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1日星期日

Cavalia 的创始人 Normand Latourelle及家人





神秘、力量、诗意、至美,这是我给2003年诞生于蒙特利尔的马戏团Cavalia 所创的第二出戏《奥德赛》(Cavalia's Odysseo)的八字概括,自2011年在家乡面世以来,《奥德赛》已经在北美三大国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巡演了三年,2015年6月17日,他回到阔别三年的蒙特利尔,在世界最大的演出帐篷下与家乡人重新见面。

另一方面,Cavalia的第一出戏Cavalia已经在亚洲的首尔、台北、香港和新加坡等地巡演结束。

一个太阳马戏团就已经令蒙特利尔具备诱惑世人的资本了(几个月前他的80%的股份卖出了15亿美元,就是这资本的写实),何时又冒出个Cavalia,其创办者是谁?早在2011年10月,魁北克法文报纸《新闻报》就刊登了解密文章,转载如下:

Normand Latourelle et sa famille


Normand Latourelle (à l'arrière-plan), président-fondateur et directeur... (Photo: Bernard Brault, La Presse)

Normand Latourelle (à l'arrière-plan), président-fondateur et directeur artistique de Cavalia, sa conjointe, Dominique Day et ses deux fils, David Tardif-Latourelle (à gauche) et Mathieu Latourelle (à droite)

Photo: Bernard Brault, La Presse
    

Martin Beauséjour
La Presse

Le nouveau spectacle de Cavalia, Odysséo, est incontestablement un succès critique et public. Mais avant de devenir une énorme machine, avec le plus grand chapiteau de tournée au monde, il y a eu, à la base, un déclic, une petite étincelle, une idée qui a germé dans la tête d'un homme, Normand Latourelle. Et une famille, composée de Dominique, David et Mathieu, qui a décidé d'embarquer dans l'aventure, sans jamais douter. Pour leur détermination et leur talent, La Presse et Radio-Canada leur décernent le titre de Personnalités de la semaine.

Normand Latourelle n'a pas grandi sur une ferme. Il ne s'est jamais, non plus, senti plus près des chevaux que des humains. Il n'avait même jamais chevauché la bête jusqu'à tout récemment. C'est pendant le spectacle Légendes fantastiques, à Drummondville, que tout bascule. Normand Latourelle, un des créateurs, met en scène un numéro où le public assiste à la naissance d'un village, avec près d'une centaine de figurants... et un cheval. Malgré le nombre d'acteurs et les effets spéciaux, l'animal vole la vedette à chaque représentation. «C'était décidément une bête de scène», dit-il en riant. Quand l'équipe suggère de retirer le cheval du numéro, Latourelle, au contraire, décide d'en rajouter. Devant la réaction positive du public, il se met en tête de monter un spectacle autour de la bête. Les chevaux venaient, sur le tard, d'entrer dans sa vie.

Une affaire de famille

Sa conjointe, Dominique Day, fut la première à embarquer dans le projet. Elle s'est jointe à lui, en 2000, trois ans avant que le premier spectacle éponyme prenne l'affiche. Devant les difficultés de Latourelle à trouver du financement, Dominique, femme de communication et de marketing, employée de l'agence de publicité Cossette, lâche tout pour embarquer dans l'aventure sans hésiter. Elle ne le regrette pas aujourd'hui. «Elle est maintenant la plus grande amoureuse des chevaux», souligne Normand Latourelle. En plus d'être cofondatrice et vice-présidente exécutive, elle s'occupe aujourd'hui de la ferme Cavalia à Sutton, où sont basés les 70 chevaux du spectacle Odysséo.

Mathieu Latourelle a déjà été le plus jeune courtier sur le parquet de la Bourse. En 2003, avec la chute du NASDAQ, il commence tranquillement à aider son père. Aujourd'hui producteur délégué de l'entreprise, et avec l'instabilité des marchés boursiers, le changement de carrière est pleinement assumé.

