赂。中国人的腐败文化已进入蒙古,中国人靠它战胜其他国家的竞争者,拿下众多的经济合同,他自己就起亲眼见过中国人的公司拿着大包的现金买通蒙古官员,赢得中标。中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向蒙古国大肆输出腐败文化,严重破坏了蒙古国未来的发展前景。

中国人的新殖民主义还表现在其它方面,如乌兰巴托的广场鸽在中国人到来之后就频遭厄运,数量大量减少,Tumenulzei  Buyanmend说有调查人员去中国人的住房,在厨房里发现满地的血迹和鸽子的肠子;中国人还往往在开采完煤矿之后拍屁股走人,根本不理会蒙古国挖完填埋保护环境的要求,他认为这就是中国人典型的新殖民主义:只管自己获利,而不管他认死活。

Tumenulzei  Buyanmend 还对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感到失望,因为每当遇到蒙古,维吾尔和藏人问题时,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很多人就闭嘴保持沉默,难道蒙古人的人权就不是问题吗?这说明海外中国民主运动中很多人的民主观缺少普世价值的因素。

民间修史第一人黄河清

1020日,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为黄河清的《当代中国史稿》举行新书发布,该书出版者天宇出版社社长潘永忠认为中国一直是由官方写史,历史真相由官方曲解误导,而民主运动必须建立在健康的文化基础之上,出版社下决心出版黄河清这本140万字厚达1000多页的史稿,以澄清中共60年的谎言,黄河清就此成为中国民间写史第一人。

该书主编盛雪介绍说,当初收到黄河清的书稿后,感到十分震撼,这本书分明是中国当代社会的苦难史。黄河清2010年初罹患肠癌,欲回国治疗却被当局扣押在上海机场,不让入境,后又被赶回西班牙,他后来在西班牙手术治疗,在化疗的痛苦中完成手稿,该书共有数千个词条,收集及考证了大量的人物及事件。她认为这本书是黄河清用生命中最后的光与热写就,在中共暴政下,黄河清是民间写史第一人,这本书不完美,但具划时代的意义。

黄河清的老朋友陈立群在发布会上说, 10年前黄河清告知她要修史时,她直觉不可思议,现在书已出版,以细节见真实,其势排山倒海。黄河清从小熟读《史记》,这次为了修史,他又重看了多遍,并为确立体例费思良久,最后他决定从官史不重视的小民入手,以一家之言的草根史匡正被扭曲的当代中国史。

来自香港的黄元璋博士是该书的序作者,他感慨中华民族是一个遗忘的民族,自1949年至今,板荡陵夷,石破惊天,可是有谁能够记忆其中人物与事件?遗忘的民族是个没有梦想的民族,要灭亡一个民族,首先要灭亡其历史。黄元璋与黄河清神交十多年却从未谋面,他在发布会上含泪诵读了写给黄河清的一首诗:书剑飘零志竟成,客心如水愿如名。风雨萧萧惊笔落,精神跃跃看生死……

2013年10月22日星期二

李一平: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在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多伦多大会第三天的会议发言中,同城运动推动者,《变局策》一书的作者李一平指出中共对言论犯治罪,一般判刑25年,而对于组党者,则重判刑期达15年。因为中共视组织为命脉,知道一旦各类组织在民间出现,他们的末日也就快到了。互联网为反对者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组织工具,公民同城运动随之诞生。具备无名称,无机构,无章程和无领袖“四无特点”的同城运动,因其如风无形使中共无法出拳打压,而这风一旦聚合成势,将摧枯拉朽般击垮中共政权。

李一平认为有一个问题让不少反对派人士感到困惑,那就是手无寸铁的民众怎样才能推翻拥有几百万军人的独裁政府,答案是民意可以动摇军心,以民众运动动摇军队,迫使军队重新选择立场,这也是成功和平演变的原共产党国家的经验。但东欧国家的成功经验使中共加倍警觉,他们深知政治组织是动员民意的主体,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在全国范围内加以打压,一旦有组党苗头出现即遭扼杀。到目前为止,中共之所以能暂时维稳,就是因为反对派缺少一个全国性的团体。

