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9日星期二

加拿大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角色变迁




尽管本届美国总统大选还处在民主及共和两党党内初选时期,“加拿大 ”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其实在候选人口中,加拿大被提及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共和党的川普在提到建设分割美墨边境的高墙时,顺便也设想了美加边境的围墙,但他随即止住了话题,因为美加边界线过长,投资费用过高。屡屡提到加拿大的是美国的选民,眼见得不断挑战底线的川普获共和党内提名的势头越来越强劲,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开始下赌注,如果川普获胜,一定要移民加拿大。

以移民加拿大为选举赌注的现象在2004年小布什再次当选时也出现过,除了成为大选时选民的赌注,加拿大是否在美国大选中登过大雅之堂,成为候选人之间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严肃的辩论话题呢?

答案是肯定的。 美国总统大选始于1789年,那时加拿大还没独立,有关辩论即使涉及到现在的加拿大,也是以英国的面孔出现。到第七届选举时,爆发了美国独立后的首次对外战争,即1812年至1815年的英美战争,当时英方参战者一半是加拿大民兵,美国军队一路杀到当时还被称为约克城的多伦多地区,烧毁了整个城镇,复仇的加拿大人后来攻下华盛顿特区,烧毁了白宫。

前些年,奥巴马访问中东时,还回顾了美加之间的这段恩仇录以宽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告诉他们世上没有不可化解的仇恨。在19世纪,加拿大是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无法回避的话题,例如在1812年,时任美国总统托玛斯•杰斐逊就曾说:“今年将加拿大地区兼并,包括魁北克,只要向前进,向哈利法克斯进攻,最终将英国势力彻底逐出美洲大陆“。

杰斐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独立后的美国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有要把加拿大从大英帝国手中解救出来并入美利坚合众国的神圣使命感,在19世纪的20多次总统大选的候选人辩论中,少不了这样的内容。除解放加拿大外,美加边界如何划分也会是美国总统候选人曾经辩论的话题。

今天的美加边界全长8891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不驻防边界,但在19世纪却有过多次战火。两国间最初划界是根据1783年旨在结束美国独立战争的《巴黎条约》,之后又根据1794年签署的《杰伊条约》创建了国际边界委员会,专门负责测绘勘定美国和英属北美的边境。随着英属北美和美国向西部扩张,两者的界线也根据美英达成的《1818年条约》沿着北纬49度从伍兹湖西北角向西延至落基山脉。

1838到1839年,两国还因边界纠纷爆发了阿鲁斯图克战争,战后的1842年,双方签订了《韦伯斯特-阿什伯顿条约》,明确划分了缅因州与英属新不伦瑞克和加拿大省之间的陆上边界,以及安大略与明尼苏达州之间苏必利尔湖和西北角的水上边界。

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又开始琢磨着要解放加拿大,四个英属北美海外省的领袖们紧急商议后决定独立,以断绝美国吞并的念想。加拿大自1867年独立后,与美国的关系越来越趋于缓和,到了20世纪两国结为盟友,到现在轮流领导北美空防司令部,守卫两国共同的蓝天。至此,加拿大为与美国开战而挖掘的丽都运河变成了一条观光河,遍布加东地区炮口朝向美国的军事城堡,也变成吸引游客的景点。

加拿大就这样从美国总统竞选人的严肃辩论中销声匿迹,一如克林顿时期美国驻加拿大大使戈登-吉芬在今年3月所形容的加拿大是“一只不会吱吱作响的轮子,我们只关注会响的轮子“,在总统竞选中,”不会吱吱作响的“加拿大自然引发不了候选人的关注,更无法成为辩论的话题。

在21世纪,加拿大有了新的角色,它成为美国选民口中捍卫生活方式及信仰的象征性赌注,是赌输了的选民不得已的去处,远如2004年布什连任,近如现在的川普初选。十多年前曾有一部美国电影讲述几位选民就谁能胜选打赌的故事,输家愿意受罚移居加拿大,影片把加拿大拍得萧瑟凄凉,受罚者在加拿大待了没多久,还是选择回到美国面对他不喜欢的总统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