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两位前驻华大使对加中关系的建言




小杜鲁多自去年11月就任第23届加拿大总理以来,就展望着一种新型的对华关系,他在首次出访土耳其参加20国峰会时与习近平会晤且互动良好,但随后中国拒绝加拿大小姐入境参加世界小姐总决赛和被加拿大接收为难民的姜野飞、董广平被北京从泰国强制遣返,又使小杜鲁多时期的加中关系经历了首轮危机。新年前后,两位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先后在《环球邮报》撰文,为如何建立新型加中关系建言。
 
20092012年出使北京的马大维(David Mulroney),是保守党政府的驻华大使,现在是多伦多大学芒克国际事务学院资深研究员。1216日他就如何处理中国人权问题撰文指,姜野飞董广平事件说明中国势力范围及影响力增大,也表明既要保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又要坚守加拿大核心价值是多么的困难,但他强调是困难而非不可能。中国通过迫使泰国等地区性国家屈从于自己的意志,输出观念和行为规范,蔑视和破坏加拿大参与建设的联合国难民事务救援规则。中国是为数不多的经常强调自己感情受到伤害的国家,但在利益面前,中国往往把友谊和合作置之度外,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和这样一个大国打交道,似乎不是件好事。但从杜鲁多家族史上可以找到成功的范例,即聪明的外交可以提升游戏。

当年老杜鲁多在与北京建交时,只提注意到北京主张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这为加拿大保留了与台湾发展经济关系的余地,同时还可帮助台湾发展民主。加拿大在不牺牲自己重要价值的基础上,在中国高度敏感的问题上取得了突破。马大维希望小杜鲁多能应用其父亲的灵巧,在傲慢尖刻的中国官员面前,表现出倾听、理解和尊重,尽量使来访安排、语言及公文等外交细节准确无误,采用准确的对话语气,令加拿大在棘手问题上也能够坦率地表达意见。

20012005年的驻华大使柯杰(Joseph Caron )后来还出使过日本和印度,现在是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特聘研究员,卑斯大学亚洲研究所荣誉教授。他在元旦撰文阐述了对华关系从“过去开放市场到现在调整关系”的必要性,柯杰指过去加中关系的基础已经消失,过去中国经济欠发达,需要咨询、资金和市场准入,致力于建立自由国际秩序的加拿大曾无私地帮助中国向后冷战时期平稳过渡,加拿大向中国开放市场,在中国加入世贸前的十年间,加拿大对华贸易赤字高达380亿,官方对华发展援助高达10亿。

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因其内部弱点及长期政治不确定性导致的虚拟超级大国,其军力、创新能力、外交影响及软实力正以确定的速度增长,但因政策和目标缺乏透明度使中国实力蒙上了负面色彩,其行为构成了对以法制、人权和司法独立为基础的国际自由主义传统的挑战。

柯杰提醒作为国际主义者的小杜鲁多在面对挑战、制定对华战略时要多方兼顾,首先要重视加拿大民意,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中国严重缺乏信任,他们希望未来的对华政策既能带来利益,又能带来双边互信,这就需要中国承担责任。其次小杜鲁多要认识到如果在对华关系中不作为,加拿大将一无所获。不与北京打交道,既无益于加拿大的利益,也无益于加拿大价值观。第三是要照顾加拿大的亚洲伙伴,从澳大利亚、东盟到东北亚的日本,再到西南亚的印度,加拿大必须照顾到他们的利益。

柯杰希望小杜鲁多的对华政策既开放又坚守原则,既有想象力又务实,对中国保持耐心,如能在这些方面达致平衡,他的对华政策就能成功。在宏观政策之外,柯杰的文章还关注到一些技术细节,如老杜鲁多1968年创办的加拿大国际开发署于2003年被哈珀并入外交部后,给小杜鲁多造成不便,他必须寻找新的途径,用加拿大理念和价值观来影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