李一平把依托互联网技术组织同城运动的工作分解为三个步骤:一是在网络寻找潜在同盟者,二是利用构建社交圈的方式把找到的人聚合在一起,形成各地的同城圈,三是再以个人对个人的联络方式形成跨地网络。李一平认为以这种方式形成的同城运动,具有与传统金字塔结构完全不同的组织形式,它没有最高领导机构,使它不容易成为中共的靶子,令中共无法斩首。

同城运动尽管无形,但它确是一个组织,因为它有共同的革命目标,有统一的策略,还因同城人员知根知底,难以被中共渗透。据李一平介绍,同城运动已经在中国遍地开花,除西藏外,已在各省会城市和部分地级城市形成,预计两年后将推广至县级城市,到时将有一个动员和组织民众的全国性组织结构。至于同城运动何时在全国爆发,李一平认为导火索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如再出现一次夏俊峰事件,再来一次警察殴打民众事件,都可能使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

到目前为止,中共已经秘密逮捕了三名参与同城运动的公民,但因找不到确凿的证据,不得不加以释放。如果中共继续关押他们,同城运动将把它变成促使星火燎原的一个导火索。

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史迈克:台湾并不是中国民主化的样板

台湾的民主化经验是否是中国未来民主化的样板?这个问题是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多伦多大会的讨论热点。加拿大台湾人权协会会长史迈克在大会发言中表示,八个方面的因素决定了台湾并不是中国未来民主化可以效仿的样板,他还认为马英九不 会帮助中国走向民主化。    

曾在台湾原住民社区传道12年的史迈克牧师认为台湾的民主化并不完善,它对中国共产党的吸引力在于民主化之后,国民党还在台湾执政,即使在民进党执政期间,立法院也还是被国民党控制。即使这样,台湾的经验也不是中国民主化的样板,史迈克从八个方面分析了其原因:    

首先,台湾文化并不完全是中国文化,它深受日本政治及文化的影响。
第二是台湾长期受美国保护,受美国文化的很大影响。
第三是台湾地域小,有很强的人际关系网络,哪怕是在立法院对立打架的不同党派议员,私下也有交往。
第四是美国政治对台湾的榜样作用,而中国根本不认同美国的价值观。
第五是台湾在民主化之前,就已经有相当的言论自由,这是民主化必备的先决条件,史迈克回忆自己在高雄车站买地下杂志的经验,那时 地下政治杂志就压在黄色书刊下面出售。
第六是台湾的民主动力是台湾人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并不是为了民主而民主。
第七是台湾的公民社会,民主化之前,台湾基督教长老会就有20万信徒,他们在社会上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为日后台湾的和平转型助力。
第八是当时的国民党领袖蒋经国所具备的政治道德,他不为一党之私,容许民进党建党,取消戒严,开放党禁和报禁。    

史迈克痛感马英九上台后实行经济主导台湾的政策导致中共主导了台湾,且马英九对中国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这使得台湾慢慢驶进中共的大港。马英九上台前是达赖喇嘛的朋友,是民运的朋友,但上台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不相信马英九会帮助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洛桑尼玛:中共的辱骂每时每刻刺激藏人的灵魂

西藏行政中央驻欧洲代表处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在多伦多召开的《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上表示,汉人与他就藏人自焚问题展开过讨论,有人说藏人自焚改变不了中共,哪怕600万藏人全都自焚也无济于事,洛桑尼玛的回答是就算600万藏人全部自焚,如果能让千万共产党官员找回人性,那也值得。

洛桑尼玛表示,藏人视所有生命为母亲一般神圣,藏人是世上为数不多的精神高尚的民族,为自己最慈悲的哲学精神献身行为,源于深刻的佛教精神。曾在西藏境内做历史课教师的洛桑尼玛回忆了藏人的历史,在佛教传入西藏之前,藏人是一个骠悍的尚武民族,他们崇尚英雄,宁愿在战场上战死,也不愿在床上病死。佛教精神改变了藏民族,也拯救了中国共产党官员的命运,不然他们早就被收拾了。但中共没有丝毫感激,却还常常辱骂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这每时每刻刺激着藏人的灵魂。

洛桑尼玛再度引用藏人的历史,从一世到十四世的漫长岁月中,达赖喇嘛经历过很多磨难,其中有些磨难比现在的更甚。他相信无论将来如何,藏民族的体系都会延续下去。

洛桑尼玛表示,藏民族是个幽默的民族,但今日他无法幽默,他回忆在网上回应中共五毛时的情景,当时对方骂藏人是藏狗藏猪,他回答道就算是藏獒也是2000万的价值,而你只值五毛。洛桑尼玛说,他回应完后又觉得后悔:“因为五毛也是人呵,我不愿意伤害他”。



