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加拿大最新一波的海地难民潮


今年五月,特朗普宣布撤销奥巴马的政策,准备驱逐在美国寻求庇护的海地人,预计明年1月新政策生效时可能殃及5万8千户海地家庭,这加速了去年11月开始的北上加拿大的难民潮,今年上半年加拿大在美边境截获了6500名非法入境者,预计到年底人数可达12000。在受难民潮冲击最大的魁北克,省议员乐高形容局势几近失控,边境成了一个满是漏洞的筛子,加拿大军队还首次在边境搭设了帐篷村,安置成百上千的入境难民。

在美国的布隆迪、叙利亚和巴勒斯坦难民也加入了这一难民潮,他们离开佛罗里达、纽约和波士顿等地的住所,经过长途跋涉来到美国通往魁北克的乡间关口,难民中七成多是海地人,他们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后获得的美国短暂居留权需要每18个月更新一次,在特朗普表示不想延长保护期限后,来加拿大避难成为他们的唯一出路。一名在纽约的海地裔移民律师称面对明年1月的人道危机,很多人提前出走加拿大,因为回到海地就意味着贫穷和迫害,加上有1/5的海地人在美国生有孩子,回海地也意味着家庭分离。

流传在难民中的谣言助长了这股难民潮,当特朗普今年5月表态要遣返海地人时,网络立即出现了教人如何穿越美加边境的视频,尽管加拿大驻美各地领馆紧急开设移民讲座解释移民程序,也没能阻止谣言的传播,甚至连总理杜鲁多欢迎“逃离恐怖,迫害与战争”人的讲话,也被误传为加拿大欢迎每一个人。迈阿密移民律师兼美国海地律师协会前主席巴特立夏艾丽哲(Patricia Elizee)指“人们对美国和加拿大的移民法不了解,只是相信谣言,相信是加拿大政府邀请他们去,并会承担费用。”

但真实的情况是,2010年海地大地震和2016年毁灭性的飓风后,加拿大对海地人提供短期避难并停止向海地遣返难民。杜鲁多执政后这一政策经两次延期,已于2016年8月4日到期,一位难民律师表示“海地人必须拥有充足的个人理由才能获得加拿大的难民身份,不符合要求者会被遣返”。

8月4日,杜鲁多总理呼吁移民尊重美国和加拿大边界,遵循适当的渠道进入加拿大,并表示相信加拿大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应付魁北克地区突然爆发的难民潮,反对党保守党指责政府仓促应对,新民党要求紧急中止与美国的第三国安全协议,这一协议令申请者得以在首先到达的国家申请难民。8月8日,海地外交部长和海外侨民部长抵达蒙特利尔,与加拿大联邦和魁北克政府接洽协商,评估局势并寻求缓解方案,并称海地局势越来越稳定,民主制度得到加强,一切都在改善之中,欢迎海外海地人回国。

蒙特利尔12万人的海地社区启动了救助项目捐款捐物,为新来者寻找住房提供咨询。8月2日,蒙特利尔1976年夏季奥运会主会场被辟为临时难民营,安置了700名海地人,9日蒙特利尔市中心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腾出320张病床来安置难民。8月7日,蒙特利尔法语教育局开始接受难民子女入学申请,但海地孩子在美国学校说的是英语,在魁北克法语学校里如何适应,是个问题。

海地人上一波移民加拿大的热潮始于1960年代,为逃离总统杜瓦利埃父子在全国建立的独裁政权,大量海地人利用1967至1977年间实施的“我的祖国计划”持学生签证来到蒙特利尔并获得移民身份,1978年魁北克移民部签发巨兰协议,令5000海地人获得了身份。因语言的关系,海地人主要居住在加拿大说法语的魁北克省。半个世纪以来,这些早期海地难民中人才辈出,他们中有在2005年至2010年担任加拿大总督和现任法语国家首脑会议秘书长米歇尔•让(Marie Michaëlle)、海地交通部长乔治安哥拉德(Georges Anglade)和2013年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的达尼.拉菲里耶尔(Dany Laferrièr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