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3日星期二

受挫的加拿大亚洲战略





从印度回国才一周,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发现自己的支持率比12月又下跌了5%,只有33%,反对党保守党的支持率则升至38%,其中四成受访者相信杜鲁多的印度之行对加印关系将产生负面影响,3月2日公布这一结果的加拿大最大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认为这一切都是杜鲁多咎由自取。

加拿大最大英文报纸《环球邮报》首席政治评论员约翰·伊比森(JOHN IBBITSON )也认为这是杜鲁多率家人及14名自由党议员访问印度一周闹出系列风波及招致批评在民调上的负面体现,渥太华大学教授帕里斯(Roland Paris)更指杜鲁多近几个月在亚洲犯下的错误伤害了加拿大的亚洲战略。

在3月2日的专题文章中,伊比森引述帕里斯教授的话说,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召开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杜鲁多缺席导致CPTPP流产曾使盟国愤怒,12月他访问中国一无所获,今年2月他的印度之行又令人崩溃。这位曾在杜鲁多总理任职初期担任他首席国际战略顾问的专家对加拿大在亚洲的表现感觉越来越沮丧,他警告渥太华不可在亚太问题上再犯错。

在2015年竞选期间,帕里斯曾为杜鲁多制定外交政策大纲,为其准备多场领导人辩论,胜选后在杜鲁多的过渡小组中担任外交政策顾问,安排了新总理就任后的几次旋风式外访,2016年他回到渥太华大学教书。离开总理的智囊班子后,帕里斯教授对杜鲁多想方设法挽救被特朗普威胁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做法表示赞赏,却难以忍受他在亚洲越来越糟糕的表现。

他说“在美国撤出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成员国领导们准备在越南岘港签署协议,杜鲁多却表示没有准备好。在一些关键会议上,他还错过了和其他领袖的会晤。好在加拿大最终签署了重新修订的TPP,没有造成永久性伤害。但是,杜鲁多的中国之行又令人费解。北京准备开启自贸协定谈判,但加拿大人坚持要在谈判中加入保护环境、劳工和性别权利等条款,这使得杜鲁多又空手而归”。

帕里斯教授坚信亚洲对加拿大的未来经济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越南岘港和北京一再出现问题和印度之行的连串挫折及后果,却印证了加拿大在亚洲的外交能力和严肃性的缺失。

问题在于在加拿大过往的历史阶段中,美国一直是其外交政策的首要关注,亚洲太平洋只是附加考虑的地区,加拿大把最好的外交、贸易人才和智囊都放在了对美关系中,加拿大对欧洲事务也不相上下。相比之下,尽管加拿大各级政府都强调加深与亚太国家关系的重要性,但人才资源并不配套。帕里斯教授设想如果把对美关系所投精力的10%投入亚洲,加拿大将可在该地区获得两倍的收益,同时可以避免已经发生的那些错误。他希望加拿大政府深刻检讨,同时制定周密的亚太战略,并为这一战略的实施配备必要的资源,更重要的是当务之急是要与中国展开自贸谈判。

早在2017年7月,帕里斯教授就曾在推特中写道:加拿大是否可以和中国进行贸易,尽管有人对这一问题非常敏感,答案却是肯定的,加拿大应该像其西方盟国那样行事。在2015年中国对外贸易排名表中,前十个国家里民主国家就占了六席,它们是美国、日本、韩国、德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加拿大却排在印度、荷兰和俄国之后,列第十六名。他相信加拿大有必要与中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尽管从协议内容上来讲有好坏之分,但总体来说,有规则的贸易总比没有规则要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