民主化论坛人物特写:来去匆匆的前司法部长



在第六届《全球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的第二天会议现场,有一位来去匆匆的加拿大老人,他就是在2003年至2006年间担任加拿大司法部长的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这位73岁的老人无论是在司法部长的位置上,还是以自由党国会议员的身份,多年来都没有停止呼吁中共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王炳章博士。

根据多伦多大会的安排,欧文-考特勒本应该在会议首日与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长肯尼一起出席开幕仪式,并发表讲话,当时他由于要赶赴巴黎出席一项重要活动,缺席了昨天的会议。1020日中午,他刚从巴黎飞回多伦多,一下飞机,即赶到位于多伦多北部列治文山的会议现场,向与会者打招呼致意,约好第二天上午会议中再见后,即赶赴市中心参加另一项活动。

他在简短的讲话中表示,这次在巴黎有人提问说国际社会怎么会对伊朗严重违反人权的情况沉默不语,他说国际社会对伊朗的情况不会保持沉默,对中国也不会保持沉默。在第三天的大会中,欧文-考特勒将会谈及加拿大应该有怎样的中国政策。

在从政之前,欧文•考特勒曾在加拿大名校麦吉尔大学教授法律课程,是国际法及人权法的专家,他还曾担任前南非良心犯曼德拉的律师。2003年,他曾表示有意为王炳章博士担任律师。十年来,他大力支持营救中国民主运动先驱王炳章博士的运动,今年9月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妻子宁勤勤、儿子王代士和女儿王天安及支持王炳章的团体和国会议员在加拿大国会山庄召开记者会,呼吁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出席G20国际领袖高峰会时,向中国领导人施压要求释放王炳章,在记者会上,欧文•考特勒指出:“王炳章在监狱里度过的每一天,都应该是中加关系的最重要议题,也是国际法反对酷刑虐待的重要事件。王炳章不仅是中国民主运动制服,也是加拿大和美国的英雄。”

2013年10月19日星期六

加拿大官员密集出访中国的背后


十月份,加拿大官员密集出访中国。联邦国际贸易部长法斯特11日结束了他就任一年多以来的第四次访华行程,9日到18日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访问了成都、重庆和北京。与此同时,自然资源部长奥利弗也访问了中国。16日至24日,约翰斯顿以加拿大第28任总督身份首次访华。加拿大政要纷纷到访北京,正值中国在加拿大投资急剧减少之际,加拿大新闻社说,这一趋势使哈珀政府请总督出山作为政治尖兵,到北京游说中国的投资者。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在执政之初,对北京采取了冷淡政策。2009年,总理哈珀在就任后第四年才访问中国,被温家宝当面责怪为“一次迟来的访问”,此后,加拿大高层增加了对中国的访问密度,哈珀本人也两次正式到访。1018,习近平在会晤约翰斯顿时把“密切高层交往”作为两国关系的首要工作,而加拿大人也发现,高层交往不仅满足了中国面对面接触的要求,甚至已经成为加拿大官员的一种自觉。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奥利弗1718两日在北京参加了“加中能源与环境论坛”,与中国政府官员和能源企业高管讨论了拥有世界第三大石油资源的加拿大和世界能源需求增长最快的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合作机制。奥利弗表示以前加拿大只向美国出口石油,现在美国不但不再需要加拿大石油,还成为其国际市场的竞争者,这迫使加拿大寻找多样化的市场。加拿大谋求在中国树立安全可靠的能源供应国形象,希望成为中国能源的长期供应国。奥利弗认为为此“持续不断访问中国”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保持和中国对话,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零敲碎打的接触达不到这个目标。

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法斯特和中国达成了扩大铀出口协议,以配合中国野心勃勃的核发展计划,中国计划未来再建27个核反应堆,加拿大有望成为中国重要的铀出口国。法斯特还向中国积极推销加拿大的康杜型重水反应堆(Candu heavy-water reactors),以替代中国普遍使用冷水反应堆,彻底解决核污染水的处理问题。