Son frère, David, a été le dernier à se joindre au groupe, il y a quatre ans. Alors qu'il était avocat dans un cabinet réputé, son père lui a lancé une invitation. «Je l'ai invité un soir à dîner, raconte fièrement Normand Latourelle. Je lui ai dit qu'il était le bienvenu et qu'il pouvait prendre le temps d'y penser. Il m'a rappelé le lendemain matin». David est aujourd'hui vice-président aux affaires juridiques et il participe activement au développement de l'entreprise.

«Bien sûr, tout n'est pas toujours rose», avoue Normand Latourelle, quand on le questionne sur la dynamique familiale en milieu de travail. «J'ai eu mes fils très jeune, ça influe sur nos relations. Mes fils sont mes meilleurs amis», ajoute-t-il. «Dominique, David et Mathieu supportent mes idées, ils les nourrissent aussi», souligne-t-il.

La création avant tout

Bien que les fils semblent pousser le père à agrandir l'entreprise, Normand Latourelle préfère prendre son temps. «Je suis, avant tout, un homme de création. Cavalia était un projet de spectacle, je ne pensais pas en faire une entreprise», avoue-t-il. L'homme ne veut pas en arriver à devoir créer pour faire vivre un bureau. «La création est une forme d'artisanat, quand elle devient une manufacture, c'est là que c'est dangereux», avoue-t-il.

Et il y a les chevaux qui exigent temps et patience, laissant à l'équipe le soin de mûrir chaque décision. Il faut jusqu'à deux ans de travail pour entraîner chaque bête. La famille a le plus grand respect pour ses vedettes à quatre pattes. Sur la route qui les mènera à Atlanta, le prochain arrêt du spectacle, les bêtes auront à mi-chemin plusieurs jours de repos dans un pâturage, quelque part en Virginie.

见证蒙特利尔帅哥成为世界拳王










6月21日凌晨12点20分,在蒙特利尔市中心贝尔体育中心举行的国际拳击联合会(IBF)中量级拳王争夺战结束,26岁拳击手David Lemieux在家乡父老面前击败了33岁法国拳手Hassan N'Dam,成为新的世界中量级拳击冠军。

在12个回合的比赛中, David Lemieux赢得了11个回合,并多次将对手击倒。在此前的中量级世界排名中,David Lemieux 居第十位,Hassan N'Dam列第九,两人势均力敌。

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

曹永正的国籍与下落之谜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611日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三宗罪之一的“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因“犯罪事实证据涉及国家秘密,依法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中国官方为此提供的细节是“天津法院一中院通过出示、宣读泄密文件等物证、曹永正证言、搜查笔录等,证实周永康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在其办公室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不应知悉上述文件内容的曹永正“。

一夜之间,令周永康秘密受审的曹永正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他是谁,目前又身处何方?中国媒体指曹永正是中国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股人,是被周永康奉为“国师“的特异功能大师,南方报系称他”在2012年底逃亡台湾,现被有关部门控制“,还透露他在1997年入籍加拿大。

为核实曹永正的加拿大身份,记者联系了多个加拿大政府机构。11日下午,加拿大移民及公民事务部发言人布鲁斯·希克斯(Bruce Hicks)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拒绝证实其加拿大公民身份,12日晚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戴安娜·卡达赫(Diana Khaddaj)通过电子邮件告知记者:加拿大已经注意到了对曹永正先生在中国情况的报道,但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曹永正与加拿大的真实关系如何?他在逃亡期间是否寻求过加拿大的帮助?由于加拿大政府拒绝提供更多信息,答案成谜。

曹永正的加拿大国籍说源于2013912日《南方周末》的《“国师”曹永正》一文,该文称曹永正夫妇1996年前后离开中央电视台,1997年入了加拿大籍。这一说法明显失误,因为当时无论是投资或技术移民,都必须在加拿大住满三年后方可申请入籍,绝不可能在登录一年后就入籍。

