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墨西哥宽容博物馆的选择性失忆

除了吴宏达08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创办的劳改纪念馆,目前世界上或许没有哪个国家以屠杀和侵犯人权为主题的博物馆为发生在中国的暴行开辟了专馆,墨西哥宽容博物馆(Museo Memoria y Tolerancia)也未能免俗,这一选择性失忆使它未能从各国同类型博物馆中脱颖而出,成为博物馆中的不朽者。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占据了墨西哥宽容博物馆最多的展厅,此外它还为柬埔寨、亚美尼亚、南斯拉夫、卢旺达和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设置了常设专区,但没有特别关注中国在近70年来的数以千万人被残杀和现在还在进行的人权迫害。它有一些关于中国的内容,一是大门口招牌图片以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照片为招揽,下面还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写着“有些博物馆令你大开眼界,有些博物馆触动你的心灵”,但很多墨西哥人并不知道王维林是谁,甚至不知道这幅照片讲的是当代中国的故事,整个展览中对中国问题没有任何聚焦,招牌与内容显得文不对题。在展览的“宽容”部分,有一幅毛泽东慈眉善目光芒万道照耀人民的图画,这与7、80年前墨西哥壁画派流行的左派作品如出一辙,这一部分的展品里还有一幅注解为“合作”的照片,内容是四名中国武警站在水中架起木板桥让老百姓通过。《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照片还存放在《激励人的行为》(actos que inspiran)专区,没有文字注解,它与1968年美国孟菲斯环卫罢工的照片(Memphis Sanitation Strike of 1968)挂在一起,显然混淆了两个事件的不同性质,淡化了中国问题的严重性。

各国该类型博物馆集体性失忆,不敢正视中国过去和现在仍然发生的惨剧和人权问题,可能会造成“西班牙流感”效应,也即曝光多的地方成为人们记忆焦点,而淡忘了问题更加严重的国家和地区。

总体来说,开馆三年多的墨西哥宽容博物馆无论在展品的丰富性、思想性、教育性和整个展馆的艺术性上来说,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国际舆论称它与美国及以色列的同类型博物馆水准相当甚至略高一筹,有人甚至认为这样的博物馆存在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是一件奇迹。

但墨西哥人并不这么看,因为宽容关乎这块土地的自由属性,关乎到人性的温暖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只有宽容才能帮助人们应对时刻存在的不同挑战,这种人文关怀应该超越经济发展的局限,发展中的墨西哥人有义务了解非暴力和人权的重要性,警醒人们对他人冷漠、暴力和歧视的危险,代之以责任、尊重和理解。为此,墨西哥宽容博物馆开设了拉丁美洲专区,陈列包括本国在内的人权个案。

每逢周末,大批的市民和学生排长队来参观,就在我离开博物馆走上华雷斯大街时,一名墨西哥妇女正在外交部大楼前举着话筒演讲,抗议墨西哥政府的政策,大批路人停下来或听她演讲,或看标语牌和文宣材料,此时阳光普照,这个画面正是墨西哥政治民主与社会进步的真实写照,而在中国,因在北京外交部门口抗议的中国公民曹顺利,几天前在关押中死亡。

墨西哥宽容博物馆资料:楼高七层,展厅面积7000平方米,是享誉国际的墨西哥建筑大师瑞卡多-雷可瑞塔(Ricardo Legorreta)临终前一年的作品,2010年他为自己出生的这座城市中心区设计了华雷斯广场(Juárez Square),其中包括了墨西哥外交部大楼、家庭法庭和宽容博物馆。



























2014年3月30日星期日

中国侨办海外统战的三大工程



在本月结束的两会上,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裘援平表示,中国将在全球60个华侨华人超过10万的中心城市扶助建设华人的福利机构“华助中心”,以“惠侨举措,搭起关爱帮扶、文化交流、咨询服务等平台”。这是侨办继“世界华文媒体论坛”和“世界华商大会”之后的又一大动作,可被视为习近平的中国梦延伸至国际社会的一种尝试。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华助中心”将如何布局、预算规模、管理模式、实施日程及未来是否扩张等,但以国家行为介入到其他国家公民或居民的社区生活中,北京的举动势必引起关注。

