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7日星期二

任命鲍达民显示杜鲁多寻求重返中国



大选临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对北京放话越来越强硬,继8月21日表示“要捍卫自己的利益,无意在纠纷中退让”后,9月5日又指责中国“使用任意拘押作为手段来达成国内国际政治目标”,另一方面,他却在9月4日宣布任命中国人的老朋友鲍达民(Dominic Barton)为驻华大使,旨在修复中加关系。

距离投票还有一个半月,加拿大广播公司9月5日民调显示,执政自由党支持率为33.4%,落后于反对党保守党的33.8%,如何在涉华问题上赢得选票,成为杜鲁多扭转焦灼选情的着力点。中国对孟晚舟事件的持续报复不仅令两国关系剑拔弩张,也令加拿大主流民意反弹希望对华强硬,杜鲁多此时说硬话也是民心所向。加拿大政治及外交政策评论家坎贝尔-克拉克(Campbell Clark)认为尽管对华关系不是今次选举的主导议题,但其重要性也高于以往。加拿大目前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华政策主张,保守党要与中国脱钩,自由党则相信可以超越困境重返中国。

坎贝尔-克拉克9月4日在其《环球邮报》专栏《任命新驻华大使显示杜鲁多寻求重返北京》一文中指“加拿大在公民被囚、被北京言语霸凌,杜鲁多一边态度趋于强硬,一边派遣成熟且富魅力、与亚洲关系密切的鲍达民出使北京,意味深长,因为鲍达民深信与中国接触的重要性。”

杜鲁多的对手、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谢尔(Andrew Scheer)倡导与中国脱钩战略,认为加中没有共同利益,加拿大应该在中国之外寻求机会。杜鲁多在繁忙的选战中公布对鲍达民任命,显示他无法接受这一前景。

尽管加拿大外长方惠兰表示鲍达民大使的核心工作是“营救前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沃”,但坎贝尔-克拉克“很难相信他去中国只是为了解冻目前冰冷的关系,鲍达民相信亚洲(特别是中国)是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主张加拿大必须与之挂钩”。坎贝尔-克拉克指鲍达民“在2016年拒绝驻华大使一职”是因为想做满麦肯锡全球总裁的第三个任期,现在他临危受命,可以打赌他“会让北京与渥太华重开谈判,让北京抛开争议重新拓展贸易”。因为他当杜鲁多智囊时,用的就是麦肯锡风格的大手笔:建议加拿大采取雄心勃勃的移民扩张计划,以及大规模的职业再培训”。

加拿大政论杂志《麦克林》(Maclean's)专栏作者杰森·科比(Jason Kirby)指鲍达民的任命令加拿大商业领袖们欢呼,前大使麦家廉也称他是“非常干练的人”。科比在《从杜鲁多经济顾问到中加关系的修复者》一文中指鲍达民相信“加拿大可以在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影响,前提是两国间有更深层次的经济联系”。

但鲍达民的驻华前景并非被所有人看好,如果保守党在十月选举中获胜,新一届政府能否继续让鲍达民出使北京,还是个未知数。加拿大CTV电视台引述前保守党政府外长彼得·麦凯的话说“他没有任何外交经验”,而驻华大使“对最有才华的外交官来说,都是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环球邮报》更指他与中国经济精英关系密切,还曾直接服务于中国利益,出任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开金融顾问委员会成员和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最近还担任了加拿大Teck资源公司董事长,而中国国企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拥有其中10.5%的股份。保守党议员查尔斯(Charlie Angus)直言他不适合担任驻华大使,因为加拿大“需要一个职业外交官,而非一个中国人的朋友、一个中国利益相关者和自由党利益相关者。前保守党总理马尔罗尼担心他是否合格,因为他在领导麦肯锡时就在中国镇压维吾尔人的地方办过聚会”。前外交官、加拿大布鲁克大学政治学教授伯顿(Charles Burton)怀疑他对加拿大价值观的坚守,不会就人权及自由问题与北京交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