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星期三

中加为马建战略伙伴关系

2016年3月29日,中国马业协会与加拿大马业协会在北京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马业正处于大发展的前夕,加拿大马业捷足先登,抢得先机。

加拿大与会者包括Equine Canada, Canadian Standardbred, Thoroughbred 和 Quarter Horse industries。

加拿大走马运马车协会(Standardbred Canada)位于安大略省Meadowvale Sports Park ,负责监督、记录、储存相关数据,发布有关标准竞赛用马 (Standardbred)信息,以促进所有在协会注册的标准竞赛用马及会员能够在加拿大得到良好的发展。马车协会成立于1998 年,由The Canadian Trotting Association 和The Canadian Standardbred Horse Society 合并,协会旗下有杂志《TROT》,马车协会近年来已在中国多个地区设有合作项目。

中国方面出马的最高官员是中国马会会长贾幼陵,他身兼多职,是现任内蒙古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院长、中国兽医协会会长、国家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农业部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指挥部顾问,还是中国议员--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与率队来访的加拿大参议员胡子修对等)。他过去还担任过国家首席兽医师、农业部兽医局局长等。

据加拿大走马运马车协会网站报道,贾幼陵在签约时称赞加拿大的马业在“世界上最领先,培育出了众多良种马,相信两国间在马业合作方面前景良好,双方能取得共赢。”



2016年3月27日星期日

2016巴雅塔先生出炉









3月26日晚的2016年度巴雅塔先生和小姐大赛,分19岁组、23岁组、初学组、男子体能组、新手组、女子比基尼组、健美人物组、健康组、特别组和神秘组共10个组别,经过5小时的比赛,2016年巴雅塔先生出炉。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健美比赛,有幸是在墨西哥,除了有悦目的帅哥靓女之外,场上观众也是热情似火,亲友啦啦队的助威声此起彼伏,十分有趣。

在墨西哥海滨小城的男汉子和女汉子们如孔雀般纷纷登台媲美之际,饮水思源,别忘了今年是世界健美联合会成立70周年,1946年二战硝烟刚落,居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波兰裔犹太移民本·韦德和其兄乔·韦德就发起了现代健美运动,到他2008年10月在蒙特利尔犹太医院以85岁高龄辞世时,健美运动已风靡全球各角落,为各民族塑造了一批身材伟岸、充满阳光精神呢的阿波罗。

但遗憾的是,走了30多年下坡路的蒙特利尔,人势随财势一起失去,很难再出一个像本·韦德一样的世纪伟人了。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Pitillal的“拜苦路”




今天上午十点前,巴雅塔城最乡土的Pitillal社区天主教堂门口,参加“拜苦路”仪式的人云集。拜苦路十点整开拔,在乡镇里走一圈,过了两座桥后于中午12点整回到教堂后,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

今天骄阳似火,马路被晒得发烫,扮演耶稣的人两次卧倒在地上,真是一种神圣的考验。

墨西哥全国今日有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巴雅塔是一座现代化的海滨新城,不是纪念复活节的好地方,明年一定要去瓜纳华多或普埃布拉,那里有感人至深的仪式。

据网络资料,墨西哥每年都举行大约三百个节日纪念耶稣的死亡,“拜苦路”是其中一个盛会。每逢拜苦路节日,都有大游行队伍,随行演出耶稣受难的情节。拉丁词语“苦路”是指“耶稣前往殉难地点的路线”。论到墨西哥拜苦路习俗的由来,墨西哥城伊斯塔帕拉帕区文化展览馆馆长说:“1833年,伊斯塔帕拉帕区霍乱流行。当地居民为了制止疫病蔓延,就开始了稣受难的表演活动。”

拜苦路当日,人群纷至沓来为要一睹游行队伍的演出:有扮演犹太领袖的,有扮演百夫长的,有扮演使徒的,也有跟随耶稣的妇女,还有马利亚。一个年轻人扮作耶稣,他早已熟记圣经的经文,能在游行期间照念如仪。所有表演者都穿戴假发、胡子和厚长袍。有些表演者充当“拿撒勒人”,头戴荆棘冠冕,或光着脚,或穿上凉鞋,走在“耶稣”后边,模拟耶稣受难的情景。这些“拿撒勒人”有时多达2500人,他们整日抬着十字架,徐徐步上埃斯特雷亚山(或星山),就是用来代表“钉死耶稣”的地方。


在克雷塔罗城,参加拜苦路的悔改者系着脚镣,踉踉跄跄地往前走。在塔斯科,参加者把一捆捆共重四五十公斤的荆条放在背上,步行差不多五小时之久。沿路也有人加入游行,一边走,一边鞭笞自己。

