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当寿司遇见桑巴

当严谨的日本遇见奔放的巴西,结果就是这样

模特界的新词brapanese:Akihiro Sato(佐藤章浩)

从绝对数字上说,300万之众的海外日本人(Japanese diaspora)远少于5000万海外华人,但从人口比例上来说,日本国人口是1亿2653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总人口是13亿9千2百万,就国土内人口而言,后者是前者的11倍,就海外而言,华人是日本裔的16倍。

海外中国人多,有其充足的理由,近代中国天灾人祸不断,恶政当道民不聊生,诸类因素使中国人争相避走他乡,而在19世纪就实行明治维新,脱亚入欧的日本,为何也有众多的海外后裔?

在300万海外日本人中,巴西达150万;其次是美国,有120万;加拿大第三,9万9千;第四是秘鲁,9万;澳大利亚以4万1千居第五;第六是阿根廷,3万4千;第七是墨西哥,2万;第八是西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2万;第九是英国,1万4千5百;第十是玻利维亚,1万4千。随后是巴拉圭和智利各1万,其余国家的日本人数只是数千人,中国和台湾都只有1500人,韩国稍多,近7千人,日本人最爱居住的国家在拉丁美洲,近六成的人住在那里,而仅巴西一国,就占了海外日本人的一半。

1908年,790名日本人乘坐笠户丸抵达巴西,这首批日本移民大多是为求生存的农民,他们来巴西种植咖啡。自1850年禁止引进黑奴后,巴西最大的出口行业咖啡种植业就一直缺少人手,在尝试引进意大利人等欧洲白人从事这苦差事之后,巴西又把眼光转向了亚洲。

一战前后,日本人移民巴西一度达到高潮,到1940年,人数已达16万4千,其中75%集中在南部咖啡园众多的圣保罗州和巴拉那州 (Paraná)。从二战结束到1970年,日本人移民巴西又掀起一个小高潮,达数万人。1980年之后,人数急剧下降,从1991到1993年的四年间,只有48名日本人移民巴西。

东洋人定居百年令巴西成为全球最亲日的国家之一,据2013年BBC的一项世界性民调,71%的巴西人对日本持积极看法(较2005年的BBC调查下降了2%,当时印度尼西亚是85%,菲律宾79%),只有10%的巴西人对日本持负面态度。(与中国对比,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6月调查数据显示,全球对中国最友善的国家是非洲的肯尼亚86%,那里的华人数量只有寥寥数千,排第二位的是亚洲的巴基斯坦85%,那里的华人比印度还少,可见中国的金援决定了这两个国家对中国好感,而非由华人引起。从世界范围看,海外华人人数居第一的泰国939万,第二的印度尼西亚880万,或第三的马来西亚696万,第四的美国380万,第五的缅甸163万,第六的加拿大135万,或第八的菲律宾115万,第九的越南100万,第十的俄国99万,看看这些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印尼排华举世瞩目,美国民众对华好感在西方国家中居首也只有49%,俄国禁止华人建唐人街等)

巴西的日本人后裔在该国的艺术、商业、政治、体育等方面出了不少名人,如巴西的就有不少长着东洋面孔的足球好手,这些人把巴西国技带回日本,使日本足球雄霸亚洲。当然,日本人也为巴西带去了柔术,巴西柔术(Jiu-jitsu brasileiro, JJB)就是嘉纳治五郎的弟子前田光世1915年移民巴西后传过去的。

在时装模特业,还有一个专门形容混血日本裔巴西男性的词汇:brapanese,在这个行业里,移居菲律宾,在中国有相当人气的Akihiro Sato(佐藤章浩)算是当红大明星。难怪有人说:“Akihiro Sato, Daniel Matsunaga, Hideo Muraoka are the hottest brapanese guys ever! I wish I were brapanes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