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0日星期二

冰上丝绸之路对加拿大意味着什么?



1月26日,北京首次发表《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强调中国是“北极事务重要利益攸关方”,“愿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作为北极地区的重要一方,加拿大人在中国政策出炉后对加拿大的角色做出了不同的分析判断。

加拿大《国家邮报》认为加拿大西北航道虽然在全球最新贸易航线中具有传奇色彩,但它并不是穿越北极的最佳途径。如果中国要尽快把集装箱运到大西洋,俄罗斯的东北航行会更好。加拿大《北极年鉴》(Arctic Yearbook)总编希瑟·匹诺特(Heather Exner-Pirot)指“走西北航线是为了到达沿岸目的地,中国船去那里进资或卸货,然后离开。”她相信中国在北极的绝大部分投入会“在俄罗斯的北极地区,中国已经在与俄罗斯政府和公司接洽交易”。

《国家邮报》指中国承诺为冰上丝绸之路投入一万亿美元,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行为。白皮书反复提及可持续性、土著权利、野生生物保护和尊重国际法,承诺中国在北极的存在将会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显然是为了吸引挪威、加拿大和美国这样的北极地区自由主义国家。

该报回忆在2017年夏天,雪龙号破冰船成为中国第一艘正式穿越加拿大西北航道的船只,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在启程前征得了渥太华的同意。这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美国坚称西北航道是国际水域,可以任意穿越,用不着加拿大许可。不过中国在北极政策中强调了航行自由的重要性,这被视为向美国示好、有暗示加拿大不能单方面控制西北航道的迹象。

加拿大《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在香港《南华早报》撰文,认为中国的冰上丝绸之路可以使加拿大成为未来的亚洲大国。他认为在中国出台北极政策后,加拿大如果和北京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将会大有收获。因为北京的白皮书已经暗示了加拿大的未来,北京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开展商业试航“为北极带来机遇”,甚至呼吁在北极圈进行更多科学研究和环境保护,中国表现出了对挖掘资源,参与治理的兴趣。白皮书在环境、科学、经济、渔业、旅游、交通等领域为加中在北极合作提供了基础,如果双方都明智的话,双边关系会进入更深入持久的阶段。作为回报,加拿大需要制定一个大战略,排除道德和意识形态的歇斯底里。

不过,这位曾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两国总理府工作过的智囊发现,北京的白皮书“把西北航道视为国际水域,与渥太华长期坚持的立场不一致”。他认为这是加拿大真正关切的战略问题。斯塔鼎是加拿大人口一亿说的倡导者,中国的北极战略令他再次担心加拿大的人口问题,因为加拿大北极地区只有11万人,将来不仅需要增加数以万计的人来管理边界,还需要数百万人来应对北极游戏中的凶猛压力,如果成功,加拿大将成为真正的亚洲或准亚洲大国,就像中国是准北极大国一样。

加拿大国际法和北极问题专家、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拜尔斯(Michael Byers)在接受纽约新闻网站vice.com采访时表示“中国广泛的地缘政治野心,特别是与南海邻国的争端,有时令人担忧,但这种担忧短期内不会触及北极。目前的北极环境意味着各国必须在航道和科学研究方面进行合作,加拿大北极地区可以从中国投资中受益。中国战略强调了与北极其他国家合作和尊重国家主权的意愿。在北极,中国公司开始像在非洲和拉美国家一样行事:投资基础设施,收购外国公司,争夺石油和矿物开采合约。加拿大马尼托巴北部港口丘吉尔港因基础设施问题面临航运延误、关闭,影响农业出口,将来可以从中国投资中受益”。他相信“中国投资进入北极会带来其他担忧,但加拿大人距离这个阶段还很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