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刘云山完成《长江万里图》


今晨,接刘云山的电子邮件告知完成《长江万里图》。此刘云山并非在北京执掌中国意识形态的中共大员,而是一位执着于要画完长江的海外华裔。十年前,我在纽约时曾采访过他,今天当他画完万里长江图时,特来函告知。我佩服这位逐梦者,这位执着于艺术的人,他把我当时的采访报道存于他个人网站上,现转贴于自己的博客中,再示对画家的敬意。
 
    ------“我来美国之后做工读书,只觉得人生苦短,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自己稍不留意,这些有意义的事情会远离我们的人生。“

  -------在宣纸上用毛笔和适当的颜料重新绘制《长江万里图》。新的长江图高70公分长达200米,气势会比现在的单色碳笔画更为宏大。

难以铺展的长卷---纽约画家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

2006 年5月,华裔画家刘云山把用5年时间画就的四卷高40公分长120米的碳笔山水画《万里长江图》带到纽约诗书琴棋会时,华埠的文人墨客们为之一震。当月 24日,诗画会在纽约中华会馆为刘云山和《长江万里图》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由于发布会场地限制,刘云山只能在会场滚动画轴,移动展示局部画轴。

在5月27日开始的国殇日长假期,华埠东方书店在二楼展厅为刘云山和《长江万里图》预展,在不到40平米的展厅里,《长江万里图》沿四面墙壁走了上下四个来回,还有四分之一的画面无法展开。

预展结束后,留着披肩长发的刘云山将重达30磅《长江万里图》放入华埠最常见的箱包中,拖着带轮的箱包,消失在纽约唐人街的人海中。刘云山告诉我,6月 30日将在纽约华埠孔子大厦友谊厅正式展出他的长江图,他已经察看过,到时间整幅图画可以在厅内沿墙壁展开,但因展厅面积所限,画面也得上下交错走四个来回。

显然,纽约华埠并没有为刘云山作品的问世做好准备,要想让《长江万里图》如长江一般一泻千里,不打折扣地展示它如虹的气势,恐怕只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才有这样的容量。

自古以来,作为世界第三大河流的长江,浩浩荡荡,滚滚东流,引无数画家为之泼墨。中国历史记载的首幅《长江万里图》为南宋夏圭所作,他在800多年前自四川 岷江上游的雪山画至长江入海口,画面长达21.41米,描绘了江中行船,岸边走马的古时景象,可惜原作已失落,只有摹本流传;500多年前明代狂放不羁的 宫廷画家吴伟作9.76米的《长江万里图》,今日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二十世纪大画家张大千在70岁客居巴西时,思念故国,从家乡四川起笔,在不到20 米的长幅内将长江的万流奔腾,千岩耸峙形容于纸墨。

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始自青海沱沱河终于上海入海口,其长度和规模超过以往的历史记载,成为其人生最大的创作计划。正如纽约华埠诗词会成员王世道为刘云山《长江万里图》唱和的《浪 淘沙》所云:大梦寄江天,志满山川。挥毫泼墨洒云烟,不尽长江奔万里,胜景相连。画夜五经年,冷饿难眠。穿波踏浪过深渊。苦尽甘来尝硕果,画卷空前!

1982 年,刘云山就读于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美术系,学习西洋绘画、素描、色彩、油画、写生、版画、建筑设计、人体解剖、陶艺和雕塑等课程拓宽了他的思路。 到1987年毕业时,他的绘画技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培养了他的艺术思维和习惯。“我意识到自己在艺术上有一定的天赋。我选过一门建筑设计课,在和教授聊天时我说,如果一个建筑设计在最初的平面安排时就已经符合艺术规律的话,将它发展为一件立体建筑物,也一定会符合审美的准则。教授大吃一惊,说他是经过多年才省捂到这一点的”

那个时候,刘云山家里并不富裕,申请了政府补助,为了省钱他还回家住。但在布鲁克林学院,他是班中佼佼者,绘画总是得到最高的奖励。周末时他依然去唐人街做侍应生,为以后的学习攒些费用。

布鲁克林学院教授菲利普—普斯丁嘱咐刘云山:“你来自东方,这一点很宝贵。在你未来的绘画创作中要保留你的文化特征和对自己文化的认同。”

被人麻翻的当代徐霞客

布鲁克林学院毕业后,刘云山回到中国,入中央美术学院为海外学生举办的山水画班学习了一年,教授是当前名气甚旺的张凭和贾又福,期间去胶东和桂林写生。

1988 年至1990年,刘云山在广州美术学院读山水画硕士研究生,师从山水画名师陈金章和梁世雄。三年间,刘云山在北京和广州这两个中国都市,了解中国山水画南 北两派的特质。“北方画派气魄大,用笔泼辣,对细节和甜美的东西不讲究;岭南画派则不同,画风温和细腻甜美,气势稍逊于北方。有人说我的画像北方画,仔细 看又觉得像南方画。”