那么,曹永正一家在加拿大住了多长时间?据《有个女孩叫曹禅》一文记载,曹永正女儿“八岁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生活在多伦多,呆到中学二年级又回北京”。20144月,曹妻汪文勤在《心动过缓》一书后记中说“有一次住在青岛的张氏身体不适,晚上不能入睡,便电话通知了已经住在温哥华的曹永正“。由此推断,曹家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居住至少长达六年,超过申请国籍的居住年限。但当时正值周永康权力快速上升期,曹永正没有闲居加拿大,他让妻女留守,自己做了空中飞人,结果他很可能像其他飞人一样只保留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甚至可能因离开太久失去了这一身份。

据国内媒体报道,那些年间曹永正在国内十分忙碌,1998年后出任中国西部卫视董事局主席、中食产业集团鲁梅克斯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周永康前妻王淑华死于车祸后,他对在北京的周家次子周涵悉心照顾,令周永康十分感动。2003年曹永正成立四川年代投资公司,当年7月建四川西部年代影视基地公司。2005年在香港成立中国年代能源投资公司,并通过中石油在吉林油田和塔里木油田获得合作区块。多年经营下来,曹永正有了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那些富豪,不抵我一个小指头的豪气,20118月,他趁女儿曹禅的《时光当铺》在纽约演出之际考察百老汇剧院,准备买下一个送给女儿

除国籍之谜外,曹永正的下落也是一个谜。20144月《星岛日报》指曹永正被有关方面扣查,但同年8月,网易刊出《公安如何追缉境外涉周案之人》,探讨猎狐2014专项行动“怎样能够使曹永正归国“,并指对他的缉捕“将涉及到外交部、最高法、公安部、与其关系亲密之人等各方力量”。这显示截止到20148月,中国并未能抓获曹永正。

中国官媒所指在秘密审理周永康案时“出示、宣读了曹永正的证言”,更使人对其下落产生疑问,因为当时传唤了吴兵和蒋洁敏到庭,曹永正以证言的方式出现可能就是因为他不在中国政府手中,路透社曾分析说“提供证词并没有澄清曹永正是否被拘押,因为证词可能通过邮寄的方式送达”。这种质疑又带出了新的问题:曹永正目前人在哪里?又是谁施压令他写下了证词?

2015年6月13日星期六

曹永正的妻子汪文勤

被曹永正留在加拿大的妻子汪文勤一点没闲着,不但成了作家,还成了文学活动家(陈建功语)。

2011年5月,汪文勤的长篇小说《冰酒窝》由中国文化部下属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中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作序赞她“倾心于海外华文文学的发展并热心推动海峡两岸文学的交流,堪称文学活动家”,并称她“和痖弦促成了台湾作家王璞先生将120位海外作家采访资料捐赠现代文学馆的豪举”。

当曹永正利用周永康在中国大发其财时,夫人汪文勤也在加拿大长袖善舞,弄的风生水起。

2011年11月18日,汪文勤以加拿大华裔女作家的身份在北京召开长篇小说《冰酒窝》研讨会,易中天主持,陈建功等二十多位学者、作家、评论家参加。加拿大驻华使馆公共外交处参赞麦道伟到会祝贺。

易中天在2011年挺忙活的,7月易中天对话曹永正的女儿曹禅,11月又为曹永正妻子站台。可见曹永正不仅构建了与周永康李春城等的官商利益网,也与中国文人结成了密切的利益关系,这双重关系网为其妻女铺就了金光大道。

不仅在国内,在海外华人中,她们也不乏吹鼓手。2013年6月,加拿大专栏作家丁果撰文《汪文勤与亦舒》,称”在加拿大的华裔作家中,也出现了一对母女作家:汪文勤与曹禅。5月底,她们合作的音乐剧《仓央嘉措》已在北京正式公演。汪文勤的长篇小说《冰酒窝》被改变成电视剧本后,也正式开机了。《冰酒窝》曾受易中天、严歌苓的激赏推荐。当初,这本小说以《玄缘》为名在温哥华《明报》连载时,我还在做编辑“。

