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似曾相识的广场
















同样是人山人海,不同的是内心诉求,墨西哥人要表达的是信仰和热爱,和天朝皇民迥然不同。对瓜得卢普圣母的信仰与热爱是墨西哥人最大的精神特质,如果缺少她,墨西哥就没有林立的教堂,没有日夜朝拜的人群,墨西哥人就不会有宽厚善良、快乐艺术的个性,街面上也看不到汽车经过教堂时,车主迅速地划十字,并将手放在唇边亲吻的奇景,没有她,墨西哥人可能会像中了魔咒,真的变得和无神的中国人一样了。

再回到广场话题,其实,墨西哥的广场也曾流血,那是在1968年12月奥运会开幕式临近之际,万名大中学生聚集在特拉特洛尔科的三种文化广场演讲抗议,他们的口号是:“No queremos olimpiadas, queremos revolución!”(我们不要奥运会,我们要革命!)集会期间,军队和警察分别动用了直升机。12月2日下午五时五十五分,有人在邻近的外交部塔楼上开火。6:15左右,又有人向两架直升机开火,5000名军人、200辆装甲车和卡车包围了广场。 杀戮持续了整夜,政府动用了为奥运安保筹建的秘密部队奥林匹克营(the Olympia Battalion),总统卫队成员伪装成的狙击手被部署教堂、女修道院和外交部大厦的楼顶上,首先挑起战火。次日清晨,官方报纸报道20到28人死于事 件,数百人受伤,成千上百的人被逮捕。

十二镇压现场,有大名鼎鼎的意大利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Oriana Fallaci),她曾在1980年8月去中国采访刚刚复出的邓小平,而后者在1989年,亲自下令中国军队镇压学生运动,制造了六四事件。

1998年特拉特洛尔科事件三十周年纪念日,总统塞迪略批准国会对10月2日事件展开调查。总统福克斯在2002年任命普列托(Ignacio Carrillo Prieto)检举下令屠杀的负责人。 06年,前总统、事件发生时的内政部长路易斯·埃切维利亚以种族灭绝罪的罪名遭到逮捕。2009年5月,在一场漫长而复杂的上诉之后,对埃切维利亚的屠杀 指控被撤销。起诉人普列托表示继续调查并寻求在联合国国际法庭上或美洲人权委员会上控告埃切维利亚。

2008年12月,墨西哥参议院决定10月2日为全国哀悼日。

而在天朝,天安门广场的屠杀至今仍然是禁忌,中国政府的顽冥不化使当代中国自绝于现代文明之外,不知何时中国人能享有光明。

1 条评论:

  1. 海外華人,敬華愛租,我主張使用正體字。

    回复删除