在中国读书期间为了写生,刘云山和同学一起踏足三山五岳、 沙漠古城、雪域高原和平原古镇。1989年他到达长江三峡,面对雄伟险峻的三峡景色,心中萌生了日后要画长江全景画的想法。那些年他还去了九寨沟、重庆、 武汉、黄山、苏州和上海,滚滚长江首先在他心里留下了清晰的画卷。

1990年刘云山从广州美术学院硕士毕业回到美国,回母校下东城中学探访老师时,得知母校正招聘美术教师。刘云山持校长的介绍信去在纽约市教育局考取了双语教师的临时执照,便在纽约曼哈顿下东城中学做起了美术教师。91年到93年期间,为了加深对油画的了解,他在晚间返回布鲁克林学院修读油画硕士。

和八、九十年代来到美国的中国画家不同的是,作为山水画家,刘云山从没有画过纽约的风景。在纽约,他画的是看不出地域特色的抽象画,只是线条和泼墨还带有些 许中国画的味道。他把这些具备西方审美特质的抽象画画在中国传统的宣纸之上,用写意笔墨的奔放和气韵,达到了一个更加自由的层次。

到 1994年,为了更快地筹得画长江的经费,刘云山放弃了中学教师一职,周游美国各地去参加艺术展销会,成为一个纯粹靠卖画为生的画家。他像候鸟一样冬季去佛罗里达驻扎,4月末回到纽约做北部生意,一年赶几十场展销会。“ 那时总是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周末前赶到办画展的城市,有时要开上两三天的车。这些展销会的组织者只允许画家本人去卖自己的画,有的大展销会参加的画家也有 两三百人之多,十分热闹。我卖的画有山水、花鸟、人物和抽象画。”

那个时候,因为每个星期都会碰到不同的画家,看到形形色色风格各异的画,他观摩了不同的绘画风格,所谓见多识广,对他的画也是有益处的。刘云山凭着自己对绘画的功底和 理解,对市场的观察和敏锐,很快就熟悉了美国人喜欢的绘画类型。他的画很受欢迎,卖画的行情一年好过一年。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目标他辛苦地奔波着。虽然 收入颇丰但他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放弃这些。“我得回去,不然我这一生再没有机会做这件事了,那样我将后悔莫及。”

1999年刘云山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回中国画长江。那一年他41岁,体力和精力还算旺盛,对绘画的理解也趋于成熟。他把画室设在广州,并以此为根据地展开万里长江的全程创作。

刘云山首先在地图上熟悉了长江,他从长江横穿的11个省选定了考察点,之后便和在美国赶赴艺术展览会一样,一人孤身前往。最初预计费时两年,实际花了五年多 时间。“离开美国时我认为两年时间就够了,但在美国时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内容要画。后来素材越画越多,画也越来越长,无法删减。”

2000 年7月刘云山乘火车到达青海省格尔木,之后搭乘前往拉萨的长途汽车,在三更半夜于沱沱附近下车。在公路边有一个小小的居民点像是一个小村庄,有一两间商 铺,卖些简单的面食。刘云山背着个行囊,找到了一家简易客栈,那是给那些过往司机住的车马店极简陋,两块木版一拼就当床用。高原的7月晚上还很冷,没有自来水,生活十分艰苦,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难以铺展的长卷 - 我有一个梦 - 刘云山艺术刘云山到达的当晚无法入睡。小村庄海拔4000多米,高山反映使他头疼欲裂。住下来之后第二天,他连车带司机租了一台破旧的吉普车,在荒漠中行驶了大半天去 到长江源头,沿途他见到一条小溪流过,溪边有一些稀疏的小草。“我在源头待的不长,我感受这里的空旷。拍了些照片,环顾四周,远远望去,白雪堆积在远山的 山顶,那高处的雪融化后,就形成了长江最初的水源”。

当天他回到驻地。第二天又去了沱沱河,沿河拍摄了一些资料照片,作为绘画时的记忆补充。后来,沱沱河、草地和雪山成了刘云山完成的长江万里图的开卷画面。

在考察完沱沱河之后,刘云山坐上了一辆前往西藏的货车,一路颠簸去了拉萨。沿途的景色强化了他对长江源头风貌的感受:辽阔的大地与蓝天,远处清落静穆的雪山 和似乎无尽头的路程。在拉萨游览四五天之后,刘云山乘飞机到了成都,从成都乘火车到达长江上游市攀枝花,进而前往丽江。去了玉龙雪山和长江第一湾石鼓和虎 跳峡之后他背着行囊去了中甸,把香格里拉的绿色草原收进了自己的长江万里图。

