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后美国时代加中关系的不确定性


56日,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Chrystia Freeland)在国会发表外交政策演讲,指战后世界秩序中最不可或缺的国家美国正在结束自己的角色,这令加拿大选择走自己的主权道路。方惠兰以半小时的演讲向美国说再见的同时,没有提及可能取而代之的中国,凸显后美国时代加中关系的不确定性,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贝思德(Stewart Beck)认为加拿大需要制定一个细致、长期的中国战略。

方惠兰在演讲中只提到一次中国,她说“美国主导的自由秩序受到俄罗斯扩张主义、中国崛起、保护主义及全面贸易战的威胁,导致美国与欧洲及北约关系的紧张。面临世界新秩序的加拿大,准备提高军费,并重申对自由贸易和遏制气候变化的承诺”。她还表示“加拿大的外交与发展要回到硬实力的基础上”。

观察家们对此感到意外,前驻华大使马大维认为方惠兰让人感觉世界需要加拿大,但实际上世界更需要中国。因为中国的影响力正在扩大,要生存要发展,加拿大就必须认真思考和权衡。前魁北克省长让·查雷斯(Jean Charest)认为方惠兰回避中国凸显两国关系的不确定性,在世界经济和政治重心转移到亚洲的时刻,她的外交政策演讲却没有指明加拿大会和中国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令人对两国关系的走向产生怀疑。

美国大西洋杂志网络版刊文指加拿大继德国和欧洲之后“公开质疑美国的未来领袖地位”,“不再完全依靠美国,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的潮流已经越过大西洋来到了美洲本土。美国退隐中国会扮演什么角色?让·查雷斯认为特朗普宣布退出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把中国推到领导地位,BBC重提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今年1月的讲话,他说中国并没有争抢,只是原来跑在前面的人突然倒下了,就这样把中国推到了前方。

面对被“突然被推到了前方的中国”,方惠兰为何视而不见呢?其实,杜鲁多政府自201511月上台以来就加大了发展对华关系的力度,就在方惠兰发表演讲4天前,加拿大政府把与中国进行的自贸协定探索性谈判摆上网络向全国公众和各行业征询意见,这一谈判分别于2月和4月底举行了两轮。有加拿大人认为方惠兰在外交政策演讲中回避中国,是不想引发舆论的反弹。她本人对此的解释是,她在国会演讲是和加拿大人谈加拿大。

方惠兰的回避之举,与法广《谁是加拿大亚洲市场战略的宠儿》一文中引用的加拿大《环球邮报》民调相吻合,因为近九成受访者不希望中国介入加拿大经济,54%的加拿大人乐意看到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一些专家认为加拿大为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制定亚洲市场战略时,中国的重要性应该排在东盟国家之后。

不过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贝思德对此似乎存有异议,他5月在《环球邮报》撰文,指他的机构所作最新民调显示,加拿大人不仅相信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经济关系对长期创造商机的重要性,而且对与中国谈判表现出更多的热情,令人惊讶的是加拿大人还看到了中国作为全球经济领导者的未来。贝思德说55的受访者支持加中自贸协定,这比该机构去年民调增加了九个百分点,比2014年增长19个百分点,76%的人相信扩大经济参与有利于加拿大企业,54%的人相信会提升加拿大的国际竞争力。而这些数据都要归功于特朗普,因为是他改变了加拿大人对中国的看法。

亚太基金会的民调还显示,64%的受访者担心加拿大越来越容易在经济和政治上被中国施压和困扰,加拿大人期望渥太华要求北京尊重人权、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实行民主。贝思德相信在中国问题上,加拿大人不是傻瓜,他们知道中国对加拿大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想成为朋友,而是中国人把加拿大视为美国和拉丁美洲市场战略的支点,看中的是加拿大的自然资源、法制环境和具有国际声誉的管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