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2月印度之行激起的风波持续在两国关系中震荡,4月16日,他的国安顾问丹尼尔·让(Daniel Jean)在国会作证时缓和了“印度情报机构策划令加拿大难堪”的说法,指因‘信息协调不当导致加拿大政府犯错’,他本人也在5月22日提前退休。但这并未能平息印度人的怨气,他们指责加拿大为锡克人的不满提供空间,在锡克问题上撒枫树糖浆,加剧印度的伤口。


印度国家安全研究院院士、印度全球关系理事会国际安全中心主任萨米尔- 帕蒂(Sameer Patil)指“激进锡克教分子在加拿大积累了越来越多的政治资本,令杜鲁多政府对卡利斯坦问题的态度越来越软化,锡克庙禁止印度官员进入引起了全印度的关注”。今年2月他在《卡利斯坦2.0:锡克教分离主义的复兴》一文中做了这一指控。以建立锡克人国家为目标的卡利斯坦运动在1970和1980年代达到高潮,1984年6月,印度政府出兵旁遮普占领金庙,致1千多人死亡,4个月后,总理英甘地被锡克卫兵刺杀,1985年6月,从加拿大起飞的印度航空182号航班被锡克恐怖分子炸毁,酿成329人死亡的惨剧。文中提及的锡克庙事件缘起于2017年10月回乡结婚的英国锡克教徒辛格(Jagtar Singh Johal)被印度政府以涉嫌政治谋杀罪逮捕,12月加拿大14个锡克庙率先声明“禁止印度官员、外交官和试图破坏锡克人社区的人进入”,英国等15个西方国家数百家锡克庙响应,声势空前。


印度英文杂志“看印度”(outlookindia.com)也以“外人之手”为题不点名批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等“自由派白人政客光顾正在推动和资助新卡利斯坦恐怖主义的海外锡克庙”,质疑在加拿大这个海外锡克人最多的国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二十一世纪以来,有50万人口的锡克人在加拿大政坛异军突起。2000年杜新志(Ujjal Dosanjh)当选卑诗省长,4年后担任联邦卫生部长,2015年10月20名锡克人当选国会议员,令旁遮普语成为加拿大国会第三大语言,杜鲁多任命了4名锡克人部长,包括国防部长石俊,2017年驵勉诚(Jagmeet Singh)当选加拿大新民党党魁,这位联邦重要政党首位非白人领袖曾提议将印度金庙事件定性为种族屠杀,为此新德里拒绝给他发放签证。占人口1.4%的锡克人在加拿大政坛所占比超重令印度人困惑不满,有印度高级警官指“接管了加拿大大多数锡克庙的锡克激进组织开展了系列卡利斯坦主题活动,把被处决的恐怖分子渲染成殉道者,加拿大在政治上为锡克人对印度的强烈不满提供了空间。”锡克人把印度航空爆炸案的策划者Talwinder Singh Parmar的照片供在庙里奉为烈士。2014年锡克正义联盟Sikhs for Justice(SFJ)发起“锡克人2020公投运动”,2015年他们向加拿大总理哈珀提交请愿书,要求转交给来访的莫迪。旁遮普邦法院以煽动罪判处正义联盟五名成员有罪,正义联盟也在加拿大起诉莫迪,指控他要为2002年古吉拉特骚乱负责。


今年2月旁遮普邦首席部长阿马林德·辛格向到访的杜鲁多提供了9名遭印度通缉的加拿大籍锡克极端分子名单,名列其中的葛利·辛格(Gurpreet Singh)在3月份反唇相讥,他在温哥华“乔治亚海峡报”(The Georgia Straight)呼吁“加拿大紧急调查印度特工在加拿大境内的活动”并发起网络签名,声称印度情报机构捏造阿特瓦尔和卡利斯坦运动的关系,以创造机会锁定加拿大境内的卡利斯坦问题;4月27日《印度斯坦时报》又披露名单上另一位居住在温哥华的锡克人哈迪普·尼杰尔(Hardeep Nijjar)曾在4月13日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拘留不到一天就被无条件释放,名单上其他人也都没有被加拿大警察拘留或审问。5月的最新进展是,印度情报部门再把哈迪普·尼杰尔列为恐怖组织巴巴尔卡尔萨国际的核心成员立案侦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