在回到攀枝花之后,刘云山先乘火车再转巴士前往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名为雷波的县城。彝族居住在山势和岩石变化多端的金沙江地区。在火车上,他经历了长江万里行的第一次人间险境。

那是一列日间运行的短程火车,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坐在刘云山旁边,掏出烟和打火机,但好象打火机有些问题总也打不着,但男子还是不停地打,刘云山似乎还听到从 打火机里有一种丝丝冒气的声音,没容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眼皮发沉,昏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时刘云山发现旁边的人都看着他而那个打火吸烟的人已不见踪影,再一摸,发现随身的钱包被偷走了。好在相机和画画的家伙还在。

出了雷波,刘云山又在去金沙江峡谷时险些随车坠入汹涌的长江之中。那时他正坐在一台租来的三轮摩托车后座上,紧贴着江边行驶。司机听到发动机传来一阵杂音便低头查看。刘云山发现前方山路已断,摩托车正向金沙江直冲而去。他连忙大喝司机,司机猛打方向盘就连人带车翻倒卧在山边,刘云山被摔得鼻青脸肿,十几天后 淤血才消失。“那里江水很急,稍有闪失我就会在江水中消失掉,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长江万里图了”,但这些不测事件都没有影响到刘云山的计划。每次到江边或山 中,他总会被当地的风貌吸引,很多次他发现竟有人家孤悬于半山腰中,与老树山石一起融入自然的景致。

沿长江而行对刘云山来讲,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游览和拍照之行,在一两个月的外出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审美感觉会疲劳减退甚至消失,滚滚长江不再震撼自己,这个时 候,他便回到广州休整一两个月,在自己的画室里整理图片和现场写生素材,寻找不足和被遗漏的细节,在创作的同时决定是否要返回原地做些补充。因为没有做文 字上的记录,刘云山已经记不清五年间自己在多少地点旧地重游。

2003年在画了长江更内陆的一些景致之后,刘云山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成都租了三辆吉普车,沿西北方向进入大片的原始森林,他看见了一些河滩在雨后水位急剧上涨。这个地处滇藏交界处的三河流域,景色原始壮美,成为刘云山长江万里图中连接沱沱河和九寨沟之间的画面。

2004 年10月,刘云山画到长江三角洲地带时,发现自己缺少对寒山寺的感觉,所拍的照片中没有寒山寺的细节,于是他再次前往上海苏州等地。“我当然知道上网可以 找到寒山寺的图片,但没有自己的感受就不能做到绘画是的胸有成竹,对我来讲现场是不可替代的,为了加深印象,我对重要的场景都做现场写生,以寻找最好的表达风格。”

这次出游之后,刘云山卸下了背了五年的行囊,收起了从未派上用场的防身藏刀。此后一年,他把自己关在广州的画室里,潜心作画。直到05年10月他才在《长江万里图》上画完最后的一笔。这幅长卷由104张各长1.15米的素描纸组成,总长达120米。

还想画美国的科罗拉多河

长江穿越中国的11个省份,总长6300公里,刘云山要从万千自然景色中做很大的取舍才能绘成百米画卷。今天,人们可以在他的画面上重游沱沱河、雪山草地、 三江流域、高原森林、九寨沟、中缅香格里拉、长江第一湾、玉龙雪山、虎跳峡、金沙江、攀枝花、重庆山城、三峡、三峡工程工地、神农架、江南三大名楼、黄 山、太湖、苏州园林、江南水乡和上海大都会市。刘云山的细致观察和写生使不同地域在画中各显其不同的山势地貌和地质结构。

刘云山的《长江万里图》中西兼容,他把西洋画的暗法融入了中国山水画传统,使画面更加厚重和立体。他在构图上讲究负面的形状和面的关系,用画中的明暗凸现立 体感。例如:刘云山在画黄山奇松这一组画面时,使用负面手法,刻意用不同块面形状和大小疏密,把松树群刻画成长卷中一个起伏跌荡的片段。“我对景物的取舍 完全靠艺术原则,一座山林可能在我的画面中占据很大的空间,因为它壮美;画中景色时虚时实,适时夸张,我的构图循中国传统的写意风格。”

对刘云山来说,这幅山水画的最难点不是山水,而是作为长江入海口的东方明珠城市上海,作为《长江万里图》的结尾部分,上海市的城市景观创作耗费了刘云山半年的时间,是长江全景观中耗时最多的部分。

