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萧瀚:放大一万五千倍看新加坡

90年代,一位广东女子嫁到新加坡后回来省亲,对新加坡的不自由大发议论,认为还是中国好,中国可以无法无天,在某种程度上是绝对自由。还是在90年代,为国际汽车赛做解说时,共同执麦的两位工作于新加坡亚洲体育卫视的台湾退役车手,趁赛事空档也是不停地感慨在新加坡李家天下的压抑。尽管至今没有去过新加坡,但它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有阴影的迷。判定“中国人是劣等种族”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在26日的《华尔街日报》撰写题为《新加坡:危险的成功》一文,解析我心中的这个谜,下面摘要三点:

---由于小,新加坡政治上的威权体制的弊病被其耀眼的经济成就所遮蔽。如果按李光耀说的面积620平方公里,将新加坡放大一万五千倍,成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那么李光耀政府尤其是1968年正式形成威权体制之后所实行的一系列威权政策──比如对媒体自由的打压态度、以非民主方式打击反对党、在选举制度中不停地搞各种小动作(比如选票编码制、随意重新划分选区、集选区制等)以确保政权不旁落于他党、对公民的表达游行集会等政治自由的限制、公民社会因为遭压制而十分孱弱、对人民个人生活无微不至地矫正性规范……,则到底会是多大的同比规模?而前后两种规模的政治效果会是什么也因缺乏有效数据,而难以讨论。除此之外,被世人普遍盛赞的新加坡廉政制度,缺乏真正独立的司法前提下,在一个大国是否可行?这一切,世界各国历史上,大国中有无这样的成功先例?撒切尔夫人赞誉李光耀的那句话“他从未出过错”在李光耀去世之后,是否能在新加坡继续?而在一个类似中国或美国这样的大国中,这种可能性即威权领导人在经济、外交等方面的重大决策从不出错可能吗?

---新加坡的惊人成就始终与刚刚去世的李光耀这个名字连在一起──从1959年上台到1990年离任,做了31年总理,但留任内阁资政直至2011年5月才彻底退出权力中心,实际影响力整整持续了51年!套用一句孔子的话,可谓“知李罪李,其惟狮城”。

---若以成熟民主政治的标准来考量,新加坡算不上一个自由的国家,缺乏新闻自由、限制了大量私权自由的国家很难说是个自由之国;新加坡也算不得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反对党一成气候领袖就会被送进监狱或者被诉讼搞破产的国家也很能说是民主国家;不过,新加坡却是公认的法治国家──虽然这是一个还保留了鞭刑这种伤害肉体之野蛮刑罚以及经常性打击民主权利的法治国家,而其政府的廉洁则更是有口皆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