曹永正的女儿曹禅













曹永正的女儿曹禅Karmia Chan Cao可能在加拿大生活了六年,也即8岁至14岁。后回北京读了四年中学,18岁赴美国留学。

201210西域收藏网发表《有个女孩叫曹禅》一文,称就读于斯坦福大学英文文学专业四年级今年才二十三岁的曹禅,出生于新疆一牧场,小学一年级开始,随父母生活在北京、青岛、广州、香港、加拿大多伦多,1997年八岁时,她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她在加拿大呆到中学二年级时又回北京上专门招收外籍学生的国际学校世青中学,200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

20109月,一位姓赤穗的女记者在一份面向年轻亚裔美国女性的杂志《年糕》(Mochi)上撰文说自己在与曹禅“交谈十秒钟后即成为其崇拜者”,赞美曹禅是斯坦福大学最具影响力的15位本科生,是具有创造力的社会活动家。“ 来自新疆的曹禅以其非凡的写作在斯坦福大学戏剧领域赢得了一致的好评。在《Forgetting Tiburon》一剧中,曹禅涉及了美国1882年制定的《排华法案》,在《时光当铺》(Abraham Niu and the Friendly Fires)一剧中,讲述了一名在阿富汗死于友军炸弹的加拿大华裔士兵亚伯拉罕·牛”。

穗指除了戏剧创作,曹禅还用其他手段促进社会变革。20097月,新疆骚乱夺去了她几位亲戚的生命,她致信北京的《环球时报》,呼吁寻找真相。曹禅活跃在斯坦福大学美国亚裔戏剧项目(AATP),她相信写作是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剧场提供思变的机会。

曹禅的脸书自201481日后(也即父曹永正逃亡一年半后)就再也没有更新,她在职业一栏留下的信息是《新汉文写作:新光》(Pathlight: New Chinese Writing)总编辑。她最后一次留言是:我希望重新发现伟大言辞和伟大燃烧的秘密,我想说风暴、河流、龙卷风、树叶和树木。我希望浸泡在每一个瀑布中,我希望被每一粒露水湿润...

曹禅曾在22岁时极度风光,2011年7月易中天对话曹禅,8月她的《时光当铺》在纽约演出,其父曹永正准备买下一个“百老汇的剧院送给女儿”,9中央电视台三套《艺览天下》讲述了她成长的故事

现在,曹禅与其父曹永正一样,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调查显示加拿大人不欢迎中国投资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今年4月完成的一项调查显示,加拿大人对外来投资持开放态度,但对中国例外。在1548名受访者中,56%的人对中国投资感到厌烦,而认为美国投资过多的人只有28%,对印度、南韩和日本投资反感的人更少,分别占19%13%10%。尽管中国投资在2013年仅占加拿大全部外国投资的3%,但在直觉上却超过了25%,令加拿大抱怨来自中国的投资太多了。
 
中国投资出现在加拿大的时间远远晚于美国,2000年还只有1亿92百万加元,尽管到2014年增长到了250亿,还是远逊于美国的3613亿,去年来自日本的投资只有174亿,印度39亿,南韩38亿。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针对美国和四个主要亚洲投资国进行问卷调查后发现,78%的加拿大人对来自美国和日本的投资持肯定态度,67%对南韩投资持积极态度,59%的人欢迎印度公司在加拿大花钱。但对于中国投资的态度就复杂的多,仅有42%的人赞成,反对者却高达49%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加拿大人越来越趋于接受外国投资,但不欢迎中国投资,越了解情况的人越不欢迎中国投资,这种态度在华人比例最高的温哥华所在的卑斯省尤为突出,那里的人们担心中国投资会带来环境污染问题,47%卑斯省受访者担心外国投资会破坏环境,这高于全国40%的平均数,25%的人发现外国公司付给的薪水少于当地公司,这个比例也高于20%的全国平均数,另外17%的卑斯人觉得外国公司不遵守加拿大法律,比全国的12%要高。