因为城市的透视完全不同于山水,城市建筑是方形的,线条的走向一定要有一个消失点,以地平线为界,所有的建筑线条必须符合这个标准;但山水不同,近处可以画大一些,远景可以画淡一些,处理起来简单些。

“画上海市这个巨大的景观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力和对透视的理解,几乎是重新建筑了这个城市,每一栋楼宇无论大小都要符合透视原理,画起来就没有那么轻松自由了。 因为楼宇的线条要有一定的走向,但在山水画中的效果又要让人感到不那么拘束,这就形成了难度。还有大小对比和远近对比,不同形状的建筑的对比,建筑之间的 节奏变化,所有这些都要靠自己对艺术的理解重新将上海布局。”

半年之后,刘云山对自己在山水 中再现出来的上海感到满意,“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好,在我的绘画经验中,我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我画完之后,回头审视会发现这张画最好,因为它突破了我自己。”

刘云山把历时5年完成的120米长的《长江万里图》视为在物质主义时代里浪漫精神和现实主义在自己身上的最佳结合。在五年的游历和创作之后,长江已经成为刘 云山的一种信仰和图腾。“保存这幅画的办法是画尽量少让它与空气接触,但就目前的条件来看,我做不到。一段时间之后,我用的专业素描图画纸会泛黄。我会在 美国和中国的不同城市展出这幅画,展览到最后会怎样,我现在无法预料。”

完成《长江万里图》是人生的极大快事,刘云山告诉我:“我来美国之后做工读书,只觉得人生苦短,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自己稍不留意,这些有意 义的事情会远离我们的人生。长江万里图已经完成,我相信它是我前一段人生的记录,是我艺术生命的一个过程,又是一个结果,或者说是一个起点,或是未来的一 个象征。”在做了五年游荡于山野水乡的当代“徐霞客”之后,刘云山准备从现在开始接触社会,增加社会活动,举办画展、写作文章,有可能的话每年花四个月时 间创作单张画,在中国办一次画展,在美国办一次画展。

今年7月在纽约华埠孔子大厦的展览结束后,刘云山将回到广州,用3年到4年时间在宣纸上用毛笔和适当的颜料重新绘制《长江万里图》。新的长江图高70公分长达200米,气势会比现 在的单色碳笔画更为宏大。“长江是我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我采集的很多素材还没有画进万里图中,如都江堰、乐山、峨眉山、小三峡、赤壁、庐山、九江、南京、镇江金山寺、无锡和扬州等地。日后,我可以把长江分解成无数张单张山水画。”

刘云山告诉我:“预料长江将会耗去我十年的时间。作为美籍华人,在未来的计划中,我还想画美国的科罗拉多河,这条发源于洛矶山脉的河流穿越大峡谷,有世界上最壮观的河谷,还有一条景观奇特的大坝,流域内有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这些都引发我的创作欲望。”

但科罗拉多计划何时实施,刘云山并没有透漏更具体的内容。已知的今年6月5日,刘云山去旧金山华埠争取办成一次画展,6月30日至7月2日在纽约孔子大厦友谊厅举办画展,之后他将在当月回国,考虑在广州、香港、北京、上海和台湾举办展览,希望在这一系列的展出中有人慧眼识珠,有个人或机构出面将这120米的 《长江万里图》收藏。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加美波弗特海主权争议再起

刚刚发表《美加睦邻关系中细微的吱吱声》,美加之间又再度爆发波弗特海主权争议,现转贴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在2016年03月21日的相关报道:      

       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办公室上星期公布了一项提议,开放对阿拉斯加沿岸的波弗特海和恰克奇海的租借,以便于勘探该海域的石油和天然气。然而,阿拉斯加沿岸的波弗特海(Beaufort Sea)却是加拿大和美国有主权纠纷的海域。因此,美国方面的举动引起了加拿大的警觉。人们认为,美国此举有可能再次点燃美加之间长期存在的边界纠纷。

  波弗特海位于北冰洋,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育空地区的沿海地区。数十年来,美国和加拿大一直对两国在波弗特海上的边界有争议。加拿大认为,波弗特海的两国边界应该是阿拉斯加州和育空地区北坡之间陆地边界的自然延伸,而美国方面认为,波弗特海边界应该是陆地边界的延伸线再拐一个90度,其结果就是一块有主权争议的楔形海域,其面积为2万1千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安大略湖的面积。

  因为波弗特海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美加两国在波弗特海的主权问题各不相让,时有纠纷。

