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萧瀚:放大一万五千倍看新加坡

90年代,一位广东女子嫁到新加坡后回来省亲,对新加坡的不自由大发议论,认为还是中国好,中国可以无法无天,在某种程度上是绝对自由。还是在90年代,为国际汽车赛做解说时,共同执麦的两位工作于新加坡亚洲体育卫视的台湾退役车手,趁赛事空档也是不停地感慨在新加坡李家天下的压抑。尽管至今没有去过新加坡,但它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有阴影的迷。判定“中国人是劣等种族”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在26日的《华尔街日报》撰写题为《新加坡:危险的成功》一文,解析我心中的这个谜,下面摘要三点:

---由于小,新加坡政治上的威权体制的弊病被其耀眼的经济成就所遮蔽。如果按李光耀说的面积620平方公里,将新加坡放大一万五千倍,成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那么李光耀政府尤其是1968年正式形成威权体制之后所实行的一系列威权政策──比如对媒体自由的打压态度、以非民主方式打击反对党、在选举制度中不停地搞各种小动作(比如选票编码制、随意重新划分选区、集选区制等)以确保政权不旁落于他党、对公民的表达游行集会等政治自由的限制、公民社会因为遭压制而十分孱弱、对人民个人生活无微不至地矫正性规范……,则到底会是多大的同比规模?而前后两种规模的政治效果会是什么也因缺乏有效数据,而难以讨论。除此之外,被世人普遍盛赞的新加坡廉政制度,缺乏真正独立的司法前提下,在一个大国是否可行?这一切,世界各国历史上,大国中有无这样的成功先例?撒切尔夫人赞誉李光耀的那句话“他从未出过错”在李光耀去世之后,是否能在新加坡继续?而在一个类似中国或美国这样的大国中,这种可能性即威权领导人在经济、外交等方面的重大决策从不出错可能吗?

---新加坡的惊人成就始终与刚刚去世的李光耀这个名字连在一起──从1959年上台到1990年离任,做了31年总理,但留任内阁资政直至2011年5月才彻底退出权力中心,实际影响力整整持续了51年!套用一句孔子的话,可谓“知李罪李,其惟狮城”。

---若以成熟民主政治的标准来考量,新加坡算不上一个自由的国家,缺乏新闻自由、限制了大量私权自由的国家很难说是个自由之国;新加坡也算不得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反对党一成气候领袖就会被送进监狱或者被诉讼搞破产的国家也很能说是民主国家;不过,新加坡却是公认的法治国家──虽然这是一个还保留了鞭刑这种伤害肉体之野蛮刑罚以及经常性打击民主权利的法治国家,而其政府的廉洁则更是有口皆碑。

2015年3月25日星期三

加拿大考虑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加拿大正考虑是否要加入总部设在北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拿大财政部发言人大卫·巴纳比在23日写给彭博社的一封电邮中表示:“加拿大正在研究加入亚投行的倡议,中国官员只是大致介绍了该机构的信息,加拿大正与现有成员国就银行目标、治理结构和经营模式等进行探讨,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23日,白宫提议亚投行与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建立合作关系,当天参加多伦多人民币离岸中心启动仪式的加拿大财政部长就表态正考虑加入亚投行,不过加拿大就不会赶在331日创始会员国申请截止日期前做出决定。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和奥地利都在3月份申请加入亚投行,使其会员国数量增加到34个,这被视为中国对国际经济政策影响力日增的标志,亚投行可能会削弱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世界银行和由日本人领导的总部在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的影响。

加拿大一家智囊机构认为加入亚投行与加拿大打造与中国更紧密关系的目标一致,更何况欧洲国家的破冰已经为加拿大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吸引更多的国家加入,中国表示愿意放弃在亚投行中的否决权。但美国仍质疑亚投行能否遵循国际金融机构的标准,如妥善处理保护工人权利、保护环境和处置腐败等问题,并希望寻求加入的国家在作出决定前仔细考虑这些问题。日本则质疑亚投行的管理,怀疑它会在不考虑可持续性的情况下借贷,最终令债权人遭受损失。

成立亚投行的倡议是由习近平在201310月于雅加达和印尼总统苏西洛会谈时提出,李克强在2014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筹备,当年1024日,21个亚洲国家正式签署备忘录,预计20156月将商定亚投行章程,年底前投入运作。

