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由姗姗来迟到前景不明的习哈会

习近平自201211月从胡锦涛手中接掌权力以来,已经和八国集团中的俄、美、法、德、英和意大利六国首脑举行过正式会晤,只有日本和加拿大被冷落。在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主权之争和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急剧恶化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寻求在11月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期间会晤习近平,加拿大总理哈珀与习近平的会晤也被安排在这次会议期间,但近来中加两国之间发生的一些事件给原本就姗姗来迟的习哈会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20145月,中国新任大使罗照辉带给加拿大媒体的见面礼就是习近平将在11月与哈珀会晤的消息。加拿大人盼望加中首脑会晤已有时日,曝光的加拿大政府秘密文件表明,几年前渥太华就试图与习近平建立关系,自2011年起哈珀多次邀请习近平访问加拿大都未能如愿,习哈会何时举行一度成为观察两国关系的风向标。

2011年,习近平以胡锦涛接班人的身份在北京会见了美国副总统拜登,122月,习近平回访拜登。中国未来领导人与美国的互动引起了加拿大的注意,111216日,哈珀向习近平发出个人邀请函,请他回访拜登时顺访加拿大,但习近平回信暗指时机并不“合适”。12213日习近平动身赴美前,哈珀访华会见了胡锦涛、温家宝和李克强,甚至还见了薄熙来,但就是没有机会见到习近平。同年12月,哈珀致函习近平祝贺他就任中共总书记,并再次邀请他早日访问加拿大。

早在2013年,加拿大媒体就认为哈珀与习近平迟迟未能会晤,令人质疑两国关系是否正常。今年5月,罗照辉大使在北京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毫不掩饰对加拿大的不信任,认为加拿大限制外国国有企业投资的新政策妨碍了中国企业对阿尔伯塔石油的收购,责怪加拿大把2012年签署的“加中外国投资保护协议”丢在一边,“希望加拿大政府尽一切可能批准该协议”,并指加拿大应该与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一样和中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

正是加中关系所处的“挂空挡未熄火状态”导致了哈珀受习近平冷落多年,除八国领导人之外,习近平还会晤了其他重要国家领导人,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上任第二年就在北京会晤了习近平,习近平多次访问北美三国中的美国和墨西哥,只有加拿大被遗忘,今年7月习近平赴韩国与朴槿惠二度会晤,9月习近平在新德里会晤上任才几个月的印度总理莫迪。加拿大国际关系学家保罗·埃文斯断定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加拿大已从优先级别滑落到了第三线国家。

近几个月发生的事件加深了两国间的不信任,令人重新想象双边关系的未来走向,也令姗姗来迟的习哈会变得不明朗。6月底,温哥华居民苏斌被加拿大逮捕并被控以盗取美国军事情报罪;7月底,加拿大首次公开指责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入侵了加拿大国家研究院;8月初,长期在中国生活的加拿大公民凯文·高夫妇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以涉嫌从事窃取中国军事和国防科研秘密活动的罪名拘押。8月下旬,哈珀第九次巡视北极,公开拒绝中国官媒记者随行。

前加拿大驻美大使伯尼(Derek H. Burney)和加拿大国际问题专家芬·汉普森(Fen Osler Hampson)是《勇敢的新加拿大:迎接不断变化的世界挑战》一书的合著者,他们近日撰文指“尽管有着诸多不确定因素,中国注定要在国际事务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加拿大应该在习哈会到来之际确立一个更大胆更连贯的中国战略”,哈珀打中国牌,可以“借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对华贸易和投资策略,与中国建立更有成效的双边关系,而非零和游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