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开启中加自贸谈判的高端障碍




第二次访华未能启动双边自贸谈判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离开中国前要求加拿大人降低期望,不要幻想与中国轻易达成自贸协议。杜鲁多赴北京前加拿大已有两种不同的风声,一是由“国家邮报”独家披露此行将开启自贸谈判,二是消息人士放风说他仍未决定是否在访华期间讨论加中自贸协议。现在看来,坚持“进步自由贸易”高端理念的杜鲁多对中国之行有着两手准备。

自贸正式谈判未能如愿启动,双方仍停滞在探索性会谈阶段,这令北京颇感意外。12月4日李克强与杜鲁多长时间会晤后,中方单方面取消了联合记者会,以宣泄不满。但北京也并非对此毫无心理准备,因为同一日的中国“环球时报”已刊文“中加贸易协定不必急于求成”,认为“不论启动或不启动,这都将是一次不紧不慢,没有具体时间节点和时间表的谈判”,抱怨加中间谈判没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先例:加拿大和中国的建交谈判在欧美各国中开始最早,但正式建交却拖到1970年10年月13日;加中旅游协定前后谈了十多年才大功告成文章提醒北京,加拿大可能会以“现代化,高标准的贸易协定”为口实,抬高在自贸协定谈判中的要价。

很明显,双方都十分清楚启动两国自贸正式谈判存在障碍,套用目前流行用语表述就是这障碍关系到未来协议是高端还是低端属性。杜鲁多希望达成一个革新性的贸易协议,内容包括性别,环境和劳工等问题。因为这是中国首次和七大工业国成员讨论自贸协议,必须有高端的标准。但正如前总理哈珀的通讯主任麦克杜格尔(杜格尔)所说“杜鲁多在中国发现了软实力的硬性局限”,‘北京不会按照加拿大的规矩来做’,他们对‘加拿大的价值观毫无兴趣。’结束访华前,在被记者追问中方为何冷处理加拿大重视的自由贸易谈判时,杜鲁多承认与一个民主,自由,法制等价值观念与加拿大不同的国家谈判自由贸易是困难的,承认中国的人权纪录和动用国有公司在海外大举并购的举动让人担心,强调在启动谈判前北京应接受一个进步贸易框架,把环境,劳工权益,性别和治理问题正式列入讨论议程,并相信这些障碍并非不可逾越。加拿大广播公司指两国关键分歧是,杜鲁多坚持“进步自由贸易”理念,坚持在要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上,加上劳工权益,性别平等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条款。

“多伦多星报”专栏作家托马斯•瓦尔卡姆(Thomas Walkom)认为加拿大的愿望清单可能更长,超出单纯的贸易领域,包括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和监管协调。这些是最新一代贸易协议的组成部分,被渥太华视为典范的加拿大欧盟间“全面经济贸易协定”就是一例。他在“为何杜鲁多的加中自贸计划可能行不通”一文中指澳大利亚的教训凸显了将高工资和低工资国家纳入单一自由贸易协定的困难,澳大利亚现在发现中国在使用技术法规阻止农产品进口方面掌握主动权,而两国2015年年贸易协议规定农产品应该自由进入中国。瓦尔卡姆指杜鲁多相信最终能在协议中加入劳工权利条款,但中国的专制政权怎么会支持独立工会,北京不会容许任何挑战共产党的势力存在。文章最后的结论是加拿大人并不真心希望与强大而低薪的中国达成一个全面的经济协议。

美国彭博社指杜鲁多想用谈判贸易协议来传播进步的价值观,但这一次他在中国没有发现知音,而是体会到了冲突。中国偏好简化掉环境,劳工与性别等议题之后的贸易协议,希望自贸协议谈判只谈贸易,不涉及人权等其他议题,这与加拿大的高端立场存在明显分歧。北京“环球时报”预言加拿大会在“挑剔中国的劳动保护和劳动者薪酬待遇标准,挑剔中国劳动法规,环保等问题”上做文章,反正谈判拖延责任不在加拿大。

杜鲁多对“进步自由贸易”高端理念的坚守也令习近平不悦,12月5日他在会见杜鲁多时,以“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更多实实在在的成果”这样训诫式的语言,表达了他的不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