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加拿大和中国对经贸未来的不同期待


二月下旬被曝光的加拿大农业食品政策研究所(CAPI)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加拿大对其食品在中国的低市场占有率不满,加拿大媒体也指目前通过太平洋航运到中国的能源少的可怜,2012年全年出口量仅相当于沙特阿拉伯四天的对华原油出口,与此同时,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刘菲却“希望看到双方贸易拓展超出传统领域,如技术和中小型企业两个领域”。很明显,作为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的中国,对两国经贸关系的未来发展有着与加拿大人不同的期待。
 
去年11月,由零售商和电子商务从业者组成的一个加拿大商务代表团实地考察北京和上海后发现“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及零售商对加拿大食品和饮料不了解”。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对国外食品十分亲睐,超过7成的高端食品消费是外国货。但在2013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冻猪肉比美国少40%,冻牛肉不到澳大利亚的1/8,菜油仅是马来西亚的36%,美国对华出口动物饲料17亿5300万美元,加拿大仅300万美元。加拿大农业食品政策研究所呼吁制定新的贸易战略,向中国推广龙虾、雪蟹、菜籽油、枫糖浆和冰酒等加拿大名牌,并呼吁政府大力促进菜籽油、猪肉和牛肉的对华出口。

而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刘菲对加拿大媒体表示“樱桃、蓝莓和牛肉等加拿大农产品已经在中国找到了利润丰厚的市场,未来希望看到贸易拓展超出传统领域,如技术和中小型企业两个领域”。《温哥华太阳报》2月份的一篇专栏文章指很明显中国希望从加拿大在全球自由贸易的角色中获益,加拿大最近与韩国和欧盟达成了协议,加拿大还是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缔约国,2011年以来加拿大每个月都有一项新的自由贸易协定生效。

在加拿大考虑如何扩大农产品及原油的对华出口时,几次传出中国联想集团将斥巨资并购加拿大黑莓的消息,黑莓客户包括五只眼国家的情报机构,加拿大不可能批准中国的收购。不过中国人的对加拿大技术领域的胃口似乎来者不拒,刘菲在与加拿大红十字会官员会晤时对加拿大在公园和溜冰场放置的电击除颤器感兴趣,认为如果上海的公共场所配备这一救生设备,新年前夜踩踏事件中的死亡人数就会减少。

对两国经贸未来的不同期待也反映在加中贸易理事会2010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中,这份题为《加中关系》的报告给出了由加拿大政府确定的两国经贸关系发展的重点领域,排在首位就是农业、食品及饮料业。该报告预测中国会在20152020年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食品进口国,加拿大对华出口的农业、食品及饮料在2009年达26亿,比前一年增长56%。在这一报告中,中国期待的技术领域如通讯技术、航空航天、生命科学等分别被排在重点领域的的第二、第四和第六位。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2013年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货物排名前10位分别是矿砂类,木浆和纸类,油料种子及水果谷物类,木材及木制品类;矿物燃料类;脂肪和油、蜡类,有机化学品类,锅炉,机械器具类,飞机和航天器类,鱼、甲壳及软体动物类。这份分析难以令加拿大人满意,因为农业食品类所占份额不够,它同样不会令中国满意,因为只有排名第九的飞机和航天器与技术沾边。

加拿大人民币交易中心开始运作


23日股市交易结束后,加拿大财政部长和中国驻加大使在多伦多共同为加拿大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揭幕,此后加拿大公司在对华贸易中不用再兑换美元即可用人民币直接交易,它不仅使加拿大企业节省交易成本缩短交易时间,也使多伦多与伦敦、新加坡和法兰克福等全球性金融中心一样,赶上了设立人民币交易中心的潮流。
 
据加拿大商会估计,这家美洲大陆首个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在未来十年可为加拿大企业节省成本62亿加元,并可带来320亿元的出口增长。北美人民币交易中心曾在美国旧金山与加拿大的温哥华和多伦多之间展开争夺,在加拿大,多伦多与温哥华竞争激烈,温哥华所在的卑斯省41%的出口面向亚洲,而安大略省80%的出口去美国,但其省府多伦多不仅是加拿大的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性的金融中心之一,在衡量各自的辐射能力时,甚至考虑了温哥华、多伦多与拉丁美洲国家的时差,最终落户多伦多将增强它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份量。