  这次,美国提议在波弗特海开放勘探石油天然气,最早提出异议的就包括加拿大育空地区的司法部长布拉德·凯瑟斯,他认为美国此举“侵犯了加拿大在北冰洋的主权”。

  波弗特海主权争议有近两个世纪的历史

  加拿大育空地区省长达雷尔·帕斯洛斯基星期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主权纠纷有定论之前,美国政府擅自采取行动,在该海域勘探石油天然气是不恰当的。他说,美国在我们认为是加拿大管辖的海域,在一个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的海域勘探和开采石油,这是个大问题。

  实际上,波弗特海主权争端始于大不列颠英国和俄罗斯于1825年签署的协议。那时,俄罗斯还对阿拉斯加拥有主权。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者迈克尔·比尔斯认为,美国此举是有挑衅性的,因为美国重新把关于波弗特海的主权争议推到了前台。因此,加拿大和美国必须为解决波弗特海主权争端进行公开的谈判。

  解决问题的恰当时机已经到来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刚刚结束对美国的访问。比尔斯认为,因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新近建立的友好关系,解决美加之间长期存在的这一恼人问题的时机已经到来。

  “每五年或十年,美国和加拿大关于波弗特海的主权争议总是因为一些小问题而浮出水面,就像现在出现的情况一样。我们需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问题,坐下来与美国谈判,商定波弗特海边界。”

  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阿米·米尔斯表示,外交部正在审查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办公室关于在阿拉斯加沿岸勘探和开采石油天然气的建议。他也向公众保证,加拿大和美国对这一主权争议有很好的掌控,当双方都做好准备后,会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这一问题。

  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在今年2月份给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办公室的一封信件中指出,因为存在美加主权纠纷,他希望在具体的租借销售开始之前,有关方面能向他通报情况。

  按照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办公室的提议,波弗特地区将在2020年后开放供勘探石油天然气。而且,在今年6月中旬之前,该办公室将继续接受公众关于在波弗特海勘探石油天然气建议的意见。

英文报道Proposed U.S. Beaufort Sea drilling leases infringe on Canada's sovereignty, says Yukon    Area proposed for drilling includes a 21,000-sq-km section of offshore territory disputed by Canada
链接如下
http://www.cbc.ca/news/canada/north/proposed-beaufort-licences-infringe-arctic-sovereignty-1.3498469

美加睦邻关系中细微的吱吱声




Machias Seal Island

今年3月,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对美国进行了一次被他称为“比朋友更亲近”的国事访问,为解决两国间存在了34年的软木贸易纠纷带来了希望,奥巴马与他共同出席记者会时表态“软木问题能够和必须得到解决”,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方蕙兰和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受命研究各种方案,并在100天内提交报告。

加拿大总理时隔19年才对具有近邻和盟国双重身份的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令人质疑两国间关系是否出了问题,克林顿时期美国驻加大使戈登·吉芬(Gordon Giffin)在接受《今日美国》访问时形容“两国关系从来都不差”,只是因为加拿大“是不会吱吱作响的轮子”,而美国人“只关注会响的轮子”。加拿大是否真是一只“不会吱吱作响的轮子”? 这一次,奥巴马和杜鲁多在谈到软木问题时都使用了“刺激性”( irritant)一词,说明在美加睦邻关系中还是存在细微的吱吱声。

软木行业对加拿大至关重要,它直接提供了2327百个就业职位,在与木材相关的工程、交通和建筑等行业就职者更达289千人。2014年木材产值212亿占全国GDP1.3%,木材出口为加拿大带来最大的贸易顺差。美国作为加拿大最大的贸易市场, 2015年占加拿大木材出口量的69%,最低时的2011年也占54%

美加之间软木纠纷始于1982年,当时美国木材行业上书商务部,要求对加拿大木材征收反补贴税,但商务部以加拿大立木系统并非单一行业为由拒绝征收。1986年,美国商务部再次接到美国木材进口公平联盟上书后,同意对加拿大木材采取反补贴措施,拟定关税税率是15%,在开征前两国达成谅解备忘录,同意分阶段征收关税。1991年,美国商务部展开反补贴调查,最终导致征收反补贴税。1996年,两国达成有效期五年的软木贸易协议,限定每年从加拿大进口软木不得超过3470万立方米。

2001年,美国木材行业再度上书商务部,首次提出反倾销申诉,第二年美国商务部宣布合并执行补贴和反倾销税率27.22%,这导致次年15千名加拿大林业工人失业,当年世贸组织针对美国的反倾销措施做出了一项有利于加拿大的不具约束力的裁决,认为美国不当征收加拿大木材的高关税。2004年,世贸组织又两度做出有利于加拿大的裁决,随后两年美国商务部五次调低税率,2005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审查小组认定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关于加拿大进口木材伤害美国同行的判定无效,但被美国政府拒绝,美国木材业联盟向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院提起诉讼,挑战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争端解决机制的合法性。

