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9日星期二

从欣赏到担忧:杜鲁多对华认知的转变





今年619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接受《温哥华太阳报》专访表示,虽然需要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但鉴于对中国人权和治理的担忧,他不会急于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一说法透露出这位70后的年轻治国者对中国有了新的认知,因为就在2年半前,当时还是在野党主席的小杜鲁多曾表示在治理模式上“一定程度欣赏中国的基本独裁”。
 
那是2013117日晚,加拿大反对党联邦自由党党魁小杜鲁在多伦多参加一个名为“女性之夜”的筹款活动,当时有不少职业女性慕名前来见识这位被称为下届大选中“最热门的总理人选”, 在回答了诸如“什么是你最喜欢的美德”、“谁是你现实生活中的英雄”等问题后,主持人问他“除加拿大外,你最欣赏哪个国家的治理模式”,小杜鲁多回答:“我在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因为他们的基本独裁让他们可以集中财力,说环保就可以立即投资太阳能“。在接下来两天,小杜鲁多对自己的说法做了进一步的解释和阐述,强调“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我绝不会出卖自由”,他在其追随者众多的推特上解释说“我提到中国,是指大国可以迅速解决重大问题”, 他在魁北克一个记者会上更把对中国的欣赏框定在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    
 
小杜鲁多在去年11月赢得大选组成新政府后,北京一度对他能使两国关系迅速回暖给予厚望。上任不到两星期,他就在土耳其的20国峰会上与习近平会晤,习近平对他大打感情牌,称会永远铭记老杜鲁多45年前与中国建交的“非凡政治远见“,这令哈珀时期的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预期“因为老杜鲁多的关系,中国领导人会对小杜鲁多特别尊重”。

但两国关系随后的发展并不如他所料,就在杜鲁多执政的首月,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因法轮功学员身份被中国拒绝入境,无法参加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总决赛,林耶凡批评新政府没有像之前的保守党政府一样立场鲜明地支持她及为中国人权问题发声,小杜鲁多就这样经历了对华关系的首次危机。今年128日,北京公开指责加拿大公民凯文•高(KEVIN GARRATT)对华进行情报活动,这是两国自1970年建交以来北京首次指控加拿大情报部门,给展望对华关系新局面的小杜鲁多又出了个大难题。接下来,连串的香港书商失踪案及相关人员在央视相继认罪令加拿大主流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担忧越来越近临界点,61日,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因“鉴于中国人权问题,加拿大为什么还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一问,对加拿大女记者大发脾气。北京官员在眼皮底下发怒令小杜鲁多对北京的幻想几近破灭,加拿大外交部就这一事件向中国表达不满,小杜鲁多更希望中国官员改善对记者的态度。

两个星期后,当小杜鲁多向记者吐露他对“中国人权和治理的担忧”时,已经不再是“准熊猫拥抱者”的角色了。面对《温哥华太阳报》记者皮特-奥奈尔(Peter O'neill)提出的“如何应对最微妙的外交挑战,是否希望在2019年第一个任期结束前与中国签订自贸协议”时,杜鲁多措辞谨慎地回答这不是当务之急。他明确表示希望看到中国改善人权状况,他说“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目标,还有很多努力要做,无论是人权还是治理问题”。

小杜鲁多强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必须把握国际社会早已制定的标准“,“在考虑加拿大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时,必须认真考虑与盟友的互动“。与两年前相比,现在的小杜鲁多更多地意识到” 推动对华关系是一种挑战。中国具有很大分量,但在许多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原则上,中国还有很多努力要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