今年1月,中国侨办主任会议首次传出北京欲在国际中心城市设立华人福利机构的消息,国务院侨办在其网站中称尽管“目前有很多国家已经拥有类似机构,承担相似的作用。例如新加坡华社自助理事会(华助会),在2012年就拥有了11个服务中心,为学生、工人和家庭三个对象提供服务”,北京还是决定插足,正如中新社引述裘援平所说的“有的,我们就支持它;没有的,我们就推动当地的侨团侨社去支持、鼓励、建立它。”

两会期间,裘援平在回答记者问时重提建立“华助中心”的概念,称尽管名称尚未确定,但其基本功能是为侨胞提供包括突发事件的处置等服务,为其解决实际困难,她还表示一直很关心部分低收入华侨华人在海外的生活。

多年来为难以改善华人社区在国际社会的糟糕形象而头疼不已的北京政府,把今年侨务工作的重点定为“和谐”,宣布2014年为“和谐侨社建设年”,强调改善海外华人的生存环境和加强侨社建设,并把支持专门从事为海外华人服务的社会福利、公益慈善、文化教育卫生等方面的工作机构列为重点,加大对海外基层华人的服务力度。北京希望“华助中心”能帮助它达到多重效果,除裘援平所说的海外华人能“树立中国人和中国在海外的良好形象”外,还指望这一举措能进一步拉拢华人,让他们和北京一道共筑中国梦。

据目前的信息分析,北京有可能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和蒙特利尔这三座华人人数超过10万的城市设立三所“华助中心”,但如何处理与原有的温哥华中侨互助会、多伦多华咨处和蒙特利尔华人服务中心的关系,是“支持”这些原有机构或是另起炉灶,值得观察。

裘援平挂帅的中国侨办在统战海外华人这一工程上还有两大项目,一是“世界华文媒体论坛”,2001年侨办属下的中国新闻社在南京召集“首届论坛”时,只有130多家海外华文媒体的代表与会,这每两年一度的论坛到了2013年的第七届,激增到450个海外华文媒体派出了代表,其效果正如中国问题专家何清涟在《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一文中所说:这些回到国内的参会者均“为海外华文传媒这一世界传媒中的‘弱势群体’在华文的故土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而欢欣鼓舞”,感动到开始想自己“能为这片广袤的故土做些什么?”“争宠”的华文媒体“为了得到来自中国大陆的资源支持,自然只会对北京政府这类提供资源者的要求予取予求,哪里还敢提什么媒体的独立性与媒体人的职业道德?”

2013年,有22年历史的《世界华商大会》又被北京转到了侨办名下。当新加坡中华总商会、香港中华总商会及泰国中华总商会在1991年创立华商大会时,因血腥镇压学生运动而被国际孤立的北京派出了人大副委员长荣毅仁以中信董事长的身份打开僵局,两年后荣毅仁荣升为国家副主席,之后无论华商大会在哪个国家召开,北京都会派出国家领导人与会。至今为止中国主办过两届华商大会,01年在南京举办时,主办方还是民间商会性质的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到20139月成都举行“世界华商大会”时,有来自104个国家和地区的3千华商与会,但主办方已经变成了5年前成立的国务院侨办属下的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这一变化使世界华商大会的统战性质不言自明。

2014年3月29日星期六

沙滩上的拖鞋



日落的瞬间,海浪越来越大,冲到人们摆放随身物件的地方。两位女性把拖鞋放下,赤足到海中戏水,一个巨浪扑来,回浪又风卷残云似的卷走了些东西,包括她们的四只拖鞋。

回浪急退时,我正巧走过,慌忙用脚踩住了其中三只,另一只被卷得更远,我急忙回头,想找到拖鞋的主人,两位墨西哥妇女也正朝我这边看,她们看到了我脚边的三只鞋,又在十几米远处的浅水里发现了另一只,便急匆匆地跑过去,捡了回来,其中一人向我笑笑,说了声“格拉夏斯”。

这句致谢的西班牙语令我感到人间的温暖。

在中国人中间,我绝不会这么做,原因是以前做多了,血的教训也太多了,这种情况下你很可能会遇上一个阴毒的泼妇,她会污称是你把她的鞋踢到海里去的,她会打会骂会满街去喊,会弄到你家里和街坊四邻鸡犬不宁,会写邮件到你工作单位给你泼污水,甚至想毁了你的生活。

