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星期日

柴玲复出记


柴玲复出,与一项名为“女孩之声”的救助中国女婴计划密切相关。在2010年12月于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活动期间,柴玲总是随身带着一些粉红色的小册子,让与会者了解她正投身的这一行动。

在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后,担任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的北师大心理学硕士生柴玲在被中国政府通缉的21名学运领袖中排名第四。她在逃亡十个月后到达法国,后赴美求学于普林斯顿大学及哈佛商学院。在人们争执于天安门学生的作为是否有失误时,争议的中心人物柴玲却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她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创办了自己的电脑公司“尖子班”( jenzabar.com),并于2010年4月受洗为基督徒。

在纪念六四事件20周年之际,柴玲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宣布捐款百万美元支持中国民主运动,以兑现其对中国民主之承诺。然而她真正的复出是在一年后,2010年6月,柴玲在美国首都成立了非赢利组织《女孩之声》,旨在助养中国大陆贫困地区的女婴,也为受“一胎化”政策迫害的妇女代言。除华盛顿DC外,这一组织还在波士顿和纽约设有办事处。

在谈到为何会选择救助中国女婴计划作为自己复出的契机时,柴玲说:“在09年10月份,美国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我帮中国妇权的张菁女士做翻译,在翻译过程中我受到很大的震动,当时有个叫吴娟的女士讲述自己被强行堕胎的经历,因为没有准生证,她不得不在怀胎五个月时到处躲藏,后来被抓到,被带去医院里堕胎,一针毒针打下去,肚子里的孩子立即就不动弹了。但孩子没有出来,连等了三天,后来她被送到手术室,医生用剪子把死孩子剪成碎片拿出来,这是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

这个故事令柴玲感到在人类极大的罪恶面前,个人力量的微弱。在听证会后一个多月,柴玲信了基督教,她称信主的原因是自己没有办法拯救中国,如果神能拯救的话,她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神。后来,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从得克萨斯州去波士顿和柴玲一起度周末,也大力支持她复出。

柴玲认为中国对女婴的虐杀,是对人类重大的犯罪行为,其严重程度超过了德国纳粹,过去30年中国计划生育杀死了4亿儿童,数量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之和。柴玲说:“在信仰基督教之前,我整个的生命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六四等等。信神之后,神把我的眼睛打开了,发现在这里原来还有这么大的罪恶。于是我就投入到这一工作中去。我希望有更多人的眼睛被打开,能够加入进来。”

半年多来,柴玲为女婴计划投入了百万美金,她们在中国农村地区招聘义工,为新生女婴提供现金资助,并赞助孤儿入学。柴玲对这一计划目前在中国实施的情况表示满意:“我们听到很多可喜的进步,我们发现中国官方的一位计划生育的负责人表示要严厉打击堕女婴的人,每年有二到三百万的女婴因堕胎而亡,如果中国能解决这个问题,每年也能拯救两三百万的生命。”

柴玲还注意到反对中国一胎化政策的呼声,因为人口萎缩将减缓中国经济的增长,使中国在贫穷阶段就面临人口老化问题。救助女婴计划在中国展开后,将来是否会受到中国政府的打压,柴玲援引刘晓波的话说“我们没有敌人”,她相信基督教精神将会拯救中国。在流亡21年之后,一直未曾回中国的柴玲,表示想回去看看,但能否成行要看“神的安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