2005年底,美国把软木进口关税减到10.8%2006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认定加拿大对木材业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微量补贴,美国贸易救济法规定对微量补贴不得征收反补贴关税。20064月,两国在伦敦国际仲裁法院斡旋下达成有效期9年的软木协议(SLA),美国解除反补贴和反倾销关税,代之以配额制度和较低的混合关税,该协议在201510月到期,新的协议有待杜鲁多政府与美国政府重新谈判解决。

为“更新和修补两国间的伙伴关系”,杜鲁多上任后建立了成员包括环境部长、公安部长和国防部长等在内的专门委员会来监督和管理加美关系,委员会负责人、国际贸易部长方蕙兰认为奥巴马表态并不意味着软木纠纷从此尘埃落定,未来100天才是关键,是否达成协议在6月份奥巴马访问渥太华时可见分晓。

在持久的软木贸易纠纷之外,美加睦邻关系中还有一些不易为人察觉的“吱吱声”:如北极融化后的西北航道问题,加拿大主张是国内航线,而美国主张是国际航道,一旦通航必起纠纷;另外地处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和美国缅因州之间的马柴斯海豹岛(Machias Seal Island)的主权归属争议,现在相安无事,一旦在这个岛屿下面发现丰富的资源,是否会引起两国间的唇枪舌战呢?

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

杜鲁多在纽约遭人跪求出马竞选美国总统

17日上午,正在纽约访问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曼哈顿东村一间犹太熏肉餐厅里遭遇了一段奇遇,两名美国男子向他抱怨竞选美国总统的候选人都十分糟糕,要么极端“乏味”,要么出奇“古怪”,他们跪在地上恳请他出马竞选美国总统。对于如此唐突的请求,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告诉他们: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其实我现在有一份工作,而且还是蛮不错的工作。

加拿大广播公司随行女记者玛丽-巴亨(Marie-Joëlle Parent)在当日上午10点10分用英法文将拍摄到的一段10秒钟视频发布在社交网站上,视频显示两名美国男子正和杜鲁多站在一起,叙说他们对美国总统候选人的不满,随行的赫芬顿邮报记者斯蒂芬-瓦德(Stephen Ward)也在下午2点34分将他所拍的30秒视频发出,视频中身穿白衬衣的男子边说边双手合十做祈祷状,最后两人一起跪了下去。

加拿大广播公司根据视频推测这可能是一出恶作剧,这两人都曾在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造势活动上出现过,华盛顿《国会山报》指他们曾在特朗普的竞选晚会中出现,还带着纳粹臂章,他们还与在希拉里竞选中身穿支持希拉里的T恤的两人很相似,其中一人还曾在卢比奥的竞选活动中搅局,说卢比奥抢他的女朋友。

现在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得知杜鲁多在纽约的行程,并成功进入餐厅作秀的。视频显示两人的述说和下跪引得杜鲁多的随行人员止不住笑,杜鲁多拒绝了两人的请求,说自己不是在美国出生的,两人立即回应说共和党参选人克鲁兹也是出生在加拿大。

2016年3月17日星期四

加拿大驻美使馆收集特朗普关于中国的言论


尽管近日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没有在公开场合提及特朗普,但纽约网络媒体VICE.COM获得的被大量删减过的加拿大驻美使馆特朗普言论备忘录表明,加拿大正密切关注特朗普的崛起和他关于中国的言论,因为一旦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加拿大的对华关系将会受到重大影响。
 
杜鲁多在刚刚结束的访美期间尽量回避对特朗普的崛起发表评论,称无论谁当选他都会合作,在与奥巴马共同面对记者时,杜鲁多表示“对美国人民有巨大的信心“。但去年12月杜鲁多曾形容特朗普的言论“可恶“,并不点名地指特朗普”吓唬人民“。

每逢美国总统大选,加拿大驻美使馆都会向渥太华定期汇报材料,但这一次特别的是,专门为特朗普的涉华言论做了备忘录。因为美国和中国都是加拿大的重要贸易伙伴,加拿大和美国还是潜在的竞争对手,它们都有意向中国出口石油和天然气。

纽约网络媒体VICE.COM指加拿大驻美使馆政治参赞克里斯托弗·贝尔津什(Christopher Berzins)记录的内容包括政治、经济和贸易等,如特朗普2012年宣布参选时,承诺要向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接下来的内容被删除,后面出现了“特朗普品牌的衬衫和领带都在中国制造”等字眼。尽管特朗普的衬衫和西装都在中国制造,但特朗普网站宣称他所有的竞选用品都是在美国生产。备忘录特别注明“(据路透社最新的分析资料)自2000年以来,特朗普的公司共申请了1100名外国临时工,这令特朗普广受公众批评。”