鲁迅诅咒这个人群“吃人”,我认定这是个疯狗般的人群,就是这个人群,在1949年毛泽东于北京喊出“从此站起来了”之后,像打了鸡血般狂热,自相残杀了几千万人,活下来的成分复杂:有杀人高手,有狡诈异常者,有伤痕累累的病人,有本身就趴在地上苟且求存的弱者,有未曾涉世的天真汉。受邓小平“先富起来”鼓动的就是这样的人群,一帮权贵一夜暴富,为非作歹之徒也相继跟上,弱者还是弱者,天真汉有的沦为狡诈之徒,有的避走天涯(如果他不小心进入海外华人圈子,死得会更快)。

成为这样一个人群的头领后,习近平20143月在巴黎喊出“中国这只狮子醒来了”,这不是吉祥之兆,恐怕是另一轮劫难开始的信号,因为习近平的话是如下画面的旁白:中国社会各个角落遍布矛盾,且越来越濒于爆炸点,权贵家庭大量外逃,为富不仁的野蛮人纷纷移民到文明国家,这些倒霉的国家,接收的不是身心健康的文明人,而是潜在的狂犬病人。

记得2012年夏天我在加拿大尼亚加拉瀑布游玩时,遇见一个神经兮兮的中国人,他问我会不会说中国话,接着便滔滔不绝地说:加拿大这么少军队,我们这么多中国移民,其中很多都是隐藏身份的共产党员,把他们集合起来,很容易夺取加拿大的军事基地,几天就可以把五星红旗插遍加拿大。

这个狂想的中国人,不知是不是习近平说的睡醒的狮子?

2014年3月28日星期五

墨西哥的海盗船






加勒比海一度盛行海盗,巴哈马海盗博物馆里有很丰富的展品和详细的介绍,海盗对人类文明贡献不小,其中最大且不为人知的就是民主制度最早萌生于其间。时至今日,旧时的海盗还总是在激发现代人的创作灵感,中国清代女海盗的传奇流传甚广,飘洋过海传到阿根廷,令小说大师博尔赫斯写出了短篇小说《女海盗金寡妇》。

海盗也为现代人的娱乐增添了力度和色彩,在墨西哥太平洋沿岸的旅游名城巴亚尔塔,就有名为海盗船的旅游项目,生意兴隆十分火爆,海盗船分早晚两班驶出港区,在海上转悠四个小时,让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避寒者过足一把海盗瘾。

因墨西哥历史上并无出名海盗,墨西哥人于是采用拿来主义,把加勒比海玛丽-加朗特岛( Marie-Galante)的故事移植过来,他们把海盗船命名为marigalante,这艘船有盗性十足的外形,加上工作人员夸张的海盗味儿:他们在八号码头门口就拦截住你,把你编入他的小组,一切得由他摆布,指定你像小朋友一样在船上安坐,给你不停地送龙舌兰酒、朗姆酒或可可饮料,他们一会儿用粗大的嗓门给你服务,一会儿又从船上的缆索上跃下,扮演抢夺珠宝的角色。

今天,墨西哥海盗船已经远比真正存在过的加勒比海盗船出名,他们已成为当地的热门品牌,定期举办特定国家的专场,如加拿大专场,船上升起枫叶旗,还在红枫叶中间画上了骷髅标志,海盗们领唱的加拿大国歌《O CANADA》加了许多色素和调料,幽默得全场捧腹大笑。墨西哥人天生就是舞者,海盗们还率领大家在船上起舞,挑选一些女士登台,与海盗们一起表演。

晚餐设在海盗船的底仓,那是真正的海盗寻欢作乐的地方,于是餐厅里布置了海盗雕塑,有的就横跨在桌面上,仿佛是边喝酒边下赌注的架势。一百多个游客颤颤巍巍地爬进底仓,舱盖就被盖住,海盗们摇身一变成了餐厅服务员,他们满脸横肉地端来牛排或鸡块,要是谁反应慢没有认领,他立即做出从腰间拔枪的架势,惹得满桌哄笑。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墨西哥海盗船的评语,它留在成千上万国际游客的记忆深处,无论人们走到哪里,都可以把它翻出来,咀嚼其陈年香味,这也是墨西哥的软实力。

在墨西哥人的智慧和生活艺术面前,中国显得十足的二百五,他们一直在一寸寸地埋葬自己的历史,别说把金寡妇弄上舞台,就连水浒英雄,也有所谓的人民代表在最近的两会上提议,因有暴力因素,应该在电视里禁播《水浒》。

这真是十足的虚伪,中国文化里根深蒂固的非人因素本身就是产生软硬暴力的沃土,而非水浒引发了中国历史上数千年不绝的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