亚太基金会认为导致中国投资不受欢迎的因素很多,诸如中国国企在产油大省阿尔伯塔大笔投资石油和天然气令加拿大人担忧失去能源控制、令人困扰的中国腐败问题和在加拿大使用外国临时工问题等。

魁北克史上最佳基友







今年73岁的魁北克当代大作家Michel Tremblay自18岁悄悄写就第一部作品---剧本《火车》至今,已经完成了28部舞台剧,22部长篇小说,4本自传,1部神奇故事集,7部电影或电视剧剧本,39种译著,1部歌剧,2出音乐剧和10多首歌词,不仅高产且形式多样,几乎跨越了文学创作的所有领域。其作品也被译成35种语言,登上了欧洲、亚洲和美洲20多个国家的舞台,演出场次多达1600多场。

他的处女作《火车》获加拿大广播公司青年创作一等奖,第二部作品《妯娌们》(Les Belles-sœurs) 更是惊世骇俗,一改往日古典主义、符合天主教道德规范的法裔加拿大戏剧风格,为舞台带来了活泼生动的俚语土话,风格怪诞滑稽,人物包括女工、异装癖者,同性恋和精神分裂症患者,这些昔日被文学创作忽略、遗忘或被定罪的主题,震撼了魁北克文学评论界及普通观众。

Michel Tremblay 的创作与1960年代魁北克社会发生的宁静革命同步,其脱离神性走向世俗的内容与时代变革的脉动相吻合。

1966年,24岁的Michel Tremblay认识了20岁的青年才俊、舞台导演André Brassard, 两年后《妯娌们》被搬上舞台,这部魁北克历史上首部使用俚语的舞台剧,后来又被翻译成英语、德语、意大利语、波兰语和意第绪语等15种语言,在世界各地舞台上演,2010年还被改编成音乐剧。

Michel Tremblay 和 André Brassard 终生为友,他们的友谊与合作使20世纪后半叶魁北克人的文化生活大大受益,André Brassard 成为 Michel Tremblay 作品的第一读者和鉴赏者,并把他大部分剧本搬上了舞台。

André Brassard 是魁北克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舞台导演和当代魁北克戏剧界的代表人物,曾担任加拿大国家艺术中心法语部总监,领导过国家戏剧学院,40多年来指导过五代演员,导演过140多出戏,其中包括莎士比亚、Jean Genet、Samuel Beckett 和 Michel Tremblay的作品。1974年他根据Michel Tremblay作品拍摄的电影《曾经在东方》(Il était une fois dans l'est)入围戛纳电影节,1977年,他和Michel Tremblay共同创作了电影《太阳晚出》(Le soleil se lève en retard)入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

经过十多年的挣扎,Michel Tremblay 在1970年代出柜,成为公开的同性恋者,André Brassard 出柜年代不详,资料显示他被称为公开的同性恋者,出柜时间可能比 Michel Tremblay更早。有意思的是,无论英法文网络里都没有二者私生活的任何八卦信息,但据和他们有过接触的朋友讲,两位最佳基友之间没有任何感情纠葛,他们都曾有各自的心仪者,但到老年都各自归于孤独。

这些年,Michel Tremblay 时常坐在蒙特利尔同性恋街的星巴克里,一个人旁若无人地埋头阅读,André Brassard 中风之后行动不便。这两位魁北克当代文学艺术界的天才,两位离经叛道的同性恋者,50年来相互支撑相互促进,在各自的领域里独领风骚,成为魁北克甚至加拿大有口皆碑的最佳基友,就连魁北克省档案馆搞回顾展,两人也是同步进行,一个在底层展厅,另一个在一楼走廊。

Michel Tremblay语录:

一台戏里,最先老去的是它的台词,永存的是其人道主义精神。

写作时,我只考虑正在写的句子,没有别的东西。我只为自己写作,而不是为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