特朗普所说“中国人发明了全球变暖的说法,目的是破坏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我们再也赢不,我们输给了中国”。“中国正在强奸这个国家”。“中国领导人都像汤姆·布雷迪,而美国就像一个高中橄榄球队”等言论都被记录在案。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法国导演双黄

法国双黄导演只有Jacques Martineau来到了巴雅塔电影节现场
我的问题是电影有必要拍成这样吗

电影结束,观众也吓跑了一半,Jacques Martineau面对空荡的剧场回答提问
法国电影越来越令人瞠目结舌,坐立不安。

2013年10月,在第42届蒙特利尔新电影节放映的凶杀情色片《湖滨陌生人》(L'Inconnu du lac)已经令人目瞪口呆,导演Alain Guiraudie大尺度地色情渲染,颠覆了人们对法国“浪漫但封闭”的印象。

黄归黄,但该片悬念的情节编排及高超的艺术性还是令Alain Guiraudie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Un certain regard》单元中获得最佳导演奖。

2016年3月7日至18日,第十六届墨西哥巴雅塔国际电影节(FICPV)龙舌兰奖组别中(Maguey Award) 放映了2016年最新的法国电影《一艘船上的特奥和雨果》(Théo et Hugo dans le même bateau),这是它在法国的电影名,拿到国际上它的名字变成了《5点59分的巴黎》(Paris 05:59)。

电影节两度放映这部电影,首次是在一个不知名的私人场合,第二次放映是在电影节的主放映厅--瓜达拉哈拉大学海湾分校电影院,那是3月15日下午5点,满堂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是瓜大的男女学生,电影开始后大约有20分钟吧,画面和声音都令人坐立不安,接着从剧场不同的角落里传出女生痴痴的笑声。

那是长时间赤裸裸的色情画面,男同志在一个封闭的同性恋浴室里群交,时间之长细节之真切,令人再次感叹:哦,法国电影!

《5点59分的巴黎》由法国一对同志导演:54岁的Olivier Ducastel 和 53岁的Jacques Martineau 联袂执导,小成本制作,耗时15个白日和9个晚上,加上剧本写作也不到一个月 。故事发生在巴黎,所有情节在黎明前的2、3个小时里完成,场景从浴室群交,街道骑单车,医院急诊室,叙利亚人的餐厅,到地铁再到家里,悬念只有一个,那就是检测是否有艾滋病。

同样涉黄,《5点59分的巴黎》无论从情节编排或艺术性而言,都不能与《湖滨陌生人》媲美,但它有一点绝对比后者更甚,那就是淋漓尽致的黄。从这一点来说,导演 Olivier Ducastel 和 Jacques Martineau可谓是法国导演界里的双黄。

《5点59分的巴黎》在上个月结束的第66届柏林电影节中进入了环球展映单元,并获得为同志片设立的泰迪熊奖。3月2日它又参加了法国里昂混合屏幕电影节(Festival d'Écrans Mixtes de Lyon),法国全国上映时间是2016年4月27日。

加拿大将角逐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



正在美国访问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将于16日在纽约会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正式宣布加拿大将角逐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作为加拿大“重返联合国”战略的一部分,杜鲁多将重申加拿大对联合国的支持,他还将与潘基文讨论气候变化、对多元化及人权的尊重以及支持国际维和行动等。

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加拿大曾六次获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但在201010月的竞选中,由保守党执政的加拿大失利,首轮投票就败给了葡萄牙,首次无功而返。今年2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访问加拿大时,杜鲁多就表示加拿大有意再次成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受到潘基文的鼓励。联合国安理会目前有15个会员国,其中5个是常任理事国,其他10个席位则由联合国成员国选举产生,每两年选举一次。

有联合国官员表示,加拿大的机会最早会在2020年到来,在加拿大所属的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WEOG)中,届时会有两个席位出现空缺,目前已有爱尔兰、圣马力诺和挪威有意参选,加拿大宣布角逐后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如果当选,任期将从2021年开始。

加拿大广播公司说,杜鲁多16日还将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于妇女地位的第60届会议上就“性别平等”议题发表演讲。当晚杜鲁多将在曼哈顿华尔道夫酒店接受一个非政府组织颁发的奖项,以表彰他为“性别平等”所作的贡献,去年11月杜鲁多组成了男女比例相同的内阁,这在加拿大历史上尚属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