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1日星期一

解剖习近平

2015年9月19日,距习近平访美还有一周,部分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在纽约斯坦顿岛夏明教授的工作室(纽约城市大学斯坦顿岛学院政治与全球事务系),把习近平摆上台面进行解剖,(也即“习近平的混乱棋局”闭门圆桌会议),并对未来中国走势进行研判。

魏碧洲:中美全方位开放、接触、摩擦。习有一大套计划,前五年打基础,后五年大张旗鼓。未来两年有更多挑战,体制危机加深。

金钟:香港年轻一代对北京厌恶、排斥,本土独立思潮。中共武力犯台可能性走低:一是因交往密切,二是独派力量强。习有可能再做十年。

胡平:当时行将就木的政权,竟然挺过来了,还耀武扬威。这种巨变对人类影响之大历史罕见,对世界秩序和普世价值的挑战是根本性的。美国感觉到了这种趋势,但无计可施。


陈破空:中国示强或示弱并不可怕,中国的命门在互联网封锁,美国为反制中国黑客要瓦解中国的GFW(防火长城),可能将导致直接的冲突。

王天成:对习近平的观察,是猜测还是基于外在行为的判断。我的判断,可以给习下结论,以前不是改革派,眼前不是,未来也不可能是,可能性是零。当今中国,革命是唯一出路。

韦石:中国政治家所做所为不一定是个人内心的表现,海外努力非常重要,习近平也需要外在配合。习完全不敢放开,是放开一点就全崩盘,所以不敢放。魏碧洲讲的习的大计划值得关注。海外(民运)应该向藏维学习,很团结。海外有些批评情绪化,应该多想想做些什么,各展其能。

夏业良:习无毛之谋略,普京也瞧不起他,习近平执政的危机时代已经到来。当今中国的六大危机,包括信仰伦理教育环境经济社会。当局现在讲信仰危机是想整风。习延续毛以前的做法,习文化素养很差,只念到了初二,没有政治智慧,也不敢广开言路。

王军涛:习打虎没有结束,打虎是为了十九大做人事准备。十九大拿出纲领后,让各人站队。顶风的就继续打虎。

张博树:流亡藏人的中间道路越来越渺茫,(北京)对民族地区的控制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强化。

伊利夏提:维人在土耳其的难民有两三万,途经东南亚而来。中国边防警察有意在放一些人离开中国,但这些人到土耳其后,一些人接受了极端组织的帮助和培训。

张菁:中共统治有其稳定的结构,一个是国防军事安全体系;二是经济,目前看来财政掠夺能力仍然很强;三是国内草根的深层体系化洗脑,非常成功。


于大海:习李等人我相信他们有改革理想和理念,希望他们是隐藏很深的改革派,在完成集权后能有所动作。NED从比较有生气的组织变成了自我封闭,仗势欺人的既得利益集团,对他们很失望。要推动中国民主化,要靠自己的努力。

夏明:中美已经进入冷战,有很高的可能进入热战。中国在衰落而不是崛起,不应过高估计。中共政权杂种化,很难用法西斯来定义,皇权、马克思、东方军国主义杂在一起,形成超级病毒。这次中共崩溃倒真是有可能。

滕彪:维权运动从03年算起有较大发展,维权律师从20人到现在有数百甚至上千。公民记者及NGO也有一定发展空间。在一党制之下,能有这些发展是令人惊讶的现象,公民社会的发展趋势非常明显,发展非常快。公民社会及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几个特征,一是组织化的趋势,二是街头化;三是政治化,如零八宪章新公民运动。这让中共感到害怕。

李进进:重拾共产主义显然违背了邓的路线。

唐元隽:习近平在上台三年就能集中权力,他是有能力的,不能称之为二百五。中国变革的三种力量必不可少,一是公民社会;二是,不能忽略体制内力量;三是反对派力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