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日星期三

中共意识形态与中西地缘政治对抗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今年5月综合中国问题研讨会内容发表163页的报告《重新思考安全问题--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首章专门分析当今中国与西方的地缘政治对抗,指美中竞争源于中国不断增长的力量和中共一党专制及越来越多个人独裁的政治制度,分析了中共意识形态在与西方对抗中的作用。

中国政治制度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与西方的对抗?又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的全球目标和行为?报告以前苏联为例,苏联与西方的对抗体现在社会主义计划、一党专政、生产资料国有化和打败西方扩张共产世界的野心中,其大国地位及强大的常规和核军事力量。中国则大不相同,其经济结构更多样化,允许繁荣的私营企业与强大的国有部门共存。与西方也远非隔绝,且越来越融入世界经济。此外,中共的意识形态在很大程度上远离了原来的目标,用共同富裕取代共产主义,民族主义和儒家思想取代了马列主义。并早已停止输出革命。在坚持一党专政的同时,不回避与包括自由民主国家在内的其他政体的密集互动与和平共存。但中共没有完全放弃意识形态戒律、社会主义信仰及固执的政治宣传,压制国内宪政和民主政见,让国有部门凌驾于私营部门之上,不向外国公司完全开放国内市场。国力增强不仅使中共更好地维持了政权,还让它在国际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十九大后,习近平的野心更直接导致了中国与西方对抗。

报告指北京的对外目标是消除任何威胁其稳定和统治合法性与长期性的外部力量。西方政府或非政府组织任何试图影响中国政治、推动民主化的企图都会遭到激烈抵抗和镇压。北京以“社会主义民主”和中国文化“例外论”来包装政权;和前苏联一样假装优先考虑生存权而不是政治权力;中国支持强调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免自己受外国干涉。北京利用西方在金融危机、民主体制的功能失调和民粹主义兴起等问题,毫不掩饰地推销中国发展和治理模式,削弱国际间在人权、个人自由和隐私保护方面对西方价值观的支持。自2012年起,中国公开发动反西方的全球意识形态战争:不断批评民主国家的失败,赞扬埃塞俄比亚和卢旺达等威权国家的经济成就。

为摆脱孤立和建立统一战线,北京在不损害核心利益的国际问题上表现出灵活性。在获得当事国支持的情况下中国部分认可国家保护责任,改变对马里和苏丹的政策,缓解了与西方的地缘政治对抗。中共独裁在国内有效管控了民族主义,如1999年轰炸中国驻前南使馆后的反美情绪和2005年日本加强与美国联盟后的反日情绪。有人甚至认为北京在控制民族主义暴力和反外国情绪方面比许多民主政府更有效,减缓了与西方的紧张关系。

中共的意识形态是否会令北京更谨慎更隐蔽地施展其国际策略呢?共产制度允许中国守口如瓶,默默达成目标,在吉布提设立海军基地就是一例。中国一直在做大国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建立军事基地,以更好地为其利益服务。受孙子兵法影响,北京愿意与穷国和富国都建立密切关系,以避免被强大的西方包围。

报告结语指,中国与西方间的恐惧与竞争已成为当今国际政治的特征。华盛顿与北京已形成一种不对称的新两极,令受大国崛起和反民主意识形态影响的中西地缘战争加剧。只要中国维持一党专制,结构性对抗就会继续。如有一日政权更迭或实现民主化,竞争也只会缓和不会终止,但与西方的合作会成倍增加。如果届时中国仍存大国雄心,会继续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与其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相称的作用。未来中国政府无论信仰如何,都会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比较各大国优劣,抓住一切机会来扩充其大国地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