华尔街日报认为多伦多人民币交易中心将有助于加拿大实现贸易多元化,摆脱对美国的严重依赖,加拿大也借此向北京发出了渴望与中国市场自由化同步的信号,去年11月,人民币超越加元和澳元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而两年前它还仅位居第13。多伦多人民币交易中心不仅会促进加拿大企业使用人民币账户,也会带动美国企业,如果美资银行试图代表商业客户通过多伦多交易中心结算,他们需要通过加拿大的银行来进行,还需要付费。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中国想在加拿大北极地区建立永久观察站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18日表示希望在加拿大北极地区建立永久观察站,选址最好在加拿大西北地区滨临北冰洋的图克托亚图克,那里有储量丰富的碳氢化合物,不仅可以进行科学观察,也可以研究石油和天然气的技术市场。中国是世界上第8个拥有北极科学考察站的国家,20047月中国在挪威新奥尔松地区建成了中国首个北极站黄河站。
 
尽管中国并未就这一设想向加拿大提交正式报告,但杨惠根在会见国际极地科学委员会主席兼加拿大极地委员会理事大卫-海康时的这一说法已经引起争议,卡尔加里大学北极安全问题专家罗伯-休伯特就质疑是否应该让一个独裁国家在北极单独设立这样的观察机构。加拿大过去只与美国在北极地区进行过合作,项目包括预警雷达站、气象站和间谍站。

不过他就没有否认中国与加拿大合作建站的可能性,目前加拿大正投资1亿42百万元在努纳武特地区建设北极研究站,预计2017年建成,每年运作费用为26百万,加拿大还承诺在20152018年间投入700万研究经费,中国目前拥有500名极地科学家,中国的北极研究预算每年大幅增长10%。中国目前已有4个南极考察站,占地5400英尺的北极黄河站可供25人工作和生活,中国还计划投入300万元在冰岛扩建极光观测站,北约警告说这一项目可被中国用于军事目的。

中国过去通过破冰船来搜集北极地区的信息,因为中国科学家无论是想进入俄罗斯或加拿大进行研究都有很大障碍,在加拿大设站还可兼顾中国未来能源发展的考量,中国科学家可以长期监测加拿大北极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以利中国开采或贸易。

加拿大《环球邮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指,中国在加拿大北极地区建立永久观察站的设想显示了其不断增长的全球野心和扩充全球影响力的努力,中国还希望其雪龙号破冰船可以在2016年借道加拿大北部的西北航道通过北极。

突尼斯前总统亲戚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被拒



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近日拒绝了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妻子的兄长贝拉森•特拉贝尔西(Belhassen Trabelsi)的难民申请,理由是他曾在2004年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卖给突尼斯的索道车交易中受贿。在突尼斯前独裁者本•阿里20111月被茉莉花革命推翻后,特拉贝尔西夫妇和四个孩子就流亡加拿大,在被剥夺永久居民身份后,他们向加拿大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

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16日的裁决书显示,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把240万欧元的款项汇入蒙特利尔的一家空壳建筑公司,这家公司由特拉贝尔西在蒙特利尔的朋友所拥有,这与英国对阿尔斯通公司下属子公司的指控相吻合。英国法院去年九月曾指控阿尔斯通的英国子公司以顾问费的形式巨额行贿,以获取在印度、波兰和突尼斯的运输合同,其中向突尼斯官员行贿就达236万欧元。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法院还没有以受贿罪起诉特拉贝尔西。在茉莉花革命前,特拉贝尔西是突尼斯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但他自称从没有靠政府获利,完全以自身的努力成为媒体大王、银行家及航空运输业巨富。世界银行2014年的一份报告揭露超过全突尼斯1/5的私人领域的利益被本•阿里家人占有。

本•阿里多位流亡加拿大的亲戚遭此间突尼斯人社区的抗议和起诉,在加拿大政府取消他们的永久居留身份和拒绝解冻资产后,他们的生活逐渐陷入窘况。目前,特拉贝尔西还可向加拿大高等法院就被难民委员会拒绝提出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