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访华也不忘经济使命,他在访问成都、重庆和北京时强调了加拿大的利益和价值。贝尔德所说的加拿大价值包括推广人权和宗教自由,而关于加拿大利益,他强调:“中国正面临数亿农村人口向迅速崛起的城市迁移。由于中国面貌的改变,加拿大必须相应调整外交和贸易政策。”

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的使命更加艰巨,作为访问中国的第四位加拿大总督,他在北京召开的加中商务理事会年会上发表讲话,重点提及能源和投资问题,他向中国人重申“作为贸易国家,加拿大鼓励中国投资”。

约翰斯顿做出这一重申的背景是,哈珀政府去年开始遏制外国国有公司收购加拿大油砂企业,推迟批准中海油收购案,并在未来限制类似的交易。十月初,哈珀内阁重要成员、前联邦环境部长潘迪思警告限制外国国有企业购买石油公司会赶走外资,令来自中国的投资大量减少。实际上2013年对石油与天然气的投资从去年同期的270亿元锐减至20亿元,并购金额则从660亿元急剧下降至80亿元。

约翰斯顿在前往北京前接受加拿大新闻社专访时强调“加中关系正处于关键的转折点,不久我们就能看到一些重要变化”,值得关注的是他预言的变化是否包括在投资方面对中国国企网开一面。

就任总督前,约翰斯顿曾以多所加拿大名校校长的身份十多次访问中国,他的五位女儿中有三位在中国留过学。推动加中教育合作也是其此行目标之一,中国已经是加拿大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人数比印度、韩国和法国三国留学生总和还要多。约翰斯顿希望在未来五年内,中国在加拿大的留学生数量从现在的84000人增加到10万人。

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僵尸成宠物--日本人的奇思妙想

2013年,日本导演田中洋之(Hiroyuki  Tanaka)自编自导了一出奇思妙想的作品《僵尸小姐》(Miss Zombie),把人类惧怕的僵尸想象成人类新的玩物,但僵尸可不是好玩的,其结局并不美妙。

田中洋之把对人的审视与批判放进了这个奇思妙想的故事里:最低等级的僵尸可以成为人类的宠物,但不得喂食肉类,只能吃水果。僵尸小姐这样的一位,她来到医生家后,做起了免费的长工,每天擦洗地板,以换取水果以果腹。开始,医生妻子对她极为好奇,每天在水果里,还放上一枝花。僵尸小姐把水果吃掉了,把花插入花盘,她十分珍惜来自人类的善意。但家中两位男工对僵尸起了淫念,趁她到库房拿水管时强奸了她,不料这一幕被医生看到,也引发了他的邪念。医生妻子在发现丈夫的奸情后,改变了对僵尸的态度,甚至不惜用刀去割僵尸的手。

来自人间的恶意,还表现在僵尸每日放工回“家 ”的路上,一群孩子总是用石块袭击她,几名男青年更常用小刀插进她的肩膀,对这一切,僵尸小姐都默默承受。

对她唯一的安慰来自医生的儿子,他曾因事故一度停止呼吸,僵尸在医生妻子的命令下咬破孩子的喉咙令他复活,孩子拥抱了僵尸,令她常常怀念,并回忆起自己死亡前曾生下一个孩子。

片中僵尸虽是妙龄女子,但有着僵尸概念性的特征:脸上及身体上有着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皮开肉绽还凝固着血迹,神情当然是无神呆滞,行动时拖地而行,并日复一日地重复做一件事。

影片以医生妻子的疯狂结束,她用购买僵尸时附带的一支手枪打死了丈夫,家里的两名男工,最后因儿子跟僵尸而去绝望自杀。








第42届蒙特利尔新电影节里的华裔四贤



蒙特利尔新电影节创办于1971年,是加拿大最老牌的电影节之一。42年间,尽管它提倡的“个性”及“原创性”并没有在世界电影格局里催生一个“蒙特利尔流派”,但金秋十月的电影节已成为一个高水准的国际电影盛会。2013年,第42届蒙特利尔新电影节就吸引了不同地域的华人高手:大陆贾樟柯的《天注定》、王兵的《疯爱》,台湾蔡明亮的《郊游》和新加坡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其中贾樟柯和陈哲艺刚从戛纳电影节获奖,蔡明亮从威尼斯载誉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